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彩小说尽在A1阅读网!手机版

彩泥文学 > 武侠仙侠 > 娇妻是个戏精

娇妻是个戏精

我昨天洗澡了作者 著

武侠仙侠连载

听说帝都第一豪门宫家二少宫沐廷,向三流世家夏家提亲了。谁不知道夏家有个千金小姐是第一名媛,可谁也没有想到宫沐廷来到夏家竟是求娶不被人待见的老幺夏唯茜。

主角:夏唯茜,宫沐廷   更新:2022-09-14 12:17:00

在线阅读
分享到:

扫描二维码手机上阅读

男女主角分别是夏唯茜,宫沐廷 的武侠仙侠小说《娇妻是个戏精》,由网络作家“我昨天洗澡了作者”所著,讲述一系列精彩纷呈的故事,本站纯净无弹窗,精彩内容欢迎阅读!小说详情介绍:听说帝都第一豪门宫家二少宫沐廷,向三流世家夏家提亲了。谁不知道夏家有个千金小姐是第一名媛,可谁也没有想到宫沐廷来到夏家竟是求娶不被人待见的老幺夏唯茜。

《娇妻是个戏精》精彩片段

深夜,名城酒吧VIP包厢内。

一群即将毕业的学生在里面狂欢。

夏唯茜感觉自己实在喝了很多酒,身边的男神还一直在给她灌酒。

薄源佑今天怎么陪她喝了那么多酒!

简直要感动哭了!

“夏唯茜……你喝醉了吗?”男神还趴在她耳边,嘴唇就擦着她耳朵了,呼出的气息带着酒的香醇,美妙极其了啊!

她肯定是喝醉了!不然男神怎么会靠她那么近啊!

“我……”

还没说话。

男神靠她靠的更近了,手直接放到她的腿上。

夏唯茜闭上眼,简直做好了一切准备!

那么多年的梦想,这是要实现了的节奏吗!

她可是追了他四年!现在临毕业了,终于等来他的表白吗!她的好闺蜜连套套都给她准备好了!就等着男神来睡她!

想到这里,她简直被自己不要脸哭了!

“夏唯茜,你带套了吧!我看到你放到口袋里了!”薄源佑在她耳边轻轻地说,嘴唇从她耳朵几乎擦到她的脸上。

他看到了?!

算了!反正已经不要脸了!

“带了……”夏唯茜说的脸都红了,“我带了套……”

幸好灯光昏暗,还有酒精作用,总比以往来的更大胆些。

薄源佑轻笑着,扶住她的腰,“那我们出去吧……”

“好!”

今天毕业狂欢夜,她就是冲着狂欢来的!

已经眼睁睁看着一对对出去了。

终于要轮到她跟男神了吗!

薄源佑扶着她,让她完全靠在他的怀里。

借着昏暗的灯,糜-烂的音乐,简直就是肆无忌惮的绝佳机会!

原来男神身上还有青草香呢!

狂欢的同学路过,看到两人抱在一起,都是了然地走开。

到了无人的角落。

夏唯茜的心跳简直更快了。

“套呢!快给我!”薄源佑伸手要。

原来男神那么着急!

“那个……要在这里给吗?”她第一次,其实心里上准备好了,身体上没准备好啊!

总得找个房间吧!

“你怎么那么多废话!给不给啊!”薄源佑有些不耐烦。

“给!当然给了!”

“拿来啊!怎么还愣着!”

看到男神那么着急,夏唯茜却忍不住问:“薄源佑,你,你喜欢我吗?”

薄源佑明显愣住,“啊?你说什么?”

“我说,我喜欢你!你喜欢我吗!”夏唯茜再次大胆地表白出来。

都说女追男隔层纱,怎么她追了他四年,连个手都没牵到过!

薄源佑简直都好笑了,“喂!让你给个套而已!不用这样吧!你磨磨蹭蹭的,到底给不给?”

“当然给了!”夏唯茜立马拿出来给他。

薄源佑拿到套套,转身就要走的样子。

夏唯茜都准备迎接他的热wen了,见他要走,立马拉住他,“薄源佑!你去哪里啊!”

薄源佑还没说话,黑暗中走出一个女人,清纯的要死的学校校花,任一茹!

“佑!好了吗!”任一茹红着脸问。

薄源佑立马上前抱住她的腰,“避Yun套拿到了!我们快去包厢!!”

夏唯茜简直瞠目结舌!

啥!

从她这拿套,是为了跟别的女人上,床!

卧草!他只要套,不要她第一次!


想死……

“薄源佑!!”夏唯茜上前拦住两人。

她实在忍不住看了一眼任一茹。

平时可清纯了啊!

怎么也狂欢来着!还被她男神抱着!

“还有事?”薄源佑狐疑地问。

又抱着身边的校花紧了紧。

夏唯茜不甘心地看了一眼薄源佑手里的套。

“我只有一个!自己也要用!你去别处借吧!”夏唯茜伸手要回套。

闺蜜给她准备的套,怎么能便宜校花!

“有病吧你!你都借我了还拿回去!你找个带套的啊!”薄源佑直接推开她,抱着校花走,“一茹!我们快!”

校花任一茹一直红着脸,很不好意思的样子。

她却随身带着套!

夏唯茜望了一会儿天花板,越发觉得,恐怕在男神心里,她是很不要脸的!

可是都这么多年了,她也就不要脸了这一次而已!

望着薄源佑还没走远就抱着校花贴到墙上,一路亲-吻一路摸,然后去了洗手间。

恐怕今天洗手间都好热闹!

“你才有病!拿个套你至于往死灌我吗!”夏唯茜瘪嘴,气愤地大骂。

问题把她灌醉了,就为了个套!

草!她竟然给男神提供了一个套,让男神跟别的女人欢快去了!

夏唯茜回到包厢。

里面都没人了,就剩下她的好基友孟子腾。

孟子腾醉醺醺的,上来就抱住她,脑袋在她怀里蹭着,“唯唯……你那么快回来了!薄源佑速度太快了!太不chi久了!你太可怜了……”

夏唯茜推开他,直接把他踹了出去,“滚犊子!”

孟子腾直接被她踹远,趴在地上睡着了。

夏唯茜一个人坐在那不停地喝酒,喝得眼睛都花了。

起身踉跄地想出去。

薄源佑跟校花完事了吗?

一路找,一路她还高歌着网络歌曲:“你把我灌醉,却不跟我睡……”

大家同情的目光她是看不见了。

反正连方向都找不准了!

诶?这里是哪里啊!

黑漆漆的怎么都没人!

夏唯茜喝得完全迷糊,根本自己出了酒吧,到了后门的小巷都不知道。

“薄源佑……你可是我男神,你怎么能跟校花睡了!你明明都把我灌醉了……为什么不是我……”

趴在墙上,夏唯茜完全没有形象的哀嚎着。

“在那边!快!追!!”

“别让他跑了!快!!”

不远处有个男子踉跄地跑过来,身后还有十几个壮汉在追着。

夏唯茜踉跄地走着,猛然有人掐住她的腰,直接把她抵在冰冷的墙壁上。

她都没反应过来。

突然有人强势地攫住了她的唇。

捧住她的后脑,狂风骤雨地袭击了她。

夏唯茜一愣,脑袋里嗡嗡响。

努力睁开眼,看到了模糊的男人身影,小伙子好俊啊……

男神,是不是你回来了!!

不是薄源佑谁会来吻她!

一定是!

男人掐着她的腰,把她提起来,她抬腿就盘住了男人的腰身。

十几个黑衣大汉跑了过来,手里拿着刀,看一眼路边纠-缠的男女。

“走!!你们去那边!还有你!去那边!一定要把人追到!”大汉命令着。

剩下大汉一个人狐疑地盯着夏唯茜和那男人。

夏唯茜显然也注意到有人在看。

“看什么看啊!没见过打-野-战的!要不要一起上啊!”夏唯茜对着大汉就是一通吼。

想着薄源佑是跟校花完事了才来找她。

心里超级不痛快。

“真不要脸!”那大汉很是嫌弃,拿着刀直接跑开,似乎去追什么人。

“……”


夏唯茜冲着跑开的壮汉大吼,歇斯底里地发泄:“我追了他四年!连个手都没摸到!心酸不心酸!你懂个P!”

男人见几个杀手跑了,忍不住调侃:“追了四年都没睡成也是够丢脸。”

他本以为那些杀手还要纠-缠一整子,没想到眼前的女人一句话就把人吓跑了。

他倒是省事!

直接放开夏唯茜,看一眼那些杀手跑开的方向,男人准备离开。

顺便说了句:“借个吻而已!今天多谢!后会无期!”

刚转身。

原本跑开的杀手竟然又跑了回来。

宫沐廷凝眉,他中了他们的麻药,这时候硬拼他吃亏!药效还要一会儿才能解除!

回身就把夏唯茜提了起来,把她抵在墙上,再次吻住了她的嘴。

夏唯茜完全被吻得头晕目眩,到底什么情况了!

这是哪儿跟哪儿!还有薄源佑怎么吻着她不放!不是他风格啊!

难道是在做梦!不管了!

搂住他的脖子,她努力想要回吻他,哪怕不能跟男神发生什么,梦里面总可以肆无忌惮一点吧!

“呜……呜……”可是这梦好真实!完全就喘不过气来了。

再吻下去,要断气了啊!

宫沐廷掐着夏唯茜的腰,眼角能看到刚才被这女人吓跑的大汉一步步走过来了。

他眸子一眯,掐着她的腰,在她耳边低沉地说:“抱歉!陪我演出戏,以后一定补偿你!”

蒙的撩起她的衣服,撕开她的裤子。

夏唯茜整个人挂在他身上,喝得根本快不省人事了。

迷糊地睁开眼,看到不远处一个大汉慢慢走过来。

她抬手指着就骂:“看什么啊看!草!是要一起来吗!”

她正做梦呢!男神的唇很柔-软,她简直都不想醒来!

“不要脸!”大汉又骂了一句,发现的确没异常!

这要是过去打扰人家,确实也不地道!况且那女的看着可真彪悍!

“骂谁不要脸呢你!骂谁呢你!老子跟男神的事,你管的着吗你!”夏唯茜简直要跳下来指着他鼻子骂。

那大汉提着刀,跑的迅速。

这边没有异常,倒是有个耍酒疯的女人!

宫沐廷看着那杀手又被她给吓跑了,把她放下来,望着她,他唇角都忍不住带了笑。这女人是只有在她男神面前才温柔吧!在别人面前完全不顾形象!

扶额。他被她错认成别人,居然不恼怒!

她的衣服被他全部掀开。她满脸通红,靠在墙上软趴趴的,根本站都站不稳。

他一放开她,她就要跌地上了。

宫沐廷立马抱住她,夏唯茜整个人又软趴趴地跌在他身上,“呕”一口顺势吐了出来。

“……”宫沐廷恶心得浑身一个机灵。

“抱歉啊……好像弄脏了……我给你脱衣服……”夏唯茜伸手想去解开他的衬衣。

可是她完全站都站不稳,眼前都一圈圈的,什么都看不清。

伸手简直瞎子一样在替他解衣服,完全是一阵乱摸。

宫沐廷闷哼了一声,抓住她的手腕,“我自己来!!”

扣着她的手,只能脱了自己的衣服,健壮的胸肌暴-露。

低头就看到夏唯茜呵呵呵地笑,双手抚着他的胸肌,“薄源佑……你身材那么好啊……那么好的身材,便宜了那校花!”

“……”宫沐廷深吸口气,他知道这个女人不是故意的。

她在叫别人的名字!

“别闹!再闹就惹火了!”宫沐廷握住她的手,低沉地警告。

他低头看着她,她无辜地抬眼望着他,因为酒气,眼睛里水汪汪的。

那红扑扑的脸蛋满脸的无知,眼睛扑闪扑闪的,再加上她此刻的衣服早被他扒得半褪,白嫩的肌肤里带着粉红色。

该死的诱-人!

他的确想把她扔了,就这么离开!可这女人好歹也是救了他一命!就这么把她扔了,还不知道被哪个男人捡了去!

“算了,救我一命,还你一次。”


网友评论

发表评论

您的评论需要经过审核才能显示

为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