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彩小说尽在A1阅读网!手机版

彩泥文学 > 武侠仙侠 > 救命之恩扒件衣服

救命之恩扒件衣服

无恙作者 著

武侠仙侠连载

穿越成侯府庶女,身边群敌环绕,分分钟都会凉凉的那种,作为恶毒女配专业户,云鹿要发挥她演员的基本功!没想到随便从河里捞出来的落水鬼,居然就是大赵的王爷,那之前她扯了他的虎皮,还尽情的调戏碰瓷他,这要是被闻长君发现还不杀她八百遍,此时的云鹿万万没想到,这个闻长君就是太后给自己赐的婚。

主角:云鹿,闻长君   更新:2022-09-14 12:18:00

在线阅读
分享到:

扫描二维码手机上阅读

男女主角分别是云鹿,闻长君 的武侠仙侠小说《救命之恩扒件衣服》,由网络作家“无恙作者”所著,讲述一系列精彩纷呈的故事,本站纯净无弹窗,精彩内容欢迎阅读!小说详情介绍:穿越成侯府庶女,身边群敌环绕,分分钟都会凉凉的那种,作为恶毒女配专业户,云鹿要发挥她演员的基本功!没想到随便从河里捞出来的落水鬼,居然就是大赵的王爷,那之前她扯了他的虎皮,还尽情的调戏碰瓷他,这要是被闻长君发现还不杀她八百遍,此时的云鹿万万没想到,这个闻长君就是太后给自己赐的婚。

《救命之恩扒件衣服》精彩片段

夏夜,暴雨倾盆。

云鹿躲在一个泥潭里,树枝遮着头,只露出鼻子和眼睛。

不远处,一行黑衣人冒雨搜寻,刀身反射着瘆人的寒光。

半个时辰后,他们找不到人,终于退走了。

云鹿又等了一会,确定他们走远了,才从泥潭里爬出来。

“呸呸呸!”她抹了把脸,吐出嘴里的泥。

“这次你们弄不死我,回去让你们好看!”她愤愤道。

云鹿,晋安侯府的庶出二小姐。

从小到大,受尽嫡母和长姐磋磨,每天都如履薄冰。

三年前,因为纠缠镇国公府的小公爷,让侯府蒙羞,被赶去祖地,修身养性三年。

结果没到两个月,就被嫡母派去“照顾”她的人,给折磨死了。

身体里的芯子,换成了来自二十一世纪的,云·恶毒女配专业户·三流演员·鹿。

原主死后怨念不散,云鹿承诺为她报仇,她才彻底散去。

三年期限一到,云鹿就包袱款款的赶上京,但有人不想她活着,派人半路截杀。

幸亏她这三年学了点拳脚功夫,也足够机警,不然真要出师未捷身先死了。

雨停之后,月亮从云层后探出头。

云鹿顺利找到一条河。

她迫不及待的甩掉满是泥巴的衣服,噗通一声跳进水里。

“呼,真舒服。”

夏天的河水清凉解暑,云鹿享受的泡了一会,把头发解开清洗。

下一秒,她尖叫一声,猛的蹦起来。

水里悬浮着一个人影,衣袍鼓胀,一头长发像水草一样随波飘动。

他原本闭着眼睛,似乎被云鹿的尖叫声惊醒,唰的一下睁开了双眼。

“鬼啊!”

云鹿手脚并用的往岸上爬。

然后,一只脚被抓住了。

“放开我!救命啊!”云鹿吓得魂都要飞了。

她拼着老命爬上岸,回头一看,“水鬼”被她带了上来,手还抓着她的脚,趴在那里一动不动。

云鹿一脚踹过去,“水鬼”被踹的翻过身,露出了正脸。

云鹿顿时眼都直了。

这只鬼长得未免太好了,她在娱乐圈混了六年,什么俊男美女没见过,从来没见过帅成他这样的。

一句话形容就是:战损美人,又惨又贵。

云鹿壮着胆子凑过去,飞快的碰了他一下。

温的。

原来是溺水的人。

云鹿抹了把冷汗,吓跑的魂重新落回身体里。

男子嘴唇发紫,呼吸和心跳很弱,一只脚已经踏进鬼门关。

云鹿赶紧给他做心肺复苏。

过了一会,他还不醒,云鹿准备做人工呼吸,唇刚要碰上,男子忽然睁开了眼睛。

“咳咳……”他咳出几口水,迷茫的眼神瞬间变得犀利。

“放肆!你想做什么?”

闻长君惊怒,刚才一睁眼,竟然看到这女人想亲他!

“当然是救你,”云鹿说,“你这什么眼神?”

就算是她救了他,也不代表她可以借此轻薄他!

“救命之恩,我会报答,但你……”

他话音戛然而止,看到了云鹿光溜溜的身体,像被烫到一样,飞快移开视线。

“你,你不知羞耻!”

云鹿这才想起自己还光着呢,刚才又是惊吓又是救人的,都给忘了。

“你骂谁呢,也不想想是谁害的!”云鹿生气的道。

闻长君:“从我身上滚下去,你这种庸脂俗粉我看不上!”

云鹿气炸了。

他可以冤枉她,但不能说她丑!

就算他是大帅比,她也不受这个气。

“你不是觉得我占你便宜吗?那我不做点什么,岂不是对不起自己。”

云鹿一边说,一边脱他的衣服。

“住手!你想死吗!”

闻长君中了毒,又受了内伤,动弹不得,只能任她摆弄。

云鹿很快就把他剥光了,只剩了一条**。

闻长君急怒攻心,吐出一口紫红的血,眼前阵阵发黑。

“你不会是中毒了吧?幸好刚才没亲到你。”

云鹿吧唧一下,亲在他脸上,笑嘻嘻道:“聊胜于无。”

闻长君脸色青红交加,咬着牙道:“你死定了!”

“还敢威胁我,哼哼。”

云鹿坏笑着,对他上下其手,尤其在他腹肌上又摸又捏。

“啧啧,身材真不错,软硬适中,弹性十足。”

“喂喂,你怎么起鸡皮疙瘩了,竟然这么嫌弃我!”

云鹿生气了,作势要脱他**。

“你住手!!!”

真要被扒了**,他还不如死了算了。

云鹿桀桀怪笑:“帅哥别怕,姐姐疼你,我们现在就生米煮成熟饭,做一对恩爱鸳鸯。你现在不喜欢我没关系,日子长了,你肯定会爱上我的。”

“你敢!我死都不会喜欢你!”闻长君怒道。

“哦,那不死就会喜欢我了。”云鹿说。

闻长君看起来要被气死了。

这时,有一群人从上游跑来,大声呼喊:“主子!主子!你在这里吗?”

闻长君唇角一动,云鹿就眼疾手快的捂住了他的嘴。

“行吧,既然你的人来了,看来我们有缘无分,那就此告别吧,再也不见。”

云鹿说完,隔着手掌在他嘴唇的位置亲了一口,然后一个手刀劈在他颈后。

闻长君晕倒之前,还在死死瞪着她,直到坚持不住,才闭上眼。

云鹿随手拿起他的衣袍,往身上一裹,找地方躲了起来。

没过多久,那群人就找到了闻长君。

“主子在这!咦?主子的衣服呢?”

“主子身上还有掐痕,这是谁干的?!”

众人惊怒。

“先别管了,救主子要紧!”

一群人快速将闻长君带走了。

云鹿从暗处走出来,回河边拿自己的包裹,结果找了一圈,也没找到。

靠,包裹被那群人带走了。

她的银子和衣服都在包裹里,这下好了,连穿的都没了,只能裹着男子宽大的袍子。

好在里面没有能识别身份的东西,不怕被查出身份。

想到男子晕倒前的眼神,云鹿打了个激灵。

“希望以后千万别遇到!”

 

 


半个月后,云鹿风尘仆仆的赶到京城,来到晋安侯府的大门外。

砰砰砰!云鹿敲响大门。

过了半天,才有下人打开门,张嘴就骂:“哪来的叫花子,滚滚滚,少脏了侯府的地!”

“也不撒泼尿照照自己,什么贱玩意儿,也敢来敲侯府的门,晦气!”

说完砰的一声把门关上了。

云鹿一脚踹在门上:“你把门打开再说一遍,姑奶奶抽烂你的嘴!”

下人就是不开门,只躲在门后骂:“识相就滚远点,贱婢就该认清自己的身份,从哪来滚哪去!”

云鹿阴沉着脸。

侯夫人半路截杀失败,知道今天她会回来,这是故意让人守在门口羞辱她。

“哼,以为这样就能拦住我了吗!”

云鹿沿着侯府的院墙绕了一圈,找了个隐蔽的地方,灵活的翻了进去。

这是花园的一个角落,园子里传来丝竹声,还有年轻男女的欢笑声。

云鹿循声走过去,看到一群人正在聚会。

侯府的大小姐云凰雪,坐在湖边垂柳下抚琴。

她姿态优雅,面容柔美,微风拂过,水袖翩飞,好一个如诗如画的美人。

一曲终了,众人鼓掌喝彩。

“真好听,凰雪姐姐的琴艺又进步了。”

“是啊,凰雪姐姐不愧是被琴圣称赞过的女子,琴艺绝艳,让人心折。”

“也就只有小公爷的琴艺,可以和凰雪小姐一较高下了。”

被她们提到的小公爷华谦陌,微微摇头:“我比不上云小姐。”

“小公爷太谦虚了。”云凰雪双眸如水,脉脉动人。

“凰雪自知比不上小公爷,所以勤学苦练,只盼有一日能与小公爷比肩。”

众人嬉笑,心照不宣。

谁都知道云凰雪倾慕小公爷,虽然小公爷从来没有表示,但大家都觉得,他们迟早是一对。

小公爷的族妹华蓁蓁说道:“哥哥,要不你和凰雪姐姐合奏一曲吧,你们俩珠联璧合,必然相得益彰。”

“对啊对啊!合奏一曲吧。”

众人起哄。

云凰雪如水的眸子看着华谦陌,带着隐晦的期盼。

华谦陌面露歉意:“我前几日扭伤了手腕,无法抚琴,改日吧。”

“啊……”

大家面露失望。

云凰雪也很失望,但面上露出体贴的笑容。

“那自然是小公爷的身体重要,这样吧,我再为大家弹奏一曲,如何?”

“那不行,得弹两首曲子,帮小公爷也弹一首。”有人说。

“没错,你们两个人,当然是两首。”

云凰雪羞涩的浅笑:“好吧。”

云鹿嗤了一声。

把她关在大门外,云凰雪却在家里设宴,钓金龟婿。

“我看一点也不好!”云鹿大步走过去,“小公爷的曲子,凭什么让她弹,她算小公爷什么人?”

一群人转头望来,全都露出吃惊之色。

“你是……云鹿?”有人不确定的道。

云鹿龇着牙笑:“三年不见,大家就不认识我了?”

云凰雪震惊道:“你怎么进来的?”

“长姐这话问的,似乎知道我回来了啊。”

云鹿皮笑肉不笑,“刚才开门的下人,把我当乞丐拒之门外,辱骂一通,看来是有人指使了?”

云凰雪自知失言,掩饰道:“妹妹误会了,那下人是新来的,不认识妹妹。”

“娘听说之后,已经让人去门口接妹妹了。没想到妹妹竟然自己进来了。”云凰雪说。

“是吗?”云鹿道,“你在这里弹琴,对大门口的事这么了解?难道一直在暗中关注?”

“我听说妹妹今天回来,当然关注。”云凰雪说。

她不想继续这个话题,话音一转,道:“妹妹怎么穿了一身男子的衣服,还如此宽大,这袍子的风格,倒似小公爷的喜好……”

众人早就注意到她的穿着了,眼神各异。

华蓁蓁满脸厌恶:“云鹿,你可真够不要脸的!三年前就对我哥纠缠不休,离京思过了三年,还不知悔改!”

“一个低贱的庶女,竟妄想攀附我哥,以为穿成这样卖弄风骚,哥哥就会多看你一眼吗?真是笑话,你连给哥哥提鞋都不配!”

小公爷蹙了蹙眉,华蓁蓁说的太过了。

“慎言。”小公爷道,“应该只是巧合罢了。”

华蓁蓁道:“哥哥谦谦君子,自然不明白贱人的想法。有的人就是仗着你是君子,不与她一般见识,就不要脸的往上贴!”

云鹿赞同的点点头:“没错,贱人的想法,除了贱人,谁能明白呢。”

华蓁蓁过了两秒才反应过来,大怒:“大胆!你竟敢骂我是贱人!”

云鹿无辜的眨巴着眼睛:“怎么会呢,是你想多了。”

“你少在这装!”华蓁蓁抬手就想扇她耳光。

云鹿一转身,跑到小公爷身边,抓住他的袖子:“小公爷,人家好害怕呀。”

华谦陌一怔。

以前云鹿虽然倾慕他,但从来不敢靠近。

就算是那场告白,也站得远远的,看他一眼都不敢。

此时她却非常自然的抓着他袖子,在他看过去时,毫不躲闪的与他对视,还对他露出一个不怀好意的笑。

“你放开我哥!”华蓁蓁叫道。

云凰雪也坐不住了:“妹妹,你若再敢亵渎小公爷,祖母不会饶过你的!”

云鹿冷笑:“亵渎?”

原主喜欢小公爷,一直都是远远看着,不敢妄想什么。

是云凰雪让丫鬟怂恿原主告白,原主才鼓起勇气,向小公爷表明心意。

而云凰雪则带着一群人,从附近“偶然路过”,嘲讽奚落她,闹得满城皆知。

还编排了一堆她死缠烂打小公爷的谣言,让原主成为笑柄。

云凰雪在她回府这天,特意办这场宴会,不就是想提醒大家,她三年前做的“好事”吗。

云凰雪唯恐大家忘了,想继续把她钉在耻辱柱上。

那她当然要多谢她的盛情款待了。

“我读书少,实在不明白长姐说的亵渎,是什么意思。是这样吗?”

云鹿一把抓住小公爷的手,来回抚摸,十指相扣。

“还是说这样?”

她勾起小公爷一缕发丝,手指绕来绕去的把玩,还放在鼻尖轻轻嗅了嗅。

“或者是这样?”

她搭住小公爷的肩膀,另一只手若有似无的拂过他的脸颊,末了,还勾了勾他的下巴。

小公爷整个人都呆住了。

其他人也都傻眼。

小公爷身份尊贵,谁曾见过他被这般调戏。

云凰雪脸都青了:“云鹿!你怎么敢!”

 

 


“云鹿,你给我跪下!”

侯夫人薛氏才三十出头,法令纹却很深,让她原本秀美的脸庞,显得有些尖刻。

“跪下,跪下。”一只鹦鹉在鸟笼上蹦蹦跳跳,张嘴学舌。

云鹿给了鹦鹉一个眼刀,决定找机会拔了它的毛。

“我凭什么要跪?”云鹿道。

“放肆!”侯夫人厉喝,“让你在祖地反省三年,你就是这么反省的?穿着伤风败俗,擅自翻墙进府,还当众亵渎小公爷!”

“你不思悔改,变本加厉!现在更是顶撞嫡母,今日我就狠狠教训你一顿,以正家风!”

云鹿翻了个白眼:“得了吧,这里又没外人,说得那么冠冕堂皇不累吗?”

“你住口!”

侯夫人没想到三年流放,没磨死这个贱婢,反倒让她长了胆子,心中惊怒交加。

云鹿道:“对了,半个月前我在城外被人追杀,他们说是你派去的。”

侯夫人瞳孔一缩,道:“一派胡言!你休要诬蔑我!”

“诬蔑不诬蔑的,大家心知肚明。”

云鹿对她露出一口白牙:“我就是想告诉你,我命硬的很,三年的磋磨弄不死我,杀手也杀不死我。“

“我已经不是以前那个,随你捏圆搓扁的云鹿了。你还想像以前那样欺辱我,门都没有!”

侯夫人大怒:“反了你了!就凭你,还想跳出我的手掌心!”

“薛嬷嬷,上家法!”

薛嬷嬷是侯夫人的陪嫁,是她最忠诚的狗。

这些年来,一直是侯夫人发号施令,薛嬷嬷对云鹿下手折磨。

以至于听到她的名字,云鹿的身体条件反射的战栗了一下。

可见原主有多怕她。

薛嬷嬷拿着一根手臂宽的短杖,抬手就朝云鹿背上打去。

她手背青筋暴起,显然用了十二分的力气。

云鹿侧身一躲,手钳住她的手腕,一脚踹她膝弯,借力一送,就把她扔了出去。

“啊!”薛嬷嬷摔在茶案上,发出惨叫声。

噼里啪啦,茶案上的瓷器全都摔在了地上,碎成一堆瓷片。

云凰雪就坐在旁边,碎瓷片迸到她手背上,划出一道血痕。

“我的手!”

云凰雪尖叫,叫的比薛嬷嬷还惨,不知道的还以为她手断了。

“娘,我的手出血了,好痛!我还要弹琴呢,我的手不能出事啊!”

侯夫人一阵慌张:“快请大夫!雪儿别怕,没事的,大夫很快就来了!”

“奴婢去打热水来!”

“奴婢去拿干净的纱布!”

正院一时间人仰马翻。

云鹿呵呵:“快点吧,再不快点看大夫,伤口就要愈合了呢。”

侯夫人脸色铁青:“你给我等着,我不会饶过你的!”

“谁有空等你,拜拜了您。”云鹿气人的冲她挥挥手,转身走人。

侯夫人喝道:“拦住她!”

一群虎背熊腰的护院挡在门口,形成一堵肉墙。

云鹿咔吧咔吧的捏着手指,一个一个看过去。

她练了三年的拳脚,还能怕这些莽夫?

“等着就等着!”云鹿冷哼一声,找个椅子坐下了。

不好意思,她还真有点怕。

她那三脚猫功夫,估计不够他们一人一拳。

大夫给云凰雪上好药,再三保证不会留疤,母女俩才放下心。

云凰雪怨恨的盯着云鹿,这个贱人当着她的面,调戏小公爷,还故意划伤她的手,真是该死!

“娘,既然妹妹不想让薛嬷嬷执行家法,那就换个人好了。”

云凰雪阴恻恻的说:“护院中的刘忠,下手最有分寸,不如就让他来吧。”

侯夫人勾起嘴角:“好。刘忠,你过来!”

那堵肉墙中,最高最壮的一个走了出来。

云鹿眼皮跳了跳,好家伙,这人一巴掌大概就能扇飞她。

看来,她只能出杀手锏了。

“事到如今,我不得不告诉你们一件事了。”

云鹿理了理宽大的锦袍,傲然的抬起下巴:“知道我为什么穿着这件锦袍回来吗?知道它是谁的吗?”

“管你是谁的!”侯夫人道,“刘忠,给我打!”

“是秦王殿下的!”云鹿大声道,“谁敢损坏一丝一毫,就是冒犯秦王殿下!”

 

 


网友评论

发表评论

您的评论需要经过审核才能显示

为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