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彩小说尽在A1阅读网!手机版

彩泥文学 > 武侠仙侠 > 枕边人是伤心人

枕边人是伤心人

咬一口西瓜皮作者 著

武侠仙侠连载

她曾经用半条命来护着的人,原来对自己是别有用心。六年后,伤心人简莹带着两个孩子强势归来,报复渣男惩治小三,为了寻找丢失在外的四宝,简莹不得不再次和陆煜城纠缠上。只是她万万没想到她的宝贝们比她还要强大,自救不说虐敌的手段花样百出。

主角:简莹,陆煜城   更新:2022-09-14 12:19:00

在线阅读
分享到:

扫描二维码手机上阅读

男女主角分别是简莹,陆煜城 的武侠仙侠小说《枕边人是伤心人》,由网络作家“咬一口西瓜皮作者”所著,讲述一系列精彩纷呈的故事,本站纯净无弹窗,精彩内容欢迎阅读!小说详情介绍:她曾经用半条命来护着的人,原来对自己是别有用心。六年后,伤心人简莹带着两个孩子强势归来,报复渣男惩治小三,为了寻找丢失在外的四宝,简莹不得不再次和陆煜城纠缠上。只是她万万没想到她的宝贝们比她还要强大,自救不说虐敌的手段花样百出。

《枕边人是伤心人》精彩片段

“陆太太,恭喜你已经怀孕四周了。”

简莹手里拿着一份医院报告单,上面显示她已经怀孕一个多月了。

她怀孕了!

看到上面的结果,简莹忍不住勾起唇。

结婚两年,她终于等到了孩子的降临,恨不得立刻将这个好消息告诉陆煜城。

推开总裁办公室,里面竟然空无一人。

简莹正准备找人询问,客厅旁的休息间竟然传出女人说话的声音。

她放轻脚步,缓缓走了过去,里面的说话声断断续续传进她的耳里。

“.....唔.......啊....轻点。”

“好......疼啊.....好难受,煜城。”

陆煜城?!

休息间内传来女人的喘息声,简莹不敢置信地倒退一步,却不小心磕到了门边放置的花瓶。

声音静止了一瞬,而后大门被人从里推开,只穿着一件衬衫的陆煜城走了出来,意外地看见简莹。

简莹的视线越过男人肩头看向房间内,一个女人赤裸着双腿坐在沙发上,上衣刚好遮住臀部。

梅茹!

陆煜城的初恋女友,当年在他最落魄的时候弃他而去的女人。

“你怎么来了?”陆煜城一如既往的冷淡,从客厅沙发上拿起女式大衣,递给了休息室的女人。

简莹眼睛瞬间蒙上一层水雾,忍不住出声质问:“我不来怎么知道你和她搞在一起?”

质问声似乎刺激到了梅茹。

刚才还一脸讥讽表情地女人瞬间变了脸,她一把攥住陆煜城的手腕,哭泣着说:“煜城,都怪我,要不是我执意要把肚子里的孩子留下,今天也不会在这里……”

轰隆隆,宛如被一道雷当空劈下。

简莹身体摇摇欲坠,她咬住下唇,逼自己清醒过来,抬手将手里的东西扔给男人:“陆煜城,我们结婚两年了,你竟然还和这个抛弃你的女人纠缠不断。我们离婚,我肚子里的孩子我会处理干净!”

一阵铺天盖地的愤怒和委屈强势向她压来,毅然转身离开。

陆煜城黑眸一沉,快步上前,“你怀孕了?”

简莹还没开口,披上风衣的梅茹娇弱无依:“是我打扰你们夫妻了,我肚子里的孩子我会处理好的。”说完,转身就离开办公室。

“你先回去,这事儿我回头和你解释。”陆煜城语气里掩盖不住担忧。

简莹脸上扯出讥笑:“你先去吧,毕竟她对你比较重要。”

陆煜城深深看了她一眼,薄唇微抿,最后什么都没说,已经追了出去。

简莹看着男人的背影,唇畔的冷笑慢慢苦涩起来,一转头,就看到一份离婚协议杯放在桌上最显眼的位置。

她在办公室不知道坐了多久,盯着桌上那份离婚协议直到天色慢慢黑沉下去。拿出手机给陆煜城拨了一个电话,被直接挂断,最后决然拿起办公桌的签字笔。

“宝宝,对不起,不能给你一个完整的家。就算我陪他渡过最艰难的时候,他也放不下那个女人。”

她抚摸了一下肚子,提笔就在离婚协议上签下自己名字,将无名指上的戒指放在离婚协议上,好不留恋地转身离开。

简莹离开公司,迎面被几个五大三粗的男人挟持,白布带着刺鼻的气味捂住她的口鼻,下一秒,她就陷入了黑暗。

简莹被摇摆的船身晃得头昏脑涨,她躺在夹板上,毒辣的太阳晒得她难受极了,四周围满了她不认识的男人,各个拿着不怀好意的眼神盯着她。

这是在哪儿?

为什么她会被人劫到这种地方?

为首的黑衣人正在和人通电话,听到那边传来的声音,简莹整个人都顿住。

“陆少,人我给抓来了。”

电话那端的声音低沉迷人,说出的话却残忍无比,字字挖心:“按计划处理,别让她活着。”

“放心吧陆少,兄弟几个爽完了以后往海里一扔,您的麻烦就再也没有了。”

旁边出现了一个娇吟女声:“陆少,这么做会不会太过了......”

“没有她,你就是我陆煜城的正牌夫人。”

“.......”

后面几人说的是什么,简莹已经无心再去听了。心脏处传来钻心的疼痛,顺着全身血液流入四肢百骸,甚至连末梢神经都在隐隐抽痛。

简莹四面朝天躺在甲板上,泪流满面。

她同床共枕的男人,竟然是一头披着人皮、吃人不吐骨头的狼!

当年陆家陷入破产风波,是她央求爷爷帮助陆家,帮助陆家重返商场,结婚后更是不惜余力帮衬着陆煜城,让他短短两年就将公司经营成国内的龙头企业。

可到头来,她竟成了身边的挡路石?!那人为了防止事情败露,甚至不惜要她的命!

周围的男人全都围了上来,无数只手在她身上抚摸,简莹咬破自己的舌头,血腥味逼她用身体撞倒一个男人,而后踉跄地扑向栏杆,平静的海面翻涌起浪花——

陆煜城,是我简莹看错了人。

如果我能活下来,我一定会让你付出代价!

……

八个月后,海边一个小鱼庄。

破旧的渔屋里面传来阵阵婴儿的啼哭声。

几个月前,简莹从渔船上跳下来,被这个小渔村里的妇人救下,她不知道怎么联系外界,听从妇人安安心心在渔村里养胎。

简莹生来怕疼,生到最后几近昏厥,她迷迷糊糊躺在床上,听见房间里面有人在窃窃私语。

“这么多孩子她一个人又养不活,要不咱们趁她没醒,卖掉几个?”

“分得的钱我俩平分?”

简莹虚弱的连眼睛都打不开,但这些话却像烙铁般刻在了她的心底:“不......不要卖我的孩子……”

当妇人把两个婴儿递给她的时候,简莹就想拿把刀将妇人刺死,但她虚弱得连话都说不清楚,只能假装一无所知,笑脸相迎。

——她一定会逃出去的!

大半个月后,在一个漆黑无月的夜晚,简莹带着两个孩子出逃了,山村偏僻,简莹跑得昏天黑地,终于在经过一条山路时,遇见一辆出去的小三轮。

简莹倒在车前,紧紧搂住怀里的两个孩子,对车上的人求助,“麻烦您,联系一下简家。”

……


六年后,北川市国际商城购物中心。

一个身材高挑、容貌靓丽的女人带着两个小萝卜头出现在商场大厅,吸引了所有人目光。

简莹带着两个小宝刚下飞机,一落地就来到了商场。

六年前她侥幸活下来,可惜在海里撞到礁石毁了容貌,生下几个孩子之后身体虚弱。

这些年一直在国外休养,如今身体大好,爷爷那边说有了另外几个孩子的线索,她也该回国了。

好不容易回来一趟,总要给老爷子带点礼物。

商场内,大宝简阳拉着小宝简星的手,抬头对简莹说:“妈咪,妹妹要去洗手间,我会带她去。”

“好,你俩快去快回啊。”

简阳笑眯了眼,转身前,他特意拍了拍小宝简星的肩膀,示意她按计划进行。

简星暗自点点头,转身背对简莹,从口袋里掏出一只手表,另只手在上面飞快点击操作,半分钟后,手表页面显示出一条命令。

简星毫不犹豫地点击“确定”按钮——

与此同时,商场大楼内部一座正高速运行的电梯忽然卡壳,原本到达负二停车场的电梯却在一楼打开大门,露出里面几个西装革履的身影。

“这....这电梯怎么回事?”商场总经理抹了把额角的汗,抬手在按键上猛戳。

陆煜城皱着眉,一言不发,不悦的目光从总经理脸上略过,抬脚准备出电梯,面前忽然冒出两个小孩儿,手牵着手,并排站在他面前。

商场总经理看得眼都呆了,这两个小孩长得一模一样不说,竟然和他身边的男人也有七八分相似,简直就像小时候的总裁。

“这是您的两个孩子?”商场总经理都快笑眯了眼:“长得真像您。”

陆煜城同样也是一脸震惊,面前那两个孩子简直跟他小时候一模一样!

如果简莹多年前没有突然消失,他俩的孩子应该也有这么大了.......

思及此,陆煜城眸色逐渐低沉。

“叔叔,我们想去洗手间,你可以带我们去吗?”大宝简阳装作很羞涩的样子,摸着头对陆煜城说。

“嗯嗯。”小宝简星舔着手里的糖,点头附和着。

商场总经理生怕怠慢了这两个小家伙:“这条路走到尽头再右转就到啦。”

大宝的视线紧紧黏在陆煜城身上,张了张嘴:“叔叔,你能带我们去吗?”

商场总经理终于意识到这两个孩子喊得是“叔叔”而并非“爸爸。”

陆煜城沉着脸,目光扫视这两个小孩,甚至想从这两个孩子身上发现某种端倪,可是他一无所获,只剩脑海里挥之不去的容颜。

他收回目光,嗓音冷淡:“自己去,我没这个时间。”

说完便抬脚往出口方向走去,后面紧紧跟着点头哈腰的总经理。

简星看着陆煜城的背影,精致的脸蛋有些委屈:“爸爸好凶哦,极不友好。”

简阳摸了摸妹妹的脑袋:“本来就是抛弃咱们和妈咪的渣男,试探一下果然如此!走,以后我们行动起来就不用顾忌了。”

两个小不点屁颠颠的跟上去,几乎踩上男人的脚后跟,调皮地将手上的糖黏在男人高定西装上。

“叔叔,你帮帮我们哎呀——”

男人猛地挺住脚步,简星避之不及,连人带身子全都撞上了陆煜城,疼得她眼泪划地一下掉下来:“呜哇哇哇哇......”

陆煜城看着哇哇大哭的小孩儿,于心不忍,催促商场经理赶紧将两个小孩带去洗手间。

男人转身准备从大门离开,眼角却忽然瞥见落地窗前的一个人影,高大的身形猛然顿住——


长至腰间的微卷发,笔直修长的背影,好像曾在他梦境中反复出现中的那个人。

心脏突然在胸腔里猛烈跳动起来。

六年了,她终于回来了吗?

陆煜城快步走过去,一点点靠近,嗓子几乎说不出一句完整的话:“阿莹.......”

女人闻声回头,一张姣好却陌生的面孔让陆煜城的心瞬间跌倒了谷底。

竟然.....不是她。又是他自己看走眼了么?

“请问有什么事吗?”女人的嗓音并非寻常女人那般悦耳清脆,甚至有些嘶哑低沉。

不是她。

陆煜城眼底划过一丝失落,更加确认了眼前的女人并非他记忆中的妻子,尽管她们长得极为相似。

记忆里简莹不是这样的一张脸,声音更不是这般低沉,像是被海水礁石打磨。

他还记得简莹的声音清脆如铃,说话脸上总是带着笑,像是起舞的夜莺。被简家捧在手心长大的大小姐,和面前经过时光洗礼的女人是完全不同的。

“抱歉,是我认错人了。”

陆煜城倏地收回手,面色冷清地点头,微表歉意。

看着男人这张脸,挥之不散的还有许些失落和愧疚,让简莹只觉得虚伪。

他这种人,也会觉得愧疚吗?

她眼尖地发现男人的后臀好像多了什么东西,定睛一看,竟是一根吃剩下的棒棒糖。

唇畔勾起一抹弧度,简莹语气揶揄道:“不知先生是不是有什么特殊癖好,别人吃棒棒糖都是放在嘴里,您吃棒棒糖却把它黏在屁股上。公共场所,还是注意一点比较好。”

陆煜城顺着女人的视线扭过头,赫然发现一小块粉色的硬块搭在他的后腰下面,他一眼就认出这是刚才那个小女孩手里拿着的棒棒糖。

男人咬牙把黏滋滋的糖块用手帕包好扔进垃圾桶,随后对简莹冷冷丢下一句话:“跟你没关系。”

眼看男人大步离去的背影,落地窗边的女人才长舒一口气,紧攥的手掌渐渐松开,掌心已经被她掐出几个血红的印子。

简莹回想起刚才看见男人的瞬间,她的心竟然猛地提起,差点喘不过气来,那张熟悉下的脸像是超越了时间的界限,与深藏在脑海里的痛苦纠缠相连。

过了会儿,简莹的眼神沉了下去。

她当年就是被这张脸给蒙蔽了。

当年被迫跳海,她几乎在海里丧生,后来幸运被渔船捡上船,在外流落大半年,生了孩子才知道自己进了狼窝,只可惜,她的其他孩子早已被卖出去。

她失去了部分记忆,但祖父告诉了她所有事情,包括当年她苦苦哀求,没有自尊喜欢的男人竟然是一个彻头彻尾的伪君子。

简莹仍然忍不下这口气。为了她的孩子,简莹当机立断,选择在面部进行微调,好让自己变成另外一个人。

如果说简莹以前看起来像是不谙世事、无忧无虑的小公主,那她现在就是一个会魅惑人心、手段残忍的妖。

她简莹,此次回来的目的,就是要报复当年所有的一切,以及.......找到她流落在外的孩子。

“妈咪,你怎么了?”从洗手间出来的两个孩子拉住简莹的手,也将她拉回现实。

简莹笑了笑,牵起两个小宝贝:“没事,就是刚刚遇到了一个把棒棒糖黏在身上的变态。”

简阳和简星相视一笑,“妈咪下次可以告诉我们哦,我们会保护妈咪的。”

“小家伙,等你长大再说吧,我们先去给太爷爷买礼物吧。”

……


网友评论

发表评论

您的评论需要经过审核才能显示

为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