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彩小说尽在A1阅读网!手机版

彩泥文学 > 武侠仙侠 > 挖宝江湖争斗不休

挖宝江湖争斗不休

唾沫星子作者 著

武侠仙侠连载

在这个挖宝圈子中,也存在着这样几股势力,他们互相牵制争斗不休。在挖宝界有一股清流,那是一个相貌平平的平凡青年,却因为有双了不得的探宝双眼而闻名……范元旦承认自己有一双探宝眼,可他不是挖宝专家啊!总之选了他的人,范元旦都会提前告知对方他不是专家,被坑了不要虐他!

主角:范元旦,费丹旭   更新:2022-09-14 12:16:00

在线阅读
分享到:

扫描二维码手机上阅读

男女主角分别是范元旦,费丹旭 的武侠仙侠小说《挖宝江湖争斗不休》,由网络作家“唾沫星子作者”所著,讲述一系列精彩纷呈的故事,本站纯净无弹窗,精彩内容欢迎阅读!小说详情介绍:在这个挖宝圈子中,也存在着这样几股势力,他们互相牵制争斗不休。在挖宝界有一股清流,那是一个相貌平平的平凡青年,却因为有双了不得的探宝双眼而闻名……范元旦承认自己有一双探宝眼,可他不是挖宝专家啊!总之选了他的人,范元旦都会提前告知对方他不是专家,被坑了不要虐他!

《挖宝江湖争斗不休》精彩片段

“憋宝的老规矩,每个人一万打包,要么钱留下,要么命留下!”

潴龙河西三十里,乱坟岗子密林深处。

杂乱的停满了各式各样遮挡号牌的越野车!

一场神秘的拍卖会正在进行中,可是整个会场一片死寂没人说话!

包裹严严实实,带着口罩墨镜的范元旦蹲在憋宝的人群中。

拿着草棍正在把蚂蚁当仇人一样拼命的戳,咬牙切齿咒骂坑自己来憋宝的王八蛋!

“老秦你这个王八蛋,敢坑我,等我回去一定弄死你!”

作为一个刚刚入行半年多算是小有经验的寻宝者。

范元旦本来兴冲冲参加一次神秘的憋宝,指望捡点漏发财,结果被人坑了!

所谓憋宝。

是一种寻宝人非常刺激的活动,类似于才盲盒,不准靠近打开看,价格不高,东西好坏全靠天意!

曾经有人几千买过汉朝石刻一夜暴富,也曾有人几万买来破烂瓦罐哭爹喊娘,这就是这一行的神秘。

这一次,却让所有人目瞪狗呆……

范元旦面前的地上,摆满了据说是刚被起货来的破烂儿,看着东西不老少的!

问题是!

那个缺心眼儿瞎了眼能花钱能买这些破玩意儿?

写着XX太爷万寿的木头牌位,几块带窟窿的棺材板,七八个臭烘烘的尿罐子,一把没有壶嘴的黑陶茶壶,破烂裹脚布包裹的破画,还有一尊掉了半片脑袋的石狮子……

“哥几个都别慎着了,既然哥们儿给你们开了墓,所有人就得拿钱买!”

一个身材魁梧农民工打扮,脑袋上带着探照灯满脸黑灰的黑大个,得意洋洋指着地上的东西:“这可是咱好不容易挖出来的宝贝,一万块两件,童叟无欺!”

“这玩意儿还用挖,我从垃圾堆里捡的还比这还干净呢……”

“妈耶,谁家祖坟里能埋这么多尿罐子,老太爷前列腺不好?”

所有买家面面相觑议论纷纷,却谁也不肯出价!

范元旦听对话就知道,都是被同一伙人做局骗来的憋宝同行。

而眼前的这几位墓耙子,一看就知道,不过就是刚入挖宝这一行的生瓜蛋子!

风水断脉,寻龙缠山什么也不懂,无头苍蝇似的乱挖!

感觉不管地下什么玩意儿出来都是宝贝?

他摸出手机,准备臭骂给自己攒局的王八蛋!

真坑惨了,看来不破财是走不掉了!

“规矩忘了吗?”

黑大个看到范元旦的举动,顿时脸色变得阴沉,快步过去一脚把范元旦踹翻在地!

直接踩住他的手狰狞警告:“敢报警的话,我剁了你的狗爪子!”

“这些玩意儿扔大街都没人要,还值当报警?得,有话好说,买,我买行了吧!”

范元旦哭笑不得,被踹的猝不及防扑在地上,右手手心感觉一阵刺痛!

像是火辣辣灼烧的感觉,他赶紧抬手,此时手心已经多了一道血痕。

晦气!

范元旦有些愤怒的踹了一脚地上的草,却发现草根地上泥土中好像竖着一枚残破铜钱!

铜钱个头很大,尽管缺了一角,但是看得出不同寻常!

范元旦好奇的顺手拿起用袖子擦去泥土!

是一枚老的八卦山鬼钱,但是跟自己以前见到的都不一样。

葫芦形,八个字体竟然是篆字款,边缘有祥云暗刻带龙纹!

晃动之间,隐隐约约龙纹忽隐忽现像是活的一般!

“这是……”

范元旦没注意自己手心已经被铜钱划破,鲜血沾染在铜钱上,龙纹好像突然如同波光一般闪烁,逐渐变得火热!

还没有等他反应过来,突然铜钱闪出光芒钻入手心伤口沿着手臂进入眉心,一股刺痛传来!

他的双眼开始变得模糊不清,如同有无数根银针钻入一般疼痛!

可是瞬间疼痛又消失了。

幻觉吗?

范元旦打了个激灵,认真的拿着铜钱打量起来!

很奇怪,因为自己的眼睛好像不一样了!

因为只要集中注意力,在他眼中。

这枚铜钱瞬间如同被放大了无数倍一般,每一个细节都清清楚楚,甚至缺口上泥土的颜色层次都这么分明,就像是显微镜的感觉。

同时脑海中自动浮现出一个奇怪的记忆:“民国二十五年铸,残破八卦山鬼钱,神秘载体,目前已无任何价值!”

这是怎么回事?

范元旦还没有醒过神的时候,一个声音在他背后响起。

“你捡到宝了?”

黑大个看到萧牧之手中的花钱,眼神闪过贪婪,直接一把抢了过去:

其实他也不懂,翻来覆去的看了两眼,露出冷笑扔给范元旦:“行,不错,这个五千卖给你,再挑一样凑一万你就走!”

这群土鳖是穷疯了吧,还是感觉在座的都是棒槌,真敢开牙。

范元旦也有些无奈,看着黑大个笑了:“兄弟,我是被人骗来的,东西我不要了,给兄弟们五百块喝茶怎么样?”

听到范元旦说出这句话。

瞬间旁边坐着的两个盗墓贼不乐意了!

一个瘦子直接站起身狞笑晃动拳头:“这些东西,我们兄弟三个昨天晚上刨了整整一宿,现在你要也得要,不要也得要!”

得,好汉不吃眼前亏!

范元旦也实在没办法,不出血是走不了的,可兜里就五千块。

“行,不过这样,我挑一件给你们算五千,算两清!”

范元旦站起身拍拍身上的土看着黑大个淡淡:“大家都是憋宝人,算是我先打个样交个朋友,日后咱们事儿上见。”

黑大个看着憨厚,精明的小眼睛滴溜溜乱转,其实他自己估计也知道东西不怎么值钱,不愿意弄得太过分!

要吃这碗饭,还得指着客户,最终也妥协了。

“行,兄弟够敞亮,你先挑!”

范元旦心中叹了口气。

这还用挑吗,弄什么出去不得扔?

真要让人知道自己五千买个尿罐子回去,还不被笑掉大牙?

各种念头在脑子里转悠,抱着最后一丝丝的侥幸,他仔细打量地上的东西!

憋宝不过手是规矩,只能远远看,估计价值,有的东西里面究竟是什么只能凭借经验猜!

只是这些个玩意儿也用不着猜,农村谁家墙根里没有?

范元旦哭笑不得,背着手来回踱步磨牙!

不过。

就在他看到那块破布的时候,奇异的感觉突然从脑海涌出!

一股冰冷的气流沿着眉心涌入双眼,顿时一恍惚,奇怪的现象出现了!

那块破布之下竟然隐隐透出一股洁白的光芒,就如同下面包裹的是能发光的东西似的!

这是怎么回事?

范元旦下意识的上前拿起布包打开,里面竟然是一副破旧布满折痕的画!

整个画散发着淡淡的白光,他小心翼翼的打开!

画面充斥如同蜘蛛网一般的裂纹,整个卷面乌黑,四周还布满发霉的污渍,印章落款都已经脏的看不清楚了,唯一能勉强能辨认出是一副仕女图!

只是这一副仕女图太破了,美女的一支眼睛部分残破掉了,看上像是很怪异独眼女人。

可是拿到画轴的瞬间,萧牧之脑海中突然浮现出一个记忆!

“清晚期,费丹旭做仕女图残卷,珍贵……”

清朝末期大名鼎鼎的仕女圣手费丹旭?

天哪!

真的捡到宝了……

其余憋宝人可惨了,没得挑,只能捏着鼻子下手!

有的提着俩尿罐,有的搬着瘸石狮子陆续离去!

剩下一老头愁眉苦脸扛着两块棺材板,看到范元旦挤出一丝笑容:“兄弟,换不,我这个躺进去倍儿舒服……”

“您自己留着吧,都这么大年纪了,修修用得上……”

“这小伙……说话真膈应!”

 


人生太无常,大肠套小肠……

捡个大漏真心不容易。

范元旦也终于体会到了一奈奈有钱人的感觉,挺着胸脯子回到龙城古玩街!

找到一家收字画的店铺,直接字画放到柜台上拍桌子带着傲气!

“马老板,费丹旭大师真迹收不收,先说好给钱低了您别开牙……”

“嚯哦,费丹旭,快给我看看,东西对钱没问题!”

光一个名头,就把坐在躺椅上的马老板吓得一激灵差点儿摔地上!

一天没生意来了就是大活!

他眼睛放光,拿起放大镜看一眼,遗憾叹了口气:“是费老风格,要是品相好七八十万值,可惜了……”

他捏着画轴微微一抖,哗啦啦碎末乱飞:“介嘛玩意儿,您姥爷家骨灰坛子里翻来的吧,灰都没抖搂干净……”

范元旦有些尴尬声音低了:“品相兴许差了点,您看给二十万?”

“介与品相直接没啥关系……修复难度太大,介您要真修复好了我给你四十万,可要修复除非魏老爷子出马,可他没几万块请不来啊……”

范元旦胳膊夹着字画,摸着口袋仅剩的十几个钢镚灰溜溜出门。

自己口袋这点钱,也就能请魏老爷子吃碗拉面了……

娘的……白咬尿脬空欢喜了!

这咋弄?

钱啊,急需钱啊,想的范元旦真心抓耳挠腮。

爷爷一个月前的午夜心血来潮,爬墙修房顶,恰好让守寡的房东胖大姐从浴室窗口四目相对,也许……误会了吧!

胖大姐梨花带雨一声哭喊,十多个人正义的退休胖姐追求者出现围着爷爷怼了半小时,腿都被干折了……

去医院押金就得一万!

范元旦讲的好听是挖宝人,说白了就是铲地皮的胡同串子,能赚多少钱!

不过他也是聪明,偷了房东胖姐王改花的什么妇科保养月卡,用治疗不孕不育的名义把老头送进妇幼保健医院呆着!

现在!

医院已经开始流传某六十八岁老人为帮胖大姐搓澡结果太卖力,腿干折了,结果检查出不孕不育的好几个版本了……

而范元旦住的房子,房租已经欠了半年多,出事儿之后白天不敢回去,只能半夜做贼似的偷偷回家!

仨月没交电费,房里黑的跟墓似的,为了憋宝给手机充电。

范元旦偷摸把电线接房东大姐的热水器上,没想到,这边一开机那边呼呼加温!

烫的老娘们儿杀猪似的惨叫,裹着浴巾跳脚的骂街把他赶出来了!

现在是,交不上钱甭想回去住了!

他撮着牙花子打量四周,你说这大街上怎么没有一个脖子上挂一百五十斤金项链的土豪出现,直接抱住自己嗷嗷哭。

儿啊……可找到你了,快跟我去继承亿万家产,你躺着当植物人就行,因为你站起来都是对咱家钱的侮辱!

否则,自己孤儿这个身份不是白当了?

范元旦可是听爷爷说过,他确实是根红苗正的孤儿。

年前,在古玩城摆地摊的爷爷,收摊的时候,无意中在摊子的一个清代画缸里瞅见了他!

脑袋朝下被人塞画缸里,屁股上还插着自己的出生证,半大蝌蚪似的俩腿拼命蹬!

老头当时就激动的老泪纵横,破口大骂,谁他妈扔的,自己都养不活,又给添一张嘴!

送人实在送不出去,想半夜偷偷塞房东胖大姐被窝,结果因耍流氓加遗弃罪蹲了俩月班房……

大姐因为见义勇为获得了当年街道颁发的妇女标兵称号……

老头实在无奈,得!

只能辛辛苦苦一把屎一把尿把自己灌大……

有时候范元旦也怀疑,老头是不是说的不是形容词……

要不然自己怎么这么瘦,从小还他妈挑食!

这幅画现在就是自己的救命稻草。

那就必须赌一把,老头虽然损坏了点,可也是把自己养大了恩情重如天!

真扔医院不管,良心上过不去!

范元旦用力挠挠头,咬咬牙站起身,真得豁去了!

还得找老秦这个王八蛋想办法弄点钱。

他的路子野!

秦大牙可是整个龙城挖宝圈子里的大能人,只要是挖宝的事儿无所不知。

这次挖宝消息就是范元旦用最后的五十块大票换来的……

龙城古玩街后面老纺织厂,有一个早已经倒闭的老式职工澡堂!

就是秦大牙的环球信息咨询有限公司地址!

办公室就在澡堂子里!

进门就是热腾腾的浴池,他喜欢做生意顺带给人搓搓澡!

借他一句话讲,你找我,咱们就是朋友。

那就必须的坦诚相待,来,躺下先给你搓搓,倍儿舒服!

范元旦怀疑秦大牙正行是搓澡,顺带卖情报……

今天来的好像不是时候,推门进去!

恰好看着眼前泡在热腾腾浴池中,他已经开始忙活了!

老秦这个足足三百多斤白皮猪似的胖子,正在给一个朋友卖力的搓着,应该是蛮高兴,后牙槽的金牙漏出来了!

“老秦,你丫的又坑我?”

范元旦看到澡堂里的几个人顿一股怒火涌上心头,这个瘪犊子!

里面池子里趴着的竟然就是做局的黑大个,原来都跟老秦一伙的!

“哎呀,蛋总来啦!”

老秦提着搓澡巾满头大汗,也不以为意的笑着打趣:“八百块的消息,你丫砍价给了五十!难不成还要担保你捡俩兵马俑?”

“我现在急用钱!”

范元旦也懒得跟他磨牙:“我知道你的能力,帮我介绍几个大活,钱越多越好,马上拿钱干什么都行!”

“去缅北噶腰子……那玩意儿来钱快!”

“滚,说正事儿呢!”

范元旦没好气怼了一句:“我现在真很着急!”

老秦胖乎乎的脸上露出笑容,一对小眼珠滴溜溜乱转想了想:“明天下午,有一个打茶局打外围(骗人)的活,三百!”

“不行,骗人的我绝不干!”

范元旦想都不想一口拒绝了,这种都是假古董做局坑人的,丧良心!

从小到大,范元旦就从不坑人骗人,学不会,这是原则!

“五墓村明天下坑要打亮的(帮盗墓贼放风),一天,一千!”

范元旦心中默默算了一下,才一千?

这他妈把整个村挖成人工湖也治不好老头的腿啊,万一被抓自己的腿还容易被人砸瘸,犯不着!

“算了,现在的坟蝎子都是你们这样的生瓜蛋子,容易漏亮(出事儿),换一个来钱更多的!”

“说实话,我倒是真有个大活,有个金主招挖宝骡子,干完活给五万,回不来人身补偿五十万!”

骡子?

骡子是挖宝行业的一个极度血腥的暗语。

指的着即将会有一场极度危险的挖宝活动,需要有不怕死职业挖宝人的率先去探路,帮金主用身体排除各种危险机关,这种人就叫挖宝骡子,只拿钱东西归人家。

这种挖宝极度危险,因为干什么完全未知,一旦出意外尸体都找不回来!

这玩儿的玩的也忒大了,范元旦有些尴尬,其实自己根本没挖过什么宝……

“放心吧,这次有职业资深的挖宝专家带队,安全有保障的!”

老秦满脸笑容,拿着一份文件走向萧牧之身边带着诱惑:“咱俩认识六年了,你了解我的耿直,签字儿吧!”

“认识你六年,坑了我五年九个月,你肚子里蛔虫都比别人多两个心眼儿……”

范元旦看着这张胖脸埋怨,可是也实在没办法了!

可是听到有资深挖宝专家坐阵,那心里还是舒服了许多,仔细看合同上面确实注明了有资深挖宝专家带队,这安全性就增加了!

“合同注明10%违约金有点低啊,万一事后你不认账怎么办?”范元旦有点担心。

秦胖子这个骗子,这分明就是一个坑,等自己回来蒙钱的!

“随你写,这个好说。”秦胖子很大气。

“一倍?”

“一千倍都行!”秦胖子露出笑容:“随你写,我就是这么耿直!”

那就没问题了,范元旦直接签字儿!

“必须先给我三万定金,马上兑现!”

“行,只要你身份证压给我,我马上给你拿钱!”

老秦笑眯了眼,露出晃瞎范元旦眼睛的大金牙:“好兄弟,好说!”

范元旦感觉这里面有事儿!

总觉得哪里不太对劲儿,好像就是一个坑自己跳进去了!

眼下也顾不得多想,先得赶紧给医院送钱去。

否则指不定衍生出什么版本的谣言呢!

“处理好之后,今晚上八点在城东小树林集合,我会安排你们跟金主见面!”

范元旦点点头,拿钱赶紧离开!

黑大个看着范元旦的背影有点担忧:“秦哥,这小子一看就不行,他能装的像挖宝专家吗?”

“其实这次金主也是个雏,有钱富二代找刺激而已,无所谓的!”

秦大牙看着范元旦的身份证带着嘲讽:“那咱就找个人陪着有钱人玩呗,你以为真的指望这些棒槌能挖出宝?”

“可他要回不来,你不就得赔五十万?”

“赔,当然赔!”

秦大牙笑眯眯举起身份证:“回头我给他买一份一百万的意外保险,我还能赚五十万呢!”

“啧啧,您真他吗真讲信用……”

“废话,做人我就是这么耿直!”

……

 


龙城第七医院,走廊尽头的病房门口!

范元旦提着一兜水果透过玻璃看着躺在病床上的老头,好像不是自己想象那么糟糕啊!

这老爷子虽然瘦了,但躺在那里貌似养的精神很不错,脸色红润!

此时!

老头不断扭动咧嘴吸凉气!

有点痛苦的盯着正在给他打针的漂亮实习小护士!

“爷爷,对不起,我再来一次,又错了!”

实习小护士被这双眼盯得心里乱七八糟,不好意思的看着老头手腕,都扎了二十七八次了,又错了!

“不急,我的胳膊就是给你的针长的……疼疼疼!”

这老头疼的眼皮子都跳,依旧强笑安慰,不时倒吸一口冷气!

小姑娘快吓哭了,拿着针头哆嗦,眼睛里含着泪:“爷爷,你疼嘛?”

“不疼……可是我要,要小姐!”

“您别讹我啊,扎错了也犯不着以身相许啊……”

小护士露出惊恐后退,带着不好意思忸怩:“再说,您这么大年纪了……”

范元旦赶紧进门义正言辞:“哎呀,看来这老头脑子不好,我帮你教训他,你赶紧走……”

“你是他孙子吧,快管管你家老头,有点为老不尊!”

“不是,我路过的,跟他其实不太熟……”

范元旦脸红脖子粗尴尬的解释!

“呸,连猥琐笑起来呲的门牙都一模一样……说不是谁信?”

小护士狐疑的看看范元旦,再看看老头,恶狠狠甩下一句话转身就走嘟囔:“你俩要不是爷孙,这么多年学我白上了……”

“你学的确实有点偏科……”

范元旦瞅着老头那损出,这长相跟自己有半毛钱关系?

旁边一个住院的大妈擦着泪狂笑:“真别怪老爷子,年纪大了,用的药太猛兴许有点上火……”

范元旦额头青筋直冒,咬牙低声:“您老能正经一点吗?”

老头抬眉有些无奈的看着范元旦,缓缓吐出几个字:“只是姑娘理解错了,我要小解,解小手……”

“什么时候了,还装斯文人!”

范元旦咬牙切齿瞪了一眼叹了口气,从床下拿起尿壶:“你就闹吧,我这一世清名都让你败干净了!”

老头瞪着无辜的眼神喃喃:“我是正直人,怎可能做下作事,人言可畏,污水加身……”

“正直人半夜就不会爬人家墙头!”

范元旦冷哼哼怼了一句,老头有些羞赧喃喃:“孟子云,食色性也……君子也难坐怀不乱……”

想想老头也是可怜,一辈子光棍儿!

范元旦从小其实看得出来,胖大姐原本是有意思的,可恰恰是因为自己的到来,搅了这场婚姻!

确实有愧!

“我这几天要出去干活,可能……有点久!”

范元旦不愿意让老头担心,只是嘱咐了几句!

“嗯,先让我给你算一卦!”

老头闭上眼掐指算了半天,睁开眼,忘了……

直接掏出手机查了一下点点头笃定:“这次你肯定是去相亲吧,刑合杀劫财星露,此行有命伴良人,利好姻缘!”

“什么乱七八糟的?”

范元旦看了一眼老头有些哭笑不得:“不会算弄手机招摇撞骗,要是这手机算命准,那天半夜您也不会挨打了!”

“还是准的,当时手机收了条短信,不要总躲着我,善恶到头终有抱,我以为是暗示就爬上去看看……”

老头默默抬头叹了口气呲牙笑了:“后来我发现,是催房租抱字打错了……”

范元旦也懒得跟他废话,神神叨叨的没正形!

“我算过了,这姑娘八字跟你特别合……”

“嗯,我这就去盘她……”

……

入夜!

范元旦打车好不容易按照导航转了八圈儿,急的出租车司机都破口大骂了,这才赶到了小树林集合地!

讲真,他心情是很激动的,说实话甚至还有点小期待!

这是他漫长的人生中第一次参与正儿八经的挖宝行动,这可是自己挖宝事业的新起点!

爷爷从小是给他讲述挖宝人的传奇故事哄他睡觉的!

用爷爷的话说,那家伙……挖宝行中都是绝对的高人隐士,他们来无影去无踪,甚至有的挖宝人能上九天揽月,下五洋捉鳖!

他们一个个都是顶风尿十里的好汉!

这次能跟着他们学习,天大的机会!

他下车深呼几口气压住忐忑的心,提着手电筒,深一脚浅一脚钻着眼前黑漆漆的小树林!

挖宝人的老规矩,原本是正大光明的事儿,就必须搞得偷偷摸摸!

就算是吃个包子,也得蹲墙角整得跟地下接头那种感觉,才有挖宝人神秘的范儿!

好期待啊,究竟是什么高人?

“大家好,我是范元旦,我……”

可是等到范元旦兴冲冲赶到了现场,笑容感觉僵住了!

介尼玛……

职业资深行家年纪够大的哈?

一个骨瘦如柴的老棺材瓤子瞅着随时能吃席似的模样?

头发花白,穿着破旧的迷彩服,瘦的浑身衣服直咣当,战战巍巍蹲在那里,一咧嘴,只剩一颗牙还沾着韭菜叶,两眼一对斗鸡,还有点散光!

满脸褶子的脸上倒是洋溢着菊花绽放一般的笑容,靠在一颗树下正在抠脚,对着范元旦憨笑!

一个看上去十七八岁的青年,浑身瘦的跟竹节虫似的,偏偏长了个大脑袋,晚上一看就像是哪儿飘着一个人头成了精似的!

就这损出还偏偏烫了一头爆炸发,像是哪儿个车祸现场爆炸,车胎对着脸上崩出来那种感觉!

二傻子似的青年正咬牙切齿玩着手机游戏,随意抬抬手跟范元旦打了个招呼!

而旁边不远。

负责人正是黑大个,此时正蹲在一旁,抓着一根大葱呼啦啦的吃泡面!

一时间范元旦有些恍惚,穿越了?

穿越到了劳务市场?

这些人还用躲小树林,劳务市场一抓大把!

“老师你好,学生范元旦向您老学习,那么大年纪了还出来干活,了不起!”

不过自古来说人绝对不可貌相,长得超凡脱俗的人,一般都有点本事!

他客客气气来到老头面前抓住他抠脚的手摇晃,恭恭敬敬鞠躬:“向您致敬……”

老头都惊了,狐疑的打量他上下,半晌:“你他妈有病吧……你才老师,你全家都是老师!”

“小范,搞错了,过来,我重新介绍一下!”

黑大个露出一种奇怪的笑容,指着玩游戏的青年:“这是小甄,甄英俊,19岁,网吧计算机的高手,网吧管理员!”

“是真他吗英俊!”

范元旦看着这张被压路机碾过似的大饼子脸,加上爆炸头,拍动物世界都不用化妆!

黑大个指着老头:“老朴,朴一生,曾经当过坟蝎子,73岁,某些经验非常丰富!”

“懂,名字已经说明问题了……大爷经验不错!”

范元旦有些搞不懂,这跟挖宝有半毛钱关系。

传说中的挖宝专家在哪儿呢?

最后黑大个指着范元旦带着一种朝圣的神情郑重拍拍他的肩膀:“咱着重介绍一下,这小范,范元旦,22岁,别看年轻,传说中绝对资深的职业挖宝行家!”

“耶?我,就是那个资深专家?”

 


网友评论

发表评论

您的评论需要经过审核才能显示

为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