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彩小说尽在A1阅读网!手机版

彩泥文学 > 武侠仙侠 > 调戏了良家妇男

调戏了良家妇男

轻风晓星尘作者 著

武侠仙侠连载

被人算计下药,阴差阳错和自己老板发生关系。安澜事后得知苏慕宸就是他们公司的老总时,心里泛起一阵阵后怕!谁也没想到,最终安澜竟嫁给了苏慕宸,在外人看来开朗随和的稳重才俊,实际上就是横行霸道的腹黑男。

主角:安澜,苏慕宸   更新:2022-09-14 12:18:00

在线阅读
分享到:

扫描二维码手机上阅读

男女主角分别是安澜,苏慕宸 的武侠仙侠小说《调戏了良家妇男》,由网络作家“轻风晓星尘作者”所著,讲述一系列精彩纷呈的故事,本站纯净无弹窗,精彩内容欢迎阅读!小说详情介绍:被人算计下药,阴差阳错和自己老板发生关系。安澜事后得知苏慕宸就是他们公司的老总时,心里泛起一阵阵后怕!谁也没想到,最终安澜竟嫁给了苏慕宸,在外人看来开朗随和的稳重才俊,实际上就是横行霸道的腹黑男。

《调戏了良家妇男》精彩片段

夜,外面的狂风骤雨疯狂地拍打着酒店的落地窗,男人的动作随着雷雨交际变得更加凶猛。

安澜只觉得疼痛遍布全身,意识逐渐模糊,恍惚间嘴里嘟囔着一个名字:“冥羽……”

男人的动作一顿,下一秒更加用力,不多时安澜便昏睡过去。

再次醒来的时候,她只觉得浑身像是被车子碾压了一般疼,不禁倒吸了一口凉气。

还不等她回过神来,男人冰冷的声音便在背后响起。

“醒了?”

“啊!”她吓了一跳,下意识的从床上跳下去,惊恐的看着床上的男人,大脑一片空白。

男人黑着一张脸堪比北极冰川,指尖夹着一根香烟,烟雾迷离中看上去镀了几层神秘。

“你,你你你!”安澜有些傻了。

“我,怎样?”男人挑眉。

足足安静了一分钟才回过神来,昨夜的记忆涌上心头。

昨晚部门聚餐,她被几个同事灌多了酒,迷迷糊糊的想要来酒店楼上开个房休息,结果却阴差阳错的走错了房间,等她反应过来准备出去的时候,就被眼前的男人给拽住了。

昨晚的男人浑身滚烫意识模糊,而她在酒精的作用下也是迷迷糊糊,错把他认成了心里的那个人,孤男寡女干柴烈火,就这样发生了一夜的纠缠。

想着是自己走错了房间,安澜上一秒还理直气壮的想要讨公道,下一秒就没了气焰。

“你打算这样站到什么时候?”男人冷淡沙哑的声音传来。

顺着她的目光看去,安澜这才发现,自己没穿衣服!

“啊!”惊慌失措,她猛然一把拽起床上的被子把自己死死围住。

男人只觉得身上一凉,修长匀称的身材一丝不挂一览无余,香烟上的香灰掉在胸膛之上,让他脸色更阴暗了几个度。

“流氓!”安澜脸色瞬间红的厉害,猛然转过身去。

苏慕宸脸色一僵,这个女人聒噪得很,他是流氓?分明是她抢走了被子。

安澜脑海中不断的闪过昨夜的片段,脸红的都能滴出血,当即捡起地上的衣服跑去洗手间,以最快的速度换上。

看着镜子中满是红色印记的脖子,她恨不得抽自己一巴掌,虽说是成年人了,能够为自己的行为负责,但是冲进别人的房间,认错人睡了人家,这算怎么回事啊。

“不行,本姑娘绝不能负责。”

想着,安澜清了清嗓子,故作镇定,昂首挺胸的走了出去,彼时男人已经穿上了裤子,坚挺的胸膛仍然袒露在外。

“你,你这种男人我见多了,小模样长得挺标致的,不好好找个女朋友,出来勾引什么良家妇女。”

说着,安澜从口袋里拿出钱包,将里面仅有的一百块钱放在了床头:“都是成年人了,昨晚的事我们就都当作没发生,你要是敢粘着我负责,别怪我不客气。”

说完,她转身就以最快的速度跑了出去,生怕再晚一秒,就被男人如同利刃的目光凌迟。

苏慕宸冷着脸看着放在床头后皱巴巴的一百块钱,一双手狠狠的握紧拳头,这女人,把他当什么了?

 


事后不负责的男人一抓一大把,提了裤子就翻脸不认人的女人他还是头一次见。

昨夜女人让他沉迷的线条历历在目,苏慕宸走过去,愤恨地将一百元钱撕得粉碎,余光看到白色的被子里似乎有什么东西,他这才掀开被子。

只见一张蓝色边框的工作证,以及昨夜留下的一片血红。

看着工作证上安澜的名字,还有那张笑面如花的脸,苏慕宸烟牙切齿。

再往下看到瑞丰集团销售部员工的几个小字,他脸上的阴暗忽然散去,嘴角勾起一丝冷笑。

而此刻的安澜,几乎扫毛腿的速度飞快的离开现场坐上了常坐的128路公交。

惊魂未定,手机铃声就响起。

看到来电显示是‘微微一笑吓死人‘,她才松了口气按了接听键。

纪微微如同狮吼的声音立刻传来:“小安澜,你出息了,居然敢夜不归宿!”

“嘘!!”安澜心里说不出的心虚,赶紧看看四周,见四周没人关注自己,这才松了口气。

“微微,我惹祸了。”

“从小到大你惹的祸还少吗?”纪微微不屑。

“这次不一样。”

安澜以最简洁的方式直白的将昨晚自己兽性大发调戏良家妇男的事说了一遍,电话另一端瞬间沉默了。

“喂,你在听吗?”

纪微微立刻炸了锅:“你出息了安澜!夜不归宿就算了,居然还有了野男人!”

噗,安澜瞬间后悔了告诉她这个大嘴巴。

“你小点声,幸亏我跑得快,要是让我负责,我就惨了。”

“怕什么,他是男人,不吃亏,你是始作俑者,也不亏。”

安澜汗颜,是是是,不亏,不过是她怎珍藏了二十四年的初夜而已。

“不过,那男人是谁你知道吗?长得帅不帅?”

安澜又想起今早男人的线条与棱角分明的脸庞,不由红了脸:“帅是挺帅的,就是觉得,好像在哪见过。”

“管他呢,帅就行,不亏不亏,干柴烈火没有措施,安全起见,别忘了来公司之前去买避孕药,冲动下的产物可不行有。”纪微微提示。

安澜应下,这才挂断了电话,心里七上八下的不是滋味。

下了公交,她在公司门口的药店买了避孕药揣在口袋,看着身上皱皱巴巴的衣服,她用手拽了拽。

要不是时间紧迫就要迟到了,她真应该回家换身衣服。

卡着点到了公司,安澜在部门经理眼皮子底下坐到了工作位上,位置还不等坐热,就被经理叫去了办公室。

销售部的经理是个五十多岁顶着地中海发型的男人,公司的人都叫他灭绝祖师,而她就是那个很不幸被灭绝祖师盯上的女人。

怀着忐忑的心情进去,只见陈好经理沉着一张脸,安澜心里就有一种不好的预感。

“经理,您叫我。”

“嗯,小安啊,坐吧。”

陈好上下打探她一番,看到她皱巴巴的衣服蓬头垢面,脸色更难看了。

“这里是公司,你还真把公司当成你家了?穿成这样就来了,咱们瑞丰集团可是五百强企业,员工的仪表代表着企业的形象,你这样成何体统。”

 


“是经理,我以后一定注意。”

“好了,言归正传,昨晚的聚会你去了吗?”

“去了。”重新选的话她宁愿不去。

不去就不会喝多,不喝多就不会造成闹剧。

“那就好,跟部门里的同事打好关系很重要,别整天就知道早退迟到,要把公司当成是你的家,这样才能出业绩,知不知道?”

安澜无语,好家伙,所以到底要不要把公司当成自己的家?

“我知道了经理。”

虽然每次早退迟到,她都会趁着中午或者周六周天主动加班补回来,可是公司就是公司要守规章制度,她没什么好狡辩的。

“你现在还是实习期,要不是纪微微推荐你,你能一个刚出校门的实习生就来瑞丰工作吗,我也是看好你才和你说这些,你们一起进来的几个实习生是竞争关系,咱们销售部门看的就是业务水平销售业绩,你要是在这样吊儿郎当下去很危险,到时候不止辜负了我对你的期望,更辜负了纪微微对你的推荐。”

“经理,我的业绩不是一直名列前茅吗。”

她很需要这份工作,除了不得已的早退迟到,其他时间她都勤勤恳恳的工作。

“那又如何,这就自我满足了?”

“不是,我不是这个意思。”她垂了垂头。

“不是就好,回去自己好好想想以后应该怎么做。”

陈好虽然是灭绝祖师,但是对员工还算是不错的,安澜应下后就离开了办公室。

等她回到办工位上的时候,就看到一摞子的文件需要处理,又看了看一旁的老员工许佳的桌子上空空如也,就知道自己又被熊了。

没办法,职场就是如此,实习生永远寄人篱下。

她叹了口气,走过去准备工作,又被许佳叫住。

“阑阑啊,你不是和人事部那边的关系不错嘛,这个文件,辛苦你跑一趟帮我送过去吧。”

纪微微是瑞丰的人事,很多人都知道她们关系不错,因此都以为安澜是走了后门,说话总是夹枪带炮。

安澜不愿意计较,接过了文件:“好。”

瑞丰集团很大,光是办公楼就承包了一片楼区,销售部门在二号楼,人事部以及管理部门都在一号楼。

安澜来到一号楼的大厅,正准备乘坐电梯,等电梯时却眼尖的在大厅看到一个熟悉的身影。

她猛然聚精会神的看过去,果然见到苏慕宸身着一身蓝色休闲服朝着自己这边走了过来,刚刚安定下来的惊魂瞬间又开始躁动。

不是吧,那一百块钱已经是她周身全部的家当了,他这是觉得不够直接追过来了?这里可是公司!

安澜赶紧拿起文件把脸捂的死死的,心里祈祷着这家伙不要认出自己,更不要过来。

可是偏偏怕什么来什么,直到男人的脚步声在她的身边停下,熟悉的淡淡烟草味夹着男士香水的味道扑面而来,安澜心里咯噔一下。

好家伙,没跑了。

可她依旧执拗的用文件把脸挡的死死的,直到电梯下来赶紧冲上去就要按关门键,门关了一半,就被男人的手挡住。

他进来了,居然进来了!

 


网友评论

发表评论

您的评论需要经过审核才能显示

为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