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彩小说尽在A1阅读网!手机版

彩泥文学 > 武侠仙侠 > 偏执薄少娇妻惹不起

偏执薄少娇妻惹不起

纸沅作者 著

武侠仙侠连载

秦初言的人生一直是按部就班的,她本人老实听话,矜矜业业的过着自己的小生活,可自从薄湛闯进她的生活后,一切都变了。谁不知道薄家二世祖薄湛有多么偏执多变,没人敢和他攀亲……后来当秦初言和薄湛的甜蜜日常被曝光后,人们才知道还有比薄二少难惹的角色在。

主角:秦初言,薄湛   更新:2022-09-14 12:17:00

在线阅读
分享到:

扫描二维码手机上阅读

男女主角分别是秦初言,薄湛 的武侠仙侠小说《偏执薄少娇妻惹不起》,由网络作家“纸沅作者”所著,讲述一系列精彩纷呈的故事,本站纯净无弹窗,精彩内容欢迎阅读!小说详情介绍:秦初言的人生一直是按部就班的,她本人老实听话,矜矜业业的过着自己的小生活,可自从薄湛闯进她的生活后,一切都变了。谁不知道薄家二世祖薄湛有多么偏执多变,没人敢和他攀亲……后来当秦初言和薄湛的甜蜜日常被曝光后,人们才知道还有比薄二少难惹的角色在。

《偏执薄少娇妻惹不起》精彩片段

酒店总统套房。

男人将娇小的女人桎梏在怀中,在他的动作下,秦初言无力反抗……

情到深处男人深深地呢喃,“阿瑶……”

一瞬间,秦初言僵硬住了。

事后。

她看着面前这个俊朗不凡的男人,想着自己在酒店做兼职赚生活费,昨天正好是夜班,检查客房,没想到竟然会遇到这种禽兽!

这个男人长得好看,有钱,又有什么用,到底都是轻薄的二世祖。

秦初言想着如果去起诉他,肯定斗不过这种有权有势的。

那就只能当自己是被狗咬了!

眼泪一滴滴的落下,打在衣衫和床单上,她机械性的将凌乱不堪的衣服一件件的套上,落荒而逃。

……

第二天

秦初言卡点去了酒店兼职。

还没进门,就看见一批又一批的保镖四处走动,似乎在找什么。

“初言,你没事吧?你看起来好累的样子,是不是昨天夜班太累了,我怎么感觉你走路比以前都慢了很多……”好友禾月友善的开口。

“我没事。”秦初言脸色微变,想起昨晚,脸不有自主的红了几分。

“没事就好,走吧,今天主管点名!”

大厅中聚满了人,保镖们成排的站在一起,只有些许员工交头接耳……

禾月八卦的推了推秦初言的胳膊,“你听说了没,昨天晚上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今天一大早薄总,就是薄氏集团的二世祖薄湛居然大发雷霆,这么大张旗鼓的居然是为了找一个女人。”

“找一个女人?”秦初言声音都带着几分颤抖。

还没来得及多交流几句,前面来人了。

男人穿着一身纯黑色的西装,但是从骨子里透露出来的寒冷让在场的人都深呼了一口气,纷纷低下了头。

秦初言看着楼梯上缓缓走下的男人,死死的攥紧了拳头。

就是他,薄家的二世祖,薄湛。

昨晚她去检查客房,就被他拉了进去。

然后……

薄湛眸中不带一丝的温度,“昨晚十一点之后,还有谁在值班?”

主管谄媚的抬头,指了指秦初言这一行,“昨天晚上是她们十个人还在值班。”

“除了这十个人,其他人都可以离开了。”

话音刚落,偌大的大厅中只剩下十个人。

“你们昨晚谁在888房间?”

众人都摇头。

秦初言将头埋的更低了些,双腿间的疼痛让昨夜的一幕幕再次在脑海循环播放。

既然事情已经发生了,那她就当做昨晚就被狗咬了,斗不起她躲得起。

这样的男人最喜欢玩女人,她绝对不会成为被玩的那个可怜虫。

“都不是么?”薄湛慵懒带着几分随意的声音再次响起,“不过清晨的时候我就已经让人调了监控,监控视频现在就在我手里,最好主动出来,不要……逼我逮人。”

听了这话,秦初言浑身一震。

监控……

对啊,酒店都有监控的,她怎么能够逃得掉……

要被发现了吗?

秦初言抬头,男人淡灰色的眸子正好悠悠然的从她身上扫过。

她觉得呼吸都要停止了,脸色越来越白,死死地低着头,她想拔腿逃跑,脚步微微的探出些。

一步,两步……

突然一双增亮的皮鞋出现在她的视线之中,秦初言瞳孔紧缩,一抬头,赫然对上男人微怒的眸子——

“你跑什么?”

他的话语轻飘飘的,像一片羽毛,扫在她的心海,骤然荡起了千层波浪。

但很快,秦初言回过神来。

如果他真有监控不可能还大张旗鼓的找人!

就在一时僵持间,包里微微的震动将她的思绪填满。

秦初言一把掏出包里的手机,“有人给我打电话。”

薄湛眸光微缩,一眼就看出她在撒谎,刚想揭穿她,却被门口一声清脆的女声打断了。

孟迎真低着头,一脸娇羞,“薄总,你要找的人,是我。”

“是你?”薄湛放过了秦初言转头看着孟迎真,薄凉的目光里多了几分打量。

孟迎真点头:“是的,昨晚我在886套房打扫,听见隔壁888有声音,看见门是开的,我刚走进去,就被拉了进去……”

她眸子中闪过了一丝不易察觉的精光。

“那你昨天跑什么?”

孟迎真垂眸,眼泪恰到好处的落下,声音带着几分颤抖,无比的真实:“我……我害怕,毕竟大家都是成年人了,这种事情虽然讲究你情我愿,但是事情已经发生了,我只是一个快毕业的大学生,而薄总您是什么身份,怎么是我高攀的起的。”

薄湛眉头紧锁,掏出一张空白支票递给面前正在垂泪的女人,眸中的寒冷消失了些许,“昨晚的事情,我会负责,这只是对你的一点补偿,数额你随便填,如果你愿意,我可以对你负责,我们可以试着交往看。”

这话说完,孟迎真的眸子里闪过一丝诧异的惊喜。

而这个时候,秦初言已经跑的老远了。

有人替她背锅也好。

她知道惹上这些富二代的下场,之前邻居家的姐姐就是活生生的例子。她不想成他们这些有钱人的玩物。

薄湛以及薄家都不是她惹得起的,等拿到工资,她就辞职。

想到这里,秦初言松了口气,定了定心神。

下一秒,却迎面碰上了风尘仆仆的薄湛。

秦初言努力的降低自己的存在感,连声音都小了几分,“先生……您请这边走。”

说着,带着客人就快速的朝客房走去。

可刚走出去两步,男人富有磁性却又冰冷的嗓音响起——

“站住。”

“薄……薄总,有什么吩咐。”秦初言没来有的有些紧张。

“我没记错的话,你昨天晚上值班?”薄湛悠悠然开口。

秦初言应声:“是……”

薄湛低垂着眸子,看着面前微微发抖的女人,似乎要将她看出一个窟窿,他薄唇轻启,话语轻飘飘的。

“你很紧张?”

 


“没有,只是突然见到薄总这种有钱长得有帅的的男人忍不住紧张。”说着,秦初言露出个得体的笑容。

果不其然,薄湛的眼中露出了些许的嫌恶,“没事了,你去忙吧。”

说完,就风尘仆仆的离开了。

看着男人高大俊朗的背影,秦初言咬了咬牙……

……

秦初言回到学校,,辅导员给她介绍了一个家教的兼职,价格很高,不过这个孩子有点不好带。

虽然有困难,但是收入比在酒店收入高很多,她答应了。

辅导员嘱咐她明天放学之后就去孩子家,提前去了解一下情况。

第二天,秦初言按照辅导员给的地址去了。

看着这豪门大宅,她心情有些紧张,平静了一下才礼貌的敲了敲门。

门开了,秦初言抬起笑脸,“你好,我……”

准备话语在看到那张熟悉的脸后僵在了嘴边。

是薄湛!

他不像前几天一身没有褶皱的西装,反而是一身利落的休闲装,只是没变的是他的那双眼,依旧是冰冷没有一丝的起伏。

秦初言轻轻地捏了捏衣角,刚想拒绝这份工作然后离开。

谁知道薄湛却先她一步开口:“家教老师?进来吧。”

秦初言松了口气,薄湛似乎没认出她。

薄湛指了指沙发上正在玩游戏的小孩道:“她叫薄暮暮,七岁,性格比较难搞,气走了无数个家教,如果你能搞定她并且能帮她把成绩提起来,后面家教费用可以再加。”

“不过……”

他突然回头,满是压迫感的眸中掺杂着几分戏谑,“这么年轻,能教得好孩子吗?”

秦初言感觉受到了侮辱,挺了挺腰板,走了进去,“薄总,一个人的年龄并不能决定她的学术水平!”

“哦?”薄湛挑了挑眉,“那你教着看吧。”

“我很少有时间能够照看孩子,大门的密码是123321,周末你按时来就行,今天先试课吧。”

说完,薄湛就接了一通电话,驱车离开了别墅。

偌大的屋子中,只剩下秦初言和薄暮暮。

秦初言打量着这个小女孩,女孩见薄湛离开,放下了游戏机,迈着小腿跑到了秦初言面前,甜美可爱的打扮,脸上也挂着甜甜的笑。

薄湛竟然有了这么大女儿了,还要在外面乱搞男女关系,如果她没记错的话,她是亲耳听见薄湛说要跟孟迎真交往的。

那孩子的妈妈呢……

真渣!

小女孩:“姐姐,我叫薄暮暮,走吧,我们去房间里上课吧。”

说着她就主动牵着秦初言的手往房间走。

秦初言觉得有些不对劲。

不是说性格古怪吗?

可当进了房间后,头顶结结实实灌下来的一瓶水,让秦初言彻底明白了。

这明明就是一个披着萌娃外壳的小恶魔!

不温不火的整理好自己之后,秦初言仔细的观察了一下房间里的构造,女孩虽然打扮的甜美,但是房间里却全是拼好了的乐高,很多甚至都是大型高难度。

秦初言灵机一动。

有办法了。

果不其然,在秦初言的利诱和威逼下,小孩认认真真的听课,她成功的讲完了两个课时,恰好,门口响起了敲门声……

秦初言去开门,是薄湛回来了。

他上下打量了她一番,最后停留在她濡湿未干的头发上,“看来你的教学体验并不是很好。”

“既然这样,等会儿你领了今天的工资,我另找家教老师吧。”

刚说完,薄暮暮突然冲上去拽住了他的衣角,“不要,我就要她当我的老师!我不要其他的人,我不喜欢她们!”

薄湛淡漠的眼中多了几分不可置信,抿了抿唇,“秦小姐,下楼签合同吧!”

刚下楼,就看见了一张熟悉的面孔。

孟迎真笑着,眼中满是惊讶,“秦初言?你怎么也在这。”

薄湛冷冷开口,“她是暮暮的家教老师。”

“哦……”孟迎真拉长尾音,走到薄湛身旁,仿佛宣示主权一般的圈住了他的手臂,“这会儿要到饭点了,要不就让秦老师留下来一起吃个晚饭吧?”

“不用了。”

秦初言淡淡开口拒绝,随后淡淡的瞥了男人一眼,“薄总,不是说签合同吗?”

薄湛这样女儿都有了还在外面乱搞男女关系的人,她不想跟他有过多的交集。

薄湛立即拟了合同,洋洋洒洒签下名字,递给了秦初言。

秦初言签完,一人一份。

可当她要去拿她的那一份时,男人却将另一端拽的死死的,他注视着她,锐利又冰冷的目光似乎要将面前的女人穿碎,“你似乎对我有意见?”

“没有,我只是性格木纳,天生不知道该怎么跟人接触。薄总,请您放手,我要回去了。”

话音刚落,男人松了手,秦初言拿着合同,直接出了门。

为省车费她选择走路去公交站,别墅区离公交站比较远,走了二十分钟,突然一辆黑色的……她不认识的豪车,从面前经过,随后停下。

后排的车窗摇下来,是孟迎真那张娇小甜美的脸,她热情的邀请,“秦老师,你要不上来一起吧?”

秦初言看到里面是薄湛修长完美的身姿,本能的拒绝。

“不用了,我马上就到公交站了。”

孟迎真的脸僵了僵,看了看身旁的薄湛,男人薄唇轻启,“走吧。”

不一会儿,车就扬长而去。

车内。

薄湛突然开口,“那天晚上没弄疼你吧?”

突如其来的一句话,让孟迎真愣了愣,她故作娇羞的看了看前排的司机,“阿湛,你说什么呢……”

薄湛却面不改色:“那天晚上我喝醉了,具体的都忘了,就想问问你,我们都干了些什么。”

 


孟迎真脸色发白,不由的渗出了一身的冷汗。

面前的男人,神色如常,面上挂着不羁和纨绔,但是那双眼却又满是压迫。

她看不透他。

那晚她经过他房间发现房门开着,他就躺在床上,本来以为出问题进去看情况,发现他赤身裸体躺在床上,显然是办过事。

第二天又那么大张旗鼓的找人,没有人出来承认。

她本来只是想要一笔钱,谁知道能有这么好的运气,能够当薄湛的女朋友,这些天,他一直都是车接车送,送了多少名牌包包和首饰。

她可得把这棵大树攀牢了。

孟迎真脸色通红,“那天晚上我被你拉了进去之后,还是有点疼的,但是没关系,后面渐渐的……”

说到这里,她故作羞赧说不下去。

薄湛收起了眼底的探寻,不再谈论这个话题。

孟迎真见他松了口,她也松了口气,似乎是找话题说了句,“你怎么找到秦老师当暮暮的家教老师的啊?”

她很不喜欢秦初言,表面上看起来文文静静的,背地里还不知道怎么勾男人。

薄湛对她的态度还挺好。

虽然说秦初言的姿色并不如她,但是也不能不防备。

“托了一个朋友,怎么?”

“我也是京都大学的,虽然是播音系,但是我文化成绩还可以,也可以当暮暮家教老师的。”

薄湛眉头微皱,“不是试过了吗?暮暮连跟你同桌吃饭都不愿意。”

……

秦初言回到了宿舍。

禾月见她回来了,一脸八卦,“初言,你知不知道啊,孟迎真就是那个播音系的,真的跟那个超级有钱的薄湛在一起了!”

“哪是有钱啊?那是薄氏的二世祖薄湛,薄氏哎!那可是真豪门,说起来那薄湛长得帅又多金,孟迎真这是修了八辈子的福分吧!这几天我看她天天就在朋友圈秀名牌包名牌首饰呢!你看到没初言?”另一个室友苏好咋舌道。

“啊?哦,看到了。”秦初言淡淡道,放下了书包就准备开始备明天的课。

不一会儿,门突然被敲响了。

是孟迎真,她趾高气昂的走了进来,跟在别墅面对薄湛的小鸟依人判若两人,“秦初言,聊聊?”

秦初言见她这样子,只好放下了纸笔跟她到了走廊。

刚关上宿舍门,孟迎真单刀直入,“你现在给薄湛打电话,放弃家教老师这份工作吧。”

“为什么?”

“秦初言,你要知道的,人贵在有自知之明,你看看你浑身的穷酸样,薄湛是我的男朋友!他是什么身份,你又是什么身份,还想接近他?你识相点的话就赶紧辞了那份工作,知道吗?”

“我没有想要接近他。”秦初言眸光冷淡。

孟迎真看她心如止水,火一下就上来了。

“没有?那你在酒店的时候故意弄出动静让阿湛注意到你,又上赶着的去给暮暮当家教老师,怎么?还想飞上枝头变凤凰?”

秦初言不想搭理她,“既然你这么不想我给暮暮当家教,那这样吧,如果你能一次性给我两年的家教费,那我就不去了。”

听完,孟迎真眉头皱了皱,“你……”

显然,她没钱。

但是孟迎着依旧不依不饶:“不听劝吗?我警告你,千万不要动什么你不该动的念想!”

说完,孟迎真匆匆离开。

第二天下午上完课,秦初言拿着准备好的攻略和秘籍去了薄湛的别墅。

讲完课后,薄暮暮成功的拿到秦初言许诺的奖励,小女孩开心极了,抱着秦初言吧唧了几口。

“你赶快完成我今天给你布置的任务,这些只是一部分,等你下次的月考,如果能够进步10名,我会再给你一份的!”秦初言却故作严肃。

小女孩捏着小拳头,认真的样子逗笑了秦初言,她抬手摸了摸小孩毛茸茸的小脑袋。

小女孩一抬头,看见秦初言胸口的扣子开了一颗,恰好,门外传来了上楼的声响,她灵机一动,立即开口,“秦老师,我想喝水,你能去给我倒杯水吗?”

秦初言笑了笑,拿了她的小熊水杯就准备下楼,刚关上门,走出两步,突然脚被什么东西一绊,眼看着就要直直的摔倒。

下一秒,坠入了一个冰凉的怀抱中。

男人身上好闻的檀香突然扑入鼻息,跟那一晚的味道如出一辙,秦初言似乎都能听到他缓缓跳动的心跳声。

秦初言站正,“抱歉……”

“秦老师是想干什么?投怀送抱?”薄湛居高临下,俊颜上带着几份戏谑。

秦初言脸色微红,但很快就绕开他,“我去给暮暮倒水。”

却听到他开口,“帮我煮一杯咖啡,送到书房。”

秦初言顿了顿,“好的。”

回到房间,小女孩一边喝水,虽然一脸歉意,但是闪动的大眼睛中满是得逞的笑意,“抱歉啊,秦老师,我的玩具乱丢,害你摔倒了。”

“没事。”

秦初言扯了扯唇,端着煮好的咖啡出了门。

走进薄湛的书房,房内的檀香味更加重了些,她微微失神,将咖啡放在了他桌子上,“薄总,您的咖啡。”

弯腰之际,薄湛正好抬头,却正对上她衣领下微微乍露的春光。

这女人,刚刚投怀送抱完,就迫不及待再次勾他一下。

真无趣。

薄湛冷笑一声,深邃的眸中带着阴翳,“谢谢。”

秦初言没察觉他的变化,很快的抽身,关门离开,动作一气呵成。

她没法做到心如止水。

一靠近他,还有那股熟悉的檀香……

秦初言闭了闭眼,低头却发现自己的扣子开了一颗,她没想多,就把扣子扣上了。

回到寝室。

禾月十分激动的告知她,她的男神,寒嘉许,晚上在商学院又演讲,让她家教完赶紧过去,顺带打扮的漂亮一点,说不定有提问的机会。

第二天,秦初言提前穿了裙子,化了妆,因为家教在下午,晚上才是演讲。

顺利的做完家教之后,她就准备赶去演讲现场了,没走几步,身后突然传来薄暮暮着急的声音,“秦老师不好了!薄湛他出事了!”

 


网友评论

发表评论

您的评论需要经过审核才能显示

为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