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彩小说尽在A1阅读网!手机版

彩泥文学 > 武侠仙侠 > 东宫废太子

东宫废太子

海东青作者 著

武侠仙侠连载

时空穿梭,李辰穿越到大秦朝,成了东宫的废太子。这一世他告别了996的社畜生活,努力奔向躺平摆烂人生……奈何周围群敌环绕,一不小心就掉了脑袋,更不要说自己的太子之位了。匹夫有责,李辰必须凭借自己杀出一条血路,这才能稳固自己的地位。

主角:李辰,赵蕊   更新:2022-09-14 12:17:00

在线阅读
分享到:

扫描二维码手机上阅读

男女主角分别是李辰,赵蕊 的武侠仙侠小说《东宫废太子》,由网络作家“海东青作者”所著,讲述一系列精彩纷呈的故事,本站纯净无弹窗,精彩内容欢迎阅读!小说详情介绍:时空穿梭,李辰穿越到大秦朝,成了东宫的废太子。这一世他告别了996的社畜生活,努力奔向躺平摆烂人生……奈何周围群敌环绕,一不小心就掉了脑袋,更不要说自己的太子之位了。匹夫有责,李辰必须凭借自己杀出一条血路,这才能稳固自己的地位。

《东宫废太子》精彩片段

大秦帝国,太子东宫寝殿。

“殿下,臣妾胸前有一颗痣,您想不想看看?”

李辰猛地睁开眼睛,如同溺水的鱼一般大口呼吸。

他错愕地看着周围雕龙画栋,古色古香精美无比的房间装饰,还有坐在床边,那美绝人寰的绝代佳人,不敢置信。

我,魂穿了!?

“殿下,您怎么了?”

身边那美得远超自己前世所有所谓女明星的女子呼唤,将李辰的思绪拉回现实,紧接着,潮水般的记忆涌入李辰脑中,疼得他惨叫一声。

大口大口地喘息着,李辰明白了过来。

这一世,我不再是那个视996为福报的社畜,乃是大秦帝国太子,国之储君,大秦帝国万里疆域的唯一合法继承人!

这一世,我不再是那个唯唯诺诺的吊丝,江山美人,天下最大的权柄,一握在手!

“我...本宫想看,当然想看。”

缓过神来的李辰看着昏黄烛光下,娇艳动人的赵蕊,李辰只觉得胸腹内一阵火热。

这样的女人,前世自己就是舔屏都排不上队。

而现在,却是如此娇柔可人,一副任君采摘的乖巧模样,实在是撩人心魄。

可笑自己那个前身,赵蕊嫁入东宫半年,可这半年,前身懦弱还把赵蕊奉做神女,不敢亵渎,甚至连手都没碰过。

不过这样正好,冰清玉洁的赵蕊彻底是自己独享了。

才穿越过来就有这样的福利,简直等同开了一个极品新手大礼包。

不过,融合了前身的记忆,李辰知道这份美人恩可不是那么好享的。

“你这样的美人儿,要是能一心一意对待本宫,该多好?”

李辰的话,让赵蕊脸上妩媚的笑容一僵,眼神慌乱的她说道:“殿下,臣妾肯定一心一意对你啊,你的话,臣妾不明白。”

“不明白?”

“那本宫就说得明白一点,赵玄机是当朝首辅,更是国丈,皇后娘娘是他的女儿,而你,是赵玄机的远房侄女,你与赵玄机、皇后之间有一个阴谋,就是要你诱惑本宫,让本宫荒废文治武功,继而赵玄机在前朝配合皇后在后宫一起开展下一步计划,让父皇废了本宫的太子位,他赵玄机好扶持自己的傀儡当太子,是不是?”

此话一出,前一秒还千娇百媚的赵蕊僵硬在当场。

她不敢置信地看着李辰,内心掀起惊涛骇浪。

太子,太子竟然什么都知道!

“太,太子殿下,你说什么,臣妾,臣妾听不懂...”

“听不懂没关系。”

李辰嘿嘿一笑,一把拉扯过赵蕊的身子,让她趴在自己身上,反手搂住了她细嫩的柳腰,看着近在咫尺美得惊心动魄的盛世美颜,说道:“你不是要本宫做和荒婬无道的太子吗?本宫做给你看就是了。”

注意到李辰那豺狼一般贪婪的眼神,赵蕊本能地有些畏惧。

“殿下,臣妾,臣妾怕...”

赵蕊本能地挣扎抗拒,可这时候,李辰的大手已经蛮横无理地攀上了她腰间。

“怕什么?你给本宫下毒,让本宫的身体和精神日渐萎靡都不怕,现在让你伺候本宫,却怕了?”

李辰一个翻身将赵蕊压在身下。

赵蕊惊呼一声,又羞又急地说:“殿下,不,不行的,臣妾还没准备好...”

李辰把整张脸都埋藏在赵蕊的脖颈之间,嗅着鼻尖萦绕的芳香,李辰按捺着内心的狂躁和冲动说道:“你嫁入东宫半年有余,还没准备好么?你放心,本宫会好好怜惜你的。”

说话间,李辰已经张嘴轻咬在赵蕊的耳垂上。

赵蕊有心抗拒,一双白嫩嫩的小手不断地推搡着李辰,但李辰身为一个成年男人,还是一个火焰焚身的男人,有哪是她那点力气能推得动的。

“你越是反抗,本宫越是兴奋,既然已经决定听从赵玄机的命令来勾引本宫,这点事情,不是迟早要发生的么,要勾引就勾引得彻底点,舍不得自己身子,哪能让本宫为你真正痴迷?”

喘着粗气,李辰不顾赵蕊的反抗,一把撕扯开了她身上精致的宫装。

撕拉一声,精美无比的苏绣宫装被撕扯开,露出衣衫下奶白的衣服,昏黄灯光下,女子娇柔惊慌的体态,是如此绝美。

李辰两眼发红,只觉得体内躁动无比,这样的美人,天底下哪个男人能抗拒?

“不要,不要啊...”

赵蕊惊慌失措。

她是故意勾引李辰,让他荒废的,但她从没想过要真正失身,更何况再心思歹毒,赵蕊也始终只是个二十出头的女子,从未经历过人事的她猝不及防之下被李辰撕掉了衣服,本能地想要抗拒和逃离。

温情过后,昏黄的烛光下,暧昧气息在这座精美无比的寝宫内无限蔓延。

守在殿门外的两名宫女面色纷纷大变。

“快,你快去皇宫禀报皇后娘娘,就说东宫有变,快请她来!”

一名宫女听见同伴的话,顾不得许多,立刻提起裙摆冲入了黑暗中。

半个多时辰之后,看了一眼床单上的嫣红血迹,李辰心满意足地起床穿衣。

已验货,原装,冰清玉洁!

床上,赵蕊光洁的肩头裸露在外,此时正抱着被子嘤嘤哭泣。

“哭什么,现在还有什么好哭的。”

李辰的话让赵蕊羞恼到了极致,她看向李辰的眼神蕴含一丝冷意。

“本宫很喜欢你的眼神。”

抬手抚摸着赵蕊柔滑的脸蛋,顺着她的耳边将手指滑入她的秀发中,大拇指缓缓摩挲过她的嘴唇,李辰轻笑道:“继续保持,你越是憎恨本宫,本宫越高兴。”

话说完,不顾赵蕊刻骨的仇恨,李辰大跨步走出寝宫外。

才出门,李辰便见到急促的大队马蹄声和车马声传来。

一队威风凛凛的羽林卫勒马在寝殿门前,他们一个个杀气腾腾地盯着李辰,其中以一名首领眼神最为仇恨刻骨,几乎恨不能把李辰给生吞活剥了。

然后两侧依仗分左右让开,露出中间美轮美奂雍容高贵无比,代表着母仪天下风范的凤撵。

一声尖锐的太监唱喏声,响彻东宫。

“皇后娘娘驾到!”

“皇后娘娘千岁、千岁、千千岁。”

整个殿前,跪倒了一片人。

凤撵上,门帘挑开,一名身穿凤袍,母仪天下尊贵到了极点,也美到了极点的女人踩着太监跪下的身体走下凤撵。

“儿臣问母后安。”

李辰见到气质天下无双,容貌更是美绝人寰的皇后赵清澜,抬手行礼道。

“你还知道本宫是你母后?”

赵清澜凤眸瞪了李辰一眼,冷哼一声,拂袖跨入殿内。

跟在她身后的,是之前用满含杀气盯着李辰的羽林卫侍卫。

“站住。”

李辰淡淡地开口,盯着那名侍卫,冷声道:“东宫乃是本宫居所,等同于禁宫,你一个小小侍卫,也敢进入殿内?活腻了?”

被拦住的陈智闻言面色涨得通红,羞恼道:“本将乃是大内侍卫指挥使,负责保护皇后娘娘安全...”

“大内侍卫指挥使?不过是个高级点的看门狗罢了,可也还是看门狗。”

陈智闻言勃然大怒,双眼凶狠地盯着李辰,手已经按到了腰刀的刀柄上。

李辰眼神冷漠得吓人,他冷声道:“这天下江山都是我李家的,是我父皇的,本宫乃是太子,帝国储君,你不过是我皇室豢养的一条看门狗,也敢对主人龇牙?”

冷笑一声,李辰说道:“你敢亮刀?本宫敢保证,你这刀拔出哪怕一寸,也是欲意刺杀太子,罪同谋反,你拔出来一个给本宫看看?”


陈智死死要紧牙关,怒火澎湃,他的身体都在轻轻颤抖,死死攥着刀柄的手上青筋暴露,显然处于极度的愤怒之中。

“不敢?不敢就滚下去!给本宫后退五步,退下台阶,胆敢踏上台阶一步,杀无赦!”

李辰看着陈智漆黑着一张脸,屈辱无比地缓缓后退,一直到下了台阶才停下,冷笑一声,扭头便进了殿内。

盯着李辰的背影,陈智胸腔中涌动的恨意几乎要让他发狂。

“李辰,你给我等着,等首辅大人和皇后的计谋一成,我要你死无葬身之地!”

回到殿内,李辰看到皇后赵清澜正细细地安慰着在她怀中哭泣不已的赵蕊。

赵清澜虽然同样未经人事,但一看赵蕊此时的样子,还有床榻上的那一抹嫣红就知道发生了什么。

身为女子,她最能感同身受。

“太子,你放肆!”

见到李辰进来,赵清澜开口便呵斥道。

李辰却是淡淡一笑,盯着赵清澜玩味地说道:“皇后娘娘,儿臣如何放肆了?”

不知道为什么,赵清澜总觉得李辰此时看着自己的眼神很贪婪,完全不像是往日唯唯诺诺胆小怕事的样子。

“你如此对待蕊儿,还想要狡辩不成?”赵清澜愠怒道。

“皇后娘娘,赵蕊乃是太子嫔,本宫是太子,她是本宫的嫔妾,本宫与她恩爱合欢一场,乃是天经地义,这如何狡辩,如何放肆了?”

李辰轻笑一声,跨步走到了床榻前,居高临下地看着一坐一躺在床上的两个女人。

烛火昏黄,赵清澜在这略带昏暗的寝殿内显得绝美至极。

那股母仪天下的风范,天底下独一份,再无别家。

呼吸逐渐粗重,李辰轻笑一声,俯身说:“父皇立了娘娘做皇后,可本宫知道,这只不过是一场政治交易罢了,父皇年迈了,无法完全掌握朝政,为了稳住朝廷,这才让你父亲赵玄机做了国丈,而皇后娘娘至今还是处子之身,儿臣可否说错?”

李辰的虎狼之词让赵清澜瞪大眼睛。

她不敢置信地看着李辰,仿佛第一次认识。

“你,你这逆子,怎能说出如此污言秽语!?”

震惊和羞怒到了极致,赵清澜抬手就要打赵昀的耳光。

李辰冷冷一笑,抬手便抓住了赵清澜的手腕。

手指轻轻摩挲着皇后手腕内侧娇嫩无比的肌肤,李辰轻声说:“皇后娘娘如此恼羞成怒,是被儿臣说中了痛处吗?”

赵清澜惊呼出声,又羞又怒,张嘴便要呵斥。

“皇后娘娘。”

李辰脸色无比平静地抢先说道:“外头,你们赵家的走狗陈智带着一群人可都在呢,莫非皇后娘娘想要他们都看到这一幕?”

话还未说完,李辰已经拉起了赵清澜,将她拥入怀中。

浓烈的男子气息围绕着她,赵清澜从未经历过这样的事情,更是被李辰的胆大妄为吓得有些不知所措。

“这,这是要掉脑袋的,你疯了?”赵清澜咬牙道。

“牡丹花下死,做鬼也风流。”

李辰在皇后耳鬓间的发梢轻轻一嗅,喃喃道:“皇后也愿陪本宫一起赴死么?”

如此近距离的贴合与斯磨,让赵清澜惊慌失措。

她下意识地想要后退逃离,但细嫩的腰肢却被李辰死死搂在怀中。

“包括赵玄机在内,你们所有人都在等着父皇驾崩,一旦父皇驾崩你们便会夺权篡位,废除本宫,扶持自己的傀儡上位。”

“可如果这个时候,传出皇后与本宫秽乱宫闱的事情,赵家处心积虑几十年的布局,可就全毁了,到时候全天下都会欲杀赵家满门而后快。”

李辰邪笑道:“皇后,是你豁得出去,还是本宫豁得出去?”

赵清澜眼中浮现一抹惊恐。

李辰这话,死死地拿捏住了赵家的命门。

她没想到,平日那么废物的太子,居然有如此智谋。

而这时候,李辰的大手已经游上了赵清澜的腰间。

赵清澜不知该如何是好。

她万万想不到,自己本是来救赵蕊的,结果自己也落得囫囵的下场。

看了躺在床上呆若木鸡的赵蕊一眼,李辰心中邪火几乎烧遍全身。

“今夜,不如你们二人与本宫一起,共赴极乐。”

此话一出,赵蕊和赵清澜面色剧变。

也恰在此时,外头一阵嘈杂的吵闹声,紧接着便是太监的高声唱喏。

“皇后娘娘、太子殿下,皇上呕血,情势危急,请速回宫!”

宫外突然传来的声音,让殿内的气氛为之一变。

赵清澜也不知道哪里来的力气,一把推开了李辰,大口大口地喘着气。

“今,今夜之事,本宫不与你计较,但绝无下次,你若是再得寸进尺,本宫必不会放过你!”

赵清澜说了这句话之后,便要落荒而逃。

“皇后。”

李辰叫住了赵清澜,“衣服散了。”

赵清澜低头一看自己凌乱的衣衫,依稀间白嫩的身子都露了出来,大为羞恼的她赶紧整理好衣服,这才冷着脸匆匆而去。

“你在这乖乖等本宫回来。”

李辰对已久无比震撼的赵蕊说了一句,转身便走。

等走出寝宫的那一刻,赵清澜已经恢复了她母仪天下的皇后身份与该有的气度。

“回宫。”

清冷地吐出两个字,周围侍卫、宫女跪了一地,赵清澜快步走到凤撵旁边,一名小太监立刻跪趴在地,让赵清澜踩着自己的后背上凤撵。

等赵清澜上了轿撵之后,小太监正要起身,一只大脚却直接把他踩得重新趴在了地上。

“大胆!你竟敢上皇后凤撵!”

一直都死死盯着李辰的陈智仿佛抓住了什么把柄一般,立刻大喝道。

李辰一脚踩在凤撵上,另一只脚踩在那小太监的后背上,扭头冷冷地看着陈智,说道:“父皇病情危重,本宫要立刻随皇后一起去面圣,耽误了大事,你有几个脑袋够砍的?”

凤撵中传来了赵清澜很不耐烦的声音。

“先回宫再说,大事耽误不得。”

陈智满腔的怒火被堵在嘴边说不出来,憋得他差点内伤吐血。

而这时候,李辰已经钻进了凤撵内。

陈智咬紧牙关,眼神中的怒火和仇恨几乎要喷出来,最终,他从牙缝里挤出几个字:“起驾,回宫!”

凤撵内,皇后的依仗自然无比宽敞,别说坐两个人了,就是再多来几个都不是问题。

可李辰却偏偏贴着赵清澜坐下。

“刚才,谢皇后解围了。”李辰笑眯眯地说道。

赵清澜冰冷地看着李辰,说道:“本宫不是为你,你不要自作多情,本宫只是怕耽误了大事。”

“知道知道。”

李辰的语气宛如哄小女孩一般,抬手就很自然地揽住了赵清澜的柳腰。

赵清澜如同触电一般,她想不到就在这凤撵内,外面全部是大批羽林卫和宫女,李辰居然还敢如此放肆。

“你放肆!”

赵清澜怒急了,开口呵斥道。

“本宫放肆不放肆,皇后还不知道么?”

李辰贴在赵清澜耳边,轻声说道。

感觉到李辰口中喷出的热气烫得自己浑身不自在,赵清澜起身想要离李辰远一点。

可这么一起身,却让李辰趁机顺势把她拉到了自己怀中。

“啊!”

赵清澜一声轻呼。


这声轻呼立刻引起了外面陈智的警觉。

“皇后娘娘,发生了何事?”

赵清澜看着李辰笑眯眯地看着自己,一副有恃无恐的样子,恨极了的她银牙暗咬,把怨气全撒在了陈智的身上。

“没你的事,不要乱问。”

陈智被一顿呵斥,更感屈辱。

一腔怒火无处发泄,他扭头便对着赶车的太监骂道:“驾稳凤撵,再颠簸惊到了皇后娘娘,我剐了你的肉!”

凤撵内,微微摇晃的车厢,仿佛牢笼一样,让赵清澜想逃都逃不掉。

坐在李辰的大腿上,赵清澜如坐针毡。

她不断地想起来,可每一次实施意图,换来的都是李辰粗暴的将她拉回来,坐得更结实。

“你,你当真不怕本宫杀了你!?”

看着唇红齿白,银牙暗咬的赵清澜,李辰坏笑道:“皇后舍得么?”

说话间趁着赵清澜没注意的功夫,李辰的大手已经顺着赵清澜的腰。

赵清澜瞪大眼睛。

她万万没想到李辰居然如此胆大妄为。

本能地抬手隔着衣服死死地按住了李辰作怪的大手,赵清澜羞急道:“住手!”

贴着赵清澜的耳垂,李辰轻声说道:“我不动,你也别动,可好?”

坐在李辰的大腿上,赵清澜羞愤欲绝。

她听明白了李辰的意思,这是要让自己主动坐在他怀中,而换来的则是这混账的手掌不再乱动。

见赵清澜说不出话,李辰的大手又开始作怪。

赵清澜吓坏了,她急忙用力按住那手,恨恨道:“本宫答应你!”

李辰得逞地笑了一声,搂着赵清澜,说道:“这才乖嘛。”

赵清澜羞愤欲死,撇过头去根本不想看到李辰。

凤撵摇晃,不过须臾,便到了乾清宫殿外。

凤撵一停下,陈智立刻抱拳道:“皇后娘娘,乾清宫到了。”

凤撵的门帘挑开,先出来的却是李辰。

陈智见状眼神一冷,立刻松开双手就要站到一边。

“走什么?过来趴下让本宫下凤撵。”李辰冷冷道。

陈智一愣,然后就是勃然大怒。

他死死地咬着牙关,说道:“卑职有职责在身,不,不方便!”

李辰冷笑道:“职责?你的职责便是听从父皇和本宫的命令,还不快过来趴下?耽误了本宫见父皇,本宫立刻将你凌迟处死。”

陈智的一口牙咬得咯吱咯吱直响,若是眼神能杀人,现在他早已经把李辰杀了千万次。

一步一步走到凤撵下,陈智缓缓俯身,还没等他趴好,李辰一脚便踩在了他后背上。

陈智闷哼一声,身体往下一沉,趴了个结实。

低垂着头,不让自己恨欲狂的眼神被李辰看到,陈智的手指头死死地抠在地砖上,指甲都被抠翻了盖,可即便如此疼痛刺激,也不能熄灭他心中怒火。

下得凤撵之后,李辰大跨步走向乾清宫。

宫外,跪了文武群臣和后宫妃子,密密麻麻一大片,所有人都在为皇帝祈福。

“太子殿下驾到!”

一声唱喏,让文武朝臣同时转身,对着李辰跪下山呼道:“太子千岁、千岁、千千岁。”

乾清宫前,夜深露重,月上阑珊。

代表着帝国最高权力的一群人,在这帝国的政治中心在自己眼前跪下,这等场面,那山呼的千岁如海浪一般席卷到耳边,李辰胸中豪情万丈。

即便是太子千岁都如此让人激动,有朝一日得登大宝,天地万民山呼万岁,又该是何等的光景?

按捺下内心的情绪,李辰面色平静,大跨步走到乾清宫殿门前,抬手推门入殿。

他,即将面见他名义上的父亲,大秦这个帝国至高无上的统治者,大衍皇帝,也即将置身于帝国最诡谲最危险的政治漩涡中心。

乾清宫内,灯火通明,所有在京的一品大员齐聚一堂,还有皇室宗亲。

如果说外面跪着的那些人是大秦帝国的支柱的话,那么这些人就是支撑起大秦帝国万里疆域的脊梁。

李辰随意都扫了一眼现场。

当朝首辅赵玄机,这个目前最大的奸臣头子,在朝野上下布局几十年,用根深蒂固已经无法形容他,几乎就是一手遮天。

赵玄机的身后,是内阁剩余五名大学士其中之四,另外还有吏、户、礼、兵、刑、工六大部科尚书,即最高行政长官。

另一侧便是后宫嫔妃携着四皇子、六皇子、八皇子、九皇子等四名皇子与公主等人,跟着皇室宗亲。

整个偌大的乾清宫,这么一大票人跪在地上,除了太医在中间忙碌之外,还有宫女打着下手,大殿中外侧,是一群穿着双翅雁翎服的锦衣卫如同木头一般守卫在侧。

整个皇宫大内,除了值班巡逻的羽林卫之外,其他人但凡携带刀具者立杀无赦,这一条法则唯一的例外就是东厂锦衣卫,也是皇帝最为信赖的内廷刽子手。

李辰身后,步履匆匆,是皇后赵清澜紧跟着来了。

两人入场,现场朝臣、嫔妃、皇子公主一应人等,立刻躬身问安。

“臣等、臣妾、儿臣,见过皇后娘娘、太子殿下。”

李辰眼神如刀,抿紧嘴唇一言不发,快步走向龙榻。

“太子殿下请慢!”

一个人影横身挡在了李辰身前。

“皇上如今昏迷不醒,无法接见任何人,请太子不要打扰皇上休息。”

李辰眼睛一眯,看着眼前年过半百的老头,道:“你是谁?”

“老臣陈怀志,领文渊阁大学士一职。”

陈怀志语气淡然,丝毫没有把太子放在眼里。

不只是他,满朝上下,谁不知道当今太子是个文不写、武不能提的废物。

如今拦了就拦了,非但不会有人治他的罪,回头指不准还会得到首辅大人的夸赞。

李辰冷笑一声,抬腿就踹在了陈怀志的小腹上。

陈怀志不过一年过半百的老人,如何承受得起血气方刚的李辰一脚。

这一脚下去,陈怀志当即惨叫一声,翻滚在地。

“父皇如今危在旦夕,本宫身为儿臣,如何能不心急如焚,你这老匹夫还拦在本宫身前,到底是何居心?信不信本宫现场砍杀了你,也没人敢放个屁?”

李辰的怒骂声,让整个乾清宫鸦雀无声。

所有人都惊骇地看着往日废物无比的太子,似乎见到了陌生人一般。

没人能想象得到,太子竟然敢当众脚踹内阁大臣。

陈怀志读了一辈子圣贤书,哪受得了这等奇耻大辱,他躺在地上,指着李辰怒吼道:“你还只是太子,便如此残暴对待朝廷大臣,如此品德败坏如何能继承大统过继储君?老臣必当死谏皇上,废你太子位!”

此话一出,李辰杀机暴涨。

他盯着陈怀志,冰冷地说道:“老匹夫,你且等着,等会儿看是你死,还是我被废!”

话说完,他径直走到了龙榻边。

正跪在龙榻前的太医们立刻让出位置来。

李辰双膝磕地,看着龙榻上面色惨如纸金,气若游丝的大行皇帝,立刻开始入戏。

双眼一红,鼻头一酸,李辰握住皇帝干瘦冰凉的手,哽咽道:“父皇,儿臣来了。”

龙榻上,紧闭双眼的大行皇帝眼皮颤抖,缓缓地抬了起来。

那浑浊的眼睛看到是李辰,张开嘴嘶哑着声音吃力且缓慢地说:“你来了...”

“朕...已经病入膏肓,时日不多了。”

飙戏飙到深处,李辰也不知道是否受到前身感情的影响,只觉得心中有些酸涩,他轻声道:“父皇好生养病,您是真龙天子,有上天庇佑,一定能好起来的。”

嘴角抽搐了一下,似乎是想要做个笑的表情,大行皇帝虚弱地说道:“朕的身体...朕知道,但眼下,朕这口气还不能咽下去...刚才的你,很好。”

“如今朝政艰难,你,能管好吗?”


网友评论

发表评论

您的评论需要经过审核才能显示

为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