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彩小说尽在A1阅读网!手机版

彩泥文学 > 武侠仙侠 > 太玄帝尊

太玄帝尊

飞火流星作者 著

武侠仙侠连载

李墨是太玄帝尊的转世,却始终没能唤醒前世记忆……经历了女友的背叛,巨额的债务等等压力,如今为了病重的妹妹,李墨不得不签了合约,做了女老板的契约丈夫。一次巧合,他竟意外唤醒前世记忆,从此获得无上的传承,逆袭人生,复仇虐渣。

主角:李墨,蓝雨婷   更新:2022-09-14 12:17:00

在线阅读
分享到:

扫描二维码手机上阅读

男女主角分别是李墨,蓝雨婷 的武侠仙侠小说《太玄帝尊》,由网络作家“飞火流星作者”所著,讲述一系列精彩纷呈的故事,本站纯净无弹窗,精彩内容欢迎阅读!小说详情介绍:李墨是太玄帝尊的转世,却始终没能唤醒前世记忆……经历了女友的背叛,巨额的债务等等压力,如今为了病重的妹妹,李墨不得不签了合约,做了女老板的契约丈夫。一次巧合,他竟意外唤醒前世记忆,从此获得无上的传承,逆袭人生,复仇虐渣。

《太玄帝尊》精彩片段

“跪下!”

“只要你跪下,再帮老子把鞋舔干净,你妹妹那两万块救命钱,老子出了!”

东海市一家高档餐厅里,杨华和蓝雨婷正满脸鄙夷的看着头发凌乱,胡子拉碴的李墨。

蓝雨婷长得很漂亮,打扮更是性感时髦。

杨华虽然人到中年,身材偏胖,还有些谢顶。但他身上穿金戴银,脖子里一根金链子足有一两重。手腕上还戴着一块劳力士金表,一看就是成功人士。

李墨额角青筋突起,钢牙几乎咬碎。

他双拳紧握,指甲因为用力过猛而嵌入肉里。

蓝雨婷原本是他女朋友,却被他的顶头上司杨华横刀夺爱!

现在他竟然还要用这种方式,来羞辱自己!

可是,李墨别无选择!

妹妹罗茜还在医院饱受煎熬,若再不救治,就可能命丧黄泉!他决不允许这样的事情发生!

“噗通!”

李墨跪下了!

当众给人下跪,这是多么没有尊严的事情啊!

尽管他觉得无比屈辱,可是却只能紧咬牙关,默默忍受这一切!

餐厅里那些食客,纷纷朝这边看了过来。他们带着鄙夷和耻笑,对着李墨指指点点。

然而,就在李墨准备爬过去舔鞋子的时候,杨华突然飞起一脚,踢在他的脸上!

“砰!”

鲜血直流!

并且直接滴在在李墨胸前那块古朴的玉佩上。

玉佩瞬间发出一道微弱的光芒,转瞬而逝!

没有人察觉到这一变化。

杨华仰天长笑道:“哈哈哈哈,我刚刚只是说着玩儿的,没想到你居然当真了?李墨啊李墨,你怎么这样天真!”

李墨脸色剧变:“你......你说什么?你耍我!”

杨华不屑的说道:“老子就耍你了,你能怎么样?别忘了,你的命运都捏在我手里,惹老子不高兴,分分钟开除你不说,还把你列入行业黑名单!”

“到时候你没了工作,不但没钱给你妹妹治病,就连生活都成困难了!”

“哈哈哈哈!”

杨华得意的大笑。

蓝雨婷厌恶的看了李墨一眼:“你为了区区两万块,居然心甘情愿下跪舔鞋子,连最基本的尊严都不要了!看来离开你,我真是太明智了!”

看到蓝雨婷的嘴脸,李墨除了感到愤怒,更感到痛心。

他咬牙说道:“要不是凑钱给你整容,我也不会背上十万债务,以至于茜茜生病没钱治。可你呢?整容变美了,转身就和杨华勾搭上了!”

“做人要有良心,你这样对得起我吗?”

“我呸!”蓝雨婷狠狠啐了一口,“良心多少钱一斤?你没钱没势,还有个拖油瓶妹妹,跟着你难道一辈子吃苦?”

“我告诉你,我们已经结束了,你以后别来纠缠我!还有,我这个周末就和杨华结婚了。知道婚礼在哪里举行吗?”

“东海市最贵最高档的维多利亚大酒店!这种地方,你就算攒一辈子钱,都去不起!”

蓝雨婷说完,扭头对杨华说道:“亲爱的,咱们走,我不想再看到这个人!”

杨华大笑着,带着蓝雨婷离开了餐厅。

李墨瘫坐在地上,两眼失神的看着地板。

他已经顾不上周围客人的嘲笑了。

个人的尊严,和妹妹的生死比起来根本不算什么!

他现在真的走投无路了,要是再借不到钱,妹妹恐怕就要被赶出医院,回家等死了!

怎么办?

他绝望了。

“你......很需要钱?”

就在李墨绝望的时候,一个有如天籁般动听,却毫无感情的声音在耳边响起。

他抬起头。

眼前站着的,是个绝美的女子。她有一副足以媚惑众生的桃花眼,外加高挑的个头,一头披肩波浪卷,妥妥的人间尤物啊!

相比起蓝雨婷,简直一个天上一个地下,完全不是一个档次的!

“你是......陈总!”

李墨认了出来,这绝美女子,正是他公司的老板,陈氏集团总裁陈梦茹!

“我是陈梦茹!咱们......谈笔交易?”

“交易?什么交易?”

“只要你签了这份结婚协议,我马上可以把你妹妹治疗所需要的费用打给你。”

陈梦茹递过来一份合同。

合同内容很简单,只要他和陈梦茹领证结婚就可以了。

当然了,这是假结婚,两人只是挂名夫妻。婚姻只需要维持一年,期满就可以离婚了。

“对不起,我拒绝!”

李墨将合同还给陈梦茹,然后从地上爬起来,转身就走。

关于陈梦茹的事情,他还是听说过一点的。

陈氏集团不过是个三流公司,陈家总想着让陈梦茹嫁入豪门,从此一飞升天。

陈梦茹不甘心,于是拼命在公司里找人假扮夫妻。

可但凡和她签约的人,最后不是断腿就是断手,甚至还有人丢了性命。

这是个坑啊!

连命都没了,要钱有什么用?

可是李墨刚走两步,陈梦茹就说道:“十万!只要你签字,我立刻给你打十万!你妹妹不是危在旦夕,等钱救命吗?”

“如果我们能顺利领证,我还可以每个月给你五万块生活费。这样一来,你和你妹妹生活就有保障了!”

李墨肩膀一颤。

是啊,妹妹等钱救命,这十万块可是救命钱!

李墨是个孤儿,从小被养父母收养长大。不过可惜,还没等他报答养育之恩,养父母就过世了,只留下一个妹妹。

所以,无论如何,他都要治好妹妹!

这是他在世上仅剩的亲人了!

“你说话算数?”

“当然算数!”

“好,我签!”

三下五除二签完协议,陈梦茹心满意足的点了点头。

她拿出手机,毫不犹豫的给李墨转了十万。

“叮!支付宝到账,十万元!”

李墨松了口气,妹妹治病的钱有了!

他现在觉得,哪怕以后再危险,只要治好罗茜的病,他什么都不怕了!

偏巧就在这时候,医院突然打来电话。

“李墨吗?你妹不行了!鉴于你欠费较多,所以医院决定......”

后面的话,他已经听不到了。

他连电话都来不及挂,发了疯一样朝外冲。

然而他刚跑了一步,突然眼前一黑,整个人扑倒在了地上。

恍惚中,他听到一个庄严的声音。

“太玄帝尊转世之人啊,接受吾之传承吧!任督二脉,开!”

也不知道过了多久,他睁开了眼睛。

脑子感觉想要裂开一样的疼,而且还莫名其妙多出来很多记忆。

盘古太玄经?

太玄帝尊转世?

这都是什么玩意儿?

“你醒了?”

就在李墨有些懵的时候,陈梦茹的声音,从旁边传了过来。


这时候他才注意到,自己正坐在一辆保时捷的后排,陈梦茹就在他旁边。

“怎么突然晕倒了?”

“我也不知道,可能最近因为妹妹的病,所以搞得有点心力交瘁吧。”

说到妹妹,李墨顿时心中焦急:“对了,医院,我要去医院!”

“医院已经到了。”

“谢谢!”

李墨来不及多说什么,直接推门下了车。

陈梦茹犹豫了一下,于是也下了车,跟着进了医院。

李墨以最快速度冲进了重症监护室。

此时一名青年医生,正满脸不屑的喝道:“动作快点啊,早点收拾干净,后面还有病人要进来!没钱治病住什么院?浪费资源!”

在他的指挥下,几名护士用白布盖在一名少女的头上,并且准备将她抬上推车,送去太平间。

“住手!”李墨暴喝一声。

他冲过去,狠狠将护士推开:“不准碰我妹妹!”

“李墨,你妹妹罗茜已经死亡了!现在护士要把尸体抬走,你不要影响我们的工作!”

青年医生名叫柳平,是罗茜的主治医生。

他满脸嫌恶的斜睨了李墨一眼。

“怎么可能!好好的怎么人没了?药呢?为什么不给我妹妹用药!”

“你妹妹要用的都是进口药,很贵的知道么!你连住院费都没有结清,我怎么敢给你妹用进口药?到时候你没钱支付,我找谁要去?”

“钱钱钱,就知道钱!你是医生,难道不应该救死扶伤吗?”李墨怒道。

“笑话!医院开在这里不要成本啊?医生不要赚钱啊?我没让医院直接把你妹妹火化,已经算相当仁慈了!”

柳平不耐烦的朝护士挥了挥手:“还愣着干什么?赶紧把尸体给我弄走,把病床腾出来!”

“你们谁敢动我妹妹!茜茜没死,她不会死的!我不会让她死去!”

李墨说着话,将盖在罗茜身上的白布给掀开了。

她有如睡美人一般,紧闭着双眼,没有半点呼吸,的确已经死了。

李墨双膝一软,跪在病床前,满脸痛苦。

“茜茜,咱们有钱了!哥已经弄到十万,马上就能给你用最好的药了!而且咱们还可以请国外专家来,一切都会好起来的!”

“茜茜,你醒醒,你赶紧睁开眼睛,看看我!你张张嘴,再叫我一声哥!”

他抓住罗茜的手,一遍又一遍的呼唤,只希望能出现奇迹,让妹妹醒过来。

就在他伤心欲绝的时候,突然感觉丹田处传来一股炙热的感觉。

紧接着,一股暖流顺着他的经脉,通过手心悉数传输进了罗茜的体内。

柳平怒吼道:“你小子来劲了是吧?我已经跟你说过了,你妹妹已经死了!我警告你别影响我们正常工作,否则我就报警抓你!”

他一边说着,一边走上前,打算将李墨拉开。

“咳咳!”

然而就在这时候,罗茜突然剧烈咳嗽了起来!

所有人都惊呆了!

罗茜不是已经死了吗?怎么还会咳嗽?

始终在旁边冷眼旁观的陈梦茹,也露出了惊讶的表情。

怎么回事?

死人复活了?

罗茜咳嗽了一阵后,缓缓睁开眼睛:“我......我这是死了吗?”

听到她的声音,李墨狂喜。

“不,茜茜,你还活着,你没有死!你会好好的,健健康康的活下去!”

罗茜看向李墨。

她伸出手,轻轻摸了摸他的脸:“哥,我......我们不治了好吗?因为我的病,已经花了很多钱了,我不想拖累你!”

“说什么胡话呢!不要为钱的事情担心,医药费什么的我已经筹到了!现在你只要安心住在医院,把病治好就行了!”

两人正说话,柳平已经从刚才的震惊当中恢复了过来。

他走过来冷冷说道:“别说我没提醒过你,想要继续住院接受治疗,你就先把费用给结清了!”

李墨没有回头:“不就一万块住院费么?我会付清的!”

“什么一万块?总共十万块,现在你把费用交了吧!”

“十万?”李墨皱起眉头,“你们都没给我妹用药,哪里需要那么多钱?清单呢?清单给我拿过来!”

柳平眼神里闪过一抹慌乱,嘴上却强辩道:“什么清单?我说十万就是十万!你小子是不是想赖账?不付钱今天休想走出医院!”

他扭头对护士说道:“去,把保卫科的人叫过来!今天不把费用结清,谁都别想离开!”

“等一下!”

一直没开口的陈梦茹,终于说话了。

“没有清单就让人支付十万医药费,的确很不合理。好歹也应该让我们知道一下,你究竟用了点什么药,每样药品大约是多少钱吧?”

柳平打量了陈梦茹几眼,脸上露出惊艳的表情。

她的长相实在太出众,加上衣着品味很是不凡,一看就是妥妥的白富美啊!

李墨和他妹妹两个人的实际情况,柳平还是很清楚的。这就是一对生活在最底层的穷苦人家。

所以他一直都很瞧不着这两兄妹,从来不给好脸色看。

但他却没料到,李墨居然还有这样的朋友?

这女的该不会是他女朋友吧?

柳平吃不准陈梦茹的来头,也不敢用刚才的态度说话。

他眼珠子转了转,干咳一声后说道:“你们要清单是吧?我可以给你们看。不过上面都是专业词汇,你们也未必能看得懂!”

他说完话,朝护士使了个眼色。

护士很快就将医药费的清单拿了过来,交给李墨。

清单上的药物名目很多,而且全都是药品的化学名称,不是学医的根本看不懂。

然而李墨在浏览的同时,每看一项,脑海中都会跳出一些信息,让他能够明白这些药物的具体作用。

飞快的浏览完毕之后,他的脸色变得铁青!

不出所料,这清单有问题!

他克制住怒火,指着其中几项说道:“伊维菌素?盐酸地托咪啶?柳医生,你给我解释一下,你们医院什么时候开的兽医科?”

“这些药,全都是兽药,都是用在动物身上的!”

“就这种药,你问我收十万块?真的当我是傻子不成!”

李墨越说越激动,他冲上去一把抓住柳平的衣襟,大声说道:“我妹妹生命危在旦夕,而你却满脑子想着圈钱,简直就是医生中的败类!”

柳平也没想到,李墨竟然懂这些!

不过他却并没有因此感到慌张和羞愧,反而不客气的警告道:“把手给我松开!敢跟我动手?信不信我让你在东海混不下去?”

“混不下去?我倒要看看,是谁混不下去!”陈梦茹一脸冰冷。

柳平用力挣脱了李墨的手,面带不屑的说道:“你不妨出去打听打听,我柳平在医院是什么地位!我可是有靠山的!”


“靠山是吧?那我把院长找来,让他来处理这件事!”

陈梦茹说完话,拿出手机,拨通一个号码。

柳平脸上鄙夷之色更浓了:“院长是你说找就能找的吗?你以为你是谁啊!不是我看不起你,今天你能把院长找来的话......”

他话还没说完,陈梦茹的电话就接通了:“葛院长,你好,我是陈梦茹。麻烦你来一下重症监护室,有点事情需要你处理。”

说完话,她把电话给挂断了。

柳平哈哈大笑起来:“被我揭穿了,所以只能硬着头皮演戏了是吧?你这种人我见多了!”

“我就在这里等着!我倒要看看,一会院长会不会来!”

陈梦茹没有搭理他,而是冷冷的靠墙站着。

没多大会功夫,重症监护室的门被推开了。

一名精明干练,颇有学者风范的中年人,走了进来。

看到中年人,柳平脸色顿时变了。

因为他不是别人,正是医院的院长葛叶!

陈梦茹真的一个电话把院长给找来了!

“葛院长,您......您怎么来了?”柳平说话都不利索了。

葛叶没有理会他,而是走到陈梦茹面前,满脸带笑的说道:“陈总,你找我有什么事情吗?”

陈梦茹用下巴朝李墨指了指:“喏,是他有事情需要你解决。”

葛叶和蔼的看向李墨:“这位先生,请问是你找我?”

“没错!你是院长对吧?请你看一下这份清单!这是柳平开给我的收费清单,说是给我妹妹用了这些药,还问我收十万医药费!”

葛叶拿过清单,飞快的看了看。

看完之后,他顿时勃然大怒。

“这是什么?我问你,这是什么?”葛叶将清单揉成团,狠狠砸在柳平的脸上。

“你身为一个医生,居然干出这种事?我真为你的行为感到不齿!我宣布,从现在开始,你被开除了!”

柳平浑身一颤,大声求饶道:“院长,我只是一时糊涂,求你放我一马吧!”

陈梦茹冷冷说道:“葛院长,这次只是碰巧被发现而已。我怀疑这种事他不是第一次干!”

“有这种人在,对你们医院的名声非常不好。你是不是应该好好查查?”

葛叶点点头:“陈总倒是提醒我了!没错,我应该好好查查!”

柳平吓得面如土色,双膝一软,跪在地上。

这些年来他利用虚假清单,或者恶意抬高价格,贪了不少钱。要是院长查下来,他不但前途尽毁,而且是要吃官司的!

到时候谁都救不了他。

“陈总,我错了!求您大人大量,不要跟我一般见识,饶我一次吧!”

陈梦茹淡淡的说道:“你又没得罪我,犯不着跟我道歉。”

柳平一下子明白,问题的关键还是在李墨身上。

于是他赶紧转过身,对着李墨“咚咚咚”就磕了三个头。

“李先生,我有眼不识泰山,求您原谅!我......我知道我错了,我会把多收的费用全部退还的!求您高抬贵手,高抬贵手啊!”

李墨冷冷的说道:“多行不义必自毙!我要是放过你,怎么对得起那些被你坑骗的病人?你这种没有医德的人,留着也是祸害,还不如趁早清理出去!”

他说完话,不再搭理柳平。

葛叶于是叫来医院财务部,迅速的调查了一下柳平的账目。

不查不知道,一查吓一跳。

柳平劣迹斑斑,简直就是罪该万死!

葛叶也不手软,直接将柳平交给警局处置。

别的不说,光贪污这一项罪名,就足够他把牢底坐穿了!

柳平被带走之后,葛叶和陈梦茹交谈了几句,也离开了病房。

李墨走上前,由衷的说道:“陈总,刚才真的太谢谢你了!”

陈梦茹淡淡的说道:“你不用谢我,我只是做点力所能及的事情而已。帮你就是帮我。别忘了我们的交易!”

“明天上午九点,我在婚姻登记处等你。记得别迟到,我最讨厌别人迟到!”

说完话,她转身出去了。

离开医院上了车之后,电话铃声突然响了起来。

她拿起电话,看了一眼屏幕,眉头不由深深锁了起来。

虽然很不情愿,但她还是按下接听键。

“陈梦茹,听说你又找了个小白脸当替死鬼?我劝你别白费力气了,你找几个来,我就废掉几个!你是我看上的女人,你注定飞不出我的手掌心!”

电话那头,传来一个嚣张且放肆的声音。

陈梦茹脸色顿时变得有些苍白:“张学锋,你是不是在我身边安插了卧底?要不然你怎么可能那么快就知道!”

“是又怎样?你就算知道了,那又能如何?我不怕告诉你,你的一举一动都在我的掌握之中!”

不等陈梦茹开口,对方便挂断了电话。

“张学锋!我就算死,也不会嫁给你的!”陈梦茹用力咬着牙,抓着手机的手指,也因为用力过猛而发白!

李墨在病房一直里陪着罗茜,直到探视时间结束,才从医院离开。

走在回家的路上,李墨不停看着自己的手掌,心中很是诧异。

自从今天莫名其妙晕倒之后,他发现自己发生了很多变化。

除了脑海里突然出现的那些乱七八糟的信息外,他发觉自己的身体比原先强壮很多,而且精力充沛,似乎有用不完的力气。

他走路如风,随意走几步,速度居然比单车还快。要是跑起来的话,岂不是能赶上汽车的速度了?

一口气走回家,竟然脸不红气不喘,丝毫没有疲劳的感觉!

只是,肚子饿得很快。

于是他决定先不回家,去附近的小吃街,找个小店把肚子填饱了再说。

这条小吃街还是挺有名气的,历史也比较悠久。

李墨看到有个卖荔枝的水果摊,想起罗茜喜欢吃这个,于是便驻足准备买一点,明天去医院带给她尝尝。

“老板,荔枝怎么卖?”

“不好意思啊,荔枝卖完了。”

“你这里不是还有很多么?怎么就卖完了?”

“刚才来了个客人,付了定金,买下我所有的荔枝。所以抱歉了!”

“老板,你这里那么多荔枝,我也不多要,就买一斤。反正多一斤少一斤也没什么影响吧?”

老板一犹豫,最后点头答应道:“那好吧!”

不过,就在他准备装秤的时候,突然一个银铃般的声音娇叱道:“老板,我不是付了定金吗?你怎么还可以把荔枝卖给别人!”


章节在线阅读

网友评论

发表评论

您的评论需要经过审核才能显示

为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