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彩小说尽在A1阅读网!手机版

彩泥文学 > 武侠仙侠 > 绝代仙医

绝代仙医

久天吖作者 著

武侠仙侠连载

三年前,失忆的陈远被夏老爷子救回夏家,还把家里唯一的孙女许配给他。陈远虽然忘记了自己的过去,但夏老爷子对他很好,他想要报恩。所以,尽管夏家千金对他态度冷淡,他也将她当成妻子,对她百依百顺。可他没想到,妻子竟然给他戴了绿帽子,还让奸夫打他。意外受伤的陈远恢复记忆,原来他是绝代神医,能掌生死!

主角:陈远   更新:2022-09-14 12:16:00

在线阅读
分享到:

扫描二维码手机上阅读

男女主角分别是陈远 的武侠仙侠小说《绝代仙医》,由网络作家“久天吖作者”所著,讲述一系列精彩纷呈的故事,本站纯净无弹窗,精彩内容欢迎阅读!小说详情介绍:三年前,失忆的陈远被夏老爷子救回夏家,还把家里唯一的孙女许配给他。陈远虽然忘记了自己的过去,但夏老爷子对他很好,他想要报恩。所以,尽管夏家千金对他态度冷淡,他也将她当成妻子,对她百依百顺。可他没想到,妻子竟然给他戴了绿帽子,还让奸夫打他。意外受伤的陈远恢复记忆,原来他是绝代神医,能掌生死!

《绝代仙医》精彩片段

“你这个坏蛋,我老公还在家,你干嘛非要跑到我家里来?”

“呵呵,这三年来,什么没经历过,现在只有在你家,我才提得起兴趣。”

“你好坏,我好喜欢。”

……

别墅外,暴雨倾盆。

陈远站在卧室门口,听着里面男人和女人的话语,握指成拳,心中怒火熊熊。

因为愤怒,陈远的脑袋越来越疼,整个人都在发抖。

三年前,夏老爷子在遇见了失去记忆的陈远,并将他带回夏家,而且还让他娶了夏雨晴这个夏家千金。

陈远虽然忘记了自己的过去,但夏老爷子对自己很好。

所以,尽管夏雨晴对陈远十分冷淡,他也将她当成自己的妻子,对她百依百顺。

陈远怎么也想不到,他最疼爱的老婆,竟然已经有了外遇。

现在竟然还把自己的姘头,带到家里来玩,实在是过分。

“奸夫淫妇!”

陈远勃然大怒,一脚将卧室门踢开。

房间内,一对衣着暴露的男女,被这突如其来的踹门声响,吓了一跳。

“啊?陈远?”

夏雨晴一声尖叫,一把将男子推开,手忙脚乱的穿起衣服。

“怕什么,既然被他发现了,那我们也就不需要躲躲藏藏了。”

那个赤着上身,浑身肌肉的青年男子,无所谓的撇撇嘴。

“别闹!”

“先处理掉这个麻烦,今后你想怎么玩都依你。”

夏雨晴一边安抚青年的情绪,一边整理好自己的衣衫,对着陈远怒吼道:“我允许你进入卧室了吗,还不快滚!”

“夏雨晴,你这个贱人!”陈远双目通红,咬牙怒吼:“三年来,我对你百般呵护,你却不守妇道。”

“你这只会洗衣煮饭的废物,也配让我守妇道?”夏雨晴嗤笑一声,冷冷道:“既然你都看见了,我也懒得隐瞒了。当年嫁给你,也是因为老爷子的逼迫,我根本就不爱你。”

“我的心,我的身体,从头到尾都是他的。”

“离婚吧!”

夏雨晴主动靠在青年的怀里,傲然道:“废物,你可知道他是谁?”

“周宾,江北周家的继承人,周家大公子。”

“你想要离婚,尽管说出来,我不会缠着你的。”陈远羞愤地吼道:“但你怎么能这么对我,我对你百般呵护,你却给我...?”

被戴绿帽。

这对任何一个男人来说,都是奇耻大辱。

对陈远而言,这种行为不仅仅是一种伤害,更是一种莫大的羞辱!

“呵!要不是老头子拦着,我早就把你给踢出家门了,让你露宿街头。”夏雨晴嗤之以鼻,一脸嫌弃道:“我也不明白,老头子是不是老糊涂了,说你不是等闲之人,非要把我许配给你。”

“但现在,周家已经取得帝都叶家的支持,前景一片光明。”

“夏家得到周家的支持,将来也必定会一飞冲天,即便是老爷子,也不会因为你而放弃整个家族的利益,和整个家族作对。”

周宾丝毫没有要穿衣服的意思,直接往沙发上一坐,点燃一根香烟,戏虐道:“废物!你跟雨晴好歹成亲三年,居然还没摸过她一根手指头。”

“而我,却能尽情享用。”

周宾抽着烟,对着夏雨晴,拍了拍自己的大腿。

“你这人怎么这么坏?”夏雨晴妩媚一笑,当着陈远的面,直接坐在周宾的大腿上。

“垃圾,看见没?”

周宾哈哈大笑:“你三年都没有机会,而我,让她干什么,她就心甘情愿的干什么,即便是当着你的面又如何?废物。”

看着自己的妻子对别的男人百依百顺,百般奉承,这样下贱的取悦别的男人,陈远头疼欲裂,气得七窍生烟。

“老子宰了你们这对狗男女!”

陈远强忍着头痛,暴喝一声,朝这对狗男女冲了过去。

周宾见陈远要拼命,连忙站起身来,一脚踢在陈远的胸膛上。

砰!

陈远倒飞出去,重重摔倒在地。

他本来就失忆,现在又头疼得厉害,哪里敌得过从小接受格斗训练的周宾?

“废物,竟然还敢对我出手。”

周宾踹了一脚,还不解气,抓起桌上的烟灰缸,对着陈远的头就是猛砸。

砰!砰!砰!

转眼间,陈远就被砸得头破血流,眼前一黑,昏死了过去。

可周宾依旧没有停手。

“住手,再打下去,会闹出人命的。”夏雨晴连忙拦住周宾:“要是真的打死了他,我们都会有麻烦的。”

“麻烦?”

周宾不屑一笑,扔下烟灰缸,拿起餐巾纸擦了擦手,一副无所谓的模样:“一个垃圾而已,我就是杀了他,也不会有什么麻烦。”

“这废物,这不禁打?”

夏雨晴可不像周宾那样冷静,她急了:“不会死了吧?得赶紧把人送医院才行。”

“送个屁!”周宾冷笑,然后穿好西装系好领带,嘴角露出一丝冷酷的笑容:“我要让这垃圾永远的消失。”

说完,周宾扯下床单,将陈远包裹在里面,扔到后备箱里,开车而去。

江北市郊外。

一位身穿蓝衣,秀发及肩,容貌清丽但却面色惨白的美丽女子,正坐在亭子里,抿着清茶,怔怔地看着亭外的暴雨。

“叶总!你还真信算命啊?”

“你放尊敬点,那是我叶家的首席相师,即便是我爷爷,也对他以礼相待。”

蓝衣女子旁边,一名穿着黑色职业装面容姣好的女秘书,一脸幽怨道:“那算命老头说,你的意中人会在这里从天而降,结果等了半天,也不见人影。”

“什么情况?”不等秘书说完,蓝衣女子就站起身来,目光灼灼地看向远处的山丘。

有东西从斜坡上滚落。

女秘书还没有反应过来,床单裹着的东西已经滚落到亭子前。

“是个人。”

赫然是被周宾扔到山下的陈远。

“卧槽!”

秘书忍不住爆粗口:“叶总,你的意中人,不是驾着七彩祥云来的,而是从山上滚下来的,这就是传说中的从天而降?”

蓝衣女子同样一脸蒙圈,呆呆地看着陈远,见他浑身污垢和鲜血。

“小娟!赶紧救人。”

女秘书和蓝衣女子急忙将陈远救起,都在心头感叹:那个算命老头,简直神人!


陈远在昏迷中,脑海中浮现出很多画面。

都是关于他还是少年时,学习医术,武道,甚至是修炼仙法的。

还有一个冥冥中刺痛他心灵的画面,那是一场熊熊大火,那大火之中燃烧的宅子里,有他最亲的人,因为这就是他的家。

他家是医道世家,古武世家。

可就这么没了。

紧接着,他也被人一棍子放到。

与此同时,一部名为《天衍仙法》的古武秘籍在他脑海中悬浮起来,开始不断翻页。这种莫名亲切的感觉,似乎早已与他的灵魂融为一体,只是现在才记起。

……

江北第一人民医院,一间VIP病房内。

一名蓝衣女子坐在病床边,抿着一杯清茶,不时看一眼昏迷中的陈远,眉头微皱。

“叶总,查到了。”

秘书小娟走来,打开手中的文件:“这人名叫陈远。”

“三年前,昏死在路上,被夏家老爷子所救。根据资料,这人不但普通,而且还失忆,是一个只会洗衣做饭干家务的废物,被老婆戴了三年绿帽都不知道。今日,他发现老婆偷情,却反而被人差点打死,扔到了云顶山那里。”

“叶总,你可是帝都叶家最有才华的千金,这人平平无奇,怎么配得上你?”

得知陈远的过去后,小娟目露嫌弃,表情很是疑惑。

“那神神叨叨的糟老头,向来很准。”蓝衣女子目光落在陈远脸上,淡淡道:“他也确实印证了那个糟老头的占卜,若是他真的能将我的病治好,也不枉我救他一次。”

“叶总,就平平无奇的他?”

“你在我做事?”叶若兮冷眼看向小娟。

小娟立刻低头,不敢再多言。

叶若兮是帝都叶家最受宠的千金,平日里高高在上,雷厉霸道。就连帝都叶家的一些长辈,也不敢和这姑奶奶硬刚,小娟自然忤逆。

这时。

叶若兮突然捂住胸口,剧烈的咳嗽起来。

剧烈的咳嗽,使她俏美清冷的脸蛋上,泛起一种病态的嫣红。

“叶总,恐怕是淋了些雨水,导致旧病复发了。”小娟见叶若兮神情痛苦,连忙道:“我马上让郑医生把药送来。”

“去吧,让郑医生带药过来。”叶若兮点头,而后目光落在陈远身上,若有所思。

片刻。

叶若兮不可置疑的道:“我会以你的身份,暂时先与他接触一下,任何人都不能透露我的真实身份,知道吗?”

“是。”小娟点头,转身就走。

……

小娟走后,vip病房里,只剩下叶若兮和陈远两人。

突然,一股淡淡的白雾从陈远身上散发而出。然后,他头部的伤势,竟然在以肉眼可见的的速度恢复。

两分钟后。

陈远那被打得头破血流的头颅,还有从山上摔下来所受的伤势,竟然神奇的恢复了一大半。饶是叶若兮见多识广,也被眼前这一幕惊呆了。

“这人果然不同凡响!”

平时淡定的叶若兮,此刻也不由得咽了口唾沫:“难不成,他真如那个糟老头说的,是我命中注定的意中人?”

随着陈远体内的伤势完全恢复,笼罩在他身体周围的白雾也渐渐散去。

陈远睁开眼。

只见一名清冷绝美,气质高贵的女子,正坐在自己面前。

这是一个比夏雨晴还要漂亮十倍的绝色美人!

她就像一朵天山上的雪莲。

“你是...?”陈远怔怔地望着叶若曦,然后又打量一眼周围的环境,一头雾水的问道:“这是什么地方?”

“我叫叶......叶小娟!”叶若兮不动声色的说道:“我见你在被淋成落汤鸡,又身受重伤,就带你来了医院。

“医院?”

陈远神情一愣,却没有感觉到疼痛,然后揉了揉脑袋,一头雾水:“我被那奸夫打成那样,居然没受伤?”

叶若兮眯了眯眼睛。

她也很好奇,陈远这是怎么回事?

这么严重的伤势,转眼间就以肉眼可见的速度愈合,恢复如初,简直不可思议!

“你还记得自己是什么人,来自哪里么?”叶若兮刚刚从小娟那里得知陈远曾经失忆,于是试探性的问道。

“我是夏家的姑爷,陈远。”

陈远皱起眉头,使劲想着,喃喃自语:“来夏家之前呢,我的家又在...?”

陈远突然头痛欲裂起来。

“你没事吧?”叶若兮目瞪口呆,连忙问道。

“我什么都不记得了,我之前的家在哪里?”

陈远抱着脑袋,猛甩头。

尽管他的脑海中浮现出许多有关医术、武道、甚至是修行仙法的记忆,但三年前发生的一切,他却是一点印象都没有。

“不记得没关系,以后还可以慢慢想,别勉强。”

叶若兮安慰着陈远,眼中却闪过一丝失望。

陈远闭上双眼,将脑海中的记忆,全部整理了一遍。

信息很多,让他的记忆混乱,头胀欲裂。

陈远记起了一些事情,但并没有完全回想起过去的事情。

不过可以肯定的是,医术,武道,这些都是真的,因为这不仅让他恢复了大半伤势,还让他的丹田中多了一股纯净的力量。

陈远努力回想着,忽然听见叶若兮一声闷哼。

陈远睁开眼,就见叶若兮捂着胸口,满头大汗的剧烈咳嗽:“叶小姐,你没事吧?”

“没什么,旧疾而已。”叶若兮咬牙道:“我已经让人去请医生了。”

话虽如此,叶若兮脸上的痛苦之色越来越浓,看得陈远也是着急。

“叶小姐,能不能让我给你看看?”陈远见叶若兮一脸的痛苦,硬着头皮问道。

他的脑子里已经有了一些关于医学的知识,只是不知道能不能帮上忙。

“你会医术?”

叶若兮望向陈远,眼中闪过一丝惊讶。

“我也解释不清楚,不过我还是想试试。”陈远也知道自己不是医生,但见叶若兮这么惨,他还是决定试一试。

而且有着莫名的信心。

叶若兮目光在陈远身上停留一下,最终还是点了点头:“好,我给你试试,希望你也不要让我失望。”

叶若兮伸出白嫩细腻的手,心中暗自嘀咕:“这小子不会是想占我便宜吧?”

陈远只是将一根手指搭在叶若兮的手腕上,仔细地给她把脉。

“是我多虑了。”


见陈远没有占自己的便宜,叶若兮的心也放了下来。

但下一秒。

“这...这是干嘛?”

叶若兮双眸瞪大。

只见陈远突然一把抓住自己柔软白嫩的手,狠狠的摩擦?...抚摸起来!简直就像是一个变态的lsp,痴汉。

叶若兮见陈远趁她不备,趁机占她的便宜,顿时俏脸一寒。

叶若兮正要发作,这时秘书小娟推门走了进来,刚好看见这一幕,立刻勃然大怒道:“王八蛋,你大胆,你想干嘛?”

“滚!”

“你这个胆大包天的色狼,连叶总都敢调戏。”

小娟连忙上前,一把将陈远推开,慌张的望向叶若兮:“叶总,你放心,我会叫人来给这个流氓涨点记性的。”

说着,就要去叫保镖。

“小娟,站住。这事不准声张。”

叶若兮捂着胸口,强忍着一阵阵钻心的剧痛,冷冷的望向陈远:“是我大意了,还以为他真的有点本事,怪不得别人。”

对叶家首席相师的占卜,叶若兮将信将疑。

本来陈远的出现,验证了那糟老头的预言,还让她相信了七八分,对陈远这个命中注定的意中人,多了几分期待。

但此刻,叶若兮却是彻底失望。

“郑医生,赶紧。”

小娟看着叶若兮痛苦的模样,着急的朝门口叫了一声。

“病人实在太多了,叶小姐,实在抱歉。”一名带着眼镜,看起来斯斯文文的中年男子走了进来,将几盒西药摆在叶若兮的面前。

小娟细心给叶若兮喂药,但叶若兮的病情却是一点起色都没有。

郑医生给叶若兮绑了一条红线,给她悬丝把脉。

叶若兮可是帝都叶家的千金大小姐,身份尊贵,就算是医生看病,也不能随便动她的身子。

小娟之所以如此动怒,也就不难理解了。

在她看来,陈远刚才对叶若兮动手动脚,是多么的不可饶恕。

“叶小姐,你这是受了凉,所以才会旧病复发。”郑医生检查了一遍,神色肃然到:“我要给你针灸,驱除寒气,这样才能发挥药效,减轻你的痛楚。”

“不行!这绝对不行!”

这时,陈远突然大声说道:“叶小姐,你这病痛的原因可不一般,不是医生能治疗的,冒冒失失的一针下去,可能会要了你的命。”

陈远心知肚明,他已经激怒了叶若兮。

既然医生来了,他也不想多言的。

不过,当陈远听到郑医生要给叶若兮针灸的时候,还是忍不住出声提醒。毕竟,这叶小姐也救了他一次。

“叶小姐,这位是...?”郑医生一脸不善的望向陈远。

“你个白眼狼,别在这里信口雌黄!”小娟恨恨的骂了一句,恶狠狠地瞪着陈远:“如果耽误了叶总的救治,你一万条命都不够陪。”

“我没有乱说。”陈远解释道:“叶小姐这情况,真的不是什么病引起的,而是...”

“别吵!”

叶若兮捂着心口,剧痛难耐:“郑医生,你用针吧。”

“小子,知道我的老师是谁吗?”

“院士!医学界的泰山北斗!”

“他老人家给叶小姐的诊断,是先天性心脏病。”郑医生一边准备银针,一边嗤笑:“你以为你是个什么东西?”

“难道你的医术,比院士还高明?”

郑医生冷笑。

“我没兴趣知道你老师是谁,我再次提醒你一句,你这一针下去,真的可能要了她的命!”陈远不再理睬郑医生,望向叶若兮道:“叶小姐,事关你自己的性命,还请您三思。”

“郑医生,你针灸吧。”

叶若兮躺在床上,对陈远的提醒充耳不闻。

经过刚才那事,她已经不再相信陈远。

郑医生拿出一根银针,扎在叶若兮的檀中穴上。

“嗷!”

一针下去,叶若兮顿时吐出一口鲜血,整个人都猛烈抽搐了一下,表情变得异常痛苦。

“怎么会这样?”

郑医生表情瞬间大变,手足无措。

“赶紧想法子啊,郑医生!”小娟站在一旁,同样惊慌失措:“如果叶总有个三长两短,你跟我谁都别想活。”

“这是怎么回事?”

郑医生两眼发呆,拿针的手都在颤抖:“我只是单纯的驱寒啊,为什么会出现这样的反应?”

“闪开!”

陈远一把推开郑医生和女秘书,拉起叶若兮的手,又开始给她疯狂推拿起来。

“混蛋!还敢对叶总动手动脚,你是在找死!”小娟见状大怒:“来人,把这个色胆包天的流氓抓起来。”

两名身穿黑色西装,面色阴沉的保镖,直接冲入房间,同时一把抓来,想要擒拿住陈远。

陈远看着眼前的一幕,心中不由升起一股强烈的战斗欲望。

陈远双脚一蹬,躲开两名保镖的手掌,一个旋风腿,狠狠的砸在两名保镖的胸膛上。

两名身材魁梧的保镖,同时都被震飞了出去,倒在地上哀嚎。

这一幕,让在场的所有人都惊呆了。

就连叶若兮,都被吓了一跳。

谁也没有想到,陈远这个看起来懦弱的家伙,竟然有这等身手,会爆发出如此恐怖的力量?

他究竟是谁?

叶若兮的贴身保镖,都是退役下来的特种兵,那可是精英中的精英,可被陈远一招就击倒了,这也太夸张了吧?

“原来个武者!”

两名保镖站起身来,迅速拔出手枪,同时对准陈远:“退到一边去,双手抱头,否则我立刻就杀了你。”

“枪?”陈远一怔:“这叶小姐是谁?”

众所周知,华夏对于枪支的管控非常严格,叶若兮的贴身保镖居然能配发枪支,这说明叶若兮的身份很不简单。

“住手。”

叶若兮看向陈远,淡淡说道:“让他来试试吧。”

“这可不行,叶小姐!”郑医生连忙说道:“这小子年纪轻轻,就算会点医术,又能高明到哪里去,可不能让他对你乱来。”

叶若兮没好气道:“你这一针,差点要了我的命,而且你现在也没有什么好办法治疗,还不如让他来试一试。”

郑医生无言以对,低头不再说话。

“放心,我会尽力而为的。”

陈远胸有成竹。

“我也是迫不得已罢了。”叶若兮面若寒霜的盯着陈远,冷冷说道:“如果你敢欺骗我,我会让你吃不了兜着走的。”


网友评论

发表评论

您的评论需要经过审核才能显示

为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