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彩小说尽在A1阅读网!手机版

彩泥文学 > 武侠仙侠 > 这辈子有她足矣

这辈子有她足矣

安一夜作者 著

武侠仙侠连载

顾小恩是一个看似平凡简单的女人,可沾上之后就如同上了瘾一般,不舍得甩开。嫁给厉墨琛之后,她化身黏人小娇妻,霸道傲慢,眼里只有他一个人……后来的后来,厉墨琛才发现自家小娇妻,竟是他多年来一直寻找的恩人!

主角:顾小恩,厉墨琛   更新:2022-09-14 12:18:00

在线阅读
分享到:

扫描二维码手机上阅读

男女主角分别是顾小恩,厉墨琛 的武侠仙侠小说《这辈子有她足矣》,由网络作家“安一夜作者”所著,讲述一系列精彩纷呈的故事,本站纯净无弹窗,精彩内容欢迎阅读!小说详情介绍:顾小恩是一个看似平凡简单的女人,可沾上之后就如同上了瘾一般,不舍得甩开。嫁给厉墨琛之后,她化身黏人小娇妻,霸道傲慢,眼里只有他一个人……后来的后来,厉墨琛才发现自家小娇妻,竟是他多年来一直寻找的恩人!

《这辈子有她足矣》精彩片段

“消毒,注射麻药!”

耳旁,隐隐听见有陌生人的声音。

困得睁不开眼,浑身沉重的顾小恩感觉凉凉的,紧接着,好像有针扎进皮肤。

她猛地惊醒!

几乎是出于本能,她猛地一把推开了眼前的医生,怒吼道:“你们要干什么?”

医生见状,拧眉:“躺好,马上就要做手术了。”

“什么手术?”顾小恩心头没来由地一慌,眼神警惕地看着面前穿着手术服的医生。

“人流。”

闻言,顾小恩脸色一白。

人流!

她没有要做人流!

“让开!”她不顾一切地坐起来,穿上衣服就往外跑。

头还是有些晕,很困很沉的感觉。

但刚刚里面的那一幕,让她惊魂未定,不敢有半刻的松懈。

刚一跑出手术室,就看到守在外面的继母。

继母见她突然跑出来,脸色阴沉,伸手拦住她:“不许走,你今天必须把这个孩子打掉。”

“我不会打掉,这是我的孩子。”

“那个男人,已经不要你了。”继母面色不悦:“你爸下了死命令,今天不管用什么办法,都要让你把孩子流掉。”

“所以,你们就在我的早饭里下了药,让我晕睡?”顾小恩瞬间明白,情绪激动的吼道。

“这不是为了你的未来好吗?王总可说了,只要你打掉这个孩子,他可以不计较,照样娶你入门。”继母美其名曰道。

王总,广告公司的老板,年龄足够当她的爸不说,还特别喜欢虐待老婆,他的前几任老婆都死在他的手上。

“王总这么好,还是留给你女儿去嫁吧!”顾小恩一把推开她,就拼命往诊所外跑去。

“还愣着干什么,给我追!”继母一声令下,她特意请的两个保镖立刻追了上去。

顾小恩听到身后穷追不舍的脚步声,心头又慌又急。

她不能失去肚子里的孩子。

她知道,老公一定会回来的。

他并不是不要她和孩子了。

路口,她光顾着甩开后面追逐的人,却忽略了前面突然亮起的红灯。

一道刺耳的紧急刹车声响起,回头张望后面的她猛地一惊,转过头的刹那,车子的惯性直接把她撞飞。

追来的两个保镖见前面出了车祸,怕惹祸上身,转身就跑了。

司机见撞到人,立刻打开车门下来察看。

顾小恩躺在地上,手紧紧地捂住腹部。

眼泪不受控制地一个劲流。

她的孩子……

司机见她伤得不轻,头部下面缓缓流出深红色的血迹,吓得赶紧打120。

车后座的尊贵男人此刻也下车来,看到蜷缩在地面的瘦弱女人,鲜红的血刺目,心口没来由地一痛。

他弯身抱起她,对司机道:“先送医院!”

司机微微一愣,还有些没反应过来。

毕竟他在少爷身边多年,还从来没见少爷如此人性的一面。

被男人抱在怀里的顾小恩,脸色惨白,浑身上下的剧痛让她紧皱着眉头。

抬眼,气息微弱的她缓缓的张嘴,想要求他帮自己。

却在看到他那张熟悉的脸庞时,眸中瞳孔蓦地一缩。

“老公……你……回来了……”她这话还没说完,整个人就晕了过去。

她被紧急送到医院抢救室。

很快,抢救医生出来。

看到男人,抢救医生恭敬地垂头。

“厉总,伤者身怀有孕,受到撞击,有先兆流产的症状,而且她头部受创,需要马上手术。”

司机闻言,脸色变白,愧疚无比的看向自家少爷:“少爷,怎么办,这个小姐刚刚一直护着她的肚子,一定很想保住她的孩子。”

“用最好最稳妥的办法治好她,保住她的孩子!”男人沉稳开口。

“是,厉总!”

……

缓缓醒来的顾小恩,一想到刚刚的车祸,心头蓦地一惊,下意识抚向自己的腹部。

孩子,还在吗?

“放心,你的孩子保住了。”身旁,传来一道熟悉的低沉磁性嗓音。

她转头看去。

窗外,阳光斜斜地照了进来。

落在男人的身后,衬得他像是披着金灿灿的光芒出现一般。

顿时,她眼眶一红。

她抿了抿唇,缓缓地朝他伸出手:“老公,你回来了。”

在他消失的这一个月里,她疯也似的满世界找他。

她每天都在无尽的担忧和恐慌中度过,怕他是不是出了什么事。

现在终于看到他平安无事!

眼泪流下的同时,她唇角也轻轻地扯出一抹弧度。

老公?

男人眉头微拧。

之前他抱她上车时,就听到她这么叫,那时他以为她是在危急关头下,认错了人。

可现在,她又再次这样唤他。

一旁的司机见状,也觉得奇怪。

“小姐,对不起,是我撞伤了你。你现在有没有哪里不舒服?”司机愧疚地问道。

顾小恩摇头,没有看司机。

此刻,她双眼直直盯着面前的男人。

她朝他伸出的手,顿在半空,却一直等不到他的回应。

她微微心急,另一只手撑着床,想要坐起来,想要离他近一些。

这样,就能触碰到他了。

见她要起来,男人突然俯身过来,轻轻地按住她,安抚道:“你现在还不能下床。”

“好!”看到终于凑过来的他,近在眼前。

她心满意足地微微一笑。

低头,拉住他的手,往自己的腹部上放,轻柔道:“老公,我们的孩子,一个多月了。”

突然被她拉着手,还触碰到了她的腹部,厉墨琛眉心一跳,忙抽回了手。

“怎么了?”顾小恩疑惑地看向他。

厉墨琛眯眸,静静的看着她。

总觉得哪里不对劲。

司机在一旁,也满脸的惊疑。

这位小姐,难道是把总裁当成了她的老公?

厉墨琛看了司机一眼,司机秒悟,转身匆匆地跑了出去。

很快,专家团队赶进来,为顾小恩又做了一番仔细的检查。

最后,确定她因为头部受创,可能导致记忆出现了混乱。

把厉总当成了她的老公!

厉墨琛闻言,脸色有些不好看。

他从医生办公室出来,正准备去她的病房看她时,听到里面传来她微弱又细软,还带着几分急意的声音。

“我老公怎么还没回来?”

司机此时已经是一头冷汗。

他惹的祸,现在却要连累少爷来收场。

可他又不好直接对她说,少爷不是她老公。

面对着眼前这个头上缠着纱布,面色苍白,孱弱的女人,他实在是有些不敢开口。

最后,司机抬手抹一把额上的汗,说道:“少爷他去医生办公室,可能还要再等一会儿。”

“哦!”

得知老公并没有离开,只是去了医生办公室,顾小恩紧提着的心松了松。

她抿唇,轻轻一笑。

转头看向病房门口,等着他回来。

这时,正好厉墨琛迈步进来。

一看到他,顾小恩两眼瞬间放光一般,满眼的璀璨,深情而深邃。

“老公!”她甜甜的唤他。

唇边漾起一抹暖暖的笑容。

那脸上的幸福和甜蜜,满满的似要溢出来一般。

她长得清秀绝丽,五官干净,眼神灵动。

是那种很养眼,很纯净的女孩。

面对她那满脸期盼的眼神,厉墨琛眉心几不可见地拧了拧。

居然有那么一刻,不想说出接下来的话。

但最后,他还是淡淡地开口道:“我不是你老公。”

 


闻言,顾小恩脸上的笑容蓦地僵住,心下一沉。

明亮的眼眸里,瞬间涌起了湿意。

泪水堆积,像是很快就会夺眶而出,却被她紧咬着唇瓣,强憋着。

那原本溢满幸福和期盼的眼眸,染上了浓得化不开的忧伤。

她勉强的保持着镇定,湿漉漉的大眼可怜巴巴地望着他,声音细弱又卑微:“你不要我和孩子了吗?”

厉墨琛拧眉,这哪里跟哪里。

“我再说一遍,我根本不是你老公。”他再次重审道。

狠下心对如此虚弱又脆弱的她说出这样的话来,心头隐隐的有些不舒服。

毕竟她现在所受的伤,还有这混乱的记忆,都是因为他的司机造成的。

他本应该负责任!

他话音刚落,她眼里的晶莹泪珠再也控制不住,簌簌直落。

原本就苍白的脸颊,越发的孱弱无力。

看着他眼中那显而易见的嫌弃和抗拒,她的心像是被什么利器狠狠扎了进去。

她最深爱的男人,不要她了!

心一下子很痛,很痛。

无法抑止,也无法缓解的痛。

她紧咬了下唇瓣,哭着伸手轻扯住他的衣角,几乎是乞求的语气:“我以后再也不任性,再也不吵你闹你了。你不要丢下我和孩子,好不好?”

厉墨琛眸光变沉,没有吭声。

“求你了。”她可怜兮兮地望着他,声音越发的细弱而无助。

在找不到他的这一个月时间里,她每天都受着煎熬,她真的很怕很怕失去他。

司机在一旁看着也是为难,他很想上前劝她,可又怕刺激到她。

是自己把她撞伤至此,他根本没有那个勇气,也没有那个底气去说出实情,打击她。

“你先冷静下!”厉墨琛眸光深沉,看着她微微发颤的手,还有那苍白如纸的脸色,终还是狠下心,转身离开。

她原本轻扯着他的衣角,他这一走,衣角从她的指间划过。

手上突如其来的凉意,提醒着她,她抓空了。

他人走了!

“老公!”她情绪一下子崩坏了,不顾一切地冲下床去追他。

他刚走到病房门口,听到身后她的动静,下意识回头。

可能是她太过激动,动作又太过猛,刚下床,眼前就一黑,瘦弱的身体倏地软倒下去。

见状,他几步跨过来,几乎出于本能,一把搂住了她的腰身。

她突然的晕迷,主治医生们被紧急叫进来。

又是一番检查后,主治医生面色有些为难而谨慎的看向面前的厉总。

“有话就说!”厉墨琛声音低沉。

主治医生袖中的手紧紧地握了一下,算是给自己加油打气。

他缓缓地小心翼翼开口道:“病人现在身体很虚弱,情绪也容易激动,如果不注意,很有可能会造成流产。而且,她的头部创伤造成的记忆混乱,如果现在强行纠正,很有可能会刺激引发后期的记忆全部丧失,甚至自我怀疑,出现一些预料不到的后果。”

闻言,厉墨琛看向病床上安静躺着的女人。

情况如此严重!

也就是说,他现在已经不能再强行纠正她的记忆。

等医生出去后,司机扑通一声对着他跪下。

“少爷,对不起,是我惹的祸,是我的错。”

他说着,抬手一巴掌打在自己的脸上。

“住手!”厉墨琛低喝道:“你先出去。”

司机闻言,只能听命行事,先出去。

厉墨琛这次没有离开,而是守在她的病床前。

直到她醒来。

顾小恩一睁开眼,第一时间就是找他。

偏头,看到坐在床边的他时,她那满眼的慌乱和紧张,瞬间消失。

幸好,他还在!

她微微扯出一抹歉意的笑来,抵唤着:“老公……”

他没有回应,幽深的黑眸,只是静静地盯着她。

几乎可以确定,她并没有半点的伪装演戏。

她的所有反应和情绪,连眼神,都真实得能感染到周遭的人。

如果她的记忆混乱真是车祸造成的,那他有不可推卸的责任。

“老公?”见他不搭理自己,顾小恩眼睫颤了颤,有些不安的伸出手,想要去拽他的袖角。

但又怕他会反感,她伸出去的手,突然顿在半空,随即又慢慢地收了回来。

“饿了吗?”他问她。

她微愣。

随即微笑着摇头:“没有。”

但她话音刚落,她的肚子就传来“咕”一声叫。

她尴尬地抿唇。

厉墨琛打电话,让守在外面的司机去买些清淡的饭菜。

很快,司机打包好饭菜进来。

在她吃饭时,他起身,准备离开。

眼角余光扫到他要走,她立刻抬起头来。

那双黑白分明的水润眸子,紧张地盯着他,声音透着几分无助:“你,还会来吗?”

男人回头,对上她那满是不安和担忧的眸光,想到之前离开时,她激动的样子,心里莫名的揪了一下。

他微微颔首:“会!”

第二天晚上。

在她快要休息时,终于听到外面走廊上属于他的脚步声。

也不知道什么时候开始,她已经完全可以分辩出他的脚步声。

她心头莫名的一喜,打开了病房的灯,激动地望向病房门口。

他轻推开门进来。

司机见到他,立刻站了起来。

“少爷。”

顾小恩眼神一亮,笑望着他。

“你来了!”她柔声道。

“今天感觉怎么样?”他走过来,问她。

她笑着点头:“今天很好。”

听她这么说,他微微点头。

“有什么需要,直接对张叔说。”

他说完转身离开,司机也紧跟着出去了。

见他这么快就走,她眼神瞬间黯了下去,但却没再留他,怕他会烦她。

外面走廊上,司机冒着风险小心翼翼道:“少爷,她今天一天都没怎么吃东西!”

这本是他惹的祸,他本不应该麻烦少爷。

可是,她本就虚弱,再这样食不下咽,身体会遭不住的。

闻言,厉墨琛步子顿住。

“菜不合胃口?”他问。

“不是,昨天您离开后,她就吃不下了……”司机说到这里长叹了一声,额上已是一片细密的汗珠,觉得对不起她,更觉得连累了少爷!

厉墨琛拧眉,想到刚刚她看到他时那由衷绽放出来的笑容,就像他即是她全世界的光芒一般。

心头莫名的一揪。

主治医生说过,她现在身体还很虚弱,需要好好调养!

对于一个随时会流产的瘦弱孕妇,而且还是他的司机把她造成现在这样的困境,他理应负责。

他皱眉,转身进入病房。

看着他再次进来,顾小恩眼神倏然一亮。

面对她那晶亮的眼,他缓缓开口道:“好好吃饭,出院后,带你回家!”

闻言,顾小恩心头一暖,扬唇欢喜地笑了:“我会好好吃饭的!”

那笑容,像是满室桃花绽放一般,灿烂得耀眼!

……

几日后,出院回家的车上。

顾小恩安静而老实的坐在厉慕琛的身旁。

“你还记得你的家人吗?”他问。

顾小恩小心翼翼地看向他,不确定他突然这么问是什么意思?

难道是觉得她应该回顾家,而不是去他家?

 


可顾家,她暂时不敢回去。

怕父亲和继母还会想方设法地让她流产。

她还记得母亲去世前,千叮咛万嘱咐,让她千万要处处小心谨慎,放软性子,不要树敌。

而且绝不能暴露祖传的中医绝学医术,低调做人,好好留在顾家。

就因为这么多年,她一直都谨小慎微,性子软弱,才得以在顾家好好的生存下来,没有被继母强行赶出门。

但现在,她已经不能再留在顾家了。

“算了!”见她眼底划过的那抹复杂,他轻叹一声:“马上到家了。”

她抿了抿唇,顺着他所说的方向望过去。

车缓缓开进一幢华丽的别墅。

一个身穿中山装的中年人,迈步过来,替她打开车门。

她下来后,却见厉墨琛并没有要下车的意思。

注意到她在看自己,他开口道:“我还有事,晚上回来。”

“哦!”她紧抿了下唇,点头。

其实她能感觉到他现在对自己的冷漠,心里很不舒服,很难受。

她退到一旁,看着他的车又开了出去。

管家走到她面前,开口道:“我带你去房间。”

“好!”顾小恩跟着管家进去。

这幢别墅很大,总共有四层楼。

内部装修极度奢华,一眼就能看出住在这里的人非富即贵。

她不由地觉得奇怪,开口问道:“我老公这段时间一直住在这里吗?”

管家也听说了她的事,少爷吩咐过,暂时不要强行的去纠正她混乱的记忆。

“少爷是厉家的掌权人。”

“厉家的掌权人?”顾小恩纳闷,据她所知,他是一个孤儿。

难道,他一个月前突然的离开,是因为他找到了亲生爸妈?

而他刚刚开始不敢认自己,也是因为他突然的身份变化?

“厉家很有钱吗?”顾小恩又问道。

司机点头:“厉家是海城最顶级的豪门,厉氏集团更是资产雄厚的上市集团……”

顾小恩瞪大了眼,完全没想到他会突然发生如此大的变化。

而小门小户的自己,已经在不知不觉中,和他有着天差地别的距离……

管家把她带到房间后,便走了。

她一个人安静的坐在沙发上,看着这间装修和摆设处处都透着温馨的房间。

这时,一个白裙女人突然走了进来。

上上下下的打量了她一番,随即讥讽的开口道:“你应该是第一次住这么奢华的房间吧?”

顾小恩看她一眼,明显听出她话里面的敌意:

“你是谁?”

白裙女人不答反道:“那你可要抓紧机会好好享受,不要以为靠假装失忆,就真能趁机讹上我琛哥,赖在这里一辈子!”

闻言,顾小恩眉心微拧。

“我没有失忆,更没有装。”她脸色微沉,凛然而严正的告诉她:“厉墨琛本就是我的老公,我肚子里孩子的爸爸。”

“嗤!”白裙女人噗嗤一声笑出来:“你还真敢说!”

她像看笑话一般,鄙视的眸光斜睨着顾小恩。

“实话告诉你吧,我姐姐才是琛哥的未婚妻,下个月她就会回来和琛哥结婚。”

闻言,顾小恩眼神闪过一抹慌乱。

连放在身侧的手都不由地紧了紧。

他有未婚妻了?

 


网友评论

发表评论

您的评论需要经过审核才能显示

为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