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彩小说尽在A1阅读网!手机版

彩泥文学 > 武侠仙侠 > 只宠老公别无分号

只宠老公别无分号

小豆芽儿作者 著

武侠仙侠连载

前世的沈栀一门心思想着渣男,将阴郁偏执但却深爱她的丈夫抛掷在一边,到死才明白霍谨言那深沉的爱。重生之后,沈栀脚踹渣男,惩治贱妹,重撩老公霍谨言,这一世她要珍惜每一分一秒和他在一起的时光,宠他爱他把他放心尖尖上。

主角:沈栀,霍谨言   更新:2022-09-14 12:18:00

在线阅读
分享到:

扫描二维码手机上阅读

男女主角分别是沈栀,霍谨言 的武侠仙侠小说《只宠老公别无分号》,由网络作家“小豆芽儿作者”所著,讲述一系列精彩纷呈的故事,本站纯净无弹窗,精彩内容欢迎阅读!小说详情介绍:前世的沈栀一门心思想着渣男,将阴郁偏执但却深爱她的丈夫抛掷在一边,到死才明白霍谨言那深沉的爱。重生之后,沈栀脚踹渣男,惩治贱妹,重撩老公霍谨言,这一世她要珍惜每一分一秒和他在一起的时光,宠他爱他把他放心尖尖上。

《只宠老公别无分号》精彩片段

天空似蒙着一层黑布,没有一丝光亮,黑沉沉的压下来,让人透不过气。

九月的江城,闷了小半月,迎来了第一场暴风雨。

少女狼狈的跪在地上,全身被雨水打湿,摇摇欲坠。男人站在她面前,透过厚厚的雨幕看着她,眼里是苍凉和失望。

“沈栀,你都能把人推下楼,还有什么是你做不出来了?!你不喜欢他,也不能这么作践他!你好好给我跪在这儿反省!”

“爸,小妹还小,您消消气,霍家那边,我会去解释……”

是爸爸和哥哥的声音……

沈栀努力地睁开沉重的眼皮,透过厚厚的雨雾,依稀间能看到两个模糊的人影。

果然人死了之后,都会产生幻觉。

爸爸和哥哥去世三年,这还是沈栀第一次在梦中见到他们。

她知道,他们恨她,恨她毁了沈家,所以入梦都不肯。

还有霍谨言,那个爱她到骨子里的男人……

雨好大好大,像石子一般重重砸下来,沈栀好想好想同父亲兄长说一句话,可是她没有力气了,一点力气也没有了。

身子无力的倒下,世界重新化为黑暗。

……

沈栀醒来的时候,

入目的是晃眼的白炽灯,脑子有一瞬间的放空。

她不是被沈心月和顾子熹关在仓库里,纵火烧死了吗?

这又是哪儿?

沈栀艰难的转动着眼珠子,看了眼四周。

熟悉的一切,吓得她一骨碌从床上坐了起来。

起得太急,她眼前一昏,又险些晕过去。

这不是她以前的房间么?

可沈家不是一年前就被查封了吗?!

身上传来的疼痛提醒着她,这不是在做梦,沈栀浑身血液都凝固了,心里有了个很荒诞的猜想。

难道……她重生了?

那她爸爸呢?哥哥呢?还有霍谨言呢?

沈栀心急如焚,有很多个疑问缠在她心底,她猛地掀开被子下床,打开门就出去。

她刚走到楼梯口,一道严厉的声音就响了起来。

“你想去哪儿?还要接着闹?还没跪够?”

沈栀心头脚步一顿,听着这个熟悉的声音,心里卷起了惊涛骇浪,猛然转身。

男人不过四十年岁,步伐稳健,此刻朝她走来,脸上带着难消的怒火。

沈栀眼眶瞬间红了。

眼泪吧嗒吧嗒往下掉。

爸爸……

沈父原本气急了,可走近看到她在哭,心一下软了些,但想到她竟然恶毒到把人推下楼,他语气又硬起来:“你还有脸哭?回你房间去!”

沈栀只看到他嘴巴一张一合,完全没听他说什么。

她眼泪越滚越凶,亲人逝去三年,现在却活生生站在眼前,她怎么能不激动。

沈父也慌了,心想莫不是真罚得太重了?

但他一想到沈栀做的事,就生气:“小栀,我知道你不喜欢霍谨言,但你这次,确实太荒唐了,怎么能把人推下楼。”

推霍谨言下楼?

沈栀心头一颤。

她想起来了。

当初霍谨言死命纠缠她,她很烦他,竟然听从了沈心月的话,装作跳楼自杀,在霍谨言来救她的时候,反手把人推下楼。

她竟然重生在了这个时候。

“现在霍谨言就要走了,以后你们也不会再有见面的机会了。”

走?

霍谨言要走?

是了,当初霍谨言被她伤得太深,绝望之下,离开了江城。

再相见,是她父兄去世的时候,他来找她,说愿意照顾她。

她一心在顾子熹身上,自然不愿意,狠狠羞辱了他一番,他伤心离开,最后一次见面,就是她葬身火海的时候。

不行!他不能走!沈栀脱口而出:“我要去追他回来!”

她好不容易重生了,有和他重来的机会了,她绝不让霍谨言离开。

“你不喜欢他你追他干什么?”沈父火气又上来了:“你不许再胡闹!!”

“谁说我不喜欢他了?”

沈栀下意识回了一句。

喜欢会把人推下楼吗?

沈父认定了她在胡闹,现在赶去霍谨言那儿,肯定又想出了折磨人的新招。

“你给我回房间好好待着,没我的话,哪里都不准去!”沈父气得剧烈咳嗽起来,脸都憋得通红。

沈栀怕真把他气着,当即不敢说话了,连忙乖乖回了房间,但他一走,她就偷偷跑去霍家了。


霍谨言住的地方,离沈家不算太远,二十分钟就到了。

雨还在下,很大很大,沈栀打着伞,却还是淋湿了。

她过去的时候,刚好看到一群保镖在收拾行李。

霍谨言的心腹,霍风霍雨两人,已经把两个大包扛上了车。

她心里咯噔一下!

幸亏她来得及时,要不然真得跑了!

她往这边走的时候,保镖们也看到了她。

“这个贱人过来干什么?”

霍雨脸色一下垮了下来。

妈的。

把他们家主子推下楼,断了好几根肋骨,差点人就废了,她还有脸出现。

“别理她,反正我们都要走了。”

霍风也打心眼里厌烦沈栀,听到这话,霍雨心里才好了不少。

对,他们马上就要走了,主子身体稍微好点,他们就会离开,再也看不到这个女人了。

也不知道主子看上她什么,愚笨又刁蛮,还天天打扮的跟个鬼一样。

他们实在厌恶沈栀,根本不想理她,可沈栀一直往这边走,他们也不能当做没看见,在沈栀离别墅铁门还有两米远的时候,霍风拦住了她。

面色不善。

沈栀停下脚步,迟疑道:“我想见霍谨言——”

“你见主子?见他干什么?看他死没死吗?”

霍雨一想到自家主子还躺在床上,难以起身,他的眼睛就红了,牙齿咬得嘎嘎作响:“我真想也把你也从五楼推下去,让你试试全身骨裂的滋味!”

霍风语气中也带着厌烦:“沈小姐,你快回去吧,主子很快就要离开江城了,不会再和你有任何关系了。”

沈栀一听这话,却是更急了!

不行!

不能离开!

她忍不住抬头,看向二楼。

狂风呼啸,二楼窗帘被吹起一角,霍谨言就在里面。

说不定现在就看着她。

沈栀知道她现在也不能走,她一走,说不定霍谨言就偷偷离开了。

她既然重生了,就绝不能重蹈覆辙。

她知道霍风霍雨不会放她进去,她咬牙大喊:“谨言哥哥!”

“谨言哥哥!”

女孩逐渐嘶哑的嗓音,不断响起,又隐入雨中。

屋内的人,却仿若无动于衷。

……

二楼房间里。

霍谨言半躺在床上,清隽的五官显得苍白,眉头紧锁,很疲倦。

沈栀的声音一声又一声传到他耳朵里。

他闭上眼,不愿去听。

他不明白沈栀什么意思。

霍风都说了,他们马上就会走,他却还来堵他,难道是想现在就赶他走吗?

他心力交瘁,也确实不太想管她,可外面还在下雨,听说她刚被沈伯父罚跪,还在发烧……

霍谨言刚有怜惜心疼的念头,就想到她为了那个顾子熹,把他推下楼。

那一刻恨意的目光,现在还历历在目,霍谨言身子一下凉了。

他就不该心疼她。

他铁下心肠不去听不去管。

几个呼吸后。

霍谨言认命的拿起手机给霍风打去电话:“告诉她,让她回沈家,只要她一走,我立刻动身离开江城。”

她很高兴吧。

他要离开江城了。

没人束缚她了。

如果可以,他真的不想离开,可是,小姑娘是那么恨他。

不惜假装自杀推他下楼。

她真想过让他死的。

果然,他说完之后,底下没了动静。

呵。

高兴得走了?

霍谨言眼睛涩得厉害。

那头没了动静,但很快,下面响起了沈栀故意吼得很大声的声音:“我不走!谨言哥哥你也别想走!我今天就堵在这儿了!你不见我,我就一直待在这儿!”

“那就待着吧。”

沉默两秒,霍谨言挂断电话。

呵。

这是知道他舍不得,所以这样逼他?

霍谨言扯着嘴角。

不走那就继续淋雨。

淋淋雨,又不会死人。

两分钟后。

霍谨言再次睁开了眸子。

“把人带上来。”


霍风霍雨带着一身雨水的沈栀,站在了霍谨言的面前。

一看到霍谨言,沈栀眼泪流掉下来了,混合着雨水。

“谨言哥哥……“她几乎低喃:“你还活着……”

真好。

还活着。

没有死。

他们都还活着。

“没死,你很不满意是吗?要不要再把我推下去?”

这一句话,彻底将霍谨言原本极致忍耐的怒火又燃起来了,临近爆发边缘,他一把扯过毛毯丢到沈栀身上,厉声:“霍风,立刻带她走!”

沈栀也反应过来自己的话不对,在霍风拖走她之前,她扑到了霍谨言面前,急切道歉:“谨言哥哥,我不是那个意思!我这次是特意来看你给你道歉的,我知道错了,我不该把你推下楼,对不起……”

和他道歉……

呵。

她哪次不是把他折磨得半死不活。

什么时候和他道过歉?

装模作样。

“沈栀,我马上就要走了,以后,我不会再纠缠你,你也不用,在这儿和我虚情假意。”霍谨言缓缓闭上了眼,他不想见她,也是怕,见到她,他就舍不得离去。

“不是的,谨言哥哥,我是想和你说你别走,别走好不好?”沈栀一把抓住了他的手,紧张的望着他。

女孩的手冰冰凉凉的,还带着水滴,霍谨言整条胳膊都麻了一下。

她居然主动碰了他。

“你让我别走?”霍谨言神情变化莫测。

“不要走……我知道错了……”沈栀点头,抓着他的手更紧:“我不想你离开……我喜欢你……”

霍谨言还是盯着她,目光幽凉:“不想我离开?”

“嗯。”

“喜欢我?”

“嗯……”

霍谨言用力把手抽了出来,凉薄的脸上挂起了讥笑:“沈栀,这话你自己信吗?”

“我说了,我要走了,马上就走,不会再碍你的眼,厌恶我的你应该高兴得笑出声才对。”

他盯着沈栀,缓缓抬起手,贴上她冰冷细腻的脸:“你现在跑来说这些,是觉得玩弄我,玩弄得还不够多是吗?”

“我不是——”沈栀瞪大眼。

“你就不怕,你演砸了,我真不走了?”霍谨言越说话越凉沉,黑沉的眸子,让人心惊肉跳:“一辈子缠着——”

最后一个“你”字,卡在咽喉,霍谨言感受着脸颊处的温热,黑眸里的让人畏惧胆寒的寒意骤然消失,只剩下一片迷茫和费解。

她……亲了他?

她从前也谎话连篇,但从未亲过他。

小姑娘,究竟想做什么。

“谨言哥哥,我真的没有骗你。”

他刚才的目光,看得沈栀直发颤,她情急之下堵住了他的嘴:“我知道我之前做了很多错事,你不相信我,但是我真的醒悟了,请你别走好不好?留下来!”

“主子,你别相信她,这个女人谎话连篇!”

霍雨连忙说话,生怕霍谨言中了沈栀的圈套。

霍风也深究的盯着沈栀,今天的沈小姐还是那么丑,但很奇怪。

“谨言哥哥,求你了,别走……别走好不好……我舍不得你走,我会对你好,我喜欢你……”

“你以为你说两句,主子就会信了?”霍雨继续说:“主子可不会被你骗到!我们东西都收拾好了——”

“好。”

霍谨言开口了。

眼神盯着沈栀。

左脸还有些湿。

是她亲他的地方。

“我不走了。”

收拾行李收拾了一天的霍雨:“……”


网友评论

发表评论

您的评论需要经过审核才能显示

为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