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彩小说尽在A1阅读网!手机版

彩泥文学 > 武侠仙侠 > 相公家里有个皇位可以继承

相公家里有个皇位可以继承

君别江小苑作者 著

武侠仙侠连载

刚穿越就差点被两个人贩子侮辱,关键时候还是便宜相公回来及时,这才救下他们母子俩……可紧接着苏宁就要面临原主留下的烂摊子——卖儿子!她本是现代女企业家,每天为赚钱而忙碌着,充实且艰辛,一场意外,将苏宁带到了古代社会,成了蠢且作的恶毒后娘,好在她发现自己随身携带的空间商城,这下子好日子有了盼头。

主角:苏宁,陆明章   更新:2022-09-14 12:18:00

在线阅读
分享到:

扫描二维码手机上阅读

男女主角分别是苏宁,陆明章 的武侠仙侠小说《相公家里有个皇位可以继承》,由网络作家“君别江小苑作者”所著,讲述一系列精彩纷呈的故事,本站纯净无弹窗,精彩内容欢迎阅读!小说详情介绍:刚穿越就差点被两个人贩子侮辱,关键时候还是便宜相公回来及时,这才救下他们母子俩……可紧接着苏宁就要面临原主留下的烂摊子——卖儿子!她本是现代女企业家,每天为赚钱而忙碌着,充实且艰辛,一场意外,将苏宁带到了古代社会,成了蠢且作的恶毒后娘,好在她发现自己随身携带的空间商城,这下子好日子有了盼头。

《相公家里有个皇位可以继承》精彩片段

“没想到这山沟沟里头竟然还有这样的货色呢!这娘们皮光柔滑的,既然都晕过去了,不如咱们兄弟两个爽一把吧。”

苏宁迷迷蒙蒙中,就听见了一道猥琐不已的嗓音。

恍惚中,一只枯瘦而恶心的手已经摸到了她的领口处。

苏宁猛地一惊,瞬间张开了双眸,目光冰冷地锁着眼前这个满脸麻子的男人。

那男人见苏宁竟然醒了过来,非但没有半分惊慌,反而露出了更加猥琐的笑意,道:“醒了正好,更有趣味——”

然而,话音未落,苏宁已经猛地屈起了膝盖,狠狠对着他的下腹处就顶了上去。

这一记,苏宁几乎是用尽了全身力气,那男人的命根子不废也残了个半了。

男人顿时发出了一声杀猪般的惨叫。

男人的同伴见状,猛地抄起了旁边的柴刀就冲上前,咒骂道:“臭娘们!你竟敢伤了我们!看我不砍死你!”

那男人说着,挥刀就朝着苏宁砍过来!

苏宁吓得退后了两步,这才抄起了旁边一张结实的板凳,猛地朝着那男人砸过去。

这一板凳扇过去,那男人正好砍过来,柴刀刚好砍进了板凳中,暂时拔不出来了。

机不可失,苏宁猛地又抄起了另一张板凳,对着那男人的头狠狠砸了下去。

这一下,那男人直接砸的眼冒金星,整个人都晃了晃。

地上蜷缩着的那个男人见状,不由得破口大骂道:“臭娘们!你这是什么意思!叫我们来买孩子的是你!你竟然敢打我们!”

卖孩子?那可是原主的主意!

不过现在,这具身体已经换了一个芯儿了。

她可走不出卖孩子这种丧尽天良的事情!

“我不卖了!你们赶紧滚!不然我不客气了!”苏宁咬着牙道。

“你想卖就卖!不卖就不卖!你当我们是猴子耍呢!还敢对我们哥两个动手!我看你是活得不耐烦了!老大,走!直接拖走!”

另外那个男人也不想跟苏宁继续纠缠下去,当即上前就要拽过蹲在角落中瑟瑟发抖的那个小男孩。

那小男孩正是原身的继子,叫陆然,是原身丈夫在山上捡回来的。

原身对这个继子很坏,非打即骂的,这遇到荒年,家里头没米下锅了,竟然打起了歪主意,想要趁丈夫外出的时候,将孩子卖给人贩子换银子。

不过孩子刚才剧烈挣扎,推了一把原身,原身撞到墙角,晕了过去,那两个人贩子见色起意,这才有了开头那一出!

见两个人贩子要抢走陆然,苏宁猛地将刚才砍在板凳上的柴刀拔了下来,冲上去拦住门口,冷声道:“你们敢动他!那就谁都别走出这个门口了!正好我家里没米下锅了!我不介意将你们两个恶棍砍了做成人肉包子!”

苏宁杀气凛然,死死地盯着那两个人贩子!

那两个人贩子冷笑道:“我还就不信邪了!我们两个大男人还打不过你这个臭娘们了!”

说着,那两个人贩子,一人抄起一张凳子,就跟苏宁打了起来。

苏宁拦住了两个人贩子,急忙朝着陆然大喊道:“快从后门跑!”

陆然想不到刚才还要将自己卖掉的苏宁摔了一下醒过来后,竟然又反悔了!

还为了自己跟人贩子拼命!

陆然愣了一下,不过当即就从后门跑了,躲进了柴房中。

“死娘们!竟然敢坏我的好事!”那两个人贩子见陆然从后门跑了,当即就要追上去,不过苏宁挥着柴刀,不要命似的砍过来,他们根本就没有办法脱身。

两个人贩子恼羞成怒,一个忽然从背后紧紧抱住了苏宁,另一个趁势狠狠地夺过了苏宁手上的柴刀。

这刀这是落在了两个人贩子的手上,她可就没有命了!

苏宁不肯松手,死死把着柴刀。

就在这个千钧一发的时候,门外忽然传来了一声冷厉的嗓音:“你们在做什么!”

两个人贩子抬起眼,便见一个结实有力的壮汉从门外进来!

两人慌了一下,急忙松开了苏宁,就要跑!

苏宁见是自己的便宜丈夫回来,急忙道:“这两个是人贩子,快捉住他们揍一顿!”

陆明章一听,当即一脚踹到了那两个要逃跑的人贩子身上,狠狠踹出了几米远。

苏宁见陆明章不费吹灰之力就将两个人贩子打倒,当即朝着一根棍子上前,狠狠暴揍了一顿这两个人贩子,出了一口恶气。

那两个人贩子被打得哭爹喊娘的,这才连滚带爬地离开了。

陆明章长得硬朗俊美,身子修长,看起来十分孔武有力。

他额头上沁着薄汗,非但没有让人觉得邋遢,反而给他增添了一份阳刚硬朗的气质。

他目光冰冷地看向了苏宁,咬着牙道:“同村的铁牛跑到山上跟我说,你要卖了陆然!这是怎么回事!”

为什么他回来却看到苏宁在刚人贩子搏斗?

苏宁正要狡辩,屋里头的陆然已经跑了出来,当即指着苏宁,哭着道:“爹!就是她要卖了我!我要将我卖给人贩子!呜呜呜!”

陆明章听了陆然的话,本来就冰冷的目光,变得越发的寒意凛然了。

他神色冰寒,语气冷硬道:“苏宁!平日里头你作天作地的我都不管你了!你竟然心思如此歹毒,要卖了陆然!我坚决不能再忍受了!我现在就写休书!休了你!”

按照原主的记忆,她本来自持美貌,心比天高,是想要嫁给这十里八村唯一的秀才爷做妾的。

但是被赵秀才的未婚妻知道了,算计了她一把,她落进了河里差点淹死,被陆明章救了起来。

两人这才不得已成了亲。

原身一直瞧不上身为孤儿,吃百家饭长大的陆明章,所以成婚后一直都是作天作地的,对陆然更是非打即骂。

陆明章看在当初的确是自己大庭广众之下抱了她起来,才断送了她的秀才夫人梦,一直忍耐至今!

但是现在!他不想再忍下去了!

他怒气冲冲地走进屋中,就要写休书。

苏宁脸上当即闪过了一抹惊慌之色。

她初来乍到,人生地不熟的,而且一个空有美貌的女子,在这大荒年中,要是被休弃了,简直就如同一块肥肉一般,极容易引来虎狼环伺的!

识时务者为俊杰,该低头时就要低头啊!

苏宁猛地拽住了陆明章结实健壮的铁臂,努力挤出了几滴眼泪来,哭着道:“相公,我知道错了!我真的知道错了!你别休了我!我以后一定会洗心革面,好好做人的!绝不会再犯浑了!看在我刚才拼死救了陆然一命的份上,你就再给我一次机会吧!”

 


苏宁可怜巴巴地看着陆明章,一副楚楚动人的模样。

陆明章看着她这副诚心诚意的样子,心里头顿时觉得有些怪异。

他怎么感觉这女人好像有些不一样了?

她以前对自己都是横眉冷对,要么就是阴阳怪气,冷言冷语的!何时有过这样作低伏小的时刻?

陆明章仍然冷着脸,转而看向了陆然,道:“她刚才救了你?”

陆然目光冰冷地扫了苏宁一眼,眼底都是冰冷的恨意。

这目光看的苏宁简直时触目惊心,又隐隐带着一丝心虚。

没办法,原主做的事情也太不是人了。

不过陆然虽然憎恨厌恶苏宁,却还是实话实说道:“刚才那两个人贩子要将我抱走,的确是她拦住了!还跟人贩子打了起来。”

听了陆然的话,陆明章眼底闪烁了两下。

苏宁急忙竖起手指发誓道:“我保证,我真的后悔了!我真的会洗心革面做人的!我发誓!若违此誓,就让我断子绝孙!不得好死!”

等等——

陆明章总觉得这个誓言好像有哪里不对。

但是又说不上是哪里不对。

不过看在苏宁这副楚楚可怜的份上,他拧紧了眉心,冷声道:“好!这话是你说的!若是你再犯,我必定要休妻的!”

听陆明章说不休妻了,苏宁一颗悬在嗓子眼上的心这才缓缓落了下来。

这轻松下来之后,苏宁只觉得两眼一黑,有一种隐隐要晕过去的感觉。

这是——

饿的!

没错!

手脚发软,真的是饿的!

苏宁急忙灌了一口水,又走出了厨房去找吃的。

然而,根据原主的记忆,现在是大荒年,全国基本都吃不饱饭,尤其是原主所在了赵家村,地处北方,干旱更加严重。

整个赵家村都没有吃的了,只有村里头有几棵栗子树,还能勉强活命。

村长为了避免大家争抢,派出几个装汉子日夜守着栗子树,相隔几天才采摘一次,按照村里头的人头分发。

所以苏宁翻遍整个厨房,也就能找到原身刚分的半斤栗子。

“天啊,这怎么活下去?想念现代,想念我的商城!”

苏宁前世就是一个经营着庞大电商帝国的女霸总,因为测试自己旗下的电商平台这才意外触电穿了过来的。

然而,她这话音一落,却发现自己的眼前竟然出现了一个庞大的商城系统!

正是她自己测试那一款!

原来她的商城竟然也跟着穿越过来了!

只不过目前她的账户里头一毛钱都没有,不能直接购买,只能够兑换了。

苏宁手上只有那半斤野生栗子,她急忙拿到商城去兑换。

“检测到野生栗子半斤,成色上好,纯野生,可卖150一斤,选择是否兑换?”

苏宁想不到这野生栗子竟然可以卖得这么贵。

她毫不犹豫地选择了兑换。

元当即就打到了她的账户上。

有了钱,她就可以买东西了。

不过商城的价格是按照现代来的,米面这些精细的粮食反而便宜,只要一块两块一斤,苏宁想要买的粗麦面反而卖到五块钱一斤!

不过这年头买白面白米回去,实在解释不清楚来路。

而且,现在将粗麦面买出去,她也解释不清楚啊!

不过陆明章经常进山,也有份守护栗子树,那种自然掉落的,他们都是可以偷偷藏起来的。

陆明章肯定还有栗子的!

她问陆明章要了栗子,然后偷偷出去,到时候就说换了粮食回来就行了!

苏宁觉得这个法子可行,当即从商城出去了。

她从厨房出来后,看向了陆明章,问道:“你还有栗子吗?能给我一点栗子吗?”

陆明章眼底顿时沉暗了几分。

他就说,苏宁为什么突然像是变了个人一样求着他不要休妻!原来是因为这个!

她想要靠着自己辛辛苦苦攒下来的栗子补贴娘家!

这不!狐狸尾巴这就露出来了!

他冷着脸,紧紧抿着薄唇,十分的不悦!

以往环境好的时候,他经常能够打到猎物,个把的野鸡野兔,她拿回娘家也就算了。

可是现在他们家也是吃了上顿没有下顿的!她竟然还想着补贴娘家!

陆明章面沉如水,整个人都紧绷着。

不过最后,他还是掏出了一小袋的栗子扔给了苏宁,冷声道:“这是最后一次了!我也没有粮食了!”

苏宁面露喜色,来不及多解释,就拿着栗子出去了。

见苏宁离开,陆然气得爆炸,对着陆明章道:“爹!咱们家都没有吃的了!你还给她那么多的栗子!”

陆明章无奈地叹了一口气,眸色深邃而暗沉,道:“这是最后一次了,以后再也没有了,实在不行,那就休妻吧。”

两父子你看看我,我看看你的,都十分的无奈。

苏宁找个了偏僻没人的地方,当即闪身进入了商城。

这一次,陆明章给她的栗子有一斤多,卖了整整两百块。

苏宁当即买了十斤的粗麦面,又买了一些小米,总共花了七十五块钱。

她兴冲冲地背着粮食回到了家中。

陆明章和陆然正在烤着仅剩下的一点栗子,就着凉水吃。

苏宁将自己的口袋放下来,道:“别吃那个了!我带了好东西回来!”

陆明章不明所以,打开她的袋子一看,竟然是麦面!

这么多,看起来整整有十斤!

“你上哪儿弄的?”陆明章拧着眉头问道。

“我刚才将栗子拿出去,本来就想要看看能不能换点别的东西吃的,谁知道我运气好,遇到一个坐马车的达官贵人,他们家有人生病了,听说这个野生栗子可以治疗肾虚,所以就用这些粮食跟我换了。”

苏宁一本正经地说着谎话。

她觉得自己的表情已经足够逼真了,然而,陆明章和陆然却怔怔地看着她,神色十分的惊愕。

苏宁被这两父子的目光都看的有些心慌了,不由得尴尬地摸了摸自己的脸,道:“怎么?你们不相信啊?”

陆然到底是小孩子,沉不住气,冷哼道:“换了这么多吃的,你竟然没有拿到你娘家去?”

这话一出,苏宁的脸上当即就是大写的尴尬。

原主是个拎不清的,家里头但凡有点什么东西都要拿去补贴娘家。

但是现在自己家里头都吃不饱了!她哪里还有这个菩萨心肠去救济别人啊!

苏宁低声道:“这个粮食咱们家都不够吃了,我还要补贴娘家!我疯了吗?咱们赶紧弄点吃的吧。”

陆明章狐疑地看着苏宁,不过最后还是沉声道:“那就蒸馒头吧,馒头顶饱。”

苏宁也饿得心慌,当即帮忙,烧火,揉面,发面。

最后上锅蒸熟。

掀开锅盖后,一锅麦面馒头就发出了喷香的味道。

陆然早就迫不及待了。

陆明章急忙先给他夹了一只。

都等不及让馒头放凉,陆然就迫不及待要咬下去。

苏宁急忙一把捂住了他的嘴。

 


陆然双眸冰冷地抬起眼,死死钉在苏宁的脸上,目光愤恨!

这个恶毒后娘每次都是这样!

有好吃的都藏起来,不会让他吃的!

然而,苏宁却温声道:“别这么急,先吹凉一下,刚蒸出来的馒头里头很烫的,你这么狼吞虎咽,会将肠子烫坏的,你要是着急吃,可以先掰开,让里头的热气散出来,再吃。”

苏宁这话一出,不仅陆然,就连陆明章都镇住了。

两人都不可置信地看着苏宁。

苏宁已经将馒头掰开,吹凉了一下,递到了陆然的嘴里头,道:“吃吧,这会儿可以了。”

陆然简直如同见鬼一般看着苏宁。

但是热气腾腾的馒头当前,已经不知道多久没有吃过饱饭的陆然也无暇多想,当即狼吞虎咽地吃了起来。

吃完一个馒头,苏宁又给陆然递了一个。

陆然觉得今天实在是太过玄幻了!

这个恶毒后娘竟然舍得给他吃两个馒头!

两个大馒头啊!

这年头,一个馒头都可以省着吃两顿的!

她竟然舍得给自己吃两个!

“看什么!这一次要慢慢吃了,狼吞虎咽对肠胃不好的,以后家里头不会短缺了吃的,我每顿饭都会让你吃饱的。”苏宁低声说道。

陆然再次像是见鬼一般看着苏宁。

就连陆明章的眸色也暗沉了几分。

不过两父子啥都没有说,都默默地啃着馒头。

三个人吃饱了,锅里头还有大半锅。

苏宁看着这些馒头,忽然道:“对了,明章,先前咱们家不是借了村长半斤麦子吗?要不咱们将这些馒头还给村长吧,再拿两斤麦面。”

陆明章说是吃百家饭长的,但其实当初就是村长将他抱回来的,村长对陆明章很照顾,哪怕原身的名声这么差,去借粮的时候,看在陆明章的面上,还是借给她。

陆明章想不到苏宁竟然会主动提出还粮食的事情。

不过这是好事。

村长家里头人口多,如今肯定各个都是饿着肚子的。

这个时候要是将粮食还上,说不定是救命的恩情。

他点了点头。

两人拿篮子将馒头装起来,又拿了两三斤的麦面,叮嘱陆然锁好门,这才趁着天黑,来到了村长家。

村长家里头也正在吃饭,都是吃的红薯糊糊,还有烤栗子。

见到陆明章两口子过来,村长媳妇当即就拉下了脸。

她冷眼看看苏宁,骂道:“你们两个来我家做什么?是不是又想要借粮!我家里头十几口人吃饭!已经连红薯都吃不起了!哪里有粮食借给你们!求你们了!放过我们吧!赶紧走吧!”

村长听自己媳妇这么说,面色也很是尴尬和难堪。

不过他还是勉强露出了一丝笑意,道:“你们两个吃了没有?锅里头还有一点红薯糊糊,你们舀点吧。”

“老头子!你是不是疯了!咱们家这么多口人都吃不饱!还要给他们吃!他们有手有脚的!实在不行就去吃观音土吧!别来嚯嚯我们家了。”村长媳妇跺了跺脚骂道。

陆明章脸色很是尴尬,苏宁也有些局促。

她上前一步,看向了村长,道:“村长,我们是来还粮食的,这是你上次借我们的半斤麦面,还给你们了。”

“另外,今天晚上我们蒸了一点馒头,也给你们拿了一点,算是答谢你平日对明章的照顾。”

说着,苏宁将篮子也递了过去。

村长接过那袋麦面,这里头哪里是半斤!明明有两三斤了!

而且那篮子里头,足足有二十个馒头,码的整整齐齐的!

村长当即吓了一跳。

他将篮子上头的纱布盖好,推了回去,道:“不行!明章媳妇!这使不得啊!现在大家都是没米下锅!我们不能要!不能多要你们的东西!”

苏宁将东西一放,道:“东西拿来你们就收下吧!只是别说出去就行了,明章咱们走吧。”

怕村长不收,苏宁急忙拽住了陆明章的手腕,就匆忙走了出去!

陆明章只觉得自己的手腕凉凉的,又痒痒的,看着走在前头的苏宁,她的侧脸相当恬静温婉。

陆明章眸色暗沉了几分,就连喉结都忍不住微微动了动。

这边,村长媳妇没好气地横了村长一眼,道:“不就送点土豆番薯的,有什么宝贝的!还盖着!”

然而,村长关上门后,将纱布掀开,众人都忍不住双眸放光了。

“馒头!”

“真是馒头!还热乎的!”

“天啊,这么多馒头!那陆明章发财了吗?”

村长将馒头分了下去,大儿子家里头五口人,分了十只。

小儿子家里头三口人,分了六只。

剩下四只刚好他跟老婆子一人两人。

“还拿了三斤的麦面来,还能再蒸好几次馒头,不过这事儿你们都给我烂在肚子里头!谁都不准说!知道没有?”村长冷声道。

这年头,谁家要是能有粮食,被人家知道,那可是原罪!

是要招惹祸患的啊!

几个儿子媳妇和孙子都应下来了,村长这才小心翼翼地掰开半个馒头,就着红薯糊糊吃了起来。

次日,一大早,陆明章就起来了,带着工具就要上山了。

苏宁将昨天的馒头热了热,又弄了疙瘩汤,当即叫住了他。

“你等等,吃过早饭,我跟你一起上山。”

上了山,她就可以偷偷从商城里头弄出猎物放出来,这样就能名正言顺地吃肉肉了!

她可真是个小机灵鬼啊!

苏宁打好了如意算盘,然而,陆明章却冷着脸道:“山上的路不好走!你去做什么!你在家好好带着陆然。”

他竟然不答应?

不答应的话今天岂不是又没有肉吃了?

为了吃肉,苏宁只好撒娇卖萌道:“相公!让我去嘛!说不定我跟着上山,今天能有好运气呢!我都没有上过山,想要上山去看看!”

苏宁从来没有用这种软软糯糯温温柔柔的语气叫过他相公。

陆明章素来冰冷的脸上的竟然忍不住浮起了一丝红晕来。

就连耳后根都红透了。

他十分不自然地将心里头那种异样的感觉压了下去,沉声道:“那行吧,你不准乱走!等会迷路了,找不到!”

苏宁立即点头如捣蒜,道:“好!我知道的了!保证不乱跑!”

 


网友评论

发表评论

您的评论需要经过审核才能显示

为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