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彩小说尽在A1阅读网!手机版

彩泥文学 > 武侠仙侠 > 病娇少帅甜宠妻

病娇少帅甜宠妻

明药作者 著

武侠仙侠连载

云家有个少不更事的云乔小姐,居然敢挑衅高高在上的少帅大人,众人都在等着看云家小姐的下场。奈何下场倒是没有,狗粮反倒是被喂了一嘴。自从遇见了云乔之后,偏执少帅席兰廷仿佛打开了爱情的阀门,所有宠爱都只给她一人。

主角:云乔,席兰廷   更新:2022-09-14 12:17:00

在线阅读
分享到:

扫描二维码手机上阅读

男女主角分别是云乔,席兰廷 的武侠仙侠小说《病娇少帅甜宠妻》,由网络作家“明药作者”所著,讲述一系列精彩纷呈的故事,本站纯净无弹窗,精彩内容欢迎阅读!小说详情介绍:云家有个少不更事的云乔小姐,居然敢挑衅高高在上的少帅大人,众人都在等着看云家小姐的下场。奈何下场倒是没有,狗粮反倒是被喂了一嘴。自从遇见了云乔之后,偏执少帅席兰廷仿佛打开了爱情的阀门,所有宠爱都只给她一人。

《病娇少帅甜宠妻》精彩片段

民国二年的十月初,海风咸湿寒冷。

半夜,云乔睡不着,想去甲板上吹风。

没想到刚走出房间没多久,一只强有力的臂膀忽然揽住她,将她拽进了船舱里。

云乔从小习武,身手敏捷,急忙想要脱身,然而,对方却像是洞悉她每一个动作,招招压制。

几息之后,云乔被人死死按在船舱的地板上,没了还手之力。

对方吻住了她的唇。

云乔羞怒交加。

“你可知我是谁?”云乔肺里空气几乎被挤干了,这让她说出来的话,并无气势,显得微弱可怜,“我是萧婆婆的外孙女,你若是再不放开,我要你碎尸万段!”

她身上的男人愣了下。

继而,他低低笑了声:“萧婆婆的外孙女……乔儿,是你……”

云乔一愣。

他认识她?

“你是谁?”她急急问。

黑暗中什么也看不清。

男人动作极快,云乔的衣衫在他掌心不如薄纸,一撕就碎,“大家相识,本不该占这个便宜,可我……”

而后,几乎是一场酷刑。

外面可能是起风了,波浪翻滚。云乔就在浪头,随着男人的动作起起伏伏,永远落不到实处。

她疼得几乎要哭。

这人强悍得过了分,可能是吃了药,或者是被人算计了。

云乔觉得刀子一寸寸凌迟她。

后来,她晕死了过去。

待她醒过来,室内光线幽淡。她衣衫凌乱破败,船舱里空无一人。

待要站起身,她惊觉自己浑身酸痛,尤其是双腿,又酸又涨,几乎站立不稳。

昨晚种种,并非一场梦。

云乔立在那里,浑身冰凉如水,一口银牙死死咬紧。

她一定要亲手剁了那!

可是这天下午,邮轮就到了她要下船的地方,念着病重的外婆,她只得吞下屈辱,匆匆下船归家。

云乔是个遗腹子,她尚未出世,父亲去世了,母亲早早丢下她改嫁,她是外婆养大的。

没想到外婆已然奄奄一息。

“……怎么会?”她坐在外婆床榻,拉住了她枯瘦微凉的手,“外婆,您怎突然这样了?”

她离家时,外婆状况还好,也正是如此,云乔才敢放心去香港读书,没想到才半年,外婆就病入膏肓。

外婆眼神慈祥,温柔看着她:“人老了,状况日下,谁又能想到?这次叫你回来,是外婆有话交待。”

云乔坐正身姿,认真倾听。

“我走后,你跟你妈去席家生活几年。”外婆收敛了温柔,皱纹纵横面颊上,露出从未有过的严肃。

云乔一愣。

她生母名叫杜晓沁,生下云乔就离家了,而后改嫁到燕城席家。

外婆暗中势力庞大,钱财过人,云乔这些年也管理一些。云乔这次去香港既是读书,也是为新的势力铺路。

她好好一个人,有钱有本事,跑去席家生活算怎么回事?

“外婆,我妈未必愿意接纳我。”云乔苦笑,“您看,我都这么大了。女子十六岁成年,若是嫁得早,我孩子都能走路了。”

外婆并未同她说笑。

“我有个仇敌。”外婆说。

云乔错愕。

“往事三两句也说不清楚。云乔,你到了席家不要着急走,至少住三年。”外婆又道,“一定要答应我!”

云乔只能含泪应是。

外婆继续说:“云乔,我放不下你妈。外婆不担心你,只担心她。她啊……”

尾音袅袅,消散在屋子里。

外婆睡着了。

云乔从外婆寝卧退出来,询问家里管事,外婆病情为什么恶化成了这样。

“……有次家里来了个年轻男人,颀长削瘦……只是大家都没看到他的脸。”

“从那以后,婆婆就不好了。”

“他穿一件红衣,比较暗淡的红,像血那种颜色。”管事又道。

云乔满头雾水。

外婆说她有个仇敌,难道这个年轻男人,就是外婆的仇敌?

还没等她想明白,外婆就去了极乐世界。

云乔一边抹泪,一边办理外婆的葬礼。

与此同时,她给燕城的生母杜晓沁发了一封电报,请她回来奔丧。


杜晓沁姗姗来迟。

杜晓沁一来,没有先去祭拜外婆,而是对云乔道:“既然老太太走了,家产咱们母女分一分。房子田地都归你,家里玉器都归我,你没意见吧?”

七年前,杜晓沁回来过一次,索要外婆的一件宝物。

外婆没给。

那件东西,就是玉的材质。

那天杜晓沁和外婆吵了一架,匆匆而来、匆匆而去,都没有看一眼云乔。云乔也是从那天知道,她亲妈对她毫无感情。

云乔对杜晓沁的小九九心知肚明。

既然杜晓沁有所图谋,云乔就可以赖上她。

毕竟,外婆临终再三叮嘱,让云乔去席家。她贸贸然去,还不如傍上杜晓沁,由杜晓沁带着进入。

“你不带我走吗?”云乔问她,“若你不带我走,家里任何东西,你都不能动。”

杜晓沁眯了眯眼,审视云乔。

云乔生得极其美艳。她和杜晓沁一样单薄小脸,红唇饱满,鼻梁高挺,那双眼斜长妩媚,美得不够端正,妖气极重。

杜晓沁在估量云乔的价值。

一瞬之后,她心中有了计较。

“我是怕你不肯跟着走。既然你愿意,那你跟我回去吧。”杜晓沁道。

云乔道好。

云乔依照外婆遗言簿子上的记载,给家里下人遣散费。

杜晓沁这次来的时候,带着一个空箱子,回去的时候装满了玉器等物,沉甸甸的。

又过了两天,云乔锁了大门,带着自己的丫鬟长宁、静心二人,跟杜晓沁走了。

她满心疑窦,但脚步并不迟疑。

她听外婆的话!

外婆是这个世上最疼云乔的人,她临终交代,肯定自有深意。

一路上,杜晓沁跟云乔讲述席家种种,让她要听话守规矩。

“你有个姐姐,她最是聪明漂亮,家里人人都喜爱她。你到了燕城,事事以她为榜样即可。”杜晓沁道。

提到了自己的继女席文澜,杜晓沁与有荣焉。

杜晓沁嫁的,是燕城席家四爷。

四爷是庶子,原本很不得老夫人喜爱。不过,四爷原配生了个女儿,就是席文澜,她从小养在老夫人身边。

一家子孙儿孙女,有二十几人,老夫人独爱席文澜。

因此,四房水涨船高,在席家有了点体面;杜晓沁更是因为继女的关系,能在老夫人跟前说得上话。

席文澜很敬重杜晓沁,又疼爱杜晓沁生的三个儿子。

她们不是亲生母女,胜似亲生。

每每提到了席文澜,杜晓沁满面荣光。

杜晓沁也不指望云乔能有席文澜出息,只求她别给自己这个做娘的丢脸。

席文澜的优秀,普通人无法匹及,云乔更是拍马都追不上。

看着云乔,杜晓沁叹了口气。

其实,杜晓沁拿到了想要的东西之后,就后悔答应把云乔带来了。

“……等回到了燕城,找个人家把她给嫁了,眼不见为净。好歹我也算是尽到了做母亲的责任。”杜晓沁想。

母女俩各怀心思,一路到了燕城。

她们在火车站下了车,有司机专门等着,把杜晓沁母女接回了席家。

席家老宅位于闹市区,闹中取静,占了很大的一块地方。

车子在席家大门口停了停,居然又往里面开。一路上,云乔瞧见了房舍、亭台楼阁,居然还有个偌大的湖。

“席家果然豪奢。”她暗暗想。

杜晓沁观察她表情,见她一直看着车窗外,心中有了几分得意。

云乔和外婆的生活虽然富足,可到底只是乡绅一流,席家如云的富贵,云乔还没有见识过呢。

半下午的,四房的大人孩子们都不在家,出去工作、念书去了。

“你继父如今在财政部做事,还有两个小时就下班了,到时候你要叫爸爸;你姐姐和弟弟们都去上学了,只有你小弟弟在家。”杜晓沁又道。

她喊了佣人。

很快,女佣从楼上下来,领了一个五岁的小男孩儿。

杜晓沁改嫁之后,又生了三个儿子,这是最小的。

“叫姐姐。”杜晓沁把小儿子牵过来,指了云乔对他道。

小孩子生得白净圆润,穿背带裤、小皮靴,一双乌溜溜的眼睛,此刻好奇打量着云乔。

然后,他抬起脚踢了云乔一脚:“她才不是我姐姐,我姐姐长得好看,丑八怪!”

云乔:“……”

小孩子的皮鞋,踢得很挺疼的。

杜晓沁不教训孩子,反而哈哈笑起来,好像觉得小儿子很有趣:“你还会说丑八怪?”

云乔:“……”

所以,每个熊孩子背后,都有个熊家长。

杜晓沁还以为,云乔也会附和着笑笑。

不成想,云乔捏住小孩子的耳朵,把他给拎了起来。

“向我道歉!”云乔板着面孔,对这小王八犊子说。


杜晓沁微微变了脸。

女佣们看得目瞪口呆。

云乔把人家千骄万宠的小少爷,拎着耳朵半提起来。

那小孩子一愣之后,开始哇哇的哭,同时去抓云乔的手。

杜晓沁声音放厉:“放手,你做什么?你这个乡下野蛮人!”

云乔放了手,然后重重踢了杜晓沁一脚。

杜晓沁:“……”

她几乎被踢倒了。

毫无防备被踢一脚,哪怕云乔只用了五成力气,也是很疼。

云乔表情淡淡,甚至说得上有点慵懒:“我觉得挺疼的,你觉得呢?”

杜晓沁又疼又气,说话都不顺了:“他才五岁,你多大?”

“我多大,妈你不知道吗?”云乔问她。

杜晓沁:“……”

这一刻,杜晓沁已经后悔得肠子都青了。

早知道云乔是这么个野蛮、不通人情世故的性格,就应该将她扔在乡下,怎么鬼迷心窍把她带到了燕城?

这不是带个祸害吗?

杜晓沁气得半句话说不出来。

她抱着小儿子上楼去了,把云乔扔在了楼下,没有安排她的房间。

云乔也没在意,她坐在客厅沙发里,翻阅一本杂志。

女佣们个个指指点点,不知云乔身份,又听到她叫“妈”,都在偷偷打量云乔。

晚夕时,四房的小姐席文澜放学回家了。

席文澜一进门,就瞧见了坐在沙发里的女子。深灰色丝绒沙发,被灯光照得颜色很浅淡。女子斜斜依靠着沙发背,漫不经心翻阅杂志,羽睫在她眼下落小小阴影。

听到脚步声,她抬眸看向了席文澜。

席文澜愣了一愣,旋即微笑:“你,是不是云乔?”

云乔表情很浅,站起了身:“对。”

“我是文澜,你的姐姐。”席文澜笑容甜美,“你和妈今天回来了?”

席文澜极其聪慧,她见云乔穿着白色长袄,那绸缎上有浅粉色缠枝花纹,灯光下颇有光泽,面料很讲究,便知她绝不是家里新来的女佣。

“是。”云乔应道。

席文澜让她坐,自己也坐下,和云乔闲聊。

云乔话不多,打量了几眼席文澜。

席文澜是圆脸、大眼睛,嘴唇饱满。她像是菩萨跟前的童女,珠圆玉润,是非常讨喜的面相。

怪不得老夫人喜欢她。

这样有福气的面容,肯定招老人家喜爱;再加上她聪明努力、从小没有娘,既惹人好感,又让人怜惜。

所以,席文澜把一众兄弟姊妹都比了下去,在老祖母跟前独占鳌头。

杜晓沁听到楼下席文澜声音,带着小儿子下楼了。

她脸色不佳。

“妈!”席文澜热情扑向了杜晓沁。

杜晓沁这才露出了笑容,轻轻拍了拍她的后背。果然,女儿像席文澜这样的,才能让她生出几分母爱。

云乔实在缺乏教养!

而后,杜晓沁的丈夫、两个念书的儿子都放学了,晚饭正式开始。

晚饭桌上,气氛很融洽。

长女席文澜在小家庭里也是众星捧月,三个弟弟都很听她的话,也敬重她。

对于外来的云乔,杜晓沁的孩子们和普通人家的孩子一样,对陌生人进入他们的家庭有种本能的抵触。

他们很戒备云乔,也很讨厌她。

云乔把众人表情尽收眼底,然后,装作看不见。

吃了饭,席文澜就主动问起:“妈,云乔住在哪里?要不要住在我隔壁?”

杜晓沁:“这样也挺好。”

就这样,云乔被安排到了二楼的第三间,也是最靠近洗手间的那间客房。

几个男孩子对云乔都很有意见,因为云乔和幼弟一般见识,还踢母亲,很没礼貌。

老二席文清决定给云乔一点颜色看看,让她知道轻重。

有天下午,席文澜和杜晓沁、席四爷都不在家,老二对云乔道:“你往西边去,妈让你去找她。”

“找她做什么?”

老二:“不知道,你快去!”

云乔站起身,顺着老二指的方向往前走。

从四房出去,往西是一片小竹林,竹林之后有堵墙。

那边是席家七爷的院子。

七爷是老夫人的老来子,身体比较差,平日里神出鬼没。

云乔心中门清,还是想看看老二搞什么鬼,便往这边去了。

倏然,身后有人偷袭她。

她耳边风声袭来时,她往前疾奔,两三下撑在墙壁上,借住墙壁撑起身子,反腿向偷袭者踢了过去。

闷哼一声,有人倒地。

云乔不紧不慢站稳了身形,转过身子。

地上倒了一名壮汉,身高超过了一米八,体重估计在二百斤之上,故而很大一堆,被云乔一脚踢得半晌才能爬起来。

对方也没想到,自己居然被个细长身段的姑娘轻易击倒。

爬起来之后,再次袭向云乔。

云乔神色淡淡,静静看着这壮汉,好像眼皮都懒得多抬一下。

竹林后面传来打斗动静。

动静不大,毕竟肉搏而已。

老二席文清、老三席文湛非常兴奋,鬼鬼祟祟往那边去,等着看云乔被打得鼻青脸肿。

“你们俩干嘛呢?”长姐席文澜从祖母那里先回来,就瞧见了这一幕。

老三当即出卖了哥哥:“哥哥叫了家里的护院,打乡下来的那个女的。”

老二恨不能捂住他的嘴。

席文澜大惊,在老二脑袋上不轻不重磕了下:“你闯祸了,等妈回来,看不打死你!”

她快步过去救人。

老二和老三在背后挤眉弄眼,也跟了过去,他们俩要去看云乔的惨状。

燕城的冬日很冷,但这天比较温暖,因为阳光极明媚,暖暖照在人身上,像是添了件锦衣。

四房姐弟三人冲到小竹林后面的时候,云乔正好俯身。

席文澜叫了声她:“云乔?”

云乔站起身。

阳光照在她身上,她那双漆黑瞳仁在强光之下,颜色显得有点浅,羽睫半垂,她淡漠而慵懒。

她朝这边走过来。

兴奋着等待看云乔鼻青脸肿的老二和老三,已经震惊得说不出话,因为老二找过来的强壮护院,迎面倒地,爬都爬不起来。

云乔却毫发无损,只是双手有点血迹。

很明显不是她自己的血迹。

她朝这边走过来,老二席文清吓得后退数步,差点跌倒。

云乔走到他身边,轻轻拉过他的手,将什么东西放在他掌心,然后摸了摸他的脸:“顽皮的弟弟,这是姐姐送给你的纪念品。”

她声音轻柔,动作也很温柔,老二却吓得面色煞白。

……她到底在自己的掌心里放了什么东西?


网友评论

发表评论

您的评论需要经过审核才能显示

为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