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彩小说尽在A1阅读网!手机版

彩泥文学 > 武侠仙侠 > 重握赤曜神剑

重握赤曜神剑

盛世之初作者 著

武侠仙侠连载

秦阳是个一无是处的废物,人傻心善的他被骗入凌家,成了备受欺辱的上门女婿。本就废柴,又因为“星门”被无良岳父夺走,差点魂归西去,索性转危为安,还意外地使神识冲破了封印,从此废柴的逆袭人生开始了。重新踏上这片修真大陆,重新握上这柄赤曜神剑,斩尽仇敌,成为盖世剑仙。

主角:秦阳,凌霄雪   更新:2022-09-14 12:16:00

在线阅读
分享到:

扫描二维码手机上阅读

男女主角分别是秦阳,凌霄雪 的武侠仙侠小说《重握赤曜神剑》,由网络作家“盛世之初作者”所著,讲述一系列精彩纷呈的故事,本站纯净无弹窗,精彩内容欢迎阅读!小说详情介绍:秦阳是个一无是处的废物,人傻心善的他被骗入凌家,成了备受欺辱的上门女婿。本就废柴,又因为“星门”被无良岳父夺走,差点魂归西去,索性转危为安,还意外地使神识冲破了封印,从此废柴的逆袭人生开始了。重新踏上这片修真大陆,重新握上这柄赤曜神剑,斩尽仇敌,成为盖世剑仙。

《重握赤曜神剑》精彩片段

 

北冥帝国,青玄山下。

凌府地牢。

阴森,暗无天日。

无数白骨,堆砌而成一座法台。

冲天的黑色煞气,笼罩其上。

就在这法台的最高处,一个青年被扒得一丝不挂,捆在了一根通天的人骨柱子上。

青年额头上挂满了豆大的汗珠,又是银牙紧咬,抵抗着身体上带来的巨大痛楚。

只因他肚腹之上,竟有一道触目惊心的血口子。

而一道血色煞气,形似一只手,由着血口子探了进去。

钻入皮骨,向外拉扯着什么。

青年为此痛苦得几乎要昏厥过去。

若非心中暗存什么心念,早已支撑不住了。

下一刻,

噗嗤,血肉被扯断的声音。

只见那只血煞之手,猛地一抽。

竟然真从青年肚腹中拽出了什么。

青年终于爆发出一声撕心裂肺的吼叫。

一座挂满了血肉的,塔型物体就被硬生生扯出。

“星门!哈哈,是星门!”

此时,白骨法台下,一道声音响起。

正是他驱动着血煞之手,慢慢地将那塔型物体运向自己。

“哼,苦苦追寻几十载,如今终于叫我找到了一道天然星门!”

“好在你这个废物迟迟不能觉醒星门,不然星门也不能为我取出啊!”

说话人已是白髯老者,可他仍是身姿挺拔,目光如炬。

“既然星门留在你体内白白浪费,如今我就让它有个好归宿!羽儿,爹此刻就将星门植入你体内,助你修为大涨!届时就可以让你登临青玄宗门下,成为最年轻的弟子!”

语罢,白髯老者右手催动,指着星门,向自己身旁的另一青年而去。

那青年生得俊朗,一副急不可耐的神情。

他正紧紧盯着漂浮的星门,等待着星门入体的刹那。

瞬间,星门刺入了青年的肉体。

痛感撕裂着自己,可青年却满心喜悦激动。

直到星门彻底进入了青年的身体,一股幽蓝色光晕迅速围拢在青年身体上。

“哼,成了!我凌家后人终有了星门!老夫苦心孤诣,研究数十载,终于掌握了移植星门的秘法!日后,我凌家就要重新崛起了!”

老者止不住狂笑起来。

他正是凌家家主凌战天。

身旁则是他独子,凌霄羽。

至于白骨法台上的青年,正是凌家赘婿秦阳。

此时,秦阳缓缓抬起头来。

他从牙缝里勉强挤出一句话来。

“岳父……你答应过小婿……入赘凌家后……只要我交出星门……就会救下我娘!还请你赐药给我……”

老者冷声一哼,说道:“秦阳,我的贤婿,你以为我为什么要你入赘我凌家?还不是堵住外面的嘴,你做了我家的赘婿,我们对你做什么事儿又有谁会知道呢?”

“所以,你觉得我会让你离开凌家吗?”

闻言,秦阳瞪大了双眸。

愤怒、震惊与苦楚,纠结在一起。

“什么意思?岳父……你不让我离开地牢……我娘怎么办?你会管我娘,对吗?你只要赐药救我娘,我可以一辈子留在凌家!”

秦阳不顾身体巨大的痛楚,挣扎着嘶吼。

“救你娘?你可知道你娘为救你这个废物,中了玄冥冰掌,她体内的蚀骨寒毒,非用万年赤练莲花才能医治!”

“可那是万年的赤练莲花,整个帝国愿意花万两黄金求购一株的人,比比皆是!就这样平白无故地给你娘了?我想不合适吧?”

“什么?”秦阳剧烈抖动着身体。

“岳父,你答应过我的,只要交出星门……”

凌战天立即拦住了秦阳,“星门在你体内毫无用处,你如此废物,根本无法觉醒星门!要知道,暴殄天物是会遭报应的!我是在救你!”

“凌战天,你说话不算数!你把我骗入凌家,就是为了夺我星门,帮你儿子!”

“你根本就没有想过救我娘!”

凌战天闻言,哈哈大笑。

笑声在地牢回荡着。

“你果然是个废物蠢材,这么就轻易相信了别人!甘愿上钩!”

秦阳已顾不得剧痛,他吼声如雷,恨意滔天。

“道貌岸然,凌家……你们凌家都是欺世盗名的贼人!”

此时,凌霄羽却对其父说道:“爹,玄冥长老也在追查这小子,他们一定知道咱们已经纳他为婿,若是闹上门来……”

凌战天剑眉一挑,冷声道:“哼,秦阳是我凌家赘婿不假!但他仗着身份,强行侮辱了凌家婢女。如今已是畏罪逃走,并不在我凌家了!只要找不到人,玄冥长老又能奈我何?”

凌霄羽恍然大悟,随之阴阴冷笑。

“羽儿,这世上要想一个人彻底消失,你该知道如何做了吧!”

凌霄羽抱拳拱手,朗声答应。

他迅速翻上了白骨法台,不屑地盯着这个废物。

他与自己,云泥之别!

秦阳这样的人,又凭什么活在世间浪费一口粮食呢?

于是,凌霄羽右手运起了幽蓝光影。

星门在体内迅速运转。

随之蓝光如剑一般,猛地刺入了秦阳的伤口处。

秦阳再度惨叫着,一口鲜血喷涌而出。

凌霄羽阴笑一声,手上蓝光横向一扯,秦阳的脑袋也跟着歪向一侧。

没有了动静!

“你空有星门,却是个废物,这就是你的罪孽!”

“来人,将这废物的尸体扔去炼化炉烧了就是!”

父子二人说罢,郎笑离去。

很快,一名秃头魁梧汉子,走上白骨法台。

那秃头汉子壮实至极,拎起饱经折磨的秦阳,仿佛是抓住了只小鸡。

他将秦阳尸体摘下,一路扛着扔到了后院。

后院之中,一口专用于炼化死人的炉子已经冒起了黑烟。

那里面焚烧的,正是秦阳的亲娘。

“呸,真搞不懂,你这样的废物怎么会成为我们凌家的赘婿!你哪点又能比上我啊!死了正好!”

“小子,你在此等候,待会儿我就送你们娘俩黄泉路上团聚!”

说罢,那人扔下秦阳的死尸又去给炼化炉添柴。

此时,一阵冷风袭来,吹拂过秦阳的尸体。

不经意间,一股股红色血煞灵气开始围着这副尸体蒸腾。

随之,这股血煞灵气开始向着秦阳肚腹而去。

在这股红色气息的作用下,那伤口竟然迅速愈合起来。

甚至被牵扯断裂的经脉,也兀自重生。

下一刻,秦阳的手指竟然不经意间抽动了几下。

 


手指接连的抽搐,

秦阳只觉得浑身一股力道袭来,竟让他猛地翻身坐起。

眼前白茫茫一片,秦阳愣怔着。

他手指握拳,不由得惊诧道:“我没有死?”

对,他没有死!

从一片混沌中走出,他终归清晰。

脑海里出现了一幅画面——一众白衣老者,散射金光,将一道神识封印于一名婴儿体内。

那神识猛然挣扎,想要逃离这副桎梏。

然而,就在他要成功突破时,一道星门径自刺入婴儿身体。

就此彻底封住了神识。

而这道神识,就是秦阳!

随之,道道记忆如芒,刺入头脑中。

他,曾经的秦阳,世之无二的天才。

不过三岁,既已觉醒了星门。

至此平步青云。

方才弱冠年纪,既已成为千年来,唯一有机会登临九天的剑帝。

就在他即将飞升的刹那,肉身陨灭,只有神识残留。

本来,修真之人,早已突破肉身。

神识还在,只要勤加修炼,必然可以再炼造出一副肉身。

然而,剑道江湖,从来不允许一人独大。

他们都不会允许秦阳重新拥有肉身。

于是一时间,各大宗门闻风而动。

他们趁着机会,联合围剿秦阳最后的神识。

不过,各大宗门终究不能彻底寂灭了秦阳的神识。

最终,他们只得齐心合力,以星门将这道神识封印于一名婴儿体内。

婴儿长大后,正是如今的秦阳。

仇恨的画面,电光火石地更迭,最终回到了眼前。

秦阳不由得露出一丝笑意。

“哼,天不绝我!想不到星门被人夺走了,竟意外解除了我的封印!”

破除封印,秦阳激动不已。

想到前世至死未能登临九天,抱憾终生!

如今既然可以突破封印,他当然要韬光养晦,剑指九天!

还有那些曾不遗余力围剿自己,残害自己的各大门派,他绝对不会绕过一人!

复仇烈火迅速灼烧着自己。

秦阳打算顺势激发自己体内的葬剑穴。

所谓葬剑穴,乃是高阶修真者利用神识,藏起自家神剑法宝的一个空间。

千里随行,只要修真者单手一扬,便可凭空招来神剑。

秦阳沉沉一笑,当即抬起一只手,对着天空高声道:“剑来!”

然而,什么也没来。

秦阳一怔,立即继续发力,但葬剑穴却始终无法出现。

几次努力都告失败,秦阳恍然大悟——

虽然突破了星门的封印,但前世修为十不存一,如今的自己仅是三重淬体境。

修真品级分为淬体、凝脉、聚气、蜕凡、地魂、天魂、玄冥、空冥、人元、真元与真阳。

每一个品级下,又分五重高低。

通常,只有进入了三重地魂境的高手方可开启葬剑穴。

这样看来,距离恢复自己的葬剑穴,秦阳简直还有千山万水的距离。

就在他心下烦躁时,脑后一阵风声猎猎。

秦阳没有来得及避开,头上吃了一记闷棍。

嘭。

他轰然倒地。

“哼,想不到你小子竟然还没死,居然还想学人家,妄想招来神剑!你配吗?”说话人正是那秃头魁梧汉子,“我看你最多也就是淬体三重,老子灭你都是轻而易举!”

“死了还要祸害老子,要不是为了炼化你,大爷我早就去登仙楼抱着美女喝花酒了!”

话音未落,那人手已经抓住了秦阳,复又将他扛在肩头。

炼化炉门敞开,吐出的火舌迫不及待,就要将秦阳卷入炉中。

“废物!死了也是废物!”

秃头汉子说着,直接将秦阳扔入了炼化炉。

轰!

火舌陡然吐出更长,愈发嚣张。

烈焰将秦阳团团围住,灼烧着他的肉体凡胎。

可深深的昏厥,愣是没让他疼醒。

直到一声轻轻的,温柔的呼唤传来。

“阳儿……”

“阳儿……”

“快醒过来!你要活下去!”

娘!

是娘的声音。

秦阳猛地睁开了眸子。

可是不见娘的身影,只有赤焰舔舐着自己。

随之而来的则是钻心的剧痛。

他将银牙咬碎了,一声由衷而来的嘶吼。

难道自己这副肉身,真要被炼化于凌家了?

不经意间,眼前的烈火退向两侧,竟然生出了一道门。

那门上一块匾额,清晰可见三个字!

这里——竟然就是秦阳神识中的葬剑穴!

秦阳兀自激动起来,想不到烈火灼烧之下,竟然恢复了自己的葬剑穴。

他忙不迭去推大门。

石门敞开,放眼望去,穴内满地顽石乱生。

无数支凌厉的神剑,在肃杀之地纵横交错。

随着气息流转,这些剑身竟然发出龙吟一般的低鸣。

这里的宝剑,即便随意挑选一把,扔在凡尘也是绝世神兵。

但,在葬剑穴中,这些宝剑却只是配角。

秦阳真正的那把剑,正插在中央一块巨石当中。

蟒龙如锁链般,缠在通体涨红的神剑之上。

这,正是名为赤曜的神兵利器!

“老朋友,想不到咱们还有重逢日!”

秦阳说着,抬起右手。

二指并拢,指向九天。

“剑来!”

一声暴喝,一道凌厉剑气,朝着秦阳手心飞驰而来。

紧跟着,他的手中就握住了赤曜神剑。

他不由得轻轻一笑,随之剑气破空,斩断眼前一切。

随着轰然巨响,真正碎裂的,却是那口巨型的炼化炉!

铜制炉身,立时化作碎片,迸射向四方。

早已回了屋的秃头汉子,自然也听到了巨响。

“糟了!一定是火太旺,炉子炸膛了!”

他疾步跑回了炼化炉前,却看到滚滚浓烟之处,站立着一个人。

那人光着身子,皮肤已然被烈火吞噬殆尽。

仅存的焦黑皮肤,也如龟裂的泥土般,整块整块地脱落。

于是,整个人都裸露出血红色的肌肉。

有的地方还在一下一下地抽动着。

这哪里还有人的模样,全然变成一只恶鬼。

“你是那个废物?我说你小子有完没完?怎么死来死去都死不了呢?”

秃头汉子破口大骂,“活活连累老子在这里收拾你!”

“既然你害得老子喝不成花酒,那就拿你撒气!老子要砍了你手脚,再剜去双眼,把你丢进茅坑里当人彘!”

噌的一声,秃头已经抽出了刀。

寒光一闪,一阵狞笑。

秃头早已迫不及待,要好好发泄心头怨气。

随之,他举起了刀,疾步而驰。

噗嗤!

刀砍在了秦阳右臂上。

秃头汉子立即发出一阵阴冷的诡笑。

刀再向里深入,即将切断这条膀子。

然而!

秃头汉子没有察觉的是,一股猩红色的光晕,正从右臂断裂处,蔓延而出。

 


这道猩红色的光晕,迅速爬上了秃头汉子的身体。

他只觉得这股光晕,仿佛具有强大的吸力,竟然将自己的皮肤,一寸一寸地剥落,又转移到了秦阳的身上。

秃头汉子没了皮肤,变成了一个血肉模糊的怪物。

他痛苦哀嚎。

“你……你到底是谁?你要……”

话还未说完,秃头汉子已经停止了挣扎。

带着无限的恐惧,与不解,他死了。

轰然倒地!

而再看秦阳,他本已经被烧毁的皮肤,此刻又变回了适才俊朗的青年模样。

只是相比过去,秦阳不再是星门不能觉醒的废物,转而被血气萦绕,说不尽的可怖。

秦阳将汉子身上带血的衣服褪去,变作披风一般,裹在身上。

他又将手中的赤曜神剑舞动起来,空气中就留下了道道红色虚影。

正是剑气分明。

能够重启葬剑穴,又能驭使赤曜,已经恢复到了地魂五重境。

而今娘亲惨死,却再也见证不到这一幕了。

虽然他秦阳不过是暂借这副肉身修行,但母子情深,娘又是为救自己,才死于玄冥冰掌下,他又怎么能把仇恨抛却于脑后。

“凌家父子!这笔血债必然要你们血来偿!”

随之,秦阳将手中赤曜一指。

“纵!”

一声喊罢,赤曜御空,带着秦阳飞出了院落。

剑气在偌大的凌府搜寻。

很快就听见一处庭院中,传出男女的浪笑。

“凌大少有了星门,马上就可以拜入青玄宗了!”

“这星门若是留在那个废物秦阳身体里,真是糟践了好东西啊!”

“真是可喜可贺!可喜可贺!”

“今日不如找几个天仙楼的姑娘,好好逍遥快活下!”

“你懂个屁,天仙楼再好,终究是青楼!要想寻逍遥,我看还是要良家少女!我看青玄山下,张员外家的女儿就不错!”

“对!对!有凌大少在,女人还不是争着抢着被咱们享用啊!”

耳听阵阵浮浪谈笑,秦阳按落剑气。

下一刻,轰然巨响。

只见凌家大少凌霄羽的院门,被赤曜剑气所伤,瞬时崩碎。

院中,正与歌姬吃酒戏耍的凌大少及一众狐朋狗友,当即掉了手中的酒杯。

凌霄羽双眸满是酒醉的迷离,因为已经有了星门,他早已忘乎所以。

“什么人?扰了本大少饮酒作乐!有几个脑袋赔?”凌霄羽朗声叱骂。

几名子弟纷纷起身,各个剑拔弩张。

莫说是在凌府,就算北冥帝国境内,又有谁敢惹恼凌家大少呢?

直到看清了眼前的人竟是废物秦阳,凌霄羽忽地爆发出了一阵轻蔑的狂笑。

“我当是哪个不知死活的蠢材!想不到,你小子竟然还没有死!”

“不过,既然没死,那就让本少好好虐杀你一阵,来给兄弟们助个兴!”

“你们且退下,看本少如何取他狗命!”

凌霄羽望着眼前的“废物”,不由得狞笑起来。

酒醉几分,却不妨碍他运转起盗来的“星门”!

刷拉一声,凌霄羽从身后取出一把银剑。

他刚有星门,尚且不具葬剑穴。

但他自信,对付这个废物还是轻而易举。

凌霄羽一声暴喝,手中剑气如虹。

子弟们见势,立时吹捧道:“好生凌厉的剑气!看来有星门加持,凌少的功力瞬间大增!”

“就是,今日便叫这废物领教一番!”

这一来,凌霄羽愈发得意。

“哼,今日,就让我用你的星门,结束你这条贱命!”

话音未落,剑气龙吟般,破空而来。

这凌厉之势,迅疾而恐怖。

凌霄羽胸有成竹,这一剑必定斩下秦阳的一条膀子。

然而!

哄的一声,铿然响动。

凌霄羽手中的银剑,竟然倒转飞出,径自钉进了身后的墙中。

院墙立时轰然倒塌。

而秦阳手中,不知几时已经多了一把通体赤红的神剑。

“不会!”凌霄羽一怔,“我已是凝脉三重境!又夺了你的星门!你不过是个废物,怎么可能挡开我手中的剑!”

“星门?哼——我早已不需要那样的东西!在我体内运转的,乃是血灵!”

凌霄羽咋舌大叫:“血灵?放屁,你这样的废物,怎么可能会有血灵!”

如果说星门是一个修真者提升修为的第一级台阶,那么血灵就是登峰造极的开始。

星门经过修炼,突破了地魂境,便可成为血灵。

体内血灵运转,与手中神剑合一,成就骇人杀机。

秦阳默然不语,睥睨众人。

随之,赤曜剑指凌霄羽。

“你不信我有血灵?不如——我证明给你看!”

森然冰冷的话音未落,赤曜剑似乎微微颤动。

红色赤焰似的剑气,兀自陡生。

不等凌霄羽反应,赤曜已经刺出。

眼看火舌一般席卷至面前,凌霄羽大惊失色。

他忙拽过来身边一名歌姬,挡在身前。

“无耻!”

秦阳暗骂,手腕一抖,赤曜剑气避开了那歌姬,将庭院中一棵大树懒腰斩断。

他再看凌霄羽,竟是抱头鼠窜。

一众子弟见势也不再嚣张,树倒猢狲散。

然而,猩红剑气磅礴升腾,飞纵到了众人身前。

“凌大少,你要去哪里?你不是觉得我是个废物吗?”

凌霄羽瞠目结舌,这瞬时移动的剑气与身形,实非一个淬体之境的人能做到。

“你们,你们上啊!杀了这个废物,本少请你们下山喝酒玩女人!”

可面对恐怖的血灵剑气,谁人敢犯死?

见众子弟瑟缩,凌霄羽拼命把这些人往前推,乘势向后逃去。

“逃?”

“死!”

秦阳两个字,掷地有声。

剑气舞动,红色虚影斩过的地方,血光崩现。

平日里无恶不作的子弟,此时已经身首异处。

而凌霄羽,看着身后恐怖的存在已经跌坐在地。

袍裙之下,一股黄色液体汩汩淌出。

“凌大少,这下你该相信我拥有血灵了吧?”

闻言,凌霄羽猛地点头。

“对了,再让你看看我的血灵吧!”

秦阳话音未落,一抖赤曜剑。

于是,他的身后猛然跃出一只通体燃烧的赤焰麒麟!

凌霄羽看得双眼发直,长大了嘴。

瞬间!

赤焰麒麟终化作剑气!

随之红光崩现,鲜血如注,射向天空。

一颗人头在半空中翻滚着,怦然落地。

 


网友评论

发表评论

您的评论需要经过审核才能显示

为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