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彩小说尽在A1阅读网!手机版

彩泥文学 > 武侠仙侠 > 她从不想挤开他心里的初恋

她从不想挤开他心里的初恋

柠檬作者 著

武侠仙侠连载

她从不想替代他心中的初恋,那是他的过去,她无法改变,她只希望霍珩的现在和未来都只有她!可一切都是季瑶瑶奢望了,五年的婚姻,他仍旧惦念着那个女人,将她这个全心全意待他的妻子弃之如履,最终谎言被拆穿,鲜血淋漓的真相呈现在季瑶瑶面前……主动离婚是她留给自己最后一丝体面,却不想正当她准备开始新的生活时,霍珩再度闯进她的生活。

主角:季瑶瑶,霍珩   更新:2022-09-14 12:16:00

在线阅读
分享到:

扫描二维码手机上阅读

男女主角分别是季瑶瑶,霍珩 的武侠仙侠小说《她从不想挤开他心里的初恋》,由网络作家“柠檬作者”所著,讲述一系列精彩纷呈的故事,本站纯净无弹窗,精彩内容欢迎阅读!小说详情介绍:她从不想替代他心中的初恋,那是他的过去,她无法改变,她只希望霍珩的现在和未来都只有她!可一切都是季瑶瑶奢望了,五年的婚姻,他仍旧惦念着那个女人,将她这个全心全意待他的妻子弃之如履,最终谎言被拆穿,鲜血淋漓的真相呈现在季瑶瑶面前……主动离婚是她留给自己最后一丝体面,却不想正当她准备开始新的生活时,霍珩再度闯进她的生活。

《她从不想挤开他心里的初恋》精彩片段

“若是她怀孕了怎么办。”

走廊此时静的可怕,守在门外的人极力放缓自己的呼吸声,生怕错听一个字。

“我不知道我到底要说多少次,我不会要除了安琳以外其他人生下的孩子。”男人的声音没了平日里的运筹帷幄,带着些歇斯底里。

“可是......”

“如果真的有那么一天,我不会让她肚子里怀的小杂种有出生的机会。”男人阴冷的声音打断对方的试图改变他的劝服。

“啊!”季瑶瑶从睡梦中惊醒,冷汗将她额前的发丝浸湿如蛇般贴在她苍白消瘦的脸颊上。

她身子微微的颤抖着,她咽了咽口水想润滑一下干涩的喉咙,无力的摸向自己的小腹

一缕阳光透过厚实垂重的窗帘在实木地板上洒在零碎的光斑,窗外绿蔓中的珍珠鸟细嫩的叫声在此时显得有些聒噪。

房间的敲门声轻轻地传来,季瑶瑶将诊断书随手塞进抽屉里。

“进来。”

徐妈将门打开一条缝隙,在门外轻声道。

“夫人,少爷打电话过来,让您晚上自己打车过去。”

季瑶瑶应下了,房间门重新被关上,她心头萦绕的烦躁也让她眉头轻轻蹙起,打开抽屉,她将抽屉里的药瓶拿出。

花花绿绿的十几颗药她甚至不需要水,轻而易举的吞咽下去,季瑶瑶心头那扰人的心悸慢慢压了下去,抽屉角落里放置着一份诊断书,她犹豫的拿起,上面“受孕”二字显得尤其的刺眼,她无力的按了按太阳穴,像是受她心情的影响,小腹传来一阵一阵的坠疼。

霍家的司机从来不会听从季瑶瑶的派遣,霍家别墅坐落的偏,为了应和霍珩的要求,她步行了好一段的距离才打到车。

天色已经渐渐的暗了下来,出租车停在“夜色”的门口,季瑶瑶拖着有些疲累的步子想要进去,毫不意外的被安保拦在了门外,毕竟“夜色”的客人不会坐出租车前来。

季瑶瑶轻叹了一口气,为了羞辱她,同样的把戏不知道何时这些人才会厌腻,她也知道此时这些人必然在某一处看着她被为难的模样笑的猖狂得意。

季瑶瑶打通霍珩的电话,她在“夜色”外的冷风中吹了好一会,才有人带她进去。

打开包厢,入目便是一众熟悉的带着嘲讽的脸庞,一片安静,上座的男人气质浑然天成,轻轻地瞥了一眼季瑶瑶,便收回视线,但坐在他身边的人却自觉的让出自己的位置。

季瑶瑶淡淡的垂下眼睑,如刺一般的目光在她的身上她仿佛闻若未闻,慢慢的走到霍珩的身边。

“阿珩,你怎么把她叫来了,没劲!”沈文楠在不远处的沙发上歪歪斜斜的坐着,浑身透漏着懒散,一双桃花眼像是在看垃圾一般对着季瑶瑶上下打量。

季瑶瑶自五年前就开始应对这些恶意与嘲讽,此时的她面色未变,甚至连目光都懒得投落在沈文楠的身上。


这样的聚会她丝毫不陌生,早在她与霍珩刚刚结婚时,她还心怀雀跃认为霍珩终于承认了她,想把她介绍给朋友认识,直到在冬日的寒风中等了足足两个小时,她才认清现实,霍珩将她带来不过是给自己的朋友做个乐子。

“怎么来的这么晚。”霍珩修长的手指把玩着酒杯,没有搭理沈文楠的抱怨。

“堵车。”季瑶瑶淡淡的回应道,反正这些人回回都乐此不彼的把她堵在“夜色”门口,她也没有必要上赶着早早的来被羞辱。

霍珩意味深长的看了季瑶瑶一眼,察觉到对方语气的应付与敷衍,不明的有些烦躁,也不知道从何时起,季瑶瑶对着她的语气便是这般平淡的,没有一丝起伏与波澜。

明明以前还会恼羞,在受到欺辱时那看向他茫然的眼神会让他觉得痛快,带着希翼的眼神在随后发现罪魁祸首是他时转变为绝望更是让他感到可笑,那是他当时意识到自己可能终生残废时情绪的唯一发泄口。

想到这,霍珩看着季瑶瑶依旧平淡的面色,感觉确实如沈文楠所说,有些没劲。

不远处的沈文楠注意到霍珩兴致缺缺,冲着对方挑了挑眉。

“今天我给你留了个大惊喜,你可不能给我半途跑路。”

季瑶瑶不知道是不是自己的错觉,在沈文楠说到这句话时,他余光有意无意的瞥向她,带着恶劣的幸灾乐祸。

话刚落音,包厢的门被打开,来人身着剪裁良好经典款风衣与牛仔裤,简单的搭配穿在对方身上却显出一份高贵淡雅,对方面上挂着温和得体的笑,一举一动如同精准测量过一般赏心悦目。

包厢先是沉默了片刻,随即便爆发出一声欢呼,季瑶瑶也从来没见过那么好看的女人,不禁多看了两眼,随即她便发现那女人的视线落在她身边的霍珩身上。

而她也敏感的察觉到霍珩微微僵硬和错愕的神情,季瑶瑶扯了扯嘴角,她想她已经知道来人的身份了。

“安琳,这么多年才回来你也太不厚道了。”

沈文楠难得的正经起来,一个眼刀扫过坐在霍珩另外一边的男人。

“还不给嫂子让座?”

那人忙不迭的站起身来,殷勤的让安琳坐在他的位置上。

而此时所有人都似乎忘记季瑶瑶的存在,也许并没有忘记,明里暗里注意她的反应,想借口嘲讽。

“阿珩,好久不见。”安琳丝毫不扭捏的坐在霍珩的身边,看着身边的男人,目光微微闪动藏着情愫。

霍珩已经将适才眼中的波动藏起,他一把揽过身旁的季瑶瑶,唇微微勾起。

“好久不见。”

季瑶瑶眼见着自己被当做挡箭牌,安琳像是这时才注意到她的存在。

“想必这位便是季小姐吧,我听说这些年都是你在照霍珩,真是太辛苦你了。”

季小姐?季瑶瑶闻言不禁想嗤笑一声,一句话便迫不及待的将她与霍珩之间的关系抹去,仿佛她才是个外人一般。


季瑶瑶也知道霍珩并不会为她说什么话,即使面对的是当年因为他双腿残疾而抛弃他的未婚妻。

“安小姐,久仰大名。”季瑶瑶客气着。

菜慢慢的上来,安琳熟稔的为霍珩布着菜,一旁人不禁开始起哄。

“这些年都还记得霍少的胃口啊。”

“安大小姐,我也要吃。”

安琳脸上挂上一抹羞红,霍珩面上冷淡,但他却至始至终没有拒绝安琳的示好,在场的人就更加明了霍珩的态度。

一人夹起盘中鱼的眼珠,示意众人看。

“看看,鱼目怎么能混珠呢?这差别也太大了吧。”

在场的人都知晓是在说谁,与气质极佳相貌出色的安琳形成鲜明的对比,季瑶瑶出门并没有化妆,整个人显得灰扑扑的。

一阵哄笑,霍珩甚至也淡淡的勾起嘴角,即便是现如今心死如灰的季瑶瑶,心口也在一抽一抽的疼。

季瑶瑶站起身来,想出去透透气,即使现在的离开看在外人的眼里像是落荒而逃,却不料服务员正从身旁经过,手肘带翻一壶热茶。

“你在干什么!”

打翻的热水溅了几滴在安琳的脚上,她轻叫一声,被霍珩护在身后。

霍珩一手推开季瑶瑶,将安琳打横抱起,吩咐着服务员拿烫伤药来,季瑶瑶怔怔的看了一眼,低着头不去看众人嫌恶的表情离开了包厢。

洗手间内,季瑶瑶看着镜中自己惨白如纸的脸庞,手从口袋里拿出,上面已是猩红一片,她咬着牙伸手在水龙头下冲着,豆大的眼泪终于忍不住从眼眶滑落。

夜间霍珩回来的很晚,季瑶瑶躺在床上是被手上的刺痛给弄醒的,她茫然的睁开眼睛,就见霍珩带着一身的酒气坐在她的床边看着她的手上的绷带。

“苦肉计?”霍珩如同拨弄垃圾一般拨弄着她的手。

季瑶瑶冷冷的抽回自己的手,鼻尖萦绕着霍珩身上的酒气以及淡淡的女人香水的味道。

“你想多了。”

话刚刚落音,季瑶瑶就措不及防的被霍珩扑到在床上,细密的落在她的脸上以及脖颈,带着比以往更加狂烈的热情,几乎让季瑶瑶喘不过气来。

“怎么,在前女友那边欲求不满?”小腹处的坠疼让季瑶瑶大力将霍珩推开来。

霍珩闻言俊美的脸庞愈发的阴郁,他冷冷的看着一脸潮红还倔强的跟他对视的季瑶瑶,狠狠的捏起她的下巴。

“你不过就是爷爷花钱给我买来暖床的,别忘记自己下贱的身份,真把自己当做霍家少奶奶了。”

“不敢。”季瑶瑶整了整自己的领口,将霍珩的手狠狠的打开。“只不过这个月的钱霍老爷子还没有打到我的账户上,毕竟要钱货两清,恕我这个月不能在伺候少爷您了。”

霍珩身上带着戾气,像是要把她生吞活剥了一般,两人就这样对峙着,终于在季瑶瑶以为自己支撑不下去时,对方愤愤的捡起地上的外套离开,临走时房间的门被重重的摔上。

季瑶瑶浑身疲惫的倒回床上,眼角的泪滑落脸颊,她捂着小腹,无声的抽泣着。


网友评论

发表评论

您的评论需要经过审核才能显示

为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