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彩小说尽在A1阅读网!手机版

彩泥文学 > 武侠仙侠 > 替嫁娇妻不好追

替嫁娇妻不好追

夜凉人作者 著

武侠仙侠连载

在无良渣爹的算计之下,沈月西成了替嫁品,嫁给植物人老公。谁知新婚夜植物人顾云深奇迹般的醒过来,从此沈月西的生活陷入了无尽的宠爱之中,她以为顾云深对她是真心的,谁知到头来才发现她就是个替代品。

主角:沈月西,顾云深   更新:2022-09-14 12:17:00

在线阅读
分享到:

扫描二维码手机上阅读

男女主角分别是沈月西,顾云深 的武侠仙侠小说《替嫁娇妻不好追》,由网络作家“夜凉人作者”所著,讲述一系列精彩纷呈的故事,本站纯净无弹窗,精彩内容欢迎阅读!小说详情介绍:在无良渣爹的算计之下,沈月西成了替嫁品,嫁给植物人老公。谁知新婚夜植物人顾云深奇迹般的醒过来,从此沈月西的生活陷入了无尽的宠爱之中,她以为顾云深对她是真心的,谁知到头来才发现她就是个替代品。

《替嫁娇妻不好追》精彩片段

顾家。

走廊里一片昏暗,沈月西跟在林叔身后,走的小心翼翼。

她穿着鲜嫩柔和,皮肤白嫩,五官精致,跟这栋阴森的别墅显得格格不入。

“沈小姐是学医的,应该懂得如何照顾病人……”

“可是,我是产科医生……”

沈月西下意识反驳,触碰到林叔审视的眼神,声音弱了下来,继续跟着他走。

没一会,林叔的脚步停了下来。

沈月西抬头,面前是一间很大的房间,房门大开着,里面黑洞洞的,像是一只张开深渊巨口的野兽,能瞬间将她整个人吞没一样。

不知怎了,沈月西心头有些不安。

林叔冰冷的声音响起:“今天是你和少爷的洞房花烛,希望你能好好照顾少爷。”

“什么洞房花烛夜?!”沈月西大惊。

还没反应过来,整个人被推进房间,身后的大门“砰”地一声被关上。

她心里慌乱不堪,连忙扑上去拍门。

“你们是不是弄错了,我是过来照顾你家少爷没错,可我没说要嫁给他,和他订婚的是沈子璇,不是我!”

可是她怎么解释,大门都没开,反而传来上锁的声音。

“沈小姐,别开玩笑了,你父亲说你亲口同意这门亲事的。要不是少爷出事,以你私生女的身份,根本进不了我们顾家的大门。”

沈月西听到这些话,整个人如坠冰窖,一股凉气从脚底升腾起来。

她被沈慕江骗了!她的亲生父亲竟然设计她。

顾家是晋城第一大家族,顾云深更是晋城的天,身家数千亿,长相俊美,但这都是四个月前的事情了。

四个月前顾云深出了车祸,昏迷不醒,医生说再不醒来,可能这辈子他都会是植物人。

沈家确实和顾家有姻亲关系,但是和顾云深定亲的是沈家正牌大小姐沈子璇,而不是她这个十年前刚被接回来的私生女。

前几天沈慕江对她说,如果她能代替沈子璇去顾家照顾顾云深,十年的养育之恩就一笔勾销。

她做梦都想着脱离沈家,没多想就答应了。

原来一切都在这等着她啊。

时间一点一滴过去,沈月西慢慢冷静了下来。

这样也好,与其以后被沈家那群禽兽强制联姻,还不如借此正式脱离沈家。

想明白后,她打量着自己的“婚房”,房间空荡荡的,只有床边的仪器发出嘀嗒嘀嗒的声音,在昏暗的房间里有些渗人。

顾云深安静地躺在床上,只有胸口处有微弱的呼吸起伏。

沈月西看着他消瘦的身体,心中涌起一股怜意。

长大后,她远远见过一次顾云深,那时候他锋芒锐利,冷峻迫人,谁能想到他现在竟然会变成这样。

她深吸了一口气,从浴室里打了一盆热水。

顾云深四个月来一直躺在床上,为了防止他肌肉萎缩,必须每天帮他按摩肌肉,擦洗身体。

手底下皮肤虽然消瘦,但是肌理紧致,根本就不像是昏迷四个月的植物人。

按摩一遍肌肉后,沈月西准备帮他擦洗身体。

自出生以来,这还是她第一次这么直接触碰男人的身体。

顾云深现在昏迷着,但是他好歹也是个健全的男人。

沈月西脸颊微红,她压下心底的羞怯,一遍一遍暗示自己:他只是病人!他只是病人!

慢慢地剥去顾云深的衣服,硬着头皮擦完上身。

她闭着眼睛,颤抖地将手伸到他的裤腰处。

手指接触到顾云深紧致的腰线,她正准备一口气将裤子拉下去的时候,纤细的手腕突然被一只有力的大手握住了。

沈月西一惊,猛然抬头,对上了一双幽深如黑曜石的眼睛。

“你……是谁?”

许久没说话,顾云深的嗓音沙哑地不成样子,配着他过分消瘦苍白的脸庞,让沈月西一下子想到在暗夜里生活的吸血鬼。

手腕上的手掌收地很紧,刺骨的冰冷让沈月西猛然反应过来。

顾云深竟然醒了!!


顾云深醒来这个消息让整个顾宅都震惊了。

大半夜的,顾家灯火通明,身穿白大褂的医生忙碌地给顾云深做全身检查。

沈月西站在房门口还没从震惊中缓过来。

刚刚还对她冷漠的林叔,一张老脸笑成了一朵菊花。

“沈家人说你八字好,果然没错,少夫人真有福气,这才嫁过来第一天,我家少爷就醒了。”

呵,为了让她替嫁,沈慕江连这种鬼话都编得出来。

沈月西冷嗤了一声,随即心沉了下来。

现在顾云深醒了,如果知道她是替嫁,会不会把她赶回沈家?

想到这,她心口一紧。

不行,她好不容易离开沈家那个魔窟,这辈子都不会再回去了。

沈月西打定主意,待会如果顾云深让她离开,她就算撒泼滚打,也要死赖在顾家不走了。

过了一会,医生离开了,林叔从房间里出来,对沈月西说道:“少爷让你进去。”

沈月西手指收紧,满脸悲壮地走进房间。

顾云深不愧被称为晋城名媛最想嫁的男人,他的相貌一等一的好,身材高大又挺拔,此刻坐在床上,微微低着头,额发挡住了幽深眼眸,浑身透着一股疏离淡漠。

“您……您找我?”沈月西小心翼翼开口。

顾云深抬眼看向她:“马上收拾东西,滚回沈家!”

果然!

沈月西知道他会让自己离开,可没想到他竟然这么不留情面。

她笑容讪讪:“您在开什么玩笑……我们现在是夫妻,哪有新婚之夜就把新娘子赶回娘家的。”

“夫妻?新娘子?你也配!大女儿不想嫁了,竟然让一个私生女替嫁,肥水不流外人田,你们沈家倒是打得一手好算盘,嗯?”

顾云深眼神阴寒又冷厉,沈月西后背立刻出了一层冷汗,嘴里一句话都说不出来。

她强迫自己冷静下来,面色苍白,神色凄哀得看着他:“求求你不要赶我走,不然我爸爸不会放过我的……我是医生,你的身体需要还需要恢复,我保证一定会好好照顾你。”

沈月西长相精致漂亮,一双杏眼微红,泫然欲泣,楚楚可怜的样子,让人忍不住想将她抱进怀里一阵疼惜。

但是顾云深面无表情,丝毫不为所动:“顾家佣人多的是,我还用不着你来照顾。沈月西,我不是个好人,没有什么慈悲心肠,你这套对我没用。”

沈月西眼神一黯。

顾云深看她低垂着头,突然语气一转:“我是个生意人,奉行等价交换,除非你能拿出让我满意的东西来……”

沈月西一愣,她只是个小小的产科医生,爹不疼娘不在,没有权没有势,她有的,只剩下她自己了。

她心一沉,下定了决心,纤细的手指紧紧攥住领口:“顾云深,我什么都没有,我把自己给你。”

说完这句话,她闭着眼睛,细白的手指将衣服的扣子一点点解开。

沈月西皮肤白的透明,在灯光下闪着莹润的光泽,褪下最后一件衣服。

“我把自己给你,只要你能让我留在顾家,从此以后,我只属于你,你让我做什么都可以。”

她双手环住肩膀,青涩的身体害怕地颤抖,但是仍然倔强地看着他。

顾云深有些恍惚,这张精致的小脸和记忆中的那张脸刹那间有几分重合。

他眼神幽深,漫不经心地撇开眼睛,声音讽刺又薄凉:“沈月西,你明知道我现在是残废,什么都不能做。”

沈月西心里发冷,她已经做到这个地步,他还是要赶她出去。

突然,一件带着清凉气息的外套落在她身上,遮住她莹白的皮肤。

“穿上衣服出去,把林叔叫进来。”

沈月西呆呆地看着他,木然地把衣服穿好,正准备出去,突然被顾云深叫住:“我饿了。”

“啊?”她没有反应过来,迷茫地看着他。

“你不是说要好好照顾我吗?我饿了!”

沈月西猛然一喜,眼睛笑成月牙形:“你……你答应让我留下来了?”

顾云深面无表情:“你不想?”

沈月西一听,连忙小跑着去厨房给顾云深准备吃的,顺便叫林叔上楼。

看着她的背影消失,顾云深紧绷的身体突然放松下来,低头看了看自己的裤子,眼神晦暗不明。

刚刚他竟然对她起了反应,仅仅看了她的身体,就对她起了反应。

这怎么可能?

一定是他昏睡太久的缘故!

林叔推着轮椅进门,想起刚才沈月西披着少爷衣服的样子,脸上露出几分思索。

“少爷,少夫人看起来很眼熟,我总觉得在哪里见过她。”


顾云深手指颤了一下,突然眼神锐利地看过去:“谁准你叫她少夫人?”

林叔忍不住为沈月西说了几句话:“这个姑娘看起来很单纯,人又漂亮,性子也温和,比她姐姐好相处多了。”

“呵!”顾云深冷笑了一声:“看来这个女人还挺会收买人心,才来了一天,连你都为她说话了。”

林叔动作一僵,不敢再多说什么。

顾云深手臂撑住轮椅的把手,一个用力,身子就坐进了轮椅里,动作比正常人还要利落。

“沈月西替嫁这事他们知道吗?”

听见他发问,林叔连忙回道:“是二老爷出的主意,夫人也……同意了。”

“二叔?”顾云深手指轻点着把手,眼里情绪翻滚,良久冷嗤了一声:“我昏迷了四个月,他倒是有能耐了,竟敢对我的婚姻指手画脚。”

“二老爷趁您昏迷的时候,已经把底下小股东的股票都收购了,看着您没有醒来的迹象,公司好多人都站在他那边了。”

林叔说着,眉头越皱越深,四个月时间,公司发生太多变化了,现在局面对少爷很不利。

顾云深听着,面上没有一丝忧虑,嘴角甚至微微勾起:“看来我这二叔也不是个酒囊饭袋。”

但是他也不想想,顾云深是谁。当年顾云深父亲意外身亡,他年仅16岁就挑起了顾氏的大梁,将顾氏发展成国内数一数二的大集团。

这样的人怎么可能是顾二叔那个二世祖能比的。

顾云深手指动了动,轮椅向前滑去。

林叔愣住了:“您去哪?”

“去沐浴!”

顾云深头也不回,原本灼热还没消下去,他现在满脑子都是沈月西身子轻颤发抖的样子,身体紧绷地难受。

沈月西带着熬得香浓的粥回来的时候,顾云深披着浴袍坐在窗边,周身一股湿气,一看就是刚沐浴过的样子。

“顾先生,吃饭吧!”

林叔听见她的称呼愣了一下,看看顾云深又看看她,最后什么都没有说,默默退了出去。

顾云深看着桌上简单的一碗白粥,迟迟没有动筷子。

沈月西解释道:“你长久没有进食,白粥最好消化,还养胃,你尝尝,厨房熬了好久的。”

顾云深看了她一眼,这才低头慢慢喝了起来。

他动作优雅矜贵,沈月西看得有些入迷。

很快一碗粥见了底,顾云深用毛巾擦了擦手,突然看向沈月西:“按理说今天是我们的新婚夜……”

“是。”沈月西不由地紧张起来,他,他想干什么?不会是想和她……


网友评论

发表评论

您的评论需要经过审核才能显示

为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