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彩小说尽在A1阅读网!手机版

彩泥文学 > 武侠仙侠 > 对不起前妻她滚远了

对不起前妻她滚远了

席宝儿作者 著

武侠仙侠连载

为了复仇,盛淮渊连婚姻都可以牺牲,沈颖汐哪有他那么大手笔,被囚禁到怀孕。为了生下宝宝,沈颖汐逃离了男人,没想到却在路上发生意外,孩子被盛淮渊硬生生拿掉了,痛不欲生的出国。五年之后,为了替孩子们报仇,她主动找上冷酷前夫,没想到对方一反常态,还对她说了个惊人的秘密。

主角:沈颖汐,盛淮渊   更新:2022-09-14 12:16:00

在线阅读
分享到:

扫描二维码手机上阅读

男女主角分别是沈颖汐,盛淮渊 的武侠仙侠小说《对不起前妻她滚远了》,由网络作家“席宝儿作者”所著,讲述一系列精彩纷呈的故事,本站纯净无弹窗,精彩内容欢迎阅读!小说详情介绍:为了复仇,盛淮渊连婚姻都可以牺牲,沈颖汐哪有他那么大手笔,被囚禁到怀孕。为了生下宝宝,沈颖汐逃离了男人,没想到却在路上发生意外,孩子被盛淮渊硬生生拿掉了,痛不欲生的出国。五年之后,为了替孩子们报仇,她主动找上冷酷前夫,没想到对方一反常态,还对她说了个惊人的秘密。

《对不起前妻她滚远了》精彩片段

医院B超室门口。

女孩握着一张B超单,精致的面容格外苍白,不但没有为人母的惊喜。

反而笼罩着浓浓的恐惧气息。

超单下面的结果写着,单胎,活,符合宫内早孕8+周。

她怀孕了,而且是两个月。

就在这时,她的手机响了,她看着上面的名字,深呼吸一口气接听,“喂!”

“到公司来。”低沉冷冽的男声,宛如地狱恶魔。

“我…”

可那端挂了电话,不给她拒绝的余地。

沈颖汐把B超单放进包里,匆忙出来医院,朝市中心那栋最霸气的建筑赶去。

她来这里,从来只有一件事情,取悦她的老公,满足他的一切生理需求。

不管何时何地,只要他一个电话,她必须随叫随到,否则,只会惹来更严重的后果。

到了公司三十二层的套房里,沈颖汐刚打算坐沙发上休息一下,门外传来了指纹开启声。

一道颀长俊拔的身影迈进来,纯黑色手工定制款西装,衬显得男人优雅华贵,冷峻非凡。

盛淮渊,她的丈夫。

沈颖汐忙迎起笑脸站起身,“老公,这次出差还胜利吗?”

外面尚是午后时分,暖阳映出男人棱角分明的眉骨和鼻梁,自带精致感的面容散发着冷酷气息。

他没有说什么,只是抓起一个袋子扔到她的面前。

“去洗个澡换上。”

惯常命令式的口吻。

沈颖汐看着那淡粉色的内衣袋子,便知道接下来要做什么,她小脸不由红了几分。

“我…我今天肚子疼,不舒服,可不可以…”她用极轻的声音启口。

男人一眼看穿她的谎言,冷哼出声,“少找借口。”

“是真得。”沈颖汐不由红着脸说谎。

她肚子里的宝宝,已经两个多月了啊!

怎么能经得起这个男人接下来要做的事情?

“我今天能不能请个假,让我休息一下。”沈颖汐大胆争取,为了肚子里的宝宝,她不能过夫妻生活。

男人双手插着口袋,高大的身躯一步一步逼近了她,目光带着睥睨之势,“你觉得你有资格休息吗?”

沈颖汐眼眶一红,看着他冷酷无情的脸,她的内心满是苦涩。

一年前,她被继母陷害送给一个老男人,在她绝望无助之际,盛淮渊像救世主一样出现在她面前,把她拯救于水火之中。

她回到家,想要把这件事情告诉父亲,却被继母反咬一口,说她把她的女儿带到会所,差点遭人侵犯。

父亲二话不说给她一耳光,并把她赶出家门,任由她自生自灭。

在暴雨倾盆的雨夜里,她被醉汉拉住,慌乱跌倒在雨中时,再次见到了盛淮渊。

那一刻,他就是她的救世主,给予她落脚之地,给予她温暖和安慰。

他身材高大,五官俊朗,气质卓绝,举手投足间散发着强烈的贵族气息。

而他的身份更是国内第一财阀盛世集团掌权人,富可敌国,权势滔天。

一个月后,沈颖汐沦陷于他的温柔攻势之下,她瞒着父亲,偷偷从家里拿着户口本,在没有任何人见证和祝福之下,和他领证结婚了。

她以为等待着她的,是新婚之后的幸福甜蜜。

然而,领证当晚,他却亲口贴在她的耳畔告诉她一个血淋淋的真相。

他娶她,只是一场报复的开始。

沈颖汐从浴室里出来,环着手臂,羞红着脸来到床前。

这个男人的爱好似乎就是如何折磨她为乐,他每次出差,都会买一些挑战她底线的情趣东西,迫她穿上,供他为乐。

枕臂而躺的男人,一身皓白衬衫配着修身西裤,浑身散发着斯文败类的气息。

“我真得不舒服,可不可以…”她卑微的再度央求出声。

“你没有说不的权利。”男人又冷又锋利的眸,顷刻射过来。

男人的眼神令沈颖汐想逃。

“你到底要折磨我到什么时候?你什么时候能放过我?”沈颖汐第一次用反抗的口吻质问他,眼泪不争气的涌上来。

她是个人,是个活生生的人,不是他肆意玩弄的玩物。

男人从床上站起身,有些享受这只宠物猫开始反抗的表情,因为太乖的女人,总失了几分乐趣。

他勾唇冷笑,“想我放过你,这辈子都不可能,即便我腻了,烦了,你都不许离开我身边。”

“你…”沈颖汐的泪水控制不住落下,感到屈辱。

男人走到他的面前,大掌捏着她的下巴,迫她看着他,她清脱绝俗的面容,仿佛多了一丝烈性,比以往更惹他兴趣。

男人俯下身刚想吻她的唇。

沈颖汐别开脸,有些生气的避开他的唇。

“你敢拒绝我?”男人森冷勾唇。

下一秒,她整个人被男人扛起扔向一旁的柔软大床。

两个小时之后,疲倦不堪的女孩在看见床单上的淡红色,她猛喘一口气。

抚上了小腹,她的宝宝没事吧!

沈颖汐腿软的拖着身体再次到了医院里,

躺在B超室里,沈颖汐听着旁边小火车的声音,她整个人都慌的。

沈颖汐的眼泪直接落下来,护士吓了一跳,忙安慰着她,“小姐,你别担心,宝宝很健康,胎心很好。”

沈颖汐来到了医生的办公室,医生竟记得她,直接问她一句,“怎么突然就出血了?早上还好好的,这孩子你到底要不要?”

沈颖汐听完,几乎脱口而出,“要,我要。”

这份保护宝宝的意念,强烈涌上,刚才听着腹中宝宝的胎心,让她有了一种身为母亲的责任感。

医生看着她一眼,“二十岁不到的年纪,你老公没来吗?”

“他…他忙。”

“那你要告诉他,三个月内要小心注意,要以宝宝为主,不然,很容易流产的,知道吗?再年轻也经不起折腾的。”医生朝她暗示着,因为看到她脖子处的草莓印。

“我知道,谢谢医生。”沈颖汐的脸窘红之极。

但同时松了一口气又绷紧了心弦,她该怎么告诉盛淮渊孩子的事情?

如果不说,宝宝随时有危险。

如果说了,宝宝更加的危险,因为盛淮渊肯定第一时间让她拿掉。

 


她出来医院,不由轻捂着小腹,苦涩的想,宝宝为什么要降落在她的腹中?

去找一个可以让它健康长大的父母亲该多好啊!

盛淮渊报复她,是源于她的母亲。

从小到大,父亲绝口不提母亲的死,十岁那年,她从继母那冷嘲热讽的口中,她知道母亲和一个富豪在山上车中约会,一起滚落悬崖身亡。

而这个富豪就是盛淮渊的父亲。

她的母亲被认定是插足盛淮渊父母家庭的可耻第三者。

她的父亲因恨母亲当年外遇,公然让小三登堂入室,那个家,早没她的地位。

甚至连父亲都懒得多看她一眼,好像看到她就想到母亲的背叛。

这个世界,她就像一个孤儿一般,无依无靠

从医院回去,吃完佣人准备的午餐,她一觉睡到了晚上。

等她醒来之后,一看时间,顿时吓了一跳,怎么八点半了,她赶紧下楼。

大厅里,盛淮渊不知何时回来了,他身姿狂野的坐在沙发上,慵懒迷人的同时,也透着致命危险。

沈颖汐突然想要聪明一点,讨他开心,这样才好和他商谈孩子的事情。

她去泡了一杯茶端到他的面前,“老公,辛苦了,你喝杯茶解解渴吧!”

盛淮渊抬头睨了她一眼,“有事要跟我说?”

这个男人洞悉力太强了,仿佛她什么心思都逃不过他的眼神。

沈颖汐咬了咬红唇,坐在他的身边,试探的问道,“我在想,我们是不是可以要个孩子,这样,家里也会热闹点儿。”

盛淮渊嘴角勾起一抹嘲弄之极的笑,“你觉得你有资格生下我的孩子?”

“那万一不小心有了呢?”沈颖汐咬着唇,不敢直视他的眼神。

“第一时间拿掉。”男人毫不留情的回答了她。

几秒之后,男人的目光顷刻间再度犀利的锁住她,“你有了?”

沈颖汐吓了一跳,忙摇着脑袋道,“没有…我只是好奇的问问,因为我一个人呆在这么大的别墅里,太…太冷清了。”

盛淮渊仿佛相信她说的话,因为他知道她没胆子怀他的孩子的,就算怀了,她也知道该怎么做。

他放下资料起身,从酒柜里拿了一瓶威士忌过来打开,倒了半杯递给她,“喝掉。”

沈颖汐吓得忙摆手,“我不喝酒。”

“昨天你让我不满意。”男人霸道的执意递到她的手里,“再让我不满意,你可就有苦头吃。”

沈颖汐抿了两下便放下杯子在桌上,表示自己算喝过了。

可是男人的目光倏地一眯,目光压迫的盯着她。

“想我喂你?”

沈颖汐美眸微瞠,这种事情他又不是没干过,她忙乖乖拿起桌上的酒杯,一小口一小口忍着辣喉感吞下去。

喝到四口就呛得轻咳了起来。

“喝完。”男人哑声要求,根本不心疼她。

“我不喝了。”沈颖汐摇着头,真不能喝了。

可男人却像是来了兴致一般,起身把她按在怀里,拿起他的酒杯仰了一口,捧住她的小脸喂了下来。

这一夜,又是不眠不休。

第二天一早,沈颖汐腹部疼痛,她不得不再次去医院。

还是昨天的那个医生,非常严肃的看着她,“我昨天才叮嘱过你的事情,你转身就忘了?有什么事情比孩子更重要的?你这情况很危险的你知不知道?”

“医生,孩子怎么样?”

“轻微出血,孩子暂时没问题,但要更小心一些了。”

沈颖汐从医生的办公室里出来,她迷茫无措,在医院里游荡了一会儿,突然有一个出来喊号的女护士看到她问道,“下一个是不是你?”

“什么?”

“手术啊!”

“什么手术?”

“清宫手术啊。”

沈颖汐吓得忙后退一步,“我不手术,不是我。”

她坐在电梯里,身边一对夫妻抱着一个三个月大小的孩子,那孩子白嫩可爱,朝着她笑得很开心,像个天使一样的吸引着沈颖汐。

她不由下意识抚摸了一下小腹,如果她的宝宝生下来,也会这么可爱吧!

医生的话,像是一道警铃响在她的耳边,如果今晚盛淮渊继续的话,孩子就真得保不住了。

沈颖汐心神恍惚的回到了别墅里,她还没有走进大厅,突然一阵头晕,整个人倒在了别墅的大门口。

而她手里提着B超单的袋子落在她的脚边。

傍晚的铁门外面,一辆黑色跑车缓缓驶进来,盛淮渊回来了。

他的跑车驶到门口旁边的位置,突然他看见地上的女人,他的眼底划过一抹震惊,他迅速推门下车。

可当他走到晕倒女孩身侧时,却还是被旁边的医院塑料袋子吸引,他蹲下身伸手捡起,拿出里面的就诊本,以及B超单。

男人的剑眉狠狠一拧,想着这两夜这个女人的反应,还有她那试探过孩子的话题。

该死的,她怎么会有孩子?明明她一直在吃药。

难道她真想拿孩子来获取他的原谅?男人的脸色一度阴沉到底。

这个女人竟然敢打着他子嗣的主意,真是不可原谅。

晕倒的女孩突然幽幽的睁开了眼睛,当她坐起身的时候,眼睛直接瞪大了,她惊慌失措的目光,正触上一双深邃吓人的寒眸。

盛淮渊他怎么回来了?当看到他手里的B超单。

她脸色惨白无色,慌乱的直想逃。

可男人却像是一道巨大的阴影笼罩着她,冷笑质问,“你想去哪儿?”

沈颖汐对这个男人,早就有一种来自灵魂深处的惧怕,她的手捂着小腹,绝望又恐惧。

盛淮渊长腿迈到她的面前,目光如刀般刮过她的脸,最后,从她这张苍白无色冒着冷汗的小脸,一路直直往下,落在她平滑的小腹处。

定格了几秒。

在这几秒之中,沈颖汐的呼吸都要吓停了,她低下头,就像一个犯了大罪的人,不敢直视他的眼神。

孩子的到来,也不是由她来决定的,是上天突然赐给她的,她比谁都慌乱,都害怕。

“什么时候有的?”他寒着脸问。

“就…就前两天我才知道的。”沈颖汐小声道。

“为什么不告诉我?”盛淮渊的目光闪烁着恶魔般的光芒。

“我…”

“怕我拿掉?”男人嘲弄一声,紧接着,语气更加冷酷,“你以为我会让你的孩子活着出世?”

 


沈颖汐的呼吸一窒,这个男人就是恶魔,他连一个孩子都不放过。

“孩子是无辜的。”她小声的说了一句。

“你觉得你有资格生下我的孩子?”身侧的男人讥诮出声。

沈颖汐低下头,“对不起,这只是意外。”

盛淮渊扯了一下嘴角,不相信这是意外。

这分明就是她的计谋。

“如果你想利用我的孩子来求我原谅你,我劝你别做梦了。”男人咬牙警告。

沈颖汐美眸望向他,一股强烈的心酸涌上来,她眼泪在眼眶里打转,摇着头,“这真得是意外,我没有想用孩子做什么。”

“这世界上任何一个女人都有资格生下我的孩子,唯独你没有,我不想我的孩子继承你母亲肮脏的基因。”

男人冷冽的声线,充满了鄙夷之色。

“拿掉。”

沈颖汐眼泪在眼眶里打转,她已经在为自己母亲的行为赎罪了,像个玩物一样供他发泄,还要她怎么样?

把命给他吗?

“现在去医院。”男人冷酷扔下话。

沈颖汐眼泪夺眶而出,她的手下意识覆在小腹上。

宝宝,妈妈无能,无法留住你。

对不起。

沈颖汐闭上眼睛,内心是无法诉说的痛苦。

真得不能留下吗?

这也是他的孩子啊!

倏地,盛淮渊的手机响了。

他拿起看了一眼,顺手接起,“喂。”

“盛总,不好了,大盘这边出紧急事情了,您得亲自回来处理。”那端金融部经理的声音传来。

盛沉渊看了一眼时间,仿佛连陪她去医院的耐心都没有,冷酷道,“自己去处理掉。”

他知道,她没有这个胆子留下孩子。

沈颖汐看着他走向车,看着他的跑车在夕阳下留下一抹尾灯。

她慌乱的爬起了身,她不知道要去哪,可她知道她要离开,离开这个男人。

沈颖汐来到她的车旁边,她开车便出门了,她把车停在一条马路上,她看见一辆大巴车停在路边,她二话不说便过去了。

卖票的阿姨朝她问一句,“小姑娘,去哪儿?”

沈颖汐毫不犹豫的踏进去。

找了个位置坐下,“我到最后一站。”

沈颖汐决定要逃了,她从来没有如此大胆过,也从来没有对抗过盛淮渊,但这次,为了宝宝,她决定和命运抗争。

她把手机关机,她便累得抱着包睡着了。

夜晚降下,一辆黑色的布加迪驶进了别墅里,盛淮渊处理完工作回来了,他以为等着他的,是一个做完手术的沈颖汐。

可是大厅里,空荡荡的,没有一丝人气。

他每天回来,他的妻子都会第一时间出现迎接,今晚,她躲哪儿去了?

“沈颖汐。”他沉声喊了一句。

然而,回应他的,只有空气。

盛淮渊长腿迈向了楼梯,他来到主卧室,书房,以及这个女人常去发呆的地方,可都没有找到。

终于,男人反应过来了。

这个女人根本就没有回来过。

他下午明明让她回家的,她去哪儿了?

一个想法突然冲击而来。

难道,她逃了?

他拿起手机拨通沈颖汐的号码,果然是关机状态。

“该死的。”

她竟敢逃。

谁给她的胆子?

此刻经历了六个小时的大巴车,沈颖汐已经身在B市的汽车站,她倒是不慌不急了,只要逃离了盛淮渊的身边,她整个人都冷静下来了。

她的卡里还有一点钱,足够接下来的生活。

她换了一只普通的手机,因为她担心自己的手机会被跟踪,她即打算要逃,就得逃得远远的。

逃到盛淮渊这辈子找不到她的地方。

她有一个大学的同学在H市,她说过她的家乡是一个很美的地方,那里四季如春,非常醇朴,地段偏远,交通不发达,连通讯也不发达。

此刻,她竟然想过去那边生活。

她想了很多,她知道盛淮渊一定满世界的找他,一定会暴跳如雷,等他哪一天找到她,肯定会杀了她。

可她不管了。

也许她这种行为很蠢,可作为一个母亲,保护自己的孩子是本能。

如果她都可以狠心去杀了它,那她的宝宝该多可怜?

有一点,她猜对了。

盛淮渊真得已经满世界的找她了。

在午夜的城市街道里,他把公司所有保镖都出动了,去她可能去的地方。

凌晨四点。

盛淮渊行驶到一座公园旁边,他从口袋里摸出一包烟,点燃,强压着内心的愤怒情绪。

就在这时,她听见一个女孩的呼叫声,“救命…救命啊!”

他抬头看去,只见是一个醉汉在拉着一个年轻女孩想要侵犯。

盛淮渊的眸光眯紧,他扔掉烟,朝着这个醉汉的方向走去。

那个女孩慌乱无助的朝他求救,“先生,救救我吧!先生…”

盛淮渊扣住那个醉汉的手,那醉汉疼得嗷嗷叫,放开了女孩,那个女孩慌乱的逃离了危险。

盛淮渊不知哪来一股火,把醉汉一脚踹进了一旁的花坛里,他不愿再弄脏自己的手,转身便走。

可此刻,他的脑海里,却是一张秀美清纯的脸,比起刚才那个女孩,沈颖汐那张脸,绝对更惹男人兴趣。

如果她也遭遇此事,谁会救她?她又要怎么被对待?

盛淮渊回到自己的车旁边,突然一股怒意涌冒而上,他一脚踢向了自己的车胎,俊美的面容显得有些狞相。

“SHIT”

除了他,他不许任何男人去碰沈颖汐,这也是他刻在骨子里的独占欲和霸道。

所有的电话打进来,结果都不是他想要的。

这个女人真得逃了。

带着他的种跑得不知所踪。

该死的。

如果他找到她,一定要她付出惨重代价。

然而,他却不知道,这一找,竟然找了六个月。

六个月后。

群山上满山遍野开着山茶花,一切充满原始的醇朴气息,这里刚刚经历了一场寒冬,此刻,已经是春暖花开的时节。

在一座民房里,坐着一个穿着灰格子裙的女孩,她起身之际,那显露出来的肚子已经很明显了,她瘦,所以肚子比正常的小上一号。

但依然是八个月的肚子了。

沈颖汐成功的逃到了一个没有盛淮渊的地方,这里地势偏远,交通和网络都不发达,但这里充满了爱和欢乐。

她的到来,令这里的人都喜欢上她,她漂亮善良勤快,她还成为一所学校的音乐代课老师。

所以,大家都热情的喊她一句,沈老师。

“颖汐,我建议你还是提前去县里租个房子吧!还有一个月就是你的预产期了。”她的同学李英劝她道。

“嗯,再过几天我就去了,英子,谢谢你一直照顾我。”

“颖汐,你真得做好了当单亲母亲的准备吗?以后可有什么打算?”

“我决定好了,准备留在这里支教。”

“那不行,你一个大城市的人,怎么能带着孩子在这里生活呢?”英子不建议道。

可是沈颖汐做好准备了,她就要和孩子在这里生活,穷一点苦一点都没有关系,她会用一生来陪伴她的孩子。

她这辈子决定要为这个孩子而活。

 


网友评论

发表评论

您的评论需要经过审核才能显示

为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