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彩小说尽在A1阅读网!手机版

彩泥文学 > 武侠仙侠 > 未婚妻个个美若天仙

未婚妻个个美若天仙

叶八荒作者 著

武侠仙侠连载

秦风是玄门高手,修炼多年,如今已习得一身绝世好本领,如今奉师命下山完婚。本想阳奉阴违,带着七张婚书下山退婚的秦风,发现未婚妻各个美若天仙且身价不菲的时候,他承认自己犹豫了,心也砰砰跳。

主角:秦风,赵雨欣   更新:2022-09-14 12:19:00

在线阅读
分享到:

扫描二维码手机上阅读

男女主角分别是秦风,赵雨欣 的武侠仙侠小说《未婚妻个个美若天仙》,由网络作家“叶八荒作者”所著,讲述一系列精彩纷呈的故事,本站纯净无弹窗,精彩内容欢迎阅读!小说详情介绍:秦风是玄门高手,修炼多年,如今已习得一身绝世好本领,如今奉师命下山完婚。本想阳奉阴违,带着七张婚书下山退婚的秦风,发现未婚妻各个美若天仙且身价不菲的时候,他承认自己犹豫了,心也砰砰跳。

《未婚妻个个美若天仙》精彩片段

“老头子,这次可是你输了!”

秦风将最后一根银针拔出,一滴暗红色的鲜血顺着指尖流出。

“哼!”

满脸油污的老道士郁闷地冷哼了一声。

二人同时解毒,他却比自己的徒弟慢了五秒,让他的老脸往哪搁?

可下一秒,老道士眼珠子一转道:“小子,玄门五术,你都已精通,是时候下山去了。”

“下山?干吗要下山?”秦风猛然摇头道:“不去!昨天才答应了刘寡妇,今天去给她摸手相的……”

“瞧你那点出息!一个刘寡妇就让你小子眼馋了?”

“我可告诉你,老子早就在山下给你定好了几门亲事,你那七个老婆,个个都是好生养的胚子,而且一个比一个漂亮!”

秦风撇撇嘴:“哼!老头休想骗我,你肯定想把我支开,自己去找刘寡妇,别以为我不知道你……”

老道士眼睛一瞪,手里已经多出一条皮鞭。

秦风赶紧躲开,苦着一张脸,满脸幽怨地道:“我去,我去还不行吗?”

“等等!”

“啊?”

秦风收住身形,喜上眉梢:“还有什么事?是不是发现了小爷的好,舍不得小爷下山吧?哈哈哈……我就知道……”

老道老脸一红:“咳咳……刘寡妇的联系方式留下,为师去替你给她摸手相去!”

“你个小混蛋这什么眼神?老夫岂是你想的那般无耻之徒?我青云子的弟子答应的事,岂可失信于人……”

秦风翻翻白眼:呵呵,你这糟老头子坏得很,我信你个鬼!

……

小半个时辰后,秦风来到山脚,然后朝着天棋山方向躬身一拜:“老头子,保重!”

其实,他早就发现老头身患隐疾,但他一直强撑着身体,就是为了将玄门五术全部传授给自己。

如今自己学业已成,也时候去为老头子寻找解决的办法了。

至于什么未婚妻,他压根不感兴趣。

不过老头一生最重信誉,既然是他定下的婚事,还是得先去见一见,不然不等老头隐疾发作,估计先得被气死。

秦风揉了揉额头,一脸苦闷地道:“七个啊,得先想办法挨个退了去,还真是麻烦啊!”

对他而言,没事逗逗大姑娘小媳妇啥的,那是人生一大快事。

但是娶媳妇就算了,在他印象中,媳妇是个极其麻烦的存在。

更何况七个!

秦风没有多想,一路狂奔,很快就来到北川市郊。

“还好,这北川市距离天棋山不远,这里就有赵、岳两家,那就从北川市开始吧。”

秦风正想着怎么去赵家,突然只见一道靓丽的身影迎面走来,顿时眼睛一亮。

好漂亮的丫头!

比手机上那些网红,可不知道好看多少倍。

不对,这压根就不是一个档次!

不过随着他下一眼看过去,顿时皱起了眉头,这妞的笑看上去怎么那么不自然?走路还有些僵硬,说不上来的别扭。

“莫非这妞是被某种邪术控制了神智?”

秦风略一沉吟,右手掐出一个奇怪手印,在眼前一抹。

“开!”

随着他一声轻喝落下,眼中顿时闪过一道金光。

他眯着眼再次朝女子看去,顿时苦笑起来:“果然是巫蛊邪术,我这是犯了煞星了吧?刚下山就遇上这事。”

不过这么好看的美女,自然不能见死不救。

“唉!我秦某人真是太善良了……”

秦风四下一撇,没人注意这边,直接上前一步扣住少女手腕,往后轻轻一拽,那女孩就跟提线木偶一样,直接撞到秦风怀里。

感受到胸前的压迫,秦风不由感叹一声:“山下的女人果然都是老虎,竟然比村里二丫的还要大!”

少女脖子以下,此时呈现出一种诡异的粉色。

秦风忍不住吞了口口水:“无量了个天尊,还真是个撩人的小妖精!”

救人要紧,咱又不是好色之徒,怎么老走神?

默念一遍净心神咒,秦风将少女扶起。

从怀里摸出一枚铜钱,从女孩手腕开始到中指指尖刮了几次,很快一道猩红的血线便出现在女孩手腕上。

“哼!旁门左道,也敢班门弄斧!”

秦风眼睛一缩,抓着女孩衣领,双手一用力。

刺啦!

女孩的衬衣被撕开。

秦风迅速摸出银针,双手翻飞,片刻之后,十二枚银针准确地锁住女孩心口十二道穴位。

接着左手掐出指诀,抵在女孩小腹处,一股柔和的气流从他手上流进女孩体内,右手趁势捉起最后一枚银针,口中爆喝一声:“出来!”

随着他用力一扯,银针拔出的同时,一个细小的虫子从女孩体内钻出,扑腾两下翅膀便直接化成血雾爆开。

女孩有些痛苦地皱了皱眉,随后缓缓睁开了眼睛。

那双宛若灵泉的大眼睛,从迷茫到惊怒,接着便是一声刺耳的尖叫。

“啊——”

“下流、无耻、流氓,你对我做了什么!”

秦风暗道女人果然麻烦,无奈地抚着额头:“我说大姐,好歹我也是救你一命,你不感谢也就罢了,怎么还骂人了?”

“呸!你才大姐,你全家都是大姐!本小姐好好的,用得着你救?”女孩银牙紧咬,要不是身上走光,恨不得扑上去咬死这混蛋!

“好好的?”秦风一撇嘴说道:“你自己被人下了蛊虫,今天已是第三天,蛊虫已经侵入神识。”

“要不是遇到小爷,你此时已经神识不清任人摆布了,就这还好好的?”

“喂喂喂,你那是什么眼神?小爷我医者仁心,岂是好色之徒?”

秦风嘴里义正辞严。

女孩看着秦风一脸悲愤的样子,再回想起三天前,自己为了家族的事情,不得不上门去求曹贺,当时在他的诱导下,硬是喝了一杯咖啡……

今天她本来是去找自己的闺蜜,怎么稀里糊涂走到这里来了?

这里不正是曹家庄园所在的方向吗?

难道他说的是真的?

想到这,女孩忍不住打了一个寒颤。

若真是那样,她不敢想象自己去了曹家会发生什么。

自己误会了救命恩人?

她抬起头,刚要道歉,却看到秦风口水都快流出来了,顿时怒不可遏,伸手一指,气愤道:“你还看!”

她这一伸手,胸前却没了遮挡,尖叫声再次响彻云霄。

“啊——”

“小混蛋,我跟你拼了!”


看女孩到了发飙的边缘,秦风估计再逗下去,这小妮子真能跟自己拼命,果断转身:“好了,别闹!赶紧把衣服穿好尽快回家!”

闹?

谁跟你闹了?

这混蛋,这语气!不知道的还以为他们是小情侣呢。

她赶紧把衣服收拾好,抬头一看,秦风竟然已经转身准备离开了。

这混蛋,把自己都看了,竟然就这么若无其事的想走?

“喂!站住!谁让你走了?”

“怎么?打算感激一下救命恩人?”秦风诧异道:“我跟你说,别想着以身相许,我不会从的……”

啊啊啊啊啊!

这混蛋怎么可以这么无耻!

从小到大,哪个男的见了她,不是装出一副风度翩翩的样子,这个混蛋怎么可以这么无耻!!!

还以身相许?

我呸!

可秦风压根不理会她的咬牙切齿,一边走一边朝后摆摆手:“医者仁心,虽然挺大,但小爷可看不上。”

说完又补充道:“早点回家吧,你中的是苗疆巫蛊之术,不是普通人的手段!”

他……这是关心我吗?

哼!

这混蛋!

不过这家伙除了混蛋点,但本质上并不是坏人,就饶他这一次算了。

“喂!我还不知道你叫什么……”

女孩抬头大喊,却只见秦风已经走出去了百余米。

她揉了揉眼睛,看着那个眨眼间就消失的背影,不可思议的呢喃道:“怎么会这么快?”

明明看他走的慢慢悠悠的,怎么这么快?

不知怎么,她此刻竟然又觉得,那小子长得有点小帅……

还能再见吗?

“哎呀呀,想什么呢!”

“哼!混蛋!看了本姑娘就想这么一走了之?”

咬牙切齿的露出一对小虎牙:“就是掀了这北川市,本小姐也会抓到你!”

……

对于这样的富家千金,秦风可是不想招惹。

这些娇生惯养的妞,就像辣椒一样,虽然好吃,但却辣嘴,说不定会用什么办法折磨自己。

到时候再用报恩的借口赖上自己,要强行以身相许的话。

卧槽!

秦风不由打个冷颤,脚下的速度又快了几分,转眼便来到马路边。

拦了一辆车,按照老头说的地址报给司机,直接朝赵家而去。

十几分钟后。

看着眼前的豪华别墅,秦风不由咂咂嘴:“老头倒是挺会挑,看起来这赵家不简单啊!”

“也好!书里说了,有钱人大都嫌贫爱富。自己这身装扮,应该怎么看都是个穷鬼。”

“到时候刚好一拍两散,老头也怪不到自己头上!”

想到这,秦风的心情瞬间就好了许多。

大门外,几个西装墨镜的保镖都看傻了。

这哪来的二傻子?

一脸的痞子样,下了车就傻笑,而且看这样子,竟然是朝着自家直直冲出来。

“站住!什么人,敢擅闯赵家?”

秦风自然不会跟这些当下人的一般计较,直接摆摆手:“我是来找老爷子商量婚事的,说了你们也不懂。”

几个保镖面面相觑。

这什么玩意?

直呼老爷子名讳,还商量婚事?

这哪冒出来的二愣子,跑到赵家来打秋风,怕不是老寿星喝砒霜——活腻味了!

“小子,现在立马滚蛋,我们就当没看见。”

“否则——别怪我们下手没轻重!”

秦风脸上的笑容慢慢消失,原本双眼中的嬉笑也全被冷厉代替。

他之所以和和气气,是念在赵振华和老爷子算是相识。

但是,这可不代表随便是个人就能拿捏。

“威胁我?”他冷冷扫视几个保镖一眼:“我秦风要去哪,还用不着别人同意!”

说罢不再理会他们,径直朝别墅中走去。

为首一人上前一步挡住秦风:“敢在赵家门前耍横,你是打错了算盘!”

“上——”

最先开口的那个保镖愣在原地傻眼了。

他站的位置离秦风比较远,还没来得及冲上来,眨眼间,其余四个已经躺在地上昏迷不醒。

“咕哝——”

他喉结你滚动,只觉得嗓子发干,举到半空的拳头不敢再动半分。

正在此时,别墅门打开。

一个身材高挑的美妇推门出来,看到眼前的景象,秀美的脸上布满寒霜。

被人打上门?

这种事还从来没有过!

赵家与人为善,不愿惹事,但在这北川市,也绝不怕事!

“怎么回事?”

她冲最后那个呆愣住的保镖问道。

那保镖跟见鬼一样死死盯着秦风,嘴巴张了张,但却发现竟然说不出话。

秦风看到眼前的女子,皮肤细腻、面容姣好。

想必这就是赵家那位。

不得不说,老头的眼光还真不差!

不过我秦某人岂是好色之徒?

赶紧退婚完,还得给老头寻那几味药。

当下直接上前一步,将那愣住的保镖推到一边,双手负于身后,傲然而立:“在下秦风,前来与赵振华老爷子商量……”

却没想到,他刚说这么一句。

对面那女子本来一脸的寒霜瞬间花开,她眼睛一亮紧紧盯着秦风。

卧槽!

这好像不太像嫌贫爱富的样子。

怎么不按剧本来?

“你是小风?”女人一脸惊喜地道。

嘎?

什么鬼?

长这么大,还没人管自己叫过这个称呼。

而且你这是什么眼神?

怎么感觉像是在看待后辈一样?

“快快快,快跟我来,老仙师早就传话说让你下山,我们都盼着呢!”

“对了,我叫邓芸,是赵雨欣的母亲。”

额……

原来是丈母娘……

不得不说,这有钱人是真会保养,看上去完全就是个二十来岁的小姑娘啊!

别墅里一个中年人,看到折返回来的邓芸问道:“阿芸?我们这就赶紧过去吧……”

说到这,才抬眼看到邓芸身后的秦风,略一错愕:“这位是?”

“宏哥儿,你猜这是谁!这就是小风!”邓芸笑容满面地说道。

赵军宏刷一下盯着秦风,快步走上来上下打量一番:“你真是小风?老仙师的唯一弟子,秦风?”

“额……如果你们说的老仙师是青云子,那我应该就是你们口中的秦风。”秦风有些无奈地道。

“太好了!你爷爷这么些年一直念叨你啊!”赵军宏抓住秦风的手,转而又有些颓丧的道:“只是……”

“额……”

秦风摸摸鼻子。

这什么套路?

我是来退婚的啊,怎么忽然就成了一家人了,还我爷爷?

这让我还怎么开口?

不过听这话,赵家似乎遇到了什么麻烦,不管怎么说,也是与老头有旧,既然遇上了,不能不管。

“赵叔哪里话,不知是不是遇上了什么麻烦?”

赵军宏本想拒绝,毕竟第一次见面就让人家帮忙。

不过想到青云子的手段,当下一点头:“也罢,都是一家人,我也不瞎客气了!走,具体情况路上我给你细说。”

秦风:……


车子一路飞驰,秦风也知道了大概情况。

青云子当年不但帮赵老爷子去除了顽疾,还传了一套针灸之术。

赵家也正是凭借这神乎其技的针灸,成立了“济仁堂”,迅速在北川市中医界声名鹊起,也成就了现在的赵家。

可就在今天上午,一个患者却在老爷子施针时,忽然全身抽搐、病情急剧恶化。

刚才店里打来电话,患者家属和媒体已经将老爷子堵在“济仁堂”里,恐怕无法善了了。

半小时后,三人下车。

此时的济仁堂门口已被围得水泄不通。

秦风皱了皱眉,径直走到最前面。

他周身似乎有一种奇怪的力量,拥挤的人群在秦风走过去时,都自动往两边分开。

赵军宏和邓芸对视一眼,眼中都满是震惊。

不愧是老仙师的亲传弟子!

欣儿有福了!

秦风一行进了济仁堂,这是他第一次见赵老爷子。

老人此时看上去颇为颓废,眼中满是凄凉。

赵军宏挤到老人身边耳语几句,老人霎那间抬起头,朝秦风走来:“你……就是小风?”

额……

这还真是一家人,称呼都跟商量好了一样……

于是只能抱拳行礼道:“晚辈秦风,受师命前来拜访老爷子。”

“好好好!”老人连说三声好:“老仙师可还安好?我赵振华受老仙师大恩,却无缘侍奉左右,实在是不当为人,只是此时……”

秦风摆摆手:“老爷子说哪里话,事情赵叔都告诉我了,不知道那患者在何处?”

赵振华长叹一口气:“就在这间诊室,我刚才探过,已经没了鼻息……”

“我去看看。”说完秦风便要推门而入。

赵振华却是赶忙拦住:“小风,患者家属现在情绪比较激动,还是等一会……”

秦风笑着摇摇头:“老爷子放心吧!”

说完直接朝诊室走去,赵振华发现,自己的手竟被秦风轻易躲开,而自己竟然完全没有看到他有躲闪的动作。

不愧是老仙师的真传!

想到这里,他眼中竟又重新有了一丝希望。

走到门口,秦风又朝外面扫了一眼,朝角落一个面容呆滞的女孩指了指:“那个傻妞,你一起进来帮我打打下手。”

“我?”

女孩似乎被今天的场面吓到了,不仅面容呆滞,而且有些发白,她愣愣的看着秦风问道。

“对,就是你,快点!”说完又对赵振华道:“麻烦老爷子看着点,不要让任何人进来。”

叮嘱一番,这才推门而入。

至于那么多人,为什么选这么个看上去呆呆的?

原因无他,女人嘛,还是胸怀壮阔一点的比较养眼,就比如这位,比起之前遇到的那位都不遑多让!

此时的诊室内,一个年轻人躺在病床上,双眼紧闭,甚至连呼吸都感受不到,显然比赵军宏所说的浑身抽搐又严重了几分。

旁边一个妇人,抱着年轻人不断嚎哭,嘴里各种污言秽语让秦风不住皱眉。

秦风拍了拍那妇人:“别哭了!他还没死。”

那妇人猛一抬头,却是双眼通红,一把掐住秦风的手腕:“你们这帮天杀的,还想骗我们,你还我儿子……”

秦风无奈地摇摇头,右手在妇人后脑勺轻轻一拍,那妇人便止住了哭声,身体软软的倒在地上。

秦风又瞥了一眼惊恐的女孩:“愣着干什么?让你进来是帮忙的,不是在那震惊的!去把她扶到一边。”

看着女孩那傻傻的动作,秦风不由笑出声:“你说像你这种,干直播不应该很受欢迎吗?跑到这济仁堂凑什么热闹?”

女孩将妇人安顿好,听到秦风的话一愣。

眨巴眨巴眼,过了一会才反应过来,一股羞怒交加的感觉,让她一时间忘了害怕,一张精致的脸蛋脸瞬间红了:“要你管?”

说罢眼睛一瞪:“我还没问你什么人呢?你不好好安抚家属,还用这种办法,一会她醒了我们怎么交待?”

秦风笑着坐到旁边,捉起年轻人的手腕,一边闭眼诊脉一边笑问道:“呦~这么快就知道为我担心了?”

“呸!谁为你担心?我是担心济仁堂!”

嘴上虽然不饶人,不过看到秦风的动作,她还是生起一丝希望,虽然她自己知道那希望基本不可能。

不过几个呼吸,秦风便睁开了眼睛。

“怎么样?”

秦风摇摇头:“白忙活,没有脉搏了。”

女孩颓然闭眼:“我就知道,爷爷都确定没有气息,又怎么可能出现奇迹……”

说完身体一软,刚好伏在秦风肩膀上,开始哭起来。

秦风揉揉鼻子,这傻妞怎么看起来比家属还伤心?

不过感受到手臂上传来的压迫感,秦风也不想那么多了,果然是胸怀壮阔。

这城里的女孩就是不一样。

山上放牛的二丫,跟眼前这位比起来,着实有点单薄了。

嗯?

女孩被他突然的声音打断,疑惑的看着他。

忽然随着秦风的视线,她咯咯地咬着牙齿:“小色胚,感觉怎么样啊?”

秦风眯着眼一脸陶醉:“很好……”

女孩猛然站起身,脸都红到了脖子,指着秦风:“你……无耻!”

“人命关天、死者为大,在死者面前你也如此下流!”

秦风这才回过神,尴尬的摸摸鼻子:“咳咳……什么死者为大?我不说了吗,他还有救。”

这混蛋!

还在这信口开河!

刚才才让我白白燃起希望,又瞬间破灭,现在还想我上当。

这小色胚真是无耻到家了!

她冷冷一笑:“不知是谁刚才说已经没有脉搏了?”

“我说的啊,不过谁说没有脉搏就死了?”秦风跟看白痴一样看着她:“魂魄不入阴司,都不算死!岂不闻,多少所谓医学诊断的死亡,却返尸还魂的事件?”

“身为医者,很多时候一言定人生死,此乃死生之事、岂可不察也!”

说完自信一笑道:“更何况,我秦风说要活的人,就算入了阴司,也死不了!”

女孩一愣,看着秦风此时散发出的那种霸气,不得不承认,她被秦风那几句话震撼到了。

就像秦风说的,现在好多医者根本不负责,闹出多少次误判人命的案件。

医者,一言而断死生之事,不可不察也!

不过嘴上还是一点不服输,我怎么可能认同这种无耻之徒!

叫哼一声:“哼!说得自己好像是阎罗王一样。”

秦风淡淡一笑,但说话的语气却坚定到不容一丝质疑:“你这么理解也不算错!”

“我秦风,正是阳间阎罗!”


章节在线阅读

网友评论

发表评论

您的评论需要经过审核才能显示

为您推荐