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彩小说尽在A1阅读网!手机版

彩泥文学 > 武侠仙侠 > 奇异老者的救赎

奇异老者的救赎

开心的气球作者 著

武侠仙侠连载

为救妻子林云招惹上穆家,被只手遮天的他们诬陷算计,进了监狱。在狱中他遇到了一个自称是外太空来的穿越人士,拿着他给自己的丹药,脑海中回想他说的绝望时服下的话语,林云不知道这究竟有什么含义。本以为一辈子也不会用上这丹药,奈何出狱之后,他发现妻子居然和害他入狱的男人发生关系,他更是被杀人灭口,临死之前,他想起了老者的话,拿出丹药用尽最后一丝力气服下。

主角:林云,秦星月   更新:2022-09-14 12:18:00

在线阅读
分享到:

扫描二维码手机上阅读

男女主角分别是林云,秦星月 的武侠仙侠小说《奇异老者的救赎》,由网络作家“开心的气球作者”所著,讲述一系列精彩纷呈的故事,本站纯净无弹窗,精彩内容欢迎阅读!小说详情介绍:为救妻子林云招惹上穆家,被只手遮天的他们诬陷算计,进了监狱。在狱中他遇到了一个自称是外太空来的穿越人士,拿着他给自己的丹药,脑海中回想他说的绝望时服下的话语,林云不知道这究竟有什么含义。本以为一辈子也不会用上这丹药,奈何出狱之后,他发现妻子居然和害他入狱的男人发生关系,他更是被杀人灭口,临死之前,他想起了老者的话,拿出丹药用尽最后一丝力气服下。

《奇异老者的救赎》精彩片段

“201号林云!刑期已满,收拾东西十分钟后出狱!”

狱警威严冷漠的声音传来,让正在休息的林云打了个激灵,差点儿从床上掉下去!

“三年了,老子终于可以出狱了!”林云激动地浑身颤抖。

“臭小子,你终于要出狱了啊!”

随着‘哗啦啦’一阵铁链碰撞的响声,隔壁牢房里突然传来一个老者沙哑的声音。

他的全身被手臂粗的铁链束缚着,似乎暗示着老者是个极度危险的人物!

“可算熬到头了,放心吧老鬼,我会经常来看你的!”林云咧嘴一笑。

“你过来!拿着这颗药丸,濒死之际可以救你一条小命!”

被叫做老鬼的人隔着铁链递给林云一颗黑黢黢的药丸,很难不让人怀疑这是他刚从身上搓下来的!

林云狐疑地接过,一股臭烘烘的怪味扑面而来,让他有些嫌弃的翻了个白眼:

“老鬼,我刚要出狱你就想毒死我!”

老者白花花的胡子颤抖了一下,抬手照着他脑袋上来了个爆栗:

“不知好歹的臭小子!老头子我可是给了你一个天大的机遇!“

“还有,三年后如果你这个臭小子命大还活着,记得一定要去趟阎王山!到时候老头子我会告诉你一个惊世之秘!”

林云摆摆手敷衍着:“行了行了知道了,一天天神神叨叨的!走了!”

他嘟囔着走出牢房,显然是没把这事儿放在心上。

林云离开后,老者长舒了一口气:

“我的宿命已经完成,留在这里也没有任何意义了。“

“小家伙,希望你不要辱没我傲世邪医的威名……”

说完这句话,老者的身体居然慢慢化作青烟,径直消失在了牢房里,只留下那长满铁锈的巨大铁链。

十几分钟后,监狱中警铃大作,一阵嘈杂,不时地传来阵阵呼喊:

“出大事了!那个人越狱了!!!”

……

从监狱中出来的林云一脸振奋,在暗无天日的牢房中待了三年,他已经迫不及待地想要回家了!

不过老鬼为什么要给我这么一颗泥丸,难道是这老东西的恶趣味?恶作剧?

林云从口袋中摸出那颗黑不溜秋的药丸,好几次忍不住想要将其扔掉。

因为它实在是太臭了!

但想起老者严肃的模样,他还是撇撇嘴将其放回了口袋。

监狱离闫家并不远,打车不到半个小时就到了。

刚下车周围的邻居街坊便发出阵阵嗤笑:

“哎呀大家快看,闫家赘婿回来了!看这造型装扮,这是刚从监狱里出来吧!”

“劳改犯?真晦气啊!“

“一个闫家的赘婿敢惹穆家,是该说他勇气可嘉呢还是不自量力啊!”

“据说闫家上下都看他不顺眼,肯定不会保护他,估计这次这小子要被穆少强给打个半死了!”

周围的讥讽嘲笑声让林云的拳头逐渐握紧,牙齿也咬得咯咯响。

他强忍着心中的愤怒和屈辱,走进了闫家的大门。

“唉,其实这林云也是个可怜人啊!据说他是为了保护他老婆才打了穆少强,结果被穆家送进了监狱,现在他老婆却……”

听到这句话,那些看向林云的目光之中,除了嘲讽外又夹杂了一些同情……

林云低垂着脑袋,加快脚步朝自己的房间走去,并没有听到后面的话。

一路上林云不知遭受了多少闫家人的白眼!

而这些目光之下,除了鄙夷嘲弄,还有一丝意味深长的笑意。

林云默默承受,自从他入赘闫家以来,这样的场景他已经见过无数次了!

“老婆,我回来了……”

林云整理好心情,有些激动的冲房间喊道。

正准备推开门,却听到了一阵异常的娇喘呻吟声。

推门的手猛地僵住,他的脑袋瞬间一片空白!

这个叫声他再熟悉不过了,正是自己老婆闫美玲的声音!

他这才猛然反应过来,为什么一路上的人看自己的眼神都是嘲讽和同情!

原来自己的头上早就已经被戴上了一顶大大的绿帽子!

他颤抖着推开一条门缝,只见一对赤条条的男女正在本属于自己的床上做着剧烈运动,那娇喘和呻吟声根本没有任何掩饰的意思!

“你好猛呀…比我那个…软蛋老公不知道好多少倍......”闫美玲双眼迷离地颤声道。

“哈哈哈哈!那必须的!就你们闫家那废物赘婿也配跟我比?居然敢打老子,送他进监狱三年都算是便宜他了!”

男人的呼吸粗重,笑声异常张狂。

听到这个声音,林云的身体猛然绷紧,牙齿几乎都要咬碎!

穆少强!居然是穆少强!

他做梦都想千刀万剐的人!

当年穆少强调戏自己的妻子,自己才动手打了他。

然后自己就因故意伤害罪被判了三年,而穆少强竟然第二天就出来了!

自己对他恨之入骨,可是现在,自己的妻子却在他的身下婉转呻吟!

想到这,林云胸腔中的怒火几乎要炸裂开来!

他恨不得马上冲进去手刃了这对狗男女!

可是一想到自己已经在监狱里呆了三年,而父母在闫家当下人打工,更是因为自己受到了不知道多少冷嘲热讽!

如果再进监狱的话,他们该怎么活...

更何况穆少强家大业大,自己死了倒是无所谓,连累到父母怎么办?

想到这里,心中的怒火被他强行压了下来!

反正自己在闫家也从来没有被当成人看待过,自己从来都是一个懦弱的废物,妻子也从未爱过自己……

算了,就这样吧……

他的眼神失去了色彩,整个人都变得颓废和绝望,转身就要离开。

“怎么?看着自己的老婆被我肆意玩弄,你就这么忍了啊?我该说你坚强呢……还是窝囊呢!”

穆少强讥讽的声音在身后响起,让林云的身影猛然一滞。

“少强,你说什么呢...快动啊...等等,林云!怎么是你!”

闫美玲惊慌地从床上下来,手忙脚乱地穿起了衣服。

“闫美玲,你太让我失望了,我没想到你居然是这样一个荡妇!”

林云的眼角滑出一滴屈辱的泪水。

他在监狱的三年,无时无刻不想回到家看看自己的妻子。

可是没想到自己刚刚回来,她就送给了自己如此一份惊喜的‘大礼’!

“呵呵!林云,三年前你打我的时候不是很威风吗?现在怎么跟条丧家之犬一样?看到你当年拼命保护的女人在我身下呻吟,你是不是很想杀了我啊?”

穆少强一边系扣子,一边冷笑着对林云嘲讽道。

林云深吸一口气转过身来,目光冰冷地看着闫美玲:

“闫美玲,你不打算给我个解释吗?”

听到林云的话,闫美玲此时也冷静了下来,一脸不屑道:

“解释?你也配?就算是我出轨又怎么样?少强有权有势,不知道比你好多少倍!”

“你一个连狗都不如的废物,有什么资格让我给你解释?我告诉你,离婚协议我已经写好了,识相的就赶紧给我签了!”

那理直气壮的话语,甚至让林云怀疑出轨的是自己!

“爷爷不同意的话,谁都没有资格让我签字!你想离婚我偏不!”

“我还要大肆宣传!让整个大京市的人都知道你闫美玲是一个怎样的荡妇!”

林云声音异常冰冷!

说完这句话便转身离开!

“你!”闫美玲被气得脸色通红。

“呵呵,不用担心,只要他死了,你爷爷就不得不同意了!”穆少强的嘴角微微扬起。

杀死一条闫家的狗,对他来说就跟眨眼一样简单。

“什么?你想杀了他?”闫美玲有些不可置信。

穆少强的眼睛中闪过一丝阴狠:

“这小子三年前敢打我,让我在那么多人面前丢脸,从那个时候开始,我就没打算放过他!”

“可是...弄死他不会被人发现吗?这可是一条人命啊...”闫美玲还是有些害怕。

“放心吧,我托人从国外弄来了一种药,无色无味,剧毒无比。到时候没人会知道是我们动的手!嘿嘿……”


林云如同行尸走肉般回到了一个破烂的房间,这个地方是闫美玲给他安排的住所。

很多时候,闫美玲根本不让他进屋,他就只能住在这里。

他瘫坐在椅子上,两眼失神地望着窗外,脑袋一片混乱,不知道该何去何从。

“林少爷,这是老爷子给你送来的参汤,他知道你回来了让你好好补补身体!”

就在这时,门外的保姆端着一碗参汤走了进来。

林云回过神来,眼神有些颤动:“替我谢谢老爷子。”

“好的!”保姆退出了房间。

林云出神地看着面前的参汤,心中泛起一阵感动。

整个闫家,只有老爷子一人是真心对自己好!

自己不想和闫美玲离婚,有很大一部分原因就是因为老爷子。

他不想让老爷子伤心。

算了,先不想这些了,喝了这参汤去看望一下老爷子吧。

林云晃了晃自己的脑袋,端起参汤没有思考,直接一饮而下!

参汤下肚,他的身体也温暖了一些。

在监狱中清汤寡水惯了,突然接触这么好的东西,让他的肚子都开始咕咕叫起来了。

“还是先去吃点儿东西吧,不然空着肚子去见老爷子太不礼貌了。”

林云苦笑了一声,正准备出门。

刚刚站起身来,他的小腹突然传来一阵极其剧烈的疼痛!

“啊啊啊啊啊!好痛啊!”

这种剧痛爆发得毫无征兆,直接让他的嘴中发出极其凄厉的惨叫!

那种感觉,就好像万箭穿心一般,几乎要将他的身体撕裂!

声音传出门外,远处闫美玲站在自己房间门口,脸上满是担忧。

“你说,到时候警察来调查,会不会怀疑到我们头上?”

“你放心吧!”林少强走上前来,听到林云的惨叫,狞笑道:

“我们只是在里面加了一些料而已,那种药的成分什么机器都检查不出来!参汤是你爷爷送来的,要怀疑,也只会怀疑是你爷爷杀的!”

“可是万一这件事情传出去了,对我们闫家的名声可是有很大的影响的!”闫美玲还是有些担心。

穆少强从背后抱住了她的小蛮腰,笑着说道:

“你觉得闫家会让这件事情传出去吗?死一个废物赘婿,一件无足轻重的事情,没人会在意的!你们闫家可没这么傻自讨苦吃!”

“那就好那就好……”闫美玲拍着自己的胸口,松了一口气。

“好了,我们就先爽一会儿,待会儿去给这废物收尸就行了!”穆少强淫笑着朝闫美玲的胸口摸了过去……

“讨厌~你轻点儿……啊……”

不一会儿,房间里再次传来了女人的呻吟声。

一边是林云的惨叫声,一边是他老婆的娇喘呻吟,两种声音混杂,一同回荡在这片区域……

房间内,此时的林云已经蜷缩成了一团,如同一只毛毛虫在地上痛苦地扭来扭去,不停地抽搐着!

为什么!为什么会这么痛!

难道,是那碗参汤的问题!

不!不可能!爷爷怎么可能会害我!

如果说闫家最不可能害林云的,那一定就是老爷子!

挣扎的动作渐渐变轻,林云的意识渐渐消失。

他甚至能清晰地感觉到,那种痛苦正在朝自己全身上下蔓延。

一旦蔓延到了全身,估计就是他死亡之时!

不!我不能死!

我还不知道是谁要杀我!

我还没有让那对狗男女付出代价!

我还没有让父母过上好日子……

我还没有……

声音越来越微弱,林云的嘴角流出黑色的鲜血,整个眼球几乎只剩下眼白。

难道,我就真的这么不明不白地死了吗……

“你过来,拿着这颗药丸,在绝望之时服下,可以救你性命……”

林云的脑袋‘嗡’地一下,脑海中突然响起了一个熟悉的声音!

对!那颗药丸,老鬼给的那颗药丸!

他用自己最后的力气,将那颗药丸从口袋中拿出,也不顾上面散发的恶臭,直接一口将其吞下!

这个时候,他只能死马当活马医!

他想活!他不想死!

药丸入口,没有想象中的恶臭,而是一种腥苦的味道,就好像是含着一些草药的汁液一般。

接下来,神奇的一幕发生了!

药丸在腹中融化之后,林云感觉到自己内的疼痛之处顿时削减了很多!

体内那些毒素似乎感受到了什么恐惧的事情一般,在药丸的药效下疯狂逃窜!

最后,所有的毒素全都集中在了林云的喉头。

“噗!”

一口浓烈的黑色鲜血吐出,林云瞬间感觉身体一阵轻松。

不仅疼痛消失了,就连自己的身体都仿佛被洗涤了一遍,清爽无比!

就在他震惊无比之时,他的脑海中突然传来了一阵雄厚的声音:

“吾乃傲世邪医,得吾之传承,乃是你一生之荣耀!

现将吾终生所学皆授予你,汝必不可辱没吾之威名!”

这种声音就好像是在林云的灵魂深处响起一般,声音落下之时,他的脑海中突然涌入了无数的东西!

炼丹之门、修仙之道、双修之法、医术毒术,以及无数的丹方药方!

如同醍醐灌顶一般,林云的脑海中突然多了很多不属于他的记忆!

脑袋肿胀得如同皮球一般,林云不敢怠慢,急忙原地屈膝盘坐,拼命地消化着脑海中多出的一切!

足足过了十分钟,他的脑袋才恢复了正常大小。

睁开眼睛之后,林云的眼神中充满了无尽的震惊!

“老鬼这个糟老头子的来历居然如此之大!怪不得那丹药能驱除我体内的剧毒!”

他现在非常庆幸自己当时没有把那丹药扔掉,不然自己这个时候估计早就嗝屁了,说不定尸体估计都凉了!

林云长舒了一口气,开始查看脑海中的传承。

不看不知道,一看他整个人都陷入了无尽的震惊之中!

这傲世邪医的来历非同小可,甚至可以说是惊天撼世!

他来自于远古时代的一个修仙世界,以吸收天地灵气为修炼方式。

虽是一个医术高超的神医,但是其治疗和行事方式与寻常神医大相径庭!

傲世邪医的治疗之法大多充满邪性!

不同于传统的针灸、中药,他治疗的方法主要是靠毒术,也就是以毒攻毒。

不仅如此,各种药方也是邪性至极,什么蜈蚣蟾蜍毒蛇蝎子都是最小儿科的!

在传承的记忆之中,林云甚至还看到了以男子的精元之气为药引的药方!

另外还有采阴补阳,阴阳调和,也就是传说中的双修之法!

而且是完整的一套,甚至详细到了交合时以何种姿势更有效果!

如果能够寻找到同样修炼天地灵气的女子进行双修,那修炼速度将成倍的增加!

“小子,现在相信我了吧?今日之毒老头子我帮你驱了,好好珍惜你这条小命,可不要连三年都活不到!”


“老鬼!是你吗老鬼!你在哪儿,我有很多问题想问你!”

听到熟悉的声音,林云急忙冲空中喊道。

“想要知道答案的话,三年后来阎王山找我吧……”

林云还想问些什么,可声音却突然消失,仿佛从来没有出现过一样。

“这老鬼竟有如此通天彻地的本领,看来想要见到他,就只能三年后去趟阎王山了。也不知道他说的那个惊世之秘究竟是什么……”

林云深吸了一口气,感受着脑海中那磅礴的记忆,激动地闭上双眼,按照其中的修仙法门开始修炼。

足足过半个小时,他缓缓吐出一口浊气,感觉自己整个人的精神都清明了不少!

不光如此,就连身体都充满了力量!

“看来这修仙之法确实厉害!这才短短的半个小时,我的身体就发生了如此巨大的变化,如果能够找到女子进行双修,恐怕进步会更加神速!”林云兴奋道。

不过恐怕这世界上除了他之外,就不会有人会这种修仙之法了。

想要找个女子双修也是基本不可能的事情,实在是太过可惜!

闫美玲房间。

“老公!你好厉害啊!”

闫美玲满脸潮红,她在穆少强的身上享受到了从未有过的快感。

那是林云这么长时间以来从来没有给过她的感觉!

穆少强满头大汗地从闫美玲的身上爬起,看向窗外有些疑惑地说道:

“怎么没有声音了?”

“这还用说嘛,肯定是老公你的药把他给毒死了!那个软蛋,早点儿死了多好!”

“哼!那是必然!你可以通知你们闫家人了,我去看看那小子死没死!”

穆少强冷哼了一声,穿上衣服朝林云的房间走去。

走到门口,他透过窗户朝林云的房间看去,结果正好对上了林云的眼神!

他心中猛然一惊,直接叫出声来:

“我靠!你你你你……你怎么没死!”

看到穆少强脸上震惊的表情,正在思考修炼之法的林云瞬间反应了过来。

他的脸色瞬间变得阴沉,缓缓站起身来走到穆少强的面前:

“那毒是你下的?穆少强!我与你无冤无仇,就连你和我老婆偷情我都忍了,你为什么还要杀我?为什么!”

听到林云的质问,穆少强脸上的表情有些难看,半天说不出话来。

“哼!林云,你一个入赘我们闫家的废物赘婿,还真把自己当个东西了?居然敢这么和穆少爷说话!”

就在这时,闫美玲带着闫家人走了过来,满脸不屑地嘲讽道。

在看到林云没死的时候,她也吓了一跳,但是很快就镇静了下来。

她的身后,跟着她的父母闫建鸿和魏淑芬。

此时二人看到林云也是一脸惊讶,但更多的是嘲讽:

“林云,没想到你居然出狱了!穆少爷和我家美玲的事情估计你也知道,识相的就自己主动滚出闫家,还不算太丢人!”

听到二人的话,林云冷笑道:

“我说这闫美玲为什么如此淫荡,原来是你们两个教出来的,你们还真是不是一家人不进一家门啊!”

“另外,我告诉你们,你们女儿和穆少强乱搞在了一起,丢人的不是我林云,是你们这不知廉耻的一家人!”

听到林云这充满侮辱的话,闫建鸿的脸色变得越来越难看:

“林云!放肆,你居然跟长辈这么说话!你爹妈是怎么教导你的!”

他怎么都没有想到,一向连个屁都不敢放的林云居然敢这么顶撞他们!

魏淑芬上前一步,手中拿着一张离婚协议,脸上满是尖酸刻薄:

“跟他一个赘婿废什么话!当初让你入赘我们闫家已经给够你脸了,现在让你滚蛋你就赶紧滚,还想得寸进尺?把离婚协议签了,给穆少爷道歉!否则……”

她一个眼神,身后几个身强力壮的保镖揉着手指朝林云围了过去。

林云冷笑着盯着这龌龊的一家人,没有丝毫退缩的意思:

“我告诉你们,我留在闫家是看在爷爷的面子上,就你们女儿这种荡妇,我林云压根就看不上!离婚?呵呵,我丢不起那人!”

他上前一步,将那离婚协议从魏淑芬的手中夺下,直接撕成了碎片!

“我林云,今天就要休了你这个荡妇!迟早有一天,我会让你们这对狗男女,跪在我的面前摇尾求饶!”

“你!”魏淑芬指着林云的鼻子,气得说不出话来!

闫美玲和闫建鸿夫妇的脸色变得极其阴沉,但同时心中都有些震惊:

这赘婿什么时候这么硬气了?

“这种肮脏龌龊的地方,我一刻也不想再留!你们这些人,记住你们今天的嘴脸!迟早有一天,我会让你们追悔莫及!”

说罢,他头也不回地朝门口走去!

“你!你居然敢这么跟我说话,还休了我?反了你了!林云,你给我站住!”

闫美玲气得胸口一晃一晃的,原本娇美的脸蛋现在被气得通红无比!

闫建鸿摆摆手,拦住了自己的女儿:

“行了美玲!让他走吧,这种废物站在我面前我都嫌恶心!既然你已经和林云离婚,改天就可以准备你和穆少爷的婚礼了!”

就在林云正准备离开之时,穆少强突然一步挡在了林云的面前,一脸冷笑道:

“骂完我就想走?你真以为我穆少强这么好脾气?”

闫美玲一家人看到之后,脸上都露出幸灾乐祸的表情。

他们不对林云动手,可不见得穆少强不会!

穆家可是大京市的大家族,弄个林云那就是眨眨眼的事儿!

“我只说一遍,给我滚开!”

林云的眼神凌厉,再也没有之前软弱的模样。

“你以为你算个什么狗东西?居然让我滚开?呵呵,看来你今天要流点儿血了!”

穆少强揉着手指,发出‘噼里啪啦’的声响。

他经常健身,所以块头足足比林云大了一圈儿。

相比之下,林云瘦弱得几乎不能看。

不等林云说话,穆少强直接一拳朝林云的脑门砸了过去!

这一拳如果砸实了,估计林云不晕也要轻微脑震荡了!

“少强,弄死他!替我出这口恶气!”闫美玲愤怒地吼道。

林云眉头微皱,他不想找麻烦,因为自己现在还太弱。

可是这并不代表着他就可以被别人随意欺辱!

他没有丝毫退缩,直接一拳砸向了穆少强的拳头!

‘咔嚓!’一阵骨折的声音响起!

“啊啊啊啊!好痛啊!”

“哈哈哈!自不量力!”闫美玲一家脸上露出嘲讽的表情。

可是下一秒,他们的下巴全都狠狠地砸到了地上!

因为疼得在地上打滚的不是林云,而是穆少强!

看着如同狗一样在地上惨叫的穆少强,林云面无表情地冰冷道:

“今天的毒杀之恩,我林云记住了!来日,必将百倍奉还!”


网友评论

发表评论

您的评论需要经过审核才能显示

为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