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彩小说尽在A1阅读网!手机版

彩泥文学 > 武侠仙侠 > 一梦回到98年

一梦回到98年

晴天作者 著

武侠仙侠连载

前世在商圈混迹多年,历经磨难,才有了如今的飞黄腾达,不想一场梦惊醒,秦川发现自己竟重生回到98年。这一年他的家人们都还健在,自己暗恋多年的女神也还没有嫁人,更重要的是超级大风口好整以待,秦川知道自己必须抓住这个机会,重铸辉煌人生。

主角:秦川,杨紫陌   更新:2022-09-14 12:18:00

在线阅读
分享到:

扫描二维码手机上阅读

男女主角分别是秦川,杨紫陌 的武侠仙侠小说《一梦回到98年》,由网络作家“晴天作者”所著,讲述一系列精彩纷呈的故事,本站纯净无弹窗,精彩内容欢迎阅读!小说详情介绍:前世在商圈混迹多年,历经磨难,才有了如今的飞黄腾达,不想一场梦惊醒,秦川发现自己竟重生回到98年。这一年他的家人们都还健在,自己暗恋多年的女神也还没有嫁人,更重要的是超级大风口好整以待,秦川知道自己必须抓住这个机会,重铸辉煌人生。

《一梦回到98年》精彩片段

厚厚的积雪,覆盖了山间田野。

袅袅炊烟从一户户人家烟囱里冒出,伴随着还有饭香的味道。

清晨,刚刚雪停,村里的每家每户都有人正勤快的扫雪,清理道路。

带有节奏的扫帚声‘刺啦刺啦’,犹如这世上最美妙的音乐符号;积雪厚厚的田野上有孩童再玩耍,一声声鞭炮声回荡在幽静的乡村上空。

土砌的墙壁上,贴着鲜艳火红色的大对联,彰显着节日的喜气。

老旧的土瓦房内,秦川神色懵逼,直勾勾盯着墙上的挂历。

1998年1月29日,大年初二!

再三确定后,秦川发现自己真的重生了,一梦回到了二十多年前,他的神色难掩激动。

回想起自己的上一世,秦川满是唏嘘与感慨。

上一辈子,他的人生经历堪称是波荡起伏。

虽然最后侥幸成功了,已经是一家连锁家具店的大老板,身价上亿,享受着无数人的艳羡和掌声,可每当夜深人静的时候,他却一直用酒精来麻醉自己。

因为曾经有太多的遗憾,让他刻骨铭心,始终无法忘怀!

比如自己的父母,比如自己错过的红颜知己……比如自己的两个哥哥……

秦川曾多次想着如果时间能够倒流多好,这样他就不会留下那么多遗憾,不至于变成孤家寡人一个。

没想到一觉醒来,却发现自己真的重生了,重新回到了1998年,一个让他无法忘怀的岁月。

带着无法克制的喜悦,秦川跑到了镜子前,看着里面的自己。

镜子里浮现出一个浓眉大眼的活力青年,带着几分小帅气,果真和以前一模一样。

“感谢老天爷!”

秦川兴奋的手足舞蹈,

“小川,你呆在屋子里干嘛,别人家都在扫雪,你还不赶紧出来和你爸你哥他们一起干活!”

外面传来母亲姜翠华的声音。

“扫完雪后也好吃饭!”

“来了!”

秦川兴奋的答应一声,推门走了出去。

映眼所及,整个村子漫山遍野都是白色的银装,蓝天白云,阳光和煦,空气中满是清新的气息,让人神清气爽。

老秦家,所住的地方是位于北方的一个小农村,名字叫南阳村。

秦川上面有两个哥哥,没有姑娘,一家子都是木工。

父亲和哥哥们都是一边务农一边做着一些零碎的木工活,就现在来说,在村子里日子还算是凑合,属于稍微好一点条件的。

大哥秦阳已经成家,二哥秦刚则从小调皮捣蛋,属于那种典型的混世魔王,很让人头疼。

“老三!”

院子外面忽然传来一道声音,秦川抬起头,就看到一个肤色黝黑,身材魁梧的青年拿着铁锹走进来。

身后还跟着一个右手打着石膏,用一条白布挂在胸口的中年男人。

这两个人就是秦川的父亲秦树人和大哥秦阳了。

“爸!你的胳膊……”

秦川突然怔住,目光直勾勾盯着父亲秦树人绑着石膏的手臂,随后一段尘封已久的记忆也随之喷薄而出,让他紧紧握住拳头。

还是重生晚了一步啊!!

他想起来了,就在年前也就是97年腊月的时候,自己家发生了一件改变所有人命运的大事。

年前,父亲秦树人揽了一个不错的活计,给村长家做一套全屋的家具,大到门窗、箱子、床铺,小到桌椅板凳统统包括在内。

原本这对于老秦家来说是一件大好事,能够赚不少钱改善家里,没想到,就在几天前意外发生了!

大晚上的,村长家新房子突然着火,不仅烧坏了很多家具,还把赶过去救火的父亲也烧伤了,胳膊非常厉害,身上也有多处烫伤。

从此,秦家所有人的命运彻底改变,他们需要面临来自村长家的大额赔偿费,还有秦树人随时需要治疗烧伤的昂贵医药费。

这让原本富裕的一家,眨眼间就变成村里最贫困潦倒的一家。

当时,为了村长家的赔偿费,还有父亲秦树人的医药费,秦川兄弟三人,以及老母亲,迫不不得已开始了外出打工路。

如果没有出去,就不会发生后面的那些事,一家人阴阳相隔!

直至很多年以后,再一次偶然的机会下方才得知,那一次村长家的大火,其实是有人黑了心眼故意为之,可一切都晚了……

回忆起以前的种种,秦川的眼眶早已经湿润,既然他如今重生归来,那绝对会改变一家人的命运。

让作恶者,得到应有的惩罚!

“傻小子,老子我没事!”

秦树人注意到了秦川发红的眼睛,以为对方是担心他的伤势,马上咧起嘴安慰道。

“区区扫雪,我一只手也能干的!”

“姓秦的,既然你这么有能力,那倒是赶紧把我家那烂摊子给弄好啊!”

就在秦树人话音还未落下的时候,道路的拐角处,突然走来几个男人,他们踩着雪,发出‘咯吱咯吱’的声响,来势汹汹。

突如其来的变化,使得秦家父子连忙转头,等看清楚来人后,一个个脸色顿变。

秦树人更是满脸惶恐,哆嗦着嘴唇,喊了声:“村……村长!”

来人不是别人,正是南阳村最有权利也是最有钱的村长一家子。

同时也是秦家现在最怕遇到的人,因为那场大火烧的正是人家的东西。

现在村长熊连山一家子,绝对是老秦家的最大债主,谈之色变的存在。

跟随熊连山来的,还有对方两个儿子,各个虎背熊腰,满脸凶气。

“树人啊,这年也过了,该谈谈我们之间的赔偿问题了吧!”

村长熊连山满脸阴沉,一副兴师问罪的模样。

“我一直都认为你是一个不错的人,老实忠厚,干活也细心,所以才把我儿子新房的家具修理全权交给你,对你可谓是给予了厚望!”

“没想到,你却给我整出这么一个幺蛾子,一场大火烧坏了一切,差点连房子都烧没了!”

“现在我儿子婚事近在眼前,剩下不到两个月了,如果新房子家具弄不好,这个婚怕就结不成了,你让我堂堂熊连山的脸往哪搁!”

面对熊连山的质问,秦树人满脸卑微与愧疚,不停地低头哈腰道歉。

“对不起!真的很对不起!这一切都是我的责任!”

“是我让大家失望了!”

“老东西,对不起顶个屁用啊,你一声对不起能让烧坏的家具恢复原样么!”

熊连山的大儿子熊东茂破口大骂,手指都差点戳到秦树人的脑袋上,一身煞气。


“马勒戈壁的,熊东茂,对我爸客气点!”

院子里突然响起一道充满戾气的声音,一个头顶鸡窝,双眼带着血丝的青年冲出来,身上的凶气比熊东茂还要重三分。

他就是秦川的二哥秦刚,一个从小调皮捣蛋,让整个老秦家都非常头疼的货,典型的混世魔王。

不过秦川却是知道,自己这个二哥秦川看似不着调的外表下,却有着一颗非常孝顺热忱的心。

上一世家里出事,老二秦刚出力最多。

一夜间,秦刚整个人都变了,外出打工的时候,什么活最累什么活最重,都是主动揽下,直至最后积劳成疾……

等秦川得知消息的时候,已经是最后的离别,这变成他一生的伤痛!

当时如果他再出色一些,努力一些,多赚一点钱,二哥秦刚也不会积劳成疾,年纪轻轻就离开人世!

因为此,母亲也终日郁郁寡欢,没几年跟着撒手人寰。

伤势不断感染恶化的老父亲,在母亲头七的那天,悄悄于夜里割腕自杀,一家人彻底没了!

仅剩的老大秦刚,不愿意留在这个伤心地,带着妻子孩子远走他乡,最后只剩下秦川一个人……

现在重新遇到二哥秦刚,秦川的心异常火热,这一世,他绝对不会让上一世的悲剧再次发生!

“不就是烧了你家的家具么,又不是烧了你全家,我们努力赔偿就是,你再敢对我爸这么不礼貌,老子让你……”

秦刚对着熊家人破口大骂,一副混世魔王的模样。

不过后面的话并没有说完,因为在屋子里做饭的姜翠华听到动静后也跟了出来,见状直接就用一只手扭住了秦刚的耳朵,直接痛的秦刚呲牙咧嘴。

“王八羔子,还嫌不够乱是不是?给老娘滚进屋子里去!”

姜翠华呵斥着秦刚,随后满脸堆笑不停地给熊连山一家人道歉。

“对不起啊村长,秦刚这兔崽子就是这德行,你们就当他是放屁!别和他一般见识!”

“你们放心,烧坏了你家的家具多少钱,我们一定会努力赔偿的!”

熊东茂双眼一瞪,浑身怒气:“赔偿?现在是赔偿的事么?我要结婚啊!新房子家具弄不成,媳妇都要飞了!”

秦川知道自己现在不是笑的时候,可听到熊东茂的话还有那着急的样子,真的莫名想笑。

其实,村长一家子并不是坏人,反而为人也很仗义,在整个南阳村风评都不错,否则,也不会一当村长就这么些年。

这一次对他老秦家这么冷眉竖眼,也是彻底伤害到了自家利益,毕竟这可是关乎到未来儿媳妇的大事,换谁能不着急?

要怪就只能怪那个暗中下黑手的卑鄙小人,这一次老秦家和村长一家都是受害者。

重生归来的秦川当然知道对方是谁,但眼他没有证据,就算是找上门去对方也绝对会赖账的。

说不定还会被反咬一口,秦川决定先容对方再潇洒一段时间,等度过这段艰难后,他会找对方一起算总账!

不是不报,只是时候未到!

“我能说两句么?”

秦川站出来,开口说道。

众人都诧异看着秦川,不知道这个时候,一个毛都没有长齐的孩子站出来要干啥?

“小川,不要胡闹,这是大人的事情!”

秦树人怕秦川再生幺蛾子,连忙制止,现在家里已经够乱得了,不能再生事端。

“爸!”

“我今年已经二十一了,早已经大人,不是小孩子!”

秦川开口说道:“这些年你们含辛茹苦把我们兄弟拉扯这么大,如今家里遇到困难,也该到了我们身为儿子的为父母排忧解难!”

边上秦树人和姜翠华夫妻俩人眼眶忽然就红了,差点流泪。

不过这却是欣慰的泪水,因为老两口真的发现自家的儿子都长大了,连最小的老三都能说出这样的话来。

“村长叔!”

这时候,秦川又转身看向了熊连山一家子,缓缓说道:“大家都知道,您其实并不是那种蛮不讲理的人,反而平日里为人处世都很仗义,也深受大家伙的爱戴!”

“这一次上门找我秦家,属实也是被逼的没办法了,毕竟儿媳妇那可是大事,耽搁不得!”

“哎……孩子,你这话说的可真到叔心坎上了……”

本来带着满腔怒气而来的熊连山,仿佛找到了知己,看着秦川的眼神犹如看到了自家孩子,一下子亲切了不少。

他太受用秦川的这一番话了!

“这一次我家也是被逼的没办法了啊,眼看着再有两个来月就要娶儿媳过门,没想到却发生了这么一档子事,搁谁能不闹心呢!”

熊连山愁的原地打转,短短几天时间,他都瘦了好几斤。

秦川认同的点头:“所以说,叔!现在咱们吵架完全是没任何用处的,只能白白浪费时间。”

“最好的办法其实就是抓紧解决新房家具问题,这样对两家都好!”

熊东茂插话道:“这个我们当然知道,可问题是你爸他受伤了,根本没办法再干活,而且我们前期已经在新房子里投入不少,再找到新的工人之前,必须先解决这前期遗留下的问题!”

“还找什么新的工人啊,我爸虽然受伤了不假,但还有我啊!我来负责给你家重新做家具!”

秦川等对方这句话很久了,闻言几乎是毫不犹豫的说道。

“你?”

大家都被这个答案吓了一跳,膛目结舌看着眼前的秦川。

“对!就是我!”

秦川这一刻露出强烈的自信,满脸笑容。

他必须展现出一种能够让熊连山一家子信服的自信,否则,如果对方不同意,那一切事情就玩完了!

但熊连山一家子也明显不是好糊弄的人,闻言先是惊疑不定,最后干脆嗤笑出声。

“秦川,咱们都是一个村的,谁不了解谁啊,你有几斤几两我们会不知道?”

熊东茂冷笑道。

“别以为我不知道你打的什么歪主意,无非就是继续拖弄时间呗,告诉你,这根本不可能!”

“赶紧的,滚一边去,今天没你什么事,我们找的是你爸!”

说话间,熊东茂直接一抬胳膊,就将秦川的身体扒拉到一旁,彪悍的体格冲到秦树人面前,态度无比蛮横。

“姓秦的,今天你必须给我家一个准确的答复!”


“东……东茂!”

秦树人脸色发白,看着眼前凶神恶煞的熊东茂,嘴唇糯糯,不知道该怎么开口。

因为这件事的确是秦家理亏,把人家的新房子给烧了,于情于理的确该赔偿人家。

只是现在秦家是怎样一个情况,全家上下的存粮全都花光了,哪里还有赔偿的钱啊!

这样的事情,对于一辈子老老实实本本分分的秦树人来说,简直是架在火堆上烤,十分煎熬。

看着眼前父亲这幅低声下气,满脸彷徨无助的模样,秦川心如刀割。

但他知道眼前的确不是和熊家人硬杠的时候,那样做对谁都没有好处,身为一个过来人,他十分清楚眼前的利害关系。

强行拉住脾气火爆的二哥,秦川满脸堆笑,上前说好话。

“东茂哥,村长叔,你们消消气,咱们这样硬杠对谁家都不是一件好事情!”

“你们这样硬逼我爸,他也拿不出来任何解决办法啊,赔钱什么的,你们也肯定知道我家的具体情况,根本没钱可陪!”

“没钱赔我们就把你们家所有能用的东西全都拆走!!”

熊东茂大声喊道。

秦川差点忍不住自己内心的火焰,一拳给盖上去,好在努力控制住了,继续满脸堆笑说好话道。

“我们家的这些破烂也不值钱啊,拿走你们家只能当柴火烧,而且还白白费力气!不值当!不值当!”

“村长叔,你是长辈,我知道你为人其实很好的!”

“我刚才的话真的没有骗你们,我会装修!”

“你们或许还不知道吧,其实我的木工活比我爸还要做的精致,而且设计出来的家具样式,也更美观,更迎合当下年轻人的审美!”

秦川凯凯而谈,展现出自己曾经做生意的三寸不烂之舌,口才让人惊艳,

“你们把家具重新修建的活计交给我,我保证给两家一个完美的交代!”

“以后咱们两家,不仅关系不会变坏,反而会好上加好,变成一辈子可靠的朋友!”

上一世秦川可是一家大型连锁家具店的老板,没有人比他更了解木工和家具,眼下做这一切,绝对是手到擒来。

“老秦,你……你儿子说的是真的么?”

熊连山父子终于被秦川给唬住了,神色惊疑不定,关键是他们现在除了相信秦川外,已经没有别的路可选,最后将目光投向秦树人和姜翠华夫妻。

秦川悄悄对父母眨了眨眼睛,秦树人和姜翠华看到了,稍一犹豫就迅速点头。

“对,我家老三木工技术的确很好,怪就怪我之前的时候,没有让孩子太过于表现!导致很多人并不知道!”

秦树人解释道。

不管自家儿子为什么敢接下这个困难,但眼下身为父亲,他绝不能拆自己儿子的台。

不知不觉自己小儿子都能够帮家里分担负担了,哪怕最后结果是失败,身为父母也是很欣慰的。

一旁的秦阳、秦刚都目光奇怪看着自己小弟。

秦川的木工技术很精湛么?他们以前怎么没有发现?

“秦家小子,你确定可以圆满完成这一次任务?”

听到秦树人都肯定了,熊连山父子放心了不少,但还是有些不确定。

“咱们丑话先说在前头啊,这是最后一次机会了,如果完成不了,到时候别怨我和你家彻底翻脸!”

熊连山神色严肃。

“叔,你就放一百个心吧,我保证让这一次任务圆圆满满!”

秦川拍着胸口保证。

熊连山父子眼神交流了一下。

“那好,以后家具的重新修建就还是你们家了!”

熊连山彻底拍板,临走的时候,突然又想起了什么。

“对了,价钱方面还是原来那个价格,我家不会再多加一分钱的,之前烧坏的所有损失都由你家负责……”

“那是必须的啊叔,你们已经对我家这么好了,我们怎么还会做那种遭人敲脊梁骨的事情呢!”

秦川笑的很灿烂,随后又道:“叔,你们等等我,咱们一起过去!”

“你要去哪?”

熊东茂诧异道。

“当然是去你新家啊,既然由我接收过来了,那我必须得先去看看具体的情况。”

秦川说道,说完后立刻跑回家,不一会儿就又出来了,手中多了个本本和铅笔。

看着秦川就这么跟着熊家人离开了,院子里老秦家众人你看看我我看看你,都从彼此眼眸中看到了惊愕与不解。

他们大部分都认为秦川刚才那番话是拖延之词,没想到,对方似乎是来真的。

“爸,妈,我跟过去看看!”

秦刚最先反应过来,丢下一句话后就追了上去。

“我也去!!”

秦阳也迅速跑了,眨眼间三兄弟就都不见了,只留下院子里老两口发呆。

“呀,他们弟兄三人都还没有吃早饭呢!”

半响后,姜翠华低呼一声,可哪里还能叫回来已经远去的三人……

再说秦刚和秦阳追上去后,看着和熊连山父子三人一路有说有笑的老三,两人互相对视,全都又震惊了。

什么时候,他们家老三变得这么能说会道?

一口一个叔,一口一个东哥喊得熊家父子满脸红光,喜笑颜开。

如果不了解内情,怎么也无法相信,刚才两家人还差点干起架!

熊东茂的新房子也不是很远,走路没几分钟就到了。

独立的两间土石房,就是清一色用石头和泥修建而成,墙体的颜色就是泥的颜色,这个年代在农村,很少人会把墙体刷白。

在他们看来,白颜色实在是太不耐脏了,远不如泥的颜色实用耐操。

秦川看的暗自摇头,整个村里乃至附近十里八乡的,怕是都没有一家最简单的砖混结构,也就是砖瓦房。

镇子上都很少,只有在县城才能看见,没办法,在北方地区很多农村在这样的年代真的很落后。

推开一间房子,秦川终于看到了发生火灾后的现场。

不大的房子里,地上到处都是烧坏的半成品家具和木材,墙体也被熏黑了一大片,空气中还残留着柴烟味。

才新修好的门窗也有地方被烧焦了,很明显不能再用,可见当时的火灾真的不小,若非扑救得时,怕是彻底能够烧没了!

“小川啊,这就是火灾后的情况!”

熊连山摇头叹息道:“这一场火灾,最起码损失也在两千块左右!”

“要知道,我们家用的都是好木材啊,价格不菲……”

年这个时代,两千块绝对不是一个小数字了,等于是一家人的总收入,不少家庭一年都达不到这个数字。

秦川看到自己的大哥二哥脸色都很难看,以现在的老秦家光景,两千块绝对是一个不菲的数字。

父亲由于被烧伤,住院治疗已经花费了大几千,以后还时不时得要换药治疗,继续花钱,简直就是个无底洞。

现在家里不说是家底见空也所剩无几,根本赔偿不起这笔钱。

一场火灾,真的足以改变一家人的命运!

“大哥,二哥,既然你们跟来了那就开始干活吧!”

秦川吩咐道:“先去找工具,把这间房子里还能够用的木材全都切割下来!”

老大秦阳老实憨厚,闻言立刻就行动了,倒是老二秦刚好奇的看着秦川:“我们干活了,你干嘛?”

“我当然是当总工程师啊,计算出每一件家具的尺度大小,还有最后需要的木材量。”

“另外,还有设计样式,最后的摆放位置等等,这一切工作二哥你能胜任么?”

秦刚马上把脑袋摇成拨浪鼓,虽然他也会一点木工活,可这一切还真做不来。

很快在熊家人的注视下,秦家三兄弟就分工明确的开始干活了,一个个动作都十分麻利。

秦川找来尺子,测量着一个个地方,然后又拿铅笔在本本上不停地画着。

心中好奇的熊家父子凑到秦川旁边观看,顿时一个个都瞪大了眼睛。

只见不大的本本上,秦川竟然画出了一副立体的房子,那模样几乎和他家一模一样。

更为要紧的是,秦川现在正在房子里面,添置一件件家具。

简简单单的普通铅笔,在秦川手中就好像传说中的神笔,富有神通,几下就画出了各式各样的家具,连摆放的位置都非常具有美感……

“我天,这秦家的小儿子,什么时候有这么大的本事了!”

熊连山父子都被震惊的膛目结舌。

这样的画面,已经打破了他们的认知,随后他们还发现了一件很重要的事情。

似乎秦川所绘画的图案里,很多的家具都大变样了,完全不是他们所需要的那种……

 


网友评论

发表评论

您的评论需要经过审核才能显示

为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