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彩小说尽在A1阅读网!手机版

彩泥文学 > 武侠仙侠 > 华夏鉴宝之神

华夏鉴宝之神

公子楚留香作者 著

武侠仙侠连载

陆小川是华夏的鉴宝大师,整个圈子里没有不知道他的,都将他当做鼻祖效仿膜拜。谁知前不久这位传奇人物,居然被仇家杀害……再次醒来,陆小川发现自己重生在一个同名废柴身上,原主刚被女友抛弃,身上负债累累,好在他拥有鉴宝异能,赚钱还债,逆袭人生,一步步达到财富的巅峰。

主角:陆小川,刘娇娇   更新:2022-09-14 12:18:00

在线阅读
分享到:

扫描二维码手机上阅读

男女主角分别是陆小川,刘娇娇 的武侠仙侠小说《华夏鉴宝之神》,由网络作家“公子楚留香作者”所著,讲述一系列精彩纷呈的故事,本站纯净无弹窗,精彩内容欢迎阅读!小说详情介绍:陆小川是华夏的鉴宝大师,整个圈子里没有不知道他的,都将他当做鼻祖效仿膜拜。谁知前不久这位传奇人物,居然被仇家杀害……再次醒来,陆小川发现自己重生在一个同名废柴身上,原主刚被女友抛弃,身上负债累累,好在他拥有鉴宝异能,赚钱还债,逆袭人生,一步步达到财富的巅峰。

《华夏鉴宝之神》精彩片段

“分手吧,我不想和一个废物在一起!”

这是陆小川醒来之后听到的第一句话。

说话的是个女人,面容娇好,皮肤白皙,身材匀称,可她两只手架在胸前,脸上挂着冷笑,白了一眼自己,说话的语气更是充满了嫌弃。

陆小川只觉得头痛欲裂,大脑一片空白,完全没有搞懂状况,直到刺鼻的消毒水气味传来,环顾四周,才意识到自己躺在医院的病床上。

“你是谁?”陆小川盯着眼前的女人,极力回想着一切。

女人脸上的冷笑越发放肆,哼了一声:“姓陆的,学会装失忆了?不过也没关系,反正从现在开始,咱们俩一刀两断。没有钱还敢泡妞,我呸!”

听到这些,陆小川才把脑海中的记忆碎片拼接起来……

他曾经是华夏大地的鉴宝之神,瓷器玉器,古钱字画,都能铁口直断,绝无打眼,成为红极一时的人物,受到万千粉丝顶礼膜拜。

无奈人红是非多,遭遇同行嫉妒,又被制假贩假的黑道人士盯上,再加上自己狂傲不羁,宁折不弯的性格,最后惨遭毒手,死于一场仇人精心策划的车祸中。

如今陆小川醒来,发现自己竟然重生在和他同名同姓的穷小子身上,一时心血澎拜,复仇之心骤起。

拥有了别人的身体,也拥有了对方的记忆。

原来在他出车祸的同一瞬间,这个穷小子也被情敌找来的人一顿暴打,昏迷过去。

被打的原因正是由于眼前的女人——刘娇娇。

陆小川想起了一切,眼神忽然变得极为阴沉,面色冷若冰霜,这让刘娇娇不由得打了个寒颤。

“你,你干嘛这样看着我。”刘娇娇向后退了一步,嘴上依然强硬:“这次就算你求老娘,老娘也不会心软了,我已经是冯少的女人了……”

她口中的冯少是一个富二代,在南江市很有势力,也是他找人把陆小川打了。

“滚。”

陆小川说话的声音不大,却带着一种不可抗拒的威严。

刘娇娇一愣,以为自己听错了:“你说什么?陆小川,你居然敢这样对我说话,我,我……”

“同样的话,我不想重复第二遍。”陆小川言语如刀。

刘娇娇也慌了,那个穷小子从来不敢和自己这样说话。按照往常,对方应该痛哭流涕,自扇耳光,跪下来挽留自己,为什么今天一反常态,倒是让她有些猝不及防。

“好,你有种!”刘娇娇涨红了脸,从包里掏出一张银行卡,扔到陆小川面前:“这是冯少给你的医药费,他们家可都是有头有脸的人,你最好识趣一点,不要把被打的事到处乱说。否则,他会要你的命!”

刘娇娇说完话,白了一眼陆小川,扭着屁股走出了病房。

陆小川看着她离开的身影,只觉得一阵恶心。

刘娇娇走后,陆小川来到床边,看到刘娇娇钻入了一辆跑车里,车里的男人正是她口中的冯少。

冯少脸上挂着淫1笑,一把将刘娇娇搂入怀中,随后扬长而去。

“别看了,早就给你说过,那女人不是啥好东西。”身后传来一个男人的声音。

陆小川转头去看,走进病房的男人一身横肉,染着黄头发,戴着耳钉,胳膊上纹着一条张牙舞爪的蛇。

对方脖子上挂着一条很粗的金链子,显得特别扎眼,可陆小川一眼就看出来,那金链子是假的。

根据记忆,这男人便是陆小川的好哥们,名叫赵大海,混迹于各大古玩市场,结交了不少三教九流的人。

赵大海一边说着话,一边拿起病床上的银行卡,苦笑着说:“这娘们挺讲究啊,还给了你小子分手费。可惜啊,只怕咱哥俩都没命花喽。”

“这话是什么意思?”陆小川略一皱眉。

赵大海愣了愣,直直的看着陆小川:“你小子是被人打傻了?咱们可是答应了钱二爷,三天之内要还钱给他,两百万啊,这还一天的时间,咱俩去卖身,也来不及凑那么多钱啊。”

 


陆小川摸了摸下巴,这才想起来之前他和赵大海游手好闲,不务正业,吃喝嫖赌,开销巨大,借了钱二爷的高利贷,利滚利,如今到了还账的时候。

也算自己命苦,好不容易有了重新活一次的机会,不仅挨了打,女人跑了,还欠了一屁股债。

“大海,你人脉广,知道这附近哪里有靠谱的古玩市场吗?”陆小川很清楚自己最擅长什么。

曾经的他,在处于绝境之时,都未放弃过。

赵大海疑惑道:“你问这个干嘛?我倒是知道附近有几家银行,咱俩要去干它一票……”

“说正经的,别废话。”陆小川认真道。

赵大海眼珠一转:“咱们南江市有几家卖古玩的,老板和我有点交情,我带你去瞧瞧?”

“走。”陆小川二话不说,拉着赵大海离开了医院。

二人打车来到了古玩一条街,这里人流涌动,闲看的居多,买卖的人少,偶尔有交易的商家,也多是游客光顾,买个纪念品而已。

陆小川目光如炬,扫视着两边的摊位,面沉似水,但凡他过眼的古玩,都能迅速给出估值。

赵大海始终没明白陆小川的意思,误认为陆小川是想要卖古董还账,忍不住多问了几句。

“小川,你们家该不会有啥传家宝吧?”

“有啊,价值连城。”

赵大海眼里放光:“那你小子不早说,在哪呢?”

“可能就在这条街上,得花点时间找找。”陆小川继续扫视着两边的摊位,却没有一件能让他看上眼的玩意。

赵大海以为陆小川是在开玩笑,翻着白眼说:“没有传家宝,咱们来这里干啥,瞎耽误工夫。”

“你说这里哪些店老板和你熟悉?”陆小川问道。

赵大海指了指前面的几家店,陆小川抬头去看,这些店名大同小异,无非是“藏宝轩”“臻品斋”“荣宝阁”等等诸如此类。

前几家店看过,陆小川没有挑到好东西,直到走进街尾一家名叫“玲珑居”的小店。

一条街逛下来,肥胖的赵大海有些气喘吁吁,指着玲珑居说道:“这是最后一家了,还找不到你要的东西,咱们也别折腾了,老老实实去找钱二爷,反正要钱没有,要,要命一条。”

陆小川看着满头大汗的赵大海,并不着急,反而笑道:“怪不得你外号叫胖大海,真该减减肥了。”

他说着话,人已经走向了玲珑居,却只听到里面传来一个恶狠狠的声音:“小妞,今天你卖也得卖,不卖也得卖!”

陆小川走进店铺,看到几个男人正在和一个年轻女子争执。

为首的男人脸上有块刀疤,面目狰狞,凶相毕露,而女人涨红了脸,双手把一块东西捂在胸前,似乎生怕被别人抢了去。

“这是我们店的镇店之宝,爷爷吩咐过,不论出多少钱都不能卖!”年轻女人的声音有些颤抖。

刀疤男冷笑道:“别说是你,就算是你爷爷在这里,我们冯少想要的东西,他也不敢不卖!”

年轻女人长得瘦小,却并不示弱:“就是不卖给你,你想怎么样?”

“嘿嘿,你是敬酒不吃吃罚酒,不卖给我,那就别怪我们不客气了!”刀疤男撸起了袖子,摆明了是要动手。

他眼睛盯着女子的胸前,眼中不仅有贪婪,还有难以掩饰的猥琐。

陆小川听到冯少的名字,才想起来正是这个刀疤男带人打的他,现在又看到对方以多欺少,恃强凌弱,火气噌的一下冒上来,下意识攥紧了拳头。

赵大海则暗暗叫苦,小声道:“冯威?真是冤家路窄,小川,咱们还是快走吧。”

冯少原名叫冯超,而这个刀疤男名叫冯威,是冯超的堂弟,也是冯超的打手。

赵大海是怕冯威看到陆小川,再把陆小川打一顿。

他却不知此时的陆小川已然不是同一个人,重生前的陆小川凭借鉴宝的本事结交过许多功夫名家,曾经和华夏散打冠军切磋,尚能平分秋色。

对付冯威这种人,陆小川根本不需要拿出真本事。

冯威的手伸向那女人,女人慌忙后退,无奈店中空间狭小,眼看被冯威逼到了角落里。

跟随他来的那些小喽啰站在旁边看热闹,丝毫没有注意到陆小川。

冯威以为自己就要得手的时候,只觉得一股蛮横的力量袭来,仅仅是一声脆响,剧痛钻心,他的手已然脱臼。

“啊!”冯威下意识的惨叫,脸色煞白。

 


其他人也都停止了笑声,愣在原地,还没反应过来发生了什么。

直到冯威等人看到陆小川站在他们面前,脸上又平添了几分凶恶。

“陆小川?!你找死!”冯威咬牙切齿,他实在难以相信,昨天还被他暴揍的陆小川,今天居然还敢对他动手。

跟他来的一帮小弟冲着陆小川扑了过去,陆小川却迅速退出了店铺。

冯威以为陆小川要开溜,赶紧大叫道:“别让这小子跑了!”

陆小川退出店铺,并不逃走,而是神色自若的站在空地上,等着那帮人冲过来。

他之所以不想在店里动手,只是不想碰坏了店里的东西。

赵大海暗暗叫苦:唉,陆小川,你真是害苦我了。

嘴上这样说,却跑到陆小川身边,摆开架势,要和陆小川一起对付这帮人。

“行啊,胖子,你还挺仗义。以后我要是发了财,少不了你的好处。”陆小川看了一眼赵大海,淡淡笑道。

赵大海紧张道:“少在这里给我画饼,这种话你可说了一万次,最后没发财,还跟着你欠一屁股债。”

“那你就躲远点,免得连累你再挨顿揍。”陆小川故意道。

“哼,老子也不差被他们打一顿,看你一个人挨揍我更难受。”赵大海道。

然而,片刻之后动气手来,赵大海以为自己眼睛花了,那些扑过来的人,根本没有碰到他,便已经躺在了地上。

他们有的捂着脑袋,有的捂着鼻子,还有的捂着肚子,哎呦哎呦的直叫唤,样子看上去十分痛苦。

陆小川很轻松的拍了拍手:“打完收工。哦,不对,还有一个。”

他转头看向冯威,冯威用他另一只手从腰间拔出一把刀来,凶狠的刺向陆小川。

陆小川只是一个侧身,躲过尖刀,随后一抬手,拳头砸在冯威的面门上。

冯威顿时鼻血直流,嗷嗷喊叫,原本带有刀疤的脸显得越发丑陋。

恼怒疼痛之下,冯威挥着尖刀乱刺,陆小川眼疾手快,又将他的右手一拧,两个手腕全都脱臼,尖刀也掉在了地上。

冯威龇牙咧嘴,不停骂着脏话,陆小川抬手就是一巴掌,打得冯威眼冒金星,赶紧闭上了嘴。

陆小川抓着冯威的衣领,硬生生把他从地上拎起来:“下次别再让我遇见你,否则见你一次,打你一次。”

冯威吓得脸色惨白,不停的点头:“不敢了,以后都不敢了……”

“滚!”陆小川沉着脸说道。

冯威带着一帮小弟连滚带爬的离开了,那些围观的人都知道冯威是无赖恶霸,如今被陆小川教训,他们拍手叫好,还有人拍下了冯威挨揍的视频,发到网上去。

赵大海满脸震惊的看着陆小川,像是在看一个陌生人,缓了半天才说道:“小川,你,你这身功夫……”

“好了,咱们该办正事了。”陆小川没有多做解释,径直走进了玲珑居。

方才被冯威欺负的女孩赶忙迎上来,向着陆小川连连道谢:“真是多亏了你们,要不然,这玉飞天就要被抢走了。”

陆小川仔细打量女孩,只见长得娇1媚可人,一双水汪汪的大眼睛,像是会说话一般,惊魂未定的神情,更是惹人怜惜。

“周婷,你爷爷呢,他咋不在?”赵大海上前去问女孩。

周婷认识赵大海,知道赵大海是爷爷的朋友,便回道:“爷爷有事出远门了,你找他有事?”

赵大海指着陆小川说:“不是我,是他。”

周婷的目光又落在陆小川身上,陆小川看向周婷手里攥着的东西:“这就是冯威要抢走的玉飞天?能给我看一下吗?”

周婷犹豫了一下,最后还是把手上的玉飞天递给了陆小川。

所谓的玉飞天是指唐宋时期出现的,以传说中飞天为造型的玉器,这种造型的玉器出土于唐宋时期的墓葬,也有的是清朝宫廷收藏得来。

陆小川接过玉飞天,摸了摸玉飞天的质地,认真看了两眼,又把玉飞天还给了周婷:“这玉飞天的材质一般,雕刻的飞天也很呆板,明显不是出自唐宋时期,而是现代的一件普通玉器,值个几千块吧。”

周婷顿时瞪大了眼睛,争辩道:“你不要胡说,这是爷爷亲手交给我的,他说最起码价值几十万!”

 


网友评论

发表评论

您的评论需要经过审核才能显示

为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