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彩小说尽在A1阅读网!手机版

彩泥文学 > 武侠仙侠 > 陆夫人马甲被扒光了

陆夫人马甲被扒光了

龙猫的跳跳作者 著

武侠仙侠连载

被放养多年的秦烟绾一朝被召回,被迫替嫁,她十分配合,左右就是装装样子,事后她自会找机会脱身。奈何自己大佬身份竟被神秘男子扒的一干二净,终于秦烟绾坐不住了,她发誓要这个神秘男人死磕到底。

主角:秦烟绾,陆隽骁   更新:2022-09-14 12:18:00

在线阅读
分享到:

扫描二维码手机上阅读

男女主角分别是秦烟绾,陆隽骁 的武侠仙侠小说《陆夫人马甲被扒光了》,由网络作家“龙猫的跳跳作者”所著,讲述一系列精彩纷呈的故事,本站纯净无弹窗,精彩内容欢迎阅读!小说详情介绍:被放养多年的秦烟绾一朝被召回,被迫替嫁,她十分配合,左右就是装装样子,事后她自会找机会脱身。奈何自己大佬身份竟被神秘男子扒的一干二净,终于秦烟绾坐不住了,她发誓要这个神秘男人死磕到底。

《陆夫人马甲被扒光了》精彩片段

医院的病房外——

秦烟绾坐在走廊的椅子上,身上只穿了简单的白T牛仔裤,一双腿微微屈着,露出的一小截脚踝,莹润漂亮。

她的声音,也格外清亮好听,“想要我嫁到陆家可以,但是我要拿回我母亲的财......”

然而还没等她提出条件,一道尖锐的嗓音便打断了她,“秦烟绾,你也不看看你自己什么德行,你有什么资格提条件?”

秦烟绾望向说话的女人。

肖可兰,她父亲的第二任妻子。

说妻子也是高看她,因为这女人就是一个为了上位,不择手段的小三。

以前嚣张跋扈,逼死她母亲成了秦夫人,把她和外婆送去国外放任自流。

隔了十几年,又费尽心机找到这里,让她回国跟陆家结亲。

秦烟绾藏起眼底的恨意,抬起纤细的手指推了推大大的黑框眼镜,嗓音软软的,毫无威胁力,

“小阿姨,现在是你们在求我,如果您觉得我提的条件很过分,可以不跟我谈。”

肖可兰被怼得恼火,嗓门扯得更高了:“秦烟绾,能嫁到陆家是你在高攀!更何况这桩婚事是你那个妈早就和陆家说好了的,难不成你还想悔婚?陆家你得罪的起吗?”

“是......”秦烟绾点点头,嘴角往上挑了几分,“可陆家有认这门亲事吗?”

她母亲跟陆太太从小就是闺中密友,后来两家住一起,又成了邻居,感情极好,陆太太产下一子后,立刻来到秦家,替两个孩子订了娃娃亲。

如今秦家落败了,迫切想要秦烟绾嫁入陆家,攀上这根高枝。

“当然没......”肖可兰疾言厉色的想要说什么,却被身边的男人狠狠的剜了一眼。

“绾绾,你别听你小阿姨瞎说,陆家一向信守承诺,怎么会不认这门亲事?”秦建国一反刚才不言不语的状态,柔声开口,“这门亲事可是当初你母亲和陆家太太指腹为婚的——”

秦烟绾打断他的话,“爸爸,我听说陆隽骁的腿出了问题,后半生只能坐轮椅,而且也没有继承陆氏的希望。”

闻言,秦建国夫妇脸色变得慌张起来。

秦烟绾目光从他们脸上扫过,用无辜语气,说出他们心里的想法,“我知道陆家为了不让陆隽骁绝后,提出了丰厚的条件,只为给他找一个能传宗接代的女人。”

“小阿姨舍不得让若雪妹妹过去受了委屈,又想攀上陆家这个高枝,所以你们才想起我这么个人。”

听秦烟绾这么说,秦建国想起这十几年来,对她的亏欠,脸上火辣辣的,却还是努力的粉饰太平:“当年你妈妈和陆太太可是闺中密友——”

“是啊。”秦烟绾道,“要不是陆隽骁废了,您早把秦若雪塞去陆家了。”

秦建国顿时恼羞成怒:“秦烟绾,你就这么和你爸说话的?”

“老秦,跟她废话什么。”肖可兰插话进来,又瞪了秦烟绾一眼,“能让你嫁给陆家就是你命好,你不知道感谢还蹬鼻子上脸,简直是不识好歹!”

“小阿姨这么识好歹的话,不如就让秦若雪去吧。”

反正她去与不去,对未来的计划都不重要,她拿回她妈的财产,也不止这一条路。

时间长点罢了。

秦烟绾直接起身,抬脚准备离开。


秦建国急了,慌忙拦了上去,咬咬牙开口道,“我要考虑一下,你妈的那点东西,都这么多年了,我不可能记这么清楚——”

“那点东西?”秦烟绾嘴角往上勾了勾,“您当初拿我母亲钱起家的时候,怎么不说那点东西?为侵吞财产,把她逼死的时候,算的也是又快又好呢,怎么现在就不行了?”

一句话,怼的秦建国脸色铁青,而一边的肖可兰更是一脸吃了苍蝇屎的表情。

当初怎么回事,他们自然心知肚明。

一个凤凰男上位后,用怀孕小三逼死原配的故事。当年差点成为海城最大的丑闻,也一直是他们的耻辱。

秦烟绾这么赤裸裸的说出来,是直接撕破脸。

“绾绾,这件事情毕竟不是个小事,需要从长计议......”秦建国强忍怒火,扯出一个比哭还难看的笑容,想装成慈父的样子,可秦烟绾显然不领情。

“不好意思,我不是跟你们商量,是通知。”秦烟绾说的直接了当,“门在那里,好走不送。”

秦建国眼见着火烧眉毛,铁青着脸咬牙道:“好,我答应你,但是我只给你一天时间,时间一到,你必须立刻跟我走!”

秦烟绾转身过来时,脸上带着一抹浅笑,全然没了刚刚的不近人情。

“知道了,谢谢爸爸,爸爸真好。”

“......”

一天后。

拖着箱子的秦烟绾一早便搭乘了最早的航班,到国内时,天已经完全黑了下来。

她被安顿在了希尔顿的中等套房里,等待秦家的安排。

跨国的时差让她有点疲惫,沾床就睡了,迷迷糊糊之中,寂静的房间却传来了窸窸窣窣的脚步声,然后......

“啪嗒——”一声轻响。

秦烟绾猛地睁开眼睛,全身的细胞都在瞬间警戒起来,伸手往枕头下摸去......

下一秒,就觉得身上一凉,一道黑影直接掀开被子钻了进来,秦烟绾手上的动作顿了一下,本能的改成推。

却被一只发凉的手攥住,狠狠往前一带,反手摁在她脖子上。

男人声音暗哑冰冷,“别动,否则,杀了你。”

秦烟绾浑身发僵,只觉得一股无比熟悉的味道沁入鼻中,那是她这么多年最常接触的东西——血。

这人受伤了。

“你......”

“躲一下。”男人嗓音低沉,带着不容置疑的语气。

躲?

秦烟绾拧眉,她这里又不是收容所!

她另一只手已经摸到枕头下的钢笔,借着月光看清男人的方位后,钢笔朝他后脖子狠狠戳去!

这时,急促的敲门声传来:“开门,查房!”

突来的状况,让秦烟绾手臂往后收了收,笔尖在距离男人后脖颈几毫米的距离停下。

这个时间查什么房?一看就是来抓人的。

可偏偏,眼前这个男主角还要蹬鼻子上脸:“不准开门,否则我不能保证会发生什么。”

秦烟绾冷笑,“我凭什么听你的?”

闻言,陆隽骁拧眉,低下头,刚巧和秦烟绾的目光对上。

借着窗外透进来的月光,秦烟绾看到一双幽深的冷眸,还让她有一种莫名的熟悉感......

就因为这份熟悉感,让她迟疑了下。

而男人男人借着这个机会,攥住秦烟绾的手腕,只是稍稍一用力,她手中的钢笔就跌到羊毛地毯里。

“你没有选择的权利。”他声音喑哑,显然在忍受疼痛。

门被撞的砰砰响,有被撞开的趋势。

男人没有迟疑,直接腾出的手一把扯掉了秦烟绾的肩带,语气充满毋庸置疑的命令:“配合一点!”

秦烟绾即便未经世事,也明白这意味着什么,后知后觉的脸上一烫。

此刻男人宽阔的身体压下来,仿佛山一样的沉重,就算男人有意撑着身体,也难免会有接触,这个种档口,他居然还要让她配合演戏?

简直是个混蛋!

她咬牙,手指向下一探,准确无误的戳中了男人大腿上伤口的位置。


突然传来的剧痛让男人闷哼一声,控制着她的力道有一瞬间的泄怠。

秦烟绾立刻抓住机会挣脱开来,一把将他摁在了床上。

陆隽骁猝不及防的被控制,黑暗中眯起长眸,却怎么也看不清上面女人的面孔。

这女人像是拿捏住了他的命门一般,只是摁住了他的肩头,就足以让受伤的他动弹不得,更别说起来了。

秦烟绾睥睨着身下的男人,手指摁住的伤口还在出血。

相较于最开始的泊泊,男人的伤口现在被她这么一按,出血量瞬间减少了一半。

“这位先生,我觉的你演戏才像真的。”秦烟绾冷冷一笑,刚想借月光仔细看看这男人的长相,“砰”的一声,卧室的门被一脚踹开。

几乎是同一瞬间,男人翻身又将她按住。

冰冷的唇贴上她,狠狠的吻着。

秦烟绾被这猝不及防的举动惊到,鼻翼中发出了一道轻哼。

秦烟绾顿时脸上更烧,膝盖已经顶了上去,男人却迅速直接地压住她的腿,低语,“再不配合,我只能来真的了......”

男人呼吸喷洒在自己脸上,热热的,让秦烟绾记忆中深处的恐惧瞬间被引出,指甲狠狠的掐进掌心。

她已经失去了之前的先机,又被勾出了之前的阴影,只能任人鱼肉。

男人张口咬了下去,秦烟绾顿时觉得锁骨一痛,闷哼一声。

闷哼一声,秦烟绾在在卧室灯打开的瞬间,尖叫一声抱住了身上的男人。

房间大亮,照亮了男人雄厚的背,还有发丝凌乱面色娇俏潮红的少女。

她裸露的肩头肤如凝脂,那惊惶的模样宛若一只受惊的小白兔。

搜查的人一身黑衣,见到卧室内如此旖旎的情景,顿时尴尬起来,在咒骂声出来之前赶紧退了出去,甚至都没来得及去看床上的男人长什么样。

“对不起先生女士,我们只是例行公事,请你们出示身份证明。”

“砰——哗啦!”

一个花瓶从卧室里飞出去炸裂在闯进来的人脚边,伴随而来的还有男人暴戾的怒吼:“你们算什么东西,滚出去!”

所有人都吓了一跳,一阵道歉。

秦烟绾隐约听到了他们的交谈声:“他不在这里。”

“......”

伴随着杂乱的脚步声,房门被关上,房间内再一次陷入了寂静。

秦烟绾这一次没有客气,擒拿手发动进攻,但是男人显然早有准备,抬手,控制,轻易就解开了她的招数。

“你是谁,谁派你来的。”他想攥住她的手腕,可是她却水蛇一样的避开。

“这句话应该是我问你的。”秦烟绾后退一步,警惕的盯着面前的人。

她这次离开F国除了牧教授,根本就没有任何人知道,就算面前这个男人是随机闯进来的小角色,这身手和莫名的熟悉感都足够引起她的危机感。

男人微微一诧,眼角眉梢都染了几分寒意:“不知道我是谁,刚才应该呼救才对。”

先不说她的身手,就算是住在希尔顿,遇到事情能这么冷静处理神志还能占几分上风的女人,就不会简单。

希尔顿还真是卧虎藏龙了。

“我只是不想给自己招惹麻烦。”

秦烟绾根本不在乎他是做什么的,只不过有一点,结仇这种事她绾从来不做。

但这有一个前提——就是人不犯我我不犯人。

她用这个道理在F国生存了五年,如果不是当年发生的那件事情最近有了消息,她也不会这么轻易就答应秦家的要求,毕竟想要拿回属于母亲的东西,她还有更凌厉的手段可以用。

被怼的陆隽骁一怔,旋即嘴角扯起一抹玩味,“好一张能言善辩的嘴,只可惜刚才没有好好体会。”


章节在线阅读

网友评论

发表评论

您的评论需要经过审核才能显示

为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