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彩小说尽在A1阅读网!手机版

彩泥文学 > 武侠仙侠 > 重生嫡长女她杀疯了

重生嫡长女她杀疯了

丹九作者 著

武侠仙侠连载

顾昭才是国公府的真嫡女,却被假千金霸占身份挤出家门,沦为弃子。被假千金暗中迫害,四肢尽断苟延残喘的她,眼睁睁看着自己两岁的女儿被乱棍打死却无能为力。重生之后,顾昭满心满眼的都是复仇,白莲花女配穿书而来又何妨,惹到她,她照样不惯着。

主角:顾昭,秦行烈   更新:2022-09-14 12:17:00

在线阅读
分享到:

扫描二维码手机上阅读

男女主角分别是顾昭,秦行烈 的武侠仙侠小说《重生嫡长女她杀疯了》,由网络作家“丹九作者”所著,讲述一系列精彩纷呈的故事,本站纯净无弹窗,精彩内容欢迎阅读!小说详情介绍:顾昭才是国公府的真嫡女,却被假千金霸占身份挤出家门,沦为弃子。被假千金暗中迫害,四肢尽断苟延残喘的她,眼睁睁看着自己两岁的女儿被乱棍打死却无能为力。重生之后,顾昭满心满眼的都是复仇,白莲花女配穿书而来又何妨,惹到她,她照样不惯着。

《重生嫡长女她杀疯了》精彩片段

北安,冷宫。

雪花夹带着寒风从破窗吹入,把稻草堆中蜷缩的人紧紧包围着。

顾昭手脚全断,衣不蔽体,被冻的发青的身体瑟瑟发抖,清丽的小脸上只剩下麻木。

她落的如此下场,只怪她自己心瞎眼盲,错把狼人视为良人。

此刻,她只盼死亡能早些到来。

咣当……

一阵开门声响起,风雪中一柄黄罗伞迤逦而来。

伞下正是被众人簇拥着的林雪容,她身穿貂裘,里面的明黄凤袍此刻异常刺眼。

“好妹妹,我来看看你,殿下明日登基,只可惜你福薄不能看到了。”林雪容笑颜如花,声音甜美。

顾昭紧闭双眼,无力做声。

见顾昭竟没有一丝反应,林雪容笑容一僵,眼里闪过狠辣,很快又道:“等妹妹走了,我一定会替你好好照顾旭儿,毕竟,他是我的亲骨肉。”

顾昭猛地睁开眼睛,目光锐利的让近在眼前的林雪容不禁瑟缩了一下。

那是极具威严和压迫的感觉。

林雪容很快定了定心,现在的顾昭,已不再是那个带着五千兵马横扫京城、力挽狂澜的女英雄,一个手脚俱断的废物,她一根小手指头就能把她捏死!

“你胡说八道!”顾昭满眼不敢置信,声音嘶哑,“旭儿是我的孩子!”

林雪容笑得愈发得意:“可真是对不住妹妹啊,姐姐一直忘了告诉你,你生的是一个女儿,若不是我让人把孩子换了,你哪有生儿子的命!”

“你……你撒谎!”顾昭双眸充血,恨不得把眼前笑的张扬的女人撕得粉碎。

当初她生产时,她就提防着林雪容,还特意让生母高氏在旁边看顾着。怎么可能被林雪容换了孩子?她不信。

林雪容用衣袖捂着嘴巴笑了起来,她就喜欢看顾昭这种愤怒、却无能为力的样子:“到了现在,我有什么必要骗你?”

她凑到顾昭耳边低声笑着:“好妹妹,高夫人毕竟是旭儿的亲外祖母,她不替我和旭儿谋划,难道真去帮你不成?”

“什么?这不可能!”顾昭失声惊呼。

她出身卑微,父亲是镇上货郎,母亲高氏是鱼摊上干粗活的。

可林雪容却是礼国公的嫡长女啊!

如果旭儿是林雪容的亲儿子,高夫人是旭儿的亲外祖母的话——

顾昭不可置信地望着林雪容,冻得青紫的脸上涌上红潮,她知道这意味着什么吗?

林雪容俯视着顾昭:“看来妹妹你已经猜到了?”她得意地勾起嘴角,用怜悯的语气说,“真正的礼国公嫡长女是你啊,傻妹妹。”

顾昭胸口钝痛,一口鲜血就喷了出来,渗透进地上的雪里,将那极白染得通红。

林雪容嫌弃地后退了两步,手指在鼻子前面轻轻扇动,“你没听错,你才是礼国公嫡长女。”

“你的亲生父母早就知道,但他们仍然爱我,都想把最好的东西给我,我也没办法。”

“妹妹,霸占你的亲生父母,我真是很抱歉啊。”

顾昭的胸口处瞬间钻心的疼,甚至比冲锋杀敌被砍伤还痛,她无力地躺在脏臭冰冷的稻草堆里,眼神死灰一般。

不需要什么证据,顾昭知道,林雪容说的是真的。曾经不解的一切,现在全都有了答案。

原以为被秦佑谨背叛,落到这样的境地已经是人生最痛苦的经历,现在才知道,人生还有更深更重的痛苦在等待。

她是做错了什么?亲生父母和养父母都抛弃了自己,以为真爱的夫君背叛了自己,连视如珠宝的孩子也不是自己的。

她的存在,就这么惹人厌恶?

不对,她还有亲生女儿!顾昭像是找回了希望般,“我的女儿呢?”

林雪容咯咯一笑,随后一个小小的女孩被人拽着头发,拎了进来。

不到两岁的孩子,一身破破烂烂,走路都踉跄,忽的被身后人猛推了一下,额头重重的磕在了地上,鲜血直流。

却半点都没有哭,只是浑身抽搐的厉害,像个被虐待了无数次的小狗。

林雪容猛拽着小女孩的头发,使她被迫抬头,笑容和煦声音温柔:“看到了吗,那是你娘。”

小女孩灰蒙的双眼瞬间变的黑亮,破碎细小的声音从嘴边溢出:“娘?是小小的娘吗?”说着,就朝顾昭所在的方向爬去。

顾昭看着那张和她如出一辙的小脸儿,心如刀绞,双眼憋得猩红。

“林雪容,你对她做了什么!”

“我能做什么呢?”林雪容掩嘴轻笑,揪着头发一个用力把爬行的孩子拽了回来,“我就是把她丢在了北街而已。”

北街是上京城中最混乱的地方,官府都不敢管,没有父母庇佑的女婴,在那些心理扭曲的恶人之中,是怎么活下来的?

顾昭一想到这如同万箭穿心。

咣当……又一阵开门声响起,穿着龙袍的修长男子走了进来:“雪容,跟她有什么好说的?礼部教演司还在等着呢。”

顾昭见到这个熟悉的脸庞,只觉得恶心至极:“秦佑谨!你要我死也就算了,可,那是你的亲女儿……”

秦佑谨眼神冰冷漠然,看着顾昭就像是看着一堆垃圾:“你怀孕之前,男扮女装在军营住了那么久,谁知道这是不是孤的骨肉?”

顾昭如遭雷劈:“秦佑谨!你有没有良心?”

当时是她冒充了秦佑谨接掌了军权,还不是因为他懦弱无能!

她救了他的江山,他承诺与她共享江山,会爱她护她,如今却欺她辱她。

真是可笑啊,人渣的话能信吗?

秦佑谨不耐烦地挥了挥手:“来人,快点送她们上路。”

林雪容靠在他身边,笑盈盈地加了一句:“将这小野种杖毙吧。”

两个太监立刻将那小小的女孩按在地上,比成人身高还长的竹板就狠狠向下拍落!

“啊!”

只是一下,血色就从衣服下透了出来,“娘,疼,疼……”稚嫩的惨叫在殿中回响。

顾昭目眦欲裂,她手脚俱断,只能双手交替用力,拖着几乎没有感觉的身体,在杖刑声中一步步向着女儿的方向挪去。

小女孩的声音越来也弱,终于彻底消失。

顾昭伸出双臂,将那团已经不成人形的血肉合拢抱在怀里,一行血泪流下。

诸天神佛,万千妖魔,我顾昭愿付出所有代价,只求能再有一次机会,与他们不死不休!


“嘶……”

一股大力传来,顾昭被拽得一个趔趄,差点摔倒。

她回过神来,发现自己正被两个女人架着胳膊往前走。

这是怎么回事?

顾昭茫然四顾,她不是死了吗?

死在了秦佑谨登基前夕,死在了风雪中的冷宫里……

“姑娘,看见了吗?那边几个泼皮无赖,可都不是什么好人,他们早就盯上你了。你别吭声,假装是我女儿,我才能把你带走,明白吗?”

“你们是什么人?我……我这是在哪儿?”

顾昭心神恍惚,不知道眼前是梦是真。

【什么人?是靠你发财的人啊,哈哈哈!】

哪来的声音?

顾昭看向那两个女人,她们分明没有开口。

她突然头痛欲裂,脑海中浮现出潮水般的记忆,双眸一瞬间变得清明。

她竟然重生了!

重生在码头,坐船去林家的路上。

苍天怜她,竟然给她重头再来的复仇机会。

她不会再是那个被挑断了手脚筋,躺在冷宫稻草堆里等死的废物顾昭,林雪容,秦佑谨,你们的逍遥日子该到头了!

“姑娘别怕,我们是好人,来帮你的。”一个女人低声说道。

帮她?

是帮她把清白名声早点毁掉吧!

顾昭犹记得前世这两个人贩子绑架了她,她没有逃脱,最后是林家人在一处隐蔽的地方找到了她。

虽然她没有失去清白,但那时她衣衫凌乱,所有人都以为她这个养女不检点,去礼国公府的的路上竟还想着和人苟且。

于是她初进府就受尽了刁难与白眼。

在那样敏感的环境下生活,以至于后来秦佑谨给她一点温柔,她就掏心掏肺的对他,结果落的惨死冷宫,骨肉分离的下场。

这一次,她不会让灾难重演!

顾昭用力推开两个女人,扭头就跑。

“不能让她跑了!”两个女人都没想到顾昭反应这么快,居然轻易识破了她们的目的,赶紧招呼附近的同伴帮忙。

旁边的女人先一把抓住了顾昭的手臂。

顾昭直接飞起一脚,正踹中她的小腹,挣脱了她的手,继续往前跑。

前世她都上阵杀敌了,这两人就这几下也来干拐卖?

见女人制服不了顾昭,不远处的高个男人一跃而起,扑到了顾昭身上,用力把她按住,奸笑道:“看你往哪儿跑!”

顾昭一瞬间如同被巨石压迫般又疼又闷,几乎喘不过气来。

另一个矮个男人趁机抓住了顾昭的两条腿,想把顾昭硬抬到船上去!

“放开我!”顾昭拼命挣扎,双腿乱踢。

矮个男人被她一脚踹中胸口,往后退了好几步,顾昭立刻抓住机会,狠狠给了背后男人一个肘击。

高个男人被打得几乎闭过气去,捂着胸口说不出话来,两个女人面色大变,扑过去一前一后抱住了顾昭的腰。

顾昭被牵制的动弹不得,千钧一发之际,她伸手拽下一根簪子,猛地对着前方女人脖子上就狠狠刺了进去。

锐物穿透皮肉的感觉,陌生而又熟悉。

顾昭面色狠决,用力把簪子往下压入很深,搅了一搅,看着那女人眼睛翻白,双手无力垂下,才用力把簪子拔了出来。

喷射而出的血水洒在顾昭脸上,她没有丝毫畏惧,举着簪子对着自己腰上的手臂再次狠狠扎下!

背后的女人惨叫一声,不由自主地松开了手臂。

顾昭握紧簪子,指尖泛白,“谁想死就过来。”

这一刻,她不像是一个人们眼中的弱者,反而像是丛林中充满杀意的猎豹!

不远处,一辆马车停了很久。

笃笃笃。

听到车壁内传来的敲击声,跟在车旁的护卫连忙靠近,等候命令。

“去帮她。”

“是,王爷!”

车内,戴着面具的男人透过微掀的车帘,默默注视着一切,世间多苦难,他救不过来,他只尊重拼死活着的勇者。

既然她肯以命相搏,他也就不介意随手帮她一把。

顾昭刚刚击倒一个对手,就看见几个护卫模样的大汉冲了过来。

这些护卫全身黑衣,为首一个面上有着巨大的疤痕,一句话也不说,手起刀落,就把那两个女人斩杀当场!

不过是几个呼吸,那几个嚣张的男女就失去了性命。

顾昭还未回过神来,他们就已经转头离开,赶到了一辆黑色马车边上。

“请留步!”顾昭连忙追过去,想要问清楚马车主人的身份,但是对方却好像是根本没有听见一样,径自扬长离去,直到顾昭再也看不到马车的影子。

马车拐过街角,一阵清风吹过,微微掀开了车帘。

一个狰狞恐怖的恶鬼面具赫然显露!

————

“那个顾什么,不知道走了哪门子的狗屎运,竟然让老爷认她为义女!”

礼国公府的船上,几个下人叽叽喳喳的鄙夷着顾昭。

“啊!”

一个小丫鬟突然尖叫起来。

众人闻声回头,眼里也闪过惊悚,只见顾昭浑身血污,像个厉鬼般站在那。

“顾小姐,你这是怎么了?”负责教导顾昭礼仪的嬷嬷装腔作势地问。

顾昭冷眸扫过她带着讥讽的脸,未发一言,径直回了舱房洗漱更衣。

上辈子的她对这些国公府的下人充满敬意,现在她才算是看清了他们的嘴脸。

这些人,要么是看不起她的出身,要么就是被林雪容指使,要在路上暗害她,当然,要是其中还有国公夫人张氏派来打压她的,顾昭也不意外。

“顾小姐,你这样可太没有教养了,要是到了上京,别家的小姐夫人跟你说话,你理都不理,肯定是要被人嘲笑国公府没有规矩的。”

嬷嬷一如既往的颐指气使,追进来叨叨不休。

“既然如此,那我就不去国公府了。”顾昭神色平静的换上了自己原本的衣服,连带着头上的首饰也全都拆了下来。

她略抬眸,望眼前向飞扬跋扈的老女人,“麻烦嬷嬷你去跟国公夫妻说,我没有教养,没有规矩,让他们收嬷嬷你当义女,给国公府增光添彩。”

说着,顾昭拎起自己的小包袱,就要离开。

“大胆!”嬷嬷一愣,随即挎着脸厉声呵斥,“你以为国公府是你想来就来,想走就走的吗?”

 


顾昭转头冷笑道:“那你想怎样?”

上辈子,她对这所谓的教导嬷嬷够敬重了吧,结果呢?

教导嬷嬷把她当成傻子一样,对她讲解的那些规矩,哪一条不是让她牺牲自己,为国公府和林雪容效命?

教导嬷嬷终于回过神来,尖声叫了起来:“顾小姐,你是不是中邪了?你知道你在做什么吗?哪家千金小姐会这样说话?”

以前的时候,只要说到“规矩”、“体面”、“千金小姐”这些话,顾昭都会立刻听从她的意见。

可是现在这些却对顾昭没有了作用。

什么规矩不规矩,从此在她这里,她自己就是规矩,没有人可以给她定什么规矩!

顾昭唇角微勾,清澈的眸底带着威严:“别跟我废话,我就问你,你有本事把我赶下船吗?有胆量杀了我吗?有能力改变我国公府义女的身份吗?”

“要是没有,就记住,你是奴,我是主!”

“从来都是主子命令奴才,没有奴才驾驭主子的道理!”

她的声音不大,却落地有声,像一记记重锤,砸在了教导嬷嬷心头。

教导嬷嬷老脸气的发青,脸上的褶子都在抖,“顾小姐,你岂能这样无礼!我虽然是个下人,却是受国公爷和夫人委托,来教导你规矩的。”

“你这个样子,到了上京,和其他贵族小姐交际时,可是会把国公府的脸都丢光的!”

顾昭皱起眉头,语气透露着不耐,“看来我跟你讲道理是行不通了。”

教导嬷嬷气得脸都红了,“你那是讲道理?”

她话还没说完,顾昭就抡起胳膊,转够了弧度,照着她的老脸就狠狠扇了下去。

啪!

比瓜落地的声音都清脆。

所有人都震惊地站在原地,望着顾昭,像是看着陌生人。

这还是之前那个诺诺怯怯,逆来顺受的顾昭吗?

教导嬷嬷还没从眩晕中反应过来,就被顾昭揪住领子,一把扯了过去。

顾昭尖细的指甲狠狠戳着她的脸,话比手上的力度还狠,“我警告你,你最好摆正自己的位置,不然我见你一次打你一次!”

【这个小贱人!竟然敢打我!】

顾昭脑海中突然响起了教导嬷嬷的声音,她猛然一震,明明教导嬷嬷根本就没有张嘴!

再看看周围人,似乎都没听到一般。

刚才在码头也是这样!

顾昭冷静下来,斩钉截铁道:“这艘船上,唯一不可或缺的,是我!”

“不是你!”

顾昭转过头,冷冽的眸光落在每一个满是惊恐的脸上,“更不是你们!”

她把教导嬷嬷往外猛的一推:“有脑子的话,就好好想想,你家国公夫妻为什么非要千里迢迢把我接到上京。”

“如果我现在离开,你们这些人回府会有什么下场。”

“想清楚了,就来我这里乖乖磕头认错。”

“想不清楚的话,我现在就下船离开!”

说完,顾昭不紧不慢地走到船舱正中的主位上坐了下来:“你们只有半个时辰的时间。”

“少一个人来向我磕头认错,我都不会留下来。”

在甲板上指挥众人采买粮食的管家闻讯赶来,一脸矜持的向着顾昭微微躬身:“顾小姐,嬷嬷也是为了你好……”

顾昭头也没抬,抓起桌子上的茶杯就冲声音来源丢了过去。

砰的一声,茶杯砸在管家额头上,他顿时抱头哀嚎,头上鲜血直流。

“谁为我好,谁想我不好,我心里清楚得很,轮不到你一个奴才在这里说三道四!”

管家用手绢擦了擦脸上的血,眼神中闪过狠毒,声音中尽是不屑:“顾小姐,你现在还没进府,这会儿就开始摆主子的谱,也太早了吧。”

顾昭站了起来,冷笑道:“露出马脚了?今天那两个丫环鼓动我到码头散步,然后故意把我一个人丢下,让拐子来拐带我,就是你主使的吧?”

“你就是不想让我平安进府,想让我死。”

顾昭抄起身边的托盘,对准管家正在流血的头,就是一通乱砸,砰砰砰几声,伴随着管家的嚎叫,好不热闹。

“既然你想让我死,那就只能先让你死了!”

管家只觉得眼前一片金星,血模糊了双眼,一股脑的跌在了地上,失去了意识。

“看来你们没有谁是把我当成主子的。”顾昭环视四周,众人脸上虽然害怕,但依旧是事不关己的模样,在她打管家的时候,这些人没敢上来拦阻,但是也没有谁敢来帮她。

“既然如此,那我就走了。告诉你家国公夫妻,我不配当他们的义女。”

说着,顾昭就要往外走。

“顾小姐,我错了,你别走,你别走。”教导嬷嬷一瞬间反应了过来,肿着半边脸扑到顾昭面前,跪在地上恳求。

真要是让顾昭走了,回京后,他们这些下人该如何向国公爷和夫人交代?

就算是众口一词,说顾昭性格粗鲁暴力,动辄打人杀人,那也应该在顾昭见到国公和夫人之后责骂,而不是现在就把顾昭这个国公府义女赶走啊。

到时候一个以下犯上、以奴欺主的罪名,是怎么都逃不掉的。

有了人带头,其他人也都跟着一个个过来跟顾昭磕头,口中认错。不管如何,只求能够把顾昭送到府中,其他的以后再说。

顾昭端坐在主位,拿出帕子在沾了血的手指上轻轻擦拭着,深眸沉沉地看着跪在自己面前的两个丫环。

“顾小姐,奴婢真不是故意的,码头人太多,一下子挤散了。”

“是啊顾小姐,我们两个一直在码头找你,这才刚回来。”

两个丫鬟磕头如捣蒜,只是低俯的脸庞上写满了不甘心。

那几个婆子怎么那么没用,竟然还让顾昭逃了回来,等有机会,一定让她翻不了身!

听着她们的辩解,顾昭只觉得可笑的很,眼神愈发冷冽,“这么说来,你们两个没错了?”

“奴婢不敢,奴婢有错,没有照顾好小姐,只是奴婢不是故意的。”

顾昭缓步走到她们面前蹲下,瘦长的手指捏住了一个丫鬟的脸。

【不就是个穷丫头吗?不知道从哪儿来的狗屎运攀上了国公府,就以为自己真的飞上枝头变凤凰了吗?】

【得罪了真正的大小姐,就算是真的进了国公府,也没有什么好日子过。我才不怕她呢。】

这一次,还是不见丫环张口,顾昭脑海中就响起了她的声音。

顾昭隐约有所猜测。

看着丫环眼中得意的神色,她一下子沉下了脸,前世皇后的威压瞬间迸发出来,眼眸犀利如炬,“可是谁告诉你,我会跟你讲道理!”

“来人,把这两个背主奴婢绑了沉河!”

噗通!噗通!

两朵巨大的水花吞没了那两张恐惧后悔的脸。

看着那些不甘不愿却还是按照她的命令做事的下人,顾昭心中的恨意终于平复了一部分。

顾昭独自站在甲板上,双眼失神的望着远方蔚蓝的天际,心中思绪翻滚。

上辈子她循规蹈矩,却落得个无辜惨死,连累了她可怜的女儿,这辈子她终于想明白了,从她开始接受国公府的规矩,她就输了。

这辈子,她要用自己的方式,将那些曾经伤害过她的人全都踩在脚底!

 


网友评论

发表评论

您的评论需要经过审核才能显示

为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