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彩小说尽在A1阅读网!手机版

彩泥文学 > 武侠仙侠 > 阴阳生死诀

阴阳生死诀

飞翔的辣椒作者 著

武侠仙侠连载

秦羽这么多年来,为了家庭辛苦的奔波忙碌,到头来一场车祸毁了他整个人生。瘫痪在床的他,被妻子一家人放弃治疗,紧接着他们侵占秦羽的赔偿金,霸占他的房子,还想着置他于死地。绝望之下,秦羽觉醒了祖上医圣传承,修“阴阳生死诀”,不仅治好了全身瘫痪的自己,还拥有了绝世武学。

主角:秦羽,冯玉   更新:2022-09-14 12:17:00

在线阅读
分享到:

扫描二维码手机上阅读

男女主角分别是秦羽,冯玉 的武侠仙侠小说《阴阳生死诀》,由网络作家“飞翔的辣椒作者”所著,讲述一系列精彩纷呈的故事,本站纯净无弹窗,精彩内容欢迎阅读!小说详情介绍:秦羽这么多年来,为了家庭辛苦的奔波忙碌,到头来一场车祸毁了他整个人生。瘫痪在床的他,被妻子一家人放弃治疗,紧接着他们侵占秦羽的赔偿金,霸占他的房子,还想着置他于死地。绝望之下,秦羽觉醒了祖上医圣传承,修“阴阳生死诀”,不仅治好了全身瘫痪的自己,还拥有了绝世武学。

《阴阳生死诀》精彩片段

“冯玉,你这是要联合情夫谋害亲夫吗?”

客厅内,高位截瘫的秦羽坐在轮椅上。

轮椅下方垫着饭桌。

而他脖子则套着绳索。

只要挪开桌子,他便会被活活吊死。

桌旁。

一名身材曼妙,娇艳欲滴的美女亲昵的依偎在一名青年怀里。

可那是他的妻子。

却当着他的面和别人打情骂俏。

秦羽是一名网约车司机,辛勤努力工作,小日子还算过的不错。

可就在一年多前,因为一场车祸,导致他高位截瘫。

这一年多时间,妻子冯玉却丢下他玩消失。

直到最近拿到赔偿款,冯玉又突然出现。

在医生表示只要手术就有可能恢复的情况下,冯玉却以妻子的名义叫停了手术。

并且把这一年多时间一直悉心照顾他生活起居的陈初夏给赶走了。

现在还要和情夫一起活生生吊死他。

“跟你这种废物结婚就是我此生最大的错误。”

“不妨告诉你,当初你车祸,就是我给你下药了。”

“因为此前我就给你买了一份高额死亡险。”

“要不是为了再拿到这份车祸赔偿款。”

“你以为你能活到现在?”

冯玉娇艳欲滴的红唇里却飘出令人毛骨悚然的话语。

“杀夫骗保!!!”

“我一心一意想要给你更好的生活。”

“你却一心想置我于死地!”

秦羽惨笑。

“你这种窝囊废,活着赚不到钱。”

“但是死了却能换几百万。”

“你不是想让我过上好日子嘛!”

“你放心,只要你死了,我会如你所愿过的很好的。”

“知道我身边的人是谁吗?”

“高家大公子高远翔。”

“我已经怀了远翔的孩子。”

“只要你死了,我就能成为高家少奶奶。”

冯玉心花怒放的说道。

看着旁边帅气的青年,她满眼都是柔情。

对秦羽,却是掩饰不住的厌恶。

听到这些话,秦羽如遭雷击,只觉胸腔仿佛点燃了熊熊火焰。

高家他自然知道,南州市的十大家族之一,权势滔天。

以前他想要孩子,冯玉却各种嘲讽,说他养自己都养不起,还想养孩子。

有一次怀孕了都偷偷去打了。

现在想来,那个被打掉的孩子都不一定是自己的。

愤怒几乎冲垮了他的理智。

可高位截瘫,他身体却动弹不得。

“你们这对狗男女不得好死。”

秦羽双目赤红,目眦欲裂。

他紧咬牙关,咬出了满嘴鲜血。

对于一个男人而言,这无疑是最大的羞辱。

那股怒火让他胸腔仿佛都要炸裂了。

“你放心,我们会活的好好的!!!!”

“倒是你,死后你的保险金......赔偿金还有这套房子都是我的了。”

“你做梦!”

秦羽目眦欲裂,表情狰狞。

高远翔突然冷笑:“听冯玉说你老家还有年迈的父母!”

“不用想着你父母能继承你的遗产了。”

“我会把你父母接过来,让他们后半生都跪在高家当看门狗。”

“等玩腻了,我就将你父母的皮扒了,骨头拆了,把他们剁碎了喂狗。”

听到父母,秦羽心胆俱裂,他咬牙道:“畜牲,连老人都不放过,你们就不怕遭报应吗?”

高远翔轻蔑一笑:“报应只是你们这种小人物的自我安慰而已。”

“我高家不但是十大家族之一,还和李氏家族关系莫逆。”

“杀你们几个小角色,能奈我何?”

闻言,秦羽近乎绝望、崩溃。

李氏家族是凌驾于十大家族的超然存在,在南州市一手遮天。

他这种小人物,谁又会管他们一家人的死活。

秦羽闭上眼,两行绝望的泪水流下。

“不早了,我在海天国际大酒店订了房间,咱们过去休息吧!”

高远翔说道。

冯玉点头,挽着高远翔的手臂。

高远翔抬头看了秦羽一眼,狞笑道:“该送你上路了。”

“我做鬼也不会放过你们!”

秦羽双目炸裂,咬牙,发出野兽一般的嘶吼。

高远翔却是轻蔑一笑,一脚踹开了垫着轮椅的桌子。

轮椅摔落在地上,秦羽则被悬吊在半空中。

他身体瘫痪,做不出任何挣扎。

只能眼睁睁的看着这对狗男女携手离开。

瘫痪一年多,他早已看淡了生死。

可是他放不下父母,想到对方会那般残忍的虐待父母,他就死不瞑目。

脖子被悬吊者,窒息感瞬间漫延全身,缺氧让他大脑一片空白。

死亡的气息快速漫延开来。

绝望。

崩溃。

他的意识逐渐变得模糊。

生命气机迅速流逝。

然而就在这时。

他手臂上好似胎记的古怪团竟是蒙上了一层淡淡的光晕。

而秦羽也仿若置身于奇幻的梦境之中。

梦里是一个空白的世界,一道醇厚的声音,如经历了悠长岁月,摄人心魄。

“封印解除。”

“现赐你秦家阴阳医圣之传承!!”

霎时间,秦羽脑海里涌入了大量的信息。

就好像强行撕裂了脑袋,塞入了无数记忆。

诡异突兀,却又清晰而深刻。

一套‘阴阳生死决’仿若修习已久,在体内自行运行起来。

“任脉主血,为阴脉之海。”

“督脉主气,为阳脉之海。”

“任督二脉若通,则八脉通。”

“八脉通,则百脉通。”

阴阳生死决。

便是要置之死地而后生!!!!

不知过了多久。

秦羽猛地睁开双眼,双眸中竟是有光芒流转。

他双手抓住绳索用力一扯,绳索应声而断。

秦羽轻松落地。

顾不得探索这个神奇的传承,秦羽直接飞奔出门。

他不知道自己昏迷了多久。

但清楚的记得,对方会去海天国际大酒店。

“冯玉,高远翔!”

“我要宰了你们这对狗男女!!!!”

 


“冯玉,你看不上我,可以好聚好散。”

“为什么这么恶毒,非要置我于死地。”

“甚至要让情夫谋害我的父母?”

秦羽上了一辆出租车,直奔海天国际大酒店而去。

此刻的他,如同一头发狂的雄狮。

内心充斥着抑制不住的嗜血。

他想杀人。

让那对狗男女连后悔的机会都没有。

“李氏家族老爷子突然病危。”

“李氏家族家主李瑞良广邀四方神医前来救治。”

“在这里,我们真诚祈祷李老爷子能尽快康复。”

车载收音机插播了一段播音广播。

李氏家族就是南州市的天。

而李老爷子在南州市也有个美誉---李大善人。

他每年都会花费巨资投入慈善事业。

最近更是有传言,李家要修建一所最顶级的私人医院。

专门帮助穷困老百姓看病。

车辆飞驰,场景倒流。

秦羽逐渐冷静下来。

现在冲过去抓奸在床,顶多暴打那对狗男女一顿。

那样太便宜他们了。

高远翔的家族是依附李家的。

他现在无权无势,要对付这种豪门公子太难了。

可如果自己治好了李家老爷子呢?

他要让这对狗男女生不如死,这样才能解他心头之恨。

来到海天国际大酒店门口。

秦羽下车,他正思考才能去李家给李老治病。

以他这种身份和情况,恐怕连李家大门都进不去。

这时,左边三男一女突然引起秦羽的注意。

那女子身穿一身OL职业套装,身材凹凸有致,红唇皓齿,明眸善睐。

尤其是那包臀短裙,更是衬托出一道诱人的弧线。

看上去就好像要被劫色。

秦羽原本并不想多管闲事,但他们的对话却让秦羽改变主意了。

青年戏谑道:“许欣如,你是自己上车还是我把你绑上车?”

那高冷倾城的女子冷漠道:“你们休想!”

这时,旁边停靠的一辆豪车车窗降下,一名花甲之年的老者盯着女子,眼中却露出邪光:“许总,只要你从了老夫。”

“老夫还是可以以你许家的名义去救李老爷子的。”

许欣如满心愤懑。

她是华宇药业的总裁。

这钱仁义本是她许家花费重金邀请来的神医,就是为了给李家老爷子治病。

就算没治好,只要出了一份力,她华宇药业在争取凌天医院医药订单的时候也能多几分优势。

哪想,这钱仁义虽名叫仁义,看着道貌岸然,实则却是个假仁假义的小人。

收了许家的钱,却还想让她陪睡。

许欣如自然不会同意这种无礼要求。

然后这钱仁义就在这关键时刻,转投华宇药业的竞争对手科伦药业。

并让科伦药业的方明浩来绑自己去给这个钱仁义享用。

许家和方家终究不是十大家族,他们要邀请到这种神医并不容易。

尤其这钱仁义还是邻省赫赫有名的神医。

但钱仁义不缺钱,只痴迷于美色。

他会答应过来,就是看中了许欣如的倾城美色。

能把钱仁义挖过来,科伦药业自然是当仁不让,尽心尽责的完成钱仁义的要求。

“像你这种寡廉鲜耻,荒淫**的人,根本不配称之为神医。”

许欣如清冷娇斥。

然而,许欣如越气愤越洁身自好,钱仁义就越兴奋。

这种女子才能激发他的征服欲。

他淡淡笑道:“小方,你把许总带到房间去。”

“我以科伦药业的名义救治完李老,就回来享用!”

“对了,这个药给她吃了。”

“等我回来,她也差不多**焚身了。”

方明浩大喜:“好的,钱神医。”

方明浩朝手下使了个眼色。

两名保镖立马上前抓住许欣如。

许欣如也慌了:“我死也不会让你得逞。”

钱仁义微微眯着眼笑道:“没事,只要还有一口气,我享用完照样能把你救活。”

“当然,就算死了,也不妨碍我享用!”

闻言,许欣如真的背脊里都冒出了寒气,毛骨悚然。

这真的是衣冠禽兽啊!

这种人得到如此崇高的身份和财富,可想而知有多少无辜的女人被祸害。

就在许欣如绝望之际。

“住手。”

声音森冷,但在许欣如耳中却如同天籁。

但看清楚说话的人,却又立马大失所望。

来人一米七八左右的身高,有些消瘦。

身穿普通廉价衣衫,脚上踩在帆布鞋。

头发乱糟糟的,满脸胡渣。

活脱脱像个农民工大哥

这种人多管闲事只是给他自己惹麻烦。

“大哥,没事,你赶紧走吧!”

许欣如面冷心善,不想连累别人,急忙出声提醒。

秦羽愣了愣,诧异的看了许欣如一眼。

“哟呵,还真有不怕死多管闲事的?”

“上演英雄救美,你是那块料吗?”

方明浩轻蔑笑道。

旋即一抬手,脸色变得阴狠:“废了他。”

两名壮汉当即松开许欣如,朝秦羽奔了过去。

两人的拳头奔着秦羽的面门就轰了过去。

此刻,他们的动作在秦羽眼里就跟慢动作似的。

秦羽轻松闪过,两拳如闪电般挥出。

两名壮汉几乎同一时间仰面倒飞了出去,鼻血横流。

秦羽脚步不停的朝着方明浩走去。

方明浩看呆了:“你踏马......”

“你知道我是谁吗?”

“啪!!!!”

秦羽直接抬手,方明浩被打的一个趔趄,眼冒金星,嘴角都裂开了。

“滚。”

看到秦羽那嗜血冷漠的眼神。

方明浩心脏都忍不住停顿了一下。

捂着脸赶紧上车。

临上车前只见出租车司机追了过来:“兄弟,你打车还没给钱呢!”

方明浩怨恨的偷偷瞪了秦羽一眼,将他长相记下,然后和钱仁义坐车离去。

秦羽则有些尴尬。

因为钱都被冯玉洗劫了,他身无分文。

许欣如也被刚才那一幕惊呆了。

回过神,急忙拿出手机帮秦羽付了车钱。

“刚才谢谢你。”

“但你以后千万小心,这个方明浩睚眦必报,他不会放过你的。”

“我给你一笔钱,你赶紧离开南州市躲一躲吧!”

许欣如有些焦急。

秦羽对眼前这个女子印象倒是不错。

人美心善。

不过觉醒了医圣传承,他哪还用忌惮这种纨绔。

他直言不讳道:“我可以代替华宇药业去给李老爷子治病。”

许欣如愕然,旋即有些为难道:“这事可不是儿戏。”

“带你去,我华宇药业也是要承担责任的。”

秦羽没有回答,反而看向许欣如小腹:“宫寒,由寒凉之气停留在经脉脏腑之中引起的。”

“常见的症状有小腹冷痛、手足发凉、**淡漠等!”

“长久以往,会出大问题的!”

说着,秦羽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双指在许欣如小腹处连点数下。

许欣如以为秦羽要轻薄她,刚想大叫,却感觉小腹中升起一股莫名的温热感。

宫寒折磨她多年,还从未有过如此温暖舒坦的感觉。

这种病症秦羽可以彻底根治,但需要脱裤子针灸。

不过刚一见面就叫人家女孩子脱裤子。

他觉得对方会认为自己耍流氓,报警抓他。

“你真的会医术?”

许欣如感觉太神奇了,随便按几下就让小腹如暖阳流淌。

这是神医圣手啊!

“嗯!”

秦羽点头。

许欣如犹豫片刻,决定赌一把。

“跟我走!”

“我们去李家庄园。”

许欣如的座驾是一辆迈巴赫,秦羽上车。

两人来到李家庄园。

此时庄园外已经停了各种豪车。

李老突然病危,那些被邀请来的各方神医都连夜赶过来了。

而许家一群人正在庄园门口焦急等候。

“姐,你不是去接钱神医吗?”

“怎么钱神医刚才跟方明浩进去了?”

亲弟弟许世勋焦急问道。

许家众人也七嘴八舌的询问起来。

许欣如将事情始末简单的阐述了一遍。

许家众人顿时义愤填膺,没想到花费重金请来的神医竟然是这种衣冠禽兽。

许世勋又看向秦羽:“他是谁?”

许欣如又道:“这是秦先生,由他代表咱们华宇药业。”

许世勋惊叫:“姐,你是不是被吓糊涂了?”

“钱神医临时反水,咱们也不能随便拉个人来浑水摸鱼啊!”

“你这是华几百款从哪个工地上叫来的民工吧?”

这种穷酸民工给李老治病?

开什么玩笑!

他自己看上去倒像是得过什么大病。

许欣如父亲附和道:“是啊,欣如,咱们许家就算不参与,也不能随便拉个人来糊弄。”

许世勋又道:“带个这种农民工进去,这不是让咱们许家成为笑话嘛!”

“万一李家以为咱们罔顾李老爷子性命,迁怒于我们许家。”

“那咱们许家可就完蛋了!”

说着,用居高临下的眼神瞥着秦羽,轻蔑拿出几百块钱甩在秦羽脸上:“你救了我姐,这些钱就当是答谢你的。”

“拿着钱,哪来的回哪去!”

“李家庄园不是你这种穷人能来插科打诨的地方。”

 


“许世勋,你别太过分了。”

见状,许欣如柳眉紧皱,冷冷的盯着许世勋。

见许欣如发怒,许世勋也有些发怵。

许欣如又看向家人:“我自有分寸,你们就不要管了。”

说着,对秦羽道:“秦先生,实在抱歉。”

“咱们进去吧!”

看在许欣如的面子上,秦羽并未计较。

两人并肩走进庄园。

许世勋也紧随其后跟了上来。

来到一栋大别墅里。

来的老中医就属钱仁义名气最大。

这会儿所有人都以钱仁义为首,聚在一起商讨李老的病症。

而李家众人的注意力也都放在钱仁义那边。

商讨的太过专注,根本没人关注他们。

秦羽看到不远处躺在床上老态龙钟的老爷子。

他缓步走了过去,仔细检查李老的身体情况。

觉醒医圣传承,秦羽一眼便看出李老的症状。

见床边有银针,秦羽随手一挥,两支银针便夹在指缝中。

虽然是第一次施针,但秦羽却有种得心应手的熟悉感觉。

他手指快如疾风,下针巧妙精准,令人赏心悦目。

一旁的许欣如一时间竟是看呆了,美眸中流光溢彩。

“你是什么人?”

“你在对李老做什么?”

突然,一声冷厉的呵斥声传来。

随着这一声呵斥,所有人的注意力都被吸引过来。

“混账东西,你竟然随意给李老施针。”

“你想害死李老吗?”

钱仁义冲了过来,不由分说将李老身上的银针拔下。

秦羽冷漠的盯着钱仁义:“我在救李老。”

“而且他马上就会苏醒!”

钱仁义:“一派胡言。”

“咦!!!”

“这不是华宇药业的许总嘛!”

“这是你请来的人?”

这时,一名中年男子看到许欣如,满脸惊讶。

这人正是许欣如的死对头科伦药业的总裁方林伟。

许欣如神情冷淡:“没错,这位秦先生,就是我邀请来给李老治病的神医。”

众人看到秦羽这寒酸落魄的模样,瞬间就炸了锅。

这是神医?

神经病吧?

方明浩第一时间就认出了秦羽,他在父亲方林伟耳边轻声说了几句。

遂又大声道:“他就是一个农民工。”

“刚才我去接钱老的时候,还看到这家伙打车没钱付呢!”

“华宇药业的许总把这种人带过来捣乱。”

“当真是其心可诛!!!”

方林伟怒声呵斥道:“好你个许欣如。”

“你不想救李老就算了,也不能暗害李老吧?”

他向来心肠歹毒,不折手段。

他就是要把许欣如和华宇药业放在火上烤。

将华宇药业置于死地。

周围众人亦是怒声谴责:

“太过分了。”

“小姑娘看着花容月貌的,心肠居然如此歹毒。”

“敢带民工来偷摸谋害李老,真是活腻歪了!”

见群情激愤,方林伟无比得意。

许欣如这就是在自己作死。

这时,一名气场强大,满目威严的中年男子缓步走了过来。

他光是往那里一站,就如同羊群里的雄狮,给人一种泰山压顶般的压迫感。

这便是在南州市一手遮天的李家家主--李瑞良。

他淡漠问道:“谁指使你们的?”

在李瑞良的威压之下,许欣如俏脸惨白,呼吸急促:“没有人指使我,我们真是来给李老看病的。”

钱仁义看向李家家主李瑞良:“这种人怎么可能会医术。”

“李家主,把这两人抓起来交给我处置。”

“我定能让他们交代出幕后指使。”

李瑞良:“来人,将这两人抓起来!”

话音落下,一群气势汹汹的保镖便蜂拥而入,将秦羽和许欣如围了起来。

“快看,李老醒了!!!”

就在这时,一人指着老爷子惊呼道。

众人下意识看去,只见老爷子悠悠醒来。

这一下,所有人都傻眼了。

方林伟和钱仁义对视一眼,从彼此眼中都看到了难以置信。

这怎么可能?

所有人都束手无策的病症,一个民工治好了?

李家众人亦是喜出望外,急忙围到李老身边嘘寒问暖。

李瑞良则看向秦羽,拱手道:“这位先生,刚才多有冒犯,还望见谅。”

“敢问先生尊姓大名?”

秦羽:“秦羽。”

“简直是荒缪,一个农民工也敢在这装腔作势。”

钱仁义却是冷笑出声。

李瑞良微微皱眉:“此话怎讲?”

钱仁义:“李家主我问你,李老可是一开始间歇性不能说话,然后失去行走能力,后面双眼也逐渐失明了?”

闻言,李家人都惊呆了。

李瑞良激动道:“钱神医,老爷子和您说的情况一模一样!”

钱仁义却是暗暗松了一口气。

他其实并不确定李老患了什么病。

所以说出一个最有可能的病症所会出现的情况。

随后,钱仁义道貌岸然的说道:“李老这是脑血管炎,极其罕见。”

“而颅内压就会导致这些神经学症状!”

“李老能苏醒,其实是老夫刚才施针给续了一口命。”

“本打算等李老苏醒再替他治疗。”

“却不想这个家伙居然装模作样的扎两针来抢功劳。”

霎时,在场所有人都无比震惊的看向钱仁义。

不愧是享誉盛名的神医啊,原来他早已看出了李老的病症。

而最欣喜若狂的莫过于科伦药业的方林伟和方明浩两父子了。

只要钱仁义治好李老,他们科伦药业也能得到李家的赏识。

这是要飞黄腾达的节奏啊!

许欣如简直快要气疯了。

这个假仁假义的钱仁义实在太**了。

明明是秦羽救醒的李老爷子。

现在竟然把功劳全捞在自己身上。

可她知道,她人微言轻,没人会相信她。

毕竟,钱仁义真的说中了李老的症状。

李瑞良连忙拱手行礼:“还请钱神医出手救治我父亲。”

“我李家必将铭记钱神医的大恩大德!”

钱仁义豪迈挥手:“去准备类固醇。”

“老夫这便为李老治疗。”

其实他就是觉得李老已经醒了,功劳已经拿到了,那就装模作样的治一下。

秦羽突然说道:“你最好不要把老爷子当脑血管炎治疗,否则会害了他。”

这话瞬间让在场所有人都愣住了。

钱神医判处的症状都得到了李家主的承认。

这时候居然还大言不惭的反驳。

方林伟大怒:“你是什么东西?”

“钱神医治病哪轮得到你指手画脚?”

闻言,李瑞良脸色阴沉了下来。

钱仁义是德高望重的神医。

而对方只是一个看似民工的落魄年轻人。

先入为主的情况下,李瑞良自然是更偏向钱仁义的。

钱仁义甩袖看向秦羽,冷哼道:“这么说,你认为你也能诊治李老的病???”

秦羽:“当然!”

大言不惭。

众人无不是嗤之以鼻。

钱仁义冷笑:“行,既然你说你能治,那就让你治!”

“如果把李老治出个好歹,我看你们有几条命来给李老陪葬!”

他这话就是说给许家人听的。

许世勋听到这话,立马就吓出了一身冷汗。

他急忙表明立场:“李家主,这人就是机缘巧合帮了我姐一次。”

“他不是我姐邀请来的中医。”

“他现在的一切行为,都和我们许家无关啊!”

遂又怒目瞪着秦羽,声嘶力竭道:“你想用贱命搏一场富贵那是你的事,你踏马别坑害老子许家!”

“都给我闭嘴。”

李瑞良突然沉声喝道。

声若惊雷。

在场的人顿时噤若寒蝉。

李瑞良看向钱仁义,神色缓和下来:“钱神医,类固醇拿来了,还请为家父治疗!”

钱仁义悠然自得的点点头,旋即来到李老床前,拿出银针。

秦羽却突然抓住钱仁义的手腕,冷声道:“我奉劝你最好再仔细诊断一番。”

“作为一个享誉盛名的神医,如此自负,草率的给出结论,和草菅人命有什么区别?”

钱仁义眼中闪过一丝杀意,愤怒一甩:“你三番四次阻止我救治李老,到底居心何在?”

“李家主,把他们赶出去。”

“否则李老的病,你另请高明吧!”

李瑞良面向秦羽,脸色冷漠:“还请你离开李家庄园。”

“再敢阻止钱神医医治,别怪我李家对你们不客气!”

话音未落,一群保镖已然蜂拥而入,虎视眈眈的盯着秦羽。

秦羽淡淡道:“李家主,用了类固醇,李老的状况的确会有所好转。”

“但情况很快就会急转而下,出现多器官衰竭。”

“到时你可以来找我。”

钱仁义冷笑:“真是荒缪。”

“李家主,还在等什么?”

“非要等到李老的情况越来越严重吗?”

李瑞良当即一挥手。

一群安保一拥而上,将秦羽和许欣如两姐弟赶了出去。

在所有人看来,秦羽就是哗众取宠的小丑。

要是能未卜先知,那就不是神医,而是神仙了!

 


网友评论

发表评论

您的评论需要经过审核才能显示

为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