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彩小说尽在A1阅读网!手机版

彩泥文学 > 武侠仙侠 > 闪婚老公是首富

闪婚老公是首富

吉祥的惜雅作者 著

武侠仙侠连载

被歹人算计陷害之后,秦萧为了彻底解决,花钱买了个老公闪婚领证。从此虐渣斗极品,都有人在傍边帮助。直到有一天,秦筱发现自己的老公怎么那么像照片上的顶级大佬时,一个念头在脑海中闪过,紧接着她便给廖旌煜致电。

主角:秦筱,廖旌煜   更新:2022-09-14 12:17:00

在线阅读
分享到:

扫描二维码手机上阅读

男女主角分别是秦筱,廖旌煜 的武侠仙侠小说《闪婚老公是首富》,由网络作家“吉祥的惜雅作者”所著,讲述一系列精彩纷呈的故事,本站纯净无弹窗,精彩内容欢迎阅读!小说详情介绍:被歹人算计陷害之后,秦萧为了彻底解决,花钱买了个老公闪婚领证。从此虐渣斗极品,都有人在傍边帮助。直到有一天,秦筱发现自己的老公怎么那么像照片上的顶级大佬时,一个念头在脑海中闪过,紧接着她便给廖旌煜致电。

《闪婚老公是首富》精彩片段

“秦筱,女,26岁,未婚。”

“跟我结婚一个月,这是支票。”

阳朝女子监狱,身穿一身监狱服的女人依靠在冰冷的椅子上,修长美腿搭在桌子上,一头波浪长发,张扬妩媚的笑格外明艳。

嚣张至极。

对面的男人一袭白衬衫,眉眼清明,偃眉星目,画一样的矜冷诱惑。

好看,真好看。

秦筱不由得在心底赞叹,饶是她这些年在国外见了那么多俊男靓仔,都没有眼前这个让人心动。

大和这一次真是找对了。

虽然是个临时对象,但是也足够让那对贱人母女眼红嫉妒了!

“彩礼,有点少。”

惜字如金的男人缓缓开口,挑眉,看向秦筱的眼神格外深邃。

“你是在看不起我么?”

看不起?

秦筱眉峰一挑,却也没有辩驳,只是点头回答:“也对,毕竟是结婚。”

面前的男人眉心微颦,秦筱粲然一笑:“没办法,我这个人喜欢吉利数。”

从小到大的迷信,但是每一次都行得通。

面前的男人点了点头,表示理解,才缓缓开口:“既然这样的话,那么,彩礼就八千八百八十八万,如何?”

什么什么?

秦筱目瞪口呆,狮子大开口啊,现在娶个男人都这么贵了吗?居然要近亿?

“你这彩礼是不是有点多?”

虽然这个男人长得有几分姿色,但为了娶他,花一个亿的资产,有点不太值当。

毕竟,她根本就没打算吃掉,只是走个形式夺回母亲临终前留给自己的遗产而已,这样多浪费钱!

“多么?”

男人微微颦眉,似乎有点不解:“那你想要多少呢?”

“我想......等等!”

秦筱一愣,什么叫她想要多少?

“难道不是你想要多少吗?”秦筱挑眉,就算是一袭囚服都显得格外娇媚。

她盯着面前的男人,眼神略带质疑。

“虽然是结婚,但也算你入赘,所以,彩礼是给你的。”

更何况,她根本就不相信,面前这个男人能出得起这个价格。

入赘......

俊美如铸的男人脸色有点冷寡,廖家的人入赘,呵?

他漠然开口,神色都没有任何变化:“那,彩礼就算了吧。”

秦筱有点意外,但却很快笑了一下,并未将男人说的话太当回事。

也许是以为娶自己还要彩礼?又或者是逞一时的口舌之快。

反正是个临时的结婚对象,她也无所谓。

“那我们就去领证吧。”

秦筱一向不矫情,直接起身。

她已经等不及想看那些贱人的表情了!

可廖旌煜却微微颦眉,薄唇轻启:“不换衣服?”

秦筱看了看身上橘黄色的囚服,无所谓的耸了耸肩。

“换什么换,我觉得这一身就好得很。”

只要她足够眼光四射,任何时候都能闪瞎那些人的狗眼!

试问,还有什么比一身囚服更拉风?

伟岸的男人见状也没有出声,只是漠然转身,一前一后出了门。

监狱的大门缓缓关上,“砰”的一声,将之前不好的一切统统关到身后。

秦筱深吸一口气,嗯~自由的味道。

所以,兰城,又要让她为所欲为了!

不远处,一辆墨色的迈巴赫低调的停在路边,直到男人上了车,秦筱才后知后觉。

呵,好家伙,为了来接她来租了一辆车?

“哎呀,租车不便宜吧?到时候我会让大和把费用结算给你。”

大大咧咧的女人坐上副驾驶,顺便伸出一只纤纤玉手:“我的东西?”

廖旌煜将一个手提袋交到她手中,秦筱便将里面的化妆品拿出来,旁若无人的开始化妆。

这三天的牢狱之灾,倒是让她吃胖了一点。

“直接去民政局吧,你户口本带了吗?”

秦筱侧首,娇媚容颜明艳一笑,恍惚了人的心神。

廖旌煜眼神一闪,才看向正前方,启动引擎:“资料已经带全了。”

完美!

秦筱不由得感叹大和的办事能力。

找的这个男人,靠谱!

思忖间,她开始翻找起东西来,小心翼翼将包里的户口本拿出,打开来,上面的名字有点掉色,但却依旧深刻。

秦思兰。

秦筱抬手抚摸过上面的名字,心底有酸涩在蔓延。

妈妈......

您放心,从今以后,我一定要会把之前失去的全部夺回来!

廖旌煜的办事效率很高,很快就来到了民政局门口,两人从进去到出来,只有十分钟。

当民政局的工作人员将视线落到秦筱的囚服上时,也只是颦了一下眉,便给两人拍照盖章了。

一系列操作下来,热乎乎红彤彤的小本子已经到手。

秦筱看了看手上的小本子,莫名的有点失神。

本来不过是一场交易,可心底却莫名的有点酸涩。

记忆中一闪而逝一张温润的脸,剑眉星目俊朗异常。

心疼的漏掉了一拍。

她记得,有个男人曾经抱着她,说,他们一定会在一起一辈子,可是现在......

“在想什么?”

一道充满磁性的声音打断了秦筱的思绪,她后知后觉的侧首,恰好看到男人清俊冷然的俊容。

一双狭长的丹凤眸自带威慑力,这双眼睛,更像是一个桀骜锋锐的掌权人的眼睛。

“没什么,看你好看。”

秦筱很快将情绪收起,嘴角一挑;露出一抹明艳的笑:“大和是从哪个酒吧找到你的?”

长得好看话不多,办事还利索。

她很喜欢。

廖旌煜瞥了她一眼,微微颦眉:“我不是酒吧的。”

诶?

秦筱来了兴趣,不是酒吧的,难道是临时演员?

才想要开口问,但是男人却已经打断了她的思绪:“接下来要去哪里?”

秦筱一顿,却幽幽的笑了笑。

还能去哪儿?

“当然是回秦家。”

她顿了顿,随后眼底闪过一丝冰寒:“不过,在此之前,我们要先去参加一场婚礼。”

秦筱拿出手机,导航,指着上面的地址说道:“就去这,我们,去砸场子!”


豪庭高级会所。

金碧辉煌的大厅当中,无数宾客云集,觥筹交错之间,婚礼的玫瑰花随处可见。

后台的化妆间中,一抹纤细的身影正坐在梳妆镜面前,美丽的脸上洋溢着幸福的表情。

“太好了,我终于要嫁给廷枫哥了。”

林语嫣嫣然一笑,将一边耳环带上,价值不菲的宝石看起来更加熠熠生辉。

“是啊,终于等到这天了。”她身后的女人也跟着出声。

只见她大约三四十的年纪,但是却保养的极好。

这女人正是林语嫣的母亲,夏月华。

“还好把那个贱-人送进监狱了,不然这婚事还成不了。”

“妈,您还说呢,谁能想到那个贱-人真的下狠手啊!”

林语嫣只要一想到那天就后怕,要不是保安及时赶来,只怕她就真的要被毁容了。

夏月华想到那天的情形也有点胆战心惊,她们只是用了一下激将法,没想到秦筱居然真的用刀子划伤了林语嫣的脸。

“这个贱-人,和她妈一样不识好歹,语嫣,你就安心结婚,我一定不会让她出来!”

夏月华千辛万苦才走到今天的位置,眼看距离成功只有一步了,只要她女儿嫁到江家,她们就会在兰城站稳脚跟。

到时候别说是一个秦氏,就算是其他家,也可以踩在脚下!

为了今天的一切,夏月华不惜背负“小-三”的名声,在林昭的身边整整呆了二十年,直到秦思兰死了才能光明正大的嫁到林家。

终于到了一雪前耻的时候了,绝对不能出任何差错。

林语嫣欣慰的点了点头,摸着自己的脸颊,不由得感叹:“幸亏只是皮外伤,不然我今天都不知道怎么办了。”

她说话间转头,看向身后的夏月华,嘟着嘴撒娇道:“妈,有没有办法让那个贱-人一辈子都出不来?”

她实在是太担心了,毕竟江廷枫一直对秦筱念念不忘。

夏月华闻言,冷哼一声,眼底逸出一层狠意:“你放心,我会用些手段,保证她一辈子都出不来!”

林语嫣闻言,这才满意的点了点头,站起身来道:“那我先去看看廷枫哥。”

更衣室内,助理一筹莫展,看着面前还是无动于衷的男人,忍不住出声劝慰:

“江少,虽然是联姻,可您还是要估计老爷子的面子。”

林语嫣才走到门前就听到了这句,立刻推门而入,见到那挺-拔的男人还未换衣服,便立刻示意身边的人下去。

“廷枫,马上就要举办婚礼了,你怎么还不换衣服?”

江廷枫闻言冷笑一声,俊容格外-阴郁的开口:“这婚礼是你喜欢的,你尽管去就是,我穿什么,和你没有一点关系。”

犀冷的话瞬间刺痛了林语嫣,她眼眶红了起来,语气里都是委屈:“廷枫哥,你一定要这么羞辱我吗?”

羞辱?

江廷枫眯起眼睛,偏头,语气很凉:“人,只要不自取其辱,永远不会有人羞辱的了你。”

一句话,犹如万箭穿心。

林语嫣再也忍耐不住,委屈的哭诉出声:“廷枫哥,你一定要这样吗?我知道你心里还有姐姐,但是你们已经回不去了,今天是我们的婚礼,也是江家和林家联姻的日子,你已经回不了头了!”

林语嫣始终不明白,她究竟哪里不如那个贱-人了?

那女人要什么没什么,声名狼藉又是成绩倒数,可她却是国内数一数二的名校高材生!为什么江廷枫眼里从来没有过她?为什么?!

可她越是这样歇斯底里,江廷枫就越是冷漠。

他见到满脸泪痕的女人,也不只不过是一扫而过,转身离开。

“江廷枫......!”

林语嫣无力的开口,眼睛却死死的盯着男人离开的方向,指甲深深嵌进了掌心。

秦,筱!

都怪那个贱-人,她一定要找机会把那个女人碎尸万段!

......

与此同时,黑色的迈巴赫一路疾驰,稳稳地停在了豪庭会所的门口。

秦筱缓缓落下车窗,烈焰一样的红玫瑰几乎铺就了整个会所大门,金色的字母勾勒出两位新人的名字字母缩写,那婚纱照也格外刺眼。

嘴角冷冷翘起,却带着一丝酸涩的嘲讽。

烈焰红玫瑰,原本是她的最爱,也是她梦寐以求的婚礼模样。

因为那个男人曾经说过,她就像潋滟的玫瑰,从来都是炽热灼人的,带着刺,却美的撼人心魄。

可不过短短两个月,这玫瑰就变成了他和别的女人的婚礼见证。

呵。

可笑,太可笑了。

似是察觉到她的出神,廖旌煜低声开口:“要进去吗?”

“当然。”

秦筱直接打开车门,一袭橘黄-色的囚衣在这华丽的会所前面格外扎眼。

她就要这么一步一步的走进去,嚣张又放肆!

与此同时,婚礼正在进行。

林语嫣被林昭带着来到了婚礼现场,在万众瞩目之中走到台上,那尽头,站着一抹挺-拔的身影,一袭白色的西装将他瘦削的身形衬托的格外修长,俊容更是耀目卓然。

只是,与林语嫣激动的神色不同,江廷枫的脸色很是阴沉。

可是林昭却视若无睹,只是站在台上,笑得很虚伪。

他扬声道:“......各位,感谢各位百忙之中来参加小女的婚礼,这不仅是两个新人的结合,更是江-氏-集-团和秦氏制药的一场重大的商业联手,在此,我和宣布,两位喜结连理——”

“我不同意!”

林昭的话都没说完,一道冰寒的嗓音便打断了他的发言。

众人立刻朝着声源看去。

只见一抹窈窕的身影大次次的走了进来,渣女大-波浪的长发依旧柔顺,千娇百媚的小脸上依旧神色张扬,尤其是那一身橘黄-色的囚服,立刻在第一时间吸引了所有人的注意。

林嫣然见到来人一愣,紧接着便愤怒起来,手中的捧花都要捏碎了。

秦,筱!

怎么会是她?

秦筱只环顾一周,视线最终落在了脸色铁青的林昭脸上,朱唇嘴角一挑,漾起一抹明媚的笑。

“父亲大人,好久不见?”


一句话,立刻让整个婚礼现场炸了锅。

“那女人不是秦筱吗?”

“秦筱?就是那个抢自己妹妹未婚夫,还划伤人家脸的毒妇?”

“是啊,早就听说她不学无术了,因为私生活混乱才被送去国外的!”

“怪不得穿着监狱里的衣服,还真不是什么好东西啊!”

周围众人议论纷纷,从窃窃私语到光明正大的嘲讽,话语越来越不堪入耳。

林昭脸色一黑,完全措手不及:“你来干什么?你是怎么出来的?!”

明明是他亲手送进去的,怎么可能这么快就出来了?

“很惊讶?”秦筱嗤笑一声,对周围的议论充耳不闻,只是讥冷的开口:“我还能来干什么,当然是来参加婚礼的。”

“这里不欢迎你!”

夏月华也惊讶不已,直接怒骂出声:“你这个小贱-人,划伤我女儿的脸不说,今天还要破坏她的婚礼,我告诉你,休想!”

秦筱冷冷扯唇,一针见血:“她的婚礼,为什么以秦氏制药的名义举办?”

清冷的话语顿时让周围安静如鸡。

这场婚约,说得好听是联姻,实际上底子都透着一股子狼狈为奸的味道。

秦氏制药在兰城一直是百年字号,如果没有这个名头,江氏医药怎么可能会跟这种小门小户联姻?

“你......跟你有什么关系?”夏月华一时语塞,明显慌乱的看向一旁的林昭。

“当然有关。”秦筱冷傲睥睨,“我,姓秦,而今天这场婚礼,根本不是秦氏和江氏的联姻,这个私生女和秦家没有没有半毛钱关系,别打着秦家的名义说话,她,姓林,不姓秦!”

杀,人,诛,心。

一句话,顿时让林昭脸色大变,他怒道:“秦筱,你在这里胡说八道什么?”

胡说八道?

秦筱冷笑一下,话语间讥讽不掩:“这位林小姐只比我小一岁,据我所知,那时候您还没有跟我母亲离婚吧?”

林昭脸色铁青:“你什么意思?语嫣就是你妹妹!”

林语嫣是林昭私生女这个事情虽然人尽皆知,但到底还是维持了最后的体面。

可秦筱,却把这最后一层遮羞布给扯了下来。

“妹妹?不好意思,我妈就生了我一个,一个私生女,也配做我妹妹?”

秦筱转头瞥了一眼一旁已然气的浑身发抖的林语嫣,轻轻的开口:“呸!”

一个字,却足够把林语嫣羞辱的体无完肤!

十年前的羞辱仍旧历历在目,如果不是因为林昭的算计,她母亲也不会郁郁寡欢最后撒手人寰。

这些账,她要一点一点和他们算清楚!

台上的林语嫣的脸都红一阵白一阵,她下意识的看向身边的男人,但后者却神色冰冷,没有任何回应。

“廷枫,你不要听她乱讲,我不是的......”

“你是什么,自己心里清楚。”江廷枫的话异常刺耳,但是他却依旧神色淡淡:“我和筱筱刚在一起的时候,就什么都知道了。”

“什么......”

林语嫣脸色苍白,不可置信的看着面前的男人,眼底都是受伤。

他早就知道......他居然什么都知道?!

而且,他......还叫她筱筱!

怨毒的嫉恨如同藤蔓一样爬上心头,林语嫣死死的攥住手中的捧花,眦目欲裂。

秦筱瞥过林语嫣铁青的脸,心情格外美丽,她雍容的走上台,抢过司仪手中的话筒。

“感谢各位在百忙之中来参加林昭私生女的结婚典礼,但是不好意思,这个典礼恐怕不会顺利进行了。”

她说话间侧过身,身后的大屏幕倏地亮了起来,展示了一份遗嘱。

“......秦氏制药将由唯一的女儿,秦筱继承,条件是必须结婚,本人秦思兰名下所有的股份都将归女儿秦筱所有......”

“诸位,从现在开始,秦氏制药不再归林昭管理,现在,我,秦筱,才是秦氏制药的主人!”

林昭目瞪口呆,错愕之下疯了一样的冲上前去:“秦筱,你干什么?!”

秦筱侧身闪避开来,神色讥诮:“还能干什么,当然物归原主!”

“你......!秦氏制药是我和秦思兰一起创业来的,你无权这么做!”林昭气急败坏的开口,想要去关闭大屏幕,但是显然已经来不及,周围的人都已经看得一清二楚。

“这不是真的,各位不要相信!”

林昭彻底慌了,他忍辱负重这么多年,怎么都没有想到,这个女人居然留下一份遗嘱?

秦筱看着狼狈不堪的男人,冷笑一声:“秦氏世世代代制药,从来都是秦家自己的产业,你不过是个赘婿上门,怎么,当了几年的管理人,就真的想鸠占鹊巢了?”

“你......!”

林昭被气得额头青筋暴跳,当上门女婿这件事一直是他的痛处,如今昭然若揭,简直是奇耻大辱!

他怒火中烧的指着秦筱,吼道:“你少胡说八道,就算这份遗嘱是真的,你还没有结婚,根本没有继承的权力!”

“谁说我没有结婚的。”

秦筱清寒出声,顺手丢出两个红彤彤的小本。

“不好意思了,今天刚刚领证,还是新鲜热乎的。”

“这怎么可能?”

林昭目瞪口呆,但他身后的林语嫣却率先反应过来。

“不可能,这绝对是假的!”

这个女人声名狼藉,整个兰城都知道,怎么可能会有男人娶她?

林昭似乎也是被点醒了一般,怒声道:“秦筱,你好大的胆子,居然为了得到遗产伪造结婚证?”

伪造?

“麻烦您先看看结婚证再说,公章也会有人作假?”

秦筱冷笑一声,深深的看了一眼面前的林语嫣,才意有所指:“哦,我差点忘了,你们才是没有领证的人吧?”

嘲讽的话语直戳人心窝,可偏偏她身边的男人沉默不语。

江廷枫垂首漠然的样子,也变相的肯定了秦筱说的话。

周围的人更是议论纷纷。

“原来是这样的,真没想到这个林昭还是个贪图前妻财产的人......”

“嗨,人生三大喜事,升官发财死老婆,这个林昭不仅是个倒贴的,怕是就连他这个私生女也是倒贴的......”

风言风语让林语嫣无地自容,她气的咬牙切齿,恼火道:“你胡说八道,我和廷枫已经举办婚礼了......”

“只是一个婚礼有什么用?”


章节在线阅读

网友评论

发表评论

您的评论需要经过审核才能显示

为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