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彩小说尽在A1阅读网!手机版

彩泥文学 > 武侠仙侠 > 赘婿是一品亲王

赘婿是一品亲王

书生无名作者 著

武侠仙侠连载

听说镇国将军府居然当街抢了个瘫痪的俊美男人做了上门女婿,本以为赘婿是个好操控的废柴,哪成想他随便说出一个身份,都够镇国将军府害怕的了。萧明义不仅是先皇亲封的一品秦王,更是江湖上令人闻风丧胆的魔尊大人。

主角:萧明义,唐芸   更新:2022-09-14 12:16:00

在线阅读
分享到:

扫描二维码手机上阅读

男女主角分别是萧明义,唐芸 的武侠仙侠小说《赘婿是一品亲王》,由网络作家“书生无名作者”所著,讲述一系列精彩纷呈的故事,本站纯净无弹窗,精彩内容欢迎阅读!小说详情介绍:听说镇国将军府居然当街抢了个瘫痪的俊美男人做了上门女婿,本以为赘婿是个好操控的废柴,哪成想他随便说出一个身份,都够镇国将军府害怕的了。萧明义不仅是先皇亲封的一品秦王,更是江湖上令人闻风丧胆的魔尊大人。

《赘婿是一品亲王》精彩片段

赤阳王朝,柳州主城内。

“快来人呀!光天化日之下强抢良家少男了!”

“少爷,少爷,你们这些贼寇,快放了我家少爷!”

只见一个侍从装扮的中年男人,一边追赶前面早已经跑出一段距离的几骑,一边向周边围观的百姓求助。

柳州几十年也未曾听过有这般强抢人之事发生,如今遇到了,周边百姓不免跃跃欲试想要抓住这几个猖狂贼寇。

当围观百姓看清几骑里为首之人腰间的腰牌后,纷纷熄了念头。

一块青玉腰牌,上面写着一个大大的唐字。

唐府,也就是镇国将军府,而这柳州是那镇国将军唐君昊的封地。

百姓不敢阻拦,甚至有的百姓还将道路让开,唐府之人便迅速没了踪影,那中年侍从体力也渐渐不支,停在原地喘着粗气,嘴里不断的念叨着少爷二字。

中年侍从休息了一会儿又向那些人离开的方向追去。

在侍从走后,百姓的话匣子彻底打开了。

“唐府可从未做过欺压百姓之事,难道今日看上了那公子哥的俊美?”

“官家之事岂是我们能讨论的?不过那公子哥确实俊美,可他在马背上不曾挣扎,跟那木偶一般。”

“你没看见后面一人的马背上有一个轮椅吗?”

“吼,原来还是个瘫子。”

百姓不敢管官家的事,却敢讨论那马背上被当街抢走的公子哥,不过讨论的方向也渐渐偏移。

最后大家都忘了抢人一事,竟因为争论那公子哥的轮椅是由何种木材所制而争的面红耳赤。

……

很快一行人回到唐府,劫来的年轻公子哥被带到一个房间,看房间内的布置,应是一名女子的屋子。

为首的人把公子哥全身搜了一遍,只搜出一个火折子和几根细纸棒,纸里还包了干草。

在确认无毒后,为首的人将这些物品还给公子哥。

态度算不上恭敬但也不能说不好的说道:“公子在此稍等片刻,我去请小姐来。”说罢便带人离开,丝毫不担心他会逃跑。

“出来吧。”年轻公子在确认众人离开后,轻声说道。

随即一名男子凭空出现,半跪在公子哥面前。

“王爷!”

这被劫来的公子哥正是赤阳王朝的一品亲王,萧明义。

而凭空出现的人,是萧明义培养的暗卫,他的身边一般跟有四人,被劫时若不是自己用手势阻止了暗卫,带自己来的那几个人早就人头搬家了。

“一会儿发生什么都不能动手,本王自有打算。”萧明义开口道。

“是。”男子和出现时一样,凭空消失。

萧明义打开火折子将细纸棒点燃,吸了一口便吐出云雾。

藏在暗中的暗卫虽将此景见过无数遍,但还是不明白王爷这是做什么。

“咳咳。”萧明义轻咳几声,这自制的旱烟,比起后世的烟确实潦草了很多,但有胜却无嘛。

没错,萧明义是一位穿越者,十八年前因为同事的操作不当,让他光荣的加入了穿越大军。

来到这与所学历史毫不相干的赤阳王朝,穿越到当时仅有三岁的五皇子身上。

至于穿越原因,只能说一句,遇事不决,量子力学。

“小姐,此人真的能解我们燃眉之急啊。”为首之人的声音在屋外响起。

“郑叔,你这件事做的太冲动了,让我说什么好!”女子抱怨道。

听称呼,来的女子应该是唐君昊的独女,唐芸。

“那公子怎么样?”

“劫,不,请来时没有反抗,到现在也没说过一句话,应该是吓到了。”

唐芸叹了口气,推开房间的门,正好与抽烟的萧明义对视。

唐芸虽然对萧明义的行为不解,但还是先施了个万福。

歉意道:“这位公子,今日之事是我的管家鲁莽了,在这里给公子赔个不是,我已略备薄礼,作为今事的补偿,随后会派人护送公子回家。”

萧明义掐灭手中的烟,静静的看着唐芸。

“小姐你糊涂啊!”郑管家说道。

“郑叔,你好好看看这位公子的穿着,是要给唐府惹祸端吗?”唐芸说道。

郑管家这时才发现,萧明义身上的衣服都是由上等布料制作的,能穿的起这等布料的人,家里非富即贵,他当时也没看那么多,只是因为萧明义坐在轮椅上,便劫来了。

“小姐,柳州官家子弟小人全知晓,并无此人,他可能是富商的子弟,此人若是入赘小姐,他家里人根本不会拒绝。”郑管家不甘放弃的劝说道。

唐芸沉默。

郑管家接着劝说道:“小姐,现在你的那些叔伯,都拼了命的想将你嫁出去,老爷现在也越来越吃力,可是你要是将此人招赘,那镇国将军还是老爷和小姐你的,有了时间我们可以慢慢和那些人清算。”

“况且此人是个瘫子,对小姐做不了什么,等事情结束后,给他一笔钱与他和离,双方都有好处,小姐你仔细想想吧。”郑管家看向萧明义时眼中闪过不屑,显然是瞧不起他是坐在轮椅上。

唐芸想了许久,似是下了什么决定,走向萧明义,没有居高临下的与他讲话,而是蹲在其身前。

“公子,刚才我们交谈的事你也听到了,不知你意下如何,若是愿意,我敢保证,只要我活着一天,你便一日是我夫君,这府中只要不违反家法,你可以想做什么便做什么,若是不愿意,我亲自带上薄礼送你离府,这些下人不会为难公子。”

唐芸完全没有将萧明义当成残废或是工具,而是摆在和她同等的位置。

“小姐,他没有资格拒绝。”

“闭嘴!”唐芸怒道。

郑管家连忙闭嘴。

从进门开始,唐芸一直都是温文而婉的大家闺秀做派,这一怒倒也不失活泼。

萧明义嘴角闪过一丝不易察觉的微笑。

“公子见笑了。”唐芸道歉道。

萧明义还是静静看着唐芸。

“公子莫是不会说话?”

“还是个哑巴,没有人比他更适合了,小姐必须留下他。”郑管家高声道。

“滚出去!”唐芸彻底失了耐心。

郑管家被吓的跪倒在地。

“滚!别让我重复。”

“我对郑管家如叔叔般看待,他也将我当亲侄女看待,一心为我,确有些放肆了,还望公子见谅。”郑管家离开后,唐芸柔声道。


“还望公子见谅。”唐芸柔声道。

萧明义示意自己没事。

“那入赘之事,不知公子意下如何?”

萧明义再次点头。

“既然如此,我即刻便去与父亲商讨成婚事宜,还不知公子名讳?”

萧明义想了想,萧是国姓,于是退而求次在纸上写下了“肖明义”三字。

看到纸上所写,唐芸再次微微俯身道:“先请肖公子在我房间里休息片刻,我将此事告诉父亲后,再来为公子安排住处。”

萧明义点了点头。

在唐芸关上房门的一刻,萧明义手指在轮椅上一点,暗卫再次出现。

“王爷!”

“他们肯定会查我家室,你去告诉刘老,说本王要入赘唐家,他知道怎么做。”

“是!”暗卫瞬息消失,行动犹如鬼魅。

为了培养这些暗卫,萧明义没少花心思,银子,还有各种上好的药材,也不过才培养出三十四人。

萧明义闲来无事,便打量起这间正室,刚进来时只不过略微扫了一眼。

这正室虽是唐芸所住,但与后世女孩子的房间不同,没有多余装饰。

除了必要家具外,还有小塌上的一张古琴,以及未绣完的女红。

最过显眼的便是书架旁立着一杆通体乌黑的长枪。

“这算什么,雅俗共赏么?”萧明义微微摇头,心想道。

萧明义摇着轮椅来到书架前。

书架上摆放的无非就是内容同后世差不多的四书五经,不过兵书就略显粗糙了,不止唐府的藏卷,就是整座赤阳王朝的兵法都很粗糙。

正想去看看那女红,一个丫鬟打扮的女子走了进来。

“姑爷,我是小姐的丫鬟小菊,小姐让我来照顾姑爷。”

“倒是个细心的。”萧明义一边想着一边在纸上写道:“你推我到府中转转。”

小菊很顺从的推着萧明义走出房间。

“姑爷,小姐的院子呢,是府里比较偏的地方,小姐不是很喜欢和二老爷他们交往,所以住在这里,虽然偏僻但风景绝对是府中最好的。”

“那边是老爷的院子……”

小菊是今年才满十三岁的小丫头,正是叽叽喳喳喜欢说话的年龄,推着萧明义不断的给他介绍着唐府。

唐府很大,比自己的萧王府还要略大些,小菊推着自己逛了一个时辰,这唐府才逛了个七七八八。

二人来到人造湖边,萧明义摆了摆手,示意小菊不用往前走了。

“姑爷是有什么吩咐吗?”小菊问道。

萧明义点点头,小菊将特意带出的小本子递给萧明义。

萧明义接过本子,心里不免对唐芸和小菊二人高看了些许,主仆二人倒都是心思细腻的。

“歇息歇息吧。”萧明义在纸上写道,随后从衣兜里掏出些果脯一类的递给小菊,这是他从唐芸桌上随手拿的,十几岁小姑娘对此应是很喜欢的。

小菊也不嫌弃,接过后便蹲在湖旁,静静的一粒一粒的放进嘴里。

人工湖湖面很广,但是缺了能观赏的鱼,便也没什么可观赏的了,萧明义看着毫无波澜的湖面,略微有些失神。

听了唐芸和郑管家的交谈,在这一个时辰内,萧明义倒是特意留心观察了唐府内的局势。

唐府表现在外的自然不会和唐芸所说的那样摆在明面上,但他还是看出了些,现在的唐府类似于皇宫里众皇子争夺皇位了。

唐府有封地,镇国将军也不是虚职,按照先皇定的规矩,这镇国将军就如同爵位一般,唐君昊解甲归田后,由唐府的后辈继承,赤阳王朝不似历史书上的那些王朝,有着很重的重男轻女思想,认为官只有男人才能做,在朝廷中还是有女官,女将存在的。

在赤阳王朝内,只看重才华与能力,在男女性别之间没有过多限制,这也是先皇的圣明之举,赤阳繁华所在。

所以只要没人争抢唐芸是完全可以继承镇国将军这一职位的。

但是其他几房自然也想让自己的儿子继承职位,所以联手打压大房,欲将唐芸嫁出去。

“姑爷是有什么心事吗?”小菊将果脯吃完,看到失神的萧明义轻声问道。

萧明义对小菊笑笑,示意自己没事。

十三岁的小女孩倒是不会有什么深的心思,还以为萧明义是为入赘的事发愁,便一本正经的说道:“姑爷,小姐很好的,她对我们这些下人很好,想必对姑爷也很好的。”

萧明义笑着摇头,示意不是她想的那样。

小丫头倒是不肯放弃,在一旁叽叽喳喳的,那架势看起来势必要将事情问个水落石出。

“父亲,女儿有事与您商量。”唐芸急匆匆的来到大房的院子,打断正在看书的唐君昊。

“芸儿,什么事这般着急?”唐君昊放下手中的书。

“女儿要成亲!”

“什么?成亲?这可不是开玩笑啊。”这话显然是惊到了唐君昊。

“千真万确,女儿不曾开玩笑。”

“那芸儿看上哪家的公子了?”唐君昊笑道,心中也是松了一口气,若是唐芸嫁出,自己也就不用如此和二三房对抗了,镇国将军谁想要便拿去,自己女儿过得好便是了。

“并不是嫁人,而是招赘。”唐芸说道。

“招赘?”

“没错,人已经在我的房间里了。”

唐君昊以为唐芸在开玩笑,但看到唐芸认真的神情,并不似玩笑。

“芸儿,你可想好了,若是招赘,你必定要与二三房争夺那镇国将军。”

“女儿想的很清楚,这镇国将军是父亲征战而来的,凭什么要让他们坐享其成。”

唐君昊本以为唐芸是改了主意,不曾想唐芸争夺镇国将军的想法根本没有改变。

“不论做什么,爹都支持你!”唐君昊说道,他与二三房已经明争暗斗了很久了,双方胜负一直都是五五开,但最近突然劣势,这样一个机会倒是能扳回一城。

“老爷,小姐,门外有人在叫骂,说我们绑了他家少爷。”一个下人说道。

“速速将他请进来。”唐芸说道。

“是。”

“父亲,门外叫骂之人应是肖公子的亲人,我们将人请进来,正好商量一下成亲的事宜。”

“好,不过这肖公子是你劫来的?”

“是郑叔叔劫来的。”唐芸略微有些尴尬的说道。

“这个郑玉啊!”唐君昊有些哭笑不得。

……


湖畔旁,萧明义由着小菊胡闹,毕竟和一个天真的小丫头生不起气来,想想这时间了,刘老应该已经来到唐府,或许正在和唐芸或者唐君昊交涉了。

“唐将军,我们本是凉州的富商,但被奸人所害从凉州一路逃命于此,整座府上除了少爷和老奴侥幸逃脱,其他人被尽数屠戮。”说到此刘老还不忘抹抹眼角的泪水。

若是萧明义在场定要感叹一声好演技,并附上一句,刘老,本王只是让你配合我,没让你给自己加这么多戏啊。

“肖公子现在就只剩下你一个亲人了吗?”唐芸问道。

“是,少爷与老奴相依为命,每天还要提防仇家追杀,若是少爷能入赘将军府倒也是一个好的归宿。”刘老说道。

其实刘老说的也差不多,老皇帝在三年前就驾崩了,而五皇子的生母也就是皇后,在生下五皇子一年后抱病离世,剩下几个兄弟还有皇太妃说是萧明义的亲人倒是有些勉强了。

“既然肖公子已经同意入赘之事,现您老也同意了,我三天后将召开宗族聚会,一周后成亲。”唐君昊也不愿放弃这机会,虽然他不完全相信刘老的话,但可救燃眉之急。

其实萧明义入赘之事,当刘老从正堂中走出后,二房和三房就已经知道了,召开宗族聚会只是让唐府的人都认识萧明义,并且在明面上告诉众人,唐芸已经招赘,这镇国将军的职位你们就不要打主意了。

“老奴想见见少爷。”刘老说道。

“肖公子由我的贴身丫鬟服侍,刘老我带您去找他。”唐芸主动带路,显然将刘老当做了长辈。

“那便麻烦少夫人了。”刘老行了一礼。对唐芸刘老也是很有好感。

“若是王爷将唐姑娘娶回去当王妃也是个不错的选择,只是有些可惜。”刘老心想道。

唐芸大方回了一礼。

府中下人很多,想要打听到萧明义的位置易如反掌。

当二人找到萧明义时,小菊那丫头还缠着萧明义讲为何失神。

萧明义看到两人,心里松了一口气,救星来了,小丫头叽叽喳喳说个不停,确实很有威力。

“小菊,不要胡闹了。”唐芸看到萧明义有些无奈的神情,略微有些责备道。

“哦。”小菊嘟着嘴退到唐芸身旁,显然是对自己没有问出答案而有了小脾气。

“少爷,老奴有罪!”刘老痛声道,作势就要跪下请罪。

这一下可把萧明义惊到了,若放在青楼中看到此等演技,他定要扔上几两银子,然后高喊一声赏。

刘老给自己加的戏,连萧明义都赞叹不已,这一出主仆情深的场面确实挺能唬人的。

萧明义连忙做出虚拖的手势,不让刘老跪下,一旁的唐芸也将刘老扶起。

“肖公子,我先去为你安排住处,你和刘老随便转转,小菊我们走。”唐芸将空间留给主仆二人。

“王爷,这唐姑娘倒是有当王妃的资格。”在唐芸走后,刘老说道。

“嗯,倒是个不错的丫头。”萧明义点了点头。

“刘老,本王以前怎么没发现你有老顽童的潜质呢?”萧明义笑道。

“王爷说笑了,王妃心思细腻,老夫怕演的不真会暴露,这样就有些得不偿失了。”

萧明义对刘老的称呼没有反驳,他确实有了让唐芸当王妃的想法,不过最后结果如何,还是需要时间来观察的。

“王爷,唐君昊身为镇国将军,地位堪比异姓王,他会不会认出你来?”

“不会,本王四岁就离开皇宫,十八岁便率兵镇守北境,真正见过本王的人不多,唯一两次上朝,他还因为南蛮与柳州发生摩擦无法前往,至于名字,就连京中的百姓也只知萧王二字,他唐君昊上哪得知?”萧明义肯定的回答道。

二人毫无顾忌的交谈,毕竟这里是唐府最为偏远的地方,平时来的人就少,加上萧明义身边跟有暗卫,丝毫不用担心会有消息传出去。

“刘老,有什么话就说吧,我看你犹豫半天了,你和本王还有什么好犹豫的。”

“王爷,王妃的身体好像有点问题。”刘老犹豫半天,不确定的说道。

“有什么问题?”

“似是被人下毒了,但老夫不是很确定,需要把脉后才能确定。”这也是刘老为什么说可惜的原因。

“那便找机会把一下脉吧。”萧明义对于刘老的话还是很相信的。

刘老作为曾经的医圣,对于疾病的诊断就从未失手过,但为人太正了,若不是恰巧碰见自己游历江湖,将刘老从仇家手中救下,他如今就少了一大助力。

而后京中一战,自己被围杀,突围后又中了剧毒,身体的恢复,刘老有大半的功劳。

刘老推着萧明义继续逛起唐府,两人关系亦师亦友,不似上下级的关系,刘老如今已是古稀之年,但从外表上看与中年人无异,甚至还强过中年人些许。

……

“爹,唐芸竟然招赘,她这么一做,咱们这些日子的努力可就白费了。”唐志鹏焦急的说道。

二房唐冠宇安静的喝着茶,对儿子的焦急丝毫没有放在眼里。

“急躁什么?爹与你说过多遍,做事不能着急,你这般性子,就是成功了,又如何坐得住镇国将军这一位置。”

唐志鹏冷静下来,向唐冠宇行了一礼说道:“孩儿受教了。”

唐冠宇微微叹了口气道:“你虽比芸儿年长几岁,可心智处事远远不如她,为父现在不知道,这么做对你来说是否是好事了。”

“孩儿愚钝,对不住父亲的教诲。”

“你不必自责,有些东西是天生的,你虽不如芸儿,但比起三房的唐修远,你要胜过他百倍,而且芸儿招赘之事,三房必定已经知晓,我们按兵不动,先看三房怎么做,那对父子,呵。”说道三房的那对父子,唐冠宇眼中闪过浓浓的厌恶。

“可若是三房也如咱们这般想法呢?”唐志鹏询问道。

“不会的,就算他们也按兵不动,也无伤大雅,咱们的时间还很多,入赘一事虽然已经确定,但成婚可没那么快。”

“全听父亲的。”

“为父陪不了你一辈子,有些事你要自己想。”唐冠宇意味深长的说完,便挥手让唐志鹏退下。


网友评论

发表评论

您的评论需要经过审核才能显示

为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