精彩小说尽在A1阅读网!手机版

彩泥文学 > 武侠仙侠 > 冷王独宠医妃

冷王独宠医妃

十四晏 作者 著

武侠仙侠连载

上一世,楚云落誓死不嫁淇王独孤绝,为了心头爱,她逃婚私奔,什么事都做过一遍。可到头来,她被心上人利用得彻底,最终砍断四肢埋入乱葬岗。死前唯一救她的人,只有被她辜负的独孤绝。重生归来,楚云落擦亮双眼,一为找渣男报仇雪恨,二为对独孤绝弥补余生。这一世,她绝不辜负他!

主角:楚云落,独孤绝   更新:2022-09-14 12:16:00

在线阅读
分享到:

扫描二维码手机上阅读

男女主角分别是楚云落,独孤绝 的武侠仙侠小说《冷王独宠医妃》,由网络作家“十四晏 作者”所著,讲述一系列精彩纷呈的故事,本站纯净无弹窗,精彩内容欢迎阅读!小说详情介绍:上一世,楚云落誓死不嫁淇王独孤绝,为了心头爱,她逃婚私奔,什么事都做过一遍。可到头来,她被心上人利用得彻底,最终砍断四肢埋入乱葬岗。死前唯一救她的人,只有被她辜负的独孤绝。重生归来,楚云落擦亮双眼,一为找渣男报仇雪恨,二为对独孤绝弥补余生。这一世,她绝不辜负他!

《冷王独宠医妃》精彩片段

楚云落要死了!

大雨磅礴的乱葬岗,雷声震天,乌闪滚滚,银龙般划破天宇。

她的头露出地面,脖子以下全埋在土里,脸上尽是血水和泥污。

“瑜……你撑着,我带你去看大夫!”

在楚云落面前,一个男人双膝跪地,他双手不停的挖着埋了楚云落的土,即便十指甲盖狰狞翻卷,全都露了骨头也执拗地不肯罢手。

“淇王!”

楚云落喊了男人一句,脸上的血水被雨水冲成淡红,顺着脸颊流进了她口中,腥甜却在舌尖漫出苦涩。

“不要说话,我带你走,不要闭眼……不要……”

男人没有抬头,他双手依旧不停地挖着土壤,声音掩饰不住的焦急惶恐。

“你……”楚云落看到男人这个样子,想叫男人别挖了,她活不成了,可话都到嘴边,却不怎么也说不出口。

“淇王,此生逃你的婚,是我楚云落眼瞎。”

最后,楚云落说了这么一句。

她是权相楚谦的孙女,嘉佑十年,皇帝下旨赐婚,许她与淇王长成亲,结夫妻百年之好。

圣上谕旨赐婚,按理来说没人敢不从。

可偏偏,她楚云落却没有嫁。只为两个每每想起都让她觉得可笑的理由:

据说淇王独孤绝好男风,成日与那长相俊美的幕僚同进同出,女人嫁过去绝对会守一辈子的活寡。

再有就是,她楚云落心中有人,她执拗地只想嫁给心上人。

楚云落看着一遍遍、不知疲惫的挖着土壤、想要把她从土里挖出来的男人,心中无法判断男人好男风是真是假,可她楚云落只想嫁心上人却是个真笑话。

一个痴心多年、冒死抗旨与对方私奔,吃尽苦头,最后却被对方打断手脚,活埋在乱葬岗的笑话。

“淇王,别刨了,没用的。”心中存着恨,楚云落苦笑了一声,再次对男人开口。

“不!我好不容易才找到你,不许你再次丢下我!不许……”淇王的声音几近哀求,怕极了她随时会离去。

见淇王待她如此,又想起狗男人秦臻的绝情,楚云落的心好像被一根极细的丝线牵动,回过神来痛彻心扉。

恍惚间,淇王将两手卡在她的双腋下,用力往上一拉,只听一声轻响,她的身子破土而出,松松垮垮地搭在他的臂弯里。

那青布襦裙污秽一片,裙下的双足血肉模糊,残肢上爬着密密麻麻的黑色蚂蚁,往来穿梭啃着所剩无几的血肉。

“怪不得那么疼,原来肉都被蚂蚁啃完了。”楚云落开玩笑似的说了一句。

“不!”这一幕灼伤了淇王的双眼,他猛然将楚云落揉进怀里,紧紧箍住,他双唇微颤,“你不会有事的,不会有事的!我会救你,我去找天下最好的大夫救你!”

楚云落看不见淇王的脸,只感到一滴又一滴滚烫的泪珠滴到自己的颈上,滚进衣襟里,最后落在背心。

一时间,她已经没空去计较这个仅有一面之缘的未婚夫为何对她这般深情,只觉得心口阵阵发紧,那一滴滴带着温度的水珠,好像在心头一点一点地掏着,直到掏穿整颗心脏。

“没想到我这一生,除了娘亲,临到了死了,竟还有一个人为我伤心如此,真好。”楚云落咳了几声,努力绽出一个微笑。

“不,不许说死,不许放弃,我一定会救你!”男人急急打断楚云落的话。

楚云落一笑,没有把男人的话当真,她自己的身体,她自己知道。

“淇王,临死之前,我可否问你一个问题。”

“你说,只要你问的,我都回答。”男人急急道。

“淇王,你当真……喜欢男人么?”

楚云落虚弱开口,而几乎是她话刚落下,就见男人松开了怀抱,他瞪大了双眼,极度震惊的看着她。

“瞧我,都是要死了的人,竟还是问如此无聊的问题,罢了罢了。”楚云落又咳嗽了一声,声音更加虚弱了:

“淇王,我要走了,很抱歉让你寻了这么久,还让你伤心了。若有来世,我定会回报你寻我一场的恩情……”

说完这句话,楚云落在男人撕心裂肺的哭喊声中,缓缓闭上了眼睛,嘴角僵凝着一个支离破碎的笑容。

那一声声“瑜儿”,她却没能听见。


“楚云落我告诉你,喜服就在这儿,你不嫁也得给我嫁,你明天就是死,也只能死在淇王府!”

盛怒的声音突然在耳边响起,躺在床上的楚云落悚然一惊,霍然睁开双眸,就看到她父亲、当朝吏部侍郎楚蹇怒气冲冲的把一件喜服扔在她身上,咄咄逼人的开口。

“是啊,妹妹,淇王虽然好男风,可他毕竟是王爷,当朝圣上的胞弟,你嫁过去定会有享不尽的荣华富贵,为何会想不开自杀?”

再转头,是嫡长姐楚清婉的声音。

“你姐姐说的不错,你一个庶女,能嫁得淇王,已经是你做梦都找不来的好事,竟然还敢脑子进水的投塘自杀!”楚蹇盛怒冷笑。

楚云落费力地眨眨眼。

她看了看盛怒的楚蹇,又看了看一脸得意的楚清婉,再看了一眼身处的屋子,脸上神情慢慢震惊,这分明是她跟秦臻私奔前的闺房,难道……

她没有死?

难道……她竟然跟一些坊间话本写的那样,重生了?

而且……还是重生在要嫁给淇王独孤绝的前一天?

记忆纷沓而来,一幕幕情景盘旋脑海。

圣上赐婚楚家女儿与淇王,但却没有指名道姓。嫡长女楚清婉不愿意嫁给既好男风又与祖父政见不合的淇王,这婚事便落到她这个随时可以丢弃的庶女头上。

她听到这个消息后投塘自杀不成,便在出嫁前一晚跟着秦臻夜逃了。

和秦臻在一起颠沛流离的三年,她遍尝世间苦楚,然而她从未后悔过,直到——

直到楚家长女嫁给太子为妃的消息传来,秦臻大醉一场,抖出他打小爱慕楚清婉,甚至为了楚清婉而引她私奔的真相。

她面目全非地质问秦臻有没有对自己动过心,哪怕只有一点点。

秦臻面目可憎地将她羞辱一顿,最后打断她的四肢,把她活活埋在乱坟岗。

……

这些情景在脑海里重现几遍,楚云落终于接受了她重生的事实。

她忍住噬骨恨意,冷笑反问:“若长姐觉得这是好亲事,你为什么不自己嫁?!”

楚清婉咬住下唇,被问得哑口无言,她无助地看向楚蹇。

楚蹇狭长的双眼寒光凛凛,目光冰冷得极端无情,他勃然大怒,咆哮吼道:“楚云落,不要阴阳怪气地同你长姐说话!我话就撂在这里,要是你不点头,我便要了你娘楚氏的命!我再问你一句,你嫁还是不嫁?!”

楚云落抬眼看着楚蹇,忽然笑了起来,笑着笑着,眼角划过晶莹的泪珠。

但凡父亲给予自己一点疼爱,前世她又怎会落到不得好死的下场?因为从未得到过父亲的怜惜,所以才会把秦臻的虚情假意当成至宝捧在手心。

楚云落胡乱抹了一把眼泪:“我嫁!”

放着王妃不做,难道还要继续在相府当狗?

楚云落再次重复:“我嫁。”

楚蹇得到楚云落的回答,心满意足地离开了。

“大姐。”楚云落叫住楚清婉,声如碎玉。

海棠红的叠云锦动了动,楚清婉亭亭如一簇牡丹玉立在楚云落面前,脸上掩饰不住小人得志的笑意:“七妹可是有什么遗言?”

拥有一张美丽的脸孔,就连尖酸刻薄都是那么动人心弦,所以才会被捧在手心吧?

楚云落心里发苦,面上却十分平静:“是你让秦臻接近我的?”

“你都知道了?”楚清婉笑容一顿,随即恢复如常,“不过你知道又怎样?没人会相信你,这个家里,我才是备受宠爱的大小姐,而你,地位连我养的一条狗都不如。”

楚云落依旧面无表情:“为什么?”

楚清婉美丽的面孔有些狰狞道:“小时候,太子表哥每次来相府都喜欢找你,你说,为什么呢?”

“原来如此。”楚云落笑了,裹霜挟玉。

下一刹那,她抓起枕头,对着楚清婉的头猛地一记,楚清婉触不及防,登时被打翻在地,发髻散乱,形容凄惨。

楚云落迅速地骑在楚清婉身上,拽紧楚清婉的头发,又狠狠地甩了几巴掌,掐住她的脖子字句铿锵地道:“大姐,从今往后,只要我活着一天,必定与你不死不休,凡是你中意的东西,我都会让它化为云烟,你的余生,将只有风雨萧瑟的凄惨!”

楚清婉气得大叫,楚云落脱下袜子塞进她的嘴里:“我奉劝你忍着!我不怕受到责罚,但你却不敢丢脸!”

说完,楚云落拽起楚清婉,拖到门边,用力扔了出去,砰地将门关上。

对敌人手软,就是对自己的不负责。

重活一世,她诀不再委屈活着。

只可惜,她还不够强大,还不能对这些恶狼为所欲为!

总有一日,她必定将这些人高贵的头颅踩在脚下!

而那一日,她相信不会太远。


楚清婉果然没有来找她的麻烦。

翌日。

晓风残月,天蒙蒙亮。

宫里派来的喜娘领着几个丫鬟走进来,为楚云落开面、梳头,上妆、穿衣。接着上花轿、迎青庐、拜天地、喝合卺酒。

一套繁文缛节走下来,花了整整一日的时间。

“淇王独孤绝,你究竟是怎样的一个人?”楚云落坐在床上,听着外头的丝竹声渐渐息止,脑海中不由自主地浮现,前世临死前一幕幕。

重活几日,这是困扰着她最大的疑惑,让她百思不得其解,加之她想要摆脱楚家,不再重蹈前世的覆辙,所以她心甘情愿地穿上嫁衣,嫁进淇王府成为他的王妃……

楚云落心房微紧,思忖稍后该怎样试探。

她想过无数种他们见面的情景,唯独没想到,独孤绝根本就没有再踏进她房间一步。

楚云落招来守在门口的小丫头一问,原来独孤绝早已在他的房间宿下。

前世的种种,难道都是错觉?!

“带我去见淇王!”楚云落拆下头上的九翟凤冠,用力掷在地上,命令道。

小丫头吓得面色一白,战战兢兢地领着楚云落在王府里弯弯绕绕,好长一段距离,她走得双腿酸痛,才走到独孤绝的卧房——暮梧居。

要想出其不意,必要先声夺人。

楚云落推开小丫头,一脚踹开房门。

里头,本该出现在洞房花烛夜的独孤绝,此刻却正与另一个男人滚在一起。

一上,一下。

二人举止亲密,仿似耳鬓厮磨。

难道,这就是传说中王爷的男人?

楚云落捂住了缓缓张大的嘴巴,一双有神的大眼打量着被独孤绝压着的男子。但见他长相昳丽,朗目疏眉,神骨气质飘潇,就像玉立琅嬛仙乡的芝兰玉树。

越看越像王爷的男人。

二人同时转过头看着她,下一刹那,独孤绝立即弹开,语气凉淡:“谢韫,你先下去。”

楚云落目送谢韫离去,甩开脑海中那些乱七八糟的猜测,定了定心神,她转头一瞬不瞬地看着独孤绝:“为什么没有来洞房?”

独孤绝整了整衣襟,跪坐在小几前,神色淡漠:“本王以为王妃心里有数。”

楚云落问:“王爷怀疑我是祖父派来的细作?”

独孤绝冷哼一声,没有说话,算是默认。沉默使得他周身温度直降,不怒而威的气度,让人望而生畏。

那带着凛凛压迫的气场,骇得楚云落心突突地跳,楚云落强迫自己保持镇定,握紧拳头掷地有声地道:“不是每个楚家的人都想跟你作对,我不是奸细。”

独孤绝抬眸扫了她一眼:“那便证明给本王看。”

楚云落倾身,双手按在小几上,目光灼灼地望向独孤绝,纤弱的身子就像一杆不折的青竹:“如何证明?”

独孤绝认真地道:“想让一个女子忠诚,必先占据她的身子,既然你如此有诚意,那……脱了,只有你做了本王的女人,本王才会考虑要不要信你。”

说着,独孤绝猛地凑过来,灼灼的鼻息喷在楚云落脸上,酥酥麻麻的痒。而他的手,顺着她的面颊落至腰际,轻轻挑开她腰间的束缨罗带。

淡淡馥郁的清贵气息,无孔不入地包裹着她,楚云落强忍住靠近男子的不适感,目不转睛地盯着独孤绝,嘴角噙着一抹若有似无地笑。

他的眼角,不狎于任何情与欲。

她知道,这一切只是戏谑的试探。

“淇王,这样脱太慢了,不若我们各脱各的?”

独孤绝的手,徒然一僵。

楚云落忍不住“扑哧”一声笑了出来,独孤绝双眼危险地眯起,猛地伸手将她扑倒在地,而他整个人瞬间倾覆过去。

“王妃如此急不可耐,本王也不好叫王妃久等。”独孤绝侧躺在楚云落身边,一手揽住楚云落的后颈,一手捏住她的脸颊,薄有颜色的唇,慢慢地凑过去。

楚云落呼吸一窒,下意识地想要推开独孤绝,但理智告诉她,绝对不可以。

两者较量,谁先沉不住气谁就输了。

一下、两下、三下……

落针可闻的屋内,两人的心跳声渐渐变得一致。

“砰砰!”就在双唇即将触及的刹那,敲门声响起,接着便是一道悦耳的男声,“王爷,急事。”

两人几乎同时暗自舒了口气,独孤绝弹起身,整了整衣裳,一甩泼墨倾泻的青丝,意味深长地看了楚云落一眼,转身大步离去。

楚云落望着他绝世静邃的背影,轻轻地笑了:无论你披着什么样的皮,我都要扒开来瞧一瞧,究竟哪一个才是真实的你。


网友评论

发表评论

您的评论需要经过审核才能显示

为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