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彩小说尽在A1阅读网!手机版

彩泥文学 > 武侠仙侠 > 她重生了

她重生了

托马斯小葱作者 著

武侠仙侠连载

重生之后,苏雨歌发誓要扭转乾坤,将狼子野心的柳思思的伪善外表撕掉。前世的苏雨歌,明明是苏家千金小姐,在苏家的地位却抵不过一个养女,被抢走了所有,连男人也不放过,最终惨死在荒野之地。重生归来的苏雨歌,小心谨慎,步步为营,为的就是将柳思思这个恶毒女人连根拔起。

主角:苏雨歌,封烨   更新:2022-09-14 12:16:00

在线阅读
分享到:

扫描二维码手机上阅读

男女主角分别是苏雨歌,封烨 的武侠仙侠小说《她重生了》,由网络作家“托马斯小葱作者”所著,讲述一系列精彩纷呈的故事,本站纯净无弹窗,精彩内容欢迎阅读!小说详情介绍:重生之后,苏雨歌发誓要扭转乾坤,将狼子野心的柳思思的伪善外表撕掉。前世的苏雨歌,明明是苏家千金小姐,在苏家的地位却抵不过一个养女,被抢走了所有,连男人也不放过,最终惨死在荒野之地。重生归来的苏雨歌,小心谨慎,步步为营,为的就是将柳思思这个恶毒女人连根拔起。

《她重生了》精彩片段

“柳思思,你这个**,你把我的东西还给我!”苏雨歌看着面前的这对狗男女,目眦欲裂。

“你的东西?你是说,你苏家千金的身份?还是……你的成泽哥哥?”柳思思媚笑一声,兀的伸手勾住了尚成泽的下巴,火红的唇奉上。

苏雨歌的瞳孔骤然缩紧,脸色惨白如纸:“你们……你们……”

就在前不久,已经声名狼藉的她被苏家除名,赶出家门。与此同时,她的父母对外宣布,将收柳思思为义女,苏家的一切都将由柳思思继承。

那个时候,苏雨歌才知道,她掏心掏肺对待的好闺蜜,原来是只狼,从一开始图谋的就是她的家产和地位!

她愤怒地想讨个说法,却赫然撞见柳思思和她倾慕了五年的男人纠缠在一起!

“苏雨歌,要不说你蠢呢?如果不是你苏家千金的身份,你真以为我能看得上你?”尚成泽揽着柳思思的细腰,语气中满是戏弄和嘲讽。

苏雨歌看着那张曾经她迷恋的俊脸,现在却只觉得面目可憎!

“好!好!你们这对狗男女,真以为这样就赢了?别忘了,我还是封氏集团的总裁夫人!就算我和封烨的感情再不好,看在夫妻情面上,封烨也绝对不会放过你们的!”苏雨歌死死捏着拳头,咬牙切齿地说道。

封烨,曾经她恨到骨子里的男人,现在却成了她最后的依仗。

不想柳思思听完,却大声笑了起来:“雨歌,你真以为,你和封大哥还有夫妻情分可言吗?”

“你什么意思?”苏雨歌隐隐察觉到了不对。

柳思思冷笑了一声,直接丢了一叠文件过去:“看看吧。”

苏雨歌连忙拿起来一看,脑子里嗡的一声炸响。

封氏集团股权转让协议!

她突然想起来了,大概一个星期前,尚成泽将她约了出去灌醉,在她半醉半醒之间哄着她签了个什么协议。

他们居然,骗走了自己的股权!

这份股权,是封烨娶她的时候给的聘礼,整整百分之十!

封氏集团百分之十的股份,足以让一个一贫如洗的人瞬间跻身富豪榜前列!

苏雨歌只觉得眼前一黑,整个人瘫倒在了地上。

“雨歌,你现在还觉得封烨会帮你吗?依我看,他若是知道了,杀了你的心都有吧?”柳思思掩着唇,低低的笑着。

“哦对了,还有件事你恐怕还不知道。你是不是一直以为,那一晚是封烨给你的下的药?”

柳思思的话,像是一道惊雷劈在了苏雨歌的面前,她猛地抬头:“是你?”

“只猜对了一半,应该说,是我们。”柳思思转眸,和尚成泽对视了一眼。

“你……们?”苏雨歌的视线缓缓地移到了尚成泽的身上,她嘴唇翕动,半晌才发出声音:“为什么?”

她记得,那是四年前,她和尚成泽刚认识没多久,感情正浓……

尚成泽嗤笑一声:“当然是因为钱了。我那时候开画展需要钱,跟你要,你又推三阻四的,我只好自己想办法了。不过可惜,原本买下你的是一个五十多岁的暴发户,结果没想到你运气这么好,居然睡到了封烨。”

愤怒、不甘、懊恼,各种情绪在心头交织成腐败的毒药。

原来竟是这样!

她那时候和尚成泽感情更浓,可父母却十分反对,甚至还提出了和封家联姻的事情。

在那样的情况下,她被人下药,在封烨的床上醒来,便理所当然地将这一切归咎到了封烨的头上!

她以死相逼不愿嫁入封家,也是尚成泽哄骗她先嫁过去,等找到了机会他再带自己走。

那百分之十股份的聘礼,就是尚成泽提出来的。

不想,原来从那时候开始,她就已经落入了一场阴谋中!

这四年来,她因为这场婚姻,憎恨封烨,憎恨苏家和封家的所有人,甚至……包括她和封烨的儿子。

她做了太多太多的错事了,可原来都是一场骗局!

“**!**!我不会放过你们的!我要去告诉爸爸妈妈,我要去告诉封烨!”苏雨歌红着眼睛,浑身颤抖。

“恐怕,你没有机会了。”

柳思思冷冷一笑,和尚成泽一起上前,拖着苏雨歌来到了阳台上。

二十几层的高度,摔下去粉身碎骨。

苏雨歌瞳仁一缩,他们像杀人灭口!

“柳思思,你疯了!杀人是犯法的!成泽,你不会让她这么做的,对不对?”或许是感受到了死亡的威胁,苏雨歌的声音抖的不像话。

尚成泽勾唇嘲讽一笑:“杀人?雨歌你在说什么呢?苏家千金被赶出苏家,颜面扫地,一时想不开,跳楼自杀,我也很痛心呢。”

“你们敢!”苏雨歌尖声吼道。

“每年的清明,我会记得给你烧纸的。雨歌,永别了……”柳思思素净的脸上,笑容越来越深。

“妈妈!”

身体从阳台坠落的瞬间,一道凄厉的叫声响起,同时,一个小小的身体,从她跌落的地方跳了下来。

那是……小宝!

“不要!”

苏雨歌猛地坐了起来,身上单薄的外衣已经被涔涔的汗水湿透了。

她大口喘着气,一手按在胸口上,感受着那里有力的心跳,呼吸才逐渐平缓。

突然,她倏地愣住了。

心跳?

她怎么会有心跳?她不是死了吗?

“宝贝儿,等急了吧?老公这就来了~”

苏雨歌听到熟悉的声音,眼瞳一瞬间缩紧。

尚成泽?

蚀骨的恨意瞬间弥漫了上来,苏雨歌死死地盯着眼前令她作呕的男人,一口银牙几乎咬碎。

“宝贝儿,你怎么用这种眼神看着我?你还在怪我之前离开你对不对?”尚成泽说着,那张脸离她越来越近。

不对!

眼前的尚成泽虽然还是那么恶心,却是长发。

尚成泽一年前回来之后就把头发给剪短了,这是……

视线飞快地扫视着四周。

看环境,这里应该是酒店,电视上还在播放着娱乐新闻,某娱乐圈模范夫妻宣布离婚。她记得,这是一年前的事情啊。

难道说……她重生了?

 


“宝贝,怎么啦?不是说想我吗?怎么见到我还发愣呢?该不会是害羞了吧?”尚成泽伸手抚摸着她的脸蛋。

苏雨歌猛地偏过头,恶心的感觉让她差点吐出来。

她以前是眼瞎吗?居然看得上这么**的男人!

“宝贝儿,你到底怎么了?”尚成泽的手尴尬的垂在空中,脸色逐渐难看了起来。

苏雨歌强忍着要将他打成猪头的冲动,心中细细地思量。

如果没有记错的话,上一世就在她情难自禁的时候,她的丈夫封烨破门而入,将她和尚成泽抓了正着。

而这,也让她和封烨的关系彻底降至冰点。

老天既然让她重活一次,她就绝对不会让这样的事情重演!

苏雨歌眼睛一转,趁着尚成泽分神的空挡,手抓到了床头柜上的花瓶,用力的扫了下去。

“宝贝儿,你在干什么?”尚成泽惊呆了。

苏雨歌理也不理他,俯身抓起了一块碎片,用力的抵在自己的脖颈处,凄厉的叫道:“你别过来!”

鲜血瞬间从苏雨歌的手上和脖颈处流了出来,生怕看起来不够凄惨,另一只手又在自己脸上胡乱抹了几把。

尚成泽一脸懵了的表情,就在这个时候,巨大的破门声响起,男人浑身散发着凛冽的寒意,如同修罗一般立在那里。

“苏、雨、歌,你……”男人的眼眸中带着滔天的怒意,一字一句好似从牙缝中挤出,可话到了一半,看到满脸血的苏雨歌,话语却顿住了。

成了!苏雨歌心道。

她一跃而起,如同一只受惊的兔子,扑进了封烨的怀里,哽咽道:“封烨,你终于来了!你要是再来迟一点,只怕我就……我就……呜呜呜……”

突如其来的举动,让封烨浑身的肌肉都绷紧了起来。

这个女人不是从来都不让自己碰她的吗?就连睡觉都要在枕头下藏一把刀,随时提防着自己。

现在居然会主动投怀送抱?

他眉头微皱,抬手就要将她推开,可是听到她低低的啜泣,和怀里明显因为惊吓过度而颤抖的身子,大手终究还是落了下来。

苏雨歌自然是感受到了封烨的一系列心理活动,在他的大手按在自己肩膀上的时候,心里的大石头终于是落了地。

这第一关,算是过去了。

“对不起雨歌,我没能拦住封大哥,你知道我的,我一直都不会说谎……”

气喘吁吁的声音自门外响起,温柔,又充满了自责。

苏雨歌的拳头猛然握紧。

柳思思!

上一世,她用真心对待的朋友,却步步为营,将她所拥有的一切夺走,还害了她的性命!

这一世,她绝不会再这么傻了!

柳思思,你欠我的,我定要你千百倍的偿还!

掩去眼里的恨意,苏雨歌挤出了两滴眼泪,故作出一副茫然的模样:“思思,你在说什么啊?”

“雨歌,你……”

柳思思话说到一半却愣住了,满地碎瓷片的房间,苏雨歌身上的血迹,还有完全傻在一旁的尚成泽。

这一切,怎么和她想的不一样?

苏雨歌心里冷笑着,表面上却做出了十分茫然无辜的样子:“我是收到你的信息,你说心情不好想要我陪你聊一聊,让我到这家酒店来。”

说着,苏雨歌又仰头看着封烨,委屈道:“可是不知道为什么,我一进门就被一个人从后面打晕了,等我再醒过来的时候,他、他就想要对我……我不知道怎么办,只能用自杀来威胁他……”

她身子微颤,不禁又往封烨的怀里钻了钻。

封烨半眯着黑眸,不说信,也不说不信,只是一言不发地盯着她。

“雨歌,你在说什么啊?我根本没有发过信息给你啊。”柳思思猝不及防被摆了一道,也慌了神。

“思思,你的意思是,我在说谎?”苏雨歌一脸失望地道。

“我不是这个意思,我……”

计划被打乱,柳思思也有点语无伦次了,好一会冷静了下来,才说道:“雨歌,我知道你只是一时糊涂,你跟封大哥好好解释,他一定不会怪你的。”

“我要解释什么?我差点连命都没了,还不能证明自己的清白吗?”

苏雨歌说着,露出自己身上的伤口。

脖子上的伤口不算浅,现在还在往外渗血,加上她自己刻意的乱抹,想来现在看起来“效果”还不错。

“思思,我们不是最好的姐妹吗?你为什么不相信我?封烨是我的丈夫,我就是再糊涂,我也不会做对不起他的事情。”

苏雨歌柳眉微蹙,眼角含着泪,看起来委屈极了。

按照苏雨歌这种说法,最后这锅柳思思是背定了。

这柳思思怎么能够甘心,一咬牙,问道:“成泽,你说事实是什么样的!”

“我只是收到了约我到这里见面的短信,其他我什么都不知道。”尚成泽果然没有让苏雨歌失望,干净利落的甩开了锅。

前世的她怎么就这么傻?连这么显而易见的额小伎俩都看不清,甚至在尚成泽甩锅之后还当着封烨的面,帮着他说话!

不过好在,老天给了她重来一次的机会,这样的蠢事,她绝不会再做第二次了。

“成泽?原来你们两个这么熟悉了?”苏雨歌适时地插了一句。

看着柳思思神色陡变的样子,苏雨歌心里顿时涌上了一丝快意。柳思思这样低的段位,上辈子自己到底怎么会被这对渣男贱女骗的团团转?

柳思思可怜兮兮的看着封烨:“封大哥,我没有……”

苏雨歌眼神沉了沉,直视着封烨的眼睛:“封烨,你要是不信我,我也不能怪你,毕竟是我之前做了太多让你无法相信我的事情。可是……”

她哽咽了一声,声音微弱却坚决,“我苏雨歌从来有一说一,没有做过的事就是没有做过!”

封烨薄唇紧抿,黑色的眼瞳深不见底,让人捉摸不清他的情绪。

苏雨歌垂在身侧的手薇薇握成了拳,紧张地连大气也不敢出。

封烨他……会相信自己吗?

 


“走吧。”

良久,封烨才吐出这两个字,转身大步离去。

可他才走了两步,就停下了步伐,身子未转,只是冷冷地冲着还在发愣的苏雨歌道:“还不跟上来?”

“来了。”

苏雨歌好一会才反应过来封烨是跟她说话,心中一喜,连忙小跑着跟了上去。

经过柳思思的时候,苏雨歌的脚步顿了顿,一脸悲愤地说道:“思思,你太让我失望了!”

说完,勾了勾唇,快步离去。

不管封烨是不是相信她,这一仗,她都赢了。

看着二人离去的背影,柳思思咬紧了牙关,粉拳捏得紧紧的。

她到现在都没想明白这到底是怎么回事。难道苏雨歌已经发现这是一个圈套了?

……

封烨开车带着苏雨歌离开,车很快就停在了苏雨歌的住所处。

“到了。”封烨停下车,冷冷地说道。

苏雨歌却没动,她犹豫了一番才开口道:“都到这里了,你不去看看小宝吗?”

封烨的眉头微微一拧,看着她的眼神中多了一抹审视。

她权当没有看到,说道:“你很久没来了,小宝他也想爸爸了。”

封烨没有说话,收回视线,拔出了车钥匙直接下车。

苏雨歌的眼底浮上了一层淡淡的笑意,紧跟着封烨后面下车了。

“小宝呢?”刚进屋子,封烨就直奔主题。

“他应该在儿童房里,我先换件衣服,处理一下伤口。”苏雨歌说着,看到封烨不耐的皱起眉,又解释道,“我这样,小宝看到会害怕的。”

封烨看了她一眼,没有说话。

这是默认的意思吧?

苏雨歌不敢多想,生怕封烨没有耐心,飞快的把自己清理干净,抱着药箱坐到了封烨的身边,可怜巴巴的说道:“封烨……我看不到脖子上的伤口,你帮我处理一下吧。”

封烨深深的看着她,眼里带着审视:“苏雨歌,你到底想玩什么花招?”

我想玩什么花招,当然是想要把你留下来啊!

心里这么想着,她表面却不显,无辜道:“我真的够不到……”

封烨的眉头紧紧拧到了一起,还是拿过了药箱。

在苏雨歌的记忆里,她似乎从来没有和封烨离得这么近过。

上一世,她一直觉得封烨太凶悍,不如尚成泽温柔斯文,可是现在看来,尚成泽更多的是懦弱,而封烨……却是凌厉的俊美。

看着封烨专注的眼神,她不自在的动了动。

“别动。”

封烨低低道,苏雨歌的身体僵硬了一下不敢再动,只是视线还是越过了他尴尬的游移着,落在了一处就再没挪走。

那是……小宝?

看到门后那个怯生生的眼神,她不由得心酸了一下,柔声对小宝说:“小宝,来妈咪这里。”

小宝瑟缩了一下,竟然往后退了退。

自己的孩子害怕自己……

她闭了闭眼睛,却知道这怪不得别人,只能对着小宝张开手,越发放缓了语气:“来妈咪这,好不好?”

小宝很紧张的看着她,最终还是迈着小短腿试探性的走近了。

她一把搂住了小宝,忍着心酸道:“小宝真乖。”

小宝仰头看着她,伸出手摸了摸她脖子上的纱布,露出了担忧的眼神。

小宝这是在关心自己呢!

她突然开心了起来,轻声道:“没关系的,妈咪不疼。”

小宝看了看她,又把目光转向了封烨。

封烨冷硬的脸上露出了淡淡的笑意,伸手对小宝说:“来,给爸爸抱抱。”

小宝没有一点犹豫的对封烨伸出了手。

看着这幅其乐融融的画面,苏雨歌有些失神。

她以前……好像从来没有见到这样的场景。

也是,以前自己被那对渣男贱女迷惑了心神,十分厌恶封烨和小宝见面,又怎么会看到这样的场景呢?

“我要带小宝走。”封烨冷淡的声音传到了她的耳边。

她怔愣的抬头看向封烨,顷刻间心里就有了决断。她不能拒绝封烨对小宝的关心,可也不能就这样让封烨把他带走。

苏雨歌的脸上露出不舍,目光在封烨和小宝之间打转,犹豫了很就之后才低落道:“那……那你带他走吧……”

随后又紧紧盯着封烨:“但是我想每天都去看他。”

封烨意味不明的扫了她一眼,干脆道:“可以。”

小宝还太小,并不知道大人之间的交易,只是乖巧地依偎在爸爸的怀里,看着爸爸带自己出了门。

苏雨歌恋恋不舍的拉着小宝的手,一直磨蹭到了封烨的车前,反复叮嘱着:“小宝,妈咪会想你的,你也要想妈咪,好不好?”

小宝乖乖地点了点头。

封烨一把拉开车门,将小宝放在了后座的安全座椅上。

“我明天去看小宝。”苏雨歌急急地说道。

封烨冷冷地看了她一眼,坐进驾驶座,薄唇吐出两个字:“随你。”

车子轰鸣着离开,苏雨歌看着逐渐消失在视线中的车子,叹了一口气转身回了公寓。

第二天一早,苏雨歌按响了封烨别墅的门铃。

门刚开,她就不由分说的挤了进去。

“苏雨歌,你又要做什么?”封烨的声音带着晨起的沙哑,却依旧十分冰冷。

“还没有吃早饭吧?我给小宝带了早餐,要不要一起吃?”苏雨歌丝毫不介意他的态度,扬了扬手中的早餐,笑着问道。

俗话说,伸手不打笑脸人,面对这样的她,封烨也说不出什么难听的话来,沉着脸转身离开。

很好,至少封烨现在对自己,还是有点改观……的吧?苏雨歌乐观的想着,利落的把包装盒里的东西放进了盘子里。

刚把早餐端上桌,小宝就揉着眼走了过来。

小宝集合了她和封烨的优点,长得白**嫩的,一双眼睛犹豫黑葡萄,刚睡醒的头发乱翘着,可爱的让人肝颤。

苏雨歌忍不住上前抱起小宝,笑眯眯的问道:“小宝,有没有想妈咪呀?”

小宝点了点头,目光越过苏雨歌落在了餐桌上。

“小馋鬼。”苏雨歌点了点小宝的鼻子,问道,“洗漱了吗?”

小宝咬着手指,眼巴巴的看着她。

管他洗没洗!

苏雨歌瞬间化身溺爱无度的妈咪,抱着小宝坐到了餐桌边,问道:“想吃哪个就告诉妈咪。”

小宝趴在桌边,犹豫了一下,指了指放在一边的三明治。苏雨歌笑眯眯的拿给小宝,说道:“吃吧。”

“他还没有洗漱。”封烨低沉的声音响起。

“偶尔一次,等他吃完我就带他洗漱。”苏雨歌讨好的把餐盘往封烨的方向推了推,“你也吃。”

封烨接过餐盘,随意抬眸看了一眼儿子,但脸色一下子就变了:“小宝?”

苏雨歌紧张地看过去,瞬间倒吸了一口凉气。小宝白皙的脸颊上突然冒出了一大片红斑,整张脸正以肉眼可见的速度肿胀了起来!

 


网友评论

发表评论

您的评论需要经过审核才能显示

为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