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彩小说尽在A1阅读网!手机版

彩泥文学 > 武侠仙侠 > 一寸风月也觉偷

一寸风月也觉偷

放肆宠鲤作者 著

武侠仙侠连载

商遇城就是个可遇不可求的天之骄子,什么样的女人他得不到,又何必去欺负梁矜上这个孤女?看似深陷其中,实际上在这场充斥着猜疑和利用玩弄之心的感情游戏里,梁矜上才是一直保持清醒的那个。他们的关系之所以能够一直维持下去,不是她的妥协,而是她已成为商遇城的软肋。

主角:梁矜上,商遇城   更新:2022-09-14 12:16:00

在线阅读
分享到:

扫描二维码手机上阅读

男女主角分别是梁矜上,商遇城 的武侠仙侠小说《一寸风月也觉偷》,由网络作家“放肆宠鲤作者”所著,讲述一系列精彩纷呈的故事,本站纯净无弹窗,精彩内容欢迎阅读!小说详情介绍:商遇城就是个可遇不可求的天之骄子,什么样的女人他得不到,又何必去欺负梁矜上这个孤女?看似深陷其中,实际上在这场充斥着猜疑和利用玩弄之心的感情游戏里,梁矜上才是一直保持清醒的那个。他们的关系之所以能够一直维持下去,不是她的妥协,而是她已成为商遇城的软肋。

《一寸风月也觉偷》精彩片段

六月,锦城。

她讲完题已经过了十点,窗外的暴雨仍没有停止迹象。

管家进来,“梁老师,客房收拾好了,今晚就住下吧。”

这不是她第一次留宿商宅,所以连佣人的作息时间都很清楚。

等外面彻底陷入安静,梁矜上坐起来,轻声软步上了三楼。

三楼只有这一间卧室,面积很大,隔音更是好——

很方便在夜深人静时做一些动静很大的事。

梁矜上赤着足,走过去。

真丝被下一览无余的男性身躯高大挺拔,哪怕闭着眼睛,那张俊美的脸也能轻易让女人脸红心跳。

但梁矜上却没有看他,目光定定地落在墙上的婚纱照上。

男帅女美,她只冷冷地盯着新娘子那张娇美的脸。

看了很久,久到床上的男人开口,“看够没有?”

梁矜上坐到床边,小声道:“商先生,你要结婚了?”

商遇城冷淡地扯了扯嘴角,懒得回应她的明知故问。

莫说商宫两家联姻的消息有多轰动无人不知,就说今天晚餐的时候,他的未婚妻还与她打过照面。

男人睡觉习惯把空调打得很低,梁矜上等了几秒没等到回答,便掀开被子躺了进去。

尤嫌不够暖,自顾自地钻进商遇城的怀抱。

商遇城屈尊降贵地看她一眼,靠在肩上的这张脸白皙柔软,眼神干净,手却在看不到的地方极不安分。

“半夜爬一个即将结婚的男人的床。”他按住那只手,冷声讽道,“你是这么当老师的?”

她来商家当家教的第五天,这人就把她拐上了床,现在又来跟她来论师德师风?

梁矜上抬手摸上他的喉结,目光中带上几分惹人怜爱的懵懂天真,“不是你说的,我在你手里只需要当个听话的学生么?”

两年前,梁矜上来应聘家教。

一身的学生气,把清纯二字演绎得淋漓尽致。

只看皮囊,没人比她更配得上那句“干净得像张白纸”。

所以,在男女之事上,确实是这两年里,商遇城亲手一笔一画,将她描摹成他想要的样子。

他喉结滚动了一下,将那只作乱的手扯下来,反身将人拢到身下。

……

这一晚,梁矜上只睡了不到四小时。

她已经半年没有过这种事,偏偏碰上个不知怜香惜玉的主。

半年前她为了把这段不清不白的关系断干净,做的那些傻事,把他得罪得很厉害。

等梁矜上起床时,商家几个人都已经坐在餐桌旁。

她先跟商家老太太问好,再老老实实地坐到自己的学生商傲儿身旁,一眼都没有看商遇城。

早餐丰盛,但梁矜上浑身酸痛,毫无胃口,只礼节性地滗着粥里的米汤喝。

商奶奶给她夹了块糕点,“多吃点呀梁老师。”

梁矜上连忙道谢,斯文地吃起来,乖得像人亲孙女。

商奶奶是个很慈爱的老太太,“你这个小老师,看着身板跟我们傲儿差不多,你们这个年纪的小囡,还在长身体的。”

商傲儿跟梁矜上关系好,笑得一点没顾忌,“太奶奶,梁老师研究生都快毕业了!二十多的人,长哪门子的身体!”

“二十多了呀……”商奶奶问道,“有男朋友了没啊?”

梁矜上顿了顿,才道,“没有的,老夫人。”

商奶奶又问了几个问题,梁矜上挂着招牌乖巧笑容,没有一丝不耐地一一回答。

商奶奶转向商遇城,“梁老师又文静长得又标致,学历还高。你身边那些爱玩的发小,也该收收心了。我看正需要找个正经的女孩子管着,你给人牵牵线!”

商遇城眼皮都不抬一下,轻嗤一声。

文静乖巧?

真该给人看看她昨天晚上的样子。

商奶奶对这个态度不满,“嫌我人老事多,不把我的话当话了?”

商遇城这才随口扯道,“奶奶,他们几个野惯了,不喜欢文静乖巧的。”

他连看都没看梁矜上一眼,语气敷衍。

以商家在锦城只手遮天的权位,跟商遇城处得好的那几个,又怎么可能是普通人?

商遇城虽然看不起人,但是这么说已经算是在长辈面前给足了风度。

但商傲儿还是生气了,“我看你们这群纨绔,才是哪个也配不上我老师。个个眼光都不怎么样,小叔你又是最差的那个!”

她一向不喜欢宫雪苑,连日奔走反对联姻,可惜没人把她的意见参考在内。

“就不比性格、内涵这些宫雪苑没有的东西了,光说长相,她跟梁矜上也没法比!”

把小丫头气的,老师都不叫了。

商遇城支颔,淡淡讽刺,“商傲儿,你什么时候瞎的?”

宫雪苑在这个圈子里是出了名的漂亮,当然脾气也很漂亮,娇纵飞扬。

梁矜上低头自顾自喝汤,仿佛被议论的人不是她一样。

宫雪苑当然比不过她,当年要不是输得惨,就不会因为嫉恨做出那么多伤天害理的事。

昨晚再见到宫雪苑,那些沾了血的往事一冒出来,让她如鲠在喉。连给商傲儿讲题的时候,都频频出错。

原本两个小时的课程,她讲了三个多小时。

所以就算没有下暴雨,她也一定会让留宿顺理成章地发生。

 


因为餐桌上的争执,商傲儿宣布跟商遇城冷战三天。

商遇城不惯她无理取闹的毛病,径自起身上班。

梁矜上今天要去教授那里交论文,早上耽误了这么会儿,眼看着要迟到。

最要命的是她现在的腰腿状态,很难支撑她走到地铁站。

她扒在车窗上,问罪魁祸首,“商先生,能不能顺路送我一下?”

商遇城面无表情地拒绝,“不方便。”

昨天晚上他那么受用,倒一点都没有不方便呢?

梁矜上微笑不改,又转向司机,“李叔,我就去最近的地铁口……”

语气带上三分为难七分乖巧,那张清纯无害的脸就是她无往不利的武器。

李叔果然替她说话,“少爷,反正也是顺路,不耽误您的时间。”

如果司机领的是商遇城的薪水,梁矜上绝对不会叫他为难。

不过李叔是老宅的司机,给商老太太开了二十多年的车,商遇城自己都是借用的。

梁矜上算准了他会给李叔面子,果然成功坐上了副驾驶。

车子一开,梁矜上就掩着嘴打了好几个哈欠。

“梁老师,你眯会儿。”李叔宽厚道,“昨天晚上辛苦了吧?”

他言下之意是梁矜上给商傲儿补课辛苦,但她心怀鬼胎,下意识地从后视镜里瞥一眼后座的男人。

不知怎么这么巧,就撞上了商遇城黑沉沉的目光。

梁矜上缓缓勾唇,嘴上却回着李叔的话,“不辛苦,这种事双方都享受到的,怎么能说辛苦呢?”

李叔没看到她脸上的轻佻笑意,却着实听不懂这话,“啊?”

梁矜上过了一会儿才轻声解释,“教学相长,我给傲儿上课,自己也有很多收获的。”

“哦哦!”

商遇城的手机适时响起来,他垂眸,没有立刻接起来。

浪蹄子,坐个车都能浪成船。

“雪苑。”听到后座的商遇城接起电话,耐心听着那边说话,“……好,餐厅你选。”

语气是他一贯的低磁,但对着未婚妻总有几分别人没有的温柔,至少梁矜上没听他用这种语气对自己说过话。

李叔不再开口打扰小两口说话。

梁矜上则戴上了耳机,背起英文单词。

她不知道自己什么时候睡过去的,李叔叫醒她时车子已经停在了锦城大学门口。

与教授的约定时间已经晚了十五分钟,梁矜上来不及询问怎么把她送来了学校。

直接谢李叔总不会错,商遇城哪有这份好心。

李叔打方向盘继续上路,直到把商遇城送到商氏楼下才发现梁矜上的包还落在车上。

“哎哟,商老师忘了她的包!……我先带回去,让小姐转交给她好了。”

商遇城的目光落在微微开口的包上,忽然道,“交给我,你让她来公司取。”

李叔愣了一下,他还以为自家少爷很讨厌梁老师。

刚才,要不是自己不忍心看梁老师刚睡着就要被叫醒才求情再三,这位大少爷是打算在地铁站就要赶她下车的。

商遇城提着包就走。

这个包里,有一条他亲手撕烂了的睡裙。

以商傲儿的个性,生来没有不能翻别人东西的自觉。如果被她看到那条睡裙,再加上昨晚商家主楼只有他一个成年男人。

不知道那丫头能脑补出什么糟糕的剧情。

——虽然他所做的,肯定比小丫头所能联想到最过分的事,还要更过分一些。

不过和宫家的联姻正在平稳推进,他懒得节外生枝。

李叔看着商遇城拎着个女式包的背影,不知为何忽然回忆起一件事。

那是去年冬天,有天半夜忽然下雪,他习惯性地起床检查汽车发动机。

路过主楼的厨房,他看到商遇城抱着个女人站在灶前,躬着身把下巴搁在她肩上,两个人叠手拿着铲子在做宵夜,画面很旖旎。

落地窗雾蒙蒙的看不清,现在回想起来总觉得那个女人的侧面很像梁老师。

李叔又晃晃头,觉得荒谬。

这位少爷可是个情种,除了嫁到米国的那位,从没听说他对什么人动过心。

 


梁矜上到校果然迟到了,被教授一顿批。

交完论文,才发现自己落下了包。

她打给李叔,被告知包在商遇城那里。

梁矜上本就打定主意要借商遇城的手来报复宫雪苑,自然不会放过这个送上来的见面机会。

在宿舍睡了一觉养精蓄锐后,她去了商氏大楼。

没想到却被前台拦下,“不好意思小姐,我们商总不在公司。”

商遇城所有社交软件都已经把她拉黑了,她没法联系他,只好坐在大厅里等。

一坐两个多小时,没等到商遇城,却等到了宫雪苑。

目睹她被前呼后拥地走进去,梁矜上问前台,“既然商遇城不在,怎么让她进去了?”

“那位是我们未来的总裁夫人,随时都可以进去……普通人没有预约的话,商总是不会接见的。”前台的目光从梁矜上的平价衣饰上扫过,隐隐传递出“你是什么人,也配和她比”的意思。

之前梁矜上来到商氏大楼的次数是不多,但她不信只是半年时间没来,前台就认不出自己了。

所以眼下这冷板凳的待遇,肯定是出自商遇城的授意。

梁矜上看着宫雪苑的背影,状似不经意地开口,“不对吧?我之前听说过,商总的心上人好像不是这一位。”

宫雪苑没走远,梁矜上这句话也没压低声音。

就是要让她听到。

宫雪苑倏地回头,看到梁矜上的脸,眼睛微眯了眯。

这人是商傲儿的家教,昨天在商家第一次看到她,宫雪苑就注意到了。

出于一个女人的本能,对于商遇城身边出现的漂亮女人,有着天然的敌意。

“你什么意思?”宫雪苑冷冷问道。

梁矜上变脸似的,浮现出一抹愧色,“不好意思,我是不是说错话了?”

茶得不行。

宫雪苑脸色不虞转身就走,高跟鞋踩得很响,大概是朝那位告状去了。

梁矜上盯着她的背影,荒谬地笑了一下。

刚才故意出言挑衅,就是想看看宫雪苑能不能认出自己。

没想到昔日的死对头,她居然忘得把自己这么干净。

当然,也不怪她认不出来。

今时今日的梁矜上,留着及肩中短发,雪肤黑瞳,穿着纤细清纯的白色长裙,是教科书般的人间初恋。

和八年前那个烫着渣女烫、画着烟熏妆、把脚踩在宫雪苑脸上的小太妹对比,谁能联想到是同一个人呢?

……

外面的天黑得很快,看来今天还要继续下雨。

总算等到商遇城下楼,臂弯里还搭着宫雪苑的胳膊。

宫雪苑大概是被男人哄得很好,一脸明艳张扬的笑意,两个人男俊女靓,谁看了不道一声般配?

梁矜上出声,“商先生。”

商遇城毫无涟漪地看她一眼。

梁矜上在等待的时间里,想了无数个可以引发下一步交流的开场白。

但有宫雪苑在旁目不转睛地盯着,她什么也发挥不出来,只能干巴巴道:“商先生,我来拿我的包……我等了你三个小时。”

商遇城还没说什么,宫雪苑先发难了,“遇城,这个女人的包怎么会在你这里?”

 


网友评论

发表评论

您的评论需要经过审核才能显示

为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