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彩小说尽在A1阅读网!手机版

彩泥文学 > 武侠仙侠 > 花落尽执何手

花落尽执何手

初八姑娘作者 著

武侠仙侠连载

贵为九天神女的南宫婳,还未及笄便已经有多少人踏破了门槛追求……可她满心满眼都是九州天子九黎,后来她如愿以偿,嫁给他成了尊贵的天妃。奈何落花有意流水无情,被她爱了千年的九黎一休二弃三废,落得遍体鳞伤,身残心死。

主角:南宫婳,九黎   更新:2022-09-14 12:18:00

在线阅读
分享到:

扫描二维码手机上阅读

男女主角分别是南宫婳,九黎 的武侠仙侠小说《花落尽执何手》,由网络作家“初八姑娘作者”所著,讲述一系列精彩纷呈的故事,本站纯净无弹窗,精彩内容欢迎阅读!小说详情介绍:贵为九天神女的南宫婳,还未及笄便已经有多少人踏破了门槛追求……可她满心满眼都是九州天子九黎,后来她如愿以偿,嫁给他成了尊贵的天妃。奈何落花有意流水无情,被她爱了千年的九黎一休二弃三废,落得遍体鳞伤,身残心死。

《花落尽执何手》精彩片段

寒风刺骨,银装素裹了整个青云宫。

一身红色长袍的南宫婳站在红漆门外,拧眉听着屋内传来的爽朗笑声和清脆娇语。

屋内的男人,是九州天族拥有至高无上权力的天子九黎,也是与她共度千年的夫君。

但那个娇声笑语的女人,她不认识。

因妖族叛乱,她外出数月前去处理此事,没曾想风尘仆仆归来的她,竟被眼前一幕打了个措手不及。

“叩叩叩”南宫婳敲门走了进去,自然也看到那个肤白貌美的娇小女子羞涩地从九黎怀中下来。

九黎用眼神示意她先退下,随后大掌微扬,拂过南宫婳身上的雪霜,再将她微湿的衣裳烘干。

温柔细心的动作,像极了一个贴心的丈夫。

“刚才是羽族的青雀公主,羽族君王在送来玉玺的同时将她送来,以表臣心。”他淡声说道,像在解释一件不足挂齿之事。

“所以,你要纳妾?”南宫婳拢紧袖袍中的五指,平静地看着他。

自古以来,从地下到天上,和亲联姻向来是最高权势者统领疆土之道。

身为天妃,这是她阻止不了的。

九黎深沉眼眸划过一抹复杂,自袖中幻出一份云册,递给了南宫婳。

“不是纳妾,是娶妃。”他嗓音低沉。

南宫婳心一沉,沉寂如水的脸庞闪过一丝错愕。

当初两人成婚之际,他曾亲口发誓此生只要一妻,如今才过千年,就要食言了么?!

“羽族掌管鲛族和人族,青雀公主是我一统九州的重要棋子,断不能亏待。”

九黎像往常一样牵起南宫婳的手,但他大掌的温度却没能将她冰凉的小手捂热。

南宫婳听着他冠冕堂皇的话,心底清楚过去的温柔誓言,早在岁月的打磨下被他抛之脑后。

“棋子……”她喃喃重复着他的交代,心底说不上是苦涩还是麻木,“那我呢?”

千年前南宫婳身为噬灵族最后的传人,在被其他各族追杀时得九黎所救,救命之恩无以为报,便托付终生助他成就一统九州的大业。

他们这千年感情,对九黎而言,是不是也只是一盘棋局而已?

九黎拂过她微微泛红的眼眶,神情中闪过一丝不达眼底的疼惜。

“你是天族最锋利的一把剑,杀人不见血,噬魂于无形……九州各族臣服于我,你功不可没。”

他说的都是实话,因为南宫婳这把剑,是他亲手训练,为他披荆斩棘除去一切阻碍。

“所以,我贵为天妃,也只是替你冲锋陷阵的棋子。”南宫婳自嘲一笑,挥开他捧着自己脸庞的手。

“你明知你是我最信任的人,不要说这种胡话。”九黎面色沉了沉,隐隐有些不悦。

南宫婳不想再继续纠结这个话题,两人相处千年,都清楚彼此的性子。

“你要纳侧妃便由你,但我的琥珀宫,她断不能踏入一步!”

南宫婳凌空而起,没有再去看那个温润如玉却冷血薄情的男人。

琥珀宫。

南宫婳刚要入殿,门口的侍卫却手持长矛将她拦住。

“天子有令,青雀公主住所,闲杂人等不得靠近!”

侍卫的话让南宫婳惊住:“放肆,这是本妃住了千年的住处……”

她的话还未说完,一袭金缕玉衣的青雀走了出来,挑眉打量了一番南宫婳。

“早就听闻姐姐英姿飒爽,今日一见果真名不虚传……难道姐姐还没看九黎给你的云册?怪不得姐姐不知道我已经是琥珀宫的主人了……”

青雀的一番话,让南宫婳的心更是一沉,她拿出九黎之前给自己的云册,刚一打开,入目的两个大字瞬间刺痛了她的眼——

休书!

 


南宫婳差点没能站稳,她强迫自己稳住情绪,将休书上的内容尽数看完。

“为妃者,无淑娴之德,温婉之情。为妻者,千年来未曾延续天子血脉。特此休书一封,散尽姻缘,各生欢喜。”

她的心,似在瞬间被划出道道口子,血流成河。

青雀看着她苍白的脸色,笑得得意嚣张。

“你的东西本妃已全数命人扔去最偏的清心阁了,日后见了本妃,可要谨记尊卑有别,需行叩拜礼……”

她趾高气昂地转身回屋,不再去看自己的手下败将。

南宫婳攥着云册直奔青云宫,她必须去找九黎问清楚,这到底是怎么回事!

千年来她为那个男人出生入死平息了各族的动荡,让他们对他心服口服。

现在各族几近归顺天族,一统九州已成定局,他一边说她功不可没,一边给她递休书?

青云宫。

南宫婳看着悠然品茶的九黎,一把将云册甩到白玉石桌上。

“你要休了我?”心底报着一丝希望,她开口问道。

九黎早料到了她会有这般反应,面不改色地端了杯茶递给她。

“先消消火,天妃之位必须给青雀,这是我给到羽族的承诺……但一统九州,随我登神界的女人只会有你一人,一个头衔而已,不要那么在意。”

南宫婳一把甩开茶杯,落到地上碎裂成片,茶水四溅。

“承诺?你可还记得千年前我们对饮合欢酒时,你说过此生只我一妻便足矣……”她眸带痛色,“你对我的承诺,可又还记得?!”

九黎的脸色当下便沉了下来:“南宫婳,休要胡闹!只是去了你的天妃头衔,整个九州谁人不知你是我无人可替的左臂右膀!”

“无人可替,呵……”南宫婳冷笑出声,抑制住眼眶中的薄雾,“若我不是噬灵族最后的传人,怕早已被你弃如敝履了。”

噬灵族族人精通机关术,亦能点豆成兵,王室血脉传人更是具有极大杀伤力,以自身血骨制成的武器,能将人打得魂飞魄散,元神尽毁。

这千年来,南宫婳用自身的血骨给九黎打造了一件又一件的法器,让整个天族名声大噪,无人敢轻视。

她落得一身伤痕,换来的不过是一个无人可替的评价罢了……

“你我携手千年,我又怎会弃你?”九黎的眸色晦暗不明,伸手将她拥入怀中,“你虽不再是天后,但一人之下万人之上的九天神女位置,没人能撼动。”

九天神女,一血诛尽天下妖魔,一骨荡尽九州魑魅,九州上下无人不忌惮。

南宫婳失望地推开他,转身往外走。

“九黎,你明明知道……我想要的,从来都不是权势和名分。”

她何尝不想做温婉贤淑之人?

这千年来,是他一点点将自己训练成杀人不眨眼的性子,血雨腥风里进进出出。

可她想要的,不过是助他完成大愿,再安心做他枕边良人罢了。

是夜。

清心阁寂寥冷清,阴凉的寒气自四周聚拢,让南宫婳不由得打了个寒颤。

这千年来,她的灵力在战场上耗损极大,又隔三差五割血剔骨造法器,身子骨早就大不如从前了。

唯一的宫娥小柒端着暖姜汤走了过来,往火炉里新添了几根驱寒的不朽木。

“娘娘,天子明知您畏寒,怎可将您安顿到如此清冷之处,太气人了……”小柒愤愤道。

南宫婳沉默,仰头饮尽姜汤。

“我已不是天妃,以后莫再唤我娘娘了。”她嗓音微哑,“收拾下行囊,明日我们离开天宫。”

 


若有朝一日她的骨血再无用处,那么于那个男人而言,她便只是一颗废弃的棋子。

与其被他驱逐,倒不如带着尊严离开。

既已散尽姻缘,就该两不相见……

翌日。

南宫婳带着小柒一同出了清心阁,在殿外和青雀撞见。

“见了本妃不行礼,你可知罪?”青雀轻蔑看着南宫婳,傲气呵斥。

南宫婳还未开口,身后的小柒忍不住出声。

“天子诏书还未公告九州,你一个羽族公主竟敢对我们九天神女这般嚣张跋扈,简直无礼!”小柒语气中尽是讥诮。

青雀脸色瞬间变得铁青,扬手就是一巴掌甩向小柒!

“本妃要训斥谁,岂有你一个贱婢说话的份儿!”

她这一巴掌打得猝不及防,南宫婳慢了半拍才将小柒护到自己身后。

“青雀公主,我的人说错了话我自会教训,还请高抬贵手。”为了小柒,她不得不放低姿态。

青雀冷哼一声:“九天神女又如何,还不照样是天子殿下挥之即来呼之即去的一条狗!”

说罢,青雀再次抬掌甩到南宫婳的脸上,想狠狠给她一巴掌!

可这次,南宫婳反手攥紧了她的手腕,清冷神情中透着警告。

“我虽是听命于天子的九天神女,但别忘了我更是噬灵族的后人,你若再触我逆鳞,我能让你现在就元神尽毁,再无来世!”

字里行间,透着弑杀万物的血腥。

青雀恐慌哆嗦,却在看到墙角一抹熟悉的衣影时,心生一计。

“啊!”她一声惨叫,被南宫婳攥住的手腕响起了咔嚓的骨头断裂声响。

南宫婳拧眉看着她,刚要松手看看她在玩什么把戏,背后一道劲力就朝自己袭来!

砰——

“雀儿,你没事吧?”九黎将青雀拥至怀中,看到她红肿的手腕立即冷眼怒瞪另一侧的红衣女子,“南宫婳,你怎如此歹毒,断了雀儿的腕骨!”

南宫婳怔住,自己刚才抓着青雀的手并没有用太大力气,又怎会一握就碎了她的骨头?

“我没有……”

她要解释,九黎却丝毫不给她机会。

听闻刚才事情的前因后果,他下令让天兵抓了小柒。

“小柒以下犯上,散去毕生修为,以灭灵剑除以极刑!”九黎下令道。

南宫婳一惊,连忙阻拦。

“不可!小柒只是一时糊涂说错了话,罪不至死……”

灭灵剑是她脊骨炼造而成,被伤之人必死无疑!

见南宫婳当着众人之面违抗自己的命令,九黎的脸色更是难看至极。

“休要放肆!”九黎一掌甩开南宫婳,用捆灵绳将她束缚住。

接着,他用吸力大法将小柒的修为吸入掌心化作灵球,再抽出随身佩戴的灭灵剑直直刺去!

“不要——”南宫婳大喊。

小柒仰头凄惨嘶喊,看向南宫婳的血眸带着无助而又绝望的痛色,整个人瞬间消散成星光再无一丝踪迹。

元神具毁,灰飞烟灭,散于天地。

“小柒……”南宫婳如遭电掣地看着小柒消散的身影,挣扎着朝那些飞散的星尘爬去。

可她越挣扎,身上的捆灵绳束缚得越紧,甚至将她身上勒出道道血痕。

九黎将凝聚着小柒修为的灵球给到怀中的青雀用以疗伤,随即面无表情地看向地上的女人。

“神女南宫婳,目无天妃,挑断手筋,废去半生修为,永囚清心阁!”

 


网友评论

发表评论

您的评论需要经过审核才能显示

为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