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彩小说尽在A1阅读网!手机版

彩泥文学 > 武侠仙侠 > 医妃会毒还会读心

医妃会毒还会读心

云子冰作者 著

武侠仙侠连载

一场穿越之旅,云柠成了万人嘲讽的废材家主,身边姐妹算计,连挚爱太子都开始给自己戴绿帽子。云柠好不容易解决完渣男贱女,身边还有一群老家伙惦记着她的家主之位,没办法,斗吧,反正她年轻,她有精力还有实力更有魄力,凭借着医毒空间逆袭人生就够了,可偏偏她还会玄学还会读心!

主角:云柠,白千烬   更新:2022-09-14 12:16:00

在线阅读
分享到:

扫描二维码手机上阅读

男女主角分别是云柠,白千烬 的武侠仙侠小说《医妃会毒还会读心》,由网络作家“云子冰作者”所著,讲述一系列精彩纷呈的故事,本站纯净无弹窗,精彩内容欢迎阅读!小说详情介绍:一场穿越之旅,云柠成了万人嘲讽的废材家主,身边姐妹算计,连挚爱太子都开始给自己戴绿帽子。云柠好不容易解决完渣男贱女,身边还有一群老家伙惦记着她的家主之位,没办法,斗吧,反正她年轻,她有精力还有实力更有魄力,凭借着医毒空间逆袭人生就够了,可偏偏她还会玄学还会读心!

《医妃会毒还会读心》精彩片段

“这可是太子妃啊,春宵一夜,咱们哥俩死了也值!”

“是啊,哥,你打头阵,轻点折腾。

她被抽了一百鞭子,都断气了。”

东宫偏殿中,两个猥琐男对着红幔纱后,死在床上的女人大肆谈论。

女人一身喜服却鞭痕累累,雪白的床单上满是血迹。

满口黄牙的麻子脸男人,淫笑着靠近那床榻。

下一瞬,却瞪大了双眼。

隔着朦胧的红纱,他看到满身是血的女人,竟直直坐了起来!

她不是死了吗?

是人是鬼?

“哥你咋了,快上啊。”

一旁肥头大耳的男人催促道,却见麻子脸的腿都在发抖。

他不解的看去,吓得噗通一声跪在地上。

红纱内的女人,不知何时已经走到了他们面前,满脸是血,笑容狰狞可怖。

那双猩红的双眼,宛如地狱而来的恶魔。

“啊……!姑奶奶饶命,都是太子害的您,您要是想报仇就去找他。”

两个男人都跪在地上,吓得浑身发抖,头也不敢抬,嘴里默念,“别找我,别找我……”

云柠感受着身上的疼痛,勾起嗜血笑容,语气阴沉沉的,“我给你们两刻钟时间,你们自相残杀,赢的人我会放过他。不然,我就将你们都带到地府里熬汤喝!”

两人吓得来不及多想,就下意识看向了对方,眼里杀意浮现。

肥头男油腻的假笑,“哥,从小到大你什么都让着我,这次你也让我活吧。”

说完,他亮出了手里的尖刀,逐渐逼近麻子脸。

云柠眼底嘲讽的看着这一幕,人渣就是人渣,已经没了人性。

麻子脸仓惶退后,情绪失控的大喊,“我可是你亲哥,你狗胆肥了敢杀我!”

肥头男人笑容一冷,毫不犹豫的捅了过去,“在生死面前,哪有什么狗屁亲人!”

他脸上露出得意的笑容,却身体一僵,腹部阵痛传来。

“哥……你……”

他身体轰然倒地,死不瞑目。

麻子脸握着袖子里早就藏好的刀,一脸兴奋的看向云柠,“我把他杀了,您可以放过我了吧。”

“好啊,你走吧。”

云柠勾起红唇,因在红纱内,衬的她身影飘渺虚幻,麻子脸再也不敢多停留,鬼他可不敢碰!

他屁滚尿流的往外爬,云柠利落的拔出地上的匕首,素手猛地一射。

那匕首破开红纱,带着血腥之气,直直插进了麻子脸的屁股上。

他大叫一声,疼的面目狰狞,云柠闪身而至,满身的伤痕没有拖慢她行动的速度。

小手拔掉那匕首,在麻子脸又一声痛呼下,利落的抹了他的脖子。

鲜血飞溅在她脸上,更添几分妖冶。

消化着脑海中早就出现的记忆,她只觉头大。

她穿越了,原主也叫云柠,是风秦国云家的家主。

风秦国,是一个崇尚武学的国家,而原主身为一个什么不都会的废材,因她父亲救了皇帝的命,而被特封成为家主,自此被人嘲讽羞辱。

皇帝得知原主喜欢太子,还特地赐婚,让原本就不待见原主的太子夜非宸更加厌恶。

大婚当日把原主丢在偏房,自己在隔壁和原主的堂妹云依晴颠鸾倒凤一整夜。

他们企图污蔑原主,悄悄的先给原主下了大量的媚药,并派了两个相貌丑陋的男人过来,想要毁掉原主的清白。

所以,原主就那么硬生生的死在了他们的鞭子之下。

真是一群畜生!

既然她穿越了,那这副身子也是她的,之前欺负过原主的人,她统统不会放过!

云柠缓过思绪,神识微动,细细的感应着什么。

从来都没有跟她断联过的一处小世界,此时竟然完全消失不见了。

穿越前,她的识海中共有十个空间,前面三个空间已经被打开。

正是从这三个空间里学会了技能和医毒术,才让她游刃有余的行走在二十一世纪的枪林弹雨中。

现在莫非换个世界,空间就不能用了?

就在这时,一个沉稳的男音忽然响起,“没想到众人嘴里的废柴武功那么好,真是深藏不露啊。”


云柠瞬间握紧匕首,朝声音来源看去,却见一个身穿黑衣,身形高大,五官俊美如谪仙般的男人冷冷的站在那里。

最奇怪的是,他有一双冰蓝色眼睛,让人如坠冰窟。

但却让她身上的媚药蠢蠢欲动。

“你是谁?这大婚之日这副打扮,莫不是来偷窃的?”

云柠压制着药力,冷冷发问。

白千烬薄唇紧抿,没想到他过来拿个东西,能碰到这有趣的一幕。

一个废柴家主竟有如此心机,还亲手杀了个人。

不过今日他毒素将发,不能过多纠缠。

他转身就要施展轻功离去,已经被媚药掌控的云柠下意识挡住了他,伸手抓住他的衣襟。

白千烬没想到她竟敢对自己出手,只听刺啦一声,他的衣服被扒了!

小麦色的肌肤大片暴露在空中,俩人面面对峙。

云柠贪婪的目光将他浑身上下扫了个遍,身材不错嘛。

“你找死!”

白千烬哪里被这么看过,眼里杀意浮现,内力瞬间爆发,云柠感受着那恐怖如海的气息,瞬间明白自己不是他对手。

她美眸闪动,只觉灼热难耐,身子一软,直接贴了上去,随后像八爪鱼般缠住了他。

反正她也不吃亏。

“唔……”

那下意识的嘤咛和柔软的触感,让白千烬的脸色瞬间红成了虾子,内力浑然松懈。

他大掌猛地一推,想将这女人推开,云柠下意识一躲,却手脚一软,直接向后摔了过去。

她径直撞上一个花瓶,本以为会摔在地上,没想到随着花瓶的转动,身后的墙轰隆隆的打开了。

云柠整个人掉进了那黑暗的密室之中。

白千烬眉头紧皱。

该死,她怎么进去了。

为了防止她也看到那些秘密,他只好也追了进去。

密室里,云柠浑身无力,跌跌撞撞的朝里面走去。

里面密不透风,墙面都是凹陷状,昏暗的烛光,照亮桌上摆放奇奇怪怪的盒子。

这是东宫的偏殿,太子隐藏着什么见不得人的秘密?

她刚要去看是什么东西,听身后砰的一声,似乎什么东西倒在了地上。

云柠回头一看,竟是刚才的男人。

此时,白千烬一动不动的躺在地上,方才撕开的衣服此刻更加诱惑,配上他那张妖孽美男脸,只剩四个字,尽情享用。

“啧啧啧,你不会是装的吧?”

云柠红唇撩人,缓缓走近。

白千烬心底气愤交加,浑身上下蚀骨般的疼痛也掩盖不了他的羞恼。

该死,他的毒偏偏在这种时候彻底爆发了!

云柠伸手戳了戳那张帅脸,还肆意的揉了揉。

白千烬的眼睛中仿佛蕴含着无尽的风暴,这个胆大妄为的女人,竟然敢摸他的脸。

偏偏那该死的毒,让现在的他根本无可奈何。

早知道今日就不来拿那些信了!

“原来不是装的,你说我趁人之危是不是不太好?”

云柠凑近男人,呵气如兰,如吸人精气的妖精。

身为二十一世纪的毒医,她早就看出这男人身上有剧毒,没想到爆发的效果竟然是不能动。

因中了媚药,她浑身如着了火般,炙热难忍,不自觉靠近白千烬的耳畔。

“可我本就不是个好人。”

白千烬此刻只想怒骂一句,这女人可真不要脸。

奈何他只能一动不动,任君采撷。

一双柔软的小手在他身上游走,彻底点燃了他的欲火。


他竟觉得浑身松动了几分,在暗色环境和女子妖媚的容颜下,二人的呼吸都逐渐沉重。

“嗯……”

云柠闷哼一声,生涩的勾引着男人,她意识模糊之间,已经完全忽略了男人强.势的主动。

身影缠.绵交错,白皙肌肤晃动,一时间春.色满屋。

药效散尽后,云柠在对方的怒视之下起了身,却因为刚才用力过猛而腿脚有一些酸软,险些摔倒。

她神清气爽地穿上了衣服,干咳了两声,毕竟是她强了人家,总觉得有一些理亏。

眼神流转之间,云柠发现地上掉着一个玉佩。

她捡起来一看,只见上面刻着一个‘烬’字。

难道他是风秦国唯一的异姓王爷,战无败绩,疆场神话的秦王白千烬?

她怎么这么倒霉惹到了这么个人物?

她堂堂二十一世纪闻名国内外的毒医,好死不死的遇上了飞机失事。

好不容易穿越了,现在恐怕小命又要丢。

看着白千烬想要撕碎她的目光,云柠得意一笑,拍了拍他的脸,“别爱上我,没结果。”

随后,她便按照原路出了密室。

出去后,她还不忘把那两个死尸扔了进去,没有再看身后那男人杀人的目光。

白千烬着那个逃跑的大红色身影,满腔涌动着杀意。

云柠关上机关后,迅速换下了自己这一身红色的嫁衣,这衣服太扎眼了。

突然,门外传过来一阵脚步声。

“嘭!”

房门猛地被人给踹开了。

“云柠,你竟然在这里和别的男人私相授受,本宫要休了你这个荡妇!”

夜非宸大步走进了房门内,休书直接甩在了云柠的面前,旁边站着云依晴,身后是乌泱泱的一群人。

因为皇上下令,太子娶妻是大喜,所以安排设宴三天。

不过这会儿皇上和各位达官贵人都已经不在,只剩一些四品以下的官员。

“太子哥哥。”

云依晴在旁边腻歪歪的叫了一声,“你快让这些人回避下,给姐姐留一些颜面。”

云柠冷冷的看着眼前矫揉造作的女人。

要不是她从原主记忆得知,是她勾搭了太子想害死原主,这演技她差点就信了。

她缓缓地走到了云依晴的面前,抡圆了手臂,一个大耳刮子扇了上去。

“没规矩的东西,你什么身份也配叫我姐姐!”

“姐姐!”

云依晴被打的扭过头去,脸上的粉都掉了。

她不可置信的叫出了声,眼里泪水止不住的流。

“家主,你和别人苟合被太子哥哥休了,怒气何故要往我身上发呢。”

美人欲然欲泣,哭的在场的不少人全都心疼了,但是碍于云柠的身份,只敢小声的议论。

夜非宸瞬间大怒,“你身为女子,举止居然如此粗鲁。

且你身为家主,该做榜样,然而却无缘无故的打骂自家人,实在是无德。

如此粗鲁无德之人,怎能担当我东宫太子妃?

本宫命你速速向依晴道歉,自行领了休书离去,自此就和本宫无关了。”

要是云柠这女人识趣还好,要是不识趣,那就别怪他不客气了。

云柠面无表情的捡起地上的休书,一字一句的念了起来:“夜非宸,有妻云柠,因其大婚第二日与人通奸,不守妇道。

特立此休书,自此男婚女嫁,各不相干。”

念完,她直接将休书摔在了夜非宸那张渣男脸上。

“太子殿下奸还没捉到,就先写好休书了,你会算命吗?还有了这般未卜先知的能力?”


网友评论

发表评论

您的评论需要经过审核才能显示

为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