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彩小说尽在A1阅读网!手机版

彩泥文学 > 武侠仙侠 > 嫁给狠毒王爷后他权倾朝野了

嫁给狠毒王爷后他权倾朝野了

酥酥饼干作者 著

武侠仙侠连载

穿越古代,成了被吃干抹净就丢的下堂弃妃。见不得人的黑瘤子面容,手握全能研究室的时见鹿,发誓这一回要干一番大事业!身上的余毒需要调理,王府内的勾心斗角仍在继续,多少人想趁着她下堂之际踩上她一脚,时见鹿知道自己必须要快速强大起来。

主角:时见鹿,陆云启   更新:2022-09-14 12:18:00

在线阅读
分享到:

扫描二维码手机上阅读

男女主角分别是时见鹿,陆云启 的武侠仙侠小说《嫁给狠毒王爷后他权倾朝野了》,由网络作家“酥酥饼干作者”所著,讲述一系列精彩纷呈的故事,本站纯净无弹窗,精彩内容欢迎阅读!小说详情介绍:穿越古代,成了被吃干抹净就丢的下堂弃妃。见不得人的黑瘤子面容,手握全能研究室的时见鹿,发誓这一回要干一番大事业!身上的余毒需要调理,王府内的勾心斗角仍在继续,多少人想趁着她下堂之际踩上她一脚,时见鹿知道自己必须要快速强大起来。

《嫁给狠毒王爷后他权倾朝野了》精彩片段

春风吹着杨柳,本是暖意盎然的天气,雕花的室内却冷的彻底。

“本王即日大婚,你胆敢下药!”

男人一身藏蓝色蟒袍,周身气度华贵难挡,陆云启睥睨的看了一眼床榻上衣裳不整的女子,内心无比恶心。

时见鹿看着他,二人成婚已半年有余,可他的心底却只有上官鸿雁的身影!从新婚之夜,陆云启一根手指都没碰过她。

一切的一切都因为她的脸,外加她的双亲已到暮年,两家又有世仇,可时见鹿,还是嫁了过来。

“啊——”

疼意来袭,时见鹿整个人都蜷缩了起来,银牙都快咬碎了。

无助的躺在地上,时见鹿注意到了男人眼中的仇视,心痛如割,肝肠寸断!

记不清多少时光,日日面对他的冷眼和滔天恨意,身上的疼痛早就算不得什么。

陆云启眼神如刀,“为了获得本王的青睐,不惜下作,行,本王今日就满足你!”

“不过你这张脸,实在是令人作呕!”

全然不顾及女人快要瓦解的情绪,陆云启撤掉了床幔,径直撒在了了时见鹿的脸上,何曾想过他会这般折辱自己。

身上的疼意不及心底的千分之一。

时见鹿泪如雨滴,出生不久后,她的脸上就莫名冒出了大块的黑斑,导致自幼便很少出闺房。

外人都辱骂她无盐,十几年来,她受尽了冷眼。

如今却再次被枕边人冷眼,时见鹿痛苦的哭出声。

再自卑的人都拥有想被呵护的心,父亲知晓她爱慕镶王陆云启时,毫不犹豫的凭借着治水一功,请示龙恩,让她得意如愿,嫁到了王府。

可惜,陆云启恨她入骨。

透过朦胧的纱帐,时见鹿仍然能看清男人如墨的双眸中满含恨意,他轻启薄唇,“时见鹿,你貌丑心更丑!倘若不是被你设计陷害,本王早就娶雁儿为正妃!”

“明日雁儿就要进门,你今日给本王下药,简直蛇蝎心肠!倘若不是药力,本王即便是寻花问柳也绝不允许你上榻!”

时见鹿望着几近癫狂的男人,眼中再无任何爱意,嘴角挂着悲泣决绝的笑容,“王爷,难道在你心中,我比妓子更轻贱不成?”

“哼,妓子都比你高贵!”

——

记不清多久了,陆云启如同饱食的猛兽,起身后迅速让丫鬟上前更衣,直到离去都不曾看过床上周身青乌的女人一眼。

药性过了,她对自己来说,别无用处。

陆云启冷漠的看了一眼时见鹿,女人斜躺在床上,白皙的肩膀露在外头,神情怔愣,他冷嗤了一声,“来人,本王要沐浴更衣!”

“睡了不心思不纯的女人,晦气!”

这般冷漠无情的话,时见鹿眼泪顺着脸颊流了下来,心口像是被插入了一把利箭。

陆云启的话无疑是深深的伤害到了她,原来自己在年少时所喜欢的人心里竟然如此不堪!

本以为自己嫁过来,陆云启是负气,不愿意与她多言,甚至还以为是他性子沉闷,所以才会如此。

谁料满腔热爱到头来竟然会变成如此局面!

时见鹿身冷,心更冷,含泪的目光怔然的看着床上零星的鲜血,她恨!好恨!脑海中不停浮现出陆云启对自己的嫌弃和言语上的折磨,她缓缓扶着床栏。

将一旁凌乱的衣袍套在身上,然后光脚踩在地上,一步步向屋外走去。

如同被抽走了灵魂,她像是行尸走肉,绕过府内的亭台楼阁,随后径直站在了一处回廊底下,看着眼前清澈的湖水。

一阵风吹过,吹落了时见鹿眼角的泪。

若有来生,她绝不如此苟活。

“扑通——”

后院处传来怪异的声响,等好奇的下人跑过去时,只见水面上赫然瞟着青绿的衣裳。

“来人啊!王妃溺水了!”

“快来人啊!”

谁曾想到向来端庄得体,爱戴王爷的王妃竟然会做出投湖的举动。

众人的叫喊声中,没一会儿湖边便聚集了不少人。

自府邸就开始伺候时见鹿的丫鬟芝兰正跪在地上,眼眶哭的通红,“姑娘,你死了叫奴婢如何是好?”

“倒不如叫奴婢随你一起去了!”说罢,顿要迈步也跟着跳到湖里去,幸好被边上的杂役们给拉住了。

这若是一炷香的时间不到,王府出两桩命案,只怕到时候王爷问责,谁也担待不起!

王府里的老嬷嬷让杂役将芝兰给按住了,“有什么好哭的?简直是晦气!想死都不知道寻个安生!”

她刻薄的说着话,满心满眼都是嫌弃。

自从时见鹿嫁进来开始,并没有得宠过,再加上平日里行事风格怯弱,外加脸上的痕迹,哪怕是最低等的下人都瞧不起她这个名义上的王妃。

“算了,死都死了,来人!拿个破草席卷出去扔到乱葬岗,切记对外宣称王妃暴毙,被准以厚葬!”

老嬷嬷说完,刚要转身走时,芝兰顿时跪在了地上,“嬷嬷,求你不要如此!小姐乃是丞相之女,千金之躯!怎能如此?”

如今世道,怕是连外面劳作的人都不会选这般作践人的安葬方式。

根本就不听芝兰的祈求,老嬷嬷见状就要推她一把。

可下一刻原本还静静躺在地上的女子,忽然间颤着双眸,纤长的睫毛轻启,动人心魄的眼睛睁开的刹那,芝兰被按在了地上动弹不得。

耳边布满了闲言碎语,时见鹿紧拧眉头。

入目皆是古色古香的亭台楼阁,边上站着形形色色身着古装的人,这是什么地方?看着天边的还未西沉的太阳。

时见鹿一头雾水,恰好此时轻缓的风吹来,她的记忆顷刻间复苏,完了!

身为二十一世纪联合国顶级的援建医生,时见鹿不怕苦不怕累,什么地方危险,她便要去闯一闯。

什么病情危机,她越想要挑战!正是因为这股子韧劲,支撑了她十几年行医之路,偏偏在昨日的会议结束后,疲惫的想要回家,结果一脚踏空摔下了楼。

再度醒来,她的魂魄却‘摔’到了这几千年前的古代,与现下躯体的主人融合在了一起!

顿觉无语的瞬间,时见鹿倒吸一口凉气,论谁能想到踩空了楼梯竟然也会赶上穿越大军?

正在她觉得匪夷所思时,脑海中属于本体的记忆复苏。

原主跟她同名同姓,还是丞相的嫡女,自幼养在深闺,琴棋书画无一不通。外加上倾城无双的面容,本是一手好牌。

奈何十多岁时一场重病,等痊愈后,脸上却多了丑陋的疤痕!


“唉!”

时见鹿不免叹气一声,脸上突然间冒出的丑陋疤痕,无疑是击碎了少女的心。

原主也没有想要自戕,奈何父亲悉心照料,教她一步步坚强。

也因为脸上的疤痕,原主从天之骄子沦为门都不敢出去的‘丑女’,而她与镶王结缘,也因为被人耻笑。

年纪小,宫中有礼节,身为丞相之女,推脱不了,只能入宫拜贺。

偏生被顽皮的诸位达官子弟盯上,饱受他们的取笑和戏弄,原主快要支撑不住时,陆云启如同天神降临般解救了她!

他不仅替原主赶走了那些人,甚至还主动安慰她,并且递上了早就被踩脏了的面纱,告诉时见鹿,相貌不重要。

一个人的心好才是世间最难得的!

陆云启的话不仅让原主重燃活下去的信心,也让她深深的记下了他……

于是,原主一发不可收拾的爱上了陆云启。

知道自己的相貌不佳,难免遭人耻笑,原主也只敢把这份爱意放在心里,从未妄想过二人成婚。

直到原主丞相父亲的介入,让她得偿所愿。

只可惜……梦圆了,人却没了。

可悲可叹,时见鹿正感叹原主的日子过的太窝囊怯弱时,耳边又传来芝兰的声音,“孙嬷嬷,就当我求求你,不要如此轻贱王妃可以吗?”

原主嫁给镶王陆云启后,不仅没有被人尊敬,甚至还处处被排挤,就连陆云启本身也厌弃她!

如今更是要迎娶新妻,时见鹿咬紧了贝齿。

孰可忍孰不可忍!

“轻贱?一卷草席都算是对得起她了!”孙嬷嬷淬了一眼芝兰,真是个没有眼力见的东西。

王爷本就不喜她,竟然还耍手段嫁进来,如今王爷总算是要娶上心爱的姑娘了,时见鹿落得如此下场,都是她活该!

“快不快动手!”孙嬷嬷厉声吩咐,她是陆云启身边的红人,府邸的下人们都惧怕她,如今得了命令,更是一个个都准备上前。

可等人还没走近,时见鹿坐起了身,“我看谁敢!”一个下人,竟然欺负到了她堂堂王妃身上?!

“鬼啊!”

“诈尸了!”

原本看热闹的人见状全部都躲到了十米开外,就连孙嬷嬷都战战兢兢地颤着声音,“你不是死了吗?”

方才底下人分明探过了鼻息,时见鹿早就过去了!

众人议论纷纷,无不露出惧怕的神色,唯有芝兰老实的候在一边,连脸上都带着庆幸,她家姑娘没死!

“噢?依照孙嬷嬷的意思,非得我死了,你才高兴?”时见鹿沉声说到,声音中透着不怒自威的冷厉。

哪怕是在王府除了陆云启外,能挡傍边天的孙嬷嬷都被她给镇住了。

但随即很快就反应了过来,冲着时见鹿也没什么好脸色,“王妃言重了,能活着自然是是你吉人自有天相。”

心口不一的说着话,孙嬷嬷难免耻笑,明日王爷就要娶妻。

时见鹿哪怕是没死成,往后的日子也断然不会好过到哪里去。

穿着清凉,又是从水里被捞起来的,外加上被陆云启那个臭男人摧残,时见鹿只觉得头脑昏沉,连带着周身都没什么力气。

即便如此,她仍然站起身,挺直了脊背。

她可是陆云启娶回来的王妃!一个下人而已,“孙嬷嬷这话倒是有点意思。”时见鹿冷哼一声,目光冷然。

素日里下人们都把她这个王妃不放在眼里,少不了这个孙嬷嬷的教唆!如今由她接手了原主的身体,定要让这些人知道她的厉害!

向来秉持着人不犯我我不犯人,人若犯我比诛之的格言,时见鹿目光中夹着寒芒,以及透露出来的杀意。

令孙嬷嬷不敢直视,且下意识的垂眸,“老奴该死!老奴不该妄自菲薄,这就去禀报王爷。”

人多眼杂,时见鹿没死,她还是王妃,还是丞相的嫡女。

身为下人,孙嬷嬷也忌惮这一点。

倘若她真的不堪忍受,跟娘家那边告状,只怕是府邸的下人都没什么好日子过。

沉默的看着讨巧的孙嬷嬷,时见鹿不发一言。

想着自己如今还是周身狼狈,至于孙嬷嬷,日后多的是时间收拾她!时见鹿跟芝兰径直走过回廊。

独留下二人身后还怀有恨意的孙嬷嬷。

等明日王爷所喜爱的上官姑娘进门,看她还能如何!

——

亭角殿

芝兰顶着红肿的眼睛端来了一盆又一盆热水,时见鹿心里过意不去。

奈何身体上的疼痛都像是在刻意提醒着她,原主所遭受的一切,时见鹿忍不住吐槽,陆云启真是够变态的。

“姑娘,你请沐浴吧”

芝兰擦拭着眼角残存的泪滴,时见鹿感激的看了她一眼,如果不是原主有个衷心的丫鬟,若不是她一直祈求着孙嬷嬷,拖着时间。

只怕是等她真穿过来了,就会在坟地里叫天天不应。

褪去了身上的衣服,时见鹿注意到芝兰还伺候在边上,“你也下去收拾一下吧。”她眼中含着感激。

因为担心原主,芝兰不顾自己,身上难免沾染上污迹和被湖水浸湿,“姑娘——”芝兰犹豫了片刻。

最后实在架不住时见鹿的劝说,芝兰退了下去。

将自己洗漱干净过后,古人的衣服繁琐,时见鹿只能简单的穿上了衣袍,随后披散着头发,眼睛很快就注意到了不远处的镜子。

原主从十岁开始便被人说丑陋不堪,他倒要看看脸上到底是什么样的疤痕!

走到镜子面前,时见鹿看到了里面里的脸时,也愣住了,并且下一刻忍不住作呕,怪不得原主会如此自卑。

任谁顶着这样的一张脸都会如此吧?

脸上的疤痕整体呈红色,斑驳且向外凹凸,九曲连环的爬满了整张脸,就因为这,乃至于陆云启方才都用纱帐将她的脸遮住才下的去口!

时见鹿冷着脸,她脸上的疤痕像是因为伤情没有处理后留下的瘤子,又像是从娘胎里带的先天性的血管瘤或是胎记。

她再次忍不住叹气,像是这样的情况,若是在现代就好了,还能想办法活检穿刺治疗。

如今却身处古代,什么都没有!

时见鹿沮丧的趴在木桌上,没一会儿陷入了睡梦之中。

梦里,她像是又回到了自己现代的实验室,四周的陈设都是那么的熟悉,就连她正在进行的项目报告都还放置在桌子上。

并且还有上次医疗器械公司发过来的各种新式的仪器,什么检查都能做,甚至连手术都可以。

可惜都是梦,要是真的,能够把物品都拿出来就好了,时见鹿如此一想,等从桌子上起身时,忽然间愣在了原地。

她眼前竟然真的出现了一瓶消炎针剂!


似乎还以为是假的,时见鹿不敢相信的揉了揉眼睛。

直到将针剂拿在了手上,她才敢确认一切都是真的!

“天啦!”

时见鹿忍不住惊呼一声,消炎针剂是她前段时间才拿到的专利产品,针对烫伤和车祸后的毁容性创伤都有作用。

消炎针剂从问世到研发,都是时见鹿一手一脚开始做成的,如今才经历了所有的备案和实验阶段,她却穿到了古代。

想着要不要拿自己也实验一下,时见鹿将消炎针剂放在了一边,随后又取出了手术刀和麻药以及许多的消毒,消炎用品。

行医多年,什么样的场面没有见过?

可是自己给自己动手术还是头一次,将手术刀和药品全部都摆放在了桌子上,时见鹿深吸一口气,“开始吧!”

“姑娘!”

不等她动作,门外传来了芝兰的声音。

知道她的心思,害怕自己再寻短见,时见鹿赶紧应声,“我先睡下了,你也早点休息吧!”说完,还像是担忧芝兰会闯进来一般,她寻了一块布将桌子上的东西都遮盖了起来。

“姑娘……”

芝兰犹豫了,并且觉得从时见鹿落水后再次醒来,像是变了一个人般。

甚至连神情和动作都有改变,不再像以前那般懦弱了。

“放心吧,我是真的有些累了。”

时见鹿又说了一句,芝兰这才答应了下来,随后走一步停一步的离开。

听到了外面的脚步声逐渐远去,时见鹿这才将心绪再次放在了桌上的东西,将布揭开,看着手术工具都准备齐全了。

快速的让自己的心情平复下来,因为落水的原因,原主身子薄弱,时见鹿此时都觉得头晕不适,甚至有些创伤后的反应。

比如说手抖。

迅速的喝下了一瓶葡萄糖,等手上的轻颤缓和了过来,时见鹿对着镜子先是用棉签沾染上消毒药水,整张脸都涂抹过后。

又拿出手术刀直接将脸上红色的毒瘤给刺穿,紧接着快速的将纱布拿出来,吸附着不停往来流出的血水和脓肿物体。

本以为原主的情况会很复杂,可是等仔细的处理了很久之后,时见鹿松了口气,看样子比她担忧的要轻很多。

大约过了半小时,所有的东西都流出来了,整个创口变的很小,几乎跟脸贴合在了一起。

接下来就需要做后续的修复手术,若是放在以前的话,修复是最难的,可是眼下有了消炎针剂,可谓是事半功倍。

研究表明,注射足量的针剂后,只需要一晚上就可以让原本的创口和组织都恢复,然后吃一些消炎药。

她的脸就能恢复原状了!

没有疤痕的脸美貌倾城,这边的脸也基本恢复对称了,望着镜子里的自己,时见鹿格外期待明天的到来。

“王爷,王妃已经休息了!”

此时门外再次传来芝兰的声音,本该要走的她因为不放心,想着夜晚静静的候在外面,能让时见鹿第一时间叫到她。

可谁知道一回头竟然看到王爷怒气冲冲的走了过来,吓得芝兰赶紧拦在了前面,她家姑娘才大难不死,实在是经受不起任何刺激了!

陆云启冷眼扫向芝兰,“滚开!本王倒想看看是怎样的一个死里逃生!”外面的动静越来越近。

时见鹿立马将东西都收了起来,最后还不忘戴上面纱,以免露陷。

“来人,开门!”

陆云启厌恶时见鹿,甚至连她所居住的宅院木门都不愿意接触,下人刚要上前,“芝兰,告诉王爷一声,本王妃乏了,让他请回吧!”

时见鹿声音轻飘飘的,好似根本就不在意一般。

芝兰眨着眼睛,她没有听错吧?

以往哪怕是都歇息了,时见鹿都会立马调整好自己出门迎接陆云启,眼下却人到了门口,却避而不见。

同样诧异的还有陆云启。

听到了女人的声音,他敢确认,她不仅命保住了,也安然无恙!

真是命运弄人!

她怎么就没死……

陆云启极度不满的冷哼一声,“时见鹿,本王再次告诫你,明日大婚,你若胆敢再作妖,定饶不了你!”

“你尽管放心,我保证不出去!”时见鹿不屑出声。

她才没想过要作妖,只是搞搞破坏应该没事吧?

陆云启为了上官鸿雁如此对待她,凭什么要她一直忍气吞声不介意,更何况他还在践踏一颗纯真的心!

时见鹿的字典里早就没有弱势二字了,敢欺负她的人,就要做好被敌对的准备。

只要陆云启没有将她休弃,她就还是王府里的王妃。

她在这个位置一天,就不容许任何人抢夺她的权利,占有本就该属于她的一切。

从接收了原主记忆的那一刻,时见鹿就格外的清醒,想要在这个几千年前的古代生存下去,就要做好心狠的准备。

否则敌人暗处捅过来的刀子都没发现,人先没了!

站在屋内,时见鹿仍是免不了好奇,她特意透过窗户的缝隙,目光向外看去。

原主记忆里,因为一直都时自卑的状态,陆云启相貌如何很是模糊,如今看去,只见不远处的台阶下站着一位剑眉星目,龙章凤姿的美男子!

因为长年习武,他站的笔直,如同挺立在山间的柏树,青松耀眼。

银白的锦服与他极其相配,好似九天之上的谪仙下凡般,矜贵地令人移不开眼。

在现代,时见鹿工作繁忙,闲下来的时候就会看看电视剧打发时间,银屏上不乏长相帅气的明星。

可是那些耀眼的明星怕是加在一起都比上眼前的男人万分之一。

本想着多看一眼,谁料男人像是早就察觉到了一般,顺着她的位置扫了过来,他双眸如墨,正冷冷的看着她!

男人的眼眸像是一把利箭,令人难以直视,时见鹿下意识的移开。

并且清晰的意识到,陆云启是个危险分子,看来以后没事,绝不能招惹他!

就当时见鹿躲在门口,心跳不由得加快时,“本王告诉你,人贵有自知之明,若是敢搅乱生祸端,绝不轻饶!”

听着这威胁的语气,时见鹿不耐烦了,臭男人,白长这么好看。

随之也忍不住跟着问道,“王爷,夜深露重,你要是不想走,可以进来坐坐。”时见鹿话落,半久都没有回应。

就当她误以为男人早就走了的时候,“痴心妄想!这些欲擒故纵的手段,只会令本王更不屑!”

“江河,我们走。”

陆云启带着护卫阔步离开,独留下芝兰后怕的站在原地。


网友评论

发表评论

您的评论需要经过审核才能显示

为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