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彩小说尽在A1阅读网!手机版

彩泥文学 > 武侠仙侠 > 穿成修仙文里五岁幼崽

穿成修仙文里五岁幼崽

虞宝宝作者 著

武侠仙侠连载

一场意外,将凤挽带到了修仙文中。醒来就是个连姓名都不配拥有的炮灰废物,此时自己才五岁,还没等亮相就挂了……重活一世,凤挽为了保住小命,远离女主,修自己的仙,在这强者为尊的修真界,凤挽必须要不断的提高修为,力求早日飞升。

主角:凤挽,凌氏   更新:2022-09-14 12:19:00

在线阅读
分享到:

扫描二维码手机上阅读

男女主角分别是凤挽,凌氏 的武侠仙侠小说《穿成修仙文里五岁幼崽》,由网络作家“虞宝宝作者”所著,讲述一系列精彩纷呈的故事,本站纯净无弹窗,精彩内容欢迎阅读!小说详情介绍:一场意外,将凤挽带到了修仙文中。醒来就是个连姓名都不配拥有的炮灰废物,此时自己才五岁,还没等亮相就挂了……重活一世,凤挽为了保住小命,远离女主,修自己的仙,在这强者为尊的修真界,凤挽必须要不断的提高修为,力求早日飞升。

《穿成修仙文里五岁幼崽》精彩片段

“儿啊,你可不能死啊,你要是死了,娘可怎么办啊?”

凤挽艰难的动了动手指,她不是因为连做十台手术猝死了吗?怎么还能听到声音。

刚想睁眼看看是怎么回事,脑袋一痛,陌生的记忆铺天盖地的袭来。

足足消化了半个时辰,凤挽才算将现在的处境搞明白。

她是死了,但灵魂却穿到了一本她正在追的修仙文里。

这本文主要讲述的是天才少女李璇玉一路捡机缘,进阶突破,在众多男配的帮助下证道成功并和男主修成正果的故事。

而她现在就穿成了书里第一章就被淹死的十八线炮灰。

原主也叫凤挽,今年五岁,是九荒大陆凡人界凤家二房的庶女。

九荒大陆分为凡人界和修真界。

在这里,孩子五岁的时候便可以进行一次灵根测试。

单灵根也叫天灵根,是最最珍贵和稀缺的。往下便是双灵根,三灵根,四灵根和五灵根。

在灵气日渐消减的九荒大陆,四灵根还勉强可以修炼,五灵根也就跟凡人没有太大的区别了。

当然,能够得到大机缘就另说了。

毕竟在修真界,机缘往往比先天资质更重要。

而凤挽更惨,三天前灵根测试,测试水晶球显示,她没有灵根,是个彻彻底底的凡人。

凤挽默默叹了一口气,刚开始知道自己穿到了修真世界,还想来一场修仙长生飞升之旅呢,现在恐怕是活着都难。

“儿啊,你醒了,真是太好了。”

一位美妇人捏着手帕,就往她身上扑。

凤挽接收了原主的全部记忆,眼前这位美妇人凌氏从现在起,就是她名义上的娘了,她会尽可能的护她周全。

凌氏只是一个凡人,因为身段好,长得貌美,看着好生养,便被抬进凤家二房做了妾。

凤挽现在被判定没有灵根,不能修炼,所以,她们娘俩几乎被凤家遗忘了。

原主觉得没脸见人,走路的时候心不在焉,才落水淹死的。

凤挽抬起小胖手拍了拍凌氏纤细的后背。

不得不说,凌氏虽然不能修炼,也没上过几天凡人学堂,孩子却养的白白胖胖的。

“娘,我没事了。”

“没事就好,来,先把药吃了。”

凌氏秋水般的眸子温柔的望着凤挽。

凤挽乖乖点头,“嗯,谢谢娘。”

凤挽身体底子不错,在床上躺了三天就全好了,这期间,她也想了很多。

凡人修仙本就是在逆天而行,没有灵根又如何,也许会有奇迹出现呢,不拼一把怎么对得起自己重生这一回。

打定了主意,凤挽便打算去集市上碰一碰运气,躺在家里等着天上掉馅饼是不可能的。

凡人界的集市是由当地的家族庇护,凡人和修士只要交了摊位费就可以摆摊。

凤家位于凡人界招凤城内,是四大修真家族之一,凤挽现在逛的集市便是受凤家保护的。

为了维持这里的秩序,凤家派了修为不俗的修士巡逻保护。

她虽然只是一个五岁小娃娃独自走在集市上,倒也不会有什么危险。

凤挽逛了一圈下来,有卖阵盘的,有卖法器的,还有卖符箓的,倒是没有看到卖丹药的,难道丹药在这里十分稀缺?

凤挽迈着小短腿继续往前走,听着时不时传进耳朵里的叫卖声,下意识的摸了摸自己腰间的荷包。

那是凌氏,一针一线亲手绣的,做工非常精巧,她很喜欢,就是太瘪了,里面只有一点碎银子,还是凌氏省吃俭用攒的。

集市上这些东西虽然都是最低阶的,但对凡人界的修仙者来说,这些东西都可以称为宝贝了。

初到修真界,她对这些东西都很好奇,但没一样能买得起的。

凡是修士用到的东西,都需要用灵珠购买。

在凤家,只有能修炼的人才配拥有灵珠,她跟凌氏都没见过灵珠长什么样。

就连平时吃的都是普通的白米,而不是带着灵气的灵米。

摊位从东到西一个挨着一个,没有几个时辰都逛不完。

眼看着天快黑了,凤挽打算先回去。

在经过一个小摊时,一个摊主的打扮和气质吸引了她的注意力。

只见那人穿着一身破旧的黑色法袍,花白的头发和胡子都是乱糟糟的。

修仙之人是不好判断年龄的,有的人看着可能二十岁,其实可能是二百岁,或者是两千岁。

但这位头发和胡子都白了,真实年纪应该也是不小了。

这位摊主可能是太懒,就随意扯了块黑布铺在地上。

不大的黑布上,足足摆放了百余枚妖兽蛋,全部歪歪扭扭的挤在一起。

每个妖兽蛋都长得差不多,却有一个另类的,竟然特别丑,能丑哭人的那种。

那妖兽蛋也就成人巴掌大,没有其他蛋那样五颜六色漂亮的蛋壳。

反而是白色的蛋壳上布满了不规则的青色斑点,就如人长了满脸的麻子,密密麻麻的,让人绝不想看第二眼。

凤挽收回自己的视线,迈开小短腿离开了集市。

本是闭目养神的摊主,在凤挽看向那枚妖兽蛋时,身子就微微坐直了。

看着那道走远的弱小背影,又瞟了一眼那枚丑到爆的妖兽蛋,又继续闭眼养神了。

凤挽刚回到她们那个僻静简陋的小院,凌氏就焦急的迎了出来。

“儿啊,伱去哪了,怎么才回来。”

凌氏担忧的将凤挽搂进怀里,三天前的落水真是将她吓坏了。

凤挽仰着肥嘟嘟的小脸,一双扑灵扑灵的大眼睛,黑白分明,怎么看都是个聪明孩子。

凌氏的眼眶不自觉的又红了,她的儿,命怎么这么苦啊。

凤挽见凌氏又要哭了,忙笑着活跃气氛。

“娘,我今天去集市遇到了一位白胡子老爷爷。”

凌氏的注意力果然被吸引了,“可是发生了什么事?”

“嗯,那老爷爷说看我面相极好,定是个有大气运的。”

凤挽说这话并不是单纯的为了逗凌氏开心,也是为自己接下来要说的话做铺垫。

凌氏一听就高兴了,“真的吗?”

“嗯。”凤挽用力的点头,以此来增加可信度。

她今天是真的见到了一个白胡子老爷爷,只不过没说过这些话。

她也不全是撒谎,就算是善意的谎言吧,凤挽这样安慰着自己。

凌氏高兴的简直不知如何是好了,捏着帕子来回踱步。

“我现在就将这个好消息告诉你爹去。”

“等等,口说无凭,我爹恐怕不信。”

凤挽心道,凌氏还真是单纯好骗。

“啊,那怎么办?自从知道你没有灵根后,你爹就彻底不来我们的院子了。”

凌氏简直要哭了。

“娘,老爷爷让我先每天跟着他修炼,等小有所成了,再跟爹说不迟。”

听了凤挽的解释,凌氏有些不安,“儿啊,咱还是先跟你爹打过招呼吧,也让你爹给把把关。

万一那老爷爷不稳妥,将你教坏了怎么办?

再说,你是凤家的孩子,凡事都得凤家族长长老们同意了才行。”

凤挽默默叹气,凌氏虽然善良,却真的迂腐。

凤家都几乎不管他们了,她也被判定不能修炼了,还有比这更坏的吗?

她这些纠结在凤家人看来,估计也是自作多情了。

 


“娘,老爷爷说了,不让我告诉除了你以外的其他人,不然他就不教我了。

再说,我偷偷修炼,然后给我爹一个惊喜。

我爹一高兴,说不定就叫我们搬进主宅了。”

她们现在住的小院,是不在凤家主宅的。

凌氏做梦都想回主宅,那样她跟凤挽就有依靠了。

虽然还有很多顾虑,最后还是咬牙点头同意了。

不过担心凤挽的安全,凌氏拉下脸面,哭哭啼啼地从主宅那边要来了两个下人。

这样跟在凤挽的身边,她也算是放心了。

有了凌氏的准许,凤挽便每天一早出发,太阳落山的时候才回来。

她当然不是跟着什么白胡子老爷爷修炼了,而是去了灵药山。

跟在后面的两个下人本就看不起没有灵根的凤挽,对于她做什么也漠不关心,只要她不出事就行了。

灵药山很高,山上有很多稀有的灵草,灵气也相对浓郁些,但同时也充满了危险。

她一个没有任何修为的五岁小娃娃,也就只敢在外围活动。

但外围早就被人采遍了,想捡漏实在是太难了。

还好凤挽前世是学医的,识草并准确的说出药性是最基本的。

凤挽这些天在集市上溜达,并在凡人摆的小摊上用碎银子买了一本草药书籍。

虽然书上的内容不一定准,但也让凤挽大致了解了。

这个世界的灵植跟她前世的那些药材属性功效大致是一样的。

凤挽用力吸了一口空气,好舒服。

虽然她还不能修炼,但待在灵气浓郁的地方,经脉里的气血都流动的更顺畅了。

凤挽在一大片没用的杂草中继续仔细的找着,运气好的话,也许能找到那么一株有价值的呢。

在第十天的时候,凤挽终于在一大片不起眼的杂草中,发现了一株弱小的一阶凤凰草。

在修真界,不管是什么,都几乎是分等级的,像这灵草,就有一到九阶。

不过九荒大陆的灵气日渐稀薄,连七阶的灵草都很少能见到了。

这株凤凰草虽然只有一阶,但也足以换几颗灵珠了,她的运气果然不错。

不过这里怎么会有凤凰草呢,据说只有凤凰存在过的地方才会有这种灵植。

凤挽摇了摇头,一定是她想多了。

凤凰可是上古神,早就在九荒大陆灭绝了。

避开两个下人的视线,凤挽小心的将那株灵草收好。

凤挽整整在外围晃了两个多月,也就找到了那么一颗灵草,不过也有了十颗灵珠的进项。

凤家的两个下人保护了凤挽两个多月,便跟族长申请回了主宅。

凤挽也正好不想让他们跟着了,这倒是正合了她的心意。

再次来到集市,她想先去买一本引气入体的功法。

虽然这是最基础的,却是她现在最需要的。

只有能引气入体了,才算真正意义上的开始踏上修仙这条路。

这种最基本的功法,可能都没机会进凤家的藏经阁。

但就是这样基础的一本功法,对凡人来说也是遥不可及的存在。

凤挽在集市上逛了好一会,之前那个奇怪的摊主还在,还是那块黑布,妖兽蛋的数量好像也没有减少。

不知是要价太贵,还是他不会推销,摊前竟一个人都没有。

凤挽的视线再次被那枚丑到流泪的妖兽蛋吸引住了。

摸了摸腰间荷包里的十颗灵珠,腰杆挺直了些许。

摊主见有生意上门,也没有多热情,只是爱答不理的扫了凤挽一眼就收回了视线。

凤挽有些泄气,看这摊主的态度,这些妖兽蛋应该不会便宜了。

但凡事都要试一试,而且,她要最丑的那枚,应该不会太贵吧。

胖嘟嘟的小手朝着蛋堆里一指,“老爷爷,我要它。”

凤挽长得白白净净的,一双大眼睛扑灵扑灵的,让人不自觉的就会心软。

如果不知道底细的,还以为是哪个大家族的娇小姐。

摊主懒懒的抬了抬眼皮。

“你确定要它?”

听到有人要买妖兽蛋,便有好事的人凑过来看热闹。

“呀,小娃娃,看你长得挺漂亮的,这审美可不怎么好。

伱是第一次买妖兽蛋吧,来来来,我教你。

这妖兽蛋要选光滑漂亮的,当然,表面上浮动着灵气的那是最好的了。

你选的这一枚,死气沉沉,说不定是枚死蛋。”

死蛋就是里面的妖兽早就夭折了。

如果修士运气不好买到了这样的妖兽蛋,那真的是要气死自己了。

摊主本来情绪不高,被这话一激,当即吹胡子瞪眼睛了。

“凡人小子,你敢说吾卖的妖兽蛋是死蛋,简直欠教训。”

说话同时,摊主周身的威压隐隐透体而出。

刚才发表了一番大道理的中年男人是个五灵根,跟凡人差不多,哪见过这阵仗。

摊主虽然极力压制着威压,却也不是中年男人能够承受的,当即吓得跪了。

赶忙出声求饶,“仙人,是小人不知好歹,有眼不识泰山,您大人有大量就绕过小人这次吧。”

“哼,滚。”

“啊,是是是。”

中年男人吓得一溜烟跑远了。

其他想靠近的人都害怕的退到了一丈开外。

凤挽倒是没有害怕,反而一双大眼睛更亮了,这就是修仙者的威能嘛。

她决定了,一定要排除万难,踏上修仙这条路。

“老爷爷,您可以将那枚妖兽蛋卖给我吗?”

摊主收了威压,目光审视的看着凤挽。

刚才,那个中年男人都吓跪了,这小娃娃却咬牙坚持住了,倒是一个修炼的好苗子。

不过,也不能这么草率的下定论。

摊主收回目光,将手背在身后,道。

“你就不怕这妖兽蛋真的是死蛋?”

凤挽笑得讨好,露出单边的可爱梨涡。

“老爷爷这么厉害,长得这么好看,一定不会卖死蛋的。”

摊主对凤挽这番奉承很满意,尤其是那句好看,甚合他的心意。

这孩子果然有眼光,孺子可教啊。

摊主脸上挂上了笑意。

“那你倒是说说看,放着那么多好看有灵气的妖兽蛋不选,为何偏偏要它?”

离着有点远看热闹的人,心中也是这个疑问。

这小娃娃莫非眼神真有问题。

凤挽并没有受到那些窃窃私语的影响,反而坚定的脆声道。

“凡事都讲究缘分,它合了我的眼缘,我就想买下它。”

看热闹的人议论的更大声了,这到底是哪家的败家子啊,买东西竟然只凭眼缘。

这妖兽蛋可不是银子能买的,是要用灵珠的,或者是灵石,是相当的不便宜啊。

凤家虽然是招凤城内赫赫有名的四大修真家族之一,但凤家的孩子多了,加上都在家族里潜心修炼。

招凤城集市上的凡人或者低阶修士们,也就知道凤家的那几个天才。

所以现在大家想的都是,如果这是他们的孩子,绝对给她打个半死。

对于凤挽这个回答,摊主不知是满意还是不满意。

只是继续问道,“吾的妖兽蛋可不便宜,看你诚心想要,那就一块上品灵石吧。”

在九荒大陆,一块上品灵石相当于一百块中品灵石,一块中品灵石,相当于一百块下品灵石。

而一块下品灵石,却相当于一千颗灵珠。

这摊主一张口就是一块上品灵石,直接震惊了越围越多的来看热闹的人。

 


“我的天,怎么不去……”那个抢字还没说出口,就被身边的人给捂住了嘴。

这摊主修为不俗,刚才不是就有个祸从口出的。

其他人也想到了刚才那人的下场,虽然不敢说出来,却是用眼神交流着。

摊主应该是看这小娃娃好骗,所以故意狮子大开口吧。

不过也不能一棍子将人打死啊,别说是上品灵石了,在凡人界,能有灵珠都不错了。

凤挽两只小手交握在一起,眼巴巴的望着摊主。

下品灵石对她来说都是遥不可及的存在,更别说是上品灵石了,但她真的想要这枚妖兽蛋。

修真界最讲究的就是机缘,错过了这个村,就没这个店了,这妖兽蛋,她要定了。

“老爷爷,我知道它的价值远远不止一块上品灵石。”

凤挽这话说完,看热闹的人已经可以确定了,这孩子白瞎了这副好样貌,眼神不好,脑子更不好。

摊主没打断凤挽的话,等着她继续往下说。

凤挽为难的垂了垂眼睫,道,“但我只有五颗灵珠,老爷爷能割爱卖给我吗,我是真的想要它。”

凤挽说的极其诚恳,目光更是真挚。

摊主目光扫了凤挽腰间的荷包一眼,哼笑道。

“不止五颗吧。”

凤挽惊,忙下意识的捂住了自己的荷包,这老爷爷也太厉害了,竟然能隔空视物。

凤挽扑灵扑灵的大眼睛心虚的乱闪,笑得干巴巴的。

“那个,那个,老爷爷,其实,我还想买一本引气入体的功法。”

凤挽的意思是,留下的那五颗灵珠是用来买功法的,真的是有苦衷的。

白胡子摊主双手抱着肩膀,悠悠闲闲的在一把跟他身上那件旧法袍完全不符的华丽椅子上重新坐了。

用不容置疑的口气道。

“没有一块上品灵石,吾是不会卖的。”

看热闹的人有些压不住自己的声音了,今天真是有好戏看了。

这摊主是真敢要价,这小娃娃也是真敢买。

凤挽紧抿着唇,低垂的眼里,眼珠滴溜溜飞速地转着。

她现在在外人的眼里就是一个小娃娃,撒泼耍懒和哭才是她们的特权不是吗?

哭吧,现在也只剩下这一个办法了。

偷偷掐了一把大腿,痛感快速袭来,眼泪顺着白皙的脸颊滴落。

围观看热闹的人一时间没反应过来,摊主也有些发懵。

他活了这么久,也见过不少貌美的女修落泪。

但看着这么一个凡人精致小娃娃哭,他还真有点手忙脚乱。

烦躁的扯了扯乱糟糟的胡子。

“别哭了,卖给你了。”

抽噎着身子,打算哭的更用心一点的凤挽,听了这话,立马止住了眼泪。

摊主花白的胡子抖了抖,他怎么觉得他被这小鬼头给骗了呢。

骗就骗了吧,他本就是打算将这枚妖兽蛋给了这小娃娃。

这枚妖兽蛋跟了他这么长时间,今天终于遇到了它的有缘人。

其他人也不解的看着摊主,这位仙人心这么软的嘛,随便掉几颗金豆豆。

一块上品灵石的妖兽蛋,五颗灵珠就同意卖了,这可是差了千万倍啊。

确定了,这就是枚死蛋。

凤挽也没想到哭真的有用了,抬起小胖手擦了擦眼角,然后解下腰间的荷包,全部递给了摊主。

摊主那么有诚意,她也不能显得太小气了。

引气入体的功法,只能等再找到灵植换灵珠买了。

对于凤挽的举动,摊主眼底闪过一抹满意。

虽然不多,却是她全部的身家,他倒是没有看走眼。

接过荷包,取走了十颗灵珠,便将妖兽蛋和荷包一同还了回去。

凤挽忙双手接过,因为没有储物用的法器,凤挽只能将蛋抱在怀里。

将荷包重新在腰间挂好,抱着妖兽蛋,凤挽郑重的跟摊主道谢。

“谢谢老爷爷。”

摊主摆摆手,“我们有缘再见。”

说完,便开始收拾东西,竟是不打算再卖了。

有打算也哭一哭,闹一闹,好便宜入手一枚妖兽蛋的修士,见摊主要走,也只得作罢了。

更多的人是见没有热闹可看了,便都散开去忙自己的事了。

凤挽看着快速收拾好东西离开的摊主背影,又低头看了看怀里的这枚妖兽蛋。

她怎么觉得,摊主在这里摆摊,只是为了将这枚蛋卖出去呢。

但为什么会这么便宜卖给她了呢?

当抱着妖兽蛋的那一刻起,凤挽就一直在强压着心里的喜悦。

她真的是捡到宝了,这就是修真界里说的机缘吧。

这枚蛋看着丑到哭,抱着她的人却通体舒畅,周身的灵气都更浓郁了几分。

就仿佛是一个小型的聚灵阵法,可惜没有引气入体的功法,她还不能修炼。

想到这里,凤挽便没那么开心了,手下意识的摸向腰间的荷包。

咦?竟然不是空的,里面好像有东西。

凤挽的心跳有些快,她记得很清楚,荷包里除了十颗灵珠就没有其他东西了。

从手下的触感来猜,这里面绝不是灵珠,难道是摊主看她可怜,给了她什么宝贝。

压下激动的心情,凤挽抱着妖兽蛋快速的回了家。

刚跨进院子,就被凌氏拦住了。

“儿啊,你可回来了,不好了,主宅那边出事了。”

凤挽正急着回房间去看看荷包里多了什么东西,听了凌氏的话,太阳穴狠抽了一下。

凌氏急成这个样子,应该是跟她那便宜爹有关的事了。

原文中,凌氏在原主死后,就将所有的心思都放在了原主爹身上。

后来更是为了那个男人,用肉身去挡妖兽,后来葬身在妖腹。

这样的痴情,真是可悲可叹可怜啊。

现在她占了她女儿的身体,如果可以,她会带她离开凤家,改变原书中那悲惨的结局。

凤挽胖嘟嘟的小手拍了拍凌氏的纤纤玉手。

“娘,你慢点说。”

“儿啊,不能不急啊,藏经阁一楼着火了,伱爹都为这事急的茶饭不思了。”

听到后面几个字,凤挽心中画了一个大大的问号。

凌氏现在连那便宜爹的面都见不上,她是怎么知道他茶饭不思的。

不过藏经阁在凤家这样的大家族,那可是跟后山禁地一样,是族里最最重要的存在。

怎么会突然着火了呢?

“娘,你听谁说的?”

提起这个,凌氏娇美的脸蛋红了红,她做梦都想回主宅,每天都会去主宅那边寻找机会。

只有回了主宅,她跟女儿的生活才会过得更好。

这才让她听到了这个消息。

凤挽知道了真相后,默默叹了口气。

“娘,等明日我陪你去主家看看能不能帮上忙。”

“嗯嗯,好。”

见稳住了凌氏,凤挽摸了摸腰间的荷包,仰脸笑道。

“娘,这些日子跟老爷爷修炼,女儿也有了些感悟。

一会打算回房间去修炼,我不出房间都不要去打扰我。”

凌氏大喜,“儿啊,你能修炼了。”

不是说她的女儿没有灵根吗,怎么又能修炼了呢。

凌氏就是个凡人,对修仙这些事她几乎完全不懂,只知道没有灵根那就是彻底的凡人。

但她儿说能修炼了,那便是能了。她儿自从落水醒来后,就格外聪慧有主意,她相信她。

凤挽浑身的血液都激动的快沸腾了,笑道,“应该可以了。”

她最近能感觉到,围绕在她周身的灵气越来越浓了。

虽然不知道灵根测试的时候为什么会是没有灵根,但她是不会轻易放弃的。

万一是凡人界测试灵根的水晶球不准呢,即便真的没有灵根,她也不会认命的。

如果她猜的不错的话,摊主给她的应该就是引气入体的功法。

“儿啊,你放心,娘一定不会让任何人进去打扰你的。”

凤挽在凌氏满眼期待的目光中闭了关。

回到房间,凤挽将荷包里一个拇指大的东西倒出来,那东西见风就长,竟然真的长成了一本功法。

 


网友评论

发表评论

您的评论需要经过审核才能显示

为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