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彩小说尽在A1阅读网!手机版

彩泥文学 > 武侠仙侠 > 都市狂枭

都市狂枭

爱喝哇哈哈作者 著

武侠仙侠连载

近几年来商圈出了个奇才,年纪轻轻便以坐拥百亿公司,秦川无疑是这一代人的好榜样。奈何情场失意,被女友背叛,进了监狱。五年之后,刑满释放的秦川,发现公司被仇家瓜分,自己的亲妹妹成了残废……这笔账他要加倍的奉还!

主角:秦川,林清月   更新:2022-09-14 12:17:00

在线阅读
分享到:

扫描二维码手机上阅读

男女主角分别是秦川,林清月 的武侠仙侠小说《都市狂枭》,由网络作家“爱喝哇哈哈作者”所著,讲述一系列精彩纷呈的故事,本站纯净无弹窗,精彩内容欢迎阅读!小说详情介绍:近几年来商圈出了个奇才,年纪轻轻便以坐拥百亿公司,秦川无疑是这一代人的好榜样。奈何情场失意,被女友背叛,进了监狱。五年之后,刑满释放的秦川,发现公司被仇家瓜分,自己的亲妹妹成了残废……这笔账他要加倍的奉还!

《都市狂枭》精彩片段

江北。

临时拘押所。

“秦川,你还真是个可怜虫!”

“你真以为,你为我拼上一切,包括你的生命和前途,我就会爱上你吗?”

一道嘲讽冷漠的声音,从倾城美人林清月嘴里传出。

她对面,坐着的是一个年轻男子。

虽神形丰朗,但蓬头垢面,双眼弥漫血丝。

狼狈如狗!

秦川。

曾经是江北商业界最年轻的传奇。

仅仅25岁,便创下一个百亿体量的商业帝国。

他那么耀眼,那么璀璨,前途不可限量。

可在一次酒会上,却失手杀了人。

如今锒铛入狱。

“秦川,你是不是以为你很伟大?我会爱上你?”

“抱歉,我从始至终都在利用你,从未爱过你半分。”

“你不过是我手中一个可怜的工具罢了,我骗你这么久,也只是为了你手中的百川集团。”

“从此以后,百川集团的主人,便是我林清月了!”

带着得意又杀人诛心的话,缓缓从林清月嘴里说出。

秦川双拳捏紧,指甲已刺入掌心,但浑然未觉。

身上的痛,敌不过让人窒息的心痛!

“呵呵,有趣。”

“秦川,瞧瞧你现在的样子,连条狗都不如。”

“以后,我将拿着你的钱,住着你的房,泡着你的女人,你觉得讽刺吗?”

这时,坐在林清月身边的男子轻挑开口。

王云凯。

曾经乃秦川手下,一条微不足道的狗。

现如今,却骑在主人头上撒尿拉屎。

秦川身子剧烈颤抖,通红的双眼如血滴子。

“你们!你们怎么会在一起?”

秦川低吼,遍体的怒火熊熊燃烧。

王云凯翘着二郎腿,捏起一根古巴雪慢条斯理茄点上。

“实不相瞒,我和清月早就在一起了。”

“如今在你身上发生的一切,都是由我背后主导的。”

“三天前的酒会上,我挑拨了我那不成器的弟弟,让他故意调戏清月。”

“这一幕,也故意让你撞见。”

“哈哈!你替我杀了我那不成器的弟弟,我应该感谢你。”

“嗯,此处应有掌声。”

王云凯哈哈大笑,将小人得志的嘴脸体现得淋漓尽致。

但这还不够,他当着秦川的面,在林清月的长腿上捏了把。

“坏人,又欺负人家。”林清月媚眼一翻,整个软软的身体都倒入王云凯怀里。

似乎为了配合王云凯,她柔荑小手轻轻拍了起来。

清脆的声音落在秦川心上,当真如冰冷的钢针。

无情将他的心刺得千疮百孔。

“你们!你们卑鄙!”

“我秦川发誓,血债要血偿!”

秦川咆哮,身子疯狂的挣扎着,但被手铐和脚铐牢牢定在铁椅上。

王云凯更得意,当着秦川的面狠狠吻在林清月红唇之上。

“秦川,你的女人以后由我代替你照顾。”

“你没来得及做的事,让我来。”

王云凯极其嚣张。

吐出的烟圈全部打落在秦川脸上。

“畜生!我要弄死你!”秦川用尽全身的力气挣扎。

他想靠近王云凯,但距离王云凯始终有一巴掌的距离。

“废物,去死吧。”王云凯笑容收敛,脸色阴翳。

起身一脚,踹在秦川身上。

秦川整个人连带着铁椅都倒在地。

秦川入狱。

因为杀人罪名成立,他被判处无期徒刑。

隔日,就被送到极寒恶魔监狱。

极寒恶魔监狱,大夏国等级最森严的囚牢之地。

关押于此地的,无一不是罪行累累的重刑犯。

秦川虽然失手杀人,但也不足以送到极寒恶魔监狱。

这当然是林清月和王云凯的手笔。

他们要秦川死在极寒恶魔监狱!

……

时间流逝。

秦川在监狱里一待就是五年。

时间最能改变人,这话不假。

此时此刻,秦川已经不再是,当初那个刚入狱的那个菜鸟了。

而是成了,极寒恶魔监狱人人谈之色变的存在!

血衣修罗王!

监狱长办公室。

秦川双手负于身后,静默在窗前。

在他身后,跪着瑟瑟发抖的三名囚徒。

死神叶真!

曾徒手杀入M国,干掉副总统的超级狠人!

狂刀周正!

暗域杀手之王,横扫全球地下世界的超级猛人!

黑寡妇爱丽丝!

掌控全球三分之二的热武器和洗衣粉交易市场!

“大……大人,我们知错,以后再也不敢在监狱闹事了。”

这时,三个穷凶极恶的狠人卑微开口,语气哆嗦。

他们下沉的脸,仿佛要埋到土里!

秦川缓缓转身,目光锋利如刀!

“你们都知道我的规矩!”

三人连连点头,全身冷汗直冒。

死神叶真咬牙:“大人,我自断一臂!”

咔!

话音刚落,叶真就左手撑地,右手握拳,猛然砸上去。

瞬间,他的左手呈反向V字折断!

见此,狂刀周正也不敢迟疑,立马表态。

“大人,规矩我懂,三刀六洞!”

噗噗噗!

话音未落,他拿起地上的匕首,唰唰就在腿上来了三刀。

每一刀都对穿。

三刀,六个血洞!

“额……大人,我……我只是起了个哄。”

“厕所一年的卫生我包了!”

黑寡妇爱丽丝娇滴滴的脸颊一阵惨白,娇躯抖个不停。

“滚!”秦川懒得再计较,漠然开口。

“是是是!大人!”三个大佬立马身子躺地,真的是滚出办公室的。

还好这一幕没有传到外面,不然整个世界都要疯了!

秦川坐回椅子上,思绪陷入沉思。

谁能想到,他秦川进了这极寒恶魔监狱还能翻身?

五年前,他来到这里,被众多犯人欺负得奄奄一息时,一个邋里邋遢的老囚犯救了他。

老囚犯传授他一身通天本领,杀穿整个极寒恶魔监狱。

又在后来,秦川被最高层挑中,执行秘密任务。

本是不可能完成的任务,却硬生生被秦川干到完美。

为此,秦川被赦免死罪。

而且,上面还破格提拔他,做了极寒恶魔监狱的监狱长!

“五年了,属于我的一切,我也该拿回了!”

秦川淡淡道,五年的监狱时光,没有磨平他仇恨。

属于他的百川集团,他要亲手夺回!

将他亲手葬送的林清月和王云凯,他要十倍百倍偿还!

“大人,外面有人求见。”

这时,有手下汇报。

“谁?”秦川挑眉。

“王云凯。”手下回应。

王云凯?

秦川愣了愣,突然笑了,起身道:“把他带去探访室。”

“是,大人。”手下立马去了。

不多时,秦川走进探访室。

椅子上早就坐着西装革履的王云凯了。

王云凯一见到秦川就起身,眼里深藏惊讶。

没想到这废物来了极寒恶魔监狱五年,都没被弄死。

不过,王云凯很快就恢复了高傲。

“秦川,看来你在这里过得很滋润嘛,你是不是应该感谢我,当年把你送到这里?”

王云凯似笑非笑。

秦川面无表情,静看王云凯装逼。

王云凯脸上的笑容突然无比残忍:“秦川,明天就是我和清月的订婚之日了,可惜你没有机会出去看看了。”

“嗯,这五年我过得很滋润,且百川集团如今也有我百分之四十的股份!”

“哈哈!而你这狗东西在监狱活得很痛苦吧,既然如此,我成全你一把。”

“今晚,你会彻底解脱。”

王云凯狰狞说道。

秦川一日不死,他都难以安心。

这不,他亲自来极寒恶魔监狱,想买凶干掉秦川。

秦川终于开口:“区区跳梁小丑罢了,也敢在我面前蹦跶!”

“你放心,很快我就会出来,我要你和林清月亲自品尝绝望痛苦的滋味。”

“是吗?死到临头还大言不惭!实不相瞒,今晚就会有人送你上路了!哈哈哈!”

王云凯猖狂大笑,在他眼里,秦川已经是死人。

说完他不再废话,转身走出极寒恶魔监狱。

王云凯不知道的是,他几乎前脚刚离开极寒恶魔监狱。

秦川也就离开了!


由极北飞往江北的飞机上。

秦川闭目养神。

其实,他并非真正的秦家族人。

从小,他是弃婴。

秦家收养了他。

可即便如此,秦家族人并没有区别对待,而是将他视同己出。

整个家族拼尽资源,助秦川将百川集团打造成百亿帝国。

只可惜,最后落入了林清月和王云凯之手。

终究是为人做嫁衣,竹篮打水一场空。

几个小时后。

秦川在江北郊区一栋破旧的老宅前面停下。

秦川沉默半晌,鼓足勇气才敲开了院子的大门。

开门的是养母蔡芬。

如今,蔡芬不过四十五岁出头,可头发全白,原本漂亮的脸上满是纹路。

甚至,连身躯都有些佝偻了。

“妈,我回来了。”有泪不轻弹的秦川,此刻竟也落泪。

“你……你真是川儿?”蔡芬愣了愣,随即一把将秦川搂在怀里,紧紧抱着。

“回来就好!回来就好!”

“以后,我们一家人再也不分开了。”

蔡芬喜极而泣。

母子拥抱半天,才分开。

秦川看着母亲脸上的纹路和白发,一阵自责内疚。

这一切,都是拜他所赐啊!

秦川呼吸沉重,有太多太多的话想和蔡芬说,但又不知道如何开口。

“哥……是你吗?”

“你……你真回来了?”

一道清灵的声音响起。

秦川侧头一看,只见一台轮椅来到了身边。

轮椅上坐着一个二十二三岁左右的女孩。

她容貌清丽,眼神清澈。

本该是惊艳的美人坯子,却生得无比憔悴羸弱。

秦雪。

秦川的妹妹。

轰!

秦川身子如遭雷击,僵硬的站在原地。

妹妹她……怎么会变成了这副样子?

扑通!

秦川身子瘫软,一头跪倒在地。

他伸手拉着秦雪的手,悲痛问道,“妹妹,你怎么了?你身上发生了什么事?”

秦雪没有哭,她脸上的笑容纯真烂漫。

“哥,都怪我不好,不小心摔了一跤。”

短短一句话,轻描淡写。

秦川痛彻心扉。

他不傻。

秦雪说的越是简单,那在她身上的遭遇就越悲惨。

蔡芬泪流满面,不忍心低头看女儿。

秦川抬头,看着蔡芬问道:“妈,这到底怎么回事?”

蔡芬知道事情瞒不住,她犹豫片刻开口道:“川儿,你当年入狱后,百川集团便落入了林清月手里。”

“你的妹妹咽不下这口气,她想替你守住百川集团。”

“可换来的却是,林清月和王云凯的疯狂报复和打压。”

“他们丧尽天良的将你妹妹从五楼上丢下来……”

说到这,蔡芬悲痛万分,后面的话再也说不出来。

秦川悲愤,双拳不停砸着地面。

“妹妹,是哥不好,哥没保护好你。”

秦雪笑了笑,仿佛要用笑容来治愈秦川。

她伸手拉起秦川。

“哥,我还没死,这就是最好的结果。”

秦川泪目,还想说点啥。

但这时候,院子门口停下来一辆三轮车。

“川哥,是你吗?”

一道惊喜的声音传开。

秦川回头,就只见破旧的三轮车上坐着一个年轻男子。

年纪和秦川相仿,蓬头垢面。

脸上只留下一只眼睛,另外一只眼睛似乎被挖去,只剩下一个鸡蛋大的伤疤。

身上的一只袖子,也空空如也。

瘦弱的独臂,艰难扶着三轮车的车头。

黄远东。

秦川的发小,曾经在江北也是风流倜傥的富二代。

可没想到,如今也落魄如此。

秦川三步并作两步,来到黄远东身边。

两人紧紧相抱。

“这五年,你身上发生了什么?”秦川问道。

黄远东笑而不语,只是伸手拍打秦川的后背。

“告诉我!”秦川重复问道。

“这不重要了。”黄远东还是打算隐瞒。

蔡芬过意不去,缓缓说道:“川儿,这是咱们秦家欠黄家的。”

“五年前,黄家为保我们百川集团,和林家、王家撕破脸皮,最终被打垮。”

“而远东身上的伤,也是为了保护你妹妹,才留下的。”

“原来是这样。”秦川身子狂颤。

归根结底。

秦家的债,那是他的债。

他欠的人,太多太多。

罪魁祸首,林清月和王云凯。

血债!要血偿!

命债!要命抵!

“秦家的债和黄家的仇,以后由我秦川来报!”

秦川咬牙,一字一句断出。

蔡芬和秦雪脸色复杂。

黄远东无奈一笑:“川哥,人生在世,苟活也是一种福。”

“报仇……就放下吧。”

“如今的天变了,林清月背后的林家和王云凯背后的王家,都已经是江北一流世家。”

“我们……拿什么来斗?命吗?”

黄远东的话字字扎心,但却是事实。

“唉。”

蔡芬深吸一口气,说道:“川儿,你的父亲在五年前也离世了。”

“临终前,他最不放心的就是你。”

“他的遗言便是让我告诉你,永远不要报仇。”

秦川沉默。

愤怒、不甘、屈辱等种种负面情绪相互交织,仿佛要将他整个人撕碎。

“川儿,去给你爸上柱香吧。”蔡芬提议。

秦川点头,燃起三支香,走向橱柜。

橱柜上,放着秦父的遗照。

蔡芬和秦雪他们则是缓缓退出屋子。

屋子里只剩下秦川一人。

与此同时。

踏踏踏!

外面的院子里传来一阵脚步声。

很快,十几个彪形大汉冲了进来。

为首者脸上带疤,神情凶恶。

王虎。

王云凯手下跟班。

王云凯有十足把握,今晚能送秦川上路。

所以,他刚回来就安排手下前来秦家老宅,打算灭门。

“当年我家少爷没把你们秦家斩草除根,是他最错误的决定。”

“今日过后,江北再无秦家。”

王虎凶悍道。

蔡芬颤颤巍巍,卑微道:“你们……你们到底要怎样,才肯放过我们一家?”

王虎嘿嘿一笑:“老东西,你跪下,向我们王家磕头认罪。”

“大爷若心情好,说不定会让你们再活几年。”

扑通!

一语刚落,蔡芬就毫不犹豫跪下。

“我……我给你们跪下求情了。”

“你们大人大量,把我们一家人放了吧。”

王虎笑容灿烂,拔出随身携带的匕首扔到黄远东面前。

“哈哈,还差点诚意。”

“像当年一样,把你另外一条手臂也自己砍了。”

“我就不和你们计较了。”

黄远东也没有任何迟疑,立马弯腰捡起匕首。

别说王云凯只要他的一只手,就算要他的命,他也毫不皱眉。

当然前提是,能保住秦雪他们一家人。

随即,王虎的眼睛又落在秦雪身上。

“小娘皮,你曾经也是咱们江北大名鼎鼎的才女。”

“虽然现在瘸了,但无所谓。”

“我手下这帮兄弟打拼,实属不易。”

“今天,你让他们满意了,我会留下你们这一家的废物。”

王虎语气邪恶,故意戏弄秦家人。

“草!我和你拼了!”温顺如猫的黄远东,突然暴躁。

秦雪是他心里最后一片净土,他绝不容许任何人染指。

而话还没说完,黄远东就捏着匕首冲向了王云凯。

虽死,但也奋不顾身!

“找死,成全你!”

黄远东还没近身,就被王虎凌空一脚踹倒。

“卑微的蝼蚁,不自量力。”

王虎咧嘴大笑,神情残忍嗜血。

他抬脚,顺势踩在黄远东脸上。

弯下腰,捡起地上的匕首。

“呸,狗东西。”

“当年你这只眼,就是老子我亲手挖下来的。”

“现在,我再让你尝尝血的味道。”

王虎提起匕首,寒光闪闪的刀锋逐渐逼向黄远东。

“不……不要!”

“求求你放了他吧,我可以给你当牛做马!”

秦雪和蔡芬同时惊呼。

“找死!”

突然,一道冰冷刺骨的声音笼罩下来。


王云凯的手下杀上门,秦川忍无可忍,一个箭步从屋里窜出来。

抬腿一脚,踹在王虎身上。

砰!

一股巨力炸开。

王虎的身子如皮球倒飞出,横推院子里的花草。

花草尽数折断。

最终,王虎砸在院子墙壁上。

水泥浇筑的墙壁,当场就皲裂了大片。

“啊!”惨叫声中,王虎身子砸在地,口吐鲜血。

死寂!

整个院子一片死寂!

仿佛在场这些人的呼吸声,都能清晰听到。

“这......什么情况?”

蔡芬、秦雪和黄远东面面相觑。

极致的震撼让他们如临梦幻。

“草!是你!”

王虎眼瞳骤缩,一眼就认出秦川来。

“原来是你这个绿帽奴,你没死在监狱,算你命大,现在就由我送你上路!”

王虎挣扎着重新站起。

刚刚,秦川不想当着家人的面杀人,所以才给王虎留了一命。

王虎挥手,冷酷道:“兄弟们给我上!剁了他!”

“是!”十几个彪形大汉一窝蜂冲向秦川。

秦川面无表情,主动迎上这些人。

嗡!

秦川挥拳,每一拳都带着千钧之势。

“咔咔咔!”

“啊啊啊!”

伴随有一连串骨头断裂的声音,十几个彪形大汉发出惨烈叫声。

一分钟不到,十几个大汉全部被放倒在地。

哀嚎不止!

秦川目光冷冽:“都跪下,给我的家人磕头道歉,我可饶你们不死!”

一听这话,王虎他们这些人哪还敢迟疑,一个个跪地,额头磕得砰砰响。

“爷!大爷!爷爷!我......我们错了,你大人大量就饶我们几条狗命吧。”

“滚!”秦川挥手。

“是是是。”王虎领着众人屁滚尿流的离开。

旁边。

秦雪、黄远东和蔡芬面面相觑,从彼此眼睛里都看到了不安。

秦川又一次得罪了王家。

秦雪抬头,看着秦川道:“哥哥,你既然回来了,那就该去看看爸爸。”

“他在青山墓地99号。”

秦川点头,走出家门。

殊不知,这是秦雪故意支开他的。

蔡芬满脸担忧,暗自落泪。

“这可如何是好?我们一家还有活路吗?”

黄远东咬牙:“阿姨,把老宅卖了吧,我也回家再凑点钱,到时候我们亲自上王家磕头赔罪。”

“这样......或许还有转机。”

“远东哥和我想到一块了,妈,这件事务必瞒着我哥。”

秦雪嘱咐。

青山墓地99号。

秦川笔直的跪在坟前,看着父亲的黑白照,心如刀割。

“爸,孩儿不孝,来晚了。”

“你放心,我不会让你白白牺牲。”

“老秦家的仇,我一笔一笔报!”

秦川每说一句,就磕一个头。

踏踏踏!

突然,有脚步声传来。

只见一老一女从墓地外走来。

最终,两人停留在离秦川五米外的一座坟前。

老者头发雪白,身穿中山服,显得气度不凡。

苏震。

他身边的女子二十四五岁左右,肤白貌美,浑身散发英姿,尤为显眼。

苏秋水。

这时,苏震看着面前的坟墓一脸悲痛。

“苏俊,爸又来看你了。”

“你为国捐躯,是我们苏家的荣幸,你没给我们苏家丢脸。”

苏俊?

秦川眉头微挑。

这个名字他有些熟悉。

曾经,他被关押在极寒恶魔监狱,那次执行特殊任务的队友,都是来自各个领域的绝顶天才,里面就有一个叫苏俊,家也在江北。

但很不幸,苏俊在那次任务里牺牲了。

“难道是他?”秦川目光闪动。

起身,他靠了过去。

当看到墓碑上一张帅气的脸庞时,秦川内心感慨。

的确是那个爆破天才苏俊!

“苏老爷子你好,我是苏俊的朋友,我可以看看他吗?”

秦川开口。

然而,这话刚落下。

苏秋水立马转身,哗啦从腰里拔出手枪,黑洞洞的枪口直指秦川。

秦川:“???”

一下就懵逼了。

苏秋水盯紧秦川,声音无比冷漠:“你们组织就没有别的花样了吗?”

“你是第五个,假冒我哥朋友的蠢蛋。”

“信不信我现在一枪就能崩了你!”

秦川无奈摇头:“我真是苏俊的朋友。”

“还装!”

“我看你是不见棺材不落泪!”

苏秋水冷哼,纤细手指已经压在扳机上。

就在这千钧一发之际,一道黑影从墓地深处迅速掠出。

只在几个呼吸间,他就靠近了秦川他们。

秦川微微挑眉,视线扫过去。

只见一个身穿夜行服,脑袋上罩着头套的高大男子映入视野。

此刻,从他身上散发出极其浓郁的杀气。

“你是谁?”苏秋水冷喝。

她下意识站在爷爷面前。

“我代号暗影,杀手榜上排第五。”

暗影声音冷酷又骄傲。

“暗影杀手?”

苏秋水和苏震同时色变。

苏秋水咬牙,瞪着秦川:“你们是一伙的,你刚刚过来是故意分散我注意的。”

秦川摇头,平静道:“区区一个杀手榜第五的废物,也配做我的同伙?”

死神叶真常年位列杀手榜第一。

可在极寒恶魔监狱,不也因为秦川一句话就自断一臂?

“哼,口出狂言的黄毛小子,等我先灭了苏家这两人,再让你生不如死!”

暗影杀手声音冰冷,迈着大步走过来。

苏秋水迅速把枪从秦川的头上挪开,对着暗影杀手就是一阵狂射。

可暗影杀手似乎每次都能预判到弹道轨迹。

提前躲开。

手枪里的子弹全部打光。

他毫发无损。

“这......不可能!”苏秋水脸色苍白,额头上铺满香汗。

“唉,这是我的命数吗?”老者长叹,心里有些不甘。

这些年,他出门都会带上保镖。

可唯独来看望儿子时,他会让保镖留在墓地外。

踏踏踏!

暗影杀手每踩一步,发出的声音都好像魔音,捶打在苏秋水和苏震身上。

转眼,暗影杀手距离两人已经不足三米。

然而,就在苏家两人已经绝望,放弃抵抗时,秦川一步踏出。

“境外武者擅入我大夏领土,其罪当诛!”

“你若现在自断双臂,速速离去,我可饶你一命。”

秦川面无表情,薄唇微启。

苏秋水:“???”

苏震:“???”

这都什么时候了,你还在装比!

“找死的东西。”暗影杀手彻底被激怒,全身释放杀意,准备先拧下这小子的脑袋。

可突然间,他的眼睛余光就看到,秦川腰间挂着的一块令牌。

通体血色,正面有九龙拱卫,中间一个龙飞凤舞的‘王’字,异常扎眼。

血衣王令!

这一下,暗影杀手直接被吓得魂飞天外。

这血衣王令不是血衣修罗王的象征吗?

传言,血衣修罗王坐镇极寒恶魔监狱,乃是这天下最霸道最可怕的神魔!

扑通!

暗影杀手瞬间泄气,身子瘫软,跪倒下去。


网友评论

发表评论

您的评论需要经过审核才能显示

为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