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彩小说尽在A1阅读网!手机版

彩泥文学 > 武侠仙侠 > 专心玄学搞钱它不香吗

专心玄学搞钱它不香吗

棒冰冰作者 著

武侠仙侠连载

龙旭国国师钟离穿越成被迫替嫁自杀的钟离书!再次醒来,谁也别想左右她的人生。夫君不疼生父不爱,还时不时有人惦记着夺她性命,钟离书心想,若是再不露两手,压一压那些人的嚣张气焰,恐怕他们以为国门是朝他们家开的……虐渣斗极品顺带搞玄学赚钱,荷包越来越鼓,只可惜身边总有个跟屁虫捣乱。

主角:钟离书,晏凌宸   更新:2022-09-14 12:18:00

在线阅读
分享到:

扫描二维码手机上阅读

男女主角分别是钟离书,晏凌宸 的武侠仙侠小说《专心玄学搞钱它不香吗》,由网络作家“棒冰冰作者”所著,讲述一系列精彩纷呈的故事,本站纯净无弹窗,精彩内容欢迎阅读!小说详情介绍:龙旭国国师钟离穿越成被迫替嫁自杀的钟离书!再次醒来,谁也别想左右她的人生。夫君不疼生父不爱,还时不时有人惦记着夺她性命,钟离书心想,若是再不露两手,压一压那些人的嚣张气焰,恐怕他们以为国门是朝他们家开的……虐渣斗极品顺带搞玄学赚钱,荷包越来越鼓,只可惜身边总有个跟屁虫捣乱。

《专心玄学搞钱它不香吗》精彩片段

夜风起,院寂寥。

啪!

随着一声清脆的巴掌声响起,钟璃书的意识也渐渐恢复。

还没等她彻底回神,又是‘啪’地一下,她感觉自己的双颊火辣辣的。

是哪个不要命的混蛋,竟然敢打她的脸?

她钟离书堂堂龙旭国国师,万民臣服,堪舆之术更是无人可及,如今却被打脸?

等她张开眼,看着迎面而来的巴掌,愤怒地蹙起那颇为好看的柳眉,抬手就钳住打她之人的手腕。

“住手!”

真当她没脾气是不是?

等钟璃书定睛一看,却发现入目是陌生的环境和不同于龙旭国的装潢,以及大大的‘喜’字。

这是何处?

她记得昏迷前自己正在举行祭天大典,当时只觉得胸口一闷,便晕了回去,醒来却……

那个被她拽住手腕的侍女盛气凌人地望着她,怒斥道:“呸!贱人,你识趣的话就主动承认是你害了我家二小姐的,不然我……”

侍女用力抽出自己的手,欲要对钟璃书再来一巴掌。

钟璃书眼疾手快,反手就是一掌掴过去。

“啪!”

这一巴掌,她并没有控制力气,直接就将这嚣张无比的侍女头打歪。

“竖子放肆!”钟璃书怒喝,目光凌厉。

也正是这个时候,关于原主的记忆传入她的脑海之中。

原主钟璃书,自幼丧母,是老治国公捧在心尖的宝贝孙女。

因出生时祥云压府,路过修士说其是大富大贵之命,能佑治国公府百年,因此备受老国公宠爱。

昨日是战神宸王与原主庶姐钟南嫣的大婚。

因坊间流传宸王终日戴面具是面容被毁,向来喜好俊男的钟南嫣不愿嫁。

钟南嫣知原主心系宸王多年,便诱原主替嫁宸王。

哪想成亲当日,宸王摘下面具亲自迎娶,钟南嫣才知求娶自己的宸王有一张面如冠玉、貌赛潘安的脸。

钟南嫣后悔不已,在礼成后当宾客的面拆穿原主,指责原主打晕自己进行替嫁。

宸王大怒,让人将原主赶出王府,当众宣布要重娶钟南嫣。

岂料老国公拄着拐杖出现力保原主,用身份和皇家脸面施压,宸王只能妥协。

礼成后,宸王便让人将原主关入破院,任由仆妇丫鬟凌辱和打骂也不管,更是没有侍卫看护……

钟璃书勾唇。

真是没想到啊,她堂堂龙旭国国师钟离,竟在祭天大典猝死,重生到闫兰国治国公嫡孙女钟璃书身上!

造化弄人!

原主在被第一个看不起原主替嫁的侍女殴打后就已奄奄一息。

方才,钟南嫣带人过来,就为了逼原主去承认是原主抢了这婚事,将这个锅背牢。

奈何原主说什么也不愿意,被钟南嫣的侍女活活打死。

然后,她就穿来了。

钟璃书嘴角扯出一抹苦涩的笑容,替自己、也替原主悲伤。

“钟璃书,我奉劝你还是主动承认是你设计我将我打晕后自己替嫁入府的,若不然我可不会给你好果子吃。”

一声娇柔却带着几分恨意的声音钻入钟璃书的耳朵。

钟璃书蓦然抬眸,看到一个衣着华贵的少女,面容清丽,但双眼狭长宛如狡猾的狐狸。

这就是原主的庶姐钟南嫣。

是原主父亲未娶妻前与一通房丫头所生。

在治国公府中,钟南嫣虽比钟璃书大一岁,因是通房丫头所生,只能是庶出二小姐。

在身份上,钟南嫣就必须喊原主一声‘大小姐’。

这些年,钟南嫣没少在暗中忽悠和残害原主。

只可惜原主这个傻白甜,什么都看透,傻乎乎的听钟南嫣忽悠,将其当成好庶姐。

钟璃书冷笑着回怼:“说得好像你给过我好果子吃一样。”

这压根就是钟南嫣看不起戴着面具的宸王,忽悠欢心宸王的原主嫁的。

现在又后悔了,还将这过错都推到原主身上。

真是贱得不行!

钟南嫣没想到钟璃书不仅反抗还顶嘴,愣神一下才下令:“你自找的!”

“上,抓住她!”语毕,钟南嫣迅速从怀中掏出一个瓷瓶,“钟璃书,今晚过后,你就下去跟你的死鬼母亲好好呆着吧……”

见状,钟璃书将嘴里的血水咽回肚子,锐利的目光紧紧盯着前方。

我去!

以前原主唯唯诺诺,在钟南嫣忽悠撺掇下,用劣质胭脂将本来姣好的面容给毁烂。

除了烂脸,原主更是每日服用钟南嫣送来的‘美颜圣水’。

说是美颜,实际有毒,能让原主的身体日渐走样,浮肿难看……

难道这就是有毒的‘美颜圣水’?

这时,方才被她反打的侍女挽起袖子就要扑过来,“贱人!让你打我……”

这侍女是钟南嫣从治国公府带来的狗腿子,阴狠无比,之前在国公府的时候没少联合其他丫鬟对原主暗中出手。

见状,钟璃书等侍女扑过来的时候,身子往旁边一滚,后者扑空趴在地上。

也是同一时候,钟璃书眉目一冷,迅速翻身坐在侍女背上,左手成爪掐住侍女脖子。

“我与宸王行了天地之礼,便是宸王妃,还轮不到你这贱婢造次!”

“放,放开……”

侍女不断挣扎,奈何钟璃书稳如泰山压在前者背上。

看着侍女反手锤自己,钟璃书用右手狠狠抓住前者的手腕。

“贱婢敢反抗!”钟璃书眯了眯冷眸,掐着侍女脖子的手收紧。

“救……二小……姐……”侍女呼吸急促,面色惨白。

看到这一幕的钟南嫣吓得后退一步,手中的瓷瓶拿不稳,直接摔落在地。

“啪!”

钟璃书循声抬眸,看到那破碎的瓷瓶冒出青色气泡。

好!

好的很!

还真是那有毒的‘美颜圣水’。

现在新仇旧恨一起算了!

钟璃书左手用力,狠厉地将侍女的脖子扭断。

就这样,侍女悔恨不已地瞪大眼睛死不瞑目。

她这凌厉果断的手法将钟南嫣完完全全给吓住了。

钟南嫣心中一阵害怕:不,这不是钟璃书……

钟璃书起身抬看着死透的侍女,用力踹到一边,目光转向钟南嫣,语气不善:“钟南嫣,你想怎么死?”

这样祸害原主的女人,留不得。

音落,她一边活动手上的筋骨,一边朝钟南嫣走去。

钟南嫣见状,一边吞咽口水,一边后退,眼里又惊又怕:“你,你杀人了,杀了我的侍女……钟璃书,这是宸王府……你要干什么……”

 


钟璃书大声狂笑,声音冷冽:“杀人又如何?你们都杀过我了,还不让我杀回去?

“还有,你一个治国公府的二小姐,在宸王府又有何用?

“就算宸王不认,我也还是天地见证过的宸王妃,宾客皆知。

“你钟南嫣在宸王府算个球!连个侍妾都不是!”

被钟璃书这么一顶嘴,钟南嫣不知道如何反驳,只知前者很恐怖,她也因此一味后退。

“啊……”

因为过于害怕,钟南嫣没想起有门槛,整个人被绊得一屁股坐在地上。

这一声尖叫惊动在外面院门守着的两个嬷嬷。

等两个嬷嬷进来的时候,正好瞧见钟璃书一脚踩在钟南嫣的胸口上。

“二小姐!”

两个嬷嬷异口同声,一起冲过来。

钟南嫣双手抱住钟璃书的脚,惊恐道:“找王爷,找王爷……”

这钟璃书疯了,不找王爷来,她怕她们几个都折在这里。

其中一个嬷嬷闻声,也意识到事情没有这么简单,转身就往外跑,而另一个嬷嬷赶过来救钟南嫣。

最后根本就打不过忽然力大无穷的钟璃书,也被压制在地上。

“贱人!你敢打二小姐,王爷不会放过你这贱……啊!”

钟璃书用力踩在嬷嬷的脸上,寒声道:“老奴头!我看你命门黑气萦绕,造孽过多,这几日诸事不顺。

“你这样的人不好好吃斋念佛,还这般嚣张,就等着死无全尸吧!”

她钟离最擅长的就是看面相,这嬷嬷的面相一看就是命不久矣。

那个被钟璃书怒斥的嬷嬷神色大变,心想:这小贱人怎么知道她最近诸事不顺的?

她这几日出门被狗咬,喝水被水呛,就连吃饭都被噎……

看到钟璃书面上的严肃,嬷嬷一脸质疑:这小贱人胡诌的吧?

还什么死无全尸,一听就是胡说八道!

嬷嬷用力挣扎,推开钟璃书踩在自己脸上的脚:“你才死无全尸!打伤二小姐,惹了王爷,你最后怕是连骨头渣子都不剩!”

“呸!老奴头!你……”钟璃书抬起脚就要再次踩下去,却发现钟南嫣不知何时爬起来,踉踉跄跄往外跑,“站住!”

嬷嬷不是重点,解决那烦人的钟南嫣才是重点。

然而还没等她追过去,嬷嬷一把抱住她的脚,给钟南嫣争取逃跑机会。

看着那道身影离开自己的视线,钟璃书一脸愤怒地将怒气撒在嬷嬷身上。

发泄完之后,她才心满意足地坐下休息。

就在这时,胸口传来灼烧感。

她连忙伸手去掏,却掏出一个巴掌大小的三清铃。

这不是她前世随身携带、用处广泛的三清铃吗?

三清铃能镇宅化煞,吸财纳福,更能扭转乾坤改变风水。

不仅如此,还能寻煞。

寻煞,顾名思义就是寻找煞气。

刚一思忖,就看到三清铃有闪烁。

钟璃书眯了眯眼睛,若有所思:一代战神的居所应当是风水宝地才是,有煞气存在是怎么一回事?

前世的臭毛病使得她伸手摇了下三清铃,慢条斯理地起身走出门。

除煞是她最喜欢做的。

正好她也想看看这煞气这么大是因何。

那些远远听到这边传来动静的奴仆正好在这个时候赶过来。

他们却惊骇地看到钟璃书手里摇着铃铛喃喃自语地在院子兜兜转转,就跟中了邪一样。

对!

她们觉得钟璃书就是中了邪。

不然怎么会反抗呢……

这个时候,刚好有一阵风吹来,他们的背脊凉飕飕的,吓得他们不敢继续靠近这院子。

此时的钟璃书也知道有人在暗中看着,压根没有理会,而是在院子里走了一圈。

一通检查下来发现并没有异样,欲要出院门,就被那些远远看着的人喊住:“钟大小姐,王爷有交代,没有王爷允许,您不能离开院子的……”

钟璃书不悦地皱眉,斜睨一眼:这府中的煞气要是不除去,到时候她也会被牵连。

虽说借尸还魂并非她所愿,但她现在既借着原主的身子活了,那就该好好活着才是。

“少多管闲事!”

见钟璃书一定要出院子,一个负责巡逻这边的侍卫急忙上前,伸手就要阻拦:“大小姐,请不要让小的们为难啊……”

钟璃书冷声道:“你要是碰我,我就喊非礼,说你对我欲行不轨,到时候你也要跟着我死!”

这完全不合乎常理的出牌让侍卫瞬间懵了脑袋。

钟璃书收回目光,径直往另一处走去。

侍卫没办法,只好就这样跟着。

其他人见到这样的钟璃书,都不敢贸然靠近,而是结伴走进院子。

才发现死了一个侍女,然后还有一个嬷嬷受重伤……

众人脸色惨白,僵在原地。

与此同时,钟璃书没有在意身后跟着的尾巴,手握三清铃,一会儿抬头看天,一会儿低头,开始在王府中寻找煞气所在。

最后按照三清铃的提示,她来到一处寂静的院子。

“王妃,别靠近!”

在她要伸手推门的时候,侍卫忽然出声。

“为何?”钟璃书的手停在半空中。

“王爷不许任何人靠近那里,那是王爷一个好友的住处……”

闻言,钟璃书抬头看着宅院上方。

虽说夜色漆黑,但在月光的照耀下,她能看到宅院上方有一股黑气环绕。

不知是那黑气感受到什么,在她凝视一会儿后,那黑气竟然散去。

她知道这黑气不可能真的散去,只有进去将其除去……

琢磨至此,钟璃书用力推开门走进去。

而侍卫压根不敢靠近,毕竟王爷下的是死命令,他可不想死。

等她一走进去,那大门不知是被风刮还是如何,轰然关上。

对她来说,见惯大场面的她丝毫不受影响。

钟璃书手握三清铃,站在院子里,目光审视四周。

整个院子煞气很重,光是在这里站着,就能感觉到寒气逼人。

“孽畜,出来!”

钟璃书淡淡地看着主屋方向。

在外面的侍卫不敢靠近,但却能听到院子里的动静。

这大小姐口中的‘孽畜’是谁?

或许是好奇心驱使,他还是忍不住走过去,趴在门上透过门缝往里面看去。

只见钟璃书挺直腰杆站在院子中央,一手握拳负在背后,一手轻抬,握着不知道什么东西。

不一会儿,一个喘着粗气、穿着黑袍的男人从屋中出来。

 


漆黑夜色下,男人的面容隐藏在斗篷帽子之下,让人看不清。

自钟离的灵魂和钟璃书的肉体契合后,让她有了一双能辨煞的双瞳。

外人或许看不到煞气,但她却能看清。

这时出来的男人就是完全是被煞气包裹着的。

与此说是这个人被煞气包裹,不如说是煞气控制了这个人的一行一举。

这就是宸王的好友?

“桀桀桀桀……”

听到这头皮发麻的笑容,钟璃书眉头拧紧,摇起手中的三清铃,吸收月色,微微一摇,对准前方。

“啊——”

随着铃声响起了一声惨叫,那本萦绕男人身边的煞气骤然分散,形成煞团,不断朝她袭来。

钟璃书心里骂了一句,从头上拔下簪子割破左手手心,将血沾在三清铃上。

煞气一来,她就用三清铃掷过去。

以血为引,以铃为器,这一下,煞团便被纳铃中。

“挡我者死……”男人嘴里吐出浓浊的黑气,声音也森冷无比。

钟璃书勾唇:“死?孽畜也敢在我面前撒野?”

语毕,她将三清铃一收,躲开煞气来到男人面前。

也是这个时候,她才看到男人那张煞白的脸。

迅雷不及掩耳之势下,她的右手食指、中指沾过左手手心的血,在男人额头顺下画符,迅速重重一拍。

男人嘴里发出痛苦地尖叫。

钟璃书一把扒开男人衣襟,又用相同的手法在男人胸口处画下一道血符,嘴中念念有词。

就在她即将男人体内的煞气给拍出来时,巨大的踢门声打断她的动作。

也正是这一打断,让那些外散的煞气重新钻入男人体内。

“钟璃书!”暴怒声在她身后传来。

趁此空档,男人一个闪身进了屋子,门窗全部闭上。

钟璃书恨铁不成钢地咬了咬后槽牙:早不来晚不来,碍手碍脚的。

她上去就要踹房门,结果被两个人用力捏住肩膀,像老鹰抓小鸡一样,将她凌空提起,扔到一个身穿大红喜服、眉目如画的男子面前。

这便是原主爱了多年的男人,闫兰国最出色的王爷,让外敌都惧怕的战神王爷晏凌宸。

“我……”

“砰!”

钟璃书刚开口,得到的却是晏凌宸的一记正中胸口的猛踢。

只有几口气强撑着出来除煞的她被他这么一踢,一口血直接喷了出来。

晏凌宸面色冰冷,一脸厌恶,声音夹杂着无尽怒气:“丑女人,这是你能来的地方吗?一点规矩都不知道,真是不知所谓!”

“王爷,就是这贱人刚才一直踩着二小姐打,王爷赶紧将这贱人给杀了吧!”

钟璃书闻声,抬眸看去,一口银牙差点咬碎。

这嬷嬷就是刚才跑去给晏凌宸报信的人。

“要么称我为钟大小姐,要么称我为王妃,你个不懂尊卑的老东西!”

钟璃书的一阵犀利言辞让晏凌宸愣了一下。

这还是他认识的钟璃书吗?

言语当真是粗鄙,和刚才高堂上的俨然两样。

晏凌宸凝眉,被这么一激后,眸色阴沉:“王妃?钟璃书,你也配?”

“不管配不配,礼成,我便是你名义上的王妃。”钟璃书挑眉。

这话气得晏凌宸磨牙切齿:“钟璃书,收起你那恶心的心思,不管你打什么主意,你都不会是本王的妻子。

“本王也说过,你要是想继续留在宸王府,就得安静呆在破院。

“如今你违反本王命令,还打了嫣儿,如此恶毒不守规矩之人,宸王府留不得你。

“来人,将这个恶毒的丑女人打一顿,留一口气就扔出王府!”

他还想着要如何将这个令人作呕的女人赶出王府。

这下好了,这女人自己作死,怪不得他。

打了嫣儿,留这女人一口气,已经算是他开恩了。

钟璃书抬眸定定观察着他的面相。

五官端正深邃,鼻梁与饱满的天庭直立,是大富大贵之相,眉宇间隐约看出龙影,也是个有帝王之相的。

只可惜,染上煞气,不去化解的话,活不过三日。

面向看至此,她心中豁然开朗,那一股怨气瞬间消失。

过后她的嘴角上扬,笑容也随之灿烂:“王爷你确定要将我赶出王府?”

没有她,他必死无疑。

晏凌宸没有出声,只是沉着脸色盯着她:这女人突然变得有些奇怪,她此时不是应该哭喊着求他吗?还有她这反问的语气是何意?

见晏凌宸不语,她幽幽说道:“王爷啊……你可知面上带煞,眉宇黑气久久不散,注定英年早逝,说不定是今晚。”

身为国师,看相算卦可是她的强项,无一过错。

闻言,晏凌宸怒气冲头,一脚踩着她的胸口,将她身子踩在脚下,森冷地说道:“丑女人胡说八道,少在这妖言惑众!

“来人,将这女人的嘴巴缝起来再打一顿扔出去!”

敢诅咒他?

这女人真是活腻了!

钟璃书一脸从容地咯咯直笑。

这一笑把在场的人都笑怔了:这女人疯了?

晏凌宸只觉得钟璃书的笑容刺眼,仿佛是在嘲笑他一般。

他那踩着她胸口的脚微微用力,厉声质问:“丑女人!你笑什么?”

钟璃书忍着发闷的胸口,话语犀利:“我笑你命不久矣,更欢喜我就算被你杀死,黄泉路上也不会孤单。”

晏凌宸一阵嫌恶涌上心头:“丑女人!收起你那笑容,本王不想将隔夜饭吐出来!”

钟璃书心里发堵,听到他一口一个‘丑女人’,眼睛不由得湿润。

这是原身的身体反应。

她将泪狠狠憋在眼眶中,冷声道:“再丑也是拜钟南嫣那个女人所赐,是她害得我变成这个样子,她才恶毒不堪。”

晏凌宸嘲讽地笑道:“嫣儿对你下手,那也是你活该!就算嫣儿打死你,也是你自找的。”

钟璃书:?

这王爷还是个双标狗?

“晏凌宸你个短命鬼,你……”

“啊!”

屋中传来的吼声打断钟璃书的话,但声音很快就消失无边。

钟璃书瞥了一眼,心想定是血符起作用了。

幸好啊,换了身体也并不影响她的操作。

“你对阿赫做了什么?”晏凌宸挪开脚,蹲下来一把掐住钟璃书的脖子,将她整个人提起来,语气冰冷:“你有何目的?你并非钟璃书对不对?”

 


网友评论

发表评论

您的评论需要经过审核才能显示

为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