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彩小说尽在A1阅读网!手机版

彩泥文学 > 武侠仙侠 > 嫡妃贵不可言

嫡妃贵不可言

金九月作者 著

武侠仙侠连载

再次醒来,天才高级研究员穿越成宰相府痴傻嫡女。天赐“良缘”,楚凤舒被赐婚给功力尽失冷酷无情的胤王。秉着我的人生我做主,楚凤舒一手虐渣,一手治理王府,顺便治治凌轻涯那功力尽失的身体……一次次出手,一次次刷新众人的认知,什么时候宰相府嫡女会治病、会用兵了!

主角:楚凤舒,凌轻涯   更新:2022-09-14 12:16:00

在线阅读
分享到:

扫描二维码手机上阅读

男女主角分别是楚凤舒,凌轻涯 的武侠仙侠小说《嫡妃贵不可言》,由网络作家“金九月作者”所著,讲述一系列精彩纷呈的故事,本站纯净无弹窗,精彩内容欢迎阅读!小说详情介绍:再次醒来,天才高级研究员穿越成宰相府痴傻嫡女。天赐“良缘”,楚凤舒被赐婚给功力尽失冷酷无情的胤王。秉着我的人生我做主,楚凤舒一手虐渣,一手治理王府,顺便治治凌轻涯那功力尽失的身体……一次次出手,一次次刷新众人的认知,什么时候宰相府嫡女会治病、会用兵了!

《嫡妃贵不可言》精彩片段

北祁国都城,小巷。

夜。

一双清透锐利的眸子从黑暗中透出来,透着冰冷的杀意,月光映下,隐约能看到身影靠墙坐着,纤弱单薄。

几道脚步声零碎响起,逐渐逼近。

“这次保管是个美人儿,而且,还是个身份贵重的千金。”

“老子这辈子能睡一次千金,就是做鬼也值。”

“兄弟们只管好好办事,伺候好了美人,还有钱领,嘿嘿嘿。”

淫笑嬉笑在小巷里回荡,每个字,每次呼吸,都清晰地传入楚华衣的耳中。她清透的眸中闪过一丝淡淡的嘲讽,无论是上一世还是这一世,找死的人都很多。

楚华衣,21世纪国家实验室高级研究员,精通中医学、化学和物理学,就在十分钟前,为保护国家机密不外泄,与入侵的人员同归于尽。本以为必死无疑,没想到,却穿遇到了千年前北祁国的宰相嫡女身上。

属于宰相嫡女的记忆像是挥着大铁锤一样,狠狠地砸进楚华衣的脑袋里。

疼。

疼得她想杀人!

“美人,我来了。”

一盏灯笼照在楚华衣面前,前来的五人在看清她的长相后,都齐齐倒抽了一口凉气。

艳绝天下。

这是世人对宰相嫡女长相的评价,以往只觉得夸张,但现在得见,却觉得这四个人根本不足以形容。

白皙光滑的鹅蛋脸,五官精巧绝妙,不点而红的朱唇微抿,透着勾人的诱惑,往上是挺翘的鼻梁,柳叶丹凤眼,莹莹如波。乌黑的长发松散垂落,风微微吹动,像是从心尖拂过。

清晰的咽口水的声音响起,这样的绝世美人,清纯妖艳一体,简直是天仙祸水。

“真、真的可以吗?”其中一人的声音忍不住放低颤抖。

“放心,别看她这个样子,其实是个傻子。”宰相嫡女三年前落水后变得痴傻,无人不知。

楚华衣一身红装,衣衫有些凌乱,隐隐能看到一点白皙的肌肤,橘色的灯笼下有着催命的效果。

“我第一个上!”

猴急的男人一把扑了上去,就在靠近的时候,身体却突然飞了出去,狠狠地撞在对面的墙上,发出骨头断裂的惨叫声。

这一变故,让剩下的四人愣住,再回头,只见刚才坐着的女人,缓缓从地上站了起来。她的目光冰冷如利刃,白皙的手抬起,从自己的脖子里一点点拔出一根银针,鲜血喷出,落在她的脸上,她却毫无动容。

五人不自觉后退。

她的脚步一步步往前,像是踏在血水尸骸之上,死亡的冰冷跟绝艳的脸蛋成对比,让人打从心眼里发出震颤。

“不要怕,我们一起上!”

灯笼落下,四人扑了上去,而后是一阵阵骨头断裂的声音,痛苦的叫声不知道什么缘故被锁住,只能发出令人毛骨悚然的拍打,那声音痛苦到极致后,化成了绵延不禁的呜咽,回荡在黎明前的夜色之中。

一刻钟后,楚华衣提着灯笼,从小巷里走出。

天微微亮。

大街上偶有零星的人走过,无一不把目光放在她身上。楚华衣眉头微皱,擦了一下自己的脸,确定血早已经擦干净。

这些人在看什么?

楚华衣停下脚步,打量自己的穿着,才意识到是因为这一身火红嫁衣。

是了,今天是宰相嫡女嫁给当朝七皇子凌云彻的日子,所以她的妹妹和继母才会迫不及待羞辱她,置她于死地。这么一来,既可铲除她这个眼中钉,又可以羞辱与太子不和的凌云彻。

“小姐!”

一道破空的尖叫声响起,楚华衣眉心一抽,不满地皱眉看过去。

夏冬双眸挂着泪,跑到楚华衣面前,“小姐,你去哪里了?奴婢担心死了。身上的衣服是怎么回事,小姐你有没有受伤?”

“我没事。”楚华衣的声音沙哑晦涩,因为这具身体已经被用银针封喉大半月说不出话。

夏冬一时怔住,连眼泪都来不及擦,由着两行垂落,“小姐,你能说话了?那我是谁小姐还记得吗?”

夏冬的目光小心翼翼,三年了,她聪明过人的小姐变成了傻子,如今太子妃之位又被夺走,被迫嫁给不受宠的七皇子。

楚华衣点头,“记得,你叫夏冬。”

夏冬痛哭,抱住楚华衣,哽咽,“小姐,你怎么不早点好,她们都欺负小姐!我真的很怕小姐出事。”

楚华衣头疼,她反感毫无价值的哭,可是原主的记忆清晰地在她的脑海里,那些痛苦不堪,耻辱万分的过往,像是亲身经历一样,让她既恨又怒。这三年里,要多亏夏冬的照顾,否则楚华衣可能都活不到今天。

“先带我去胤王府。”

夏冬的哭声一下子停住,不敢相信,“小姐,你、你真的要嫁给七皇子?”

楚华衣没有回答,目光却突然看向街边商铺的屋顶,“你跟着我从小巷到这里,做朋友的话我欢迎,做敌人的话,最好立刻滚。”

夏冬听楚华衣这么说,当即好奇地看向屋顶,可是那里分明空无一人。

而躲在屋檐后的胤王府影卫青鸾却是僵住了身体,难道他最近功力下降了?不行,不能吓自己,说不定对方只是在忽悠而已。

青鸾深吸一口气,探头看了一眼,当即脸色大变,只见楚华衣指尖夹着一枚银针。那银针在晨曦下,闪烁着冰冷的杀意……

“一、二、三!”

楚华衣的“三”字刚落下,青鸾就一个飞身跑回了胤王府。

楚华衣问夏冬,“那是什么方向?”

夏冬被突然跑出来的人吓一跳,见楚华衣如此冷静,顿时觉得自己有些大惊小怪,“是胤王府。今日胤王大婚,好多人都去看热闹了。”

楚华衣嘴角一勾,冷笑道:“既然观众都到场了,主人怎么能缺席。”

说完,楚华衣往胤王府的方向抬步。

“小姐,就算要去,也要先换身衣服!坐花桥!”夏冬大步追上。

“不用,这样正好。”宰相嫡女出嫁当日,却在府里被人掳走失踪,要说和府上的人无关恐怕没有人信。

既然宰相府的人不让她好过,她自然也要他们颜面尽失、不得安宁!


胤王府门口,已经到了吉时,可是却迟迟不见宰相府的花轿。

喜娘、陪嫁丫鬟等站在胤王府门口面面相觑,都是紧张万分,胤王府的人说了看不到新娘子他们是不会开门的。

这胤王府不止大门紧闭,而且毫无喜庆之色,连基本的红灯笼都没挂。

“宰相府夫人来了!”

苏宜婉在丫鬟的搀扶下来到胤王府,眼见着周围人看戏的目光和议论声,她眸中闪过一丝得意。

就算楚华衣是嫡女又怎么样,今日她将会成为北祁国的最大笑柄!

苏宜婉面上露出悲悯之色,却对着自己的丫鬟使了使眼色,那丫鬟心领神会,当即大声道:“夫人,小姐早上已经偷跑了,说是不想嫁给七皇子,这下子可怎么办啊!”

苏宜婉斥责道:“不许胡说八道!堂堂宰相府嫡女,怎么可能会做出这种事来!”

“是真的!大小姐说她宁可死也不嫁,而且她已经心有所属!”

苏宜婉着急道:“住口!”

主仆俩的这一搭一唱让周围看热闹的百姓惊愕不已,谁能想到,堂堂宰相府嫡女居然在大婚之日私奔!就算七皇子再不受宠,这也是圣旨,欺君是要杀头的!

不过最可怜的还要数胤王,好歹是皇家子,居然被嫌弃至此。

青鸾趴在墙头上,听着议论纷纷的声音,气怒不已,恨不得拔剑出去把苏宜婉杀了,可是王爷刚下令,所有人不得轻举妄动。

楚华衣到的时候正好听到苏宜婉的对话,只觉得时机掐得刚刚好。

夏冬一路上已经知道了楚华衣的计划,所以现在根本不需要等楚华衣下令,就一把跪倒在苏宜婉面前,哭到,“二姨娘!大小姐失踪了!”

苏宜婉只觉得眼前一黑,她一向以夫人自居,如今府里居然有人敢在大庭广众之下喊她姨娘。

苏宜婉咬牙,强忍着怒火,道:“夏冬,大小姐跟人跑了,往后你就跟着夫人我吧。”

夏冬顿了顿,疑惑,“二姨娘,您为什么要说大小姐跟人跑了,我找到她了,您看。”

“什么?!”

苏宜婉顺着夏冬手指的方向看去,只见一身红衣的女子盈盈而立,令天地失色,不是楚华衣是谁!

楚华衣走到苏宜婉面前,面上欲哭欲泣,称得上是梨花带泪惹人怜,她声音委屈娇弱,“姨娘,您不是说要带我去见爹吗?怎么独自把我落在巷子里,我好害怕。”

这话一出,周围的窃窃私语有一瞬间的停滞,而后是如暴雨一般激烈的讨论。

这丞相府的二姨娘可真狠毒啊!

苏宜婉神情扭曲,字从牙缝间蹦出,“你们别听她话说八道,她可是个傻子!”

楚华衣面色骤冷,沉声道:“既然我是个傻子,又怎么能跟姨娘说要跟人私奔,说不想嫁给王爷呢?!还是说,根本是姨娘容不得我,所以设计我在前,又毁我名声,置我于死地在后!”

楚华衣的声音字字有力,逻辑清晰,像是冷水一样泼向所有人。

这才是事情的真相!

“不是我楚华衣不想嫁人,而是有人处心积虑不想让我出嫁!”楚华衣双眸冷视着苏宜婉,“姨娘,你说对吗?”

“住、住口!我少血口喷人!”苏宜婉捂着胸口,脸色煞白,道:“我再怎么说也是你母亲,你、你怎么敢这么跟我说话,你、你……”

“凭你也配?”楚华衣嘴角勾起一丝冷笑,“我是宰相夫人亲生的嫡女,是皇上亲封的胤王妃,而你,不过是我爹的侧室而已,按规矩讲,今日你根本没有说话的资格!”

苏宜婉心中对楚华衣的变化惊骇万分,她不知道计划哪里出错,更不明白,为什么楚华衣会变得如此厉害。

苏宜婉睁大眼睛,厉声道:“你不是楚华衣,你是假冒的!”

夏冬顿时不满道:“二姨娘,今年是我们大小姐成亲的日子,您一再说她的不是,究竟是什么目的?”

“不是,我是说,”苏宜婉理智回归,强咬牙道:“姨娘一直把你华衣你当成亲生女儿,当然希望你好好出嫁,不管怎么说,你代表的也是宰相府的颜面。”

这话说得在理,不少人都觉得,或许此事另有内情。

楚华衣等得却也是这句话!

楚华衣恍然大悟,“这么说来,如果不是姨娘做的,那么能在宰相府对我下手的……莫非是……”

“更不可能是你妹妹!若宁、若宁和此事无关。”

这分明是不打自招。

楚华衣嘴角微弯,却佯作为难,问:“姨娘说的什么话,既然不是若宁,那么……该不会是我爹吧?”

“你、你……”苏宜婉一口气几乎要喘不上来。

这话一出,满堂皆惊,就连躲在王府里的青鸾等人也都是目瞪口呆。这丞相府嫡女可是真敢说啊,居然连老子都放不过。

这往轻了说,是大逆不道,往重了说,是想挑拨宰相府与胤王府不和。

“开门。”一道冰冷的声音响起。

青鸾等人这才发现,不知道什么时候,自家主子居然也在,而且看他的脸色,黑沉沉的,简直难看到吓人。

咯吱。

胤王府的大门打开。

楚华衣背对着大门,她没有转身,但却能感觉到一道颇具威压的视线落在自己身上。

她嘴角勾起一丝嘲讽,终于舍得出来了。

楚华衣转身,与站在大门口的男人四目相对,彼此皆是互不相让。

凌云彻一身紫色华服,神情冷峻睥睨,他的面容如工笔雕刻,像冷峭雪峰,如玉俊美却毫无温度。这张脸,只要冰雪稍霁,就足以能摄人心魂,简直是造物主的杰作。

楚华衣对这张脸还是比较满意的,以后要是有什么不满,看着这张脸,她应该能消气不少。

凌云彻很清晰地看到楚华衣眸中的惊艳,而这却是他最厌恶的地方。

凌云彻的声音如冰渣,“丢人现眼。”

楚华衣眨了眨无辜的双眸,意识到是在说自己后,她眸中的眼泪毫无预兆地堆了上来,而后……扑到了凌云彻怀中。

楚华衣抱紧凌云彻,“夫君,要不是你派人救我,妾身就、就没命回来见你了!”

凌云彻想挣脱开楚华衣,却发现这个女人的力气出奇的大。

他的声音冰冷在她耳旁响起,“放开。”

楚华衣嘴角微弯,笑意却不及眼底,声音轻吐,“王爷,封住你武功的毒我能解,不过得看你能不能让我高兴了。”


凌云彻的目光骤冷,他看向楚华衣,她脸上的笑容倾国倾城,可透着清晰的算计。

“爱妃,如你所愿。”

凌云彻将楚华衣搂在怀中,冰冷的目光看向苏宜婉,而后扫了所有人一圈,“从今日起,她是我胤王府的人,欺辱她就是欺辱本王。从今往后,本王与王妃一体,日月可表。”

楚华衣觉得,论演技,自己还有待加强。

她刚想完,突然身子一凌空,凌云彻竟然当众将她打横抱起。楚华衣一惊,下意识双手环住凌云彻的脖子。

两人的姿态看起来暧昧至极。

围观的人一下子吃了好大一把狗粮,苏宜婉更是没想到,一向拒人于千里之外的胤王居然会看向楚华衣这个傻子!

凌云彻迈步进门的时候,脚步突然一顿,因为楚华衣在他耳旁吐气如兰,说了一句,“愿我如星君如月,夜夜流光相皎洁。夫君,我是不是应该这么说?”

凌云彻低头,她的目光含笑,灵动如星河。

“闭嘴。”

楚华衣笑了起来,这是她今天第一次由衷的笑,却想不到是在一个男人怀里。

门关上。

凌云彻对在怀中笑得毫无形象的人,咬牙冷冷道:“放开手,下去!”

楚华衣这么一笑,身上所有的伤都反噬了回来。脖子上的血,还有胳膊和腿上的擦伤,以及体内被下的毒。

“疼……”楚华衣眉头皱成一团。

凌云彻看着面色苍白,一身狼狈的楚华衣,开始怀疑她是否真的有能力替自己解毒。可是按照青鸾所说,她确实应该有一些实力。

凌云彻冷冷地将楚华衣丢在地上,毫无怜惜,“再演本王就把你扔出去!”

楚华衣从地上坐起来,秀美微挑,手撑着下巴看凌云彻,“现在外面的人可都等着看王爷休妻抗旨,王爷如果想如他们愿的话,就把我扔出去吧。”

凌云彻眼眸微敛,看着楚华衣,“你倒是心知肚明。”

楚华衣凉凉道:“谁让王爷手握兵权,树大招风,哪怕现在武功尽废,也受人忌惮。”

“带王妃去休息。”凌云彻冷冷说完,自顾转身离去。

楚华衣从地上起来,对上的是王府内下人复杂的目光,似怜悯又似看戏,不过对她来说都无所谓。

“王妃,王爷住东侧院,您就住西侧院吧。”

楚华衣点头。

夏冬进府知道楚华衣被安排在西侧院的时候,还感慨王爷对小姐不薄,可等到西侧院一看,才知道那根本就是荒废的院子,看起来冷冷清清,毫无人气。

管家道:“王妃,这里清静,不会有人打扰,方便您休息。”

管家说完,还以为楚华衣会刁难,至少也会发脾气,却惊讶地见她只是无所谓地摆了摆手,就让所有人退下。

夏冬在不满,见楚华衣没说什么,也只能忍住。

夜晚很快降临。

楚华衣自然不认为会有什么洞房花烛夜,东西侧院距离遥远,而且两人也不算是有个愉快的开始。

除非无聊找虐,不然……

“王妃,王爷请您过去。”

楚华衣无语,吩咐夏冬看好自己从院子杂草中发现的药草后,才不紧不慢去见凌云彻。

“王妃,王爷已经等您许久。”守在门口的青鸾,非常尽责地提醒楚华衣一句。

楚华衣看了他一眼,只把他盯得毛骨悚然,才推开门进去。

凌云彻正坐在床上看书,见她过来,也只是眉目微微一挑,继续低头看书。他的头发散落,慵懒随意,那张脸也变得柔和许多,看起来性感诱人。

楚华衣走过去,随意道:“王爷找妾身来,不知道有何事?”

“连行礼的规矩都不懂?”

凌云彻说完,放下书,突然一把扣住楚华衣的手,而后用力将她压在床上。楚华衣只觉得背上一阵剧痛,差点以为自己的五脏六腑都要被摔出来。

楚华衣咬牙,“怜香惜玉你懂不懂?”

“对你这种女人需要怜香惜玉吗?”凌云彻掐住楚华衣的下巴,目光冰冷的地看着她,他的发丝垂落,黑发映衬之下,黑眸更显得深邃,“你根本不曾习过任何武功或医术,你究竟是什么人?”

楚华衣一震,原来白天无声无息的,是派人去调查她了。也难怪,如今凌云彻是腹背受敌,皇上有意卸他兵权,太子又不容与他。听说凌云彻武功会尽废,跟这两人有脱不开的关系。

“不知道王爷的情报是从哪里来的?”楚华衣嘲讽道:“我十岁丧母,被丢在别院自生自灭,五年后才被接回丞相府,而后变成了众人口中的傻子。如果真的只是如此,我又怎么能安然出现在这里?”

凌云彻道:“你想告诉本王,你是自学的?”

“自然是有人教我。”楚华衣道:“我师父是天下最好的神医,我的武功也是他教的。”

凌云彻听到这话,眉头微蹙,随后讶异道:“你师傅是天下第一药阁的人?”

天下第一药阁?

这个名头听起来挺厉害的,也不算委屈了那个老头。

楚华衣点头道:“他是有说过什么药阁,不过跟王爷说的不知道是不是一样。”

凌云彻松开楚华衣,拿起旁边的白帕,一下一下地将自己的手擦干净,而后丢掉白帕,“楚华衣,你要敢说半句假话,本王会有千种百种方法,将你碎尸万段!”

楚华衣起身,嘴角微弯,慵懒地靠在床上,甚至都没整理身上凌乱的衣襟。

“王爷,身体不好就不要经常动怒,免得毒气攻心,药石无灵。”

凌云彻看着她,目光沉沉,“你知道本王中的是什么毒?”

楚华衣微微舔了舔唇瓣,亮光下,她的双唇流光潋滟,微开的衣服春光外泄,那双眸子偏偏还不知收敛地挑衅。

“我只知道王爷中毒,至于中什么毒,还得细细查探才知道。”

“是吗?本王倒想不到,爱妃不止口才厉害,连这虚以委蛇的事也做得厉害。楚华衣,就如你所愿,本王会给你一个毕生难忘的洞房花烛夜。”说着,凌云彻便要拉开楚华衣的衣服。


网友评论

发表评论

您的评论需要经过审核才能显示

为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