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彩小说尽在A1阅读网!手机版

彩泥文学 > 武侠仙侠 > 下山退婚冷艳女总裁骗我同居

下山退婚冷艳女总裁骗我同居

唯我独尊作者 著

武侠仙侠连载

这么多年来,陆凡习惯于山上自由自在的快活日子,让他下山回到城市,他还真是有点不习惯。医武双绝的他带着一身逆天本领下山历练,本是非常美妙的一次旅程,偏偏临行前被师父塞了七个未婚妻,倾国倾城又怎样,还不是照样麻烦一箩筐!

主角:陆凡,赵蓝辰   更新:2022-09-14 12:18:00

在线阅读
分享到:

扫描二维码手机上阅读

男女主角分别是陆凡,赵蓝辰 的武侠仙侠小说《下山退婚冷艳女总裁骗我同居》,由网络作家“唯我独尊作者”所著,讲述一系列精彩纷呈的故事,本站纯净无弹窗,精彩内容欢迎阅读!小说详情介绍:这么多年来,陆凡习惯于山上自由自在的快活日子,让他下山回到城市,他还真是有点不习惯。医武双绝的他带着一身逆天本领下山历练,本是非常美妙的一次旅程,偏偏临行前被师父塞了七个未婚妻,倾国倾城又怎样,还不是照样麻烦一箩筐!

《下山退婚冷艳女总裁骗我同居》精彩片段

罗翠山。

云雾缭绕,鸟语花香。

猛然间。

一记杀猪般的尖叫声响彻整个山峦。

“啊!”

砰!

陆凡前一秒还在做着春梦,下一秒就被当成球踢下了山。

幸好他内息深厚,否则早就一命呜呼了。

紧接着,一道清朗声音响了起来。

“为师已经没什么可教你的了,是时候下山继承属于你的东西了。”

“喂,我好歹是你徒弟,你就这么对我的?”

“嘿,老家伙,你到底要我继承什么啊!”

陆凡冲着山顶狂喊,但师父张道贤好像人间蒸发一般不再回应他。

他自打记事起就跟着张仙人,每天除了干些挑水砍柴的粗活,还得学习天文地理和医术兵法,但凡世间有的知识他都要学。

不过他记性奇佳,学起来倒也轻松,经年累月,居然养成了一副百科全书式脑子。

此外,加上他骨骼清奇,还习得几门很神奇的功法。

正吐槽之余,陆凡发现他手里正握着一打信件,估计是老家伙塞给他的。

随手打开一封,上面的内容却看得他直摇头。

“前往京城沈家,只需报出你的名号,华夏最大门派九龙宗将全权听你号令。”

对于信上所说的,陆凡是一点都不带信的。

什么九龙宗八龙宗的,光听这名字就不靠谱。

不管人家厉不厉害,都不可能轻易听他一个毛头小子的。

又接连打开好几封信件,差不多都是些令人无语的内容。

“华夏第一商会长盛商会将纳入你旗下……”

“华夏第一兵器行全部兵器任你调动……”

“……”

信上描述的势力不是“华夏第一”就是“华夏最大”,名头响得很。

但陆凡思来想去,怎么都觉得,这些肯定是老家伙故意捉弄他的把戏。

以老家伙那鬼马性格,这还真像他能干得出的事儿。

念至此,陆凡默默对着山顶方向翻了两个白眼。

而后一边走着,一边索性将信一张张全撕了。

回头看着地上的碎纸屑,陆凡长长舒了口气,又伸了个拦腰,感觉浑身痛快。

平日里没少被老家伙压榨,这下算是彻底解脱,终于能过上闲云野鹤般的生活了。

可转念一想,既然已经被老家伙“扫地出门”,那他真正的家门又在哪儿呢?

也好,正好趁着此行解开自己的身世问题。

想想那些信上的内容,没有一封是和自己身世有关的。

既然如此,全撕了也无妨。

念至此,陆凡拿出最后一封信。

正欲咔咔一顿乱撕之际,突然有什么东西掉了出来。

陆凡愣了一下,低头一看,一个白玉戒指映入眼帘。

“可以啊老家伙,还给我留了个戒指当路费,也不枉我给你烧了这么多年的饭。”

呢喃之余,陆凡拾起戒指,旋即阅读信上的内容。

“什么鬼!娃娃亲?七个未婚妻?这老家伙是脑子有疾吗!”

陆凡瞪大了眼睛,看着信上那句“到时候只要亮出戒指,对方就能明白一切,亲事自然也就水到渠成。”只觉得这个戒指极为烫手。

他那双如鹰双眸瞬间渡上一层不满之色。

“老家伙也真是的,怎么能拿姑娘家的终身大事开玩笑呢,还是先去退掉婚约吧,要是被对方找上山来就不好了。”

愤愤嘟囔两句,陆凡决定先依次去七个未婚妻家解除婚约。

他看了看信,注意到上面江城市的某个地址,忽然惊咦一声。

“这个地址,怎么有些熟悉?”

“不会……是她吧?”陆凡回忆一点旧事,顿时打了个冷战,“退!这婚现在就退!”

说完,他像是被野兽追赶一样,火急火燎地往山下冲。

……

向西快步前行了十多里,江城市的轮廓逐渐清晰。

陆凡心情愈发激动,脚下速度也加快了不少。

猛然间,就在他绕过一处山头时,一记惊叫声响了起来。

陆凡眉头紧锁,跑过去查看情况。

远远望去,一辆豪华轿车正卡在悬崖边。

里面一共有一男一女,女的神情极度慌张,男的似乎陷入了昏迷状态。

后半部分车身几乎悬浮在半空中,旁边不断有石块向下滚落,仿佛只要轻轻一推,轿车就会轰然坠落。

陆凡立马跑到车边,用脚抵住车轮,只轻轻一拉,便将女人整个拽了出来,和拔萝卜没有什么区别。

美女乍然腾空,慌乱地扒住他,柔软的身躯紧紧贴过来。

这女人长得极为美艳,胸前一对更是浑圆饱满。

陆凡哪儿见过这种阵势,鼻血都差点喷了出来。

他急忙运气,方才止住了这股冲动。

将美女放到地上,旋即又是一抱,昏厥男人也被他轻松抬了出来。

砰!

两人刚一出来,豪华轿车突地失去重心,直接掉入悬崖。

美女惊出一身冷汗,胸口不断剧烈起伏良久才恢复平静。

陆凡看着那一片雪白,瞥了那男人一眼,皱眉道:“美女,你男朋友这是怎么了,开个车还能晕过去的?”

美女的脸气得涨红,瞪他一眼:“怎么说话的呢,那是我父亲!”

陆凡尴尬地笑笑:

“不好意思啊,没仔细看,认错了。”

说完,视线只在男人身上粗略打量了两眼,眸中突然闪过一抹锐利如锋的目光。

“你父亲生病了?”

美女双目圆瞪,惊奇道:“你怎么知道?”

“我对医术略懂一二,看出来的。”

闻言,美女那如冰双眸闪过一丝激动。

这一丝激动还未停留多久,就迅速黯淡下来。

“我父亲患有顽疾,刚才正是因为急病发作,我父亲被吓得昏厥,我们的车子才发生的意外。”

陆凡朝美女抛去一记飞眼:“小菜一碟,交给我吧。”

只三两个呼吸工夫,他便已从脑海中检索出治疗方案。

话音一落,陆凡便蹲到男子身边,准备施救。

“慢着!”

美女跑过来一把拦住陆凡,神色颇有些激动。

陆凡轻挑道:“哎呀,以身相许什么的,还是等我治好你父亲再说吧,现在没空。”

“谁要以身相许了?你不要乱动我父亲!”

“这可是人命关天的事情,要是我父亲有个三长两短,你就算有九条命也不够你赔的!”

像他这种乳臭未干的毛头小子,给专业医生打打下手还差不多,谈何治病救人。

见美女执意阻拦,陆凡无奈摇摇头,退到路边。

“行,是你不许我救你父亲的,那你等救护车吧,小心到时候车没来,人凉了。”

说完,陆凡头也不回地向前走去。

“唉,这都是什么世道啊,好心被当成驴肝肺,这山下的人都是这副德行?”

“得嘞,小爷还赶着去退婚呢,这样也好,早点退完早省心……”

陆凡随手揪了一根马尾草,叼在嘴里,不忘默默吐槽一番。

然而还没等他走远,身后,清亮中带着不安的声音传了过来。

“请等一下!”

回头一看,只见那美女扭扭捏捏走到陆凡跟前。

陆凡下意识往后退了几步:“喂,你父亲昏厥跟我可没关系啊,你别想赖上我!”

“不不……”美女嘴唇颤动了一下,眼神在陆凡脸上游移数秒。

突地,贝齿紧咬下唇,高傲眼色中划过一抹坚定目光。

而后吞吞吐吐道:“刚才……刚才我说话重了点。”

“那是因为我急着救我父亲,不是故意冲你发火的。”

“能不能……拜托你救救他?”

要不是四下荒无人烟无人可用,她万万不可能请陆凡帮忙。

“你刚才不是不让我救嘛?”陆凡挑眉。

这女人嘴上说不要,身体却很诚实,可能这就是传说中的口嫌体正直吧。

 


“唉,富家小姐就是富家小姐,真是高冷啊,连诚心道个歉都不愿意……”

陆凡叹了叹气。

“行吧行吧,我就勉为其难施下援手吧,不过你别误会啊,我可不是看你长得好看才出手的。”

嘴上说是这么说,然而经过美女身边时,一双锐利眼眸却忍不住偷瞄人家胸口波涛。

美女脸上顿时浮起一片羞红。

她平时身边追求者众多,陆凡这点小心思,她又怎么可能看不出来。

但看在他愿意救父亲的份上,让他占点便宜又算得了什么。

看美女是一码事,陆凡救起人来却一点都不含糊。

他蹲在男人身边,两指轻轻落在他手腕上,如鹰双眸仿佛CT扫描仪般精密。

手眼心三管齐下,陆凡很快便寻到男人体内病灶,治疗方案也旋即生成。

嘴角扬起自信笑容之际,只一个呼吸工夫,便从池海运来一抹内息。

与此同时,十指关迅速忙活起来。

先是在上腹部的内关穴和神门穴活动,不一会儿转移到下腹部的气海穴和内关穴。

陆凡手指移动速度极快,比划的手势也稀奇古怪,看得那美女云里雾里。

“我长这么大,还从没见过这么奇怪的医术,他到底行不行啊……”美女柳眉紧蹙,一个劲直嘀咕。

陆凡每落一指,她的心便要噗通好几下,生怕自己父亲出什么三长两短。

此刻陆凡在她脑海中,已经完全是江湖郎中的形象。

越是等待,她心里越是怀疑,开始后悔向他求救,万一……万一父亲……

她的指尖扣进肉里,正要开口。

猛然间,陆凡背对着美女言语道:“别着急,我到底行不行,你等下就知道了。”

美女登时愣了一愣,下意识摸嘴唇。

她与这个男人隔了足足五六米远,他是怎么听到她说话的?

正当美女疑心之际,陆凡冷不丁出现在她旁边。

那对视的一瞬,便见陆凡对她抛来一记飞眼,冲她坏坏一笑。

而后用低沉中带有些许磁性的嗓音说道:“当然,你要是想和我进行更深层次的交流,我乐意奉陪,我也可以给你看点更行的东西喔。”

美女那两扇俏脸顿时涌起一阵绯红。

“流氓!”

“不要脸!”

啪!

一边说着,一边抬手朝陆凡脸上打去。

不过,陆凡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抓住她那洁白手腕。

他悠悠道:“想打的话……”

“得加钱。”

女人自知拿陆凡没有办法,于是注意力转移到自己父亲身上。

脸色确实好转了不少,但人还是昏迷着。

见陆凡走到路边休息,她忍不住疑声问道:“喂,这才不到半刻钟诶,你就完事了?”

“我父亲他到底好了没有啊?”

陆凡冲美女挤了下眼角:“你要不信的话,那你就亲自问问你父亲?”

对他来说,半刻钟已经属于“不及格”的成绩了,要不是赶了这么久的路,放平时顶多五分钟就能治好。

闻言,美女心中泛起一阵无语,对着陆凡连翻白眼。

“人都还在昏迷,我问你个大头鬼啊。”

无语吐槽之余,她只好守在父亲身边,期待奇迹发生。

“咳!咳咳!”

忽然间,一阵剧烈咳嗽声打破宁静氛围。

“哇呜!”

一口黑血从男人嘴中喷出,而后睁开眼眸,脸色也已经恢复如初。

望着父亲如健康孩童般红润的面庞,美女瞳孔扩大一圈又一圈,嘴巴甚至张成了“O”字。

怎区区震惊二字了得!

和父亲对视的一刹,美女激动扑到男人怀里,泪水瞬间夺眶而出。

“父亲您醒啦,太好啦!”

“我……我刚才是不是又发病了?”男人疑惑地坐起来,却感觉不到一点疼痛。

美女满脸心疼地点点头。

“那么是谁救的我?”

美女恍恍惚惚地指了指陆凡。

陆凡那番操作实在是惊为天人,纵使她这样见过不少大场面的人,也还没从刚才那副画面中回过神来。

看向陆凡的这一瞬,男人那浑浊眼眸登时变得分外激动,三步做两步跑到陆凡跟前,紧紧握住他的手。

“多谢恩人!多谢神医!”

“我叫姜自明。”

美女也凑过来做自我介绍:“你好,我叫姜冉冉。”

“请问恩人贵姓呐?”

“陆地的陆,平凡的凡。”

“哎呀,恩人德才兼备,怎么可能平凡呢,恩人日后一定会平步青云大富大贵!”

对于姜自明那娴熟的马屁,陆凡只是一笑了之。

他空有一身本领,却连亲生父母都未找到,根本没资格谈什么出人头地。

念至此,陆凡默默叹了叹气。

想起姜自明的病症,陆凡视线不由得在他身上停留几眼。

心头忽地一颤,下意识抚摸了下自己胸口,那里有一个淡紫色七星图案,下面正是蛊毒所处位置。

而后忍不住暗道:“唉,要是小爷自己身上的蛊毒也这么简单就好咯。”

医人者却不能自医。

或许这就是宿命吧……

一抹忧伤神色爬上陆凡脸庞。

“陆先生。”

正当陆凡黯然神伤之际,姜冉冉出声将他拉了回来。

见陆凡反应过来,她连忙递给他一张金箔银行卡。

“这里面有五百万。

我和父亲被困在这里,身上就只带了这么点钱。

你别嫌弃啊。”

听见“只带了这么点钱”时,陆凡当场愣住。

他虽极少下山,但对山下的货币也有耳闻。

普通人一个月工资也就五千来块,五百万能招整整一千名员工!

不过,他对钱没有任何兴趣!

迅速收回思绪,陆凡将金卡推给姜冉冉。

“钱就算了。”

而后露出一抹坏笑:“我看你长得挺标致的。”

“要不……你肉偿吧,就当是报酬了,怎么样?”

闻言,姜冉冉小脸瞬间红到了耳根处,握着金卡的玉手更是无处安放。

但想到陆凡救了父亲的命,她牙根一咬:“行,肉偿就肉……”

“慢着!”

刚准备豁出去,却突地被陆凡大声打断。

“哎呀,刚才跟你开玩笑呢。”

“举手之劳无足挂齿。”

听闻后,姜冉冉先是长舒一口气,然后又莫名有一点失落。

她耳尖烧得慌,胡乱把金卡塞到陆凡手里:“不理你了!”

“喂……开个玩笑嘛。”陆凡捏着那张卡,看向打完电话回来的姜自明“话说,你们这是要去哪儿啊?”

姜自明面容苦涩道:“唉,别提了。”

“我们本来要回江城,谁想到我这身体不争气,半路困在了这里。”

“几十亿的项目啊,就这么耽搁了,不过也就是一个电话的事。”

“不过我已经打电话联系了人过来接,还得等一会。”

江城?

陆凡眼眸忽地泛起一阵精光。

旋即拿出姜自明给的名片看了看。

这位大叔是江城市姜氏集团董事长,而且听他口气,足足几十亿的项目说丢就丢。

这么看来他的来头应该不小,起码是上市公司老总级别。

“陆神医,要不你和我们一起等一等,晚点我送你下山吧。”姜自明发来邀请。

陆凡看了看江城市轮廓,还有一段距离,已经在这耽搁了不少时间,不能再逗留了。

“不了,我还要去我未婚妻家退婚呢。”

姜自明面露惊奇之色:“噢?退婚?”

“不知是谁家姑娘这么不识抬举,竟然惹恼了恩人。”

“赵蓝辰。”

这话一出,姜冉冉顿时震惊得下巴都快掉了。

“赵小姐居然是陆神医的未婚妻?!”

“对啊,有什么问题嘛?”

赵蓝辰可是江城赵家千金,那赵家又是江城数一数二的大家族,怎么可能是他的未婚妻?

更何况……

“可据我所知,赵小姐已经和别人订婚了。”姜冉冉下意识地脱口而出

“那太好了!”陆凡眼睛一亮,登时狂喜。

就好比正犯困的时候,刚好有人来递枕头,简直是天助我也!

 


“啊?”姜冉冉瞪大了眼。

这是正常人该有的反应吗?

姜冉冉还想说话,姜自明赶紧按下她,小心问道。

“陆神医,你确定你要退婚的人是江城赵氏集团千金赵蓝辰?”

陆凡认真回想了下信上内容,语气肯定道:“江城赵家千金,今年二十岁,脾气凶得跟头母老虎似的,没错啊。”

姜自明表情变得颇有些异样,而后瞪了一眼姜冉冉:“你这孩子瞎说什么呢!”

“我才没……”姜冉冉生气地鼓了下腮帮子。

姜自明连忙解释:“赵大千金可没有和任何人订婚,其实那都是外界传的谣言,当不得真的!”

“也不知道是哪个家伙乱传消息,弄得满城风雨。”

“恩人你别在意啊。”

谣言?

陆凡又丧气了。

他记得十来岁的时候,有一次和师父张道贤下山参加寿宴,碰巧认识了她。

他自幼只有师父相伴,当时还有些孤僻,一个人坐在角落里。

结果宴会上那么多人,赵蓝辰就逮着他一个人捉弄,不是抢蛋糕就是抢饮料,还拽着他领子不许他走。

师父还就在一边看热闹,不让他欺负这女孩。

谁欺负谁啊!

念至此,陆凡一拍大腿,痛心疾首:“这订婚,怎么能是谣言呢!”

姜冉冉张大了嘴巴,说不出话。

万一赵蓝辰找上山来,他和师父那边岂不是很难交待。

“多谢二位提醒,我先告辞了!”陆凡潇洒转身。

“应该的应该的,恩人慢走!”

回答之余,姜自明和姜冉冉透过余光对视一眼,都觉得这陆凡实在是古怪。

江城多少男子连见赵大小姐都要预约许久,更别提和她订婚了,那可是所有男人梦寐以求的!

而陆凡居然骂人家赵小姐是母老虎。

还主动要和对方解除婚约!

脑子坏了才会这么做,可他又不像是脑子有问题。

再说了,他虽医术极佳,但穿得是朴素至极,一看就不是家世显赫之辈,赵家能看得上他?

怎么想也想不通,这实在是太过反常!

……

进入江城市后,陆凡按照地址走到一处别墅区门口。

确认再三,正欲昂首向里面走去,一辆豪车却突然蹿了出来。

神念觉察到动静的一刹,陆凡一个箭步轻松跳到旁边。

幸好他身法迅捷,换一般人早就嗝屁了!

“哪个不长眼的家伙乱开车,城里人都是这德行吗?”

无语吐槽之际,陆凡转身,目光正好与后座上的中年男子交汇,下一秒,豪车直接冲进别墅区。

还想找人理论的陆凡:……

想到还有正事要办,陆凡也懒得计较这些,他拍了拍身上尘埃后继续向前。

然而,豪车中,那位与陆凡对视的中年男子却皱起眉头。

但眸中疑云只堪堪持续数秒便悉数散去。

“有些眼熟,应该是看错了……”他暗道。

那小子穿得那么普通,一看就是穷人家的孩子,他怎么会认识。

“站住!”

陆凡很快走到别墅区门口,正准备进去,却被门卫拦住。

门卫的视线只在陆凡身上打量两眼,脸上便布满鄙夷神色,而后厉声质问道:“你哪来的?”

“预约给我看看。”

陆凡撇撇嘴:“我去我未婚妻家,还需要预约?”

“破小区”三个字一落地,几个保安瞬间愣了好几愣。

旋即突地发出极为轻蔑的笑声。

“你小子钱没几个,做的美梦倒是不小。”

“吹牛谁不会吹,这里面住的都是有钱人,还你未婚妻?我还说里面全是我小女朋友呢。”

“没预约就赶紧给老子滚蛋,这里不是你该来的地方!”

陆凡颇有些无奈,只好报出对方名号。

“我未婚妻叫赵蓝辰,今年二十岁,脾气像臭水沟里腌了二十年的石子,家里有个叫赵氏集团的公司。”

“这些信息够了吗?”

闻言,保安们笑得更大声了。

“弟兄们,这小子好像穷疯了,居然碰瓷赵大美女。”

保安头头强忍着笑意,出言问道:“小子,你说赵蓝辰是你未婚妻?”

“对啊,难不成江城还有第二个出身名门的赵大小姐?”

“行,就算赵小姐真是你未婚妻。”

“那你不可能不认识那辆车上的大佬。”

保安头头一边说着,一边指了指不远处的豪华轿车。

视线顺势一转,陆凡有了印象。

“原来就是那老东西害得我差点摔倒,回头再找他算账……”陆凡腹诽道。

收回视线,随口问了一句:“那谁啊?”

“那可是赵大小姐的亲叔叔——赵俊龙!”

“名震江城的商界一霸!”

见陆凡不作言语,保安头头大手一挥,叫来几个同事把他围了个水泄不通。

而后嘲讽道:“我就说这小子是骗人的吧,连赵总都不认识。”

“猪鼻子插大葱,装什么蒜啊你!”

“把他轰走!”

话音一落,几人靠了过来,抬手便要抓陆凡的胳膊。

然而对方手掌刚落下的一瞬,陆凡那温和双眸突然锐如刀锋。

并未有丝毫躲闪,而是冷不丁抓住对方手腕。

轻轻一扭,便听见一阵如鞭炮般的骨头脱节声。

“呃啊!”

光头保安痛得直接跪在陆凡面前。

紧接着,轻轻一甩,光头保安整个人被陆凡当成皮球扔了出去。

保安头头登时恼怒异常。

而后冲着手下大喊:“他娘的,弟兄们给我废了他!”

说完,四五个壮汉齐齐从四面八方冲向陆凡。

面对数倍于自己的敌人,陆凡却丝毫不惧,脸上甚至还带着一丝冷酷笑容。

怒喝之际,七八只拳头齐刷刷逼近到他面前。

电光火石之间,先是如蜻蜓点水般甩出两掌,还没等对方看清掌法就已痛得昏厥。

紧接着轻松甩开身位,同时在无形中啪啪两巴掌打出去,两保安只觉得脑子嗡嗡作响,旋即砰砰瘫倒在地上。

只四五个呼吸工夫,陆凡便完成了以一敌多,甚至连衣领都没乱!

看着同事那狼狈模样,保安头头登时慌乱不已,连忙拿出对讲机。

然而,就在他准备摇人的时候,一道温柔清甜声音传了过来。

“住手!”

 


网友评论

发表评论

您的评论需要经过审核才能显示

为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