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彩小说尽在A1阅读网!手机版

彩泥文学 > 武侠仙侠 > 王妃假死后王爷疯了

王妃假死后王爷疯了

霜白作者 著

武侠仙侠连载

穿越成声名狼藉的无盐王妃,身边还有个四岁的拖油瓶。便宜夫君萧玄舟对她虎视眈眈,千方百计的想要苏馥的心头血治做药引,还要让她和孩子给白月光陪葬。绝处逢生,一手惊世骇俗的医术,彻底打响了苏馥女神医的名号,小日子过得风生水起,只要拿到和离书,那便是皆大欢喜了。

主角:苏馥,萧玄舟   更新:2022-09-14 12:17:00

在线阅读
分享到:

扫描二维码手机上阅读

男女主角分别是苏馥,萧玄舟 的武侠仙侠小说《王妃假死后王爷疯了》,由网络作家“霜白作者”所著,讲述一系列精彩纷呈的故事,本站纯净无弹窗,精彩内容欢迎阅读!小说详情介绍:穿越成声名狼藉的无盐王妃,身边还有个四岁的拖油瓶。便宜夫君萧玄舟对她虎视眈眈,千方百计的想要苏馥的心头血治做药引,还要让她和孩子给白月光陪葬。绝处逢生,一手惊世骇俗的医术,彻底打响了苏馥女神医的名号,小日子过得风生水起,只要拿到和离书,那便是皆大欢喜了。

《王妃假死后王爷疯了》精彩片段

“你竟敢在交杯酒里给本王下药!”

苏馥刚睁开眼睛就看见一个俊美男人压在她身上,他一身红色婚服凌乱,深邃的眸中盛满了熊熊怒火。

什么?一穿越就这么限制级的吗?

眼见着自己衣裳被男人暴力扯开,苏馥不管他长得好不好看,赶紧一膝盖狠狠踢向了他身下。

“嘶!”

男人英俊的面容瞬间变得痛苦扭曲。

苏馥趁机把他推开,冷笑道:“不就是中了药吗,你要不愿意,泡进冷水就能解决的事情,明明是你自己管不住,跟个禽兽似的,少装出一副道貌岸然的样子!”

萧玄舟一把攥住了她的脖子,眸光幽冷危险,声音透着咬牙切齿的味道。

“苏馥!五年前你给本王下蛊,让本王离不得你的身体。这回更是在交杯酒里下药,让本王只能来找你,害婉儿新婚夜独守空房,你又在这里装什么贞洁烈女!”

苏馥被掐得喘不上气来,脸庞涨红。

大脑更是疯狂运转。

什么下蛊?什么独守空房?原来根本不是她和这个男人成亲吗?

这到底是什么情况!

“你放开我娘亲!”

这时,一个脏兮兮的瘦弱小男孩推门冲了出来,大概三四岁的模样,对着萧玄舟又打又踢。

怎么回事?

居然连孩子都有了!

“小野种,给本王滚!”

萧玄舟一脚将小男孩踢飞了出去。

野种?!

这信息量太大了,苏馥一个头两个大。

就在这电光石火之间,她的脑海里忽然涌入了无数的记忆碎片。

她,现代二十一世纪神医世家家主,因为一场空难,穿越到了同名同姓的大君国玄王妃身上。

面前这个男人,就是玄王萧玄舟。

原主是将军府嫡女,对在庙会上救了她的萧玄舟一见钟情。

然后放着好好的未来太子妃不当,对萧玄舟死缠乱打,破坏了他原来定下的婚约,害死了他原本要娶的女人。

甚至还在妹妹苏玉儿的怂恿下学了巫蛊之术,想方设法算计他,在宫宴上被人发现他们躺在一起,接着被皇上赐婚。

然而在成亲当天晚上,原主和一个侍卫在新房厮混,被捉奸在床。

原主不是水性杨花的女人,是有人陷害,可萧玄舟不听她解释。

那之后的五年,原主一直被幽禁在这个小院子里。

她生下的孩子,也被叫为野种。

连个名字都没有不说,原主也对他无比嫌弃,动辄打骂出气,可他却对她不离不弃,一直照顾她。

而今日,是萧玄舟娶侧妃徐婉儿的大喜日子,原主很伤心,的确有想过去大闹一场,但她根本出不去,哪来的本事给他下药。

可萧玄舟不信,一来就打了她几巴掌,她脑袋撞在了床头,就那样死了,然后苏馥穿了过来。

看清萧玄舟眼中的杀意,这一刻,他是真的想杀死她的。

就在此时,外面传来急促的脚步声。

“王爷,不好了,侧妃娘娘心疾犯了,有人看见这个小东西钻进过侧妃娘娘的房间里丢死老鼠!”

一个丫鬟大声说道。

萧玄舟掐着苏馥脖子的手更加用力,神色阴沉冷厉的盯着她。

“毒妇,是你让这个小野种去吓婉儿的?”

“我没有,放开我!”

苏馥被他掐得快要喘不上气。

那小男孩突然冲了上来,不知哪来的力气,像头小野狼一样,往萧玄舟腿上狠狠咬了上去。

“该死的贱种!”

萧玄舟骤然松开了苏馥的脖子,对着小男孩便是拳脚相加,如同发泄恨意。

他早就恨透了苏馥给他戴绿帽生下的这个野种,令他被人耻笑。

“住手!你会打死他的!”

苏馥大声喊道,护在了小男孩的身上,生生挨了萧玄舟几拳。

打在她身上她都觉得疼痛难忍,更何况这么小的一个孩子。

萧玄舟早就听说她对着孩子非打即骂,没料到她竟会护他,他冷哼一声,一脚踢在了她心口上。

唔!

苏馥闷哼一声,蜷缩在了地上。

“婉儿要是有个三长两短,本王唯你是问!”

他的声音冰冷刻骨,说罢甩袖离去。

他一走,那丫鬟就露出了讥讽的神色,趾高气扬的看着苏馥。

“啧,王妃真是可怜啊,我们侧妃只是受了惊吓,王爷就对你们母子俩拳打脚踢,看来王妃以后更苦的日子还在后头呢!”

苏馥狠狠咬牙,徐婉儿犯心疾是假,让丫鬟来耀武扬威是真。

一个丫鬟,都能骑在堂堂王妃头上!

她忍痛勾起一抹冷笑:“你主子要真是受宠,还用得着给王爷下药?”

丫鬟珍珠的脸色一变。

“奴婢不知道王妃在说什么,我们侧妃善良温柔,是绝对做不出下药这种事情的!倒是王妃,在侧妃大婚之夜,把王爷勾来,不知道用的什么下流手段,真是连脸都不要了!”

“放肆!”

苏馥从地上爬起来,眼神冷冽,一巴掌打在了珍珠的脸上。

“本王妃再不济,也不是你一个小小丫鬟能辱骂的!再有下次,本王妃不介意替徐侧妃教训你这条狗!”

珍珠捂着脸不敢置信的看着苏馥。

传闻中蠢笨粗鲁的王妃,何时有这么凌厉的气质了?

不,这不可能,一定是狗急跳墙,垂死挣扎罢了。

“哼!王妃,你得意不了几天了,你以为你能一直守得住这王妃之位吗?”

到时候,就看看谁才是狗!

 


丫鬟前脚刚走,苏馥苍白的脸色就沉了下来。

她现在这个处境太不妙了,连个丫鬟都能随意羞辱她,恐怕除了她儿子,没有任何人把她放在眼里。

那个徐婉儿绝不是省油的灯,以前还未进府时,就三番五次前来挑衅。

进府后,更是气焰嚣张。

表面柔柔弱弱,实际上蛇蝎心肠。

最为关键的是,她是萧玄舟心爱女人徐真儿的庶妹,长得很像已故的徐真儿,所以尤为讨萧玄舟喜爱。

“嘶!”

刚才萧玄舟的毒打实在太疼了。

她都这么疼了,这孩子更不用说。

她看过去,瘦瘦小小的男孩顿时缩了缩肩膀,露出畏惧的紧张神色,这是被原主打怕了露出的真实反应。

可即便被原主打骂得厉害,他居然还是会第一时间站出来帮她。

苏馥心里不是滋味,这孩子太可怜了。

衣裳又薄又破,全身都脏兮兮的,没人给他洗澡洗头,头发都打了结,遮住了大半张脸,都看不清他长什么模样。

原主从来没管过他,这个院子里只有一个瞎了眼的余老嬷嬷,更照料不好他,而且据说老嬷嬷的眼睛还是被原主弄瞎的。

“娘亲……我真的没有给她丢死老鼠。”

小男孩忍着痛给她解释,他不是坏小孩,娘亲不要讨厌他。

“嗯,娘亲相信你,被打的地方很疼吧,娘亲一会儿给你上药好不好?”

苏馥伸出手,摸了摸他的小脸,掏出手帕给他擦了擦。

那徐婉儿诬陷这么一个小孩子,就为了把中了药的萧玄舟引过去,她衷心的希望他不孕不育儿孙满堂!

一对渣男贱女!

小男孩漆黑眼睛晶晶发亮,他一动都不动,从来没想过娘亲会这么温柔的靠近他。

就像做梦一样。

他大气都不敢出,生怕娘亲突然变脸,看他的眼神又会变成厌恶和嫌弃。

苏馥却忽然愣住了。

擦脸的手帕,更是惊得掉在了地上。

擦干净的这张小脸,简直和萧玄舟一个模子里刻出来!

这不就是缩小版萧玄舟!

她狠狠咬牙,真想让萧玄舟睁大狗眼看看,看这个和他长得一模一样的小家伙,到底是不是野种!

但苏馥突然冷静了下来。

不行,萧玄舟那么厌恶她,以为是她害死了徐真儿,即便这孩子是他的亲生骨肉,他也不一定会喜欢。

还有徐婉儿若是知道孩子是萧玄舟的种,肯定会变着法的害死他。

苏馥是正妃,她的儿子便是嫡子。

就算徐婉儿以后生下儿子,也只是庶子,要低嫡子一个头。徐婉儿本身就是庶女,肯定不希望自己的儿子也是庶子。

所以在没有自保能力之前,绝对不能让孩子这张脸暴露出去。

“抱歉啊宝宝,娘亲以后要重新给你把脸抹脏,不能让人看见你长什么样,但娘亲保证,不会一直让你脏着脸的,好不好?”

她小声说道,声音温柔。

小男孩嗡地一下,小脸变得通红。

娘亲喊他宝宝,他都四岁了,娘亲居然喊他宝宝。

娘亲从来没有这么温柔过,也不会打他,他觉得他现在好像吃了过年才能吃到的糖,心里甜滋滋的冒泡泡。

“我以后叫你小琛好不好?琛,是珍宝的意思,你是娘亲的珍宝,以后我们娘俩相依为命。”

苏馥想好了,她本来都死了,能再多活几十年是托了原主的福。这个孩子听话懂事,她既心疼也喜欢,她会把他当成亲生儿子疼爱。

等她找机会同萧玄舟和离,就带他一起离开。

她那么大的本事,还能养不活一个小孩子不成。

珍宝……娘亲居然说他是珍宝!

小琛被突如其来的幸福冲昏了头脑,感觉身上不疼了,浑身都有劲。

苏馥被他傻乎乎的样子逗乐了,等身上的疼痛缓过来之后,就去烧水给儿子洗澡。

“靠!鬼啊!”

苏馥路过镜子,看到里面那张五颜六色的脸,吓了一大跳。

这是化的什么阴间妆,大晚上的差点把她自己魂吓飞。

萧玄舟居然能对着这张脸差点反应,那蛊虫也太厉害了吧。

她得想办法把蛊虫解决,但蛊虫是她同父异母的妹妹苏玉儿弄来的,还得找机会见见苏玉儿。

洗干净脸,苏馥发现原主竟同她长得一模一样。

明眸皓齿,眉目如画,如月里嫦娥,就连眼尾那颗魅惑人心的泪痣都在同一个地方。

她想起来了,也是苏玉儿告诉她,玄王最爱浓妆的女子,于是每次见萧玄舟,她都浓妆艳抹。

可笑,鬼才会喜欢这样一张吓人的脸!

苏玉儿一面怂恿她去追萧玄舟,一面又让萧玄舟厌恶她。

原主有今天这下场,和苏玉儿分不开关系。

更可笑的是,苏玉儿嫁给了她前未婚夫太子,成为了身份尊贵的太子妃。

另一边,如意苑。

徐婉儿看过大夫,身体已经无碍,此时正同萧玄舟躺在床上。

见他一直没动静,英俊的侧脸冷肃孤傲,她坐起身,柔软的身子压在他胸膛上,柔声道。

“王爷,您就别生气了,姐姐她不欢迎妾身也是正常,但只要您宠爱妾身,妾身受再大的委屈也不会觉得苦。”

萧玄舟听到这话,压下心底的怒气,眉眼柔和了不少,那毒妇狠辣蛮横,还是婉儿乖顺善良。

新婚之夜,他跑去找苏馥,还让她被野种扔进来的死老鼠吓得犯病,的确让她受了委屈。

“本王会好好疼你。”

徐婉儿连忙羞涩的躺平闭上了眼睛。

结果等了半天,王爷突然脸色难看的下了床:“本王有事去书房睡!”

她猛地起身:“王爷!”

萧玄舟头也不回的出了门,因为他发现对徐婉儿没有反应,他不能说他不行,堂堂男人,他是要尊严的,当然只有离开。

该死的苏馥,一定是她蛊虫的问题,害他对别的女人提不起兴趣!

可体内药性还在,是苏馥在交杯酒中下的药。

“既然这么想要,本王就让你下不了地!”

 


“娘娘,王爷怎么走了?他脸色好难看!”

珍珠跑进了屋,满眼担忧。

徐婉儿的脸色更难看,指甲都陷进了肉里。

洞房花烛夜,王爷竟然去书房睡,这不是狠狠打她的脸吗?

她明明在交杯酒中下了药,虽然差点搬起石头砸了自己的脚,但好在她以心疾为由破坏了王爷和苏馥的好事,药性还在王爷体内,可为什么王爷不碰她?

难道,他根本不是去书房,而是又要去找苏馥?!

萧玄舟往枯竹苑的方向走了几步,突然冷着脸调转方向,回了自己院子的书房。

他就算憋着,也绝不能让那个该死的女人得逞。

婉儿刚嫁进来,他得顾忌她的感受,不能助长苏馥的气焰。

但越忍,他越难受,脑海里闪过的都是苏馥那张令他作呕的脸。

可偏偏想到她,他的反应会更加强烈,这令他感到无比屈辱。

“苏馥!”

他全身散发出暴虐的气息,额头上青筋暴露,几乎是咬牙切齿低吼出她的名字,眼中恨意刻骨。

徐婉儿听到珍珠说王爷真的去了书房,而不是去找苏馥,心中松了口气。

她安慰自己,也许王爷真的有要事要忙。

但珍珠说有下人听到王爷喊了王妃的名字,她脸色一僵,眼神里闪过狠色。

“都已经把她害得这么惨了,居然还能挡我的路,一定要除掉她!”

和一夜未眠的萧玄舟和徐婉儿相比,穿越来的第一晚上,苏馥睡得还算香甜。

她这人向来心大,既来之则安之,想好了今后要离开王府,就没把渣男贱女再放在眼里。

只是一早上,她的好心情就被破坏了个彻底。

原因是送早饭的下人竟然给她拿来馊了的包子和粥,闻着就有一股子馊水味,连狗都不会吃。

以前虽然饭菜没多好,但不至于不能入口,徐婉儿一来,直接吃都没法吃的了。

下人为了讨好徐婉儿,竟拿她开刀!

她饿一饿没关系,但小琛正是长身体的时候。

是可忍孰不可忍!

老虎不发威,当她是病猫!

她跑到了如意苑找萧玄舟算账。

一路无人阻拦,所有人都用惊艳的眼神看她,没人把她和枯竹苑那位丑陋的王妃联系在一起。

萧玄舟正在和徐婉儿用早膳,桌上摆满了各种精致小盘,散发着诱人的香味。

苏馥一进去,他愣住了几息。

他都忘了苏馥不画妆的时候长什么样,直到闻到她身上熟悉的清香才反应过来,随即脸色变得无比难看。

“苏馥,你来做什么,如意苑岂是你能踏足的地方,还不给本王滚出去!”

他气不打一处来,眼中的嫌恶不加掩饰。

什么?这是王妃?

王妃不是丑陋无盐吗,怎么是这幅倾城之姿,脸上未施粉黛就轻易把她都比了下去!

徐婉儿心胸剧烈起伏,嫉妒之火熊熊燃烧。

她故意让下人给苏馥送馊掉的饭菜,给其一个下马威,她猜到以苏馥蛮横的性格,会找上门来。

她想的是要让苏馥那个下堂妇好好看看她们之间的区别,自己是盛开的娇花,而苏馥,不过是衬托她娇艳的一片发黄枯叶罢了。

来就是自取其辱。

而苏馥在她和王爷新婚第二天就大闹一场,一定会令王爷更加厌恶。

可她无论如何都没有想到,在王府里困了五年的苏馥,竟娇美得如同少女,自己这样的容貌都被压了一头。

徐婉儿深吸了一口,盈盈微笑:“王妃怎么来了?”

苏馥看到两人眼底的青色,以为他们折腾了一整晚,心里鄙夷,嫌渣男脏,更加坚定了和离出府的想法。

她大喇喇往凳子上一坐。

“我是皇上赐给你的王妃,怎么就来不得了?我身为正妃,昨天徐侧妃却没去给我敬茶,为了不让外人觉得王爷你的侧妃不知尊卑,恃宠而骄,我就只能自己亲自来一趟了。王爷,我可是为了徐侧妃好!”

萧玄舟竟不知这个女人何时变得如此伶牙俐齿,偏生还挑不出半点错处,他眸中闪过锐利的光芒。

徐婉儿悄悄攥紧了帕子,给苏馥敬茶,不就摆明自己低她一头了?

她引苏馥过来,可不是为了给她敬茶的!

苏馥冷眼扫去:“徐侧妃愣着做什么,还不跪下敬茶!”

 


网友评论

发表评论

您的评论需要经过审核才能显示

为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