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彩小说尽在A1阅读网!手机版

彩泥文学 > 武侠仙侠 > 穿越后嫁给教书先生

穿越后嫁给教书先生

萧悦作者 著

武侠仙侠连载

时空穿梭,宋琳琅来到了这落后的古代社会,满目琳琅,在这十八般武艺中,随便挑了两样带着老娘走上发家致富之路。奇葩亲戚和负心渣男找上门,宋琳琅用银子随手打发,伪闺蜜构陷她,一瓶新研发的“心善则貌美”的“护肤”药送给她!从此“恶名”满村传,唯有向来礼法俱全的教书先生顾微之,对她另眼相看。

主角:宋琳琅,顾微之   更新:2022-09-14 12:18:00

在线阅读
分享到:

扫描二维码手机上阅读

男女主角分别是宋琳琅,顾微之 的武侠仙侠小说《穿越后嫁给教书先生》,由网络作家“萧悦作者”所著,讲述一系列精彩纷呈的故事,本站纯净无弹窗,精彩内容欢迎阅读!小说详情介绍:时空穿梭,宋琳琅来到了这落后的古代社会,满目琳琅,在这十八般武艺中,随便挑了两样带着老娘走上发家致富之路。奇葩亲戚和负心渣男找上门,宋琳琅用银子随手打发,伪闺蜜构陷她,一瓶新研发的“心善则貌美”的“护肤”药送给她!从此“恶名”满村传,唯有向来礼法俱全的教书先生顾微之,对她另眼相看。

《穿越后嫁给教书先生》精彩片段

水一点点灌入宋琳琅的鼻腔,她知道自己这次必死无疑。

她的双手被麻绳紧紧绑在身后,根本无法挣脱,甚至越来越紧。

可是究竟是谁要害她呢?

宋琳琅猛地坐了起来,看着这间破旧不堪的茅草房。

她这是被某个渔民救了?

电视剧都是这么演的。

她起身才发现自己全身湿漉漉的,像是刚从水里捞出来一样。

这人救了她,不给换件衣服的么?怎么和电视剧不一样?

“我管她是死了还是活了,反正今天,我们两家的婚约,是退定了!”

突然,门外传来中气十足又尖锐的声音,刺的宋琳琅一阵头疼,耳朵嗡嗡地叫。

“嫂子,琳琅做不成你儿媳,那好歹也是你外甥女,现在她生死未卜......”一个哭到沙哑的声音响起,可是话还没有说完,就又被那尖锐的声音打断。

“陈金枝!你是在教训我?我告诉你,我家松儿不久就要入赘县令府,从此我们周家就是上等人了......”

听到这里,宋琳琅只觉得心口一疼,紧接着眼前便闪过大量陌生画面。

她竟然穿越到一个同名同姓的女孩身上,还是古代?

而原主之所以跳河,是原主自小喜欢表哥,一时间承受不住退婚的打击,便跳河自尽了。

门外说话的人就是她的娘亲陈金枝和舅母汪翠花。

了解清除了事情的始末,宋琳琅眼底闪过一丝冷冽。

“又是一个负心汉!”

门外的吵闹声依然在继续,但是仔细听就知道是汪翠花占上风。宋琳琅拧了拧眉心,朝着门外走去。

“这是二两银子,就当给那个死丫头买个棺材了。从今以后你们不要再登我周家大门,我周家没有你们宋家这种穷亲戚!”

汪翠花说完,扔下二两银子,就直接转身走人。

“舅母,请留步。”

清脆的嗓音突然出现,叫住了已经走到院门前的汪翠花。

陈金枝一见宋琳琅出现,立即上前,关心问着,“琳琅,你醒了!有没有感觉哪里痛?”

宋琳琅看着陈金枝眼里的慈爱和关心,心口泛起暖意。

前世,她是一个必须冷酷无情的杀手,她不需要感情,也没人对她有过关心。如今,陈金枝眼里的慈爱,让她眼眶泛红。

她扶着身体哭到摇摇欲坠的陈金枝,柔声说道,“娘,我没事。你先坐着休息,退婚的事情,我来处理。”

陈金枝并不觉得她能解决这个问题,刚想开口,宋琳琅拍了拍她的后背。

“娘,相信我。”

安抚好了陈金枝,宋琳琅看向了汪翠花。

“舅母。”

汪翠花以为宋琳琅是为了求情,鼻子冷哼一声。

“琳琅,做人不要太自私,我家松儿那是富贵命,你嫁给他只会拖累他。”

“舅母说的是。”

宋琳琅微笑着,向着汪翠花款款走来。

虽然宋琳琅还是和以前一样,皮肤又黑还一脸的麻子,可是汪翠花总觉得眼前的宋琳琅变得有些不太一样,似乎变得贵气了不少?

啊呸!

她怎么能在宋琳琅身上看到贵气!

一定是她眼花了!

“不过,我要说的是,不是我宋琳琅配不上周松,而是周松配不上我。今日婚约,也不是你周家退婚宋家,而是我宋家退婚你周家。”

一番话,宋琳琅说的不卑不亢,虽没有嘶吼怒喊,可是却铿锵有力,让在场的所有人,全都清晰的听到了每一个字!

汪翠花满脸通红,怒瞪双眼。

“丑丫头!你说什么?”

望着汪翠花眼底的怒火,宋琳琅并没有在意。依然是笑意盈盈的将刚刚从地上捡起的二两银子,放在了汪翠花的手里。

“舅母,这二两银子,就当是我退给表哥的青春损失费,你拿好。”

望着手里的二两银子,还有宋琳琅脸上的笑容汪翠花只觉得扎眼极了!

明明自己是来羞辱宋琳琅的,结果反被宋琳琅羞辱!

汪翠花胸口不停起伏,眼眸像是淬了火一般扬起了手,向宋琳琅的脸上扇去!


在众人以为宋琳琅要生生挨下这个巴掌的时候,却看见宋琳琅微微一个侧身,轻而易举的躲了过去。

倒是汪翠花,因为用了全身的力气,所以当宋琳琅侧身躲过的时候,汪翠花脸摔在了地上,还吃了一嘴的泥!

“噗嗤......”

门外,围观的人群中有人笑出了声。

就连一直沉浸在难过当中的陈金枝,看到眼前这个画面的时候,嘴角也不禁浮现了笑容。

宋琳琅的眼底闪过了一丝戏谑,但是面上,却还是装作一脸惊讶的样子。

“舅母!这可使不得!我不过顺水推舟,如了你的心愿罢了,舅母用不着对我这么感恩戴德。”

汪翠花抬起头,一脸愤懑,气的鼻子都歪了!

宋琳琅那个小贱人说什么?

说她感恩戴德?

“呸!”

汪翠花连忙爬起来,抬起脚就踹向宋琳琅。

宋琳琅冷笑一声,她目光左右环顾一下,发现了身后大缸里有着一块用来压咸菜的石头。

只见她眼底闪过一丝狡黠,后快速将大石头抱在了怀里,挡在了身前。

“哎哟——”

耳边响起汪翠花的尖叫声,宋琳琅嗤笑了一声。

另一边脚踹到石头,汪翠花立即觉得脚都要废掉了!

她一边跳着脚,一边对着门外大喊着。

“打人了——大家快来评评理啊——”

对于汪翠花这种颠倒是非黑白的行为,宋琳琅嗤之以鼻。

她相信有眼睛的人,都会看得明白究竟是谁打谁。

谁知,她这个念头刚过去,就见从门外走进来了一个人,一边搀扶着汪翠花,一边还指责着宋琳琅。

“琳琅啊,你舅妈好歹是你长辈,你怎么能打她呢?还不赶紧给你舅妈跪下,认个错!”

宋琳琅看了过去,发现是家住在她隔壁的李大娘。

这李大娘一向喜欢捧高踩低,爱占便宜。

明明她家门前也有两颗梨树,可每次路过原主家门前时,她都要顺走几个梨,就好像她家没有似得。

宋琳琅何其聪明,只是一眼,便知道这李大娘心里是打的什么算盘。李大娘怕是觉得汪翠花一家攀上了县令一家,现在想在汪翠花面前卖个好吧。

她依然笑意盈盈,可是话里,却多了几分严肃。

“大娘,你什么时候看到我打舅母了?”

李大娘梗着脖子,坚定的说着:“我两只眼睛都看到了!”

“我也看到了。”

“我,我也看到了......”

听到门外有人附和自己,李大娘心中的底气更加的足了,嚷嚷着。

“你看到没!大家都看到你打人了,还不赶紧向你舅母道歉!”

汪翠花没有想到宋家村的人这么上道,竟然都帮着她!心中也越发的得意起来,她坐在了一旁的石桌上,趾高气扬的指着宋琳琅。

“跪下,向我道歉!”

穷山恶水出刁民!

这句话说的果然没有错!

本以为这些村民,心中都是善良的,却没有想到,都是一群敷衍趋势的!

宋琳琅眼底闪过一丝冷冽,袖子里的手活动了几下,最后慢慢的握成拳头状,杏眸如鹰隼一样,紧锁住汪翠花。

“舅母,你确定我打你了?”

仔细听,能从这话里听出一丝警告。可惜汪翠花现在十分享受被众人捧着的滋味,她仰起头,用鼻孔看人。

“是!大家都看到你打我了!”

宋琳琅冷笑:“既然舅母坚持说我打了你,那我不能不满足舅母的心愿。”

就在汪翠花以为宋琳琅道歉,想继续刁难她出气的时候。

谁料下一刻,她的眼前一黑,再接着,脸上一痛!

“啪——”

火辣辣的疼,让汪翠花半边脸肿成了猪头一样高!

“啊——你......”

话还未说完,又边脸再次被人扇了一个耳光。

眨眼间,汪翠花彻底变成了一个猪头!

不等汪翠花捂脸喊疼,宋琳琅又一脚将她从石桌上踹了下去,摔了个四仰八叉。

一旁的李大娘吓得指着宋琳琅,大叫:“你怎么打人啊!”

宋琳琅掸了掸衣袖,故作无辜。

“我打人了吗?我什么时候打的,我怎么不知道?”

......

众人被宋琳琅这么无耻的话气到。

“你当我们眼瞎啊!我们刚刚都看见了!你扇了你舅妈两巴掌!还踹了她一脚!”

“对!我们都亲眼看见了。”

宋琳琅莞尔一笑,“既然你们没眼瞎,那我舅母打我时,骂我时,你们怎么没看见?”


门外的众人当即沉默,有的人心虚地低下了头。

其实他们也并非是不想替宋琳琅出头,而是因为那汪翠花的儿子攀上了县令的千金!

他们也惹不起啊!

像是猜透了他们的心思,众人只听宋琳琅说着。

“倘若你们只是因为不想得罪谁而说谎,那请各位先回避。今日之事,我琳琅全当没有发生过,日后见了诸位,还是该喊叔喊叔,该喊婶子喊婶子,不会有半点嫉恨。但一直留下来,不分是非黑白的,那就不要怪琳琅不客气了!”

众人望去,只见宋琳琅的手中多了一根铁棍,想着刚刚宋琳琅身手快的给汪翠花打了一顿,大家都不想惹事,连忙散去。

除了在院子里的李大娘......

李大娘见别人都散去了,心里十分鄙夷。

都是一群胆小鬼!

在她眼里,想宋琳琅不过是一个黄毛丫头,她的威胁成不了气候。

倒是汪翠花,不久后就会是县太爷的亲家,今日她要是帮了汪翠花解决了宋琳琅这个麻烦,那汪翠花不给点银子谢谢她?

想到这里,李大娘三步并两步的走到宋琳琅面前。

“你这个丑丫头,你还不......”

李大娘不过刚开口,宋琳琅手中的铁棒便落在了汪翠花的身上。

“啊——”

疼的汪翠花嗷嗷直叫,李大娘被吓到,一时间不知道该做什么反应。

宋琳琅收回了手,拿着铁棒看着李大娘,似笑非笑的看着她,但是话却是对汪翠花说的。

“舅母,她说一句,我打你一下,如何?”

汪翠花被宋琳琅踹一脚到现在都还没有缓过劲,屁股又被宋琳琅打了一棒,只觉得身体要四分五裂。

现在宋琳琅还说什么,李大娘说一句,她便打自己一下。

瞬间,汪翠花便将自己对宋琳琅的恨,分在了李大娘的身上。

她伸着猪一样的胖手,指着门外,对着李大娘说道。

“还不赶紧滚!”

被汪翠花嫌弃,李大娘脸上的讨好也没有了,转头换上一脸丑陋嘴脸。

“神气什么神气,不就是儿子被县太爷的女儿看上了吗?我把我儿子好好打扮一下,说不定还能迷上公主呢!”

话落,看着汪翠花身上的华丽的棉布衣服,心生嫉妒,故意吐了一口口水在上面,冷哼一声走了。

瞬间,刚刚还热闹不已的院子里,只剩下了宋琳琅母女和汪翠花。

宋琳琅蹲下去,笑意盈盈,但是手中的铁棍,却是有一下没一下的敲着地面。

“舅母,你是要自己出去,还是要我‘抬’着你出去?”

“我,我自己出去......”

汪翠花连滚带爬的爬出了宋家,哪里还有来时的风光!

等汪翠花走了,宋琳琅立即关上大门。

陈金枝迎上来,有些担忧的看着她。“琳琅......你不该打你舅母,她毕竟是长辈,也是咱们的亲人,你......”

听到陈金枝也是要指责她,虽然知道她是为自己好,但是宋琳琅不爱听,连忙出声打断。

“娘!她若是当我们是亲人,就不会在我生死未卜的时候还要坚持退婚!”

陈金枝一愣,明显没有想到宋琳琅会顶撞她。

宋琳琅心里也有点不舒服,想安慰陈金枝,可是转念想想,陈金枝每次都被汪翠花欺负的死死的,还一直不敢反抗,就又说道。

“娘,你好好想想,倘若我真的死了怎么办?”

陈金枝脸色猛地煞白,身体也微微颤抖着。

宋琳琅也不多言,留给陈金枝一个安静的环境,自己转身进了屋子。

按照原主对房间的记忆,宋琳琅找到了放热水的水壶,又拿了一个木盆,开始沐浴。

虽然古代没有环境污染,可那河里多少还是有些鱼虾的尸体或者其他的脏东西,衣服湿漉漉的粘在身上,很不舒服。

可当她脱下衣服,却意外发现自己右手手腕有一块凤凰形状的纹身!

宋琳琅觉得稀奇,上手摸了一把:“古代人也纹身?”

她好奇的用左手细细摸着,就在她手摸到图案的一刹那,宋琳琅突然觉得有一股暖流和很强大的力量,从凤凰纹身流出!

下一刻,她的眼前便出现了一座医馆!

她推开医馆房门,正是她在现代的私人医馆!

里面的医疗器材东一应具有,就连她前往Y国执行任务前,没来得及吃的泡面都还完好无损的在锅里!

最重要的是,泡面还是冒着热气,还是新鲜的!

“这是怎么回事?”宋琳琅不禁有些震惊。


网友评论

发表评论

您的评论需要经过审核才能显示

为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