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彩小说尽在A1阅读网!手机版

彩泥文学 > 武侠仙侠 > 下山历练从退婚开始

下山历练从退婚开始

造梦师作者 著

武侠仙侠连载

古羽和老道师父在山上修行多年,如今终于成为一名绝世高手,却被师父逼着下山结婚……习惯了山上自由自在的散漫生活,古羽还真不想过早踏入被束缚的婚姻生活,奈何师命难违,他明着答应,却想暗中下山退婚。

主角:古羽,沈欣瑶   更新:2022-09-14 12:18:00

在线阅读
分享到:

扫描二维码手机上阅读

男女主角分别是古羽,沈欣瑶 的武侠仙侠小说《下山历练从退婚开始》,由网络作家“造梦师作者”所著,讲述一系列精彩纷呈的故事,本站纯净无弹窗,精彩内容欢迎阅读!小说详情介绍:古羽和老道师父在山上修行多年,如今终于成为一名绝世高手,却被师父逼着下山结婚……习惯了山上自由自在的散漫生活,古羽还真不想过早踏入被束缚的婚姻生活,奈何师命难违,他明着答应,却想暗中下山退婚。

《下山历练从退婚开始》精彩片段

“老头子,这是什么玩意?”

隐龙山巅,一个二十出头的小伙子蹲在地上,把玩着一串玉珠手链,脸上满是疑惑。

手链上有九枚玉珠,通体洁白,更令人啧啧称奇的是,每颗玉珠上都用古纂镌刻着人名和地点,浑然天成。

在这小伙子面前站着一个身着粗布长衫的老头,发须皆白,双目若星,看上去颇有些仙风道骨的模样。

不过老道却抓着一个刚啃了几口的烧鸡,手上满是油渍,破坏了他那正气凛然的形象。

“为师当年......欠了些人情,给你订了几桩婚事,这次你下山,帮为师将人情还了吧!”

古羽炸了毛,起身愤愤说道:“你欠了人情凭什么让我去还?我跟山下王屠夫家的小红说好了,过两年就娶她,你这简直就是棒打鸳鸯!”

“呸!没出息的东西,王屠夫那闺女都快一百八十斤了,你看上她那身肥膘了?”

老道恨铁不成钢的对着古羽屁股踹了一脚。

“老子给你订下的这几桩婚事,各个是绝世美女,哪个都比王屠夫他闺女漂亮一百倍,你少跟我废话,立刻滚下山去!”

用力在烧鸡上咬了一口,但老道身旁却刮起了一道无形的罡风,呼啸着卷向了古羽。

“老家伙,你......你给我等着,老子这就退婚去!我跟小红可是真心的,把她娶了,以后我也能天天吃烧鸡!”

古羽很忌惮那罡风,撒腿就往山下跑。

“兔崽子,离开隐龙山,你就知道外面的好了!”

罡风消散,看着古羽的背影,老道撇了下嘴,照着鸡屁股又咬了一口。

“轰!”

大约过了有盏茶时间,隐龙山巅忽然传来了一道震耳欲聋的巨响,紧跟着一条五爪金龙腾空而起。

熠熠金光下,龙吟声响彻天际......

“什么?隐龙山有金龙现世?快通知主上,雏龙可能下山了!”

大夏国最大的杀手组织,一时间人人自危。

“雏龙下山了,快联系在国外的大小姐,让她立刻回来!”

大夏国的顶尖豪门,家主满脸激动的对手下吩咐道。

“那老家伙的弟子下山了?这可不是个好消息啊!”

远在千里之外的青云山中,一个年过半百的老者皱起了眉头,身子一晃,鬼魅般的消失在了原地。

“江城,沈欣瑶!名字还不错,不知道有没有小红好看......”

两天后,古羽站在繁华的江城商业中心,看着手中仅剩的几个钢镚,眉头深深皱了起来。

“就剩下三块钱了,晚饭是吃不上了,先找个地方迁就一夜吧!”

四周看了看,古羽走向了不远处的小巷,找了个干净点的地方准备坐下休息会,可数米开外忽然亮起了灯光。

一扇木门被推开,从里面走出了一个拎着手包的美女。

美女高跟鞋,半步裙,修长的玉腿在昏黄的灯光下格外晃眼,前凸后翘的身材更是火辣到了极点。

只不过她身上一股酒味,扶着门摇摇晃晃的,仿佛随时都会摔倒一般。

见对方站立不稳,古羽连忙起身,健步上前一把扶住了她。

“救......救我!”

女生面颊通红,双目含春,抬眼看向古羽,水汪汪的大眼睛满是恳求之色。

古羽心中一动,伸出两指搭在了怀中美女的脉搏上。

“被人下药了啊!”

“姑娘,需要帮忙吗?”

古羽伸手拦住了这美女的柳腰,可对方却从手包里面拿出几张百元大钞塞给了他。

“送我去......尚城公馆!”

“喂!你刚才说去哪里啊?我刚来江城,不知道路啊!”

可这美女身子一软,无力的靠在了古羽的怀中,双眼失神,已经说不出话来了。

几分钟后,古羽背着这美女来到了一家小旅馆内,开好了房间,让服务员送来了一盆热水。

“普通的催情蒙汗药,这美女怕是被人惦记上了啊。”

看着床上的美女,古羽慢慢解开了她的衣服,用湿毛巾先将把她身体擦拭了一遍。

随后古羽在床边坐定,伸出两指轻轻摁压美女脑后的一处穴位,目光也打量起了这婀娜的玉体。

这美女长得非常漂亮,跟古羽年纪相仿,青眉如黛,口若朱丹,肌肤似雪,长发如瀑。

面容精致,身材曼妙,尤其是胸前那傲人的双峰,在内衣的包裹下呼之欲出!

修长笔直的玉腿,更让人想入非非。

“热......”

美女呢喃了一声,伸手去解自己内衣。

古羽见状,赶忙摁住了她的小手,唏嘘道:“美女,你这诱惑太大了,我怕自己把持不住啊!”

努力平复下自己思绪,目光从那曼妙的玉体上移开,古羽伸手轻轻摁压对方胸前的几处穴位,过了有半分钟,这美女总算安静了,红扑扑的小脸也恢复了正常颜色。

第二天大清早,古羽正靠着床头打盹呢,一声刺耳的尖叫打破了房间的安静。

随后古羽只觉得自己肩膀一痛,身子重重的摔在了地板上......

“臭流氓!你......你对我做了什么?”

苏雪烟满脸紧张的用被子裹着身体,靠在床头双眼含泪,那楚楚可怜的样子,是个男人看见都会心软。

一肚子火的古羽起身本想争辩几句,可看到苏雪烟那梨花带雨的模样,到嘴边的话又咽进了肚子里。

“我对你做了什么?昨夜的事你都忘了?”

古羽抓了抓乱糟糟的头发,一脸郁闷想要在床边坐下,可苏雪烟警惕的盯着他,赶忙用枕头护住了胸口。

“昨天你被人下了药,在小胡同里被我碰上了,出于好心......小爷我用失传已久的推血过宫按摩手法救了你!”

“你,你往哪看呢?”见古羽目光落在了自己的脚踝上,苏雪烟赶忙缩了缩腿。

“臭流氓,我的衣服是你脱的?”

轻咬着嘴唇沉默了片刻,苏雪烟拉开被子朝自己身上看了一眼,又羞又气的质问道。

“不错!推血过宫需要摁压你的穴道,所以我就......”

古羽话还没说完,苏雪烟猛地将枕头砸了过来。

“大姐,我可是你的救命恩人,你就这么报恩的?”

古羽脑袋一偏,躲过了枕头。

“我......我从小到大,手都没被男人碰过!”苏雪烟双眼冒火,杏目圆睁,好像随时要扑上来咬古羽两口。

“那可怨不得我,昨天夜里是你主动撞我怀里的!”


苏雪烟咬着嘴唇垂下了头,肩膀一颤一颤的像是在小声啜泣,古羽叹了口气道:“美女,我只是帮你将体内的蒙汗药逼出来而已,真没做什么。”

苏雪烟虽然很漂亮,但古羽这次下山可不是为了沾花惹草的。

“你......你是个医生?”

过了好大一会,苏雪烟才慢慢抬起头,擦了擦眼角的泪痕问道。

“嗯!我看你舌苔发白,眼底有血丝,一定是患有体虚之症吧?”

来到床边,古羽拿起外套递给了苏雪烟。

“这你都看的出来?”苏雪烟稍稍一愣,顿时瞪大了眼睛。

她自小就患有体虚之症,常年服用药物,可外人根本不知道。

面前这个臭小子一眼能看出自己病症,苏雪烟自然是异常震惊。

古羽咧嘴一笑,悠悠说道:“昨天给你把脉发现的,小爷我仁心济世,医术无双......”

“我给你开副方子,按时服药,保管你三个月内彻底康复!”

初来江城,没钱可不行,这美女出手大方,古羽想赚点饭钱跟回去的路费。

苏雪烟半信半疑的审视着古羽,秀眉微皱,试探着问道:“你不会是蒙我的吧?瞧你这打扮,不像是医生啊。”

古羽不屑的撇了下嘴,没好气的说道:“我好心给你医病,你却以貌取人,多少人求我治病,我还一定答应呢。”

苏雪烟张了张嘴,脸上闪过了一抹尴尬之色。

“如果真对我的病有效,以后我自有重谢!若你是骗我的......只要你还在江城,姑奶奶我就算掘地三尺,也要将你找出来!”

古羽耸了耸肩,转身来到桌边,找出纸笔写下一张方子,转头道:“记得按时服用,一周之后就会见效了。”

“喂,你叫什么?以后我怎么找你?”

苏雪烟本想跳下床去拉住古羽,可掀开了被子,身上一凉,她又红着脸将自己裹在被子内。

“我叫古羽,后会有期!”

担心这小丫头缠上自己,古羽本想转身离开,可走出两米远又停下了脚步。

“那个......你知道沈家在哪吗?”

“沈家?江城姓沈的可不少,你找谁啊?”苏雪烟的眨动着好奇的大眼睛疑声问道。

“沈欣瑶,她是沈家大小姐,也是我未婚妻,我来江城是找让她退婚的。”

“扑哧!”

苏雪烟上下将古羽打量了一遍,掩嘴笑了起来。

沈欣瑶她不但认识,两人还是一起长大的闺蜜。

偌大的江城追求沈欣瑶的男人大排长龙,可她从没听说过沈家大小姐有婚约在身。

“在岚辰湾,八号别墅!那里住的都是非富即贵的大人物,一般人可进不去!”

古羽撇了下嘴,漫不经心的回道:“我是去退婚的,沈家的人还能把我挡在门外不成?”

看着古羽离开的背影,苏雪烟张了张嘴,到嘴边的一句谢谢,最终还是没能说出口......

出了宾馆,摸出口袋内剩下的几张百元大钞点了点,古羽径直走向了不远处的一辆出租车。

“去岚辰湾!”

岚辰湾位于西郊,毗邻湿地公园,背靠江城的云阳湖,是出了名的富人区。

里面一共十八栋别墅,最便宜的一套也要上千万,沈家就位于其中。

二十多分钟后,车子缓缓停在了岚辰湾别墅区的大门前,古羽结了车费,在司机那好奇的目光下,神色轻松的走向了大门。

“站住,你是干什么的?知道这是什么地方吗就往里闯?”

一个身着制服的保安快步来到古羽身边,皱着眉头上下打量着他,一脸不爽的询问道。

“我是来找沈家大小姐退婚的,她住在你们这的八号别墅。”

“就你?还来找沈家大小姐退婚?”

那保安不屑的撇了下嘴,招了招手叫来了不远处的几个同伴。

“你也不撒泡尿看看自己什么德行,我们在这里做保安都好几年了,从没听说过沈小姐有婚约在身!”

“小子,哪来的回哪去吧,瞧你这身打扮,也不像是什么豪门阔少,沈小姐岂能看得上你?”

“这里是岚辰湾,里面的住户都是江城的商界名流,我看你小子是想找借口混进去偷东西吧?”

几个保安根本不把古羽当回事,挡在大门前,戏谑的嘲讽道。

古羽眉头微皱,面色有些难看的回道:“麻烦联系一下沈家的人,就说隐龙山黄老道的弟子来了,他们自然会派人来接我!”

“滚一边去,我们哥几个可没时间在这听你啰嗦!”

“还帮你联系沈家的人......你算哪根葱啊?再不走,一会有你好看的!”

“一身的地摊货,来这找我们哥几个开涮,我看你小子就是找揍。”

几个保安出言不逊,古羽面色逐渐转冷,一把将面前两人推开,想要硬闯进去。

可这几个保安见古羽竟然敢动手,纷纷抽出了随身携带的塑胶警棍,将其围在了中间。

古羽身子一顿,见对方朝自己抡起了手中的家伙,眼中猛地迸射出一抹寒光......

短短的数秒钟时间,四名保安全被放倒在地,古羽却站在那像是根本没动过一样。

几个保安忍着疼痛想要从地上爬起来,可远处驶来的一辆汽车,缓缓停在了他们身旁,车窗摇下,一个中年男子面色冰冷的探出了头。

“发生什么事了?”

男子四十多岁,鼻梁上架着一副金边眼镜,但说话时候却有种不怒自威的气势,一看就是那种久居高位之人。

“沈......沈先生!这小子说是来找欣瑶小姐的,我们拦着不让进,他还动手打人。”

古羽疑惑的转头,朝车内那男子看了一眼,缓步走了过来。

副驾驶位置上的一个西装大汉见状,连忙下了车,警惕的盯着古羽,摆出了一副随时要动手的架势。

“找欣瑶的?你是欣瑶的朋友?”沈振南疑惑的打量着古羽问道。

“我是隐龙山黄老道的弟子,来江城找沈欣瑶退婚的!”古羽如实回道。

车内的沈振南听到这话,不由得愣了下,赶忙推开了车门,像是变了个人一样,客气的询问道:“您是......古先生?”

前天他就收到了消息,说隐龙山巅有金龙现世,雏龙已经下山了。

“我叫古羽!”

“古先生您好,我是欣瑶的父亲,沈振南!不知您大驾光临,有失远迎,望您恕罪!”


刚刚从地上爬起来的几个保安傻眼了,堂堂沈家的掌舵者,竟然会对一个二十出头的小崽子如此客气,今天太阳是从西边出来的吗?

坐上了沈振南的车,很快来到了一座气派的别墅大门前,几个守在外面的保镖慌忙上前替古羽他们拉开了车门。

“古先生,里面请!”

古羽打量着那气派的别墅,摆了摆手道:“沈先生,我这次来江城,主要是找你家闺女退婚的。”

“古先生,家母今早犯了病,您进去稍坐一会,婚约的事情咱们慢慢谈......”

沈振南如此客气,古羽不忍拒绝,叹了口气跟着他进了别墅大门。

让佣人给古羽端来一杯茶水,沈振南着急忙慌的走进了一楼挨着花园的房间。

古羽心中好奇,抿了两口清茶,起身来到了那房间门口,还没进去呢,一股刺鼻的中药味扑面而来,古羽身子都没站稳,一道靓丽的身影撞进了他的怀中。

“你谁啊?站这干嘛呢?”

看着面前如花似玉的美女,古羽不自觉的咽了口唾沫,暗自腹诽道:“这小丫头长得好标致啊,就是屁股有点小,听张屠户说屁股小的女人生不出儿子来......”

“欣瑶,不得无礼!这位是古先生,隐龙山来的!”

沈振南呵斥道。

沈欣瑶眉头皱了下,撇了撇嘴,侧开身子快步走了出去。

古羽转头看着她的背影,小声嘟囔道:“这个就是沈欣瑶啊,模样虽然漂亮,但脾气不怎么好啊!”

房间内,沈振南端坐在床边,手里还端着一个正冒热气的药碗。

一个老妇人紧闭着双眼在床上躺着,面色苍白,嘴唇发青,古羽还注意到在她手腕上竟然有处肉眼难以分辨的淤青。

“老人家病入肺腑,服药恐怕一时间难以见效啊。”

沈振南诧异的转头,手上的动作也停了下来,旋即暗自苦笑,隐龙山上那位黄老道可是出了名的神医,他教出来的弟子,医术自然不凡!

“你懂医术吗?”

身后脚步声响起,一个西装革履的年轻人缓步走了过来,手中还提着两个精美的盒子。

“沈叔,听说老太太又发病了,这是晚辈的一点心意。”年轻人走进了房间,将盒子放上桌。

“嗯,你有心了!”沈振南似乎不怎么待见这个年轻人,只是微微点了下头。

“老太太气有淤堵,腕处泛青,乃需在神庭,梁门,华盖三穴下针!一能通经脉,二可舒胸气!温药以辅之,日渐可愈!”

沈振南眼睛一亮,赶忙起身关切的问道:“古先生,可否出手救家母一命?”

古羽缓步来到房间,将茶杯放下,伸出两指先给老太太诊了下脉。

“让人帮我拿几根银针来!”

“沈叔,这小子年纪轻轻,对医术应该也只是略懂些皮毛而已,让他给老太太诊病,万一有什么闪失......”

年轻人皱了皱眉,看向古羽的目光中充满了质疑。

可沈振南摆手打断了他的话,吩咐佣人赶忙拿来了一盒银针。

端坐在床边给银针消了毒,古羽出手如电,连续用三根银针刺入老太太胸口的不同穴位。

手指轻轻捻动银针尾部,不过片刻时间,昏迷不醒的老太太竟然轻咳了起来......

沈振南心中一喜,长长的松了口气,有黄老道的弟子出手,老太太性命无忧了。

十多分钟后,见病人面色恢复了正常,呼吸也平稳了许多,古羽这才将银针一一抽出。

“没问题了,我开一副方子,让老太太按时服药,以后应该不会再发病了!”

“多谢,多谢古先生!”沈振南激动的连忙弯腰施礼,不远处站着的那年轻人却傻眼了......

“江城不少名医都来给沈家老太太医过病,可从没人敢说的如此自信,这小子是什么来头?医术竟然如此了得!”

年轻人上下打量着古羽,眼中尽是疑惑之色。

三人回到客厅,刚才离开的沈欣瑶拿着一条热毛巾走了进来,朝不远处的房间内看了看,疑声问道:“爸,奶奶的情况怎么样了?”

“已经没事了!欣瑶,这位是古先生,医术了得,刚才多亏了他啊。”

带着自己女儿来到古羽身前,沈振南客气的说道:“古先生,我来给您介绍下,这位就是我女儿沈欣瑶!”

“我知道,这次我来江城,主要是想跟您谈一下婚约的事。”

古羽话说了一半,沈欣瑶顿时皱起了眉,不满的问道:“什么婚约?”

“咱俩的婚约啊!”

“呸,你这个臭流氓!谁和你有婚约?”

沈欣瑶急了,自己刚刚工作没两年呢,平时异性朋友都没几个,今天也是第一次跟古羽见面,怎么会和他有婚约?

“欣瑶,不得无礼!”沈振南板着脸训道。

隐龙山黄老道的弟子,那可是人中龙凤吗,俗世豪门当中,不知道有多少千金小姐想要跟他的缔结姻缘呢,自己闺女竟然还瞧不上人家......

“沈叔啊,您看这小子一身的地摊货,显然家世也不怎么样,虽然懂点医术,可未必是值得托付之人!”

“欣瑶是我们江城鼎鼎有名的大美女,您将她许配给这么一个土鳖,不是把鲜花插在牛粪上了吗?”

沈振南心中暗骂,“臭小子,我们沈家的事什么时候轮到你插嘴了?也不看看自己什么德行,就你也配追求我闺女?”

陈鹏家世不错,他老爹跟沈振南也有几十年交情了,两家倒算得上是门当户对。

可在沈振南看来,陈鹏这小子跟那些纨绔子弟一个德行,只会靠家中的势力在外面臭显摆。

这种人别说跟古羽相比了,就算是给人家提鞋都不配!

江城这些富家公子哥没一个上的了台面的,自己闺女如此美貌,跟古羽才是天造地设的一对。

沈欣瑶翻了翻眼皮,没好气的撇着嘴瞪了陈鹏一眼。

古羽却郁闷了,暗自腹诽道:“老子来江城是退婚的,你们能不能等我把话说完?对面坐着的这兔崽子也敢笑话我,一会得给他点颜色瞧瞧才行。”


章节在线阅读

网友评论

发表评论

您的评论需要经过审核才能显示

为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