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彩小说尽在A1阅读网!手机版

彩泥文学 > 武侠仙侠 > 禁忌的爱

禁忌的爱

双囍作者 著

武侠仙侠连载

她深爱着的男人,竟是自己的姐夫,原来沈林朝自始至终都没有看上自己,宁愿妥协利益婚姻,也不同意和她在一起。可命运就是这样捉弄人,夏音音都决定收回自己的爱恋,默默的祝福男人,奈何这个时候她被人算计,和沈林朝发生了关系,打破了禁忌,终究是将她和沈林朝的命运仅仅的缠绕在一起。

主角:夏音音, 沈林朝   更新:2022-09-14 12:17:00

在线阅读
分享到:

扫描二维码手机上阅读

男女主角分别是夏音音, 沈林朝 的武侠仙侠小说《禁忌的爱》,由网络作家“双囍作者”所著,讲述一系列精彩纷呈的故事,本站纯净无弹窗,精彩内容欢迎阅读!小说详情介绍:她深爱着的男人,竟是自己的姐夫,原来沈林朝自始至终都没有看上自己,宁愿妥协利益婚姻,也不同意和她在一起。可命运就是这样捉弄人,夏音音都决定收回自己的爱恋,默默的祝福男人,奈何这个时候她被人算计,和沈林朝发生了关系,打破了禁忌,终究是将她和沈林朝的命运仅仅的缠绕在一起。

《禁忌的爱》精彩片段

夏音音站在包厢门外,正准备敲门,房门却突然打开,黑暗的房间内,伸出一只大手,下一刻便扼住她的脖子,将她强行拽进去。

包厢的大门,猝然紧闭。

“唔……放开我……救命……”夏音音魂飞魄散,拼命挣扎,可身体笨拙的她根本不是对手。

她怎么都没想到,姐姐打电话让她来夜总会送件大衣,还能遇到这么诡异的事情。

“敢给我下药,你找死!”黑暗中男人嗓音低沉沙哑,如同从地狱醒来的恶魔。

夏音音呼吸上不来,完全不明白那男人在说什么。

“就这么想被我上是吧?”男人的话语里充满浓浓的戾气,仿佛有什么疯狂的东西,随时要冲出来。

“唔,不要……”夏音音快要窒息,但男人的意思,她懂了。

即便不懂,男人手上的动作,也足以让她知道自己遇到了色狼!男人炙热的手,已经钻进了她的衣服,如毒蛇一般侵扰。

她拼命的挣扎,手中的皮草掉在地上。

“不要?这么费劲心思,现在说不要?晚了!”男人的理智渐渐散去,发狠的说完,猛得用力,剥落了怀中女人的衣物。

夏音音浑身泛凉,却怎么都不是那野蛮男人的对手,只是短短的几秒,就感觉身后有什么刺进她的身体。

“啊……”

如频死的灰鸟一般发出尖利的叫声,夏音音身体软绵绵的扑在包厢内的长桌上。

男人被药效激发出来的凶兽本能,终于找到了释放的出口,甘之若饴的进行着最原始的动作。

“畜生!”夏音音泪如雨下的咒骂,略微有些挣扎,引来的就是男人更汹涌的怒意。

最终,她只能忍受。

身体仿佛被利刃割开,血顺着大腿流下。

绝望和疼痛让她像个无助的幼兽,不停的摇着头,可身后的男人仿佛机械一般,一次一次撕裂她的身体。

疼……

生不如死。

整个昏暗的房间,只能听到男人粗重的喘息,和她越来越羸弱的气息。

就在夏音音如木偶一般疼到麻木,险些晕倒的时候,身后的男人全身一颤,那灼烧的温度烫得她再度清醒。

与此同时,她身后的男人仰天坐下,在沙发上静默了下去。

夏音音身上一轻,连看也不敢往后看一眼,颤抖着拽起长裤,慌不择路的往外跑,狼狈的逃出夜总会。

冬月的寒风暴雪,比来时更大了。

天寒地冻,夏音音拖着沉重的身体疲惫的走着,如同行尸走肉。

等回到夏家,已经凌晨。

她全身都是雪水,毛衣早已经结冰,冷的像冰块一般。

庆幸的是父亲和继母都睡了,没有人训斥她。

在浴室一遍又一遍的清洗身体,她虽然笨,但今晚发生了什么,她还是知道的。

她被一个陌生的男人,要去了身体!

曾经有无数的人嘲笑她,说她又丑又蠢,不可能有男人要,她也觉得这辈子恐怕要孤独终老。

可现实却给了她更沉重的一击,身子脏了,还不知道是谁弄脏的。

躲在被子里哭着了一夜,她正迷迷糊糊的睡着,房间的门被猛得推开。

“死胖子,让你给我送的皮草呢?想冻死我是吧?”刚从夜总会回来,满身酒气的夏诗晴,一脸跋扈的问道。

“我给你送了,可你不在……”夏音音赶忙收了眼泪,低头回道。

“那我的大衣呢,你放哪去了?”夏诗晴怒声问。

“丢,丢包厢里了……”夏音音顿时无比忐忑,只怪她逃走得太匆忙,弄丢了夏诗晴最喜欢的大衣,还不知道会被怎么对待。

啪!

“你知不知道那衣服几万块!”夏诗晴一巴掌扇过去,将夏音音本来就胖的脸打得更肿了。

反正她这个妹妹,一百六十多斤的体重,在家里就是个人肉沙包,打骂不还手,她心情不好,自然要多打几次出出气。

手机突兀响起,夏诗晴一看,是周森,顿时语气一变,温柔道,“周帅哥,怎么一大早想起我了?”

对面显然愣了一下,随即才说,“夏小姐,昨晚你的大衣落在三少的包厢,三少希望亲自见你一面,有些事情跟你谈谈。”

“三……三少要见我?”夏诗晴下意识的吞了口吐沫,声音轻颤的问。

这位周森,是沈家三少沈林朝的特助,光拿他号码,她就费了很多时间,当然,跟特助套近乎,不还是为了他身后的沈林朝。

燕京富人圈这些未婚女子,但凡心思活络点的,哪个不盯着沈家三少这块肥肉。

周森以为夏诗晴被吓到,“对于昨晚在包厢的事,三少真的很抱歉,请夏小姐一定要过来,三少希望同你私下解决。”

“我……我随时有时间。”夏诗晴还没搞清楚状况,可听到周森一直好言好语,心中已经隐隐有了猜测,却不敢多问,生怕露馅。

下午,果然周森就来接了夏诗晴过去。

一顿饭的功夫,夏诗晴如同做梦,没想到,沈家三少是要让她做自己的女朋友!

 


夏音音自从那晚的事后,每晚做噩梦,白天各种走神,精神状态差到极致。

而这些天来,更是各种反胃呕吐,折磨得她几乎死去。

她坚持不住了,跟父亲夏国海要钱,想去医院检查。

“你……不会是怀孕了吧?”继母吴春华在旁阴阳怪气的冒出一句。

夏国海砰的一声将筷子甩到餐桌上,“丢人现眼的东西,你是不是真的怀孕了,是哪个野男人的?”

“我不知道他是谁……”夏音音不知道自己是否怀了孕,可一听到野男人几个字,顿时想起那个恶魔一般的男人,结结巴巴的回复道。

夏国海本以为自己这女儿又蠢又笨,不可能发生怀孕的事,谁知,竟然是真的。

他猛得站起来一巴掌,就扇在夏音音肉嘟嘟的脸上。

脸上火辣辣的疼,眼泪在夏音音眼眶打转,无数委屈尽在喉中,却无从解释。

明明她是受伤害的那个,爸爸却根本不过问,只顾着打她!

“我怎么会生出你这么不知羞耻的东西!”夏国海愤怒的低吼。

外面都传说夏家有个蠢女儿,长得又丑又胖,害的他脸都丢尽,也罢,现在竟然还做出未婚先孕的事情,这要让外人知道,他还怎么做人?夏家还怎么在燕京立足?

“爸爸,是那个人喝醉了,我……”夏音音一看父亲发怒,试图把事情说清楚。

夏诗晴正好在旁,见这幅情景,心里咯噔一下。

死胖子不会真的怀孕了吧?那岂不是沈林朝的?

这些天,她已经清楚了来龙去脉,原来沈林朝找她做女朋友,正是因为将她误会成了那天晚上在包厢里睡了的女人。

她怎么可能错过这么好的机会,当即就承认了。

但她也清楚,真正被沈三少睡了的女人,是夏音音!

猪一样的胖子居然能跟三少上了床,她都快疯了,如果再怀上三少的孩子,那简直是天底下最大的笑话。

“王伯,将这个下贱东西给我赶出去!以后都不许她进门!就当我没这么个女儿!”夏国海气得差点心脏病发,暴跳如雷的说道。

“是,老爷。”王伯带着两个佣人上前,丝毫不留情面把夏音音拖向门外。

砰!

大门关上,发出巨大的声响。

夏音音拼命的拍打着夏家的铁门,可根本没有人理会她。

眼泪大颗大颗的滚落,人冻的瑟缩。

她不过18岁,怀了孕,没了家,她该去哪里?

“想回去吗?”就在夏音音懦弱的蹲在角落,以为自己要死在这个冬夜里时,一个熟悉的女声响起。

夏音音颤抖的抬头,便见夏诗晴看乞丐一般睥睨着她,来不及多想,慌忙对着夏诗晴点头。

“可以,不过你要答应我一件事。”夏诗晴说完,死死的盯着夏音音的肚子。

就在刚才,她忽然醒悟,这孩子应该是她的。

既然她已经代替夏音音成了三少那夜的女人,为什么不能代替夏音音成为三少孩子的母亲?

如果多一个孩子,她嫁入沈家,就多了一个制胜的筹码。

“什么事?”夏音音不知道夏诗晴是不是又要算计她,可她懦弱自卑惯了,这会又没有其他办法,抓住救命稻草般看着夏诗晴,冻得牙齿打颤的问。

“生下孩子后,把孩子给我。”夏诗晴说。

“不,不行!”夏音音捂住自己的小腹,本能的摇头。

“蠢货,你生下孩子,自己能养活吗,再说,你觉得爸爸会不会让你生下来?要么生下孩子给我,要么你跟孩子一块冻死,自己选!”夏诗晴看着眼前无用又丑陋的胖子,眼底满满的戾气。

“……好……”夏音音迟疑,觉得夏诗晴说得也有道理。

夏音音被夏诗晴带去孕检确定真的怀孕后,将她带到了租来的一个地下室。

在这里,肚子一天一天变大,而她的目光也越来越呆滞。

人生所有的期盼就是回家,前提却是生下肚子里那个强奸犯的孩子。

苦,像肝胆碎裂拧出的苦汁。

五月的时候,夏音音的肚子已经很大,加上本来的肥胖,行动不便,夏诗晴担心孩子出事,终于将她接了出来。

数月的地下生活,夏音音出来的时候身上散发着久处阴暗的霉臭味道,脸色苍白如鬼,夏诗晴嫌恶的捂着鼻子,“给你找了家私人医院,去待产,好好生下孩子,懂吗?”

夏音音木讷点头,就被扶上一辆面包车。

前面司机带着耳机边摇边晃的开车,突然前方出现一辆殡葬车,俨然失控……

“我靠,不要!”司机猛地抬头惊呼一声。

夏音音随着司机的声音望过去,便见一辆车子朝着他们冲过来。

嘭!

巨大的撞击声,让夏音音彻底失去了意识。

 


夏音音陷在一个盛大的梦境。

在梦里,她叫夏冉,变了样子,有窈窕的身姿,出众的能力,受人追捧,被人所爱。

人影穿梭,无数的画面一一晃过,仿佛度过了一生。

璀璨却又短暂的一生。

夏冉在最好的年华里,收获了属于自己的爱情,但没想到,几年后,却发现男友一直有外遇。

直到公司庆功宴上。

她在大屏幕放出了男友和美女下属在办公室里发生的十八禁的画面。

男友大受刺激,在慌乱中将夏冉推倒。

她脑袋摔在大理石台阶上,血瞬间流出……

那一刻,仿佛末日来临一般。

漫天盖地的血,涣散的眼睛,恐怖的场景,越来越近,仿佛要覆盖下来。

夏音音猛地睁开了眼,片刻后,眸中的画面,才逐渐清晰。

微微侧头,她看到周围,有几个忙碌的医生和护士,还有满脸不耐烦的夏诗晴。

“产妇醒了!”一个女护士大声说。

“快,让她赶紧生。”夏诗晴来了精神,凑过来。

两句人声彻底的将夏音音从混沌中拖回现实。

小腹传来的阵痛,更让她头脑快速的变得清醒。

这里是医院。

此刻,她正在手术台上,准备生产。

“你们干什么?”她虚弱的开口。

“蠢货,生孩子啊,你自己出车祸不要紧,差点害死孩子,既然醒了就赶紧给我生,别又闹出什么幺蛾子。”夏诗晴低骂。

夏音音愣住,原来,脑海里有关夏冉的一切,只是车祸后的一场梦。

梦终究散去。

困顿无力的现实摆在夏音音面前,她肚子里的孩子生不下来。

“用力生!打了那么多营养液,都喂了狗吗?”夏诗晴在旁催促,恶狠狠的说。

夏音音看了眼夏诗晴,眼里闪过一丝怒意。

“反了天了,你敢瞪我!”夏诗晴没想到夏音音竟然敢瞪自己,这可是从来没有过的事,又一巴掌打了过去。

夏音音也意识到自己似乎有问题,在家里对夏诗晴逆来顺受惯了,怎么就突然想发火呢。

从小到大,她从来没发过脾气,永远唯唯诺诺,懦弱无能。

医生心急火燎的说,“夏小姐,别打她了,孩子胎位不正,得剖腹。哎,这肥得跟头猪似的,真麻烦!”

夏音音咬唇,医生的羞辱言语,比夏诗晴的巴掌还伤人。

她的确很胖,体重超过一百五十斤,走在路上就仿佛是游走的肉球!

太多的人嘲讽她,拿她当玩笑,但她早已习以为常,近乎麻木。

可刚才,医生的讥讽,让她浑身的毛孔都张开,血冲到脑门里,她看向旁边推车上的手术刀。

如果她可以站起来,她会毫不犹豫的一刀刺烂医生的嘴。

“不过她体型太胖,缝合上很困难,这意味着剖了很可能危及大人安全,家属得补签一个字。”医生赶忙补充道,她可不想担责任。

“没事,人死了,不会让你们中心负责,不过,小孩一定要保住!”夏诗晴冷血的说。

夏音音直直的盯着夏诗晴,这女人的心肠真够歹毒的,全然没把她当人。

只是,为什么夏诗晴会那么在意孩子?她想拿孩子干嘛?

来不及多想,小腹突然一痛,手术刀在她的肌肤上划开一道口子。

疼……

漫长的手术开始。

夏音音反反复复的在生死间挣扎,如遭受凌迟般,全身被冷汗打湿,长发黏在脸颊,直到一声嘹亮的哭声响彻产房。

“生了生了,男孩,五斤一两!”医生确定是男孩,称了体重交给夏晚晴,夏晚晴满脸笑容,抱着孩子走了。

“别把孩子带走,那是我的孩子……”夏音音虚弱的呢喃,视线却很快变得模糊,再次陷入昏厥。

等她再醒来,已是深夜。

全身动弹不得,每一处皮肉都在疼,疼到让夏音音绝望,真想一死了之。

可她似乎听到一个美丽的女人,附身在她耳边低语。

要活下去。

要让那些垃圾一般的恶人,也尝尝绝望的滋味。

对,要活下去。

半个月后,夏音音仿佛从地狱爬出来,吃尽了苦头,却凭借着强大的毅力,实现了康复,可以下床自由行走。

在卫生间,她掀起病号服,第一次,看到了腹部的伤疤。

那伤疤像一条蜈蚣蜿蜒的趴在她凸起的肚皮上,丑陋又可怖。

看着这臃肿又丑陋的身体,夏音音竟比任何时候都厌恶。

“如果我瘦下来,会漂亮吗?”莫名的,她产生了这样的念头。

而这个念头,以前从没有过。

据医院的人说,他们撞到的车是一辆运尸车,里面的尸体是一名年轻女设计师,名字就叫夏冉。

难不成是对方在自己身上回魂?

夏音音摇了摇头,这肯定只是巧合,毕竟,她只是依稀的记得夏冉的一些事,而关于自己身为夏音音的记忆,她都记得。

摸着肚子上的伤疤,她想去看看儿子,母子连心,让她感到焦虑。

可从她躺在床上到下床,时间过去大半月,孩子会被抱去哪呢?

 


网友评论

发表评论

您的评论需要经过审核才能显示

为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