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彩小说尽在A1阅读网!手机版

彩泥文学 > 武侠仙侠 > 他不是什么好人

他不是什么好人

丽声作者 著

武侠仙侠连载

一场梦惊醒,所有的一切都将为之改变。李痕川时常在想,曾经发生的一切都像是梦境一般,可他终究要面对现实,不管在哪他都要好好活着。只不过总有人看他顺顺当当的不开心,各种上门找茬,既然如此,就不要怪他发挥实力虐渣了。

主角:李痕川,薄齐   更新:2022-09-14 12:17:00

在线阅读
分享到:

扫描二维码手机上阅读

男女主角分别是李痕川,薄齐 的武侠仙侠小说《他不是什么好人》,由网络作家“丽声作者”所著,讲述一系列精彩纷呈的故事,本站纯净无弹窗,精彩内容欢迎阅读!小说详情介绍:一场梦惊醒,所有的一切都将为之改变。李痕川时常在想,曾经发生的一切都像是梦境一般,可他终究要面对现实,不管在哪他都要好好活着。只不过总有人看他顺顺当当的不开心,各种上门找茬,既然如此,就不要怪他发挥实力虐渣了。

《他不是什么好人》精彩片段

他是李痕川,本应该活得好好的,却突然一觉醒来,一切都变了。

醒后的他经常在想,曾经像做了一场很长的梦般。

但,他从不怨天尤人,不管在哪,都会好好过日子。

只是,却总有人不让他安稳,这不,总有人找上来找虐。例如,薄齐?

而此时,薄齐他非常的自信,但是却忽略了里面的水准。

大家之所以一直以来都让他赢,不过是因为他的身份,所以让着他哄着他罢了。

今晚的所有事情全部都是一个圈套,是李痕川早就设计好的,他知道薄齐很爱赛车,所以故意把他往这引。

他这个没有头脑的一口就答应了,真是愚蠢。

同样,李痕川在很早之前就做过了功课,知道在场的哪些人赛车特别的厉害。

他指着最角落的一个男人:“我看着他还挺不错的,挺合眼缘,要不然就让他来帮我吧。”

薄齐朝着角落里沉默不语的男人看过去,不禁玩味的勾唇:“我看你这眼神,还真是特别好,选的人跟你一模一样,都是叫花子。”

“不过这都是你自己的选择了,你得买单。”

李痕川不在乎,“我选的,后果我来担。”

“喂,角落里的那条狗,我们在叫你,你没听到吗?赶紧出来!”薄齐的话引得一阵哄堂大笑。

男人从阴影里出来,李痕川上前去捏着他的肩膀:“没关系,不管是结果是怎么样的,我都相信你。”

男人抬头看了一眼,看到了他从来没有见过的信任。

比赛开始了,李艾艾很犹豫,“真的能行吗,为什么我的心里觉得那么的忐忑呢?”

“你这是紧张罢了,别说是你了,连我自己都有些紧张。“虽然说李痕川提前把这些事情给调查好了,但是事情总有个万一,大家都说不准的。

确实,结果没有出来之前,心里都是忐忑不定的。

薄齐的朋友撞了李痕川一下,嘲笑着:“一看你就是个门外汉,什么都不知道。他们俩开的车就不是一个档次的。”

“关我什么事。”李痕川皱着眉站远点,不想跟这些人有来往。

本来看他一副好欺负的样子,薄齐的朋友们还想好好的调侃他、捉弄他一番。

谁知道李痕川竟然这么硬气,一群血气方刚的男人瞬间忍不住了,开始恶言恶语。

“就你这身份还想跟我们太子爷斗,你懂什么叫狗趴在地上舔骨头吗?”

有一个男人更加的过分,用手指推操着李痕川,让他不得不一直后退。

“跟我们拽什么拽,一人给你一拳头,瞬间把你打得满地找牙,你信吗?”

李痕川捏紧拳头,这种时候确实没法硬碰硬,他闭着嘴,不说话。

看他这样子,一行人瞬间觉得没意思了,他们最喜欢硬气的人,这样打趴下时才有成就感。

李痕川这样玩可就没意思了。

场面一下子冷静下来了,可是突然又发生了意外,这次可是大事情!

薄齐被车撞了!

一系列的慌乱和打120等救护车来后,李痕川跟李艾艾去了医院里。

—路上,李艾艾觉得很忐忑不安:“为什么突然之间会发生这样的意外?我总觉得这件事情不对劲,会不会是他故意陷害我们?”

但是可能性也不大,毕竟没有人会拿自己的身体来开玩笑。

“别担心,我们先去医院里看看情况。”

相关人员全部都在,连薄总都赶到了,他一阵颓废。

“到底怎么回事?”

相关人员把来龙去脉跟薄总解释了一遍,看这件事情跟李坪有关系,薄总忍不住瞪着眼睛。

“是不是因为他惹恼你了,你故意用这样的阴谋诡计才惩罚他?你就是在报复他!”薄总一看李痕川,莫名就有了这种猜测。

不为别的,而是李痕川之前就跟薄总提醒过,如果他教训薄齐的话,薄总不准插手。

现在理所当然,他觉得这事是李痕川一手策划。

李痕川皱眉:“你冷静一点,从头到尾,都是你儿子提议的,我只不过是答应他罢了。”

可是不管李痕川怎么解释,薄总都不相信了。

特别是在医生通知薄齐要截肢时,薄总整个人直接疯了。

李痕川跟李艾艾被请去了相关人员局里,因为这件事情本身就跟李痕川有着很大的关系,他理所应当被列为嫌疑人。

相关人员看李痕川的态度还算是配合,便直接开门见山的问了一些问题。

“我们怀疑你有很大的嫌弃,所以你必须得在相关人员局里拘留,直到这件事情查出真相为止。”

李痕川听着这话,心里一阵不满,“你们有证据吗?”

“单单只是怀疑而已,都没有确切的证据,就把我拘留在相关人员局里。这样有点说不过去吧?”

李痕川心里清楚着,他们不过是看着他一副没有背景的样子,觉得好欺负,所以故意欺负他用来让薄总满意。

相关人员不耐烦的呸了一声:“人家是为了跟你比赛才出的车祸,现在出了事,你不就是第一个被怀疑的人吗?还在这里跟我文纟刍纟刍的解释,赶紧给我老老实实的去里面待着I“

因为这件事情,薄总那边施加了很大的压力,这些相关人员也是顶着压力在做事情,都是上面吩咐下来的,他们只需要照做就行了。

李艾艾一看情况不妙,瞬间就慌了。

“不行,你们没有证据,凭什么口口声声要拘留他?”

但是相关人员局的人那么的多,他们两个人又是一男一女,能有什么力量呢?

相关人员强制性的将李痕川给压了进去,并且没收了他的手机和所有的通讯工具。

李痕川甚至都可以听到他们大声嘲讽的笑声。

“真是够蠢的,发生了这种事情,他就是最好的替罪羊,偏偏自己心里还不清楚呢!”

“没事,也就一开始闹腾着,等以后好好的收拾一下就老实了。”

他们的声音逐渐远去,李痕川心里有些明白,他们到底想干嘛了。说白了,就是想让他承认薄齐受伤的事情是他故意为之。

李痕川恶狠狠的呸了一声:世界上真有这种毒瘤,真是社会垃圾!

 


“你们这完全就是在利用自己的职位做不正当的事,难道你们不怕被举报吗?”李艾艾盯着这些相关人员,心中一阵气恼。

“这个臭婆娘,虽然嘴挺烦人的,但是这身材还不赖嘛。要不然我们把她一起留下来,说不定还能好好的玩弄玩弄。”有人见色起意,色**的提议着。

看着他们的笑容逐渐变得猥琐,李艾艾意识到了这件事情的不对劲,她连忙踩着高跟鞋跑开。

跑出了相关人员局很久,她的心跳一直很快。

还好她没有被那群畜牲给抓住,要不然说不定这辈子都给毁了。

但是现在李痕川还在相关人员局里,她应该怎么做才能救李坪呢?

想来想去,李艾艾锁定了个目标。

维也纳酒店。

“什么,你说三少爷被拘留了?”宫老板不可置信的睁着眼睛,仿佛这是一件很难让人理解的事情。

李艾艾却是知道为什么,“在这里,只有你一个人知道李痕川的身份,别的人只当他是一般的普通人,所以无所忌惮”

李痕川实在是太低调了,从不会去炫耀自己的身份和财富,这种低调和谦虚,有时也是一种双刃剑。

宫老板明白李艾艾的意思,他冷哼一声:“走,我们现在就去相关人员局看看,谁到底这么大的胆子,把三少爷给拘留在相关人员局里!我是绝对不会轻饶他的!”人!”宫老板一上来就开门见山的让他们放人。

他不希望李痕川在里面多待一秒钟,这样的话就是他的失职了。

“宫老板,不知道你口中的三少爷到底是哪一位?”尽管他们已经有了一些猜测,但仍然不敢深想。

李艾艾看着他们装傻的样子,就一阵不爽:“就是刚刚被你们强行关进去的那位!”

宫老板冷哼一声,表示附和。

场面上一阵尴尬,马上派人去吧,李痕川给请出来了。

李痕川在监狱的角落里,静静的看着一处。

嘎吱一声响,有人来了。

“你们想干什么?难不成想私自对我动刑吗?”

李痕川一看着这群相关人员,眼皮子就一直跳,总觉得没有什么好事会发生。

可是这次李痕川猜错了,他们的态度特别好。

“三少爷,刚刚是我们搞错了,确实没有证据,我们不应该拘留你,请你现在赶紧出来吧!”

他们好声好气的说着,听着”三少爷”这三个字,李痕川瞬间明白了,他们这是知道了他的身份。

可是他的逆反心理上来了:“刚刚我规规矩矩的跟你们讲道理的时候,没有一个人愿意听我的话。现在却要我出去,同意把我放走了,可是我这心里的委屈和不满该怎么样发泄呢?”

他的眼神看着两位相关人员,他们面面相觑着,脸上满是为难和难堪,毕竟他们刚刚对待李痕川的态度那么差劲,非常有可能会被报复。

“三少爷,刚刚都是我们的错,但是……是薄家的人指使我们给你苦头吃。”

“虽然解释这些都没有用了,但是有些话我们还是得说—句,不管你要怎么惩罚我们,我们都接受。”

现在的话,倒是说的非常的动听了,跟刚才的态度相比,简直就是一个天上一个地下。

李痕川不屑的嗤笑。

相关人员看着李痕川这样,咬咬牙,后两个人一同跪在地上,”你看我们这样能够让你解气吗?”

男儿膝下有黄金,李痕川觉得下跪这件事情非常的没有骨气,所以现在看着他们这样,他心里的火也消了一大半。

“有什么话就好好说,跪来跪去的干什么?行了,我跟你们出去。”李痕川拍了拍身上脏的地方,跟着他们一块儿出去了。

出去后,宫老板跟李艾艾正等待着。

看着他们俩,李痕川大概能够猜出事情的经过。

“三少爷,你没事吧?都怪我知道的消息晚了,让你受了这么大的委屈。”宫老板连忙迎上去。

“没事儿,事情查得怎么样了?不需要害怕我的身份,有什么话直说就是了,我最喜欢公正。”

李痕川想知道薄齐出车祸到底是怎么回事,而且出事的时间长河还那么的巧合,他的直觉告诉他这不是一个意外。

果不其然,事情麻烦了。

相关人员叹口气:“根据我们查出来的事实,是三少爷派的那个人恶意弯车,差点撞到了,薄齐为了自保,一个转弯就发生了车祸。”

“什么?”

听着这些话,李痕川当真震惊了。

 


“三少爷,宫老板,这件事情远远比想象中更加的棘手,倘若那人承认了这件事情是三少爷指使的,怕是……”相关人员为难的冲着他们俩。

到时候薄家再利用舆论,这件事情李痕川别想讨到好处。

宫老板眯着眼睛,他还以为这件事情万无一失火,肯定不会烧到李痕川的身上。

可是现在事实却打了他一个狠狠的耳光。

“这一切都是因为我太掉以轻心了

”李痕川现在都后悔了,假如这件事情真的跟相关人员所说的闹得那么大,恐怕还真是不好解决了。

到底该怎么办好?

他这么年轻,可不能随随便便的吃牢饭呀!

现在继续待在相关人员局里,也想不出什么个好办法,宫老板提议先离开:“现在关键的人就是你指使帮你开车的,我们得赶紧找到他。”

李痕川跟着宫老板一块儿离开。

“这件事情你一个女人不好掺和,要不然你先回酒店休息吧。”李痕川看着李艾艾,主要是她跟着也帮不上什么忙。

多一个人反而还容易添乱,李艾艾就答应了。

上车后,宫老板安抚着李痕川的情绪:“这种情况根本就不需要担心,基本上都是黑吃黑,放心吧,三少爷,我绝对不会让你有事的。”

可是李痕川哪里能放心呢?

只要一天结果不出来,他就会提心吊胆着。

“不管结果怎么样,我都得提前跟你说一声谢谢,要不是你一直帮助着我,我还不知道会碰到多少麻烦呢!”李痕川道谢,这一路上确实是宫老板为他保驾护航,他对他的好他都看在眼里。

很快,宫老板就查出了代替李痕川开车的男人,他才刚刚二十岁,辍学很久了,住在有名的贫民窟里。

“他的名字叫刘东,看样子挺闷的,只要没有人提前一步收买他,那就还好。不过就算事情变得糟糕,我也会解决。”宫老板道上混的,对于这些肮脏的事情见识过很多。

再者,薄齐又没有丢了性命,起码还活着,只是失去了两条腿,下辈子毁了罢了。

只是怕就怕在,薄老头现在恐怕是红了眼睛,万一他—心一意觉得这事是李痕川做的,疯狂的报复他,那就不好了。

毕竟疯狗最难处理。

这些担忧宫老板没有同李痕川说,跟他所说的都是一些好的。

李痕川叹了口气:“我搞不懂的是,他为什么要这么做……明明这样做对他也没有好处!”

小小的年纪,一辈子还有很长的路要走,就这样断送了接下来的生活,简直得不偿失!

“我派人查了他的资料,他有个姐姐叫刘静,姐弟俩相依为命了很多年,父母不详,估计是不在了吧。”

“薄齐最讨厌没钱的人,看他好欺负,一群富二代便以欺负他为主找乐子,他姐姐是给人当二奶谋生的。”

听完了刘东坎坷的生活后,李痕川有些唏嘘,其实这种生活很能够引起他的共鸣。

当初他穷的时候,也有很多人嘲讽他,以玩乐他为乐趣。

想起之前的那些事情,李痕川的眼神就暗淡了。

目的地很快到达,贫民窟这一块儿人很杂很乱,而且还有一股臭味从巷子里传出来。

闻着这股味,李痕川跟宫老板同时蹙眉。

“这就是贫民窟了吧?”李痕川看着里面的景象,并不觉得陌生。

宫老板呸了一声:“要不然我直接找几个人把他带出来得了,就这地方,要是进去了,出来还不得全身上下都臭死了!”

他从来都没有出入过这种肮脏的地方,自然有些嫌弃。

说着这些话,宫老板看了一眼李痕川,却发现他的表情没有嫌弃和厌恶,只是很平静。

“算了,既然我们有求于人的话,既然得真诚一点,还是亲自去一趟。要不然强求他过来,说不定把他给惹恼了,效果会更加的糟糕。”

因为李痕川之前穷过,所以能够体验那种心情,穷人唯—渴望的就是平等,而不是被居高临下的对待。

宫老板有些迟疑,一咬牙:“三少爷,这种场合你还是别出面了,我去吧!”

“一块去。”

说完这句话之后,他直接用手机打开手电筒往里面走了,现在的时间很晚,巷子里黑髅髅的。

李痕川走着,拐弯的时候突然撞到了一个女人。

“靠,我这运气也太糟了吧?天天被人撞!”刘静嘴里骂骂咧咧的,她差点就摔倒了。

这巷子里全部都是泥巴坑,要是真摔了,这衣服也就废了。

抬头一看,借着微弱的光,刘静看清了李痕川的面孔,

差点给她气笑。

“怎么又是你呀?”

这句话李痕川也想问刘静,两个人的孽缘到底什么时候结束,三次全部撞上。

刘静双手交叉环在胸下,“不是你都把我害得那么惨了,你现在还不打算放过我吗?”

她一想起自己当众给这个男人下跪道歉的样子,整个人都恨不得要疯掉了。

“又不是我让你跪的。”李痕川懒得跟她多说,凭借着之前不愉快的回忆,他知道这个女人胡搅蛮缠,不好对付得很。

现在看着李痕川翻脸不认人的样子,刘静突然一下子有了主意:“就是因为你,害得我的金主没有了,要么你赔我钱,要么你让我跟着你!”

刘静利用了自身所有的关系去调查李痕川的身份,但很可惜的是,什么都没有查出来。

可宫老板对李痕川毕恭毕敬,说明他的身份定然深不可测,刘静觉得,最好的方法就是跟在李痕川的身边,享受着他身份带来的好处。

这么一想着,她的脸上都被贪婪、得意洋洋充斥着,哪怕她有大眼睛、高鼻梁、小脸蛋儿,但李痕川依旧不认为她好看。

宫老板从身后走来,李痕川的速度太快了,再者,这里面有很多的水坑,他就墨迹了一会儿,差点就找不到李痕川的人影了。

“三少爷,你走得太快了。”宫老板终于看到李痕川,松了口气。

这会儿,宫老板跟刘静面面相觑着,发现了彼此的存在。

刘静的表情立刻变得正经、恭敬,宫老板脑海里搜寻了一圈后,记起来了刘静。

 


网友评论

发表评论

您的评论需要经过审核才能显示

为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