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彩小说尽在A1阅读网!手机版

彩泥文学 > 武侠仙侠 > 狂尊入世

狂尊入世

颓废的烟121作者 著

武侠仙侠连载

少年时期的云霄,靠着狩猎为生,成长到今天,当他决心踏出山林时,世界将会因他而改变。修炼强大的体魄,凝结真元,缔结元丹,历经劫难,终将成就一世狂尊……看似平凡的少年,历经磨难,在这万千世界中,一点点脱颖而成,成为举足轻重的人物。

主角:云霄,林月儿   更新:2022-09-14 12:18:00

在线阅读
分享到:

扫描二维码手机上阅读

男女主角分别是云霄,林月儿 的武侠仙侠小说《狂尊入世》,由网络作家“颓废的烟121作者”所著,讲述一系列精彩纷呈的故事,本站纯净无弹窗,精彩内容欢迎阅读!小说详情介绍:少年时期的云霄,靠着狩猎为生,成长到今天,当他决心踏出山林时,世界将会因他而改变。修炼强大的体魄,凝结真元,缔结元丹,历经劫难,终将成就一世狂尊……看似平凡的少年,历经磨难,在这万千世界中,一点点脱颖而成,成为举足轻重的人物。

《狂尊入世》精彩片段

正午的阳光铺撒在莽莽苍苍的密林之上,苍翠的绿色不觉间多出一抹金黄,使得这片危机四伏的绵远山脉看起来多了一丝的暖意。

鹰愁山,一座横跨十几座小城镇的远古深山,其中的野兽和魔兽足以让一个真气境的武者望而却步,不过,鹰愁山当中的天材地宝以及各种资源,还是让无数人愿意冒生命危险进山,为自己的生计谋一条出路。

每一天,鹰愁山都要迎接无数访客,所以,每时每刻,这片古老的山林都在上演着猎杀与反杀的戏码,胜利者会获得生存的资源或食物,而失败的一方,将要付出生命的代价……

潺潺的溪流在山峦间发出动听的乐章,溪水很清,完全能够倒映出整片天空,但倒影就是倒影,水中的游鱼,永远不可能翱翔在广阔的天空之中。

一条浑身闪烁着银色光芒的银线蟒从溪水旁的密林中缓缓爬出,它的身长超过三米,差不多有碗口粗细,可就是这样的身躯,行进间愣是没有丝毫的声响。

银线蟒十分警惕,一双幽绿色的眼睛透着危险和谨慎的光芒,每行进一段距离,它都会停下来观察周围的动静,直到确定没有危险,它才会继续朝着溪水靠近。

时间不长,银线蟒来到了溪流旁,像以往一样找了个舒服的位置,清洗起自己即将蜕变的鳞片。只是,它并没有发现,今日的溪流之上,却是比往日多了一根直立的空心草。

银线蟒属于普通的野兽范畴,不过,眼下这条银线蟒的头顶微微鼓起,明显是要进化成魔兽的表现,而一旦进化成魔兽,它将拥有人类一样的智慧,成为像人类武者一样的存在。

进化的过程会有很多杂质排出体外,这些杂质若不及时清洗掉,对它的进化会很不利,所以,银线蟒清理的很认真,以至于没有发现不远处的那根空心草,不知何时竟靠近了它一些。

“哗啦啦!!!”

某一刻,水花四溅的声音骤然打破了静谧的空气,随着水花散开,一个少年男子的身影,蓦的从水里跳了出来。

“哈哈哈,小蛇蛇,我已经等候多时了。”

少年跃出水面,一声呼啸之间,已然到了银线蟒近前,手中的一柄匕首寒光一闪,刚好刺中银线蟒的头颅。

“噗!!”

银线蟒的头颅是最为脆弱之处,这一匕首下去,竟是直接将它的头颅刺穿,而不待银线蟒做最后的挣扎,少年的匕首猛地一划,顿时,银线蟒的头颅便与身体分了家。

“扑棱棱!!!”

身首异处,银线蟒尚未死透的身躯在水中跳动了几下,最终归为了平静。

“十几天的准备,终究还是让我猎到这条狡猾的家伙!”

甩了甩湿漉漉的头发,云霄扫了一眼已经死透的银线蟒尸体,脸上不由得露出喜悦的笑容。

像这种即将进化的银线蟒,即便是真气境三四重的武者都很难击杀,可他作为一个连一丝真气都没有的十五岁少年,只用了十几天的时间计划就将这家伙猎杀,说来恐怕没有几人会相信。

“是时候享受劳动成果了!”

猎杀了银线蟒,云霄倒也不敢迟疑,银线蟒的血气十分旺盛,用不了多久,恐怕就会有很多野兽被血腥之气吸引过来,在那之前,他必须先行离开。

将蟒蛇的身体弄到了岸上,干净利落地扒下蛇皮,又将银线蟒的蛇胆、蛇筋以及几片关键的鳞片一一收好,最后把没用的部分丢在溪流边,做完了这些,他这才背着包裹朝着鹰愁山外围掠去。

从他开始记事到现在,他的大部分时间,都是跟随自己的爷爷在鹰愁山里面度过的,寻宝、狩猎,云靳老爷子把能教他的本事都教给了他,像适才这种级别的猎杀,对他来说真的算不得什么……

云霄所居住的地方是一个叫做红鸾镇的小镇,由于紧挨着鹰愁山,镇上的人们生活还算富足,至少没有吃不饱穿不暖的情况。

从鹰愁山出来,云霄并没有直接回家,而是背着自己的猎物,直奔红鸾镇的繁华地带而去。

像大多数的小城镇一样,红鸾镇的富户全都集中在一片区域,而富人们的聚集区,自然而然就是整个小镇的中心。

正午刚过,街市上的人并不多,几家茶肆酒楼门口,迎客的伙计窝在板凳上打起了盹,一向嗓门洪亮的青楼歌妓,这会儿也只是伏在轩窗上有气无力地挥动纱巾,倒是几家铁匠铺,依旧叮叮当当地敲个不停,让午时的小镇不至于太过沉闷。

云霄穿着普通的粗布麻衣,背着随处可见的猎物袋子,走在街市当中并不显眼,至于街市之上的新鲜景物,对他来说也没什么吸引力。

穿过几条街巷,云霄最终在一栋古色古香的楼宇前停了下来。

这是一座整整三层的楼宇,在第一层与第二层的过渡位置,一块青铜打造的牌匾,上书四个乌漆大字——圣心药行!

“呦,这不是云霄小兄弟么,可是有些时日不见了啊!”

刚刚站定,挨着门口的伙计第一个看到了他,赶忙一脸欢喜地迎了出来。

“白大哥。”

微微一笑,云霄同样热情的打过招呼。

这圣心药行,他已经不记得来过多少次,药行的伙计,就没有他不认识的,而每次他的到来,都会让这里的伙计争着出迎。

“小兄弟又弄到什么宝贝了,快让我瞧瞧。”一边将云霄让到屋里,白大哥顺手将云霄背上的背包接了过来,眼底尽是期待之色。

云霄作为绝壁野叟云靳的孙子,每次带来的东西都是价值不菲,但凡接待云霄的伙计,都能从中小赚一笔,他今天运气好,其他人却只有羡慕的份儿了。

“要进化的银线蟒?好家伙,这东西都能让你弄到!”

打开包裹,银线蟒的蟒皮蟒筋,以及墨绿色的蛇胆尽数展现在眼前,见到这些东西,他的眼神顿时有些发绿,至于其他的那些伙计,这会儿只能投来惊异和羡慕的目光,后悔没有第一个发现云霄的到来。

银线蟒的蟒皮和蟒筋都是十分珍贵的药材,蛇胆更是难得的救命良药,尤其是这条银线蟒即将进化成魔兽,这种级别的宝贝,一般人还真的弄不到。

他当然不会认为这条银线蟒是云霄猎杀的,整个红鸾镇谁都知道,云霄天生“体弱多病”,不但不能修炼,甚至每天都要泡在药罐子里,如果不是因为他有一个了不起的爷爷,现在恐怕早就已经死了。

“白大哥,按照正常的收购价,帮我算算能换几日的灵药吧!”

云霄也不多说,他跟圣心药行也算有些渊源,一年前,他和自己的爷爷在鹰愁山打猎,刚好遇到圣心药行的采药队遭遇魔兽袭击,路过的祖孙二人顺手救下了采药队的人,巧的是,那一次的采药队当中,圣心药行的大小姐林月儿刚好也在其中。

自从那次之后,他拿到圣心药行的东西,总能换取远超行价的灵药,而他本人也跟圣心药行的大小姐林月儿成为了朋友。

“没问题,小兄弟随我来,你要的东西,我们一早就备好了。”

白大哥也不迟疑,把云霄带来的猎物袋子抱在胸间,带着云霄朝着里间儿柜台走去。

到了柜台里,白大哥将猎物袋子小心放好,然后从一堆货物当中挑出了一个精致的包裹。

“小兄弟,你的运气不错,你需要的灵草,这几天着实攒了不少,应该足够你用上大半个月了。”

云霄从小就泡在药桶里面,这在整个红鸾镇都不是什么秘密,这些年来,圣心药行收购上来的几类灵草,基本上都被他包圆了。

“这么多?”

看到包裹当中如此多的灵草,云霄也是欣喜不已。

“嘿嘿,这些都是大小姐亲自挑出来的,有几株灵草,几乎都要达到灵植的年份了。”挑了挑眉毛,白大哥的笑容不禁有些暧昧。

自从云霄那次救下林月儿以后,云霄所需要的灵草,基本上都是林月儿亲自准备,虽然林月儿一直强调是为了报恩,但其中是否有深层的蕴意,那就只有林月儿自己知道了。

“有劳月儿姑娘了。”

说到林月儿,云霄也是面色一亮,心下难免有些意动。

林月儿是红鸾镇公认的第一美女,不但人长得漂亮,性情也是温婉可亲,但凡男人,就没有对其不动心的,他虽然不能修炼,但爱美之心却是与正常男人无异。

那一次的英雄救美,红鸾镇已是人尽皆知,不知有多少人都在羡慕他有那样一个亲近美人的机会,好在他是个“病秧子”,林月儿应该不会喜欢上他,否则,他恐怕早就成为全民公敌了。

“白大哥,月儿姑娘她……”

“呦,这不是云靳大师家的小药罐子么?这么巧,竟然在这儿遇到了。”

云霄还想从伙计的口中打探一下林月儿近日的消息,然而,他的话尚未说完,一声讥笑突然从门外传来,笑声未歇,一个年轻男子带着两个抱着礼盒的小厮,出现在了药行的门前。

 


见到进门的年轻男子,云霄的心神微微一紧,脸上的笑容顿时消失不见。

眼前的年轻男子,整个红鸾镇恐怕没有不认识的,甚至于在临近几个小镇,这位都是小有名气的人物。

贾平正,红鸾镇贾家的二公子,整个红鸾镇百年不遇的天才,虽然只有十六岁,却已经是一个真气境六层的武者。

普通人修炼到十六岁,充其量也就是真气境三层左右的境界,而他以十六岁之龄修炼到真气境六层,绝对可谓是天才了得,只待十八岁之前晋级真气境七层的境界,他就可以进入雷云学院修行,前途不可估量。

“白大哥,没什么事的话,我就先走一步了。”

眼见贾平正到来,云霄并不想跟对方有任何的交流,对着白大哥招呼一声,便要背起包裹离开。

“呦,小药罐子,怎么见了本少爷就要走?”

云霄刚要离开,贾平正的身形却是挡在了门口,拦住了他的去路。

在红鸾镇,贾平正的名头无人不知无人不晓,可事实上,红鸾镇还有一个人,知名度几乎可以赶得上他,这个人就是云霄。

在这个以武为尊的世界,每个人都可以修炼真气,就算是那些资质平庸之人,修炼到真气境二三层还是没什么问题的,可唯独云霄,十五岁的他,至今仍是一个一丝真气都不曾练成的废物。

一个不能修炼真气的废物,说来简直与百年不遇的天才一样罕见,所以,人们提到贾平正,自然而然也会想到云霄,久而久之,云霄的名气竟也变得家喻户晓起来。

“劳驾让一让。”

将灵草包裹背好,云霄冷冷的扫了一眼贾平正,心下难免有些忌惮。

他与这贾平正之间,原本是没什么交集的,虽然镇上的人总愿意拿他的资质跟贾平正作比较,但对此,他一点儿都不介意,而对方自然也不会注意这些。

真正让他们之间有了交集的事件,说来还是因为圣心药行的大小姐林月儿。

贾平正一直对林月儿倾心,这在整个红鸾镇也不是什么秘密,只可惜后者并不喜欢他,虽然贾平正攻势很猛,但一直都是收效甚微。

巧的是,上一次贾平正表白林月儿,后者一气之下,说了一句宁可嫁给云霄也绝不嫁给他,就是这么简单的一句话,却是让贾平正从此记恨起他来。

好在他的爷爷云靳在红鸾镇还有几分薄面,贾平正倒也不敢太过放肆,如若不然,以贾家在红鸾镇的地位,加上贾平正的武学实力,他都不知道自己是否有命可活。

“啧啧,先别急着走,本少爷刚好有事宣布,听了之后再走不迟!”

贾平正也不管云霄是否愿意听,清了清嗓子,高声道:“在场的都听好了,本少爷已经被雷云学院破格入取,雷云学院的高手这会儿就在我贾家做客,三个月后,本少爷就要去雷云学院报到了,哈哈哈哈!!”

话落,笑声已然充斥整个药行,而他的目光,则是有意无意地扫了一眼楼上。

“什么?二少爷被雷云学院破格入取了?”

“雷云学院?红鸾镇已经太久没人进入雷云学院了!”

“恭喜二少爷,贺喜二少爷,二少爷真是为我们红鸾镇长脸啊!”

“我就说了,二少爷是红鸾镇百年难得一见的天才,迟早都要进入雷云学院的。”

“这还用你说?谁不知道二少爷是咱们红鸾镇的天才,要我说,雷云学院入取二少爷,那是他们的荣幸……”

等到贾平正公布了这个爆炸性的消息,整个圣心药行里所有的伙计和客人全都沸腾起来,有的在一旁议论,有的干脆上前祝贺。

大周王朝三十六府域,雷云府乃是其中之一,雷云府下辖上千座城镇,红鸾镇只不过是其中最小的一座,近些年来,红鸾镇已经太久没有人能进入雷云学院了。

雷云府在大周王朝的地位举足轻重,而所谓的雷云学院,就是雷云府培养人才的机构,每一年,雷云学院都要在下辖上千座城镇当中选拔天才年轻人加以培养,成绩突出者,甚至可以直接进入雷云府的执法司,为雷云府乃至大周王朝效力,权力大的没边儿。

可以毫不客气的说,但凡能够进入雷云学院的,将来势必都是了不得的大人物。

只可惜,雷云学院招收学员的条件十分苛刻,只有在十八岁之前达到真气境七层,才有资格加入其中。

贾平正虽然只有真气境六层,但他如今只有十六岁,倒是符合破格收入的条件。当然了,这里面,贾家的人力物力必然也要起到一定的作用。

“雷云学院么?”

云霄的脸色,在听了贾平正的话之后,不禁变得有些复杂起来。

跟所有的年轻人一样,雷云学院也是他做梦都想进入的地方,他从小喜欢武学,可这么多年来,爷爷根本不允许他修炼任何武学,眼下的他已经十五岁,想要在三年之内进入真气境七层,根本就是不太现实的事情。

也就是说,他跟雷云学院之间,注定已经不会产生交集。

此刻听说贾平正进入了雷云学院,要说不羡慕绝对是假的。

“哈哈哈,小睡了一会儿,这才刚醒,就听到这般好消息,平正贤侄,恭喜恭喜啊!”

就在云霄失神之时,一声朗笑陡然从药行的楼上传来,笑声未歇,一个衣着华丽的中年男子已然出现在了楼梯的中间。

中年男子稍显发福,浑身上下透着一股生意人的精明,至于他的身份么,除了圣心药行的大掌柜林威还会有谁?

说话间的工夫,林掌柜已经下了楼梯,一脸堆笑的来到了贾平正的近前。

“小侄见过林伯父。”

眼见林威现身,贾平正的嘴角不易察觉的闪过一丝笑意,对着林威躬身一礼。

“贤侄快快免礼。”

亲自将贾平正扶起,林威热情地拉着对方的手臂,那股亲切劲儿,就像是已经跟对方成了一家人一样。

“林伯父……”

云霄这会儿也稍稍回过了神,见到林威,他自然也要跟对方打个招呼。说起来,自从上次救下林月儿之后,林威对他十分感激,每次见到,都会热情的聊上几句。

“哈哈哈,平正贤侄,这里不是说话的地方,走走走,咱们楼上说话。”

云霄下面的话尚未出口,却是被林威的笑声给憋了回去,弯腰行礼的动作也只做了一半,硬生生地定在那里。

“这……”

他的脸色不禁有些尴尬,做梦也没有想到,平日里十分热情的林伯父,今日竟然会无视他……

“林伯父,这是小侄命人从雷云府带回来的补品,还望林伯父喜欢。”

“哈哈哈,贤侄有心了,都是自家人,干嘛如此客气?”

“伯父哪里的话,这是做晚辈的应该做的。”

“贾兄生了个好儿子啊,平正贤侄不但天赋了得,竟还如此懂礼,将来的成就势必不可估量。”

“伯父谬赞了……”

林掌柜热情的将贾平正请到楼上,一边上楼,二人一边热情地攀谈,至于云霄,他就像一直没有看到一样。

“这还真是……”

目送着林掌柜和贾平正消失在楼梯尽头,云霄的心下简直充满了苦涩和自嘲。

他虽然不能修炼,但心思却是玲珑剔透,林掌柜的做法,他也能领悟个八九不离十。

贾平正被雷云学院破格入取,身份地位已经大不一样,而林掌柜很清楚贾平正不喜欢自己,这个时候当然要跟他保持距离,哪怕他当初救过对方的女儿。

“天下熙熙皆为利来,天下攘攘皆为利往,就是不知道这位林掌柜,会不会因为利益卖了自己的女儿。”

他不禁有些担心林月儿,贾平正一心想要得到林月儿,之前林威并未明确表态,可如今贾平正有了雷云学院弟子的身份,情况可谓有了本质性的变化。

从林威适才对贾平正的态度来看,这位贾家的大少爷,应该是要得偿所愿了啊!

“算了,这些本就与我没什么关系,我还是乖乖地回去打我的猎吧!”

摇了摇头,他的心里简直说不出的郁闷,因为他知道,那个像仙子一样的人儿,这次十有八九是要名花有主了。

 


云霄祖孙二人生活在靠近鹰愁山的山脚下,这里只有十几户人家,都是镇上比较有名的猎手,但论到名气,绝壁野叟云靳,绝对是任何猎手都难以匹及的存在。

十几年前,云靳出现在红鸾镇以打猎为生,很快就在红鸾镇有了不小的名气,红鸾镇几大家族,基本上都跟他有过合作,而云靳也是不负众望,但凡跟他合作过的家族,都能大大的赚上一笔。

至于云霄,据说是云靳在鹰愁山打猎之时捡到的弃婴,云靳孤苦一人,便将云霄当成自己的孙子一样养大,教授了很多寻宝狩猎的本事。

可惜的是,云霄似乎天生有顽疾在身,十几年的时间,竟然连一丝的真气都没能练成,在外人看来,云靳收养云霄,简直就是给自己找了个累赘……

“爷爷,我回来了。”

轻轻地推开小院的柴扉,云霄把背上的包裹丢在院子里的石桌上,颓然地倒了杯水,猛地一饮而尽,就像是要把所有的阴郁统统喝下去一样。

“吱呀!”

房门被轻轻打开,一个老者缓缓走了出来。

“怎么了?大老远就听到你脚步沉重,难道是狩猎不顺利么?”

这是一个看起来五六十岁的老者,老者面色红润,一身白衣干干净净,浑身上下透着一股超然物外的气质,如果是不认识老者的人见了他,绝对不会将其跟一个猎户联系起来。

云靳的脸上带着一丝笑意,一双鹰隼般的星眸,似乎能够看穿世间的一切,当然也包括云霄的内心。

“一条小蛇而已,怎么可能会不顺利?”

撇了撇嘴,云霄再次为自己倒了杯水,同样是一饮而尽,却发现无论喝多少的水,心下依旧燥热不已。

“爷爷,您究竟何时才能让我修炼?我的身体已经比普通人强大无数倍,难道现在还不行么?”

放下杯子,云霄目光灼灼地盯着自己的爷爷,问出这个不知问了多少次的问题。

外界一直传言,他云霄天生体弱多病,整日都要泡在药桶里续命,可只有他自己知道,事实根本就不是这样。

他从小泡在药桶里,并不是因为他体弱多病,而是云靳老爷子要淬炼他的身体,根本不让他修炼。

普通的孩子,基本上都是从十岁开始修炼武学,而他十岁之时,则是跟着自己的爷爷到处寻宝狩猎,老爷子教了他很多实用的搏命技巧,但惟独不允许他习武,致使他直到今日,依旧连一丝的真气都没有。

不过,虽然没有真气在身,但从小在药桶里泡澡,使得他的身躯强壮无比,按照云靳老爷子的说法,就算没有真气在身,如今的他,力量也不会比真气境四五层的武者差。

“呵呵,算算时间,好像马上就要到你十六岁的生辰了吧?”

云靳并没有直接回答云霄的话,在石凳上坐下,他的目光突然变得有些恍惚,“十几年前,我从鹰愁山把你抱回来,到了今日,你也已经长大成人了。”

当年,他在鹰愁山当中被婴儿的哭声吸引,最后发现了襁褓中的云霄,如果不是因为他发现的及时,对方怕是早就葬身野兽之口了。

“爷爷……”

云霄的面色微微一正,心下突然有种不一样的感觉。

他是个聪明人,察言观色更是不在话下,今日的云靳,显然与平时不太一样,另外,这还是对方第一次说起他的身世。

虽然他早就知道自己不是云靳的亲孙子,但对方从来没有亲自对他说过此事,此刻听到对方说起这些,显然是别有深意。

“霄小子,你可已经准备好了?”

云靳的面色突然一正,目光也变得十分锐利,问了一句没头没尾的话来。

“恩?”

身形一颤,云霄顿时变得有些激动起来。他太熟悉自己的爷爷了,虽然对方没有明说,但他很清楚对方是在说什么!

“爷爷,我早就已经准备好了!”

他做梦都想成为一个武者,每一天,他都在等待对方的这句话,此刻终于等到,之前的阴郁情绪,顿时被他抛到了九霄云外。

“既然如此,那就跟我来吧!”

云靳也不多说,当先起身朝房间走去,云霄则是赶忙跟上。

祖孙二人进了房间,云靳的面色变得更加的深沉,甚至可以说是凝重。显然,接下来要发生的事情,对他来说必定十分的重要。

“到床上去,盘膝坐好。”

他的语气十分严肃,一边指挥云霄,一边伸手入怀,取出了一个不知什么材质的方盒,方盒在手,他的眼底不禁闪过一丝伤感,似乎又有些怀念。

云霄并不知道自己的爷爷要做什么,但既然是涉及到自己的修炼,他乖乖照做就是了。

等到云霄盘膝坐好,云靳已经把方盒捧在了手里,一边轻轻地抚摸,一边回忆着当初的种种。

为了这方盒里面的东西,不知道有多少人断送了性命,他当初也是因为这东西身受重伤,即便经过这十几年时间的修养,伤势依旧没能完全恢复。

“主人,此丹融入了你毕生心血,今日,我要让它重见天日!”

目光一凝,他陡然将方盒打开,顿时,一颗五彩的丹丸便是出现在了祖孙二人眼前。

这是一颗鸽蛋大小的丹丸,丹丸通体呈现五彩之色,当方盒打开之时,丹丸上方顿时雾气缭绕,淡淡的雾气当中,似乎有一道道兽影穿梭其中,端的是神奇无比。

“这……”

云霄的嘴陡然张大,着实被眼前的景象惊得不轻。他从来没有见过如此神奇的景象,在他眼里,无论是盒子里的丹丸还是丹丸上方的兽影,这些都是神乎其神的东西。

“去!!”

云靳似乎早就料到了云霄会有如此表情,就在其张嘴的一瞬间,他猛地一抬手,旋即,方盒当中的丹丸便是直接飞入云霄的口中,并且瞬间化解开来。

此丹乃是真正的神物,入口即化,等到云霄回过神来之时,整颗丹丸都已经消失不见了。

“唔!!”

云霄的面色骤然变得痛苦无比,他只感觉到有什么东西进入了自己的嘴里,随后,他的浑身上下便开始胀痛起来,就连脑袋都瞬间变得无比沉重。

“爷爷……”

突然间的变故,直让云霄惊惧不已,一脸惊恐和迷茫地看向自己的爷爷。

“霄小子,接下来的时间会很痛苦,但只要你能坚持过去,你将成为一个无比强大的武者,记住,一定要保持清醒!”

云靳故意把武者二字加了重音,甚至还加以修饰,因为他知道,一个无比强大的武者身份,对云霄来说究竟意味着什么!

“成为一个无比强大的武者?”

果然,听到云靳之言,云霄浑身一颤,痛苦的表情一下子消散开来,就像是打了鸡血一样。

成为一个武者,这是他一直以来的愿望,如果可以成为武者,他愿意为此承受任何痛苦。

云靳从未骗过他,既然对方这么说了,那么他唯一需要做的,就是按照对方的吩咐去做,老爷子让他保持清醒,那么就算是死,他也一定要睁着眼睛。

“嗤嗤嗤!!”

说着话的工夫,云霄感觉自己的身体当中似乎突然多了一些东西,这些东西在他的身体当中四处乱窜,刹那之间,原本的胀痛变为了刺痛,仿若一根根银针扎在心尖一样。

“啊!!”

剧烈的疼痛,让他险些晕厥过去,但他猛地想到云靳所说的话,一定要保持清醒!

“我要成为一个武者,我要成为一个无比强大的武者!!”

剧痛在加重,只是一个呼吸的工夫,他感觉到似乎有什么东西在身体当中炸开,刹那之间,他的身体当中好像多了无数的蚂蚁啃噬自己,每一个细胞都在向他传递着痛感。

这个时候的他双目紧闭,并不能看到自己的情况,如若不然,他就会看到,他的浑身上下所有的肌肉,好像全都活过来了一样,不停地蠕动,甚至于他的骨骼都在伸缩,一会儿胀大,一会儿缩小。

“霄小子,坚持住!”

云靳的脸上早已写满了焦急,但可惜的是,这个过程只能云霄自己去经历,旁人根本帮不上什么忙。

但正如他所说,一旦云霄挺过去,那么将来的他,势必会成为无数人仰望的存在。

“我要成为武者,我要保护月儿姑娘,我还要找到我的父母,问问他们为何抛弃我……”

无边的疼痛,让云霄如同陷入了炼狱当中,那种深入骨髓的痛,当真如同无数的恶鬼撕扯着自己,如果不是成为武者的执念支撑着他,他怕是早就晕死过去了。

“嘎吱嘎吱!!”

诡异的声响不断从他的身体当中传来,五种颜色在他的身上不断变幻,一层又一层的黑色油脂从他的身体当中被挤压出来,又被一阵阵的热浪蒸发。

“我要成为强大的武者,我要寻找自己的父母,问问他们究竟为何抛弃我……”

炼狱之痛冲刷神经,他只觉得自己的意识越来越模糊,但一想到只有成为了强大的武者,他才能够去寻找自己的父母,再大的痛苦,他都必须要坚持住。

似乎是过了亿万年的时间,终于,五种颜色的光芒慢慢在他的小腹处停了下来,他的肌肉骨骼也不再蠕动,而在他的额头位置,一团若有若无的白色光芒若隐若现,那种锥心般的痛苦,也在慢慢地减轻。

“小家伙,恭喜你了。”

就在那剧烈的痛苦慢慢减轻之时,云霄只感觉自己的“眼前”白光一闪,随后,他便是出现在了一片白茫茫的空间当中,在他的面前,一个白衣老者背负双手而立,正在一脸笑意地看着他。

 


网友评论

发表评论

您的评论需要经过审核才能显示

为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