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彩小说尽在A1阅读网!手机版

彩泥文学 > 武侠仙侠 > 大叔他是练过的

大叔他是练过的

揩油笔作者 著

武侠仙侠连载

经历多少年的血雨腥风,多少次摸爬滚打得来的“一代兵王”,如今为了给兄弟报仇,越境入狱。五年之后,于枫才重新返回家乡。没想到家里物是人非,大哥被迫做了上门女婿,备受欺辱,而他入狱的事情,所有人都知道了,随处可见的鄙夷目光,告诉于枫,还有一场风雨要降临。

主角:于枫,于山   更新:2022-09-14 12:17:00

在线阅读
分享到:

扫描二维码手机上阅读

男女主角分别是于枫,于山 的武侠仙侠小说《大叔他是练过的》,由网络作家“揩油笔作者”所著,讲述一系列精彩纷呈的故事,本站纯净无弹窗,精彩内容欢迎阅读!小说详情介绍:经历多少年的血雨腥风,多少次摸爬滚打得来的“一代兵王”,如今为了给兄弟报仇,越境入狱。五年之后,于枫才重新返回家乡。没想到家里物是人非,大哥被迫做了上门女婿,备受欺辱,而他入狱的事情,所有人都知道了,随处可见的鄙夷目光,告诉于枫,还有一场风雨要降临。

《大叔他是练过的》精彩片段

京都监狱,千百S级重型狱徒跪在门前。

“送大哥出狱!”

刷!

一幕望去,黑漆漆的腰背个个如豺狼虎豹,着实难以想象,是什么人才能让这一群在狱外呼风唤雨的黑夜王者如此敬畏!

而这幕场景在那穿着一身简陋衣装的黄面青年眼里,不过是一眼云烟。

“起来吧!我不在,你们都给我好好做人,记住,出来后报效祖国,别再去干坏事了!”

“是,谨遵大哥吩咐。”

几分钟后,青年在监狱工作人员的带领之下来到大门口。

马路边上,五辆军用吉普车停靠在于枫面前。

车上走下来一名肩抗“二毛三”的中年男人,神情严肃地走来,接着敬了个标准的军姿。

于枫立马立正,全身绷直!

“恭喜你出狱,整整五年了,狼牙总算等到你这位狼王出狱,怎么样,回队伍继续带那帮小兔崽子吧!”中年男人率先邀请道。

于枫沉声道:“不了,像我这种进过监狱的,还是不给狼牙抹黑比较好。”

“抹黑?”

中年男人眼睛一瞪:“你说屁话呢!狼牙以你为骄傲,我也以你为骄傲,进过监狱怎么了,你是替兄弟报仇,又不是干什么偷鸡摸狗的事情……”

“老大!”

中年男人话没说话,于枫打断了。

“谢谢你老大,狼牙是我的故乡,我就算离开,也会记在心里,这几年承蒙你托关系在监狱里照顾我,我感激不尽,但我意已决,您就让我去过自己的生活吧!”于枫语气无比诚恳。

中年男人皱起眉头:“可那两位圣人怎么办?他们一位是武道宗师,一位是医道大国手,眼下他们都在闭关,如果出关后发现你退伍,我怎么交代?”

“师傅那我到时候自己会去解释。”于枫不想麻烦,主动说道。

“行吧,你都这样说了,那就由着你,对了,你是准备去江城是吧!那里我有几个老朋友,你顺便去替我拜访一下,这里有几封信你带上。”

说罢,中年男人从怀中拿出几张准备好的信封直接塞进于枫的行李包里。

于枫心微微一颤。

他明白,这几张信绝不仅仅是拜访那么简单。

他的这位老大人,是在动用自己的私下关系,给自己介绍江城是有头有脸的人物,给他几个好去处选择。

“谢谢老大!”

“上路吧!别提什么谢不谢的,当初若不是你付出上法庭的代价越境杀掉那些王八蛋,狼牙的威名早就丢光了,该是我感谢你才对。”中年男人叹了口气,转身走上车。

这岁月匆匆,各有前路。

于枫在原地感慨许久,随即去往火车站,准备前往故乡江城市!

……

……

三个小时过后,位于江城市市中心的中心街道上,一辆白色宝马五系飞驰行驶着,车里传来一名三十多岁男子热情的声音。

“弟弟,你可算是出狱了,别有心里负担,到了哥家就跟自己家一样,你虽说是爸妈从孤儿院领养回来的,但也是我看着长大的亲弟弟,不用见外。”

坐在驾驶位上的是于枫的大哥,于山。

从小于枫就是孤儿,六岁被农村出身的于家收养长大,不管是父母还是大哥,都待他如亲人。

对此,于枫也把他们当作亲人一样看待,只可惜自己在当兵的前一年,养父母……去世了。

只留下一个大哥!

“谢谢你大哥。”

“谢什么,咱们是兄弟,等会到家之后带你见见你的侄女,那可是个可爱的小精灵鬼!”于山一脸溺爱的说道。

“侄女?原来……大哥都结婚生子了啊,你怎么不早点告诉我,我什么礼物也没准备……”

“不用准备,马上就到家了,没事的。”

说话间,两人就驶进一处豪华小区。

没过一会儿,车子就挺在一栋外观看上去无比高贵洋气的别墅外。

“来来来,进家门,大哥出来前就准备好饭菜了!”于山迫不及待地下车帮于枫收拾好行李,带着他往家门里走去。

他拿出钥匙,打开门。

“咔嚓!”

轻轻将门推开,一双柳叶吊梢眉配合那丹凤眼里的锐利目光立刻印入于枫的视线里。

饭桌前,相貌美丽,穿着职业西装的女子翘着二郎腿,正襟危坐在饭桌前。

“额……”

于山表情一愣,没想到这时候老婆会在家。

“雨……雨霜,你怎么……”

“这是嫂子吧!”于枫当即识别出这名女子就是嫂子,赶紧弯腰问好道:“嫂子好,我是于枫!”

“我当然知道你是谁,一个作奸犯科吃牢饭的**,你们于家那点破事我早就知道了。”高雨霜冷不丁地说道。

“雨霜,你这是什么意思,我弟弟第一次到家,你这样说太不近人情了吧!”于山瞪起眼睛,斥责道。

“啪!”

不料下一秒,高雨霜顿时炸毛,猛地一拍桌子站起来,吓得沙发上那穿着公主裙的小女孩浑身都紧绷起来。

“我不近人情?于山,我看是你太把自己当回事了吧!你别忘了你只是我们高家的上门女婿,你能开豪车,住别墅,在大公司里当经理,都是我高家给你的!”

“这栋房子的名字上也没写你的名字,没经过我同意你有资格擅自带人回家吗?是不是我今天中午不回来,你都打算把你这个**弟弟安在家里住下?”

“是吗?”

什么?

上门女婿?

于枫心里一怔。

于山被说得脸立马涨红起来,在弟弟面前一点面子也不给,还当着他的面说于枫是**!

“高雨霜,你太过分了,他可是我弟弟,你可以不把我当人,但是你要尊重我弟弟!”于山气得双臂颤抖。

“滚,那是你弟弟,一个被捡回来的弟弟,你当我不知道?我这个家不欢迎进过监狱的**,要么他走,要么你和他一起滚蛋。”

高雨霜丝毫不留情面,指着大门就开始赶人。

这可把于山气的!

上门女婿怎么了,上门女婿连在自己家招待弟弟歇息一晚的权利都没有是吗?

“高雨霜,我跟你……”

但就在于山刚想冲进去真正当一回男人的时候,沙发上,一股血腥味扑鼻而来。

年仅五岁的高羽若吐出一口黑血。

“妈妈……妈妈……”

高雨霜转头看去,顿时脸色大变。

“若若!”

紧接着,高羽若两眼一黑,昏倒在沙发上。

“不好。”于枫皱起眉头,立刻冲进去!

 


几步间,于枫赶在高雨霜前面就来到沙发前。

他轻轻打开小女孩的眼皮,查看到那眼眶中满是血丝,这是——异毒!

“你干什么!滚开,**!”

高雨霜哪里知道于枫是在为自己的女儿看病,见他动手动脚,当即怒色上涌,一个巴掌狠狠扇在于枫的后脑勺!

“啪!”

接着,于枫被推倒在地。

“老弟!”

于山快步赶来,扬起脸色:“高雨霜,你太过分了,你凭什么打他。”

“打他怎么了?你没看到你这个**弟弟对若若动手动脚吗?若若都昏倒了,你不打电话叫救护车过来骂我?于山,你脑子进水了是吗?”

高雨霜更加泼妇,转头双手叉腰指着于山的脑袋就骂道。

那口气,仿佛平常的日子里都是这般似的。

于山握紧拳头,他欲要爆发,不想于枫摆摆手,揉了揉后脑勺笑着说道:“没事哥。”

继而就见他对高雨霜说道:“嫂子,我是在给侄女看病,若若这是中毒的表现,必须马上医治,我可以行针逼毒,能给我找个安静的地方吗?”

“你?”

高雨霜居高临下地打量于枫几眼,瞧这一身破烂的穿着,还行针逼毒?

“得了吧!你也不看看自己什么货色,刚出狱的**也会医术?别等会把我女儿治坏了,于山你愣着干嘛?快点打电话叫救护车啊!”

“不行,现在打电话来不及,等救护车到了侄女都快没气了。”于枫紧张地提醒道,一边从背包中拿出随身携带的银针。

作为华国享受最高礼遇的医道大国手唯一的关门弟子,于枫看面色就能推断出病情。

时间,刻不容缓!

“你乌鸦嘴是吗?再说一句我撕烂你的嘴,马上给我滚……”

“雨霜,快……快看,若若……若若的脸……”

就当高雨霜还想把于枫赶出家门时,于山像是见了鬼一般指着高羽若的小脸蛋。

顺着手指看去。

只见沙发上,若若的小脸呈现出一种异样的紫色,好像窒息一般,从脖子根一直蔓延到额头,恐怖极了!

“不好!”

大事不妙。

于枫管不了那么多,这可是自己的侄女,就算大嫂再怎么对他,孩子总归是无辜的。

医者传承,悬壶济世!

他连忙双膝跪在沙发前,把高羽若平放在沙发上,解开衣服纽扣。

“若若!于枫你个**,你要干什么,给我滚开!”

高雨霜伸手又要去打,却在下一秒,于枫侧头看来,急切地吼道:

“住嘴,你要是不想若若窒息,给我闭嘴!”

那一声,洪亮无比,充满霸道!

霎那间,高雨霜全身一震,犹如面对一头孤狼,顿时呆滞在原地。

“雨霜,你就让老弟试试,他既然这么说,肯定有一手,咱们若若都这样子了,叫救护车哪里来得及!”

于山也连忙劝解道,他了解于枫,没有把握的事情他是不会做的。

“你……你……”

面对两个大男人,高雨霜气得无话可说,她狠声道:“于山,你可真是好样的,我警告你,如果若若出了什么事情,我就让你和你弟弟去坐牢,一辈子都毁在监狱里!”

“不用,假若侄女出了事,我以命偿还!”

于枫语气坚定地回答道后,马上捻起一根细若发丝的银针在点燃的酒精灯上晃了几下,然后**若若身上的一道天官穴上。

七针逼毒!

于枫屏住呼吸,按照此针法的步骤将其余六个穴位占满,继而丹田运气,一股劲力顺着他的手指从银针涌入若若的身体。

这对于早已步入暗劲后期的于枫来说算不了什么。

只希望,若若能承受住这股劲力。

“有没有用啊,你到底行不行,不行就别耽误时间,我马上叫救护车!”高雨霜催促道。

她话音刚落,高羽若突然睁开眼睛。

“醒了,醒了!”于山喜出望外。

“快,拿盆子!”

于枫喊道。

“我去,我去。”于山迈开步子就跑到厨房把脸盆拿出来。

回到沙发前时,于枫把若若抱在自己的双腿上:“若若乖,等会叔叔把银针取出来,你就吐,能吐多少吐多少,知道吗?”

若若点点头。

说完,于枫把脸盆放在若若身前,手如雷电,迅疾取下七根银针。

“呕……”

银针取下的瞬间,若若只觉一股呕吐感如瀑布般翻江倒海而来。

她吐出一滩黑血。

其中还伴随着一些消化到一半的食物,而这些食物甚至散发着腐烂的味道,呈现出吓人的紫黑色!

大约持续了三分钟。

若若的脸色终于恢复正常。

还真有两下子!!!!!

高雨霜一时间没反应过来,看待于枫的眼神立马变了。

“妈妈……妈妈……”

若若哭喊着求抱抱。

“乖,妈妈在。”高雨霜从于枫手里接过孩子,赶紧安慰起来。

见到孩子没事,高雨霜心里的愤怒不知不觉消散了许多。

“看吧雨霜,我弟弟有本事吧!”于山擦了一下额头的冷汗,迫不及待地问道。

高雨霜性格傲慢,哪里那么容易低头。

可于枫确实救了女儿一命,她也不好意思开口说谢谢。

“有本事又怎么样,品行不正,照样不能在家里住下。”

“这……”

于枫早就意料到这一点,笑着说道:“没事哥,大嫂既然不欢迎,我就去别的地方,刚好还有些朋友在,我去投奔他们。”

“老弟……”于山心里一痛。

于枫没有多说什么,转身拿起自己的行李,就当他准备离开别墅时,身后又传来高雨霜的声音。

“等等。”

 


“我只是说家里不能住,又没说赶你走,好歹你哥也是我高家的上门女婿,要是外人知道我高家连个上门女婿的弟弟都往外赶,对名声也不好。”

“对了于山,我记得集团的后勤部缺个保洁员的工作,你现在带他去集团办一下入职手续,刚好那里有员工宿舍,直接住宿舍吧!”

高雨霜趾高气扬,发号施令般说道。

于山表情一喜:“好,好,集团的员工宿舍装修蛮好,于枫,哥带你去集团!”

于枫也没想这么多,既然大嫂能暂时给他一个去处,何乐而不为。

至于做什么工作,已经不重要了。

自从他在五年前为了给狼牙的兄弟报仇擅自越境,结果上了法庭入狱五年之后,对人生,于枫早就看开。

另外他来到江城,除了和大哥团聚之外,也是为了把狼牙兄弟战死沙场的消息带给他在江城的妻儿。

他要让兄弟王三的妻子知道,她的丈夫是个英雄,是为兄弟而牺牲,是狼牙雇佣军团的骄傲!

大约半小时过后,于山开车带着他来到一栋豪华的大厦下。

这里便是——高家珠宝集团!

“怎么样,气派吧!”于山满是自豪地说道。

于枫抬头看了一眼,略微有些惊讶:“这就是大嫂的家族公司?”

“是啊,大名鼎鼎的珠宝集团,哥没骗你吧!只要有哥在,这江城市就有你的立足之地。”

于枫微微一笑:“谢谢哥。”

“哎呀,都说不用谢了,你要是再说一句哥就要生气了!”

于山故作生气,皱起眉头。

“好吧!那就不谢了。”

“这才对嘛,来,哥带你进去。”

说罢,于山快步带他走进大厦内部,来到四层的人事部。

一进门,凉飕飕的空调风扑面而来,这在炎热的夏天里无疑是一剂救命药,令人神清气爽。

“咦,这不是高总那个废物老公吗?他怎么来了?”

“不知道,你看他还带了个穷小子来,不会是乡下来的乡野村夫吧!”

“有可能有可能,看他那一副没见过世面的摸样,唉,真是污染空气。”

周围,阵阵难听的议论声立马传来。

于山只顾着找办公室给弟弟办理入职手续,没注意,于枫却听在耳朵里。

上门女婿……

废物!

他握紧拳头,心里叹了口气,我们于家虽说是农民出身,但爹妈走之前也说过一句话,做人得有骨气,大哥……你怎么就做了上门女婿!

算了。

于枫不愿多嘴,也许大哥是真的爱嫂子呢?

他们都生了个女儿,自己多嘴反倒不好。

“诶,进来吧!那个于枫……”办公室里,一名穿着黑色连衣裙的女子冷漠地走出来说道。

“恩。”

于枫点头走进办公室。

“来老弟,哥给你介绍介绍,这位是咱们集团排名前十的美女,人事部总经理路……”

“不用介绍了,我没兴趣认识你弟弟,做保洁员是吧!这里是一份合同,填好去员工宿舍拿钥匙,下个星期一上班。”路星寒表情冰冷,语气里满是不屑。

“额……”场面有些尴尬。

于山挠了挠后脑勺:“路总,给我个面子,这是我弟弟……”

“你?你有面子吗?要不是董事长招你做上门女婿,你以为你能做得了后勤部的经理,还能安插亲戚进来?我能给合同已经很给面子了,爱填不填!”

说罢,路星寒拿出一支笔就扔在于枫面前。

“这……”

太不给面子了!

于山脸色铁青。

敢怒不敢言,是为上门女婿之悲哀!

于枫看着自己大哥这样,心里也不好受,他说道:“没事大哥,路总身份高贵,我一个普通人就算不认识也没什么关系,我填合同,以后咱们兄弟就能在一起生活了。”

“知道就好,乡下来的小子应该知道自己的分量,不是什么人都能高攀的。”路星寒冷不丁地说道。

于枫懒得理睬,狗眼看人低,要不是怕大哥做人难看,这张合同必定甩你一脸!

他暗自决定,今后在集团也要帮大哥树立树立威信。

总是上门女婿上门女婿的被人说,难听!

他拿起黑笔,填完合同之后随即离开。

于山紧跟着走出来,来到走廊。

“老弟,路总性子直,你别往心里去。”

“我知道哥,麻烦你了,我不在意的!”作为大武者与医道圣人的关门弟子,于枫才不会跟普通人计较。

“行,下个星期一上班,还有几天时间,晚上哥带你出去吃一顿,然后这几天哥带你出去玩。”

“不用了哥,我得去拜访一些老朋友,有事我再联系你。”于枫拒绝。

“这样啊,那行吧!哥……哥就不打扰你休息了,员工宿舍就在后边,你好好睡一觉,要是饿了给哥打电话,知道吗?”于山笑容有些僵硬。

“好。”

交代完,于山转身离开,背影不知为何,有些落寞。

作为一个大哥,他本来想带于枫见见世面,认识一些大人物,却没想到因为上门女婿的身份,连累弟弟被人瞧不起,他无奈,内疚,却也做不了什么。

也许,这就是三十几岁还没出息的成年人的痛苦吧!

于枫倒没有多想,想到老大给自己的那几封介绍信,他想在下午去拜访一位退休的老人物,顺便拜托他查一下兄弟王三妻子的下落。

想着,他也离开了。

而在他刚离开,人事部又迎来一名西装革履,俊气逼人的青年。

冷沉从于枫身边经过,目光在这家伙身上停留了一下,有些疑惑,人事部什么时候招了这种人?

他皱起眉走进路星寒的办公室。

“冷少,您来了,您是来找高总的吧!我帮您预约。”

“不用了,我刚刚去看过雨霜,她不在,所以就来找你预约一下明天,下午我要去拜访一位老人物!”

路星寒点点头:“好的冷少,我帮您预约一下,好了,预约好了!”

“谢谢,对了,刚刚那走出去的是……”冷沉问道。

“哦,那个啊,一个从农村来的乡野村夫,就是咱们高总那个废物上门女婿的弟弟,于枫,走后门来集团当保洁员,没啥见识,他惹您了?”路星寒小心翼翼问道。

冷沉可是江城市二流家族,做玉石生意的大少爷,身份很高贵,最近跟高雨霜的来往也很密切。

公司都传闻,他是高雨霜的追求者之一。

“没有,原来是保洁员啊,我知道了,先走了啊拜拜!”

“好的冷少,您慢走。”

……

下午一点,随便吃了一点饭后,于枫带着介绍信来到一处地处市中心,由士兵直接接管的高级别墅区门口。

也在他刚到的时候,冷沉行驶着一辆绿色的兰博基尼停在门口。

他打开窗,一见到于枫,顿时变了脸色。

“这家伙不是雨霜那个上门女婿从乡下来的弟弟吗?他到这里做什么?”

这里的别墅区占地面积约为三万平方公里,一眼望去十分辽阔,但每一栋别墅的占地面积就高达一千平方米,其中还不包括自带的公园与私人车库。

在江城市里,这个小区对于上流社会的精英们来说,也有着特殊意义,能够住进里面的只有两种人。

第一,财富达到百亿,对某个地方经济起到带头意义的商业巨鳄!

第二,涉及各类圈子,手中掌握着滔天资源,跺跺脚就能使江城震荡的老一辈人物!

而除了这两种之外,还有一种,则是稀少的!

那是在雇佣军界享有举足轻重地位的老英雄,退下来休养生息的地方!

有些年轻的公子哥即便出身优越,也没有资格入住此地,这也是为什么别墅大门口的保卫人员个个站姿笔挺,龙虎生威,仿佛受过严格训练的样子!

冷沉十分意外,于枫不过一个乡下来的野小子,凭什么敢到这地方来,就不怕被当作是危险分子抓起来。

他停好车,迈着傲慢而不屑的步伐大摇大摆走向于枫。

 


网友评论

发表评论

您的评论需要经过审核才能显示

为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