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彩小说尽在A1阅读网!手机版

彩泥文学 > 武侠仙侠 > 穿成绝色倾城的傻子

穿成绝色倾城的傻子

沧鱼作者 著

武侠仙侠连载

新婚之夜,“傻子”洛锦歌和“瘸子”慕容恪发现了彼此的秘密,并且达成协议,在清除掉身边的异己,以及帮助洛锦歌报仇之前,他们要假扮夫妻,一致对外。他们两个可谓是强强联合,只不过在一致对外的过程中,他们渐渐对彼此有了好感,不知道谁先表的态,总之假戏真做了。

主角:洛锦歌,慕容恪   更新:2022-09-14 12:17:00

在线阅读
分享到:

扫描二维码手机上阅读

男女主角分别是洛锦歌,慕容恪 的武侠仙侠小说《穿成绝色倾城的傻子》,由网络作家“沧鱼作者”所著,讲述一系列精彩纷呈的故事,本站纯净无弹窗,精彩内容欢迎阅读!小说详情介绍:新婚之夜,“傻子”洛锦歌和“瘸子”慕容恪发现了彼此的秘密,并且达成协议,在清除掉身边的异己,以及帮助洛锦歌报仇之前,他们要假扮夫妻,一致对外。他们两个可谓是强强联合,只不过在一致对外的过程中,他们渐渐对彼此有了好感,不知道谁先表的态,总之假戏真做了。

《穿成绝色倾城的傻子》精彩片段

楚国皇朝。

城郊,荒草萋萋,寒鸦在半空中盘旋,鸣声凄厉沙哑。

一美人躺在草丛昏迷不醒,女人够美,肤若凝脂,肌肤赛雪,几个混混摩拳擦掌,一双眼睛冒着狼光,直扑美人,像要把女人吞吃入腹。

昏迷中的女子好似察觉到危险的气息,眉头紧蹙,双眼骤然睁开,凭着本能避开扑向她的大汉,反身单脚踩在他背上,眼眸寒光乍现,冷嗤。

“不自量力!”。

洛锦歌头痛欲裂,胸腔仿佛有什么东西要破土而出。

她记得,自己在浴缸里洗澡,怎么会到这?

话音才落,她便被一股大力掀翻,那大汉从地上爬起来,猥琐地看着她。

“醒了玩起来才有意思。”

看着几个彪形大汉朝她逼近,洛锦歌心下警钟大作,身体状况不太对劲,她不该这么弱的。

她垂头一看,发现自己穿了长及脚踝的紫色长裙,露出的一截手臂伤痕累累。

这不是她的手!她作为顶级特工,执行任务数百次从未受过伤,是业界的不败传奇。

对面的混混按捺不住扑过来,洛锦歌再次闪避,桃木簪从松散的发髻上滑落,如瀑墨发披散下来。

绝色倾城的容貌让几个混混呆愣片刻,洛锦歌趁势抓起桃木簪,合身扑上,将桃木簪刺进了为首一人的眼睛。

鲜血四溅,那人捂着眼睛痛苦哀嚎。

一击得手,洛锦歌见了血,体内的战斗因子被唤醒,嘴角勾出一抹嗜血笑意,身形快如闪电,击向混混命门。

不过眨眼间,几个混混便被制服,命门被击中的他们再也使不出一点力气。

“大小姐,求求你饶恕我们一条狗命吧,我们也是奉命行事,都是二小姐让我们做的!还请你大人大量,放了我们吧!”几个混混指着身后的艳衣女人。

“一群废物!”洛知雪怒吼,看着洛锦歌,没想到这女人竟然没死!

而洛锦歌看到洛知雪的一瞬间,心中顿时涌上一股滔天恨意。

头疼剧烈,脑海里有不属于她的记忆如潮水般涌上来。

天生痴傻嫡出的大小姐、恶毒庶妹、大婚、阴谋设计、曝尸荒野.....

她死死摁住快要爆炸的脑袋,消化记忆,原来她穿成了将军府嫡出的大小姐洛锦歌。

一个天生痴傻的大小姐被恶毒庶妹迫害,大婚当日,被庶妹联合外人设计惨死,又被暴尸荒野。

胸腔里一抹悲愤的情绪与她共鸣:为何我从无害人之心,却落得这般下场,他们欺我辱我,此仇不共戴天!

原主往日所经历的一幕幕她皆感同身受,她摁住心口,心里默念:我会给你报仇。

洛知雪见洛锦歌低着头,似乎很痛苦的样子,心想刚才的勇猛不过是临死前的回光返照,冷笑,“你就是个废物、傻子!怎么配的上摄政王!”

再抬头时,洛锦歌眼中一片清明,步步逼近叨叨不停的洛知雪。

“洛知雪,你身为庶出不守本分,联合外人虐杀嫡姐,心狠手辣,死不足惜!”

洛知雪还没反应过来,就被突然闪到身边的人一手掐住脖子,洛锦歌五指如钩捏住洛知雪的喉咙,“你不是问为什么吗?我告诉你。”

洛知雪脸涨成猪肝色,用尽全身力气拍打洛锦歌的手,洛锦歌纹丝不动,嗤笑,“就因为我洛锦歌,出生就比你高贵,天生就比你强!”


“你.....”

洛知雪挣扎两下,晕死过去。

洛锦歌拍拍手,根绝刚才的记忆,今天就是原主嫁入摄政王府的日子,而此时正有人移花接木代替原主出嫁!

洛锦歌扫了一眼跪在旁边求饶的几个混混,“背上她跟我走。”

几个小混混立刻把洛知雪扛到肩膀上。

皇城内。

百姓夹道欢呼,喜庆的红绸一路从将军府铺到摄政王府,大红喜轿顺着红绸前往摄政王府。

看着那顶缓缓前行的喜轿,洛锦歌眯起眼眸,她倒要看看谁敢替她身份!

挤进人群,劈晕两个拦着人的官兵,径直走到喜轿前,抱臂。

“哪里来的疯子,将军府的喜轿你也敢拦,你不要命了?”

洛锦歌本就因为痴儍很少出府,此时一身紫衣狼狈不堪,乌黑长发凌乱看不清容貌,自然无人认出是谁。

轿撵旁边的喜婆见状上前,“还不快滚开!”

洛锦歌勾起嘴角,“刘嬷嬷,本小姐才是今日大婚的新娘子,喜轿里坐的是谁?欺君之罪你这颗脑袋可担当得起?”

一听这声音,刘嬷嬷吓的差点跪地上,不可能,大小姐怎么还活着!

“来人,立刻把这疯子抓起来,否则惊了新娘子,我看你们谁担待的起!”刘嬷嬷立刻扯着嗓子喊。

几个护卫刚要上前,就被洛锦歌一脚踢飞。

此时喜轿里面传来一道女人娇弱却又带着怒意的声音,“刘嬷嬷,喜轿为何无故停下,这可是陛下赐婚,耽误了良辰吉日你要如何交代!”

刘嬷嬷立刻吓出一身冷汗,“大小姐,是有个疯婆娘要饭,马上就好。”

“既然如此,赶快解决。”

洛锦歌冷笑一声,“好一个理直气壮的冒牌货,摄政王双腿是瘸了,你当他的眼睛也瞎了吗?竟敢冒充本小姐坐进喜轿,给我出来!”

听到洛锦歌的声音,坐在喜轿里的月倾城大惊,暗想,洛锦歌此时不应该在荒郊野外吗?

她一心想成为摄政王妃,却被这个傻子得了便宜。

想着皇后出自月家,即便她来一出狸猫换太子代替洛锦歌嫁入摄政王府,想必皇帝也不会责怪。

至于摄政王,他本就与将军府有隔阂,想必是不愿意迎娶洛锦歌的。

她做着即将成为摄政王妃的美梦,却没料到喜轿送往摄政王府路上会被洛锦歌拦下。

众目睽睽之下,她绝对不能承认。

“好一个胡言乱语的疯婆子,来人,快将这个疯婆子赶开!”

听到月倾城的命令,随行护卫就要上前,洛锦歌面容冷凝。

洛锦歌击掌,人群中走过来三个混混,把身上的人往大道上一扔,刘嬷嬷看到人,登时吓的晕死过去。

月倾城掀开帘子,看到躺在地上半死的洛知雪,也是一屁股蹲到轿子里,这个废物洛知雪竟然连这点事都办不成!

“你们还不动手?众人皆知洛锦歌是个傻子,她这般伶牙俐齿怎么可能是洛锦歌!要是敢延误了时辰,我要你们脑袋!”月倾城话一出,护卫纷纷上前。

洛锦歌就知道没这么容易,踢翻几个侍卫,脚一蹬地,直接跳上马车,掀开帘子,将月倾城的红盖头扯下,把人拎出扔到地上。

人群顿时嘈杂。

众人可能不认识洛锦歌,但月倾城平时就嚣张跋扈,半个京城都认识她,此时一露脸,谁是冒牌货自然也就一清二楚。

洛锦歌扫视一圈呆愣的众人,再吩咐护卫,“还不出发?”

摄政王府内张灯结彩,一派喜庆。

书房内,身着暗紫色华服的男人端坐于轮椅上,俊美张扬的面上不见半分喜色。

赤羽推门而入,在男人耳侧低语几句,慕容恪眼里露出几分玩味的神色。

“当街拦截喜轿?有些意思。”


喜轿停在摄政王府门口,在震耳欲聋的鞭炮声中,洛锦歌听到一道清冽的嗓音。

“本王身体不便,劳烦王妃自己下轿了。”

摄政王和将军府素有嫌隙,今日新娘子过门,这摄政王府的大门恐怕也不是那么好进的,来贺喜的宾客双手抱臂看热闹。

只见新娘子不慌不忙从喜轿上下来,脊背挺得笔直。

“夫君身体不适还亲自出来迎接,有劳夫君了。”

她嗓音清婉,即便隔着红盖头也能感觉到她的从容淡定。

慕容恪勾起嘴角,牵引着红绸一头,带着洛锦歌步入喜堂。

洛锦歌从红盖头下方看到慕容恪的脸,也是微微吃了一惊,没想到一个瘸子长的竟然是天资绝色,怪不得月倾城想杀了原主嫁给她。

拜堂结束,慕容恪就不见人了,婢女带着洛锦歌进婚房,洛锦歌扯掉喜帕往床上一躺。

那婢女连忙小声提醒,“王妃,这红盖头是要王爷来揭的。”

看一眼小丫鬟,洛锦歌撇撇嘴。

“行了,我带着不舒服,你去外面守着看见慕容恪过来了咳嗽一声,我再将盖头盖上就是。”

小丫鬟面有难色,刚想再说,洛锦歌挥挥手。

小丫鬟只能离开。

前院灯火通明,宾客的喧哗声隐约传到后院,洛锦歌疲惫奔波了一天,疲乏不堪,估计慕容恪得后半夜才能回来,便先躺下来歇息了。

这一沾着枕头便睡着了。

睡梦中觉着有双冰冷的眸子盯着她,令她浑身不自在,洛锦歌猛地睁开眼,便对上一双清冷的眸子。

慕容恪!他什么时候来的,那丫头竟然没通报!而她自己竟然也一点都没有感觉到有人靠这么近。

“王妃不准备起身吗?”声音虽然清冷但听着也不是生气,洛锦歌干脆把盖头往脸上一呼,翻个身,让出一个人的位置,闭上眼继续睡,这具身体本来就受了重伤,她现在就想休息。

“麻烦夫君掀完盖头自己上床歇息吧。”

慕容恪看着面前的女人,衣物破乱,甚至还有血渍泥污,一张脸却美艳绝伦,不可方物。

传闻她是痴儍,但一个傻子能打了月倾城?他可不信。

不过,无论如何,她是洛明河的女儿。

他眼神冷冽,语气讥诮。

“新婚夜不等夫君便独自睡着,果然是个不通事理的傻子。”

洛锦歌从来不是忍气吞声能吃亏的性子,当下敛了面上笑意,语气冷淡。

“我是否通事理关你何事?生活不能自理的瘸子。”

她话音才落,慕容恪眼神遽然寒凉,连带着屋内空气似乎都低了一些。

看慕容恪冷凝的面容,洛锦歌暗暗感慨,好强悍的煞气,果然不愧是早年在腥风血雨里历练出来的战神王爷,可惜了,瘸了双腿。

看出洛锦歌眼里的惋惜,慕容恪更是怒不可遏。

“你在同情本王?”

下一刻,慕容恪袍袖一挥,一股大力向她袭来,将她掀翻在地。

他居高临下的看着她。

“洛锦歌,本王不需要你同情,你要明白,即使本王没了双腿,杀死你也如同捏死一只蚂蚁一样简单。”

她向来不受人威胁的,洛锦歌抬起头看向慕容恪。

“杀了我,你要如何跟陛下和我父亲交代?慕容恪,我是将军府嫡小姐,你是摄政王,我能助你。”


章节在线阅读

网友评论

发表评论

您的评论需要经过审核才能显示

为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