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彩小说尽在A1阅读网!手机版

彩泥文学 > 武侠仙侠 > 傅爷霸宠夜神医

傅爷霸宠夜神医

烟晚作者 著

武侠仙侠连载

婚前发现未婚夫和继妹的背叛,被算计迫害差点没了半条命。五年后,叶凝安带着孩子霸气归来,一手出神入化的医术,打响了国内的名气,谁能想到一位能活死人肉白骨的夜神医,竟是一位年轻貌美的单身辣妈。

主角:叶凝安,傅慎元   更新:2022-09-14 12:17:00

在线阅读
分享到:

扫描二维码手机上阅读

男女主角分别是叶凝安,傅慎元 的武侠仙侠小说《傅爷霸宠夜神医》,由网络作家“烟晚作者”所著,讲述一系列精彩纷呈的故事,本站纯净无弹窗,精彩内容欢迎阅读!小说详情介绍:婚前发现未婚夫和继妹的背叛,被算计迫害差点没了半条命。五年后,叶凝安带着孩子霸气归来,一手出神入化的医术,打响了国内的名气,谁能想到一位能活死人肉白骨的夜神医,竟是一位年轻貌美的单身辣妈。

《傅爷霸宠夜神医》精彩片段

冷......好冷。

叶凝安被冻得直打颤,迷迷糊糊睁开双眼,却被白炽灯强烈的灯晃了晃。

环顾四周,叶凝安发现自己躺在医院的手术床上。

她的双手被绳索束缚,双腿被锁链分向两边固定,唇上被封上了胶布。

叶凝安霎然慌了,心里有道声音让她必须逃出去。

就在这时,门外传来响动,叶凝安合上眼,假装还在昏迷。

“傅先生,叶小姐本来就体弱,要是把孩子打掉,以后可能就怀不上了......”

“我让你把她肚子里的孩子处理掉,没让你多管闲事。”

这道声音......好耳熟。

叶凝安睁开一条缝,当看见来者是傅向文时,她不可置信地瞪大了小鹿眸。

男人冷峻的面孔,犹如当头一棒般,打得她措手不及。

原来把她绑到医院,想害死她腹中胎儿的人,竟是她的未婚夫,傅向文!

叶凝安先是不敢置信,后是满腔怒火。

这是傅向文的亲生孩子,他为什么要......

她想开口,却发不出声音,只能双目猩红地看着他。

就在这时,门口传来一阵高跟鞋落地的声音,一名穿着紧身连衣裙的女人,扭着水蛇腰进来了。

在看清楚女人那张脸时,叶凝安瞪大眼睛,眼神里染上浓重的恨意。

叶千柔?她怎么会出现在这里?

叶千柔是叶凝安同父异母的妹妹,向来喜欢针对叶凝安。

此刻她突然出现在病房里,叶凝安有一种不好的预感。

许是感受到了叶凝安的视线,叶千柔转过身来,勾唇冷笑:“贱人,你还要不要脸?明明跟傅少订了婚,竟然还背着傅少和野男人搞在一起,把肚子都搞大了!”

知道叶凝安无法回答她的问题,叶千柔甚是得意:“这样看着我干什么?难道你不知道,九个月前跟你发生关系的人,并不是傅少,而是一个又老又丑又疯的男人?”

“丢尽了叶家和傅少的脸,你觉得我们会留下你肚子里的野种?”

不可能!

叶凝安痛苦地摇头。

九个月前的人,怎么会不是傅向文?!

见叶凝安这狼狈的模样,叶千柔很是满意:“傅少,您说呢?”

傅向文淡淡地瞥了眼病床上的叶凝安,眼神沉了沉。

没有人知道叶凝安肚子里的孩子并非他的种,而是他的小叔,傅慎元,那个在京城一手遮天,薄情冷血的男人!

以傅慎元在傅家至高无上的地位,要是被老爷子知道他有了孩子......

想着,傅向文的眸色越发深沉。

他绝不会让叶凝安生下孩子来,动摇他在傅家的地位!

傅向文冷冷一笑,对着一旁的医生打了个手势:“好了,动手吧!”

见医生拿起注射器,叶凝安剧烈挣扎,然而下一秒却被用力地扎了一针,彻底失去了意识。

半小时后,病房响起了婴儿的啼哭声。

叶凝安生下一对龙凤胎,女娃已经断了气,男娃咧嘴大哭。

医生将男娃放进保温箱,叶千柔淡淡地看了好一会儿,才略带嫌弃地接过。

捧着保温箱离开时,叶千柔朝着傅向文抛了个媚眼:“傅少,谢啦!等我顺利嫁给傅三爷之后,我一定会好好报答你的!”

门很快关上,傅向文闻着病房里浓重的血腥味,一阵反感。

他凝视着手术床上奄奄一息的女人,眼底没有一丝波动。

片刻后,他吩咐医生:“脏死了,赶紧处理掉!把她和那断了气的野种,一起扔进海里喂鲨鱼!”

......

与此同时,傅氏集团总裁办公室。

傅慎元高大的身影站在落地窗前,眉眼阴翳,面容冷峻。

突然!

办公室的门被猛地推开,一向稳重的李特助脸上难掩激动。

“傅三爷!您让我找的手镯主人,找到了!”

“谁?”

“叶家二小姐,叶千柔。”

......

六年后,京城机场。

叶凝安一身橘棕风衣,墨镜将她巴掌大的小脸盖了一半,下半张脸被口罩捂得严严实实。

此刻她的手里,牵着一个粉雕玉琢的女娃娃。

二人从VIP通道走出。

女娃娃穿着白色公主裙,微卷的头发衬托出粉嫩的小脸。

她一脸稚气地仰头问叶凝安:“妈咪,温叔叔怎么还没过来?”

听见女儿团团的声音,叶凝安微冷的神色迅速缓和,摸摸团团的脑袋:“温叔叔在帮我们拿行李。”

正说着,一个女人一身名牌,妆容浓艳,步履匆忙,擦着她的肩膀走过去。

“别挡路。”

声音耳熟极了。

叶凝安本能侧头看过去,那女人已经停在了另一个接机口。

叶凝安心里一颤,瞳孔微缩,眼神不自觉染上浓重的恨意。

是叶千柔?!

虽然叶千柔的打扮和六年前天差地别,还化了浓妆,她依然一眼就认出来了。

叶凝安视线下移,落在了叶千柔手腕处套的镯子上——是一个翡翠镶金丝玉镯。

那是外婆留给叶凝安的镯子。

六年前,她在酒店跟陌生男人发生关系后,手镯就遗漏在了酒店的房间里。

没想到竟被叶千柔拿了去?

想着六年前叶千柔和傅向文的所作所为,叶凝安的神色就倏然冷下来。

傅向文,叶千柔......害了她孩子的人,她一个都不会放过!

然而由于刚回国,孩子还没有安置下来,叶凝安打算先暂缓复仇的事。

一阵噼里啪啦的脚步声,打断了叶凝安的思绪。

她朝声源看去,是另一个接机口。

那里已经整整齐齐立了一排黑衣保镖,将无关群众隔离开来。

叶千柔竟出乎意料的被包围在圈内。

叶凝安按下心里的疑惑,默不作声地观察。

“傅三爷来了!”

有人喊了一声,随后通道口走出了一行人。

他们口中的“傅三爷”只有傅慎元,京城没人不知道“傅三爷”。

而在京城能称得上“爷”的,也只有这位。

他是傅老爷子最小的孙子,回国两年就拿下了傅家掌权人的位置。做事雷厉风行,在商界只手遮天,说一不二。

哪怕那时候叶凝安远在国外,也能听到一些关于傅慎元心狠手辣的传闻。

不仅如此,傅慎元还是——傅向文的小叔。

想到傅向文,叶凝安的眼神中就不知不觉地多了几分恨意。

她收敛情绪,顺着人群望过去,一眼就认出了傅慎元。

他太好认了。

他走在人群中间,脚步慢而稳。一身黑色高定西装,身形高大,宽肩窄腰。气势冷冽骇人,充满着强烈的压迫感。

比周围人都要高出半个头。

他刚走出来,门口的保镖手下“呼啦”一声全围了上去。

“傅三爷好!”


傅慎元只是面目表情地颔首,那群人又散开立在两旁。

似乎是感受到叶凝安的目光,他隔空朝着叶凝安看过去,眸色幽深,却充满威慑力。

只是却依然面目表情。

叶凝安隔着人群和他眼神交汇,盯他泛着冷意又有压迫感的眸子毫无畏惧,甚至挑衅地笑了一下。

傅慎元不悦蹙眉,这时,他身边的人说了句什么,他移开了视线。

叶凝安盯着男人那张棱角分明的侧脸,心底涌起一种十分奇怪的感觉。

不知为何,她突然想起了六年前意外跟自己发生关系的“野男人”。

思索间,她猛地看到叶千柔朝着傅慎元直接扑了过去,亲密地挽住他的胳膊——

叶凝安冷笑。

六年不见,没想到叶千柔竟然攀上了傅家这条的高枝?

只是叶家和傅家的实力相差这么大,傅慎元又不像是会为女人心软的类型,那究竟是......

“想什么呢?”

一道温润的男声打断了她的思绪,叶凝安回神,回头就看见温宇清穿着一身暖色羊绒外套,整个人异常柔和温润。

她冲着来人笑道:“拿完行李了?”

“嗯,人不多。”温宇清浅笑回答她,随后有些操心地皱眉,“为什么偏要这个节骨眼回国?你知道有人在找你吧?”

“我知道,但外婆让我找的东西在国内,我一定要找到......”

叶凝安垂下眼睛,外婆的遗书里让她找的玉扳指,就在国内。不单如此,她还要报六年前的仇,查清外婆的死......

“几年前的事......”见她沉默下来,温宇清欲言又止,“总之,你要小心。”

“我知道。”

叶凝安淡淡地说道,随后就牵着团团往前走。

她不喜欢告诉别人自己的计划,也不喜欢跟别人交心。

哪怕是温宇清当年在英国救了奄奄一息的她和团团,她也不习惯什么事情都告诉他。

就连她师傅都骂她是个白眼狼!

可她并不是性格薄凉,而是不敢相信任何人罢了。

团团回过头,偷偷地做了个口型给温宇清:“哄哄她”。

温宇清无奈地笑出声,随后跟上母女二人的脚步:“我助理把车停到了B2,先回我公司吧。”

......

环山公路上,一列豪车车队正往傅家老宅驶去。

为首的劳斯莱斯里。

后座坐着一个高大冷硬的男人,面若刀削,气质冷冽。他面容严峻地听着视频会议里下属汇报工作情况。

车内笼罩着低气压。

“傅总,具体就是这些,我先挂了。”

下属冷汗津津地汇报完,得到男人的首肯,这才得救般的挂了电话。

结束了会议,傅慎元两指并拢,揉了揉眉心,轻叹了口气。

一旁的叶千柔见终于有说话的机会,立刻靠在他身上喋喋不休地说着:“阿元,我学了一道料理,费了不少功夫......”

傅慎元左耳进右耳出的听着,脑海里猛地想起机场见过的那个匆匆一瞥的女人,那双眼睛,他好像在哪里见到过。

那不甘心不服输的模样,就像一只未被驯化的小狼。

“阿元,你又走神了。”叶千柔娇媚的声音打破了他的思绪,声音有些嗔怪,“你这次去英国找夜神医却扑了个空,夜神医这几天,真的会回国?”

傅慎元冷笑了一声:“这次绝对不会错,我已经找人下单了。”

叶千柔听见之后立刻笑开了花,脸上是精明的算计,她拍手道:“那太好了,你侄子傅向文他们也在找神医为爷爷治病,如果夜神医真的有用,医好了爷爷,那我们就能得到爷爷的心,到时候和大哥二哥争财产,肯定争不过我们!”

似乎不够,她又补了一句:“以后,傅家就都是我们的了!”

“你说......争财产?”

傅慎元脸色陡然冷了下来,睨了她一眼,明明没有任何表情,这一眼却冷得渗人。

原本兴高采烈的叶千柔,立马噤声了。

“我找夜神医,只是治为了爷爷。”傅慎元沉声道。

父亲生了三个孩子,结果他两岁那年父亲母亲出意外去世了,他小时候便是爷爷带大的。

他不屑于傅家的财产,哪怕他一无所有,他都要救傅老爷子!

叶千柔讪讪为自己找补道:“我知道你是孝顺的,我只是想为你多争取点。”

傅慎元却没再理她,兀自阖上眼皮,闭目养神。

他走到今天这一步,从来都不是因为背靠傅家,哪怕没有傅家山一样的财产,他有今天地位也不过要时间久点。

而叶千柔......

她庸俗至极。

如果不是因为她是孩子的母亲,他一定不会允许一个满脑子权利金钱,充满算计的女人呆在身边,还待了这么久。

而且,他对她的心动,除了那晚,就再也没有过。

所以之后哪怕叶千柔再暗示,他也再没碰过她。

......

于此同时,温宇清的车也驶出了机场。

车内一片沉默。

叮铃铃。

叶凝安的手机突兀的响起,终于打破了沉默。

是她工作专用的手机响了。

“凝姐,傅家人下了个大单子,救他们的老爷子!开价三千万啊!”

乔尚的声音聒噪的在电话那头响个不停,叶凝安只是沉默地等着他说完。

然后冷冷道:“乔尚,你知道我的规矩。”

夜神医的规矩,傅家人不接,姓傅的不接,手上钱来得不干净的不接。

六年来,从她是学徒的时候开始,就没变过。

这也导致了叶凝安一直都很缺钱。

乔尚语气突然弱了下来,小声委屈道:“可那是三千万啊,凝姐,你刚回国,还要照顾团团,那么缺钱......”

“不接。”叶凝安淡淡打断他,“找点京城附近的单子发给我。”

随后挂了电话。

刚挂了,乔尚的消息又开始叮叮咚咚的响:“凝姐!傅家人真有钱!加到了八千万啊!”

“真不接啊?”

“他们把钱打过来了!”

叶凝安面无表情地回:“把他们拉黑。”

想起六年前的傅向文,她厌恶至极,不想跟傅家有一点交集。

哪怕傅老爷子是无辜的。

她把钱退回去,随后关机断网,一气呵成。


到了公司附近,温宇清把自己买的公寓给她们住,自己回了别墅区。

回到公寓,叶凝安哄着团团洗了澡睡了觉,这才放松了不少。

她褪下一身衣服,悠闲地泡在浴缸里看乔尚发来的单子。

大多数都是小伤小病,赚不了几个钱。

从做医者以来,叶凝安也确实接了不少这样的单子。

所以这几年要不是师父和温宇清的接济,她跟团团早就饿死了。

不过回了京城,就不愁没有大单子了。

......

翌日一早,叶凝安刚把团团送到了幼儿园,乔尚的车就已经来接她了。

“这次的客户在城南郊外,应该是有一些隐疾......没跟我们说是什么症状。”乔尚道。

“知道了。”

叶凝安穿着一身黑色风衣,宽松的款式却仍然掩盖不住她动人的曲线。

她坐上车,动作间露出了胸口的一片洁白,随后掏出一张人皮面具,美艳绝伦的脸瞬间变得平平无奇。

乔尚透过后视镜看她,不留神就看得久了一点。

“乔尚。”

叶凝安冷冷开口,他急忙移开视线,不自在地打开了导航。

自家老大身材这么好,这个人皮面具却这么普通,真的很奇怪啊!

......

乔尚开车快,半个小时就快到了客户定位的地点。

越往郊外走,叶凝安就越觉得不对劲,附近的场景越来越荒芜,丝毫不像是有人住的样子。

而他们的车后,不知道何时跟上了一辆黑色的奇瑞,幽灵似的,不远不近地跟着。

“乔尚。”她蹙眉,“我们中计了。”

乔尚瞥了一眼后视镜,收起一向嬉皮笑脸的模样,猛地一踩油门,将奇瑞甩得很远。

他还没开始邀功,前面就猛的出现另外几辆幽灵似的黑车,头对头地堵在了前方。

吱!

猛踩刹车,他们的车才堪堪停下。

盯着眼前的车,半响,叶凝安不耐烦地啧了一声:

“下车,我倒要看看,是谁敢给我们下套!”

她刚推门下车,对面的车就像长了眼睛似的突然分开了,原来后面还停着一辆灰色的劳斯莱斯。

司机先下了车,一路小跑给后座的人开门。

随后映入叶凝安眼帘的是一双精致的高定皮鞋,再往上,是笔挺的西装裤,高大的身躯,英俊的皮囊。

眉眼间是傅家人独有的深邃,甚至能找到一丝傅向文的影子。

叶凝安瞳孔微缩,不着痕迹地掩饰下内心的震惊。

京城里,她唯一不想惹的人。

傅慎元。

早在她拒绝傅家订单的时候,就应该料到了。

心狠手辣的傅三爷,在被拒绝了之后怎么可能没有任何动作?

傅慎元的视线在二人身上流连了一会,最后落到了乔尚身上:“夜神医?”

乔尚尴尬开口:“我是助理,这位才是神医。”

他指了一下叶凝安。

傅慎元肉眼可见的愣了一下,视线重新落到她的身上。

二人视线在空中交锋,空气里一片压抑沉重的气氛。

沉默许久,傅慎元还算客气地开口:“想不到夜神医竟然......”

是个女人。

后面的话,他没有说出来。

傅慎元一双墨色的眸子静静地打量着叶凝安。

一张脸平平无奇,但身材却像是尤物一般。

这样的身材和脸搭在一起,让人不得不感叹可惜了这么好的身材。

他还没来得及细想,就听见叶凝安冷笑一声:“原来你就是我助理给我看的那个,有隐疾,不便告诉我症状的......病人?”

“噗。”乔尚没忍住,笑出了声。

叶凝安忍住心中的郁闷,她行医那么多年,第一次见到如此不讲规矩,给她下套的。

而她还真的中了这种低级圈套!

所以她嘴上也毫不留情起来:“抱歉,我治不了男科,你还是另请高明吧。”

傅慎元脸立刻黑了下来,却因为顾忌她的身份,只能忍住自己的怒气,声音都发颤了:“我是想请夜神医给我爷爷看病,治好的话,我们傅家必有重谢......”

“没见过你这样请人的。”叶凝安想都没想就拒绝了他,“我不会治的。”

她声音微冷,风吹起她的发丝,带着淡淡的凉。

触及到她倔强的声音和眼神,傅慎元突然心颤了一下。

他蹙眉盯着她,似乎要将她看出个究竟。

她有一种十分熟悉的感觉,似乎真的在哪里见过她。

尤其是那双眼睛......

不过多想无用。

傅慎元声音冷硬,冲着手下颔首:“既然如此,就不要怪我们不讲道理了。”

一瞬间,一群人就冲上来,将叶凝安二人团团围住。

叶凝安环顾四周,心里了然。

这人是无论如何都要把她带回去了。

她冷笑一声:“你在玩先礼后兵这一套?”

傅慎元没接话,用锐利的鹰眸沉沉盯着她。

这目光冷的像冰,似乎能看透她。叶凝安垂眸思索,格斗技巧是她的底牌,她不能暴露。

况且寡不敌众,她还不一定能打得过这么多人,不如到地方再想办法。

“我跟你走。”叶凝安举起手,懒懒开口,简单的动作被她做的勾人极了,“不过,你得放了我的助理。”

得让乔尚给人通风报信啊!

不料傅慎元摇头:“医生怎么能没助理呢?”

叶凝安气得差点咬了舌头,狠狠瞪了他一眼。

卑鄙!

始作俑者却绅士地帮她开车门,好整以暇道:“夜神医,请吧?”

......

傅家很快就到了。

古色古香的仿古大宅子,七拐八绕的,雕梁画栋,奢侈至极。

叶凝安却对面前豪华的建筑视若无睹,死死盯着傅慎元在前面走的背影,似乎要将他盯出个洞来。

目光能杀人的话,傅慎元早就被她凌迟处死了。

傅慎元感觉到背后灼热的视线,脚步却仍然不急不徐,优雅之极。

像个中世纪贵族,教养极好,令人很难想象他是个心狠手辣的人。

猛的,一个小孩从叶凝安身后窜了出来,蹦哒着往前跑。

后面还有着佣人模样的人在后面追。

看到那孩子的背影,叶凝安心里一抖。

团团?!

团团怎么会在这里?


章节在线阅读

网友评论

发表评论

您的评论需要经过审核才能显示

为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