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彩小说尽在A1阅读网!手机版

彩泥文学 > 武侠仙侠 > 把成败看透了

把成败看透了

醉步踏歌行作者 著

武侠仙侠连载

武葬天有一个圈内人称“文三算”的爷爷,这辈子他只佩服爷爷。那一年爷爷过世前,特意交代了八个字:不入轮回,挫骨扬灰!可武葬天哪里忍心让老人家死后难安,便擅自厚葬,没想到葬礼当天,天生异象,几道天雷下来差点劈死他。武葬天非常疑惑,后来他在诈死的爷爷那里要到了答案,原来一切都和他的身世有关。

主角:武葬天,辛环   更新:2022-09-14 12:16:00

在线阅读
分享到:

扫描二维码手机上阅读

男女主角分别是武葬天,辛环 的武侠仙侠小说《把成败看透了》,由网络作家“醉步踏歌行作者”所著,讲述一系列精彩纷呈的故事,本站纯净无弹窗,精彩内容欢迎阅读!小说详情介绍:武葬天有一个圈内人称“文三算”的爷爷,这辈子他只佩服爷爷。那一年爷爷过世前,特意交代了八个字:不入轮回,挫骨扬灰!可武葬天哪里忍心让老人家死后难安,便擅自厚葬,没想到葬礼当天,天生异象,几道天雷下来差点劈死他。武葬天非常疑惑,后来他在诈死的爷爷那里要到了答案,原来一切都和他的身世有关。

《把成败看透了》精彩片段

我叫武葬天,19岁,这辈子,最佩服我爷爷!

只是我从来没有想过,爷爷会提这样的要求;我也从来没有想过,有一天我们会阴阳两隔!

爷爷是方圆几百里最有名望的算命师,绰号文三算。

因为他一年只算三次命。

但神奇的是,几十年来从没有错过。

不管来的是谁,不管算什么,都无比精准,无一例外!

他甚至连对方什么时候死都算得一清二楚,前后误差绝不超过一刻钟。

所以某些时候,爷爷说的话,比圣旨都好使。

因为他预测的事情,一定会发生!

我尊敬爷爷,也很听他的话,但是这一次,我打算违逆爷爷了。

因为我真的无法做到。

其实爷爷弥留之际,让我做的只有八个字:

“不入轮回,挫骨扬灰!”

这哪里是遗嘱,分明是一个诅咒!

我想不明白,怎么会提出这种要求?

为什么?

爷爷没有回答,他只是嘱咐我:“天娃子,切记,我交代你的事情,一定要给我办好。否则,我死也不会瞑目!我要你答应我,答应我!”

爷爷直勾勾的看着我,眼睛里满是期盼,甚至是祈求。

但他是我在这世上唯一的亲人!

我的心得有多黑,才能做出这种大逆不道、天理不容的事情来?

爷爷已经病了几个月了,此时连呼吸都断断续续,虚弱的仿佛秋天里随风飘扬的树叶,没有一丝力气。

可是,这样虚弱的他,竟然神奇的抓住了我的一只手,抓的很用力,手背青筋可见。

他瞪着我,一眨不眨的瞪着我,断断续续道:“天娃子,我死之后,把你的三滴精血,滴在我的骨灰上,然后施法,挫骨扬灰,让我永世不得轮回!”

他大口喘着气,声音嘶哑的吓人,仿佛随时都会过去一样。

我懂他说的那种法术。

那是一种禁忌——替死!

替我死!

爷爷不可能无缘无故替我死,一定是我有了危险,他才不惜蒙蔽天机来救我。

通常这种情况,一定是有一个十分强大的对手,盯上了我。

那么,这个对手是谁呢?

从小到大,我几乎就没走出过村子,更没什么仇家,那么,他为什么要对我下手?

他的动机是什么?

我问爷爷,爷爷说我想多了,压根不是那么回事。

我直截了当告诉爷爷,不说原因,我就拒绝执行。

爷爷想了很久,似乎回忆起了曾经那些意气风发的光辉岁月。

他布满沧桑的脸上,展露出发自心底的笑:“也许,是因为我早些年,‘助纣为虐’了吧!”

爷爷脸上竟然浮现出满满幸福的自豪感!

这话,让我摸不着头脑。

“天娃子,爷爷就这三五天了,你把村长喊来,我有事吩咐他。”

我忍着泪,起身去叫村长。爷爷说自己就剩这三五天了,这话刀子一样,让我心如刀绞。

村长很快就来了,后面还跟着村里说话算数的十几号人。

爷爷是村子的顶梁柱,因为爷爷即便一年只算三次命,但收入却绝对比全村人收入加起来都多。

爷爷自己只留下很少的一部分,只够我们爷孙俩最基本的生活,剩下的九成九,都捐给了村里。

村里修路,建小学,买耕种机械,甚至各家各户的家用电器,都是爷爷无偿捐献的。

所以爷爷在这些人的心中,地位是极高的。

我不知道他们在里面谈论什么,时间不长,只有短短七八分钟,里面就传出一片哭声。

那一声声哭叫,宛如一颗颗炸弹,瞬间把我吓蒙了!

我急忙冲进房间,看到爷爷正安静的躺在床上,脸上还带着几分不舍,眼望着门口方向。

我知道,他是在等我,等着见我最后一面。

只不过他的眼睛已失去了神采,胸腹间已经没了呼吸。

村长等人,全都跪在地上,失声痛哭。

我脑子“嗡”的一声,只觉得天旋地转,腿如灌了铅,只往前迈了一步,便眼前一黑,什么都不知道了......

爷爷!

爷爷!

爷爷!

在梦中,我见到爷爷慈祥的笑,他和我说了许多话,叮嘱我许多事,只是醒来,我什么都不记得了。

我醒过来,已经是三天后了,爷爷已经穿上装老衣服,被村长安置在棺材里。

按照村里的习俗,三天出殡!

今天,就是出殡的日子。

我缓缓走向爷爷,看着棺材里那个慈眉善目的老人,热泪夺眶而出,再也压抑不住心中的悲恸,嚎啕大哭!

我的哭声,引来了全村人的悲声。

他们受了爷爷的恩惠,念爷爷的好,他们也都舍不得爷爷!

直到这一刻,我才意识到,爷爷,是真的离我而去了!

我永远失去了爷爷!

村长叹息着说:“小天啊,你爷爷已经嘱托我们了,让你一定遵照他的遗嘱办,你知道他的遗嘱是什么吧?”

我当然知道遗嘱是什么,就是不入轮回,挫骨扬灰!

村长低着头,似乎在躲避我的目光:“你爷爷临终前,交代我们大家三件事。

其一,让你作法,把他挫骨扬灰,永不入轮回。

其二,让你忘了他,远走他乡,永远不要回来。

其三,让你永远不要对人说起你的真实姓名,在外人眼中,你就叫武胜天,你一直都叫武胜天!”

我不明白,一个名字而已,爷爷为什么反复强调?

难道仇家可以通过我的真实名字武葬天,锁定我?

不管了,我知道村长的关注点也不在这里。

我看着村长,问:“你怎么想的?”

村长嗫嚅着:“我觉得,你爷爷既然已经吩咐了,咱们就该按照他的吩咐办,你说呢?”

我火腾地一下就窜上来了,一把抓住村长脖领子,盯着他:“你想让我爷爷挫骨扬灰?”

“不是不是。”村长慌忙摆手,“你爷爷对我们村恩重如山,我怎么可能想让他挫骨扬灰?只不过......你懂的,这方圆几百里,谁不知道你爷爷文三算?他是最厉害的算命师,活神仙那种,一辈子从没错过,他让我们这么做,必然有他的道理。如果我们不执行的话,我怕......我怕会......”

“会什么?”

“会......会遭天谴啊!”村长哭诉,“你爷爷说的,他亲口说的,我们十几个人,都听到了。小天,不是开玩笑,是会遭天谴的,我们全村人都会死,我们所有人都会死!”

我知道,他怕了,他被我爷爷的话,吓唬住了!

他信爷爷信到了骨子里。

爷爷的吩咐,他拼了命也会执行!

只是......

我......不......允......许!

没错,爷爷是叮嘱过我,这也的确是他的意愿。

可那又怎么样?

我还有自己的血性,还有做人的良心!

虽然爷爷没有说出他的全盘计划,但我隐约能猜到一点儿。

他是怕我遇害!

爷爷让我把三滴精血滴在他的骨头上,就是用尸骨代替我,让对手以为我已经死了。

用不入轮回为代价,帮我蒙蔽天机!

试问,此情此景,让我如何糟蹋爷爷尸身?

难道真的把爷爷挫骨扬灰吗?

我拳头早已攥紧,耳边却传来村长絮絮叨叨的声音:“小天啊,你就听你爷爷的吧!那边的祭台都已经打好了,干柴也已经帮你预备好了,还有汽油、石碾子、骨灰盒都已经给你预备了,包括你作法用的朱砂、黄纸......”

我实在听不下去了,怒吼一声:“住口!”

村长愕然,愣愣的看着我。

我盯着村长,一字一句告诉他:“你听好了,我爷爷,要安葬在风水宝地。无论是谁,都不允许以任何理由,毁坏爷爷尸身。谁若是胆敢......我一定会让他后悔!”

这是威胁,一个算命师的威胁!

村长惊恐的看着我,我知道,我此刻的模样,已经变得狰狞,早已不是平时那个爱笑腼腆,人畜无害的小鲜肉了。

村长没敢反抗我,因为他知道,我得了我爷爷真传,他是不敢得罪一名算命师的。

他只是讷讷的说:“可是你爷爷说......”

我打断他:“你放心,我给爷爷找的,是龙脉!无论多大的祸事,只要把先人葬进去,就万事大吉了!在古代,葬进龙脉的后代,是能当皇上的!”

村长将信将疑,毕竟我的道行,比爷爷差远了!

傻子才信我不信爷爷!

不过我确实是一名算命师,也得了爷爷衣钵,即便道行远远不如爷爷,他们也不敢轻易得罪!

我瞅了一眼棺椁,用料确实不错,一时之间,我也很难找到更好的。于是,我叫他们准备好车,又备了铁锹、绳子等物资,陪我一起去龙脉。

龙脉确实存在!

因为爷爷病了几个月,任谁都看得出来大限将至,所以早在两个月前我就准备好了墓地,就在我家附近的一个山岭——绝龙岭!

但我刚才说的埋进龙脉就会逢凶化吉,当然是胡扯!

老实说,这种情况,即使把爷爷安葬在龙脉,也大概率会引来麻烦。

如果我所料不错,一定有一个十分强大的存在,想要对付我。

我没把精血滴在爷爷的骨灰上,爷爷就不会成为我的替身。

那么,他就会认为我还活着。

他......会来找我!


我知道这很危险,甚至会死!

但是,我无所畏惧!

爷爷走了,悲痛早已使我失去理智。我无法形容此刻的心境,说悲愤也好,说心如死灰也罢,总之,无论是谁,胆敢对我们爷孙不利,我是真会跟他拼命的!

平时的我很怕死,但这一刻,我是浑然不怕的!

有胆,你就来!

路途不算远,只有三十多里路。

绝龙岭,山体成龙形,远远望去,宛如一条神龙对着天空嘶吼咆哮。

此时正值盛夏,虽然是晌午,但不知为什么,这里阴森森的。一股股小风不知从哪里钻出来,吹的人遍体生寒。

我不由得打了一个寒颤。

村子里来了七八十人,都是感念爷爷恩情自发前来的。他们的样子,也都哆哆嗦嗦。

我运起法眼,凝目望去,远远看见山头上似乎有氤氲白雾不断翻滚涌动,恢弘磅礴,气象万千。

果然不愧是龙脉!

我心中暗赞,脚步加快,朝山顶走去。

村长跟在我身后,冻得直哆嗦,忍不住在我后面唠叨:“小天啊,这到底行不行啊,我这心里可没底儿啊!你爷爷亲口和我说,如果不照他说的做,我们会大祸临头的!”

话音未落,天空忽然划过一道闪电,随后,刚刚还晴空万里的天空,转瞬之间,竟然布满乌云。

天色迅速暗了下来,宛如有一口无形锅盖,扣在了我们头顶!

“乌云盖顶,乌云盖顶啊!”人群中不知是谁,仓惶喊了一句。

随后,村民们纷纷跪了下去,朝着天空磕头。

乌云盖顶,大祸临头!

这是灾祸降临的征兆!

村长眼睛都红了,急匆匆跑过来,正要说点什么,忽听山顶传来轰隆隆的响声。

我抬头看去,发现靠近山顶的地方塌了一角,无数山石崩塌,混着泥水飞流直下。

“泥石流!”

“是泥石流,泥石流来了!”

“天呀,老天爷发怒了,快跑啊!”

村民惊叫声此起彼伏,我看着也是一脑门冷汗。

山体滑坡造成泥石流,是十分危险的,把我们所有人活埋都是有可能的。

倒霉,怎么会遇到这种事情?

我盯着从山顶倾泻的滚滚泥石流,感觉死神在像我招手。

逃跑是没用的,人再快,也快不过泥石滚落的速度。也就是说,我们这些人如果顺着来路往山下跑,很快就会被泥石流淹没。

难道,真的是天谴?

天地辽阔,而此刻,我和身后那些村民们,就像蝼蚁般渺小!

在大自然的神威面前,我第一次感到无力!

村长都已经吓瘫了,他跌坐在地上,喃喃自语:“天谴,天谴来了!果然没把文三算挫骨扬灰,天就会降罪!这下完了,我们都要死,我们所有人都要死!”

我没空搭理他,此刻生死一线,想办法逃生才最要紧。

“汪汪汪......”

危急时刻,身边响起了犬吠声。

我低头一看,见是一条白色小狗,细腰细腿,冲我汪汪直叫。

一边叫着,还一边歪着脑袋,似乎在示意我往旁边看。

我认识这条狗,曾经喂过它。

有一年冬天,天降大雪,山里没吃的,这条狗就在一个清晨,蹲在了我家门口,眼汪汪看着我,很可怜。

我知道它饿了,就把它带到屋里,给它热乎乎的饭菜。

爷爷看到,只是叹了口气:“也是一条可怜虫啊,先养着吧!”

于是,狗子就在我那安家了,直到春暖花开,才恋恋不舍的离开。

从那以后,只要我一进山,一准儿看到它。

它最喜欢的动作就是往我身上扑,兴高采烈的,我想帮它起个名字,只不过我起的名字它似乎都不喜欢,我也懒得费劲,就直接叫它狗子了!

这是一条很有灵性的狗!

此时看到它,让我瞬间燃起生的希望。

顺着它示意的方向看去,离我两三米的位置,有一块巨石。巨石后面,竟然露出一个黑黝黝的洞口。

只不过从我这个角度看去,洞口只露出一线,隐藏的很好,所以之前我们大家都没有看到。

此时此刻,已经没时间多想了。

多犹豫一秒钟,就多一分死亡的危险。

我大吼:“快,大家跟我走,进山洞!”说完,不等村长他们反应,我抬着棺材,第一个冲了进去。

山洞里黑漆漆一片,伸手不见五指。

不知从哪里吹来一阵冷风,让我浑身汗毛都竖了起来。

我瞪大眼睛,警惕的看着四周。

村长跟在我身后,村里人都及时躲进了山洞。虽然可以松口气了,可我这心总悬着,似乎有什么不好的事情,即将发生。

狗子亲昵的用它的小脑袋蹭着我的小腿,我抱起它,环顾四周,总觉得在黑暗深处,似乎有无数双眼睛在盯着我。

山洞外,轰隆隆声音途经此处,立时有碎石泥浆飞溅进来,好在村民们离洞口比较远,没人受伤。

不过片刻,就有村民惊叫起来:“坏了,洞口被堵上了!”

我心中一惊,走过去一看,泥浆碎石早把洞口封了个彻彻底底,一丝光亮不透。

眼下只有两条路,一条路是把洞口挖开,原路出去。

而另一条路,则是找山洞的其他出口。

说老实话,我很想挖开洞口。因为我们一行人,是为了安葬爷爷才上山的,随身带着铁锹,挖开洞口应该不算太难。

但这个想法一说出来,立马遭到所有人反对。

很简单,如果原路挖出去,那么出口就在泥石流经过的地方,傻子都知道路难走。

而且谁敢保证山体不会再次滑坡?

如果山体二次滑坡,后果不堪设想。

不过幸运的是,这个山洞很大,很空旷,最为关键的是,我们这么多人进来,没有一丝憋闷的感觉。

所以很可能,这个山洞是有其他出口的。

那么,为什么不找其他出口,走一条安全的路,而非要挖开泥石流呢?

我张了张嘴,很想把不安的感觉说出来,但想了想,又忍住了。

因为我没有证据!

第六感是当不了证据的,说了也没人信,反倒显得我胆小怕事。可如果我把算命师的身份搬出来说事,他们虽然会信。

但却会造成恐慌!

在这个黑黝黝的山洞里,人群一旦发生恐慌,我怕会发生不可控的事件。

所以想了想,我还是忍了下来,带头朝山洞深处走去。

无论这个山洞里有什么,我都要第一个面对。因为身后那些人,是因为爷爷丧事才被卷进来的,我不能让他们受到伤害。

我们是在白天进山的,没人想到带手电,所以现在我手里拿着的,是一个自制的火把。

在火光的照耀下,整个洞壁竟然呈现出一种梦幻般的色彩。

原本普通的洞壁,竟然闪过一抹诡异的淡金色,里面影影绰绰,似乎有无数人影若隐若现。

呈现在我们眼前的,仿佛是一副长达数百丈、史诗级的巨型壁画。

与此同时,耳边传来整齐划一的脚步声。

踏踏踏......

那脚步声,开始时若有若无,而后逐渐清晰,声音越来越大,到了最后,竟犹如洪钟在耳边震荡。

似乎有千军万马自画卷中走来,凌冽杀气弥漫!


村长吓得腿都软了,哆哆嗦嗦指着洞壁:“这......怕不是鬼魂军队吧?”

村长绝不是在瞎说!

我把丹田内的气运到双眼,双眼立马明亮了起来。

开天眼!

可以看到许多常人无法看到的东西。

我们算命师,体内都修炼有气,运用体内的气,可以做很多事情。

比如开天眼、力拔山、健步如飞......可以这么说,我们体内的气运行到哪里,就会加强相应部位的能力。

此时,我看到山洞内弥漫出许许多多黑色阴气,而在洞壁之上,似乎真的有许许多多人影晃动。

从小到大,几乎没见到什么鬼魂的我,吓得手足发凉。

我强自镇定,从怀中拿出一张符篆,犹豫了一下,又收了回去。

这些符篆,是爷爷留给我的,全都是天级顶级符箓,一共也没几张,用一张少一张。

眼下那些鬼魂还没有袭击我们,没必要惹毛了它们。人家盘踞于此,说起来,我们才是外来闯入者。

我对村长说:“回去,挖开洞口!”

这回也没人质疑我的决定了,村长忙不迭的点头,大家伙齐心合力,迅速开挖,可是几铲子下去,前面人就僵住了。

他面色铁青,口齿也变得磕磕巴巴:“洞口......被......被堵死了!”

我冲上去查看,发现碎石尽头是一面石墙,准确的说,应该是一块超级巨石随着泥石流滚了下来,恰好卡在洞口。

瞧那体积,怕是得有数千斤,凭我们这些人,根本无力撼动。

倒霉!

我正要说些什么,忽听身后传来一阵惊呼,回头看去,见洞壁内那些影影绰绰的人马,竟然徐徐从洞壁中走了出来。

黑影逐渐凝实。

这下子,连村长这些普通人,也全都看到了!

为首之人头戴虎头盔,红面,尖嘴,威武霸气,最为奇特的是,他的后背,竟然有一对肉乎乎的翅膀。

他一手持锤,一手持钻,黑亮的甲胄披在身上,散发着浓郁的阴气。

这应该是一名将军!

此刻,他正神色肃穆,死死盯着爷爷的棺椁。

虽然没有任何动作,但我却从他身上,感受到了一股悲伤的情绪。

他面部肌肉抽搐,情绪似乎已经在失控边缘,宛如一座活火山,随时都有可能爆发。

我注意到他的手。

他的手指很粗,上面竟然长出淡金色指甲。我不明白,一个鬼魂,怎么可能会长出淡金色指甲?

他的级别......

我简直不敢想!

这个鬼魂的级别,绝对比我听说过的任何级别都高。就算传说中的鬼王,也未必是他对手。

我心中忐忑,来不及多想,大喊:“快抬着爷爷棺椁跑。有爷爷庇护,不怕这些魑魅魍魉!”

立马有脑筋灵活的村民,抬了爷爷棺椁就走,直奔山洞深处。

我则在后面断后,手里死死攥着一张镇山符,警惕的盯着眼前那些人影。

一旦有异动,我是绝不会吝啬符箓的!

爷爷说过,符篆有天地玄黄四种级别。而我手里这些,可都是天级的,是最顶级的符箓,打出去,绝对够他喝一壶的。

为首鬼魂似乎想说什么,但张了张嘴,什么都没有说出来,只是带着人,在后面尾随。

我们在前面跑,后面影影绰绰,不知跟了多少黑色影子。

一眼望去,怕是少说也有数万!

如此密密麻麻的阵仗,真的宛如古代行军打仗一般,我咬着牙,强自镇定,因为我知道,我不能垮,我垮了,身后这些无辜村民绝无幸免。

我把他们带上山,就要完完整整的把他们带回去!

危急关头,我没有丢下爷爷棺椁,一方面因为那是爷爷尸身,不能丢;而另一方面,则是因为爷爷的棺椁,的确有驱邪的功效。

爷爷去世之前,留给我两样东西,一本《天算秘术》,和一样类似于画卷的《葬天录》。

《天算秘术》是爷爷亲笔,记载他一生所学,被我收在怀里随身携带,算是个念想。

《葬天录》却要依照爷爷吩咐,深埋地下的。我也懒得另找地方,直接当成殉葬品,放在爷爷棺椁里了。

《葬天录》到底有什么用,我不清楚,爷爷也没有和我说。只知道这东西水火不侵,刀劈不坏,除此之外,还能辟邪。

表面上,《葬天录》是一副画,由卷轴和画布两部分组成。但这是一副打不开的画卷,我使出吃奶的力气,也无法打开一丝缝隙。

我甚至怀疑它本身就是一体的,是用一种天然材料雕刻而成。但具体是什么材质,我不清楚,只知道这东西非金非玉,坚硬异常。

我哪怕用锤子砸,用火烧,用水煮,都无法伤其分毫。

之所以做这些,是因为爷爷说了,《葬天录》是天地间最坚硬的东西,无法毁坏。如果我真有本事弄坏了,他送我一辆跑车。

为了那辆子虚乌有的跑车,我想了无数办法,花费了无数力气,但就是无能为力。

我只知道一件事:

《葬天录》——不简单!

所以,爷爷过世,我把《葬天录》放在爷爷棺椁里。

这是我能做主的,给爷爷最贵重的陪葬品了。当然,这陪葬品本来就是爷爷的,我只是把爷爷的东西,还给了他而已。

果然,有《葬天录》在,爷爷棺椁面前,这些鬼魅不敢放肆,只是静静的跟在后面,没有对我们造成任何伤害。

村民们连滚带爬的往前跑,很快就看到了光亮。有人一声欢呼,直奔光亮处跑去。

外面仍然下着雨。

当他沐浴倾盆大雨之下,脸上洋溢出劫后余生的喜悦。

鬼魂一般是不会在白天害人的,所以到了山洞外,我们就等于逃出生天!

大家整顿一下,继续向着山顶进发。

我挺感激这些村民的,如果换做一般人,发生了这样的怪事,早就扔下棺椁跑路了。

但爷爷在他们心里太重要了,爷爷有恩于他们,所以他们也要让爷爷走的体面。

我对着这些村民,深深鞠了一躬,千言万语到嘴边,只化作了一句谢谢,谢谢你们!

村长连忙跑过来:“诶呀,娃子你这是干嘛呀!咱们乡里乡亲的,不帮你帮谁?再说你爷爷是什么人?那是咱们村的神!咱们村里,谁没受过你爷爷的恩惠?我们这是在报恩!”

说到这里,村长眼睛红了。

我知道,村长是真心的。村里的乡亲们,也都是真心的!

付出总有回报,爷爷为村里人做了那么多,得到了全村人的感激。

事不宜迟,我们马上出发。

顶着雨,咬着牙,我们加快速度,很快就到了山岭之上,龙首的位置。

我早在两个月前,就已经选好了墓地,并挖出一个深坑,周围砌砖,上面盖了油毡布。此时虽然是难得一遇的暴雨,但坑里还是干的。

村长露出惊奇面容:“小天啊,这些都是你一个人弄的?”

我点头。

村长叹了口气:“唉,也是,你爷爷这一病,前前后后小一年了,瞎子也能看出来不行了!只是没想到,你竟然一个人做了这么大工程,还为你爷爷找到了传说中的龙脉!苦了你这孩子了!”

我不愿意说这些,事实上为爷爷准备墓地,我是哭着准备的。

谁愿意做这些事情啊,做这些事情,意味着有亲人即将离世!

我招呼一声,开始搭建临时灵棚,还要把墓地上方遮盖起来。否则,一边下雨一边填土,算怎么回事?

雨淋棺,辈辈穷;雨淋墓,辈辈富!

意思是说,如果下葬之前下雨,雨水淋在棺材上,后辈子孙就会穷困潦倒;如果是下葬之后下雨,雨水淋在墓碑上,后辈子孙则会辈辈富贵。

说实话,今天这雨,可真不怎么吉利,处处透着凶险诡异!

灵棚很快就搭好了,尽管动作迅速,但我举行安葬仪式的时候,还是晚了十三分钟。

已经是午后了!

村里人开始议论纷纷,都觉得不太吉利。我们老家这边就是这种风俗,安葬必须在上午进行,下午是不吉利的。

我为爷爷立了碑,填了最后一锹土,忽然感觉有点不对劲。

仿佛身上有什么东西,裂开了!

这种感觉很玄妙!

怎么说呢,就好像我平时一直躲在一个无形的保护罩里,那个保护罩虽然看不见摸不着,但却像“棉被”一样,把我保护的很好。

可是现在,“棉被”突然裂开了,碎成了几块,再也盖不住我的身体了。

我全身上下都处在风口上,被冷风吹着,被不怀好意的目光盯着!

我下意识望向天空,竟然发现,乌云在以肉眼可见的速度翻腾涌动。

随后,一道刺目的蓝色光柱从浓重乌云中钻出,宛如神兵天降,发出璀璨光芒,照亮一方天地。

我就那么眼睁睁看着,那道蓝色光柱朝我直直的劈了下来。

直奔我的脑瓜顶!

我脑子一下就蒙了,整个人都傻掉了!

我清醒的意识到,是雷!

天雷!

天雷竟然要劈我!

长这么大,自问没做过亏心事的我,竟然要被雷劈?

这什么情况啊?

为什么我给爷爷下葬,竟然会引来天雷?


网友评论

发表评论

您的评论需要经过审核才能显示

为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