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彩小说尽在A1阅读网!手机版

彩泥文学 > 武侠仙侠 > 我们只是逢场作戏

我们只是逢场作戏

桃小简作者 著

武侠仙侠连载

此刻言寒玉才知道自己有多么愚蠢,四年来,她苦心经营着这段有名无实的婚姻,直到小三的出现,她才彻底醒悟。五年的感情画上句号,不痛是假的,忘记悲伤最好的办法就是开始一段新的感情!借酒消愁的言寒玉意外和陌生男人发生关系,闪婚领证,二婚继续!

主角:言寒玉,顾子莫   更新:2022-09-14 12:16:00

在线阅读
分享到:

扫描二维码手机上阅读

男女主角分别是言寒玉,顾子莫 的武侠仙侠小说《我们只是逢场作戏》,由网络作家“桃小简作者”所著,讲述一系列精彩纷呈的故事,本站纯净无弹窗,精彩内容欢迎阅读!小说详情介绍:此刻言寒玉才知道自己有多么愚蠢,四年来,她苦心经营着这段有名无实的婚姻,直到小三的出现,她才彻底醒悟。五年的感情画上句号,不痛是假的,忘记悲伤最好的办法就是开始一段新的感情!借酒消愁的言寒玉意外和陌生男人发生关系,闪婚领证,二婚继续!

《我们只是逢场作戏》精彩片段

“我宣布,我言寒玉跟楚然正式提出离婚。”言寒玉嘴角含笑,声音清冷而决绝,冷眼看着台下众人错愕的表情。

今天是楚家老爷子七十大寿,来祝寿的全是名城有头有脸的人物,谁也想不到,楚老爷子的孙媳妇竟会在台上说这句话。

大厅静得可怕,所有人的目光都凝聚在言寒玉身上。

楚然愤怒的跑上去,拽住她的手,阴沉道,“你吃错药了,发什么疯。”

“呵,此刻是我这四年以来最清醒的,离婚协议书我已经准备好了,后续事宜直接由律师负责。”

言寒玉全然不顾楚然的愤怒,声音里再无往日的温情。

“楚然,这四年来,我们的婚姻有名无实,我已经够受了,相信你也受够了吧。”

楚然死死盯着她,脸色阴沉得可怕,却找不到半句反驳的话语,只能冷冷吐出一句,“走,我们出去外面说。”

言寒玉用力甩开他的手,见他脸色越来越黑,却丝毫没有停止的意思。

“既然都撕破脸了,那就把话都说清楚吧,这四年来,无论我怎么努力,你心里永远只有张小雅一个女人,既然你这么喜欢她,何不好聚好散,跟我离婚后,你可以光明正大的跟她约会。”

言寒玉脸色平静,可她的心就像汹涌的巨浪翻涌不停。

结婚四年,她的老公连一次都没碰过她,四年来他心心念念永远都是张小雅,就在三天前,她无意中又发现楚然跟张小雅秘密约会,动作暧昧。

她累了,她很累了,痴心妄想了四年,现在梦也该醒了。

寂静的大厅一下子炸开了,人人议论纷纷。

谁也没有想到,被誉为名流恩爱模范夫妻的楚然与言寒玉结婚四年竟然彼此都……

楚家老爷子虽然不悦,依然柔声道,“寒玉,今天是爷爷七十大寿,这些事咱们以后再谈可好。”

言寒玉的脸色微微缓解。

若说在楚家还有什么人值得她留恋的,那便是楚老爷子,她知道楚老爷子是真心疼她的。

“爷爷,对不起,寒玉破坏了您的大寿,但是这个婚,我离定了。”

言寒玉似乎用尽了全部力气说这句话,随即不再理会众人的目光,转身离开。

“言寒玉,你给我站住。”望着她纤弱而决然的背影,楚然下意识大喊。

“说结婚的是你,说离婚的也是你,你当我是什么人,呼之即来挥之即去吗?离婚协议书我不可能签的,你趁早死了这条心吧。”

言寒玉讽刺一笑。

他不肯离婚不外乎是因为楚老爷子喜欢她,而不喜欢张小雅。

他一边想尽孝,一边又想娶另外一个女人。

她当初怎么会看上这种虚伪的男人。

言寒玉心里苦涩难当,回身却是面带笑容,一步步走到楚然身边,用只有他们两人才能听得到的声音淡淡道,“如果我说,张小雅求着我跟你离婚,成全你们的爱情呢。”

果然,楚然神然骤然一变,颤声道,“你说的是真的?”

“是,所以你现在愿意在离婚协议上签字了吗?”

“如你所愿。”

言寒玉嘴角勾起一抹讽刺的笑容,转身离开,而她爱了五年的人至始至终没有挽留一句。

如她所料,楚然对他从来没有半分感情。

言寒玉不知自己是怎么走出楚家的,她只知道的心被片片撕碎。

四年婚姻,五年感情,至此划上句号。

夜色酒吧里。

言寒玉坐在最角落的吧台上,一杯又一杯的灌着。

她的洒量不是很好,几杯下去脑子已经天旋地转,眼前的视物也模糊不清。

她痛苦的敲了敲自己的脑袋,将眼前的酒推开,跌跌撞撞的起来付酒钱。

“小姐您好,您一共消费一万元。”

言寒玉掏了掏口袋,除了一张身份证以外,连一毛钱也没有,再摸向自己的手机,竟然也没了。

“那个……我的钱跟手机好像被偷了,能不能先赊账。”

“不好意思,夜色酒吧概不赊账。”

言寒玉还想再说什么,不知是谁扔了一个瓶子,她砰的一声狼狈的摔在地上。

朦胧中似乎有一个穿着西装的挺拔男人将她扶了起来。

她双手缠上他的脖子,豪气纵横道,“你帮我把酒钱付了,我嫁给你。”


言寒玉是被陌生男人打电话的声音吵醒的。

她的头撕裂般的疼,身子也好像被重重碾压过,迷迷糊糊睁开眼睛,惊觉自己睡在陌生的房间里,再看自己的身上,竟然……一丝不挂。

“啊……”

正当她疑惑的时候,浴室竟然走出一个英俊的男人。

那个男人似是刚洗完澡,身上松散地裹着白色的浴袍,敞开的胸前露着古铜色的健美胸膛,性感而极具诱惑力。

“你是谁,为什么会在这里?”

言寒玉声音颤抖,脸色苍白如纸,紧紧裹着被单,警惕的看着男人。

“呵,昨天刚把我吃干抹净,今天就翻脸不认人了?”

男人声音低沉,却极其好听,忍不住让人想沉沦下去。

言寒玉搜集记忆。

昨天晚上她去酒吧喝酒,没钱付账,随便搂一个男人让他帮忙付账,扬言只要帮她付账,她就嫁给他,然后她就跟着那个男人走了……

她昨天不会跟那个男人开房了吧……

察觉自己身体的异样,言寒玉又气又急。

她的第一次,就这样莫名奇妙给了一个陌生人。

就在她抓狂时,一个清冷邪魅的声音传入耳中。

“昨晚睡得好吗?”

这个卑微无耻的男人。

言寒玉瞪向他,“请你出去,我要换衣服。”

“那件衣服已经不能穿了,穿这件吧。”

言寒玉怔了一下。

这是今年刚出的限量款最新香奈儿衣服,全球仅此一件,市面上根本买不到,价格高昂得可怕。

这男人到底是谁啊。

“你怎么还不出去?”

“你全身上下,有哪里我没看过。”

噗……

言寒玉差点吐血。

见他像一尊大神一般屹立不动,言寒玉知道,想让他离开怕是不可能了,只能自己裹着被子跑去浴室换衣服。

衣服很合身,也很漂亮,可她心里越发苦涩。

她怎么也没有想到,自己也有一夜情的时候。

这算不算是对楚然的一种报复。

深呼吸一口气,言寒玉推门走了出去,迎面而来的是男人愉悦的笑容。

不得不说,眼前的男人真的很好看。

他有着一张颠倒众生的俊颜,五官棱角分明,仿佛上天最杰出的作品。

只是他此刻一直盯着她。

言寒玉无端的有些发毛。

这男人想干嘛,不会又想再一次将她吃干抹净吧。

顾子莫好像察觉出她的想法,似笑非笑,“老婆,你昨夜辛苦了,咱们以后有的是时间,为夫怎舍得老婆太过辛劳。”

言寒玉差点一口气上不来。

“你刚刚说什么,再说一遍。”

“咱们以后有的是时间。”

“上一句。”

“老婆。”

“谁是你老婆。”

这男人也忒不要脸了吧。

不就是一夜情,难不成他还想赖上她。

“砰”的一声,顾子莫扔下两张结婚证。

言寒玉有些疑惑的拿起,翻开。

这一翻开,她瞳孔霎时间放大,不敢置信的盯着里面的内容。

言寒玉,顾子莫于昨天早上登记结婚。

这不可能。

她怎么可能随便跟一个陌生男人去登记结婚。

记忆再一次涌来。

言寒玉想死的心都有了。

是她强行拉着他去民政局结婚。

顾子莫似还问她,等她酒醒再登记,免得后悔,她还强势拒绝,非得马上办理结婚证……

言寒玉已经顾不得去想顾子莫的身份,一下子受到的刺激太多,当场昏死过去。

昏迷前,她似乎又看到顾子莫那张颠倒众生的脸宠溺笑道,“乖,今天咱就不要了,咱以后时间多得很。”

“……”


顾子莫将言寒玉轻轻放在床上,又拉过被子盖在她身上,嘴角勾起一抹宠溺的邪笑。

拿起手机本想拔打电话,又怕吵到床上熟睡的人,脚步一动,顾子莫直接出去。

“小风,我回国了,你出来一趟,我有事找你。”

“唷,顾少,你回国了咋都没人通知我。”

“我是秘密回国的,暂时没人知道人,你不许外泄,听到没?”

“好好好,我是什么人,想从我嘴里撬到消息的人还没出生呢。”

顾子莫挑眉,显然是不相信的,“马上来君莫酒店一趟。”

“得咧,马上到。”

挂了手机,顾子莫才一转身,便看到了陈小风。

“是不是很惊喜,是不是觉得我有凌波微步。”陈小风大概二十多岁,一身名牌,长得很是英俊,就是身上有一股痞气,活脱脱的豪门大少爷。

顾子莫鄙夷一笑。

什么凌波微步,无非就是刚好在君莫酒店。

“帮我……”

“咦,顾少,那个人是不是小偷,那件衣服不是你大费周章买来送给小慕儿的吗,怎么在她身上?”

话被打断,顾子莫顺着他的视线看去。

那是一个纤弱娇俏的女人,穿着香奈儿限量款的裙子,鬼鬼祟祟的离开酒店,一边离开一边不断张望。

顾子莫的唇角立即上扬,眼里是掩盖不住的宠溺。

“顾少,那人你认识?”

陈小风挑眉,饶有兴趣地看向顾子莫。

相识这么多年,他还没见过顾子莫对哪个女人上心呢。

“就是她。”

顾子莫轻掀薄唇,声音低沉笃定。

“说什么呢,一句都听不懂。”

顾子莫连一个表情都懒得施舍给陈小风,那张黑白分明的眸子紧紧盯着了言寒玉鬼鬼祟祟的身影。

“我要你查的女人就是她。”

“噗……你别告诉我,你对那个女人有兴趣?”

“怎么,你知道什么?”

“整个名城怕是没有人知道她了吧。楚老爷子七十大寿,名城乃至全国全世界有头有脸的人都去贺寿了,那场面可是浩浩荡荡,排山倒海……”

“说人话。”

“好吧,就是她,言寒玉,在楚老爷子七十大寿的时候,当面宣布与楚家公子楚然离开,还揭了不少黑幕,啧啧啧,楚然的脸算是丢尽了,楚家的脸也算是丢尽了,这个女人好生歹毒,你可千万别跟她扯上什么关系啊,免得到哪天怎么被她害死的都不知道。”

陈小风还在叽叽喳喳的自言自语,顾子莫脸色骤然一冷,身上温度也降低了许多。

“他们敢害言寒玉。”

“我去,你理解能力什么时候那么差了,是言寒玉害楚家。”

“害得好,我不介意添点油。”

言寒玉纤弱的身影已经消失。

顾子莫也收回了视线,冷冷吐出一句后转身离开,嘴里吩咐道,“把那间房间打扫干净,以后不再对外开放。”

“是,顾少。”酒店管事躬身领命。

陈小风依然没有反应过来,急急忙忙的追上去,痛心疾首道,“喂,顾少,你要添什么油?你不会是看上她了吧?”

“有问题吗?”

“没……没问题,您老看上的女人,谁敢说有问题。”

只是那个女人名声极差啊。

各大豪门世家都不会容许娶这样的女人。

动则毁了家族的整个声望,谁敢娶,又是别人不要的破鞋。

好吧,似乎结婚四年,她的身子还是干净的,顶多算半只破鞋。


网友评论

发表评论

您的评论需要经过审核才能显示

为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