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彩小说尽在A1阅读网!手机版

彩泥文学 > 武侠仙侠 > 专情陆少的隐婚罪妻

专情陆少的隐婚罪妻

落凤作者 著

武侠仙侠连载

唐安宁被舅妈用母亲的医药费胁迫,失身神秘男人。第二天,权势滔天的陆祁深找上了她,从此唐安宁成了陆家不能对外公布的隐婚罪妻。在外人眼中,她是个私生活混乱的交际花,晚上却是陆祁深一个人的罪妻。

主角:唐安宁,陆祁深   更新:2022-09-14 12:16:00

在线阅读
分享到:

扫描二维码手机上阅读

男女主角分别是唐安宁,陆祁深 的武侠仙侠小说《专情陆少的隐婚罪妻》,由网络作家“落凤作者”所著,讲述一系列精彩纷呈的故事,本站纯净无弹窗,精彩内容欢迎阅读!小说详情介绍:唐安宁被舅妈用母亲的医药费胁迫,失身神秘男人。第二天,权势滔天的陆祁深找上了她,从此唐安宁成了陆家不能对外公布的隐婚罪妻。在外人眼中,她是个私生活混乱的交际花,晚上却是陆祁深一个人的罪妻。

《专情陆少的隐婚罪妻》精彩片段

“进去以后别说话,别乱看。只要你乖乖陪朱总一晚,你妈的医药费就到手了。”

唐安宁被猛地推入房间。

“砰——”

会所的大门,在她身后重重关上。

一具陌生高大的男性身躯,将她狠狠压在了门背上。

黑暗中的唐安宁,什么都看不清。

只感觉对方灼热危险的气息,在自己颈侧。

她如水的眼眸里,闪过仓惶狼狈。

但为了妈妈,却不能拒绝。

“乖,别哭......”

黑暗中,男人突然俯下身,吻掉她眼尾的泪。

他的呼吸依然霸道粗犷,动作却多了几分轻柔。

“只要你听话......什么都给你......”

男人深沉黯哑的嗓音,在她耳畔低低响起。

剧烈的不安袭来时,唐安宁低头,吃痛的咬在男人肩头。

黑暗中,她隐隐约约感觉男人好像将一枚戒指,套在了她的指间。

最终,被彻底淹没在汹涌的气息中。

......

天刚微微亮,唐安宁就拖着疲惫的身子,逃离了夜魅会所。

在她离开后不久,一群人高马大的黑衣保镖,迅速封锁了整栋大楼。

会所顶楼,两名手下诚惶诚恐跪在已经苏醒的男人脚边。

“陆爷,昨晚是属下疏忽,让您被朱总陷害。我们这就去把朱总抓回来......”

“不急......”

沙发上,高高在上的男人,锐利的眼底划过暗芒。

“先找到昨晚救我的女人,她身上,有我留下的戒指。”

“是!”

属下领命,立刻全城搜索。

就算将整个锦城翻转过来,也要把人找到!!!

 

一周后,医院。

“就是这里!唐安宁那个小贱人的妈,就住这间病房!”

“小贱人敢骗我,你们进去,把她妈的氧气管给我拔了!”

唐安宁刚从外面打热水回来,就听到一阵尖酸刻薄的声音。

她脑子嗡了一下,连忙冲进病房——

“你们在干什么!不许你们碰我妈妈......”

“好哇小贱人,你终于肯现身了!让你去陪朱总,你还耍花招骗我的钱!要不是我听说朱总那晚出了车祸,根本没去会所,这笔医药费就被你糊弄过去了!”

“什么......车祸?”

唐安宁眼神微颤,不可置信的看着嚣张跋扈的舅妈于莉。

“你是说,朱总他遭遇了车祸,那晚他没去夜魅?可我那晚......我那晚明明就......”

唐安宁呼吸一顿。

她突然想起来,那晚她的确按照舅舅和舅妈的指示,上了夜魅会所顶楼。

但那时她心绪不宁。

被人猛地推进房门,根本就没来得及辨认周围的情况。

现在想想,黑暗中那个男人的身形格外的高大颀长......跟朱总矮胖的身形轮廓没有一点相似。

“不是朱总的话......那晚跟我发生关系的男人又会是谁?!”

唐安宁怔怔抬眸,眼底闪过一片迷茫之色。

“鬼知道是谁!”

“像你这种不要脸的烂丨货,搞不好为了你妈的那点医药费,一晚上可以同时卖好几个男人!”

“不,我没有,我没有卖......舅妈,你告诉我那晚的男人是谁,我必须知道。”

唐安宁脑子乱成了浆糊,手却死死抓住于莉的衣袖不放。

这是她唯一的希望——

如果那晚的男人不是朱总,舅妈和舅舅是不会再给她医药费了。

她必须找到那晚的男人,希望他能看在那晚是她第一次的份上,出钱给她妈妈看病。

他说过,只要她听话,什么都可以给她。

“放手,死丫头别碰我!”

于莉嫌弃地推开她。

却眼尖地瞟到从唐安宁衣领口,掉出来的一抹‘闪光’。

“小贱人,你脖子上挂的什么东西!”

舅妈眼疾手快,一把扯断唐安宁颈间的项链。

一枚镶着满钻的黑曜石指环,落在了于莉手上。

“好哇,你这个烂丨货,居然偷偷藏着这么好的东西!”

“不,不行......舅妈那是我的东西,还给我......”

那枚戒指,是夜魅会所里那个男人,留给她的!

她本想晚点找地方把它当了,好换点医药费。

但现在,那枚戒指却成了唯一的线索。

“呸,你和你那个病痨鬼的妈一样,吃我们江家的、用我们江家的......还让我白白给你妈交了一个星期的住院费,你身上什么东西不是我的!”

“我告诉你小贱人,从现在开始我们江家不会再出一分钱!要么你自己出去卖!要么,就趁早把江蓉那个病痨鬼的氧气管给我拔了!反正——花那么多钱给你妈治病,不如留着给她买棺材!”

“你怎么能这样说!”

唐安宁瞪大双眼,悲愤交加。

她原以为江家人只是讨厌自己而已。

但好歹对她妈妈江蓉,还顾念着血亲之情。

没想到,哪怕是对妈妈,舅妈都能说出这样恶毒的诅咒!

“我就说了,怎么了?你这个不要脸的赔钱货,还敢瞪我!”

于莉一巴掌扇在唐安宁脸上。

她被打得整张脸歪向一边。

但却咬紧下唇抬头,狠狠瞪向于莉。

“死丫头你敢瞪我!不服气是吧?好,我现在就拔了你妈的氧气管,让你彻底心服口服!”

于莉气得嘴唇发抖,一把扯住江蓉的氧气管。

眼看就要把氧气管拔掉。

唐安宁咬破了唇瓣,嘶哑着声阻拦,“不——”

就在这时,一道沉稳的男声,从门外传来。

“你们这里谁是唐安宁——唐小姐。我家主人,要见她。”


随着沉稳的男声传来,众人回头。

一位身着高级西装的中年男人,站在病房门外。

“你说你找谁?”

于莉尖着嗓,顺势挡住了身后的唐安宁。

“我找唐安宁,唐小姐。”

中年男人不紧不慢回答,目光却落在了唐安宁被半遮的小脸上。

舅妈于莉眯起眼,“好哇,我知道了......你和这个死丫头是一伙的。你想救她,是不是?”

“呸,没门!我告诉你,今天就是天王老子来了,也别想把这个贱货带走!你啊——”

于莉话没说完,就被几个黑衣保镖扔了出去。

不止她,还有她带来的那几个打手。

全被五花大绑,扔出了医院。

唐安宁看得目瞪口呆。

中年男人缓步走近,“唐小姐是吗?”

“是......”她还没缓过气来,声音有些弱。

中年男人笑道:“那太好了,唐小姐,我终于找到你了。请跟我们走一趟,我们家主人要见你。”

 

另一边。

唐安宁的舅舅江胜刚到医院,就看到自家老婆被人五花大绑扔了出来。

“老婆,怎么回事?”

”你还好意思问!都是你那个吃里扒外的外甥女,干的好事!江胜我告诉你,你以后少在我面前帮唐安宁说话!”

正骂着,一辆火红色的跑车刷地停在两人面前。

“爸、妈......你们怎么在这?唐安宁那个小贱人呢,有没有把医药费吐出来!”

江家大小姐江云薇,踩着七寸细高跟从跑车上下来,全身都是名牌。

见到女儿来了,于莉一改刚才的嘴脸。

“医药费早被那母女俩花光了。不过别担心,薇薇你看,这是什么!”

于莉得意拿出,从唐安宁脖子上扯下的项链吊坠——一枚镶钻戒指。

“这是......!?”

于莉得意洋洋挑眉:“这是我从那个小贱人脖子上,拽下来的......小贱人骗我给她妈出了一周的治疗费,这枚戒指正好抵债!”

“这枚戒指看起来好精致啊......妈,我喜欢!”

“喜欢就拿去!”于莉没有任何犹豫,把戒指递了出去。

江云薇接过那枚黑底镶钻的指环,喜笑颜开。

她就知道唐安宁的东西,永远都是最好的。

幸好江蓉被唐家抛弃,唐安宁也顺势成了没人要的野种。

要不然,她江云薇这一辈子都会被唐安宁踩在脚下。

只是她发现,这枚戒指戴起来十分宽松,像是个男款。

江云薇只能退而求其次,学唐安宁那样,把戒指当成吊坠戴在脖子上。

 

半个小时后。

唐安宁被带到市中心,寸土寸金的豪华办公楼顶层。

自从父母离婚,她和母亲被赶出家门寄人篱下开始,就再也没来过这种高级场所。

刚才在楼下,她注意到这里的人全是商业精英打扮。

和那些人相比,唐安宁觉得,现在的自己就像是低到尘埃的蝼蚁。

连放在眼前的这个玻璃杯,都比自己显得干净、高级。

她被弄脏了......

想到一周前的那个晚上,被那个身形高大挺拔的男人,压在门后的情景。

唐安宁的双手,就局促不安的紧缩在一起。

就连夺走自己初夜的那个男人是谁,她都不知道......

忽然,一片巨大的阴影投射在唐安宁身前。

遮挡了她头顶所有的光源。

唐安宁愣了愣,下意识抬眸。

视线毫无预兆地,撞入了一片深不可测的幽潭。

不知什么时候出现在办公室里的男人。

五官精致、线条凌厉。

正垂眸用冷冰冰的目光,无情注视着她。

男人的身形格外的高大挺拔,光是站在她面前,就散发出凌厉的压迫感。

唐安宁的心跳,没来由地加快了半分。

她有些莫名的害怕眼前这个男人,又有一种说不出的感觉。

仿佛在哪里见过......

但转念一想,如果她真见过这个男人,绝不可能忘记。

“咳......”唐安宁轻咳一声,挺直了后背坐正了些。

“这位先生......是你要见我?”

唐安宁看着对方,表情诚恳。

虽然一边脸颊还带着狼狈的肿、胀,但双眸却清澈透亮。

某种程度上,她要感谢眼前出现的这个男人,间接派人帮她赶走了舅妈于莉。

男人似乎没想到她会主动发问,带着些冷意的眉峰挑了挑。

冷淡的目光在唐安宁那张被打得微肿的小脸上,微不可察地多停留了几秒。

“怎么,唐小姐现在是要装作不认识我了?”

男人低沉磁性的声音,幽幽沉沉,却是质问语气。

唐安宁愣了一下,“先生,你弄错了吧?我的确不认识你......”

他又不是钞票,谁都要认识吗。

唐安宁肯定自己事前没见过他。

男人垂眸,狭长清冷的眸子,睇着唐安宁充满困惑的小脸。

眼前的女人长得很美。

乌发如云,琼鼻红唇,小脸只有巴掌大,即使脸颊微肿也不影响她娇软精致的美感。

尤其是那双眼,仿佛会说话,闪着水汪汪的无辜光泽。

陆祁深脸色微沉。

可惜了......

“不认识我,却懂得去巴结我外公......说吧,多少钱才能买你,在我外公面前扮演好陆太太的角色。”

男人不跟她废话,直接拿出手机示意她转账。

唐安宁没想到,她还在感激他替她解围,对方开口却是充满羞辱性的话。

她有些生气:“先生,我看我们之间没什么可以谈的......我先走了。”

“唐安宁,今年22岁,大约一年前因私生活混乱被大学开除。原本家庭条件优渥,却偏偏要去敬老院给一个糟老头子当看护。”

还不等她起身,陆祁深冰冷无情的声音再度响起。

“唐看护,你说,我会不会相信你刻意接近我外公,不是别有目的的?”

他居然调查她。

等等!

“你是萧伯伯的那个外孙!?”

唐安宁突然抓住了重点。

“怎么,你终于肯承认了。”

陆祁深在她对面的沙发落座,毫不掩饰眼底的鄙薄。

他长腿、交叠,修长的手指随意搭靠在沙发扶手上,冷冷看她。

“说吧,每个月三万块的零花钱,够不够让你嫁给我,在我外公面前演一出好戏。”

唐安宁脑子乱了几秒。

嫁给他?

他知不知道自己在说什么!

“陆先生,我虽然是萧伯伯的看护,也知道你和萧伯伯之前有些误会。但是我从没有想过要利用这个跟你结婚......”

“每个月五万块。唐安宁,这是我对你最大的容忍限度。虽然陆家最不缺的就是钱,但你应该知道......以你过往的那些经历,根本不值这个价。”

男人的话,让唐安宁浑身的血液都凝固了。

她脑子里嗡嗡地响,却强忍着喉咙里的刺痛哑着声说。

“抱歉陆先生,我对你和萧伯伯之前的恩怨不感兴趣,我先走了。”

唐安宁一刻也待不下去,拿起自己的包便要离开。

“办好结婚证以后,再多给你一百万。等我们将来离婚,会根据你的表现,额外给你一套高级公寓。这期间,每个月五万的零花钱照旧。”

快走到门口的唐安宁,停下了脚步。

一百万......

正好是她妈妈做手术,所需的全部费用。

只要有了这笔钱,她就能立刻替妈妈安排手术!

“其余的东西我都不要了......”

唐安宁忽然回头,眼底水光隐现。

“我答应立刻跟你结婚,现在就可以领证。但条件是,今天银行下班前,我的账户里要收到一百万现金!一分也不能少!”

 

一个小时后,唐安宁从民政局出来。

她看着手机银行里,刚刚收到的一百万现金,赶着去医院给江蓉交钱排期手术。

陆祁深慢了几步出来,看到的就是唐安宁娇小而单薄的背影。

男人脸色依旧沉冷,幽深的眼底却掠过暗芒。

原以为这个女人利用外公嫁进陆家后,一定会迫不及待搬进大宅开始享受豪门太太的生活。

没想到,她居然一声不吭先走了。

就在这时,属下的声音从后传来。

“陆爷,一周前夜魅会所那个女孩找到了。我们的人发现,她刚刚戴着您留下的戒指,出现在珠宝店。”


 

陆祁深亲自带人赶到珠宝店。

但他要找的那个女人,却已经离开。

珠宝店店员诚惶诚恐进了VIP室,见到了这位站在锦城权势巅峰的男人。

“那位小姐是个生面孔......平时很少来我们店里。”

“听陪她一起来的朋友称呼,她好像姓江。”

“绝对没有看错!江小姐脖子上戴着的项链吊坠,就是照片上的那枚指环。那指环镶满碎钻,通体都是用黑曜石打造的,跟照片上一模一样。”

店员凭借着记忆,将所有能想起来的信息,和盘托出。

可惜,今天珠宝店的监控正好维修。

除了知道那位小姐姓江,连对方长什么样都没拍到。

从珠宝店出来后,助理陈浩小声询问。

“陆爷,我和大哥会加派人手继续追查江小姐的下落。但是唐小姐那边该怎么安排?用不用叫她回来,让她去把离婚手续办了?”

陆爷要对那晚出现在夜魅会所的女人负责。

既然现在已经找到了那位江小姐,那么萧老爷子塞来的唐安宁是不是就该滚蛋了。

助理陈浩对唐安宁那种贪慕虚荣的女人实在没有好感。

他不明白,陆爷为什么会答应娶那样的女人。

明明陆爷早已拒绝萧老爷子,但却在看到唐安宁的照片后,突然改变了主意。

黑色的豪车正停在路边,陆祁深俯身上车。

听到助理的话,他俊美而锋利的侧脸顿了一秒,透出冷戾。

“一百万花出去,怎么都要看到成效。”

“我陆祁深不会做亏本的交易......告诉陈叔,今晚带她去公寓。教她明白今后什么事该做,什么不该做。”

陈浩:“好的。那么江小姐那边......”

陆祁深抬眸,深深瞥陈浩一眼。

“找到人再说。”

 

唐安宁拿到了一百万,立刻转入了母亲江蓉的住院账户。

她不敢多留一分钱。

因为她知道,如果被舅妈知道她手里有多余的闲钱,一定又会来抢!

刚存好钱,手机响了。

“唐安宁你这个小贱人,你居然敢找帮手对付我们!行啊,你这是翅膀硬了!我告诉你,你这个吃里扒外的东西,这辈子都休想再踏进江家一步!我们江家不认你这个......”

“咔擦......”唐安宁没有给于莉继续骂自己的机会,直接挂断了通话。

她如今已经彻底看清了江家人的嘴脸,不会对他们抱有希望。

只可惜这样一来,不能回江家,她连今晚的住处都成了问题。

“唐小姐。”

就在这时,身后传来一个熟悉的声音。

唐安宁回头,看到了今早在医院带走她的那个中年男人。

“你们还有事?”

她以为,那位陆先生跟她办好了结婚手续,就不会再管她了。

毕竟,他们现在算是钱货两讫。

“我是陈叔,陆家老宅的管家。唐小姐这边的事都办妥的话,我送唐小姐回去。”

“回去?我还要住进陆家?”唐安宁诧异。

“不,唐小姐现在的身份,并不适合搬进陆家。陆爷在外面,另外有自住的公寓,我送唐小姐去那边。还请唐小姐配合,别忘了,您收了陆爷的钱。”

言下之意就是,唐安宁的身份并没有获得陆家人的认可。

她还没资格,住进陆家老宅。

而且,唐安宁最好能乖乖听话,配合陆祁深的一切行动。

毕竟,她只是一个,他买回来的妻子。

虽然并不愿跟那个男人住在一起,但唐安宁知道,自己没有拒绝的权利。

“请你等一下,我上去拿几件换洗衣服。”

唐安宁回到病房,随便用一个塑料袋装了几件自己的衣服和生活用品,便到楼下汇合。

陈叔看到她手里拿着的塑料口袋,表情有微妙的错愕,但并未表态多说什么。

两人上了一辆黑色的豪车。

江家也算有钱人家,唐安宁自己的生父唐家更是富裕。

但这却是她近一年来,第一次坐这样的豪车。

从前在江家,舅妈是不会允许唐安宁上江家的豪车,只有表姐江云薇才有这样的待遇。

而唐家......那早就不是她的家了。

很快,车开进了市中心寸土寸金的顶级豪宅。

陈叔带着唐安宁,由电梯直达顶楼。

三梯一户的顶奢配置,当电梯门打开时,唐安宁眼前一亮。

这套两层楼的复式公寓比她想象中还要更透亮宽阔。

“唐小姐,今后这里就是你的住处。公寓这边有专门的家政人员,会在陆爷上班时过来打扫卫生。但其他的事,就该唐小姐你来做了。身为陆爷的太太,希望你能照料好陆爷的衣食起居。”

“我来照料?”唐安宁眨了眨眼,有些惊讶。

她以为,像陆祁深那样的人,自是有专门的佣人服侍,不会需要她来照料。

“陆爷不喜欢在自己的私人领域看到外人,这里平时,只有你和陆爷两个人住。如果你不动手,谁来做?唐小姐别忘了,收了钱就要按规矩办事。一个合格的陆太太需要做什么,不需要我重复强调吧。”

陈叔没有什么表情的,公事公办地说。

可是他的话,却重重敲打在唐安宁心上。

“我知道了,我会负责照顾好陆爷。”唐安宁不再争辩,唇角牵引出一抹虚弱的笑。

她真是太傻了,差点忘了自己并不是这里的主人,只是‘卖身’给了对方。

陈叔点点头:“对了,一楼的房间你可以随意使用,左手第一间是你的卧室。但是切记......二楼是陆爷的私人领域,除非陆爷允许,否则谁也不许踏足一步。唐小姐千万要谨记,别坏了规矩。”

陈叔交代完毕离开。

临走前告诉唐安宁,陆祁深一般晚上7点30左右到家,她最好在这之前备好晚餐。

唐安宁把东西放好,一看时间已经6点了。

她来不及休息,就开始准备晚饭。

厨具都是新的,冰箱里也没什么东西。

唐安宁只能咬咬牙,自己掏钱去楼下超市买了食材。

很快,三菜一汤便做好了。

她将菜端上了桌,等着陆祁深回来。

可是,到了八点,大门外仍没有动静。

唐安宁没有陆祁深的联系方式,也不知道他究竟还回不回来吃晚饭。

只好将冷掉的饭菜又重新放回炉子上热着。

就这样饭菜冷了又热,热了又冷......

一直到晚上11点过,唐安宁已经困得眼皮打架,不小心趴在餐桌上睡着了。

陆祁深还没有回来。

时钟走到11点45的时候,门外终于传来响动。

陆祁深刚推门而入,便看到餐桌那儿一抹娇娇小小的身影趴着睡着的姿态。

男人墨眉深蹙。

他差点忘了,已经吩咐陈叔把那个女人送了过来。

“唔......谁?”

忽然,熟睡中的唐安宁听到响动,睁开了惺忪的睡眼。

她轻轻嘤嗯的声音,仿佛在男人耳边低喃娇丨吟。

陆祁深浓郁的剑眉蹙了一分,墨瞳黯沉。

唐安宁这才稍稍清醒过来,看清了站在门口那抹高大颀长的身形。

“陆、陆先生,你回来了......”她立刻从椅子上弹起来,理了理自己睡得乱七八糟的长发。

刚才等陆祁深的时候,唐安宁已经洗过了澡,换上了一件洗的发白的家居长裙。

女人乌黑的长发就这么随意地散开在肩头,瓷白的小脸上是刚刚睡醒后不经意流露出的娇媚。

她脸上的肿丨胀,这时早已在冰敷后消了下去。

此刻略显手足无措的站在陆祁深面前,散发出一种,让人想要狠狠欺负的娇态。

这样的娇态,让陆祁深想起了什么,漆黑的眼底飞快掠过某种浓烈的情绪。

“那个......我做了晚餐,你稍等一......”

唐安宁话还没说完,忽然感到下颌一紧,就被撞向了后方。

刚刚还在她几步之外的男人,突然逼近,大掌攫起她的下巴,将她整个人抵在了餐桌上。

唐安宁:!!!

“陆、陆先生,你......干什么?!”

她下意识看向神情冷戾的男人,眼底水汪汪的,全是惊诧不安的情绪。

抵在餐桌上的后腰处,传来如有实质的痛感。

她不明白自己说错了什么。

“唐、安、宁......”陆祁深忽然叫她。

捏起她的脸,低头凝视,嗓音里全是低哑危险的气息。

男人修长的指尖用力扣在她的脸颊上,略带薄茧的指腹,从她下巴上的软肉上摩挲而过。

他看她的目光专注而深邃,仿若深海,浓烈到快要将她吞噬。

这样近的距离,她想不在意都难,总觉得陆祁深落在她脸上的视线,炽烈而灼热。

可是下一秒,她就听到他冰冷残酷的声音响起。

“听着,你最好给我检点些。”

他凝着她迷丨离氤氲的眸子,嘶哑着声音警告。

“什、什么?”唐安宁微怔了一瞬,脑子里还是混沌一片。

她没听懂陆祁深的话。

她不过给他做了一顿晚餐而已,还等了他一整晚,怎么就成了不检点?

“你的这身装扮,发型,姿态,做给谁看?还有刚才的眼神......别再在我面前出现。”

他捏紧她的脸,说出口的话,字字伤人。

仿佛从她的这张脸上,看到了什么。

“还有你从前的那些‘丰功伟绩’,我不追究。你和哪个男人上过床,又陪过谁,也是你的自由。但......所有的一切,必须从现在开始,成为过去。只要你还是陆太太一天,就要有陆太太的自觉。我不希望我陆祁深名义上的妻子,是个水性杨花、人尽可夫的女人。”

“唐安宁,记好了,少在我面前卖弄风情。因为......你不配。”

说着,他松开了扣在她下巴上的手。

唐安宁闷哼了一声,强稳住发软的身体。

她听懂了陆祁深话中的深意。

他挑剔她的穿着打扮,大概是嫌她身上洗得发白的衣服,丢了他的脸面。

而后面那些充满羞辱意味的话......

唐安宁闭了闭眼,纤长乌黑的睫毛轻轻颤动,并不愿跟陆祁深过多解释。

这些闲言闲语,从一年前开始,她就已经不在意了。

“我知道了陆先生,那我先回房了。”

她转身,轻轻低垂下脑袋,从陆祁深身侧绕开。

她的态度甚至比刚才还要温顺几分,却让陆祁深不自觉蹙起了眉。

就在唐安宁即将走回自己房间时。

她听到陆祁深低沉冷厉的声音,从身后传来——

“我准你离开了吗?”

“上楼,替我放洗澡水。”


网友评论

发表评论

您的评论需要经过审核才能显示

为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