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彩小说尽在A1阅读网!手机版

彩泥文学 > 武侠仙侠 > 女总裁的古代经商致富路

女总裁的古代经商致富路

唐梦若影作者 著

武侠仙侠连载

前世她白手起家,好不容易坐到了首席女总裁这个位置,竟意外穿越了。今生,她是蠢笨如柴且浪荡成性的废柴小姐唐若影,大婚当天,被小妾和未婚夫挑衅叫嚣,还未过门便被休弃,唐若影心中一边窃喜,一边继续矫揉造作的对待未婚夫君无痕,目的就是让这婚约断的干干净净。

主角:唐若影,君无痕   更新:2022-09-14 12:17:00

在线阅读
分享到:

扫描二维码手机上阅读

男女主角分别是唐若影,君无痕 的武侠仙侠小说《女总裁的古代经商致富路》,由网络作家“唐梦若影作者”所著,讲述一系列精彩纷呈的故事,本站纯净无弹窗,精彩内容欢迎阅读!小说详情介绍:前世她白手起家,好不容易坐到了首席女总裁这个位置,竟意外穿越了。今生,她是蠢笨如柴且浪荡成性的废柴小姐唐若影,大婚当天,被小妾和未婚夫挑衅叫嚣,还未过门便被休弃,唐若影心中一边窃喜,一边继续矫揉造作的对待未婚夫君无痕,目的就是让这婚约断的干干净净。

《女总裁的古代经商致富路》精彩片段

“总裁,按您的计划,我们已经成功收购了孟氏。”

办公室里,男子满是欣喜的脸上,却带着十分的敬畏,真的不敢相信,一个女人,一个只有二十几岁的女人,竟然在短短一个月内,收购了全市最大的孟氏企业。

想到各大媒体,说她是商业奇才,商场的霸主,倒也不算夸张。

被称做总裁的她,只是微微挑了一下眉,便再没有了其它的反应,只是一双眸子中,却隐过太多的沉痛。她终于从那只老狐狸的手中将孟氏抢过来了。

她,孟楠。

七年前,父母被害,公司被夺,家中的管家拼死把她与妹妹孟雨送了出去。那年她只有十八岁。

没有人知道,这七年里,她去了哪儿,做了什么,只知道她一个月前,重新回到C市,然后便开始设计收购孟氏。

谁都不敢相信,仅仅一个月的时间,孟氏就真的重新回到了她的手中。

电话铃突然响起,她的身子僵了一下,然后接起。

“死丫头,孟雨在我手中,你若不想她出事,就在10分钟内一个人来城南仓库。”电话里,一个男人阴狠的声音,以及小雨的哭声让她的脸色瞬间的变的阴冷。

快速的起身,还没有等房间内的男人反应过来,她已经冲出了办公室,下楼,开车,八分种后,她便赶到了城南仓库,这儿一直都是她们孟氏的仓库。

正常速度,只怕半个小时都无法赶到,她却只有了八分种。

她很清楚,这是一个引她上钩的陷阱,她也很清楚,里面等待她的会是什么,但是,为了小雨,她没有任何犹豫,直直的走进了仓库。

刚踏进去,立在门边的四个男子便将她围住,四把枪的枪口直直的对着她的脑袋。周围,更是站满了端着手枪的保镖。

陆兴,那个当年害她父母,夺她家业的老狐狸正站在仓库的正中间。

“小雨呢?”她平静的脸上,没有丝毫的害怕,只是没有看到小雨,心猛然的悬起。

“臭丫头,来的倒是挺快的,不过你现在还是担心你自己吧。”老狐狸阴险地笑着,唇角扯出几分得意,“你想跟我斗,只怕还嫩了点。”

孟楠的眸子微微一敛,观察了一下周围的情形,然后突然动身,几个动作,便将围着她的那四个保镖放倒,几个漂亮的翻身,便到了陆兴的面前。

所有的动作一气呵成。

还没等那只老狐狸与保镖反应过来,她手中的枪,已经抵在了陆兴的脑袋上。

“把小雨交出来。”冰到极点的声音中是让人惊滞的威胁。

老狐狸吓的脸色惨白,冒出一身冷汗,他已经让人查了她这七年中的事情,她现在可是黑道中人人闻风丧胆的人物,杀一个人,对她而言,真的不算什么,更何况他是她不共戴天的仇人。

不过,只要小雨在他的手中,她就绝对不敢开枪,老狐狸不愧是老狐狸,强迫自己冷静下来,再次阴险地笑道,“要死,大家一起死,不过孟雨只怕要先死。”

而且此刻,仓库中,四十多名的保镖的枪口可是都对着她呢,杀了他,她也别想活着出去。

孟楠握着手枪的手猛然的收紧,狠不得一枪蹦了他,但是,她不能拿小雨冒险。

突然,房顶炸开一个洞,一身黑衣的男子捉着一根绳子荡了下来。

漂亮的动作,完美的身材,好看到人神共愤的脸,恍惚中,宛然是天神下凡。

只是随着枪机狂扫,那些保镖一一的倒地,他便从天神变成了恶魔撒旦。不过那动作比那些电影中,还要帅上几倍。

孟楠微愣,穆焰,怎么会是他,他怎么会来救她,他可一直都是她针锋相对的对手中,怎么来救她?

“小雨已经找到了。”短短几分钟的时间,已经解决了所有的保镖,落在孟楠的身边,他的脸上,竟然带着淡淡的笑。

老狐狸已经面如死灰,全身不断的发着抖,他知道,今天,他必死无疑了。

“要死,也是你先死。”孟楠紧悬着的心终于落下,只要小雨没事就好,随着最后的一声枪响,老狐狸的脑袋开了花。

只是,在他的身子倒下的那一刻,用着最后的意识,按下了藏在衣袖下的遥控器。

顿时,整个仓库爆炸声四声。

穆焰大惊,快速的将她揽入怀中,用他的血肉之躯护着她,想要冲出去,只是,没有人知道,那只老狐狸在这儿放了多少炸弹,爆炸声,一声接着一声,他们根本就逃不出去。

“我爱你。”他的唇贴近她的耳边,低声轻语,若是今天他们不能逃出去,那么与她死在一起,他也知足了。

这般的轻声低语,在这震耳的爆炸声中,竟然是那般的清晰,那般的让人震撼。

孟楠滞住,在这般强烈的爆炸声中,这般的惨烈中,这般的浪漫的承诺,让她一时间,竟然忘记了身边的危险。

心跳似乎比那爆炸声更加激烈,只是,还没有理出情绪,随着一声更大的爆炸声,她只感觉到眼前一黑,便失去了知觉。

……

头撕裂般的痛着,好痛,好痛。

痛?痛是不是代表着她还活着,她还活着!那小雨跟穆焰?

本来还有些迷糊的孟楠猛然的睁开双眸,一张梨花带雨的脸首先映入她的眼眸。

“小姐,你醒了,”正在揽着她的清秀的丫头似乎吓了一跳,不过,挂着泪的脸上却是顿时满开欣喜,毫不掩饰的样子,倒是可爱之极。

小姐?她是在喊她吗?可是她不认识她呀,而且她是哪门子的小姐呀?她的手下,要嘛喊她老大,要嘛喊她总裁的,这个丫头……

这儿又是什么地方?她是被人救了吗?那穆焰与小雨呢?

双眸疑惑的望向前方,太过古老的院门,让她微微的蹙眉,门匾上的几个字,更是让她摸不着头脑。

“慕容府”?

是什么地方?她的记忆里还真找不出这么个名字。

双眸微转,对上一个冰冷到让人毛骨悚然的眸子,孟楠惊住,惊的不是他那还骇人的目光,而是他的服饰,他穿的竟然是古装,一身黑色的长衫。

他身边站的一个妩媚妖娆的女子同样是一身的古装。

大门外还站着几分好像是古代家丁模样的人同样的都是古装打扮。

收回眸子,她这次发现,自己也是一身的古装,而且还是那种大红的嫁衣,她这是在出嫁吗?看到后面的花轿与送亲的队伍,很显然她是真的在出嫁!

双眸一一略过四周,并没有发现什么导演,很显然这并不是在拍戏……

那么?难道?她是穿越了?此刻,孟楠的心中,不得不闪过这般荒谬的念头。

“怎么?不装死了吗?不装死了就滚。”比阎王还要冰冷的声音,突然的响起,让全场的人都不由的纷纷惊颤。慕容凌天望着她那东张西望的样子,唇角扯出几分冷冷的嘲讽。


“姑,爷,你,你怎么能这么赶,赶我家小姐回去呢,今天可是你们大婚的日子啊。”

小丫头明明吓的要死,全身都忍不住的发着颤呢,为了维护小姐,硬着头皮说道。

孟楠是何等聪明的人,顿时明白了一切,看来,她今天的确是来出嫁的,只不过,大婚当日却被退婚,拒之门外,而那个一脸冰冷的男子正是今天的新郎。

她现在正躺在丫头的怀里,脸上的泪还没有干,原先出嫁的那个女人不会是哭死了,她就好巧不巧的穿越到了她身上了吧?

看现在的这个情形,她猜的应该不会错了,哎,这古代的女人呀,就因为别人退婚就哭死,还真是没用。

双眸再次不着痕迹的望向他,的确长的错,而他此刻虽然一动不动的站在那儿,身上却散发着一股让人无法忽略的霸气,绝非简单人物。

慕容凌天冰冷的眸子微眯,她竟然不哭了,她现在那是什么反应?他怎么感觉到,她此刻的眸子中,似乎多了一些他不认识的东西?

“爷都不要你了,你还不要脸的赖在这儿,还不快滚。”他身边妖艳的女子趁机嘲讽。

孟楠的心中暗暗冷笑,只是在对上他眸子中一闪而过的疑惑时,却微微一愣,先前的新娘可是哭死的,可见有多伤心了,她现在的反应是不是太平淡了,而且她刚刚那打量的眸子,只怕真的会让他怀疑。

她可不想他突然改变了主意,所以为了她的自由之身,她要努力一点。

慢慢的站起身,她踉跄着向前走进了几步,梨花带雨的脸,楚楚可怜的伤心,红唇蠕动了两下,低声说道,“相公,你真的不要我了吗?”

伤心?脸上还挂着泪了,够伤心了,只是心中却想笑,没有想到,她还有演戏的天份,其实她现在,真的想一脚把他踹出个十万八千里的,省的看着恶心。

不过,她现在可是楚楚可怜的淑女,怎么能用暴力呢,所以她忍。

果不其然的他那双眸冰冷的眸子中,快速的闪过冷冷的嘲讽与厌恶。

“堂还没拜呢,休书就不必写了吧。”冷冰冰的声音中不带半点情意。无情而冷血,若是以前的那个女人,只怕又要痛死一回了,不过现在已经换成了她,所以他现在的话,就跟放屁一样,就是有点臭。

其它的,倒是没有太多不良反应。

“像你这么愚蠢,胆小,还到处勾引男人,水性扬花的女人,竟还想嫁给爷,真是白日做梦。”妖艳女子的脸上闪过几分得意,毫不留情的羞辱着她,自然也带着火上加油的狠毒。

咦,原来以前的那人有这么多缺点呀,只是,胆子那么小,怎么还敢去勾引男人呢?

“姑,姑爷,姑爷也是生意人,我家小姐嫁了,唐家的生意就都是姑爷的了。”小丫头听到慕容凌天的话,顿时急了,突然想起老爷说过的话,遂急急的喊道。

姑爷是生意人,而唐家的生意又那么大,这一点,他应该会动心吧,小小的丫头,能想到这一点,倒也不简单。

“切,”妖艳女子冷冷一哼,“唐家的生意?唐家现在就是一个空壳子,爷可没那么傻去接管那个烂滩子。”

慕容凌天的唇角也扯出几分讥讽,证实了那个女人的话。

孟楠的脑子飞速的转着,难道这算是一个豪门联姻,就是因为现在唐家败落了,所以他便要退婚,否则就算不喜欢她,也没有必要等到这个时候退呀。

这花轿都抬到大门口了再说退婚,将人拒之门外是不是太狠了点。

哼,心中暗暗冷哼,很好,竟然她现在占用了这副身子,总要为她做点什么。

在现代那般复杂,险恶的商场中,她白手起家都能打下一片天下,都能从老狐狸的身上夺回一切,更何况是在这落后的古代,还有这么一个壳子。

看来,她以后的生活,不会太无聊了,

男人,你就等着接招吧,有你后悔的时候。

很是厌烦这种拖拖拉拉的场面,她现在很想,直接无视那个男人,一个漂亮的转身,潇洒的离开,但是她却又害怕引起那个男人的怀疑……

毕竟,有些男人就是那么贱,你主动的去追,甚至倒贴,他却避之唯恐不及,但是你若是不把他当做回事,直接无视他,他又不甘心。

面前的这个男人恰恰就是那种自大而狂妄的男人,所以,她只能再忍。

不过,她也要加把劲才行。

“相公,你不能不要我,你不要我,我怎么活呀,5555……”极力的挤出几滴眼泪,她很是伤心地哭着,心中暗暗思索着要不要来个一哭二闹三上吊,直接的把这个男人恶心死,不过她怕到时候,只怕连自己也会恶心死了。

“滚,以后不要再让我看到你。”还好,这个男人没有什么耐性,更不是那种怜香惜玉的主,看到她那哭哭啼啼的样子,一脸的嫌恶。

话一说完,再也不看她一眼,似乎再多看一眼,就脏了他的眼睛,绝情的转身,揽着身边的妖艳的女人,直直地走进了府中。

他不曾转身,所以没有发现,在他转身离开后,她的唇角绽开一丝妩媚如花的轻笑。

自由一身轻,自由诚可贵呀。

“小,小姐,现在怎么办?”小丫头也已经急的哭了,她只不过是一个丫头,她是真的帮不了小姐了。

“回去。”红唇轻启,风淡云轻地说道,脸上再也找不到半点刚刚的伤痛与可怜,反而多了几分洞悉一切的冷情,明明是轻轻淡淡的声音中,却有着一种让人无法抗拒的魄力。

她现在要回那个唐家,她会让唐家变的强大,她会为原先的那个灵魂讨回一个公道,为唐家讨回一个公道,当然,她更要强大自己的势力,既然她穿越到了这儿,或者穆焰与小雨也会穿越过来。

她要有足够的势力去找她们。

“回,回去,小,小姐就,就这么回去?”小丫头一双眸子睁的大大的,满脸的难以置信,像看怪物一般的望着她,甚至怀疑她是不是听错了。

若是就这样回去了,以后小姐只怕就成了全京城的笑话了,而且小姐心中可是一直都深爱着慕容少爷,怎么会就这么回去了呢,而且看小姐的样子,似乎并没有太多的伤心。

此刻的小姐,与以前似乎有些不一样的,以前的小姐,胆小没有主见,遇事只会哭,就在刚才,还哭的肝肠寸断,说什么都不回去的,这会怎么就?

小姐不会是伤心过头了吧。


“要不然呢?要不你去买根绳子,我吊死在慕容府门前。”望着小丫头吃惊的样子,孟楠暗暗好笑,她当然知道,她现在的表现太过反常,若是以前的那个女人,只怕死都不会回去。

“别,别,别,小姐,你千万不要吓红玉,你千万不要想不开,你要是死了,老爷,夫人还不伤心死呀。”小丫头信以为真,一脸惊慌的喊道,似乎害怕她真的会做出什么傻事,双手紧紧的拉住她的胳膊。

“噗。”孟楠忍不住轻笑出声,这个丫头还真是可爱,这么容易就吓到了,“好了,走吧,回去了。”

“小,小姐,你,你竟然笑了。”丫头更是惊的目瞪口呆,半天才回过神了。这种情形下,小姐竟然能够笑的出来?

孟楠没有理会她的错愕,径自上了花轿,这儿毕竟是慕容府外,她不想引人怀疑。

小丫头仍就呆呆地站着,刚刚她是不是看花眼了,怎么会看到小姐在笑呢,小姐平时都很少笑的,怎么可能会这个时候笑的出来,

回到唐府,刚下花轿,恰恰看到一个中年男子带着几个人,急冲冲的走了出来,温文儒雅的脸上满是愤怒,从穿着与气势上看来,应该就是这唐家的一家之主唐许。

他的身边,哭的梨花带雨的中年美妇人,应该就是‘她’的娘亲---唐夫人蓝如心。

虽然哭的一塌糊涂,但是却并不影响她的美丽与那种与生俱在的高贵。

“影儿,我可怜的影儿。”一看到孟楠,她便急急的跑了过来,紧紧的抱着孟楠,哭的肝肠寸断。

“慕容凌天太过分了,我去找他算帐。”唐许看到女儿真的被赶回来了,气的双眸冒火,本来极少发脾气的他,此刻却是怒火冲天,狠不得杀人了。

“爹,你要干嘛去。”孟楠挣开唐夫人的怀抱,拦在了唐许的面前,平静的脸上带着几分坚定,

她明白他的心情,说真的,他那温文儒雅,文质彬彬的样子,倒不像商人,更像一个书生,这副气急败坏的样子,与他的气质更是极为的不符。

可怜天下父母心呀,为了女儿,骄傲,自尊都可以放下,这就是无私的,伟大的爱。

所以,她不能让他去找慕容凌天,去受羞辱。她的父母过早的离开,她已经好久没有感受了这种爱了,为了这份爱,她也会让唐家强大起来。

“你与他可是指腹为婚的,他迟迟不完婚,一直拖到你二十岁了,竟然在这大婚之日退婚,真是太过分的。”唐许是真的气坏了,并没有发现女儿的异样。

孟楠微愣,这慕容凌天的确是太过分了。

“这也不能全怪慕容凌天,谁让咱家的若影前几天竟然在大街上众目睽睽之下,非礼别的男人呀。”一个本来站在身后的女人,一摇一摆的走向前,说着风凉话。

孟楠微微转眸,望向那个女人,看似平平淡淡的目光,却让她不寒而颤。

“你闭嘴,这儿没有你说话的份。”唐许望向她时,眸子中闪过一丝厌恶,语气更是坏到了几点。

孟楠暗暗猜测着那个女人的身份,应该是不太受宠的小妾吧,这古代的男人,三妻四妾很正常的。

“不行,这事我一定要去向他讨个说法。”唐许推开孟楠再次向外走去。他不能让女儿就这么被慕容凌天毁了。

“爹,你有没有想过,你今天去了,会是什么结果?”这次,孟楠没有再去拦他,而是一脸平静地说道。

唐许的身子僵住,一脸错愕的望向她似乎到现在,才发现了她的异样,她被退婚,回到家来,竟然没有哭,而且,还是这么一副平淡的样子。

“慕容凌天做的这般绝情,可见他是铁了心了,你去了,事情不会有任何的改变,反而会受他羞辱,而女儿的处境也会愈加难堪。”冷冷清清的话却是句句直击核心,直击要害。

唐许惊住,这是他的女儿吗?他那个一向没有主见,不管遇到什么事只会哭的女儿吗?

他刚刚一时冲动都没有想到这一点,可是女儿却是分析的头头是道。

“爹爹生我,养我,为了女儿,可以放下尊严,放下骄傲,但是我也心疼爹爹,我不想看着爹爹为了我去受辱。”本来平淡的声音中,似乎却有了太多的情绪,她是真的心疼,为了这样的父母心疼。

“影儿,我的影儿,你长大了,懂的心疼爹爹了。”唐许意外,却更是激动,眸子中,隐隐的闪过一滴晶莹,听到女儿说出这样的话,他就死都心甘情愿呀。

“影儿,你没事吧?你难道一点都不伤心吗?”还是女人心细,蓝如心惊觉的她的反常,一脸担心的问道。

“伤心?”孟楠淡淡挑眉,她会为了那样的男人伤心?

“为了那样一个男人伤心,不值的。”他不配让她伤心,也只有原来的‘她’才会那么傻,竟然伤心而死。

“影儿,你真的没事吗?你若真的那么想,就好了。”女儿的反应实在是太反常了,让她不能不担心呀。

“对,影儿,为了那样一个男人,真的不值的,爹爹会为你找一个更好的。”唐许倒是没有想那么多,看到这样的女儿,心中倒是多了几分欣喜。

“老爷,你是糊涂了吧,这么一闹,还有谁会娶影儿。”二夫人再次幸灾乐祸的说道,双眸望过蓝如心时,眸子中,是满满的妒忌。

唐许的眸子再次闪过厌恶,蓝如心脸上的担心却是愈加的明显。

“不嫁更好,那我以后就陪在爹娘的身边,好好的照顾爹娘。”这次不等唐许发怒,孟楠便一脸轻笑地接了口,还自动的揽住蓝如心的胳膊,略带撒娇地说道,“娘亲,你说好不好。”

“可是,女儿大了,总要出嫁,你要是男儿身就好了,还可以帮着你爹爹管管生意。”古代的女人,思想本就守旧,蓝如心的脸上多了几分遗憾,她要是生的是个男孩就好了,就不用这么担心,更重要的是可以帮老爷。

可惜,天不如人愿,她跟了老爷这么多年,却只为老爷生了这么一个女儿,心中愧疚的她几年前私自做主为老爷纳了一个小妾,不为别的,只想让她能为老爷生一个儿子,可惜,老爷一顿大发雷霆后,竟然碰到不碰那个女人。

“女儿跟男儿不是一样吗?爹爹的生意我一样可以帮忙。”她正愁不知要如何跟唐许提起这事,听蓝如心这么一说,立刻接口说道。

“哎,你一个女孩子家,哪懂那些,你只要好好的,爹爹就开心了。”唐许微微叹气,没有儿子,他也遗憾,而且他现在的生意都已经败落了,他已经不想再管了,他现在只想陪在妻子与女儿身边,享受天伦之乐。

“爹爹相信女儿,女儿可以的。”孟楠难肯放过这么好的机会,一脸坚定的保证。


网友评论

发表评论

您的评论需要经过审核才能显示

为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